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火光中的告白

火光中的告白

许慕白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追尾消防车后,前任穿着消防服下来了。...

主角:许慕白   更新:2022-11-15 13: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慕白的其他类型小说《火光中的告白》,由网络作家“许慕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追尾消防车后,前任穿着消防服下来了。...

《火光中的告白》精彩片段

「妈妈,这是偶像见面会吗?」
追尾消防车后,前任穿着消防服下来了。
我慌了,只想赔钱了事。
好大儿激动得顺带将我往前一推。
「叔叔们,我妈妈还单身哟。」
「?」
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1
新手上路,又着急忙慌送儿子上学。
所以后面的车一按喇叭催促,我的心就莫名晃起来。
前面一辆消防车把红绿灯挡了个严严实实。
猝不及防的刹车,更令我手心出汗。
砰——
得,撞上了。
还特么撞的是消防车。
我第一反应是看儿子的安全,幸好买的儿童座椅够结实。
第二反应就是我完了。
听说一辆消防车几百万,我赔不起啊。
颤巍巍下车,对着面前一群小红人鞠躬道歉。
「对不起,是我技术不到家。」
一个脚蹬军靴的男人走到车身后,观察片刻。
「胆儿挺肥啊,消防车都敢撞!」
我尴尬不已,抬头看向他那张脸时,愣在原地。
眼前这位帅的一批的男人,不就是我那前男友嘛!
矮团子从车上跳下来,兴奋不已:「妈妈,好多偶像哎!」
儿子俨然一副迷弟模样,挨个跟消防员握手。
「叔叔好!」
「叔叔真帅!」
「叔叔太酷了!」
「我长大了也要像叔叔一样当消防员。」
等来到前男友身边,儿子眨着乌黑的大眼睛,笑容可掬。
「帅叔叔们,我妈妈还是单身哟。」
话音刚落,人群中响起哄笑声。
我脸颊滚烫,恨不得捂住儿子的小嘴。
讲真,差一点我就捂脸躲进车底下了。
事已至此,我肯定不能逃避责任。
「我认错,我赔钱,您看多少合适?」
我眼珠子乱转,始终不敢看许慕白那张含笑的脸。
其中一位消防员挠挠头,「这种情况实属罕见,我从业六年,还真第一次见敢撞消防车的。」
我羞愧难当。
「要不您还是问我们队长吧,许队,您看呢?」
许慕白是队长?
不只是心虚的缘故,对上他我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许、许队长,您看呢?」
许慕白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你想公了还是私了?」
这、这、这是我能决定的事吗?
「还是公了吧。」
许慕白嗤笑一声,「哟,宋冉,长进不少啊。」
我讪讪地笑着,「哪里哪里。」
他仔细观察了被我撞过的地方,又回头看看我的车头。
「消防车皮实,掉了点漆,没什么大碍,倒是你的车——」
引擎盖儿都张嘴了,似乎在发脾气。
这辆五菱mini小电车是我买来专门接送儿子用的。
平时开着挺方便,哪知道这么不经撞啊。
我很上道,「我的车肯定不用你们赔,责任在我!许队长,您公事公办,该赔您多少我出就是。」
他微微皱眉,「是赔消防队,不是我。」
呵,还挺严谨。
「还不好说,先留个电话吧。后续赔偿等跟队里报过后再联系。」
呃……
也行。



