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战爷你冤枉夫人了

战爷你冤枉夫人了

七月流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清芷和战夜霆做了五年的夫妻,于他而言,她并非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仇人。他一心为自己的白月光报仇,绝情残忍的对待她,终于将她心底对爱情的最后一点期待,狠狠揉碎。叶清芷主动提出离婚,没有战太太这个枷锁,她做回自己,明媚又耀眼。战夜霆的白月光死而复生,他以为自己能够得偿所愿,结果却发现自己的目光禁不住被那位前妻吸引。

主角:叶清芷,战夜霆   更新:2022-07-15 2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清芷,战夜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战爷你冤枉夫人了》,由网络作家“七月流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清芷和战夜霆做了五年的夫妻,于他而言,她并非是他的妻子,而是他的仇人。他一心为自己的白月光报仇,绝情残忍的对待她,终于将她心底对爱情的最后一点期待,狠狠揉碎。叶清芷主动提出离婚,没有战太太这个枷锁,她做回自己,明媚又耀眼。战夜霆的白月光死而复生,他以为自己能够得偿所愿,结果却发现自己的目光禁不住被那位前妻吸引。

《战爷你冤枉夫人了》精彩片段

“我是夜霆最重要的女人。”

战氏发布会,周颖扫了一眼周遭蠢蠢欲动的记者们,摘下墨镜,露出一双狭长妩媚的狐狸眸,得意的瞧着闪光灯下的叶清芷,“你识相点,最好赶紧跟他离婚。”

“最重要的女人?”叶清芷的拿着话筒的手僵了一下,抬眸打量她一眼,优雅的笑容里藏着几分不为人知的情绪:“战夜霆让你来的?”

那个人恨她也不是一两日。

但今天对战氏尤其重要,他竟然恨她到——

要拿公司发布会开玩笑吗?

“当然,夜霆早就厌倦你了。”周颖战斗欲爆棚,一脸温柔的抚摸着小腹,“如你所见,我们有一个孩子。”

今天可是战氏集团的新品记者发布会!

满座都是帝都知名的主流媒体,长枪短跑对准了这一出豪门大戏,尤其是这逼宫的小三还是新晋网红周颖......

周颖扶着平坦的肚子,笑吟吟的等着看叶清芷笑话,“众所周知,叶小姐和夜霆的婚姻名存实亡,请您成全我们一家吧。”

叶清芷清楚,这种场合她不能有半点失态,否则届时为人嘲笑的不只有她。

还有战家。

她故作平静的问助理:“这个月第几个怀孕的?”

“第三个。”赵渊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自家老板,见她眉眼隐忍,便知道她和往常一样,情愿自己难受也要为战夜霆收拾烂摊子。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从善如流的去吩咐保镖们安抚媒体,不要让不该传出去的画面流传上网。

周颖见她无动于衷,脸色有瞬间的扭曲:“那些都是外头不要脸的狐媚子,怎么能跟我相比?夜霆这个月为我花钱无数,光是豪华别墅就置办了三处,更别说名牌奢侈品,衣帽间里都堆不下了......”

“听起来,他的确很宠爱你。”叶清芷微微垂眸,压下眼底的黯淡,勾了勾唇角,“如果战夜霆同意你进门,我没意见。”

“真的?你可别反悔。”周颖欣喜若狂,直接甩出一张离婚协议书,连笔都准备好了,“你先签字,夜霆那边还等着呢。”

叶清芷的指尖颤抖了一下:“他......”

竟然连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

五年的煎熬与相互折磨,战夜霆终于彻底厌弃她了吗?

就连离婚,也要派一个小三来当众羞辱她!!

战夜霆果真够狠!

叶清芷忍不住苦笑出声,她刚要伸手,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横空出现,夺过那张离婚协议书。

“滚,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战夜霆一句话就给周颖判了死刑,吓得她脸色煞白,“夜......夜霆,我......”

“嗯?”

