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书后全能千金每天都想离婚

穿书后全能千金每天都想离婚

叶子生青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唐锦乔不慎跌落悬崖,再睁眼,她意外穿进一部古言霸总文里,穿成了书中的灰姑娘女主。霸总是残废,娘家人是吸血鬼,情敌白莲花,男二深情又专一……她很快便想好了对策,剧情再烂,只要她答应跟商祁北离婚,问题不就都解决了。于是,唐锦乔和商祁北两个人各自捂好小马甲,开启斗智斗勇,相爱相杀的“离婚”之路!

主角:唐锦乔,商祁北   更新:2022-07-15 2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锦乔,商祁北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书后全能千金每天都想离婚》,由网络作家“叶子生青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锦乔不慎跌落悬崖,再睁眼,她意外穿进一部古言霸总文里,穿成了书中的灰姑娘女主。霸总是残废,娘家人是吸血鬼,情敌白莲花,男二深情又专一……她很快便想好了对策,剧情再烂,只要她答应跟商祁北离婚,问题不就都解决了。于是,唐锦乔和商祁北两个人各自捂好小马甲,开启斗智斗勇,相爱相杀的“离婚”之路!

《穿书后全能千金每天都想离婚》精彩片段

失重感不断的加重,唐锦乔猛地睁开眼睛,发觉浑身冷汗。

不对!她不是跌落悬崖死了吗?

就在唐锦乔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大门被推开,一位俊美如斯的男人坐在轮椅上,被一位西装男人推了进来。

“签字。”

男人深邃有神的黑眸落在她身上,抬手丢给她一份离婚协议,那一身纯黑色西装彰显着他的矜傲清贵。

她愣了下,看见落款处写着“商祁北”,眉眼紧皱。

商祁北?

这不是她最近追的一本名叫《离婚后,腹黑商七爷疯批了》的小说男主名字吗?

当时里面的女-主和她同名,她便一口气看了一百万字!

这女-主是典型的古早霸总文灰姑娘,亲妈死了,留给她一个病重的姥姥,亲爸找个后妈带着个继妹,成天吃她的人血馒头。

但是她救了商祁北的爷爷商老爷子。

商老爷子身体不好,想早点抱曾孙子,便让她和商祁北结婚。

商祁北只好被迫和她协议结婚,约定一年后离婚。

离婚后,书里的唐锦乔各种倒大霉,历经千辛万险才和商祁北重逢HE。

眼下,刚好到了协议结束期。

唐锦乔握紧离婚协议书,看见上面的两千万元加三处自选房产再加四台全球限量豪车,内心不禁MMP——

她在异世技能满点,马甲无数,资产千千亿,竟然穿成了书里的虐文女-主!

她抬眸看了眼面前清贵优雅的男人,如此气质不凡,应该就是未来虐她的老公商祁北了。

“不要妄想爷爷再为你撑腰。”商祁北看她始终不签字,俊眉紧蹙。

跟在商祁北身边的助理展鹏不忍心的开口:

“唐锦乔,你在结婚前就开车害七爷双腿残疾,如今还推冯小姐下水……放过七爷,也放过你自己吧。”

唐锦乔很快反应过来,商祁北一直误会原主“唐锦乔”害他,还贪图商家的权势,不过原主为了给姥姥治病,不曾解释过。

“给我。”她伸手。

商祁北锐眸望向她带着疑惑,挺拔俊朗的身影笼罩着与生俱来的强势,以及微微的不耐。

展鹏心疼自家BOSS,没好气起来:“离婚协议书不是给你了吗?”

她在异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敢跟她这么牛?

“你不把笔给我,我怎么——”

唐锦乔小脾气一来,愤愤从病床上起身,一把将商祁北胸前的签字笔抢了过来。

可起的太急,她猛地朝着商祁北扑了过去!

商祁北条件反射似的伸出手臂去接住她,两个人砰的撞成一团!

霎时,两个人的头似乎被狠狠电了下,头痛欲裂,却又转瞬间恢复正常。

唐锦乔倒在商祁北怀里揉头,商祁北坐在轮椅上脸色一冷,立即将她推开。

唐锦乔站稳身子,心中哼着愉悦的小曲,拧开签字笔帽,认真问道:“只要我签好字,这些资产立马到账,对吧?”

