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我有一家恐怖体验馆

我有一家恐怖体验馆

辉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浜的爷爷曾经经营一家蜡像馆,里面有很多形态各异的蜡像。后来爷爷去世,蜡像馆濒临倒闭。为了守护与爷爷的回忆,林浜把蜡像馆改建成了恐怖体验馆。万事开头难,因为资金短缺,馆中只有三个扮演鬼怪的演员。游客有兴而来,败兴而归,没多久体验馆的口碑急转而下。意外中,林浜开启了被爷爷封锁的仓库,当晚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

主角:林浜,宫晴   更新:2022-07-15 2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浜,宫晴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有一家恐怖体验馆》,由网络作家“辉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浜的爷爷曾经经营一家蜡像馆,里面有很多形态各异的蜡像。后来爷爷去世,蜡像馆濒临倒闭。为了守护与爷爷的回忆,林浜把蜡像馆改建成了恐怖体验馆。万事开头难,因为资金短缺,馆中只有三个扮演鬼怪的演员。游客有兴而来,败兴而归,没多久体验馆的口碑急转而下。意外中,林浜开启了被爷爷封锁的仓库,当晚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

《我有一家恐怖体验馆》精彩片段

“狗屁恐怖体验馆,这体验骗小孩了,浪费我时间!”

“不过那女鬼真大!”

“填充的吧!”

看着好不容易拉过来的三个人骂骂咧咧离开。

林浜有些无奈。

已经很恐怖了好吧。

只是演员确实有些不给力。

林浜看着化了一个身穿白色护士衣服,化着僵尸妆的女人走出来,那身材也确实犯规了点。

人家是来体验恐怖的。

她这一出来,搞得就像是小巷口那些女人拉客似的。

“浜哥是不是我没有表演好阿?”

宫晴有些自责。

她已经很努力扮演好这个角色了。

可每次当她出场,客人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放出吞咽口水的狼狈表情。

“姐姐你这也太大了。”

“有男朋友吗,介意多一个吗?”

如此之类的话。

“你已经很努力了,是他们问题。”

林浜揉了揉眉心。

这家恐怖体验馆是祖传下来了。

以前是蜡像馆改建的。

后来被举报太恐怖,干脆改建成恐怖体验馆。

里面确实有不少逼真吓人的蜡像,但大多都被客人弄烂了,一直没有修复过来。

而随着生意越来越差,员工也走得差不多。

到最后。

这占地面积超越五百平的建筑,就剩下他与宫晴两个人苦苦支撑。

以前宫晴不是这里的员工。

因为天生做啥啥不行,导致饿晕在街头被林浜捡了回来。

正好员工离职就让她先顶替,扮演里面一个僵尸,吓唬进入体验馆的客人。

但结果可想而知。

大家确实被吓到了,只不过是她的身材而不是演技。

林浜是想过要宫晴离开。

可想到宫晴离开这里可能都没办法养活自己,这念头便打消了,而且宫晴是最支持他的人。

体验馆两个月没有开过张,宫晴一分钱工资也不愿意。

那句:老板,包我吃住,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

确实打动了林浜。

“可这样下去,咱们水电费都交不起了,物业说了,顶多再给半个月。”宫晴红着眼睛嘟着嘴,就像小白兔那般可爱。

林浜搂着她肩膀。

安慰说道:“会有办法的,他们不是觉得不够恐怖吗,那我就将珍藏拿出来。”

恐怖体验馆前身是蜡像馆,虽然很多蜡像损坏了,但也有一些放在仓库深处没有用过。

这是以前爷爷做出来的半成品。

不知道什么原因所在仓库里。

林浜曾经想过去看看,结果被爷爷揍了一顿,说了那里的蜡像禁止触碰,连看都不行。

当时林浜就奇怪了。

既然如此还不如毁掉呢。

结果爷爷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也想阿,可是做不到阿。”

现在林浜就要动那些蜡像的主意。

“老板我陪你一起去吧。”

