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庶女传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庶女传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宝姨娘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丢了大脸,未婚夫也跑了。无奈我一个小小庶女嫁不出去,只能趁着嫡姐出嫁时被打包带走,当了媵妾......我是靖王世子的小妾,准确地说是个媵妾。世子娶的是我嫡姐,我就是一个有着两条腿儿的嫁妆,陪她一起嫁进王府。

主角:宝姨娘世子   更新:2022-11-14 2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宝姨娘世子的其他类型小说《庶女传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由网络作家“宝姨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丢了大脸,未婚夫也跑了。无奈我一个小小庶女嫁不出去,只能趁着嫡姐出嫁时被打包带走,当了媵妾......我是靖王世子的小妾,准确地说是个媵妾。世子娶的是我嫡姐,我就是一个有着两条腿儿的嫁妆,陪她一起嫁进王府。

《庶女传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精彩片段

我丢了大脸,未婚夫也跑了。


无奈我一个小小庶女嫁不出去,


只能趁着嫡姐出嫁时被打包带走,当了媵妾......


我是靖王世子的小妾,准确地说是个媵妾。


世子娶的是我嫡姐,我就是一个有着两条腿儿的嫁妆,陪她一起嫁进王府。


几个月前嫡姐查出怀有了身孕,给世子后院儿的侍妾们停了避子汤。


不久我和另外两个姨娘就一起查出来有了身孕。


现在我怀孕五个月,越发小心谨慎。


因为嫡姐的脾气我再清楚不过,她是不会允许庶子降生的!


贴身丫头核桃从外面回来。


瞅着屋里没其他人,才悄悄地从怀里摸出个小纸包,打开递给我。


是一包酸梅。


我赶紧捏了一颗放进嘴里,酸爽的汁水入喉,我舒服得眯起了眼睛。


核桃又将梅子重新包好揣进怀中。


我嘴里包着梅子,和核桃相视而笑。


连吃一颗酸梅都得小心翼翼。


「姨娘是不是太小心了?」核桃看着我,不无怜惜地说道。


「奴婢看蜜姨娘和林美人,天天挺着大肚子到处晃,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怀着金凤凰似的。」


「奴才去厨房提饭菜,也老是碰到她们的丫头去要吃食。」


「别人都是去要酸汤子,只有您,天天跟厨房要川菜,也不知道您这是何苦。」她道。


我叹了一口气。


蜜姨娘、林美人那么高调,那是因为她们不了解嫡姐。


核桃有些迟疑:「咱们夫人看起来那么温柔贤惠的一个人,咱们也不必这么小心吧?


「毕竟您怀的可是王府的子嗣,夫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对您下手的吧?她就不怕惹恼了夫家吗?」


我轻轻拍了拍核桃的手:「小心点总没错。」


对于她的手段,我是见识过的。


原本我进府之前是许了人家的,可嫡姐觉得我貌美又好拿捏,便使了些手段拆散了我的姻缘,硬要我陪她嫁进来。



这些事我见得太多了,知道她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在她面前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我收拾好我绣的小衣服和小包被,让核桃再走一趟,给嫡姐送过去。


核桃怜惜地看着我:「姨娘怎么一件都没给自己留啊?咱们小主子出生不也得穿吗?」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抬头看着核桃:「不是还有你吗?」


核桃就笑了:「对!您还有我呢!」


可是核桃这一去就是两个时辰。


眼看午时都过了,那丫头却迟迟没有回来。


我越等越心焦,坐立难安。


核桃一向都把我的事情放在首位,我的饭菜也都是她去厨房提,如果没有天大的事她是绝对不会看着我饿肚子不管的。


一定出事了!


我忍着心中的强烈不安出去找核桃。


先去了嫡姐那儿。


嫡姐的奶嬷嬷出来告诉我,核桃手脚不干净,在嫡姐这儿偷首饰,已经被提脚发卖了。


卖了?!


我如遭雷击。


我知道这是嫡姐出手了。


核桃是我左膀右臂,嫡姐要动我,必然要先断了我的臂膀。


所以核桃才会有这场横祸!