“是。”商祁北骨节分明的指尖揉揉太阳穴。

果然,这女人贪得无厌。

唐锦乔心里骂的贼欢,面上做作的吸了吸小鼻子,恋恋不舍的准备签字:

“好,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我,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饭睡觉……”

商祁北深邃立体的俊颜此刻寒霜满布:“等下。”

结婚一年,唐锦乔爱他到疯狂无法自拔,还曾经用抑郁自杀恐吓他,费尽心思的留在他身边,突然就转性了?

唐锦乔举着签字笔动作一顿:“怎么了?”

她刚想挤挤眼泪装的可怜一点,商祁北一手抢过离婚协议,薄唇轻启:“你再好好看看。”

“你都拿走了,我怎么看?”

唐锦乔刚想骂他铁公鸡一毛不拔的时候,病房里又进来一个“弱不禁风、摇摇欲坠”的女人。

那女人脸色煞白,看见唐锦乔的时候,笑容一顿,转身朝着商祁北走过去,柳叶眉一拧,带着淡淡的哀愁:

“祁北,你要为我做主啊,这次唐锦乔推我下水,害我生病住院……”

精彩啊,刺激啊!刚来就一桩桩的麻烦啊!

唐锦乔挑了挑眉眼。

看这莲里莲气的样子,应该就是商祁北的白月光了。

商祁北优雅矜贵的靠在真皮椅背上,顺手将离婚协议交给展鹏收了起来,淡淡的看向冯淑婷:“你怎么出来了?”

冯淑婷含着泪珠,摇摇晃晃的走路,差点摔进商祁北的怀里:

“我好难受,有你在我才会好一些。”

唐锦乔全然看在眼里,抱臂环胸作好笑状:

“有病看病,商祁北又不是医生,要不我帮你叫专家过来看看?”

冯淑婷动作一僵,话中有话:“不必麻烦唐小姐了,我只是想最亲近的人能陪在我身边。”

唐锦乔粉唇轻勾,轻松接招:“请问你全家人都逝世了吗?需要别人家的老公照顾?”

展鹏忍不住笑了下,感觉场合不对,赶紧四处张望。

商祁北皱眉对着冯淑婷冷声道:“你不舒服就先回病房,不要到处乱跑。”

冯淑婷楚楚可怜:“祁北,我一个人刚从国外回来不适应,独自在医院害怕……”她要被气死了!

唐锦乔美眸圆瞪,无语望向窗外。

商祁北阴鸷的双眸落向唐锦乔,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

“你先回去,明天爷爷的寿宴,我会安排司机来接你。”商祁北冰冷的语气不容拒绝。

冯淑婷被堵得哑口无言,只好乖乖离开。

唐锦乔粉唇渐渐上扬,却是突然一拍脑门,反应过来了。

不对啊,她不是要离婚吗?

为什么理智有点不受控,想回怼呢?

她哪里知道这是穿书剧情后遗症,原书剧情该怎么样进行,她这个异世大佬再牛掰,也得规规矩矩。

唐锦乔起身将商祁北推出了病房,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等下!既然冯小姐特意从国外给爷爷祝寿,咱也不能怠慢了不是?亲爱的,你还是好好照顾一下她吧!”

商祁北抓紧了扶手,用尽毕生的修养,才忍住了发火的冲动。

这女人真是翻脸比翻书都快。

冯淑婷闻言,当场就被唐锦乔给整不会了,转而偷偷抿着唇,克制住兴奋的情绪,娇滴滴的回身去推商祁北:“好啊,多谢祁北了呢!”

唐锦乔,算你有自知之明,你不是我的对手。

唐锦乔乖巧式挥手:“那你们快去吧!冯小姐走路小心哦,可别再摔到脸了!”


话音刚落下,冯淑婷脚下突然一滑,脸朝着旁边的门框撞了过去,顿时流起鼻血了,还塌了一丢丢。

唐锦乔一愣。

她随口乌鸦嘴就能成真?

商祁北懒得听唐锦乔巴巴个不停,黑着脸出去了。

唐锦乔看见两个背影消失,立即拉住展鹏问道:“我记得落水之前,冯淑婷说什么怕迷路,喊我去买红酒给爷爷,对吧?”