宫晴犹豫一下跟在林浜身后。

这丫头天生就怕黑。

而仓库可是在体验馆最深处,途经很多恐怖的设置。

明明是工作室人员却怂得抓住林浜衣角走。

“你在外面等我,我很快就出来了。”

林浜见状苦笑劝说。

宫晴使劲摇头。

没办法只有这样走下去了。

可能是太害怕,宫晴将身体紧紧贴在林浜的后背,顿时林浜就感受到惊天动地的两团柔软。

“小晴你这样我可没法走路阿。”

林浜一脸苦笑。

你丫头是不知道自己身材有多好是吧,你这样搞我。

“不这样我害怕,老板你就给我沾点便宜吧。”宫晴打死都不松手,反而越搂越紧。

“是我沾你便宜。”林浜无奈解释。

“我才不怕老板沾我便宜呢。”宫晴一副你别想骗我,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的语气。

没办法林浜只能强忍着这种诱惑继续走。

恐怖体验馆呈长方形,分五个区。

进门是等候区,其他四个区是恐怖体验区。

每一批可以3-6个人进去,等第一批进入到第三区,第二批出发。

每个体验区都有一个主题。

第二区是医院,也就是林浜目前所在位置,占地面积50平方。

但可别小看这50平方。

这栋建筑是有三层楼的,每个区都被改建成复式,因此即便50平方走完全程也得需要十多分钟。

而这十多分钟体验也够那些胆小者吃一壶了。

这废弃医院的主题,到处都是医学丢弃的物品,染血的病床以及躲在窗帘身后,随时出现的‘恶鬼’。

只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

因为没有钱维护,如今医院体验区空荡荡的,只有几块烂窗帘可以躲藏人,这一眼看过去,就像是空荡荡小仓库,恐怖感自然就不够了。

走过医院恐怖区没任何难度。

林浜心里甚至没有一丁点波澜。

相比较这寒蝉的医院恐怖区,这身后搂住他那位更刺激。

“浜哥怎么还没到阿。”

宫晴声线透着害怕。

虽然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但最里面两个区她还真没进去过。

“到了。”

林浜点点头。

通过医院恐怖区后,有直接抵达其他三个区的通道。

仓库就在通道的尽头。

蜡像就放在里面。

“小晴你推个车过来。”

“好的。”

宫晴看着走廊尽头深邃不见底的铁门有些发憷。

这哪门子是仓库阿。

生锈的铁皮外表贴着一张张黄色的符纸,整个门散发出阴深恐怖的信息。

宫晴觉得。

根本不需要装饰,这门已经是恐怖体验馆的王牌。

“钥匙应该是这把。”

等宫晴去拿推车。

林浜拿出钥匙,拿出那枚通体黑色外形像骷髅的钥匙。

开门是件很简单的事。

然而当林浜将钥匙插进去的时候,钥匙传来冰冷刺骨的感觉,仿佛有具冰冻的尸体握在他的手。

“阿嚏!”

林浜冷得打了一个喷嚏。

与此同时门打开了。

时隔8年的门再一次打开。

开门的瞬间迎面就遇到一个披着长发,遮住脸的白衣女子。

直勾勾的眼睛死死盯着林浜。

“阿!”

身后宫晴发出恐惧的尖叫声。

“那只是模型!”

“你别蹭了!”

“我不信!”

休息室里宫晴死死抱住林浜的手臂。


此时已经是夜晚十点多。

因为宫晴被吓晕过去,林浜只能将她抱到休息室,等她醒来。

结果醒来就搂住林浜,说她见到鬼了。

不管怎么解释宫晴都坚信她看到的是鬼。

“她明明对我笑!”

“蜡像怎么会对你笑呢,你肯定看错。”

林浜扶着额头。

他有些明白爷爷为何将这些蜡像封在仓库里。

他逼真了。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是蜡像都以为是真人了。

不管是眼神还是头发都与人类没有区别。

要是会动......

绝对被认为是人类。

但蜡像就是蜡像,怎么相似都不是人。

“我没看错,她就是笑了,老板你就信我,这东西是真的会动。”宫晴坚决自己的判断。

“我信你,可......”