男人俊美如天铸的容颜瞬间寒意遍布,一双炯炯凤眸微微眯了下,寒流席卷而来,整个会客厅的温度瞬间急转直下,众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噤,垂眸不敢看战夜霆高大挺拔的身躯。

周颖将下唇咬出了血。

叶清芷转瞬明白过来离婚协议书是周颖的一厢情愿。

战夜霆曾经说过,要跟她彼此折磨一辈子。

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

掩下心底那抹不切实际的希冀,回头看了战夜霆一眼,哑声道:“她说她怀孕了。”

“我......”周颖哀戚的看了战夜霆一眼,见他面色乌云满布,连忙哆嗦着摇头:“我没有怀孕,钱......我会还的,对不起。”

说完,她连忙落荒而逃。

会客厅重新恢复了寂静。

记者们面面相觑,在赵渊的安排下,重新架起摄像机,准备开始发布会。

叶清芷收拾好破碎的心情,转身从容的安抚记者,“是我安排不周,让不相干的人闯进来闹了笑话,搅了大家的兴致。新品发布会之后,我让助理给大家准备个大红包,就当辛苦费了。”

战夜霆冷冷的嗤了一声,似乎在讽刺她装模作样。

记者们知道先前的豪门绯闻是发不出去了,但有红包拿,心下也高兴的很。

记者开始按流程发问:“听说这一次的新品是叶总亲自设计,创意来自于战总和夫人的恩爱情深,能和大家分享一下你们的爱情故事吗?”

叶清芷笑意不动分毫,正要说话,但一旁的战夜霆宛如一架行走的冷气机,甩手就要离开。

他不屑陪这个虚伪做作的女人演戏。

“阿夜,”叶清芷柔柔的唤了一声,不动声色的阻拦在他面前,眼角噙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娇嗔,低语的话却染着三分恳求:“公司的新品发布会,我们夫妻需要共同出席。”

顿了顿,似乎是怕他不配合,叶清芷不安的蜷了一下指尖,悄悄抓住他的衣角,踮起脚在他耳边道:“这也是爷爷的意思。”

说话间,红唇不小心扫到他耳畔。

战夜霆浑身一僵,下一刻,一个用力将人拉近怀里,恶狠狠的讽笑:“你不是很能耐吗?把老爷子都玩弄于股掌之间,还需要我帮忙?”

看着他讥讽的眼神,叶清芷心下一痛,表面依旧维持镇定,双手环抱着他的腰身:“镜头当前,表演一下。”

她有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宛若银月圆盘,皎若星光满布,眨着眼睛瞧人的时候,似有波光粼粼,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祈求,教人心神荡漾。

“收起你这副楚楚可怜的姿态!想我留下,那就......”战夜霆的眸色陡然沉冷,低头捏住她的下颌,语气讥笑:“求我!”


“战夜霆!”

他是故意刁难自己!让她在大庭广众下出丑!

“你松手!”叶清芷挣扎了一下,却没能解救自己的下颌。

反倒听见战夜霆恶劣的嘲笑:“你不是最喜欢跟着老爷子身后像狗一样摇尾乞怜吗?求人的姿态都学不来?”

求人的姿态?

他只是想看自己受辱,崩溃而已。

自从她强求来这一段本不属于自己的婚姻,她就知道自己和战夜霆注定只会越走越远。

只是她以为自己在经年累月的折磨中早就练就了一颗金刚不坏的心脏,可战夜霆只要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就足以击溃她所有的战防。

叶清芷屈辱的咬牙,眼神空洞,似乎放弃了挣扎:“你想怎么样?”

战夜霆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话,叶清芷的脸色瞬间煞白。

“你一定要这么羞辱我?”

“不愿意就算了。”战夜霆看着她颤抖的目光,内心只觉得痛快,转身就要走,却贝叶清芷拉住了手腕,“等等。”

她狠狠闭了闭眼睛,踮起脚抱住战夜霆,咬牙切齿的妥协。

战夜霆下意识攥紧了拳头,“你果真没有下限。”

下一刻他将人冷冷甩开,大步往台上走。

终究是留下来了!