事情都解决了,再堵着路就不大好了。
我准备带着儿子离开,他拉着许慕白的手死活不愿松开。
「你该上学了,等放学了妈妈再带你参观消防队好不好?」
「妈妈骗人,妈妈才不带我去,你工作很忙的。」
要是地上有缝,我早钻进去了。
儿子,妈妈丢不起这个人啊!
「宋知鸣,你这样会耽误消防叔叔救人的,对不起啊,让大家见笑了,孩子小骄纵坏了。」
我本想把儿子抱过来,不料许慕白轻松地从地上捞起矮团子。
「你的车再开上路很危险,学校在哪儿,顺道送你们。」
其实我还可以打车,但显然他没给我这个机会,抱着儿子就钻进车内。
车内他的同事们脸上憋着笑,甚至还有人热络地介绍起来。
「我们许队长还单身呢!」
儿子:「我妈妈也单身。」
「……」
「可以了解了解哈!哎对,你加我们队长的微信了吗?」
热情的消防小哥哥就差把许慕白的二维码贴我脸上了。
我尴尬不已,「留电话了!」
「微信方便啊。」
我不想掏出手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许慕白已经在我微信的黑名单挺尸几年了。
这一路上,汗都把衬衣湿透了。
便宜儿子还跟许慕白约定好,周末要去参观消防车。
我一把将儿子塞进老师手里,示意她赶紧带进教室别丢人了。
「今天谢谢你了。」
许慕白双手插兜,帅气逼人。
他五官俊朗,身材高大,是标准的美男子。
当他勾起唇角微笑时,总有种精明的味道。
「哟,能从你口中听到谢字,可真不容易。」
得,就当我刚才的话是放屁。
「走吧。」
我懵了。
「去哪儿啊?」
许慕白微微皱眉,「你的车不要了?」
「要,要!」
怎么能不要呢,刚才联系了拖车公司拉到门店维修,估计儿这会儿该到了。
许慕白突然说:「等我五分钟。」
他跳上车,三分钟后下来,身上的消防服脱去,换上了一套黑色运动服。
「许队长,去修车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能再麻烦你了。」
许慕白瞥了我一眼,轻飘飘来了一句:「你想多了,我是怕你跑了。」
「你不是有我电话吗?我能跑哪儿去?」
「谁知道你这些年跑哪儿去了,微信电话都拉黑。」
「……」



好的,当初确实我拉黑的。
我跟许慕白是高中同学,高考结束之后我跟他告的白。
本来我只是想给高中三年的暗恋一个善始善终的结局。
结果却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我的告白。
就这样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考去了同一所大学,这期间,我们一直是朋友眼中的模范情侣,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毕业就会结婚。
但事实却是在毕业当天我给他提了分手。
至于原因嘛……
无非就是跟许许多多普通的毕业季情侣一样。
因为没有了学校这个乌托邦的庇护而不得不直面现实的残酷。
又因为不够成熟而无法体会对方跟自己一样忐忑又迷茫的心情。
工作上的压力跟生活中无止境的争吵终于让我崩溃。
在拿到毕业证书的当天,我收拾好自己所有的行李,平静的跟许慕白提了分手。
我永远都记得许慕白当时震惊又受伤的眼神。
他几乎本能的抓住我的胳膊,力气之大像是要将我的胳膊生生的捏碎。
但我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便是这一眼,让许慕白猛地抿住唇,接着一点点放开了我。
我没敢再看他受伤的眼神,只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让我窒息的地方。
我累了,他也累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没有办法去平衡我们之间的关系。
无谓的坚持,只会让我们连最后一丝体面都保留不下。
至于宋知鸣……
发现他的存在的时候我也很惊讶。
因为我很清楚,我跟许慕白的防护措施一直都做的十分完备。
然而这个孩子还是来了。
从最开始发现这个孩子的恐惧无措到最后下定决心留下他。
他的出现,就像是强迫我褪去学生的天真,快速成长起来的推动剂一样。
……
这些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回忆却无比清晰。
我没敢去看许慕白,只是含糊的应付道:「那就麻烦许队长了。」
许慕白「嗯」了一声,带着我走到了他的车旁。
他很自然的帮我拉开了副驾的门。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上去。
许慕白的车很宽敞,我坐在里面,控制不住自己悄悄的观察起来。
干净、简单,连车载熏香都没有,很有许慕白的风格。
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一点女人的痕迹。
许慕白已经发动了车子。
他一边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的路况,一边单手打着方向盘。
我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往他线条流畅的手臂上去看。
不得不说几年不见,许慕白越发的迷人了。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没有不争气的让眼泪从嘴角流出来。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我强逼着自己移开视线。
不行宋冉!
控制住自己!
想我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决绝的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
不就是清楚自己的自控力,怕自己忍不住回去找他吗!
许慕白把车开到了马路上,SUV平稳的随着前方的车流前进着。
这会儿安静下来,我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尴尬。
提问跟前男友在一起怎么才能显得自然不做作?
在线等挺着急的。
「孩子他爸呢?」许慕白突然开口,问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嘴比脑子快道:「死了。」
合格的前任就应该跟死了一样,这么说也没问题吧?
许慕白似乎被噎了一下,扭头看向我的眼神有些气急败坏。
我自觉自己这波敷衍的太过明显,赶紧找补了一句。
「那就是个渣男,知道我怀孕就跑了,在我这里就跟死了一样。」
说完,我在许慕白古怪的眼神中心虚的别开了眼。
「主要是我魅力太大,分手之后无缝衔接。」
「那个啥,你也别太心疼我哈。」
上帝,我在说些什么!
许慕白轻轻嗤笑了一声。
恰逢红灯,他把车子停稳,直接转过身面对我。
他漆黑的眼眸深深地盯着我,像是要让我的谎言无所遁形。
我被他看得承受不住,差点就要弃车而逃。
就在这时,他突然开口道:「所以,宋知鸣现在没有爸爸?」
嗯?
我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理论上来说……确实没有。」
许慕白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
我心里蓦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刚想说什么,面前的红绿灯已经转红为绿。
许慕白没再跟我多说,他重新发动车子,一路沉默把车开到了4s店。
他刚把车子停好,我就逃也似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没等许慕白一起过来,我飞快的跑进店里去询问我车的情况。
结果毫无意外。
消防车安全系数太高,我的小车承受不起,大概还要修个几天才可以。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已经开始头疼接送宋知鸣上下学的问题。
不行就只能再早点出门挤地铁了。
还有我上班……啧,真的有点不太方便。
但急也没办法,我只能跟经理道过谢,登记过后就离开了。