林浜很想说,我也想这东西会动阿,这样体验店绝对火爆,没准都成网文打卡圣地。

但解释是没用了。

宫晴性格就那样。

她认定的事两头牛都拖不动。

“我先送你回家。”

揉揉眉心,这应该是这一个月来做得最多的动作了。

“可那东西......”宫晴还不愿意走。

“我会处理的,如果我确定她真的会动,我就丢掉她可以吧?”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听到林浜保证宫晴这才放心。

宫晴住在体验馆附近,是个单身公寓,也就两条街的路程,一来一回也就十五六分钟。

回到体验馆。

林浜便到等待区。

仓库的蜡像就被他暂时放置在这里。

“我是不是......记错了?”

开了灯。

三个与真人相似的蜡像静静摆在那。

可林浜还是有点怀疑人生起来。

因为蜡像的位置不对,动作也不太对。

记得他是放在角落里的,可现在,一具坐在沙发,一具背对着墙壁,最后一具则站在门口,刚开门就对上了。

“我记错了?”

林浜不得不将蜡像重新放好。

坐在沙发。

看着这三具年轻的蜡像,林浜再次感叹爷爷的手艺。

两女一男。

女的年轻貌美,只是披着头发看起来有些恐怖,尤其是秀发里的眼珠子,总感觉她在盯着自己看似的。

男的看起来就恐怖多了。

西装牛子的打扮,手里拿着一个电锯,爷爷做这个蜡像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德州电锯杀人里得出灵感的。

“放在医院体验区效果应该不错。”

林浜很快决定这三具蜡像的去向。

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

等明天搬过去也不迟。

“洗个澡睡觉吧。”

林浜熄灭了灯。

黑暗里三具蜡像发出阴深恐怖的气息。

半夜。

林浜是在肚子的咕咕叫声里起来了。

“照顾宫晴那丫头,忘记吃饭了!”

这才想起自己居然忽略了人生头等大事就蒙头睡觉了。

看了看手机。

凌晨三点多了。

出去找夜宵店肯定不现实的,先不提能不能找到,就算有,以目前自己的经济能力,自然能省一笔是一笔。

好在等候区有个小卖店,整个泡面凑合一下就可以。

这样想着林浜打着手电筒通过走廊前往等候区。

此时整个恐怖体验馆一片寂静。

稍微有点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

体验馆应该是安静的。

然而当林浜来到等候区的时候,却听到稀稀疏疏的声音。

这是拆开方便面包装的声音。

“这是进贼了?”

林浜都快被气笑了。

什么贼这么没有眼光,不知道这里是恐怖体验馆,你来这里偷东西?

但贼还是要好好教训一下的。

于是林浜拎起用来开铁门的铁杆,将手电筒关闭掉,无声无息摸过去。

还没过去就能感觉到有三个人在小卖铺偷吃东西。

地面还乱着一堆包装袋。

“老子都快活不下去了,你们还来偷我东西?”这口气林浜是咽不下去的。

经营困难。

无数次想过干脆倒闭算了,将这块地卖出去他怎么也是个千万富翁。

可无数次这样做,便无数次想起爷爷与他生活在这里的时光。

这里有他最幸福的回忆,是林浜绝对不能放弃的东西。

然而此刻有三个小偷在践踏他的理想,这气不能忍。

近了。

越来越近,上方就隔着一个柜子。

林浜可以听到如狼似虎的吞咽声音。

只是有些奇怪。

这三个人......

发出的声音不太像人。

但林浜也不会管那么多。

逮住三个贼,要他们好好赔偿一笔!

“都不准动!”

