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

短篇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

叶小宁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是网络作者“叶小宁”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宁以夏陆司霆,详情概述:,她只觉得额头上传来一阵轻微柔软的触感……她心里一慌,连忙睁开眼睛。男人,那张俊脸已经近在咫尺,意识到什么,她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星眸盛着满满的秋水般,怔怔地看着他。可是,这么一挣扎,松手,圈着的浴巾顿时一松,悄然落了地。身上乍然传来的凉意,让宁以夏意识到什么,一张小脸瞬间爆红,羞愤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陆先生!不......

主角:宁以夏陆司霆   更新:2024-05-06 19: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以夏陆司霆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由网络作家“叶小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是网络作者“叶小宁”创作的其他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宁以夏陆司霆,详情概述:,她只觉得额头上传来一阵轻微柔软的触感……她心里一慌,连忙睁开眼睛。男人,那张俊脸已经近在咫尺,意识到什么,她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星眸盛着满满的秋水般,怔怔地看着他。可是,这么一挣扎,松手,圈着的浴巾顿时一松,悄然落了地。身上乍然传来的凉意,让宁以夏意识到什么,一张小脸瞬间爆红,羞愤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陆先生!不......

《短篇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精彩片段


“少爷,您回来了!”

阿雪恭敬地开口道。

“嗯,小承呢?”

陆司霆是临时有急事出门的,大致知道贺维承的性子,所以心里也惦记着,忙完就赶紧回来,打算好好跟这外甥上一课,让他收敛性子,好好学习。

“小少爷在楼上呢,宁小姐正在辅导他功课,没想到宁小姐能让他好好听话,可真是了不起,菁菁小姐这次是找对老师了!我正要给他们做点下午茶。”

阿雪笑道。

宁小姐?

不是韩小姐吗?

菁菁……

陆司霆深沉莫测的黑眸里拂过一丝疑惑,也没多想,下一刻便上了楼。

直接去了贺维承的房间,站在门口看,发现他正坐在书桌前,看样子似乎在写作业,陆司霆便没有走进去。

陆司霆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沈锐那边喝了两杯,身上有股酒气,他想回房间洗个澡,再开始今天的工作。

可是,当他推开卧室的房门的时候,敏锐的感觉到房间与往常有不同!

陆司霆察觉力一向很敏锐,尤其是自己的私人领地遭到侵犯的时候,他更是敏感。

他搜寻了一番,最后视线停在一旁亮着灯的浴室那边。

有人在浴室!

他眸色顿时暗沉下来,眼底凝聚着冷意,尊贵俊美的脸上已然染上一层寒色,缓缓朝浴室走了去。

……

然而,他刚来到浴室门口,下一刻,浴室的门突然被拉开!

宁以夏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的时候,已经刹不住车,整个人撞了上去!

‘啊!’她惊呼了一声。

一双有力的手臂迎上来,她跌入一个微暖的怀抱里,坚硬的胸膛撞得鼻子都有些生疼,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抓紧男人身侧的衣服。

清幽的冷香在这一刻乍然显得格外的熟悉明显,恍惚之下,她心里也非常慌张。

而,一向稳重镇定的陆司霆也好不到哪里去。

竟然是她!

怀里柔软微暖的触感伴着清雅的幽香潜入鼻间,一种难以抗拒言明的暗涌瞬间冲击着他的理智,一向清心寡欲的心,在这一刻竟然冲破冷静的禁锢,在狂妄地叫嚣着。

他并不太想克制自己,也不想委屈自己,毕竟,怀中的女人,正是自己绝对正牌的夫人。

他低头看着宁以夏,眸光晦暗不明。

显然她也是认出了自己,冷艳绝伦的小脸上没有一贯的冷静自持,而是染满红云,星眸也紧闭着,双手正紧紧抓着他的衣摆。

这一波惊吓,不比他来得小。

他心情莫名的被暖阳照耀一般,尊贵不凡的俊脸上难得染上一道微笑,那笑容风华绝代,令人移不开眼。

陆司霆!