我不顾我的大肚子,跪在嫡姐门前苦苦哀求,


可嫡姐连见都不见我。


鲁嬷嬷冷冷呵斥我:「宝姨娘想做什么?明知道夫人怀着身孕还在这儿闹,存心让夫人不能好好养胎吗?」


她口水都喷到我脸上:「你和你那丫头都是一窝子黑心烂肠!


「你那丫头偷夫人首饰,你又来这里哭,怎么?是想谋害夫人、谋害小世孙不成?」


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我无力招架,


也只能无奈离开。


我不能再纠缠,我不能把自己折在这里。


我要是因此被嫡姐打杀了,核桃怎么办呢?核桃就彻底回不来了。


我还得另外想办法救核桃!


想了想,我一咬牙去了世子的书房......


我在后院儿里一直安分守己,温良顺从,不敢走错一步也不敢多说一句,其他几位姨娘都知道往书房送些吃食点心,就我从来不曾来过。


我还以为见世子会很难,没想到他小厮看见我,立刻就把我引进去了。


世子坐在黑漆卷草纹的书案后面安静看书,看过来的眼眸清冷如雪。



我一向都有些怕他,但今天我顾不上害怕了。


我像溺水的人见到块浮木,扑上去就牢牢抓住不放:「爷!核桃被卖了!


「爷,妾身从来没有求过你。今天求您这一件,求求您把核桃赎回来好不好?」


如果为了我自己的事,我打死都不会麻烦他的,但为了核桃,我想试一试。


「爷,赎核桃要多少钱?我这里有!我自己给她出赎身的钱!」


世子一直不说话,目光始终低垂,落在我的脸上:「宝姨娘……


「原来宝姨娘也会为了人着急,也是会哭的。」


他莫名其妙来这一句说得我一愣。


世子爷什么意思?人又不是木头,当然会着急当然会哭。


他慢悠悠放下书:「既然是来求人,那总得有点求人的态度,空口白牙一句话,就要本世子去惹恼怀孕的嫡妻?」


我哑口无言。


或许是人被逼到了一定程度,我突然就有了一些疯狂的想法。


态度……


他要我什么态度?


我只是他的一个妾,男人眼里的玩物。


深吸一口气,我强忍着羞,颤抖着走上前,抱紧了这具健壮的男子身躯。


「爷……」我娇声相唤。


这是我第一次向他主动示好。


世子明显一愣。


我送上了我的唇:「妾身所有的一切都是爷给的,妾身别无长物,唯有一点心意是自己的,只但愿世子爷能开心……」


这一回我格外卖力。


那些平时说不出口的话、做不出来的事,我也不顾廉耻地说了、做了。


我大着肚子,其实是不好侍寝的。


可是不好侍寝也有不好侍寝的法子。


用手、用嘴、用……


这些小手段进府前嬷嬷就教过,只是我不敢用,也不屑用,但今天我管不了了……


他似乎也很受用,最后微微喘息着提点了我一句:「这人啊,不要总自不量力,该示弱的时候要示弱,该求助的时候要求助,该找靠山的也要找靠山。」


我离开他书房的时候整个嘴都是肿的,麻得没有感觉了,但脑子里却异常清醒。


他那句话一直萦绕在脑海里。


求助?对呀,这府里并不是只有嫡姐一个主子……


我怀的同样是靖王府的骨肉,无论如何,主子们不会坐视子嗣被戕害而不管吧?


我正想着是去求王爷还是去求太妃娘娘的时候,院子里的三等丫头红儿跑了进来。



她又哭又笑,连行礼都忘了,抓着我的肩膀很是激动:「姨娘好消息,核桃姐姐回来了!」


我大喜过望:「你说什么?」


红儿连忙回禀:「是太妃娘娘身边的方姑姑把核桃救下的!」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太妃娘娘一直闭门清修,从不过问后院儿的事,连嫡姐去请安也只能在门外行个礼。


我一直觉得太妃娘娘就是府里镇宅的老菩萨。


阿弥陀佛!果然是救苦救难的老菩萨!


