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爱你不过徒有虚名

爱你不过徒有虚名

萝卜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程枳曦又怀上贺时琛的孩子了,可她知道男人是不会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的。当年为了嫁给他,她无所不用其极,挤走了他的心上人,终于如愿以偿,除了贺时琛依旧不爱她,其他的都很完美。纵使这场爱情和婚姻徒有其名,程枳曦依旧不愿意放手,可惜,那个女人回来了,他还是提出了离婚。她不甘心,她怨恨,换来的却是更多的厌恶和痛恨。终于,她累了,亲手为这段错误的爱情,画上了句号!

主角:程枳曦,贺时琛   更新:2022-07-15 23: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枳曦,贺时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你不过徒有虚名》,由网络作家“萝卜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程枳曦又怀上贺时琛的孩子了,可她知道男人是不会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的。当年为了嫁给他,她无所不用其极,挤走了他的心上人,终于如愿以偿,除了贺时琛依旧不爱她,其他的都很完美。纵使这场爱情和婚姻徒有其名,程枳曦依旧不愿意放手,可惜,那个女人回来了,他还是提出了离婚。她不甘心,她怨恨,换来的却是更多的厌恶和痛恨。终于,她累了,亲手为这段错误的爱情,画上了句号!

《爱你不过徒有虚名》精彩片段

程枳曦站在妇产科走廊的尽头,手里紧握着孕检单。

她眼神游离的盯着窗外,手不由自主的放在小腹上。

B超显示,孩子已经八周了。

她低眉看着自己还没有隆起的肚子,脸上带着忧伤和不舍,不多时,红了眼,。

她和贺时琛其实有过一个儿子。

那个孩子,还没足月就生下来了。

可是,后来……

是她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了。

程枳曦想起那个夭折的孩子,泪水瞬间落下……

如今这个宝宝,她也好想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可是,贺时琛不爱她,不可能接受宝宝的存在。

许是宝宝感应到了她的情绪,程枳曦胃里一阵反胃,猛地一头扎进了洗手间。

手机“叮”的一声,出现了一则短信。

程枳曦漱了漱口,掏出手机一看。

【想不想见见你的宝贝儿子?】

程枳曦愣住了。

儿子?

她的孩子还活着?

她反应过来,连忙拨对方的电话,可对面只显示已关机。

她还想再拨,就接到了贺时琛的电话:“程枳曦,你是不是活腻了,敢到处跑?给我滚回来!”

对方怒气,恨不得要冲出屏幕。

没等她开口,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程枳曦咬唇,飞速往家里赶。

以贺时琛的势力,只要愿意帮她,很快就可以查到。

贺时琛的私有住宅。

这里除了贺时琛,没有任何姓贺的人。

她不是贺时琛想要共度余生的人,自然不会带回贺家,不过贺时琛父母对程枳曦很好。

程枳曦刚一回到家,就听到了康复室内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少夫人,少爷一上午都没有起来练习站立,就一直在发脾气。”

程枳曦点了点头,走到了那间她特意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专门为贺时琛打造的康复室。

看着一地的狼藉,她习以为常的走向坐在轮椅上的贺时琛。

贺时琛墨黑的眸中泛着寒气,“程枳曦,我允许你出去了吗?”

“这是我这个月第一次出去。”程枳曦小心翼翼提醒,耐心地将地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出一条路。

贺时琛咬牙切齿:“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门。”

程枳曦抬眸看着他,为了不让他动气,点点头,“只要你不生气,都可以。”

“都可以?”贺时琛冷笑,字字诛心,“那你怎么不跟我离婚,从我的面前消失?”