许慕白正靠在车门上抽烟。
看到我过来,他十分自然的将抽了一半的烟头捻灭,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看着他抽烟有些别扭,要知道许慕白从前可是烟酒不沾的优良青年。
但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见他抽烟……
许久之前……我也见过一次。
因为他抽烟勾起了一些回忆,我没控制住脱口而出道:「你现在要抽烟啊?」
「嗯。」许慕白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没有解释,只是绕到副驾驶帮我拉开车门,问道:「车怎么样?」
「还行吧。」我有些头疼,「就是还要修几天,暂时提不回去。」
我坐进车里,等到许慕白也进来之后才问他。
「你待会儿忙不忙?能不能顺路送我去个地铁站?」
许慕白挑了下眉,轻瞟了我一眼:「还要上班?」
我点了点头,那不是废话。
不上班我跟儿子喝西北风吗?
但鉴于我现在还在他的车上,所以我选择好声好气的解释。
「我只请了半天假,地铁过去还要一个小时,我早点去吧。」
说到这,我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
许慕白发动车子,他问道:「你公司在哪?」
我报了个地址,并告诉他坐三号线就可以直达。
许慕白只是「嗯」了一下表示了解。
直到我眼睁睁看着地铁战在我的面前一闪而过,我这才着急的拍了下他的胳膊。
「停车停车!过了!」
许慕白巍然不动,连晃都没晃一下。
他慢悠悠道:「我今天出完任务后正好轮休,送你去公司。」
我被他这发不声不响的马后炮震得头脑发蒙。
等我反应过来想要拒绝的时候,车子已经跑到了绕城的高架之上。
我:「……」
我有些气闷的靠在了椅背上,双手抱胸把头一偏,决定下车之前不理许慕白了。
结果许慕白还挺开心。
轻笑的声音绵延不绝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更想打他了怎么办。