陆司霆……

宁以夏拒绝面对地闭上眼睛,拒绝去想,拒绝去承受这种尴尬。

然而,下一刻,她只觉得额头上传来一阵轻微柔软的触感……

她心里一慌,连忙睁开眼睛。

男人,那张俊脸已经近在咫尺,意识到什么,她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星眸盛着满满的秋水般,怔怔地看着他。

可是,这么一挣扎,松手,圈着的浴巾顿时一松,悄然落了地。

身上乍然传来的凉意,让宁以夏意识到什么,一张小脸瞬间爆红,羞愤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陆先生!不要低头!”

强大的自制力,让宁以夏努力地找回一丝理智,当下制止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男人,自己却紧贴着他,一边想伸手下去捡浴巾。

“那就不要乱动!如果你不想发生点什么的话。”


‘哈哈哈……’‘太好笑……’大家的笑声更加欢乐了,一声声传入林沫沫的耳中,她简直想原地爆炸,恨不得撞墙,找条缝钻下进去!

一路跌跌撞撞,林沫沫和陈晓蕊终于如愿以偿的掠获了全场的焦点,一直到她们狼狈地冲进更衣室,都还能听到外面经久不散的笑声。

……

而,此时会展中心的回廊外。

“你怎么来了?”

看到男人突然的出现,宁以夏显然有些惊讶。

陆司霆黑眸沉寂如雨夜星辰,凝视她片刻,低沉的嗓音悄然随着夜风潜入耳中——“在附近办点事,有没有伤到?”

宁以夏摇了摇头,想到刚才的遭遇,心里不免感到有些狼狈无力,有些丧丧道,“我没事,只是每次都让你看到这些不堪,我真是尊严碎了一地……”

陆司霆依然波澜不惊,语气平和。

“我相信你能解决好。”

宁以夏偏过视线看他,“不一定。”

这些年吃了太多哑巴亏,她再厉害,也难防对方层出不穷的手段。

“别丧,问题总能解决,时间问题罢了。”

见她星眸染着无奈失落,陆司霆便公式化地安慰了一句。

他的人,可不能软,得硬气些。

“我看起来很丧吗?”

宁以夏顺口问道。

男人墨眉微挑。

宁以夏心里本来还因为刚才的事情有些发堵,可是听到他这话,心底反而觉得有些无奈可笑起来,连忙别过头,深深吸了口气,看向外头。

接下来,她也许需要承受更大的风暴的,宁家那边不会放过她的,林沫沫她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锅盖在她头上。

但是,即便如此,至少,现在她算是出口恶气的。

本来刚才,就想撕破脸,但这肯定也会对她造成一定的影响,这个男人及时的解围,让她免去这些麻烦。

“有的时候,即便想意气用事,可是,就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些似乎都没有意义了。”

宁以夏怅然道。

不是她不想回击,只是这些年下来,实在是有些麻木。

真的好没劲,心里真是厌烦极了这种卑劣的戏码。

可是偏偏宁德远跟顾子言他们都吃这一套,如此盲目的偏袒!

想起这些,仿佛置身于冗长的梦境,无法醒来,挣脱不了那种被束缚的沉重感。

之所以那么快决定跟这个男人领证,其实也是想破而后立,劈开这沉郁的梦境,祈望能赢来新生。

“意义是其次,受委屈就不行。”

男人的语气极具威势。

宁以夏怔了怔。

“好了,回去吧,活动应该快开始了。”

陆司霆提醒道。

宁以夏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时间,点点头,然后又下意识看向他,“你不进去?”

她话音未落,他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没接,倒是回答她——“还有点事。”

宁以夏了然,也不多问,“好,那我进去了。”

“嗯。”

男人闲适点头,示意她进去。

宁以夏这才转身往里面走了去。

……

宁以夏的身影刚消失,陆司霆那幽邃的眸光已经朝一旁的角落扫了去,冷冷淡淡的声音传了过去——“还不出来?”

