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妈咪驾到爹地追妻有点难

妈咪驾到爹地追妻有点难

糯叽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安之然是个私生女,在成年之后,才被接到亲生父亲身边。幸运的是,她得到了父亲与哥哥的宠爱,可是嫉妒的种子却在妹妹的心中生根发芽!哥哥惨死,未婚夫背叛,孩子被夺,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手笔!三年后,安之然改名换姓重新归来,这一次,她发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主角:安之然,傅臻   更新:2022-07-15 23: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之然,傅臻 的女频言情小说《妈咪驾到爹地追妻有点难》,由网络作家“糯叽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之然是个私生女,在成年之后,才被接到亲生父亲身边。幸运的是,她得到了父亲与哥哥的宠爱,可是嫉妒的种子却在妹妹的心中生根发芽!哥哥惨死,未婚夫背叛,孩子被夺,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手笔!三年后,安之然改名换姓重新归来,这一次,她发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妈咪驾到爹地追妻有点难》精彩片段

“救我——”

潮湿黑暗的监狱里传来女人虚弱的痛苦声,豆大的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滑下,长长的发丝贴在脸上,只露出因为疼皱的不成样子的五官。

“好姐姐,你再坚持一会孩子就出来了,你也不想孩子被活活闷死在肚子里吧。”

躺在临时搭建在监狱手术台上的安之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安之悦。

“萧睿呢?我要见他!”

“姐姐害死大哥被睿哥哥亲手送进监狱,睿哥哥那么敬重大哥,又怎么会过来?”

安之然苍白的手指紧抓住身下的床单。

因为用力,指节泛着苍白。

“不是我。”

“人证物证都指向姐姐,不然姐姐也不会进这个暗无天日的监狱,爸爸对你也失望透顶。”

“我没有让人动了大哥的刹车。”

“我相信不是姐姐做的。”安之悦嘴角得意的扬起,弯腰凑到安之然的耳边,“因为,是我做的!”

安之然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你为什么这么做!”

看到安之然脸上震惊的表情,安之悦很是受用。

“将来的秦家所有产业肯定交给优秀的大哥,如果不除掉这个人,那睿哥哥怎么会有机会呢?我喜欢的男人,如果他不方便做的事情,那我可以帮他做!”

“萧睿与大哥手足情深......”

“所以我才会把这个罪名嫁祸到姐姐身上啊,嫁祸到姐姐身上,睿哥哥肯定会更加厌恶姐姐的,而我,在他最无助低谷的时候陪伴在他身边。安慰他。日子长了,谁还会记得一个死人?”

大哥温润如玉的样子还在安之然的眼前徘徊,脑海里都是大哥温柔的模样。

那么好的一个人,被眼前人说的像个笑话给......

安之然眉目紧蹙,双眸蓄满了泪水。

“你......”

因为宫缩急促,她疼的五官皱在一起。

“姐姐先别激动,还有个事情要告诉姐姐呢。”

安之然是安家的私生女,从小因为没有爸爸受尽白眼,18岁后母女二人才被接入安家。

她每次看着安之然像个公主一样,被万千人宠爱,心里的嫉妒源源不断的积攒。

“那天晚上的男人根本不是睿哥哥,是我花了几十万找的一个野男人,所以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个野种!”

嗡!

就是个野种!

这句话像晴天霹雳砸在安之然的身上。

她双眼通红,挣扎着起身,呼吸都是虚弱绵长。

“姐姐,被野男人睡的滋味如何?”

安之然原本死死抓住床单的手又松懈了下来。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仰起头咬住安之悦的耳朵。

像小兽呜咽的,死死的咬住。

安之悦被咬的大声尖叫。

她反手一个巴掌,打在安之然的脸上。

‘砰’的一声。

安之然被安之悦重重的推到在床上,整个后背疼的发颤,满嘴鲜血,嘴角上是安之悦被撕扯下来的半截耳朵。

疼痛让她说不出话,唯独那双眼睛,寒光慑人。

医生听见动静,上前检查。

安之悦捂住被咬住的伤口,血顺着手指滑下,脸上露出一丝狠辣,“大人我不管,孩子一定要活着!”

生产时间是漫长而缓慢,疼痛如浪水卷着安之然的腹部,她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直到感觉有东西滑了出来。

小孩子的哭声,响彻整个房间。

“让我看一眼......”