展鹏点头:“是的,不过您放心,七爷已经派人调查这件事了。”

唐锦乔摇摇头,再次伸手:“把酒拿来,送冯小姐病房去。”

展鹏疑惑。

她一手拍在展鹏后背上:“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的废话!”

估摸着展鹏送完红酒后,唐锦乔悄悄的跑到病房门口去看。

只要这两个人互生情愫,那她不就恢复自由身了?

她美滋滋的扒着门缝,看见冯淑婷故意露出半个嫩白香肩诱惑商祁北,蹲在轮椅一旁小鸟依人。

“祁北,我手机存了好多我们一起上学的照片!”

唐锦乔尽情欣赏着春光,露出即将胜利的笑容。

然而她没有等到预想中的场面,却是看见商祁北转移目光,淡漠的提醒冯淑婷早些休息,然后准备离开。

她急了,伸出小手去关灯。

商祁北闻言,鹰隼般锐利的眼神立即朝着门口看去。

冯淑婷见机,憔悴的拉住商祁北的手臂,樱桃小嘴微张:

“祁北,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

咔嚓一声,灯光关了。

唐锦乔小声嘀咕:“这么黑,冯淑婷再摔一次到商祁北怀里,这就水到渠成了!”

没想到冯淑婷情急之下,还真的摔中了!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商祁北怒火腾地燃烧起来,抬手推开冯淑婷,低斥了一声:“展鹏!”

“在!七爷!”展鹏候在外面,吓得一哆嗦,赶紧进来开灯。

唐锦乔见此,倒吸一口凉气,她这嘴开光了?

商祁北心里忽然有些发涩,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他,去找下家?

“唐锦乔,你跟我来。”

还没等唐锦乔开口助攻呢,人就已经被商祁北拉回到了自己的病房里。

独留冯淑婷灯下凌乱。

病房大门一关,商祁北漆黑浓墨的眸子沾染着不悦:

“我改主意了,我们协议婚姻时效延长。”

“什么?”唐锦乔连忙捂住嘴,忍住骂人的冲动。

商祁北漫不经心的翻出协议电子版,磁性的嗓音低沉:

“协议里有明确规定,如发生突发情况,我有权修改协议,且你没有任何反对权利。”

唐锦乔瞬间戏精上身,揉揉眼睛,含情脉脉:

“亲爱的,我知道我之前对你死缠烂打给你带来了困扰,你千万别心软啊,我想开了,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你知道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和你离婚?”

商祁北看她态度转变过速,神色怪异的看着,薄唇无奈微勾。

“我知道,都是为了我好,请你坚定不移的和我离婚吧。”唐锦乔还深深一鞠躬。

商祁北打算以后再和她解释,继续道:

“你父亲目前经营的公司正在面临破产,需要我出手,你没有理由拒绝我。”

“你是在通知我。”唐锦乔恨得咬牙切齿。

商祁北不以为然的拿起签字笔,潇洒肆意的补写:

“协议时间再延长半年,这半年里,你必须做好你七少奶奶的义务,否则后果自负。”

“……好!”唐锦乔握紧粉唇,咔咔直响。

“那就早点休息吧。”商祁北转身时,冷峻的面容上浮现一抹玩味。

展鹏暗暗在心里感慨,BOSS够阴啊,明明婚姻协议里没有这么写。

唐锦乔蹬着商祁北的背影,有气无力的躺回到病床上。

商祁北的笑意更深了。

唐锦乔气鼓鼓的玩起了手机,像是炸毛的小刺猬,郁闷的嘟嘴。

刷着刷着,发现原主的娘家人还发来了信息。

——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你姥姥医药费不够了,限你两天内带钱回家。这次需要五十万。

她忍住摔碎手机的冲动,噼里啪啦的回复过去:“五天之内,我争取凑齐五十万就回家,你们若是敢动姥姥一根汗毛,就死定了。”

呦呵,追书的时候,她就看这一家人不顺眼,反正暂时走不掉了,不如趁此机会亲自教训他们!

不过商祁北这边,好令人头痛啊!