话音落下,沐菁菁才缓缓从一旁的角落走了出来,看着陆司霆的眼神都有些心虚。

“哥……你怎么发现我的?”

沐菁菁刚才看到宁以夏往这边走,这林沫沫他们跟上去,她不放心也紧随其后。

没想到看到他们这么欺负她嫂子,本来正打算出手,不想她哥的动作太快了,一点也不给她这个小姑子发威的机会!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人设,林沫沫一向是拿捏得很好。

果然,见她这么一副大度隐忍的样子,立马就有人替她着急了。

“就你总觉得她是个好人,每次她作妖,你都千方百计觉地给她找理由,偏偏人家还不领你的情!你啊,活该被她欺负了……”

陈晓蕊有些无奈,看着林沫沫都有些心疼起来——“哎,为什么跟表哥有婚约的,不是你呢?这以后,要是她真的跟表哥结婚了,那可有得受的,她肯定拿鸡毛当令箭,以为自己是恒瑞老板娘,就拼命给你小鞋穿……”

陈晓蕊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顿。

林沫沫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很快,那略显柔弱苍白的小脸染上无奈,随即她又摇了摇头,如坚强的野花努力向着阳光一般,微笑着。

“不会的,她是我姐,血脉浓于水,她不会为难我,我相信的……子言哥哥,你觉得呢?”

顾子言眼色有些复杂,看着眼前这张楚楚动人的小脸,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温和道——“不会,有我在呢。”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林沫沫才轻笑了起来,很高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误会姐姐的……”

“好了,沫沫,你能想开真好,就怕你误会你姐。明天晚上的慈善之夜,你可是要登台的,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行吗?”

一直不说话的林涵相当满意女儿的表现,缓缓迎了上来。

“妈……我真的没事了,是子言太紧张了,我都好得差不多了,上台没问题的,突然退出,影响不太好,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坚持上场……”

林沫沫连忙说道。

这个慈善之夜登台的机会,是她费尽心思才拿到的机会,甚至不惜动用了自己的底牌资源,她怎么可能放弃!

她就想着,凭着这次机会,争取到更多人的认可,这对她接下来进入恒瑞,接替宁以夏的位置,抹去宁以夏的痕迹,至关重要!

林沫沫这般坚强的模样,看得让人有些心疼。

“沫沫,你可真是太敬业了!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工作的事情。”

“是啊,沫沫,你真不要紧吗?”

众人关心道。

林沫沫微笑着,“放心吧,真没事,总不能爽约,丽莎那边都替我准备好了。”

“行了,那你这两天就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没问题就按照你的安排吧。”

这会儿,宁德远也开口道。

“嗯,爸爸别担心。还有,姐姐那边,您可不要责怪她,我想她是无心的,也许太忙,才没空接您电话。知道您的脾气,您跟姐姐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

林沫沫善解人意道。

宁德远本来都忘记这事了,现在突然又被林沫沫提起,心里压制的火气顿时又上来了!

尤其是在这么多小辈面前,大家都知道宁以夏是什么样子,这还真是让他感到丢脸至极!

真是孽障!

看到宁德远阴沉下去的脸色,林沫沫心里可是爽快极了。

“你倒是替她说话,也得她领你的情才行!不提她了,不成器的东西!”

宁德远不悦道。

“好了,你这几天耽误了,礼服还没准备,这个时候赶可能也赶不上定制了,只能出去逛逛买现成的吧。”

林涵适时开口,见好就收,说着看向顾子言,“子言,你也会参加的吧?”