她刚伸手去接医生手中的孩子,却被旁边的安之悦一把抢先的夺走。

“我和睿哥哥马上就要结婚了,至于你这个小野种,我就好心帮你养着。”

安之悦没有回头心上安之然脸上的表情,给旁边的医生一张支票,便踩着高跟鞋消失在监狱里。

没有小孩子的哭闹声,整个监狱顷刻间又恢复之前的安静。

疼痛再次席卷而来,安之然体力不支,彻底昏过去。

医生面无表情拿着手术刀,继续工作。

直到又一道清脆响亮的哭啼声响起。

他如释重负,将孩子简单包好。

‘刺啦’一声,监狱的门在外面推开。

医生抱着孩子上前。

“先生,她不知道自己怀的龙凤胎,女孩被安之悦抱走,这次是男孩!”

男人伸手接过孩子,深邃的眼睛审视着怀里的孩子。

没有看狼狈的女人一眼,抱着孩子直径走了出去。

......


三年后。

萧家别墅后院。

管家正在给临时工人分配任务,毕竟生日宴宴请的人都是名流,不能乱了方寸。

“这宅子可真大啊,一般人真不敢想象能住到里面来。”

“听说小公主的一件衣服就比咱们一个月的工资贵多了。”

“这算什么,小公主出门都是私人飞机,光是保姆就分为不同的类型,人家才是真正的公主。”

......

是安之悦的孩子,公主般的待遇。

已经来到这里三天的安之然,在众人说完后,微微蹙眉。

她想到三年前,顿时一股钻心刺骨的疼意蔓延到四肢百骸。

孩子被安之悦抱走后,她勉强挺下来,表现良好,提前出院。

她和同监狱另一个女孩林以沫长得有几分相似,二人同一天出狱,之前在狱中相互照应,出来后便一起租房子,可女孩出来后没几天因为疾病去世。

安之然只好在找女孩亲人的同时,也在打听着萧家的情况。

安家她没有回去,在网络上能够查到当年爸爸一脸坚决的当着镜头的面,说不认自己的话,如今她在监狱里三年,也未曾来看过自己,可见在他心里,是没有这个女儿的。

机缘巧合下看到萧家在招临时工,用林以沫的身份报名进来,现在整整五天时间,她都没有见到安之悦本人。

“林以沫,你愣着做什么呢,赶紧过来把地擦了!就知道偷懒。”

她被一声斥责拉回了思绪。

是了,林以沫是她现在的身份!

而说话的人,是带她们干活的刘姐,也是负责管理她们打扫的负责人。

刚开始,安之然手脚麻利,管家夸赞了几句,这让心胸狭隘的刘姐十分不满,只要管家不在,就处处打压安之然。

安之然用手背抹去因为思念孩子流出来的泪水,深吸了一口气。

这才掩饰住脸上的厌恶,拿着拖把来到刘姐指定的地方。

“楼梯这里要拖干净,角角落落都不能放过,去拖吧。”

楼梯是刘姐的工作。

“怎么,愣着做什么,还要让请你过去干活?”

“这不是我负责的地方。”安之然依旧不动。

刘姐一脚就把旁边装脏水的桶给踢歪,瞬间,脏渍铺满整个地面。

她一脸神气,丑陋的五官挤在一起,得意洋洋的微抬着下巴,“那下面总归是你负责的地方吧,这么快又脏了呢。你到底会不会拖地啊,不会走人,省着在这里耽误大家干活进度。”

安之然捏住拖把的手开始用力,暗暗隐忍。

她自然是想要继续留下去。

妈妈去世后,爸爸的心便不再自己身上,他认定自己就是个杀人犯,未婚生子,害安家没有颜面。

唯一的牵挂,只有三年生下来的小女孩。

一定要找回她。

刘姐继续得意,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拖把,随手拿了块脏布扔到安之然的脚下,“记得擦干净一些!”

安之然咬了咬牙,最后还是弯腰把地上抹布拾起来,准备去收拾满地的脏渍。

“喂!”