叶清芷垂眸,内心是一片悲凉的灰白。

踩碎她的自尊,就让他这么畅快吗?

......

两人在台上表演恩爱,记者会进行的相当顺利。

战夜霆虽然冷若冰霜,只要他一开口,必然是全场尽收掌控之中。

临到结束时,有个记者忽然在下面讽刺的提问:“不少八卦版面都报道说战总和叶总貌合神离,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今天更是有小三当场找上门生事,战夫人这也忍得住?”

“战总花边新闻这么多,二位什么时候离婚?”

“战夫人迟迟不肯离婚,是舍不得战家给你带来的利益吗?”

“战总身边的女人一天一换,怕是几个月也不着家,战夫人哪里来的灵感做出这么恩爱缠绵的新品设计?该不是特意为了战胜林氏集团的同类型新品所做的假象吧?”

这话一出,场上瞬间沸腾。

这一次的新品发布主做情人节高端奢侈品设计,为的是抢占巴黎时尚展的参赛名额,抢占先机,为战氏奢侈品行业在国际时尚界打开市场。

而国内主做奢侈品的林氏集团就是战氏最强劲的对手。

叶清芷立刻意识到这人是对家派来捣乱的,她正要派助理去处理,“赵渊!”

还没说完,一道黑影笼罩而下。

战夜霆原本百无聊赖的眸光瞬间冷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提问的记者,眼底深邃的波光卷起了冰冷的漩涡:“你想说什么!”

那记者脸色一白,下意识避开男人犀利的眸光,但想到自己的任务,他鼓起勇气质问:“战总在人前左拥右抱,跟自己的太太反倒是形同陌路,牵个手的画面都没有......贵公司却以你们二人的故事作为情人节设计的灵感,这不是把大家当傻子忽悠吗?”

他不敢针对战夜霆,便将矛头直指叶清芷:“还是叶总习惯了自欺欺人,私底下的感情得不到满足,就利用情人节设计,自导自演一出秀恩爱的戏码?你真可怜......”

众人一片唏嘘声,看着叶清芷的眼神也带着些许怜悯,更多的是恶意的嘲讽和不屑。

叶清芷眸色一变,心口忽然揪痛起来,仿佛被人戳中了隐秘的痛脚——

将她残破不堪的婚姻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受万众鞭笞,每一道异样的目光都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伤人于无形。

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肩膀却被战夜霆狠狠捏住了。

“叶清芷,你哑巴了?玩弄阴谋诡计的时候,不是挺能耐的吗?”战夜霆下手毫不留情,叶清芷疼的蹙眉,忍不住心寒的质问他:“战夜霆,你恨我可以,但这场发布会耗费了全公司上下半年多的心血......你一定要毁了它才痛快吗?”

战夜霆神色一狠:“拿战氏为你陪葬......你也配?”

叶清芷浑身僵住,宛如落入冰窖之中,遍体生寒。

的确啊,她在战夜霆心中宛如蝼蚁,怎么配得上他动用这么大阵仗羞辱呢?

战夜霆淡漠的瞥她一眼,他抬眸冷冷的扫了眼全场。

就算叶清芷是负罪的恶奴,那也是他的奴。

只有他能惩罚她的罪!

战夜霆脸色一沉,直接把叶清芷压进怀里,眼也不眨的落下一枚亲吻,眼神却压着阴沉的黑云,教人不寒而栗。

叶清芷,若我身在地狱,你也休想逃出生天!

这就是你害死鸢鸢的代价!!

叶清芷震惊都来不及,这时口腔忽然一痛,瞬间清醒过来——战夜霆实则快要咬死她了!

她疼的睁开眼,脸色陡然煞白,下意识要将人推开。

但男人似乎低笑了一声,讽刺或欺辱也不言而喻,只是紧紧揽住了她,眼神似乎在说:装什么,我不是在配合你演戏吗?