「妈妈,这是偶像见面会吗?」

 追尾消防车后,前任穿着消防服下来了。

 我慌了,只想赔钱了事。

 好大儿激动得顺带将我往前一推。

 「叔叔们,我妈妈还单身哟。」

 「?」

 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

 1

 新手上路,又着急忙慌送儿子上学。

 所以后面的车一按喇叭催促,我的心就莫名晃起来。

 前面一辆消防车把红绿灯挡了个严严实实。

 猝不及防的刹车,更令我手心出汗。

 砰——

 得,撞上了。

 还特么撞的是消防车。

 我第一反应是看儿子的安全,幸好买的儿童座椅够结实。

 第二反应就是我完了。

 听说一辆消防车几百万,我赔不起啊。

 颤巍巍下车,对着面前一群小红人鞠躬道歉。

 「对不起,是我技术不到家。」

 一个脚蹬军靴的男人走到车身后,观察片刻。

 「胆儿挺肥啊,消防车都敢撞!」

 我尴尬不已,抬头看向他那张脸时,愣在原地。

 眼前这位帅的一批的男人,不就是我那前男友嘛!

 矮团子从车上跳下来,兴奋不已:「妈妈,好多偶像哎!」

 儿子俨然一副迷弟模样,挨个跟消防员握手。

 「叔叔好!」

 「叔叔真帅!」

 「叔叔太酷了!」

 「我长大了也要像叔叔一样当消防员。」

 等来到前男友身边,儿子眨着乌黑的大眼睛,笑容可掬。

 「帅叔叔们,我妈妈还是单身哟。」

 话音刚落,人群中响起哄笑声。

 我脸颊滚烫,恨不得捂住儿子的小嘴。

 讲真,差一点我就捂脸躲进车底下了。

 事已至此,我肯定不能逃避责任。

 「我认错,我赔钱,您看多少合适?」

 我眼珠子乱转,始终不敢看许慕白那张含笑的脸。

 其中一位消防员挠挠头,「这种情况实属罕见,我从业六年,还真第一次见敢撞消防车的。」

 我羞愧难当。

 「要不您还是问我们队长吧,许队,您看呢?」

 许慕白是队长?

 不只是心虚的缘故,对上他我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许、许队长,您看呢?」

 许慕白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你想公了还是私了?」

 这、这、这是我能决定的事吗?