想着林浜拿着铁杆一个劲站起来,对着小卖铺用力怒吼。

小卖铺出口已经被他堵了。

这三个人已经没法逃了。

至于反抗林浜更是心里冷笑,他可是军校毕业的,对付三个小偷卓卓有余,更别说他手里还有武器。

声音哑然而止。

等候区在林浜这一声怒吼里寂静一片。

仿佛这三个毛贼被镇住似的。

不对,

应该是凭空消失似的。

察觉到异样林浜赶紧退后将灯打开。

后退时候他一直盯着小卖铺的地方,三个人还在那里,也不知道是被吓着,一动不动。

直到啪地一声灯光亮起。

等候区的情况呈现在林浜的视线里。

这一下林浜懵了。

没有人。

小卖铺里面并没有所谓的小偷。

但令他觉得毛骨悚然的是,此时三个蜡像正在里面,而在地板,蜡像残骸掉落一地,那个手持电锯的蜡像正骑在长发蜡像身上,将她的手臂锯下来。

这些蜡像刚刚在打架?

不可思议的念头浮现在心里。

而令林浜觉得恐怖的是。

那电锯蜡像居然机械地转过头,对他露出邪恶的笑容。

更恐怖的想法出现在心头。

宫晴没有说错。

这些蜡像......

是活得!

“你们是什么鬼东西!”

恐怖体验店都开了。

对恐怖的东西林浜也有一定的抗性。

而手里的铁杆也给了林浜不少的安心。

再怎么诡异,这些东西也不过是蜡像。

敲碎就行了。

“桀桀桀......”

电锯蜡像没有笑。

但等候区却传出一个阴深的笑声,就像是腹语似的。

“还真谢谢你将我放出来。”

“今晚我放过你。”

“下一次,我一定杀了你。”

声音直接传递进大脑。

随即林浜就看到电锯蜡像动了起来,他一步步走进医院体验区,走进第三区,直到消失在黑暗里。

追吗?

林浜实在鼓不起这个勇气。

尚且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一个人贸然追进去实在太莽撞。

坐在沙发。

林浜足足用了半小时调整好呼吸。

现场狼藉一片。

其余两个蜡像已经被电锯分尸,手臂大腿掉了一地。

“先收拾现场吧。”

正当林浜捡起蜡像要丢掉。

就听到脑海出现一道可怜楚楚的声音:“别抛弃我们。”


声音是那么的忽然。

以至于林浜听到的那刻,就被被吓倒了。

回头一看,发现什么也没有。

长长走廊空无一人。

等候厅也没见到人的影子。

“谁在说话?”林浜警惕看向四周。

如果是恶作剧,那也太成功了,将他这位开恐怖体验馆的老板给吓倒了。

“救我。”

空灵的声音在脑海里炸响。

这声音是那么诡异,那么空洞。

林浜看着手里被分尸的蜡像,顿时炸毛起来,“你在说话?”

“救我。”

像是回应林浜,这具女人蜡像传来冰冷的触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总感觉蜡像的嘴角动了。

“她对我笑!”

不知为何林浜脑海里浮现宫晴信誓旦旦的话。

不是宫晴看错。

而是这些蜡像真的是活的?

这就是爷爷将蜡像缩在仓库的原因!

可蜡像怎么可能是活的呢。

“冷静!”

林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军校学到的东西还是有点用的,至少可以在任何时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要怎么救你?”

林浜尝试对话。

过了三秒。

声音再次在脑袋里响起来:“用......雕塑刀......”

说完这一句声音彻底没了声息。

“雕塑刀?这是要我将你们重新拼起来?”

来不及思考了。

听声音似乎快不行。

电锯蜡像看起来很邪恶,但这两具女人蜡像没有,相反,还给林浜亲切的感觉。

就像是从小陪伴的家人。

捡起残骸,林浜直奔杂物房去。

“爷爷以前的工具应该都在里面。”

“等着,我马上修复你们。”

“到了。”

赶紧用钥匙开门。

幸运的是雕塑工具全部都在。

爷爷蜡像的精湛手艺林浜还是学到一点的。

虽然不可能完美修复。

但将肢体连接在一起还是做到的。

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将两具蜡像拼凑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浜觉得蜡像多了两分生气。

就像是濒临死亡的人得救了似的。

但没有声音传来。

又等了半个小时。

期间林浜在第四区域听到声响。

这个时候体验馆里不可能有人,里面也不可能有小偷,所以这声源只有一个:电锯蜡像。

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但林浜想起电锯蜡像用电锯分尸的一幕,头皮都发麻了。

这东西是活的。

而且想杀了自己。

体验馆有这么一个东西在,他是连睡觉都不安稳。

一定要除掉他!