顾子言点头,“这样的大型慈善晚宴,恒瑞也收到请柬了。”

这对他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晚宴,肯定要去的。

“那好,到时候你们再一起汇合。沫沫,你跟你的小姐妹们先上去休息一下,下午去逛逛有没有合适的礼服。”

林涵说道。

“好的,妈妈。”

“沫沫,到时候我找你汇合,然后表哥过来接我们就好了,免得折腾。”

陈晓蕊拉着林沫沫,一脸的心疼。

林沫沫微笑的点头。

“好羡慕啊,听说是大型企业才能参加的慈善晚宴。尤其是那些龙头企业,听说几大家族也会来人……”

“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沫沫,你真了不起,还能登台表演,别人想要一张邀请函都不容易……”

林沫沫谦虚的笑了笑,“没有的,都是我妈妈的面子……妈妈,那我先上去了……”

……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宁以夏手上的伤倒是好了一些,疼痛感没那么强烈,就是动作迟缓很多。

起床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

幸好周末双休,不然这个状态上班,恐怕还真是有些艰难。

宁以夏也不打算煮早餐,简单喝了杯温牛奶,化妆是不可能了,上了个口红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换好衣服便出门了。

宁以夏乘地铁抵达五星街入口。

五星步行街是整个奥城最繁华最高档的商业步行街之一,是陆氏集团旗下的,这里囊括了许多国际大品牌,什么香奈儿,爱马仕,LV……

各种大牌,各种限量版,应有尽有。

著名的销金窟,女人的天堂。

刚走出地铁口,就听到一阵阵高级跑车的轰鸣声,放眼看去,都是跑车的残影掠过。

人很多,到处都是打扮精致漂亮的小姐姐,或是豪门贵妇,又或是名门千金,还有陪伴在身边的风度翩翩俊朗成功男士。

宁以夏直接奔服装区。

逛了好一会儿,她才在一家香奈儿橱窗前停下脚步。

橱窗里的模特身上展示的那件黑色礼服挺不错,简单低调不失贵气,线条流畅很修身,看起来很高贵优雅,得体也不张扬。

宁以夏走进店里,让导购给她拿。

导购微笑地给她介绍——“女士,您的眼光真不错!这件礼服是纪念限量版的,整个奥城仅此一件,刚回来,我们也才刚挂出来。”

宁以夏点头,“我穿S码,合适我吗?”

导购将衣服递给宁以夏:“可以的,您试试?”

宁以夏接过礼服,往试衣间走了去。

没一会儿,她就换好,走了出来。

而,这时候,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宁以夏大概是没想到有今天吧?

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高高在上又能怎么样?

也就是拼命为她林沫沫做嫁衣的命运!

她不仅会不费吹灰之力废掉宁以夏,顺利成为顾家的女主人,还会继承海晟,成为海晟未来的总裁,甚至还会抹平宁以夏在恒瑞的一切,彻底取代她!

今天也不知道算不算因祸得福,总算让顾子言下了决定,但是只有这样当然不能消除她对今天的宁以夏所作所为的愤恨!

她倒要看看,宁以夏将要怎么迎接接下来的暴风雨!

……

宁以夏并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第二天起个大早,早餐也没吃,就赶去上班了。

陆氏集团是早上九点才打卡上班的,宁以夏七点就出发赶去地铁站了,打算早点赶过去,把昨天搁置的工作完善一下。

这阵子正值雨季,凌晨的时候,突然下起雨,这会儿依然细雨朦胧。

宁以夏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撑着大黑伞,就这么走在人行道上,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清冷而急促,是大多打工族的现状。

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在宽阔的马路上平稳地行驶着。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沐菁菁此时也正闲适地看着车窗外。

她没记错的话,昨晚就是在这附近把宁以夏放下来的,也不知道……

咦?

不等她寻思完,一抹清丽纤细的身影已然映入眼帘,她连忙对着后座的男人道——“哥,是嫂子!时间还早,我们约嫂子一起用早餐吧?”