为了感激太妃,我连夜铰了进府时赏下的那件狐皮大氅,做了一副手笼和暖耳。


也不怪我要铰大氅,只怪我太穷,我所有的皮料里也只有这个才称得上是上乘,要送礼也只有这个才拿得出手。


我托红儿把东西带给了方姑姑。


本以为我一个小妾做的东西太妃未必肯收,没想到太妃竟然收了。


核桃最终没能够回来我院儿里。


因为她是被嫡姐卖的,如果她再回来我身边,会损了嫡姐的面子,所以核桃就被留在了太妃院子里,说是要调教调教。


但是这样已经很好了!


我心中一颗大石头稳稳地落了地。


晚上做针线的时候,都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


世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在我旁边说道:「姨娘就这么开心吗?」


我抬头看是他,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这件事世子爷虽然竟然没有出什么力,但我也仍然感激他。


我就抿着嘴对他笑。


或许是我这笑容太刺眼了,他突然莫名生起气来。


伸手将我一推,按进了床榻深处。


今天的世子好像格外凶残。


他叼着我脖子的时候,我都能感觉我的血管在他牙齿下突突直跳,我真怕他一个不小心就将我脖子咬穿了。


第二天早上他把我叫起来给他穿衣服。


这以前都是核桃的活,今天他却叫上我。


我还没有怎么服侍过他穿衣服,有些紧张和笨拙,甚至还把他腰带的搭扣给扣错了,慌忙解开重新扣。



我借口换衣服回了房,左右想想有了主意。


离开之前,我便收拾了一个包袱。


包袱里有我为太妃娘娘还有方姑姑做的绒袜、绒鞋这种小物件儿,


又给核桃装了一盒她喜欢的荷花酥。这些东西一并打包,让红儿在我走以后给太妃院儿里送过去了。


没办法,我只有借着太妃的手保护我自己。


还好,老太妃不愧是活菩萨,她老人家读懂了我的求助。


在我还没有踏进怡心堂的时候,方姑姑提前一步把我拦下了:


「宝姨娘,太妃娘娘要吃你做的荷花酥,辛苦宝姨娘去给太妃做一份。」


我心中狂喜,面上却还得端住。


对屋里一干人道了歉,才跟着方姑姑往外走。


到了分岔路口,我对着方姑姑拜了下去:「今日多谢姑姑,改日定会答谢。」


方姑姑歪了歪头,脸上现出一丝惊讶:「宝姨娘说这些话作甚?你不去见太妃了?」


我比她更惊讶,难道我一个小小妾室真要去见太妃?


不是大家有默契,方姑姑帮我脱身就好了吗,怎么还真要去太妃那儿?


大概见我傻不愣登的样子太好笑,方姑姑突然就笑起来,她居然伸过手把我捉住了。


那架势不像是怕我摔了,倒像是怕我跑了:


「走吧,确实是太妃老人家要见你。」


我这才慌了手脚,就这样去见她老人家?可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啊!


「去见太妃需要做什么准备?」


方姑姑笑得越发欢畅,看了我的肚子一眼:「你人去就好了。」


我就这样云里雾里的,真的被方姑姑拖去见了太妃。


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去的,我紧张到差点腿抽筋。


太妃……她老人家可是连嫡姐都有些惧怕的人物啊……


可这个嫡姐都惧怕的老人家,看到我第一句话却是:「快来!给祖母磕头拜年,祖母给你发压岁钱。」


「我……」真不知道这样的老人为何会养出像世子那般别扭的孙儿来的。


这个除夕之夜是我这辈子度过的最美好、最温馨、最欢乐的除夕夜了。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和人相处可以这么轻松愉快的。


我在太妃这里吃了团年饭,还跟太妃、方姑姑一起打叶子牌。


我被杀得落花流水,可就算输光了也很开心。


正高兴的时候,院子门却被拍响了。外面乒乒乓乓的烟花爆竹声响都盖不过那急促的敲门声......


我心「咚」一跳,太妃却气定神闲:「在我这里你怕什么?」


世子爷带着冷风闯了进来,目光在我脸上扫了一扫。


可能看见我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笑容,他居然有些不高兴。


劈头就是一句:「宝姨娘跟我走一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