心里强烈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正如这两个蜡像,只要被尸解就动弹不得,甚至死亡,也就是说,只要他能破坏电锯蜡像,体验馆与他就安全了。

但凭他一个真的能做到吗?

“主人,不能放过电锯。”

声音再次出现。

声音很是虚弱但透着坚毅。

林浜对这个声音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因此没有觉得太惊慌,反问关于蜡像的事。

得到的结果很震撼。

蜡像是爷爷为他做出来的。

蜡像分别叫贞女、小仪以及电锯。

秀发凌乱的白衣女子就是贞女,小仪则是个很穿和服的萝莉,电锯就是电锯蜡像。

原先就是用来照顾林浜的幼年。

后来电锯发狂差点将林浜给杀了,爷爷便将蜡像封在仓库里。

本来是打算毁掉的。

但发现每次电锯每次毁掉第二天都会好好躺在那。

电锯是邪恶的。

贞女告诉林浜要小心,电锯不会放过他的。

林浜听得头都大了。

蜡像是活得已经够匪夷所思了。

这蜡像居然还想杀自己?

“那我该怎么做呢?”林浜不知道第几次揉眉心了,这样揉下去,这鼻梁早晚会断阿。

“主人你离开这里吧。”

“不行!你换个主意。”

开玩笑。

如果想离开,早将这里变卖出去了。

正因为坚守着与爷爷的回忆,林浜死死支撑着体验馆。

“那如果有足够多的人气的话,我和小仪就能进化,就能对抗电锯,但小仪现在这种情况......”

贞女是苏醒了。

但穿和服的小仪没有。

跟真的蜡像一样,冰冷没有生命。

贞女只是被分解了手脚,但小仪是被分尸了,就算拼凑回来,身上也都是裂痕,总感觉有股力量阻碍融合起来似的。

“人气?”

对这个词语林浜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用少爷这边的说法,就是人流量,只要体验馆人气高起来,我就能晋级,而电锯则会降级,就有对抗电锯的能力。”

人流量?

你能升级,电锯降级?

好家伙。

这玩意我也想要阿。

林浜心里吐槽。

如果体验店有人气,我至于混得这么惨,员工就跑剩下一个,以至于遇到这种倒霉事。

但眼下似乎也没有别的法子。

要不离开这里,要不干掉电锯。

如果只要人流量就有办法解决的话,林浜觉得还是可以尝试的,反正体验馆如果再没有人流量也开不下去了,停水停电还怎么玩?

“要多少人流量?”

“10000”

贞女报出一个恐怖到极点的数字。

“10000?”

林浜差点喷出血来。

什么概念。

门票一个人50块钱来看,50万营业额。

林浜都做了快两年了,还没20万呢!

他还不如现在提起砍刀跟电锯去拼命还痛快一些。

“你让我想办法。”

林浜狂揉眉心。

现在日流量连10个人都没有,你要我拿10000,这不是吓唬人嘛。

没多会太阳光线照射进来。

林浜这才意识到已经天亮了。

可办法还是没有想到。

不过贞女还是给了他一个建议。

用电锯来吸引人流量!

“这东西不会杀人吧?”林浜对这个建议感到很震惊,方法肯定可行的,会动的蜡像,想想都很刺激。

可问题是......

这家伙很凶残阿。

只听到贞女很平静说道:“少爷你放心,电锯只会杀你。”

林浜一脸黑线的站在原地:“这件事我需要想想办法,10000流量,不是小事。”

“少爷,这件事情事不宜迟,如果无法激活我和小仪,你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知道。”林浜再次揉了揉眉心。

就在这时,宫晴因为担心去而复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