还有明天的寿宴……

加长林肯里,唐锦乔打开车载冰箱看见了八二年的拉菲,不由得一笑。

现在的霸总都这么写,可明明旁边的罗曼尼康帝也不错。

商家老宅,屹立在静谧的山脚下,独占整座江南竹林风庄园。

唐锦乔坐在车里,仰望着后山直冲云霄的观景台,不禁感叹这是十足的古早霸总家里。

不过比她在异世那栋差了十万八千里。

等到他们车子停下后,在一片佣人保镖的问候声中,唐锦乔推着商祁北进到了别墅的大厅里。

冯淑婷独自坐在展鹏安排的后面车子里,画过精致眼线的眸子里闪过妒忌之色。

大厅里面乌泱泱的一大群人,好在商祁北喜静,带着她简单的打了一圈招呼后,就直接去见了商老爷子,留下商祁北的爸爸在招呼宾客。

商老爷子看见孙媳妇,自然是喜笑颜开,拍拍身边的座位:“来丫头,快到爷爷身边!”

唐锦乔澄澈明亮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一屁股坐在商老爷子身边,故意翘起二郎腿:

“爷爷,祝你生日快乐!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不远处的冯淑婷听见了,赶紧抱着自己的礼物凑到跟前:

“商爷爷,我也准备了独特的礼物。”

商老爷子摸摸留长的白胡子,慈祥的看着他们:“什么礼物?”

唐锦乔指了指自己,眉眼一弯:“当然是我啊!”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只要爷爷对她各种不满意了,她和商祁北自然就离婚了。

商祁北黑眸微眯,尴尬的咳嗽两声,暗示唐锦乔别忘了协议。

“商爷爷,我给您了准备了孙老的题字,祝您鹤寿延年。”

冯淑婷神情一亮,抢先开口,这一波,她稳了。


然而商老爷子并不急于看题字,而是欣慰的抓着唐锦乔的手,高兴的回忆着:“丫头,你能像以前一样逗爷爷开心,这就是给爷爷最好的礼物!”

“您高兴就好。”唐锦乔只好乐呵呵的点头,又看向一旁冯淑婷吃瘪的模样,心里不由得叹气。

商祁北深深的看了眼唐锦乔,移动着轮椅上前:

“爷爷,其实我和锦乔特意托人从国外带回来两瓶好酒,不过您胃不好,今天还是不要喝酒了。”

这商老爷子生平最爱喝酒,一听不让他喝,当下便板着一张脸教训起来:“臭小子,你今天不许扫我的兴!”

冯淑婷娇滴滴的打圆场:“祁北,你怎么能让爷爷不高兴呢?过生日少喝点。”

唐锦乔刚想阻拦,没想到商祁北沉着脸打断了:“爷爷心脏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冯淑婷尴尬的脚趾头都能抠出三室一厅了。

说话间,大厅里又走出来一位穿着一身骚橘色西装时尚男。

“呦爷爷,你今天这一身唐装,可是全场最靓的仔!还有大哥和淑婷也都在啊!”

啧啧,这吊儿郎当的语气,一听就是商祁北的好兄弟唐川博,因为他发小也是冯淑婷的缘故,向来讨厌原主。

果然,唐川博和大家叙旧后,站到冯淑婷的身边,懊恼的瞪着唐锦乔:“你怎么还在这?”

唐锦乔噗嗤一笑:“跟你有关系吗?”

唐川博还以为唐锦乔好欺负,痞痞的挑挑眉头:“你非要赖在我大哥身边?”

唐锦乔再笑:“今天爷爷生日,我懒得跟你计较,劝你少吃点盐,一天闲的。哦对了,上班的时候记得多走走员工电梯,会有不一样的惊喜哦。”

一物降一物,那个能降唐川博的女人,就在员工电梯等着偶遇呢。

唐川博瞥眼,根本不信:“你少诅咒我!以后工作千万别和我有交集!我现在对你客气,都是看在我大哥的面上!”

商祁北不禁揉揉太阳穴,他们两个又来了。

不过唐川博今日竟不是唐锦乔的对手了?