 「还是公了吧。」

 许慕白嗤笑一声,「哟,宋冉,长进不少啊。」

 我讪讪地笑着,「哪里哪里。」

 他仔细观察了被我撞过的地方,又回头看看我的车头。

 「消防车皮实,掉了点漆,没什么大碍,倒是你的车——」

 引擎盖儿都张嘴了,似乎在发脾气。

 这辆五菱mini小电车是我买来专门接送儿子用的。

 平时开着挺方便,哪知道这么不经撞啊。

 我很上道,「我的车肯定不用你们赔,责任在我!许队长,您公事公办,该赔您多少我出就是。」

 他微微皱眉,「是赔消防队,不是我。」

 呵,还挺严谨。

 「还不好说,先留个电话吧。后续赔偿等跟队里报过后再联系。」

 呃……

 也行。



事情都解决了,再堵着路就不大好了。
我准备带着儿子离开,他拉着许慕白的手死活不愿松开。
「你该上学了,等放学了妈妈再带你参观消防队好不好?」
「妈妈骗人,妈妈才不带我去,你工作很忙的。」
要是地上有缝,我早钻进去了。
儿子,妈妈丢不起这个人啊!
「宋知鸣,你这样会耽误消防叔叔救人的,对不起啊,让大家见笑了,孩子小骄纵坏了。」
我本想把儿子抱过来,不料许慕白轻松地从地上捞起矮团子。
「你的车再开上路很危险,学校在哪儿,顺道送你们。」
其实我还可以打车,但显然他没给我这个机会,抱着儿子就钻进车内。
车内他的同事们脸上憋着笑,甚至还有人热络地介绍起来。
「我们许队长还单身呢!」
儿子:「我妈妈也单身。」
「……」
「可以了解了解哈!哎对,你加我们队长的微信了吗?」
热情的消防小哥哥就差把许慕白的二维码贴我脸上了。
我尴尬不已,「留电话了!」
「微信方便啊。」
我不想掏出手机的原因之一是因为,许慕白已经在我微信的黑名单挺尸几年了。
这一路上,汗都把衬衣湿透了。
便宜儿子还跟许慕白约定好,周末要去参观消防车。
我一把将儿子塞进老师手里,示意她赶紧带进教室别丢人了。
「今天谢谢你了。」
许慕白双手插兜,帅气逼人。
他五官俊朗,身材高大,是标准的美男子。
当他勾起唇角微笑时,总有种精明的味道。
「哟,能从你口中听到谢字,可真不容易。」
得,就当我刚才的话是放屁。
「走吧。」
我懵了。
「去哪儿啊?」
许慕白微微皱眉,「你的车不要了?」
「要,要!」
怎么能不要呢,刚才联系了拖车公司拉到门店维修,估计儿这会儿该到了。
许慕白突然说:「等我五分钟。」
他跳上车,三分钟后下来,身上的消防服脱去,换上了一套黑色运动服。
「许队长,去修车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能再麻烦你了。」
许慕白瞥了我一眼,轻飘飘来了一句:「你想多了,我是怕你跑了。」
「你不是有我电话吗?我能跑哪儿去?」
「谁知道你这些年跑哪儿去了,微信电话都拉黑。」
「……」



好的,当初确实我拉黑的。
我跟许慕白是高中同学,高考结束之后我跟他告的白。
本来我只是想给高中三年的暗恋一个善始善终的结局。
结果却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我的告白。
就这样我们成了男女朋友。
考去了同一所大学,这期间,我们一直是朋友眼中的模范情侣,所有人都认为我们毕业就会结婚。
但事实却是在毕业当天我给他提了分手。
至于原因嘛……
无非就是跟许许多多普通的毕业季情侣一样。
因为没有了学校这个乌托邦的庇护而不得不直面现实的残酷。
又因为不够成熟而无法体会对方跟自己一样忐忑又迷茫的心情。
工作上的压力跟生活中无止境的争吵终于让我崩溃。
在拿到毕业证书的当天,我收拾好自己所有的行李,平静的跟许慕白提了分手。
我永远都记得许慕白当时震惊又受伤的眼神。
他几乎本能的抓住我的胳膊,力气之大像是要将我的胳膊生生的捏碎。
但我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便是这一眼,让许慕白猛地抿住唇,接着一点点放开了我。
我没敢再看他受伤的眼神,只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让我窒息的地方。
我累了,他也累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没有办法去平衡我们之间的关系。
无谓的坚持,只会让我们连最后一丝体面都保留不下。
至于宋知鸣……
发现他的存在的时候我也很惊讶。
因为我很清楚,我跟许慕白的防护措施一直都做的十分完备。
然而这个孩子还是来了。
从最开始发现这个孩子的恐惧无措到最后下定决心留下他。
他的出现,就像是强迫我褪去学生的天真,快速成长起来的推动剂一样。
……
这些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许多年,但回忆却无比清晰。
我没敢去看许慕白,只是含糊的应付道:「那就麻烦许队长了。」
许慕白「嗯」了一声,带着我走到了他的车旁。
他很自然的帮我拉开了副驾的门。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上去。
许慕白的车很宽敞,我坐在里面,控制不住自己悄悄的观察起来。
干净、简单,连车载熏香都没有,很有许慕白的风格。
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一点女人的痕迹。
许慕白已经发动了车子。
他一边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面的路况,一边单手打着方向盘。
我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往他线条流畅的手臂上去看。
不得不说几年不见,许慕白越发的迷人了。