两人亲昵至极,用实际行动打脸方才提问的记者,直到战夜霆将叶清芷的唇放开,生生将暧昧氛围拉到了max值。

叶清芷抿了抿唇,不得不抓紧了战夜霆腰间的衣服,才控制着自己没有因为腿软而丢脸的跌倒在地。

两人结婚五年,近身接触的机会屈指可数。

战夜霆对她厌恶至极,每每靠近都是冷嘲热讽,夹枪带棒,不把人伤的体无完肤不罢休。

但这样相濡以沫的纠缠,还是头一次。

明明是她少女怀春时期心心念念的场景,如今得偿所愿,她唇齿间却溢满了艰涩的铁锈味,心里也跟着荡起了苦涩的涟漪。

战夜霆将她凄然克制的神色尽收眼底,眼神陡然畅快了几分。

抬眸间,却又寒意生冰。

战夜霆犀利的眸光射向方才发问的记者,宛如寒冰利刃一般,一字一句道:“对我的私生活指手画脚,你也配?”

“战总,我......我错了。”那记者握着摄像机的手抖了一下,差点吓得把机器都扔了出去。

不是说战夜霆和夫人势同水火的吗?

战夜霆这一出‘霸气护妻’闹的又是哪样?

早知道这样,他就算是财迷心窍也不敢收了林家的钱,在战氏的发布会上放肆的!

“把人扔出去!”战夜霆看也不看他一眼,冷酷道,“以后不准这家媒体出入任何与战家相关的场合。”

那记者脸色都变了:战氏旗下产业众多,涉猎极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集团,而战夜霆说是商界帝王也不为过。

被战夜霆封杀,他的公司在这一行算是彻底完了。

但记者没机会求情,已经被保镖捂住嘴拖出去了。

“战......”叶清芷正想说什么,战夜霆面无表情的甩开她,冷冰冰的说:“表演结束。”

下一刻,忽然抽出丢在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当众撕掉。

他俯身在叶清芷耳边,“叶清芷,你欠我一条人命!我们注定要彼此折磨一辈子。”

说完,便将那一团碎纸塞进了叶清芷的手心,毫不留情的大步离开,背影冷冽如亘古不化的寒川。


叶清芷悄无声息的攥紧了手心里的碎纸,指甲碾下纸片,几乎要陷入掌心,却比不上心底的沉痛半分。

她留下应付记者会,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回忆起联姻一事。

战老爷子和叶奶奶是故交,战叶两家交好,她和战夜霆是青梅竹马。

叶清芷从情窦初开时便暗恋这位出类拔萃的天之骄子,但直到战夜霆参军也一直无果。

没想到一朝家中破产,负债累累。

战老爷子以联姻为条件,帮助父母还债,叶清芷能得偿所愿,自然喜不自胜,没想到却拆散了战夜霆和他的白月光初恋。

等她知道苏芍鸢的存在时,反悔也来不及了。

因为苏芍鸢在前来跟她见面的路上,遭遇车祸身亡,尸骨无存。

战夜霆遵从老爷子的命令娶了她,但却也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义彻底抹杀殆尽,待她如仇人。

记者会结束后,叶清芷下意识抚了下红肿的唇瓣,眼底一片深沉的暗波,耳边还是战夜霆低哑的喘息声,经久不息。

这时,一道讽刺的女声伴随着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侵袭入耳:“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战夜霆跟你不过是逢场作戏,现在戏都散场了,你一个人还在这里回味什么呢?”

对家林氏的大小姐林悦心袅袅婷婷的走过来,冷嘲热讽道:“叶清芷,你早晚是下堂妻。就算赢了项目又怎么样,在战夜霆心里,你连苏芍鸢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叶清芷敛起眼底的暗色,抬眸间语气淡淡的:“林小姐是来接刚刚那位捣乱的记者的吗?可惜你慢了一步,他被战夜霆全线封杀,以后都不会出现了。”

林悦心眸光一闪:“你胡说什么,我不过刚到,特意来祝贺你的新品发布会圆满成功的。”

叶清芷瞥了她一眼,叹气:“你当战夜霆查不出来这一切是你做的吗?”