陆司霆抬起目光看,果然看到外边人行道上那抹疾步匆匆的身影,微微点头。

沐菁菁连忙让司机把车子靠边,追上宁以夏,一边降下车窗,“以夏,上车!”

宁以夏一怔,当下转头看。

“沐菁菁?”

沐菁菁当下点头,笑道,“对,就是我!真是缘分啊,没想到遇上了!快点上车吧,马上要大雨了……”

可不是缘分么?

不等沐菁菁把话说完,她已经看到后座上的男人了。

她名义上的老公,陆司霆……

察觉到他的目光,宁以夏思量了一下,也只能硬着头皮,收了伞上车。

后座上的男人正专注地看着文件,一身的清冷矜贵,宁以夏想起来两人之前约定的隐婚状态,也没有主动道破,而是很礼貌客气地开口——“您好!”

闻言,陆司霆一怔,正欲给她递纸巾的大手一顿。

沐菁菁这会儿也正想道破,然而听到宁以夏这话,当下愣住,美眸里流光淡淡,饶有意味地看了陆司霆一眼,迎着陆司霆那波澜不惊的眼眸,她耸了耸肩。

“你好。”

半晌之后,陆司霆才应了这么一句。

宁以夏当然也很好奇陆司霆跟沐菁菁怎么一起出现,在一辆车子里?

难道两人是……情人?

似乎察觉到宁以夏的疑惑,陆司霆当下就皱着眉头,低沉开口了,不过,是对前面的沐菁菁说的。

“这次如果还拿不下,就请个私人导师,全力以赴拼一次能过,你后面轻松点。”

沐菁菁闻言,当下皱起眉头道,“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个学渣,那些题目那么难,能怪我吗?再说了,现在文凭也只是看而已,你总不能要求人人都跟你一样,老妈也真是的,我又不靠文凭吃饭,干嘛……”

“多做事,少抱怨,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不只是你难。”

陆司霆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清冷,极具威势。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能确定,那个时候魏成宇确实也不在宴会大厅。”

徐辉能查到的资料很有限,他们都很好奇。

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这么对他们小顾总,还直接把林沫沫跟陈晓蕊那么扔到宴会大厅,明摆着一下子直接得罪了三家人……

想到这些,徐辉心头也有些沉重,对方肯定知道他们顾总的身份,但是依然毫无忌惮,丝毫不怕得罪他们,恐怕不是容易搞定的主。

如果是魏成宇……

那就有点难办了!

细想之下,最有可能出手的人,就是作为宁以夏男伴出席的魏成宇。

但是,魏成宇可是魏家的人!

魏家跟陆氏关系匪浅,据说这魏成宇跟陆家年轻一辈关系很好……

如此,他们还真不敢轻易得罪的……

这一点,他们顾总应该知道的吧?

顾子言似乎也反应过来了,脸色顿时阴沉得有些难看起来。

“子言,就这样算了吧。不怨姐姐的,如果这样能让她好受点,我也没什么,只是你被伤成这样,姐姐真是下得去手……”

身旁一直都在察言观色的林沫沫适时开口,苦笑道。

巴掌大的小脸上隐忍的委屈,无奈而坚强的样子,让顾子言感到心疼。

相比宁以夏的不识抬举冷硬无趣,林沫沫当然是显得贴心很多。

“我没事,事情弄成这样,怕是委屈了你。怪我没有处理好跟她的关系,原本以为彼此冷静几天能让她察觉到自己的过失,没想到她却变本加厉。对不起,沫沫……”

林沫沫摇了摇头,善解人意道,“我没关系,就是担心你。”

见她眼眶发红,顾子言顿时不受控制地伸手将她拥入怀中,抑制不住地温柔呵护着。

“也许这样也好,到这一步,就说开了吧,如果承受这些,能让你名正言顺陪在我身边,我愿意承受。”

“子言哥哥……”