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自己没有不争气的让眼泪从嘴角流出来。
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我强逼着自己移开视线。
不行宋冉!
控制住自己!
想我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决绝的把他所有的联系方式拉黑!
不就是清楚自己的自控力,怕自己忍不住回去找他吗!
许慕白把车开到了马路上,SUV平稳的随着前方的车流前进着。
这会儿安静下来,我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尴尬。
提问跟前男友在一起怎么才能显得自然不做作?
在线等挺着急的。
「孩子他爸呢?」许慕白突然开口,问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嘴比脑子快道:「死了。」
合格的前任就应该跟死了一样,这么说也没问题吧?
许慕白似乎被噎了一下,扭头看向我的眼神有些气急败坏。
我自觉自己这波敷衍的太过明显,赶紧找补了一句。
「那就是个渣男,知道我怀孕就跑了,在我这里就跟死了一样。」
说完,我在许慕白古怪的眼神中心虚的别开了眼。
「主要是我魅力太大,分手之后无缝衔接。」
「那个啥,你也别太心疼我哈。」
上帝,我在说些什么!
许慕白轻轻嗤笑了一声。
恰逢红灯,他把车子停稳,直接转过身面对我。
他漆黑的眼眸深深地盯着我,像是要让我的谎言无所遁形。
我被他看得承受不住,差点就要弃车而逃。
就在这时,他突然开口道:「所以,宋知鸣现在没有爸爸?」
嗯?
我心里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理论上来说……确实没有。」
许慕白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
我心里蓦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刚想说什么,面前的红绿灯已经转红为绿。
许慕白没再跟我多说,他重新发动车子,一路沉默把车开到了4s店。
他刚把车子停好,我就逃也似的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没等许慕白一起过来,我飞快的跑进店里去询问我车的情况。
结果毫无意外。
消防车安全系数太高,我的小车承受不起,大概还要修个几天才可以。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已经开始头疼接送宋知鸣上下学的问题。
不行就只能再早点出门挤地铁了。
还有我上班……啧,真的有点不太方便。
但急也没办法,我只能跟经理道过谢,登记过后就离开了。



许慕白正靠在车门上抽烟。
看到我过来,他十分自然的将抽了一半的烟头捻灭,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看着他抽烟有些别扭,要知道许慕白从前可是烟酒不沾的优良青年。
但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见他抽烟……
许久之前……我也见过一次。
因为他抽烟勾起了一些回忆,我没控制住脱口而出道:「你现在要抽烟啊?」
「嗯。」许慕白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
他没有解释,只是绕到副驾驶帮我拉开车门,问道:「车怎么样?」
「还行吧。」我有些头疼,「就是还要修几天,暂时提不回去。」
我坐进车里,等到许慕白也进来之后才问他。
「你待会儿忙不忙?能不能顺路送我去个地铁站?」
许慕白挑了下眉,轻瞟了我一眼:「还要上班?」
我点了点头,那不是废话。
不上班我跟儿子喝西北风吗?
但鉴于我现在还在他的车上,所以我选择好声好气的解释。
「我只请了半天假,地铁过去还要一个小时,我早点去吧。」
说到这,我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
许慕白发动车子,他问道:「你公司在哪?」
我报了个地址,并告诉他坐三号线就可以直达。
许慕白只是「嗯」了一下表示了解。
直到我眼睁睁看着地铁战在我的面前一闪而过,我这才着急的拍了下他的胳膊。
「停车停车!过了!」
许慕白巍然不动,连晃都没晃一下。
他慢悠悠道:「我今天出完任务后正好轮休,送你去公司。」
我被他这发不声不响的马后炮震得头脑发蒙。
等我反应过来想要拒绝的时候,车子已经跑到了绕城的高架之上。
我:「……」
我有些气闷的靠在了椅背上,双手抱胸把头一偏,决定下车之前不理许慕白了。
结果许慕白还挺开心。
轻笑的声音绵延不绝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更想打他了怎么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