“霆哥哥怎么可能会相信你这个贱人?”林悦心眼底的心虚一闪而过,看叶清芷愈发不顺眼:“叶清芷,你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而已,战夜霆都懒得碰你,就算你精心算计了这场婚姻,也不过是做一辈子的尼姑修女,让人嘲笑而已。”

叶清芷指尖一凉,平静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是我的肚子不争气?”

“结婚五年肚子都没动静,不是你没用......”林悦心故意扬起嗓音:“难不成还能是霆哥哥不行吗?”

叶清芷抿了抿唇:“我什么都没说。”

她转身离开,疲于跟她胡搅蛮缠。

不过又是个为了战夜霆神魂颠倒的可怜女人罢了。

林悦心跺了跺脚,拿出正在录音中的手机,冷笑一声:“叶清芷,你给我等着。”

她一扭头让相熟的狗仔恶意剪辑了对话录音,没多久,财经娱乐版的头版头条就变成了#叶清芷婚内五年无子,承认战夜霆不行#

战夜霆经常和娱乐圈女星闹绯闻上热搜,出色的外型和亮眼的背景让他这个圈外人成了娱乐头条的常客,连带着叶清芷这位名不副实的战家少奶奶也备受吃瓜群众关注。

这条热搜很快冲上了微博首页,连带着让一众女星和网红都跟着炒了一波热度。

......

叶清芷累了一天,准备回家休息的时候却接到爷爷电话,让她回老宅一叙,语气听着不大好。

叶清芷捏了捏眉心,让司机调头去老宅,然后翻开手机微博,就知道了今晚回去的缘由,不禁苦笑一声:战夜霆这下怕是更恨她了。

罢了,虱子多了不怕痒。

叶清芷打了个电话,将这件事交给赵渊尽快处理,一切都布置妥善之后,她已然身心俱疲,却还是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接下来的问责,走进老宅的步伐格外沉重。

谁料,她刚进门,迎面就被江蕙扇了一耳光。

啪的一声!

整个客厅瞬间寂静的落针可闻。

江蕙裹着华丽的披肩,咬牙切齿的质问道:“叶清芷,你疯了吗?身为战太太,你还有什么不满意?为什么要这样污蔑夜霆的名声?”

叶清芷的脸颊一时火辣辣的疼,她隐忍的解释道:“妈,这件事只是误会,我会处理的。”

“误会?全天下的人都在嘲笑我儿子、你老公,不行!不是真男人......”江蕙持续输出,差点忘了贵妇的仪态,狠狠戳了戳她的小腹,“叶清芷,结婚五年了,你的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这个当婆婆的说过你一句吗?你没本事绑不住自己的男人,让他在外面花边满天飞,一扭脸还敢污蔑他的名声,你这个战家少奶奶是不是做腻了?”

“妈......!”叶清芷的目光落在小腹上,面色有些难以掩饰的难堪和苦涩,低声呢喃道:“他恨不得我死,怎么可能让我怀上孩子?”

“你嘀嘀咕咕念叨什么呢!肚子里没货,你还能怎么处理!让夜霆自己去跟媒体说吗?”江蕙气死了,还要打她一耳光,可这一次叶清芷躲开了,低声劝道:“妈,别为了这点小事,伤了您的身体。”

“你老公被人冷嘲热讽!这还是小事?”这轻描淡写的态度给江蕙气得不轻,直呼道:“你这要造反啊,连婆婆的话你也不屑听,仗着老爷子宠爱,逮着机会就告夜霆黑状,现在你怕是要踩在我头上作威作福了是吧?”

战夜霆刚进玄关就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

盯着叶清芷红肿的脸颊,表情淡漠冰冷:“难怪爷爷怒气冲冲的叫我回来......果然又是你告的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