思量再三,顾子言便打算直接摊牌了,反正事情弄到这个地步,他对宁以夏也没有太多感情可言,他心里深爱之人一直都是宁家二小姐林沫沫……

林沫沫的隐忍坚韧不拔早就打动了他。

小时候的林沫沫,一身小白裙,跟在他身后亲切地叫他子言哥哥,这些年在他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而宁以夏却永远像是一只高傲的公主,他像只是她的随从……

宁以夏冷硬独立,并不需要他,甚至没有他在身边,她也能过得很好,但是沫沫脆弱敏感,更需要他……

想到这里,顾子言便下定了决心,仿佛整个都变得轻松起来,深情地望着林沫沫,抓紧她的手,郑重道——“沫沫,其实我早就想解脱了,我跟以夏并不合适。你应该也有感觉,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我会跟以夏,还有叔叔他们说清楚,结束跟以夏的关系,你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林沫沫听着,眼泪顿时就滴落下来,心疼不已地伸手触碰着顾子言脸上的伤,“傻瓜,我……我当然愿意,只是,我没有办法这样对以夏,她是我的姐姐……”

“这个你放心,我会补偿她的。”

顾子言眼底染上喜色,连忙说道。

林沫沫想了想,才往他胸口靠去,“因为是你,我不怕背负那些不堪,你一定要给姐姐补偿,不然,我会不安心的。”

“好……”

看到顾子言这反应,林沫沫心里可是得意极了!

总算到这一步了,接下来,就等着顾子言把宁以夏踢开,她乖乖等着顾子言安排好,顺利上位就好了。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见她无恙,女子才轻点头,收回手,也不多做停留,便往前走了去。

沐菁菁想起刚才动手脚的人,脸色一沉,顿时冷冷地看向林沫沫。

锐利的眼神,看得林沫沫心里有些发毛。

然而,这会儿身后却传来了陈晓蕊克制压低的声音——“宁以夏!是你!你来做什么?又想闹事吗?这种地方是你能来的吗?你有邀请函吗?又想过来缠着表哥带你进去?说带你了吗?自己腆着脸跟来!你到底要不要脸!”

“真是晦气!太不要脸了!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快点滚回去,还嫌不够丢人吗!”

陈晓蕊刚才被沐菁菁打脸,现在把火气都发在宁以夏身上。

尤其是看到媒体把焦点都聚集在宁以夏的身上的时候,心里更是一阵怒火。

宁以夏拧了拧眉,看傻瓜一般的眼神从陈晓蕊和林沫沫脸上扫过。

“以夏……”

顾子言显然也惊讶于宁以夏的出现,他都没有跟宁以夏说这次宴会的事,没想到她到底还是跟过来了。

他虽然心里有些不太愉快宁以夏的自作主张,但是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冷艳惊人的打扮,忽然又感觉自己挺有面子。

“等下不要闹事,乖乖跟在沫沫身后,不要乱说话。”

顾子言冷冷地说道,好像给宁以夏多大的恩赐施舍似的。

“姐姐,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过来呢……”

林沫沫说着,一边抓紧顾子言的手臂,占有欲十足。

“跟你说话呢!你是哑巴吗!宁以夏,你是跟屁虫吗?怎么到哪里都有你?臭不要脸的,自己跟着来,人家邀请你了吗!你有邀请函吗!”

陈晓蕊听到顾子言这话,当下都气坏了,嫌恶地瞪着宁以夏,尤其是看到林沫沫眼底的苦涩和失落,她更是抑制不住怒火道——“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沐菁菁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这位帮着她的女子叫,宁以夏?

可是,现在看着这一幕,莫名地有些心疼宁以夏了,被这两条疯狗咬上,是有苦说不出的,这一点,她深有体会!

前几天,这个林沫沫就是用苦肉计缠上她的,只因为她冒了头。

千方百计碰瓷,把自己伪装成成柔弱又大度的受害者,博眼球,蹭流量,各种小技俩,层出不穷……

想到这里,沐菁菁心里便有了计较!