就在刘姐等着看安之然好戏,眼见着她拿着抹布就要蹲在地上擦地板,她还打算录个视频好好羞辱她一番。

不知道在哪里蹦出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臭小子,啪啪踩着地板上的脏水,在干净整洁的楼梯上走了下来。

他神情冷漠,眼神里透露出不是他这种年纪的寒霜,让人顿时感觉冷气铺面。

身上不知道在哪里玩的,一身泥。

此刻,他目光盯在安之然身上,幽深的眸底似乎在审视。

明明是小孩子,却也学着大人模样微微蹙眉。


安之然同样在审视着他。

萧家是大户人家,来往的人不是名流也在上层,刘姐起初也在想万一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子。

可这孩子脏兮兮的,身上的衣服沾染上泥土,这衣服牌子她没有见过,一看就是不值钱。

况且今天来的客人也没有说带着小孩子。

那就是不知道哪个人带进来玩的。

刘姐这样想着,就看见小男孩一步一步在楼梯上下来,每走一步,都会留下一连串的脚印,这让她的脸瞬间变得扭曲。

这个孩子害的地面这么脏,又得让她重新清理一遍,瞬间脾气上来了。

“哪里来的野孩子,走路都不带眼睛吗?”

小男孩抬起头,目光里流露出来冰冷的光。

微微皱眉,代表他此刻的心情。

并不是很开心。

“大婶,就是你自己踢到的水桶!我不过在这上面走了一圈。”

“明明就是你不看路......”刘姐反应过来,脸涨得的通红,“你叫谁大婶?”

“这里难道还有别人?”

原本烦躁的刘姐,被这一声大婶彻底点燃怒火。

她尖酸刻薄的骂道:“你大人没有教过你,弄脏别人的东西,是要赔礼道歉的么!一看就是没教养,没妈.的野孩子!”

小男孩幽深的眸底寒光乍现,小小年纪身上散发着冷意,让安之然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他低着小脑袋,看着那只倒在脏渍的地板上冷笑,“清理干净?”

话罢,他微微弯腰,盯着旁边另一个水桶,小脚在桶边上微微一踹。

那桶水便止不住的晃动,呼啦啦里面的脏水全部顺着楼梯流下去。

小男孩重新抬起头,笑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大婶,你确定还让我清理干净?”

废了好半天时间清理干净的楼梯转眼间被弄成这副德行,刘姐胸口的火蹭蹭的往外冒着。

气的肺都要炸开,胸口也在剧烈起伏。

“不知死活的小野种,看我今天不好好替你.妈教训你!”

她弯腰拾起地上的拖把,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朝着小男孩走来。

“你敢碰我?”

小男孩睁着一双不服输的眼睛,眸底没有丝毫害怕的情绪。

“我不仅碰你,还打你了怎么着。”

刘姐抡起拖把,加快力度打下去。

这么小的孩子,肯定承受不住气头上刘姐的力气。

安之然转身将小男孩护在怀里,抱住他,用背部对着刘姐。

预想期的疼痛没有下来。

她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出来好几个黑衣人。

其中直接按住刘姐的手,把她使劲推到墙壁上正嗷嗷叫。

“傅氏的小少爷,也是你能打的?”

“哪个傅氏?”刘姐挣扎着身体,下意识问出了很愚蠢的问题。

保镖冷笑,“你说哪个傅氏?”

傅氏!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全国百分之70的经济能力,人人都想要和傅氏合作。

要不是萧家老太太与傅氏老太太有着几十年的朋友牵连。

他们两家也根本不会合作。

管家闻讯,擦着满头大汗赶来现场。

先是怒瞪了刘姐一眼,在对小男孩赔着笑脸道:“小少爷,傅总在和我们萧总老夫人开会,我家少夫人现在不在家里,让您受委屈了。”

管家说着,拉扯着刘姐的胳膊示意让她道歉。

开除一个工人事小,可得罪眼前这位小少爷,搅乱傅家和萧家的关系,赔上一辈子的钱也不够用的。

现在也只能让这位太子爷开心了。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小少爷,我不知道是您。”刘姐已经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小团子窝在安之然的怀里,头缩在她的颈窝,两只小手紧紧环抱住安之然的脖子,更给旁人一种误解,以为小少爷被吓到了。

管家急的忙要伸手去抱,却被小团子给躲开。

安之然也发现了不对劲,伸出手忙安抚着团子的后背,他身上的奶香味将安之然包围着,忍不住想要多抱一会。

保镖也互相对视,一脸懵。

他们家小少爷性格迥异,难以捉摸,从不给人抱。

竟然会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抱。

刘姐以为小少爷真的被吓到了,急的泪水直冒,这份肥差养活一大家子人,她不想失去。

“小少爷,真的很抱歉,您就原谅我好不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