唐锦乔看唐川博误会了她的意思,耸耸肩:“无所谓。”

就算她知道剧情,能剧透,但是没人信啊。

唐川博自然不敢在大哥面前造次,忍气吞声被气走。

唐锦乔还在意味深长的笑着。

商老爷子看着唐锦乔清艳绝美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小恶魔的心,那是相当的开心,总算有个人可以镇得住他这傲气孙子了。

当下,他清了清嗓子,示意老管家扶他站了起来:“丫头,爷爷有个东西给你,是你奶奶留下来的传家玉镯之一,你等着,我要亲自拿给你。”

唐锦乔不想无辜的人受伤,连忙扶住商老爷子:“爷爷,您走电梯吧。”

冯淑婷试探着打量了眼商祁北,身子微侧,挡住了去电梯的路:“唐锦乔,你也太小看商爷爷了,商爷爷身体健硕,况且电梯离这还很远……”

听着那虚伪暗算的声音,唐锦乔无语的想掀翻桌子。

商祁北略微思索了下,招手叫来了展鹏,低声嘱咐:“你去楼上查一下,不要声张。”

展鹏点头,悄悄离开。

冯淑婷还想扶着商老爷子走楼梯,但是商老爷子还是选择了坐电梯。

“我陪您。”商祁北亲自跟在一旁。

唐锦乔眨巴着星辰般的眸子,仰头看向红色国风楼梯,对着冯淑婷露出灿烂无邪的笑容:

“走吧冯小姐,我们年轻人走楼梯等着爷爷上来。”

冯淑婷瞬间收敛笑容,小心翼翼的踩在台阶上。

唐锦乔小手一背,颇有范儿:“小心点哦,台阶很高,别绊倒滚下来了。”

话音刚落,冯淑婷脚下十厘米的恨天高突然绊在了台阶上,人当时往前一扑,又跪空一滑,接着就滚下台阶了。

唐锦乔美眸里凝聚着笑意,强表现出担忧的模样:

“哦不是吧,美丽的冯小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快让尊贵的医生来帮你看看吧。”

这时,商祁北刚好从电梯移动出来,闻声,加快了速度。

冯淑婷滚了一圈又一圈,一下子引起了众多宾客围观,当场指着唐锦乔的鼻子哭了起来:

“唐锦乔!你就是故意的!”

唐锦乔无辜摊开手:“我才踩了两个台阶,和你八丈远!我还以为你要踹我下去呢!”

冯淑婷跪坐在地上,泪眼汪汪:“祁北!她太过分了!一次次害我!我的腿好痛……”

唐锦乔美眸危险的眯起:“你搞错了吧,监控在头顶呢,谁能闲着没事推你?”

商祁北冷眼瞥了一下,“锦乔不会这么做。”

冯淑婷瞪大眼睛,当场结巴了:“那我……”

展鹏办完事回来,捂着嘴贴在商祁北耳边说了几句。

商祁北凌厉的看着冯淑婷:“淑婷,有些事,适可而止。”

冯淑婷一愣。

商老爷子没想到他看着长大的冯淑婷会精心算计他的孙媳妇,一股火憋在了心里:“淑婷,其实爷爷一直有话想和你说……”

“砰”的一声!

商老爷子突然摔倒在地,口吐白沫。

“爷爷!”商祁北转过轮椅,脸色大变。

“糟了!”

怎么还没避开?她明明已经没按原书做,为什么还是发生了!

她本以为,只要爷爷不坐电梯,冯淑婷的计策就不会成功,她就不会被冤枉,可现在爷爷还是出事了……

为今之计,保住爷爷的命最重要。

唐锦乔飞快冲上二楼,立即弯身去查看商老爷子,同时掏出习惯随身携带的银针。

冯淑婷朝着唐锦乔抓过去:“你要谋害商爷爷吗?”

没等唐锦乔反抗,商祁北一把掐住冯淑婷的手腕,锋利的眸光扫着她,浑身张扬着令人畏惧的强势:“闲杂人等退开,爷爷需要良好的通风环境。”

唐锦乔瞄准商老爷子的人中、内关穴等穴位,迅猛的扎进银针。

没过多久,商老爷子就醒了过来,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红润。

唐锦乔松口气,连忙推着商祁北走近:

“爷爷,您这次可是心梗,建议到疗养院调养一阵子。”

商祁北墨色的瞳仁闪烁着异样的神色,心里微颤。

“爷爷,我们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商老爷子也是被吓到了,微微坐起身子,擦擦冷汗:

“好,现在就去吧,不过你们都不要跟着我们了,有你爸妈在就够了。”

唐锦乔对着老管家吩咐了几句:

“爷爷您别急,您现在需要做的是平躺,不能下床不能用力,尽量不要喝水,具体的还需要专业检查,您可以采用中西结合的方式静养。”

商祁北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唐锦乔:“你懂中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