“谁说她没有邀请函?是我邀请她跟我一起过来的,不行吗!”

沐菁菁说着,当下就扬了扬手里的邀请函,一脸讽刺地看着几人,冷笑道——“据我所知,这恒瑞的总裁,不是有未婚妻的吗?怎么跟这小姨子这么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林沫沫才是恒瑞未来的老板娘呢!”

说到这里,沐菁菁忽然凑了过去,冷冽的声音忽然提高,一旁的媒体轻易都能听见。

“我说,林沫沫小姐,你那么要脸,应该不会本色演出,上演小姨子抢姐夫那种狗血戏码吧?所以,到底是谁不要脸?”

沐菁菁此话一出,顾子言顿时一僵,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林沫沫整个一震,当下咬了咬唇,眼底充斥着克制的愤怒,尤其是看到顾子言神色变化的样子。

“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顾子言冷厉警告,不满地扫了宁以夏一眼,心里自然不满她就这么跟过来,还让他下不了台!

“你们自己可以选择瞎,我可没瞎!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笔账以后再跟你们算!”

“你好,如果不介意,我们一起进去?”

沐菁菁懒得跟这几个废话,转过头对着宁以夏说道,态度很友好。

“谢谢,不用。”

宁以夏镇定淡然的回道,完全没被影响。

而这时候,陆氏集团公关部经理魏成宇也走了过来。

魏成宇高大帅气,成熟稳重,是公司非常厉害的交际哥,号称圈内最强公关高手之一,颜值自是不必说,陆氏集团这几年形象声誉蒸蒸日上,可见这位的实力不一般。

他走了过来,关心地问了宁以夏一句。

“怎么了?”

“没事。”

宁以夏淡然应了一句,很礼貌地挽着他的手臂,往前走了去,仿佛没有看到顾子言林沫沫几人一般。

无视……

彻底的漠视……

让顾子言心底有说不出来的难受,脸色阴沉得可怕!

她竟然就这么当面无视他,牵起别的男人?

这时候,陈晓蕊耳边也传来不远处的谈论声……

‘那个女人是谁啊?这么出挑的颜值,怎么没听说过?’‘干练气场强大,冷艳惊人……不是混娱乐圈的吧?这样高级的颜值很少见,不然肯定封后了!’‘是啊,美得很高级,一点也不亚于钟皇,莉皇那些国际大咖!’‘她身边的男士,好像是魏成宇,是……是陆氏集团的人?’‘陆氏集团……天,陆氏真的来人了吗?’‘她难道是魏成宇的女朋友?还是,陆氏的人?’‘魏成宇不是魏家那位吗?他竟然在陆氏?’‘多拍几张,太养眼了,一点也不输国际大牌,说不定以后会出道呢……’……

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反应过来的媒体很快就迎上去,将两人围住——‘请问魏经理,陆氏集团是不是打算进军娱乐圈?’‘魏经理,请问华南那边的开发区,什么时候开放?’宁以夏都被挤了一下,无数的聚光灯就打在她脸上,魏成宇只得简单回答了几个问题,才好不容易挣脱,过去签到。

林沫沫嫉恨得差点把牙都咬碎了!

又是宁以夏,每次都把她的风头给抢了,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宁以夏配来参加这种宴会吗?

难道为了来参加宴会,不惜出卖自己?

不然,魏成宇那样的人,怎么会看上这种货色,带她出席?

沐菁菁看到几人发黑的脸色,顿时感觉神清气爽,当下也提着脚步跟上去,然而就在这时候……

她竟然发现……

有个熟悉的身影正快步从前方走过来,很快来到宁以夏身旁,而且好像还叫一声‘少夫人?’阿易?

这不是,她哥的贴身助理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刚才叫宁以夏‘少夫人’?

她、没听错吧?

小说《被甩后,我和豪门上司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