蹲在地上的程枳曦,顿了顿,口吻倔强:“在你没有康复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如果,没有当年的事情,贺时琛也不会发生车祸,导致双下肢不完全性瘫痪。

她想照顾他。

他想离婚……至少也要在他康复之后。

“难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一个康复师,就没有其他人了吗?”贺时琛的语气冷硬。

程枳曦站起来,将他推到了站立架面前,“相比于其他的康复师,我自然更上心些。我是你的妻子,我们领了证,上过床,而且我还有过你的孩子……”

“够了!”贺时琛直接打断她的话,在程枳曦搀着他站起来时,猛地扼住了程枳曦的下巴。

“程枳曦,要不是因为你这张脸,就算你跪着求我,我也不会娶你的。”

“别以为仗着跟你妹妹长得像,就可以在我面前胡乱说话,你从来不是我的妻子。”

“也别跟我提那个野种!”

野种……

想起那条短信,她瞬间红了眼。

“时琛,他不是野种……”

她拿出手机翻出那条短信,哀求,“我今天还收到信息,我们的孩子可能没有死。你能不能帮我查一查……”

“啪”的一声,手机被拍开砸到地上。

“这种诈骗信息你也信。”贺时琛冷笑,“更何况,一个野种有什么好找的,就算活着都该死。”

程枳曦的身子颤了颤,看着贺时琛冷漠的神情,眼底的光沉寂下来。

看来,只能她自己查了……


贺时琛练习刚结束,程枳曦就接到了贺家二老的电话。

他们让程枳曦带贺时琛回老宅吃饭。

出门前,程枳曦坐在梳妆台前,上妆,画眉,加深脸上的雀斑,还喷了栀子味的香水。

直到镜子中那张脸跟程七七像了九分,她才完全满意。

贺时琛既然喜欢这张脸,程枳曦也心甘情愿做程七七的替身。

他们虽然是夫妻,但是三年来,他们的卧室,一个在一楼,一个在二楼。

等程枳曦到了一楼,一走近,贺时琛就皱眉,“这个味道不适合你。”

“但是你不是喜欢吗?”

贺时琛看着程枳曦那张形似他心爱之人的脸,没有说话。

程枳曦知道他真是默认了,看着依旧坐在轮椅上的贺时琛,“时琛,要不然今天我们走路试试吧?”

贺时琛的双下肢,在程枳曦这三年里的细心呵护,已经可以拄着拐杖走了。

但是像贺时琛那样孤傲的人,又怎么甘心用拐杖。

所以他除了在康复室,很少走路。

“废话这么多,就呆在家里别去了!”

贺时琛冷冷乜了她一眼后,就在司机的帮助下坐上车。

程枳曦只能跟着坐在后面。

进入车厢时,贺时琛身上一股好闻的烟草味,扑鼻而来。

程枳曦一怔。

自从他生病之后,她就很少看到贺时琛抽烟了,她记得上一次抽烟,是三年前,他知道了程七七出国的时候……

贺时琛又遇到什么特别烦心的事情了吗?

她抿了抿唇,开口找话题:“时琛,下个月就是你生日……”

贺时琛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他毫无避讳的接了起来,声音温柔。

房车内无比的安静,电话那头女人的声音,程枳曦听得清清楚楚。

是程七七。

程枳曦指尖微颤。

她是知道程七七回来了的。

甚至知道他们已经背着她见过面了。

她一直知道,贺时琛最希望的枕边人是程七七。

那个只比她小两个月,母亲离世不到一个月,就被父亲领回家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等到了贺家的饭桌上,贺时琛的手机还一直在振动。

屏幕上那刺眼的昵称,看得程枳曦心里一阵抽疼。

说不难受是假的,可是她觉得她跟贺时琛,终究要到头了。

程枳曦没有胃口吃饭。

“曦曦,听说你之前去医院了,是不是怀孕了?”贺母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温声询问道。

贺时琛的呼吸一冷,别过脸看着她。

她什么时候去的医院?

“上次去医院是去看朋友。”

程枳曦尽量平静的解释,没敢看贺时琛。

贺母满眼的失落,“如果不是当初时琛……说不定你们现在的孩子都可以喊奶奶了。”

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程枳曦终于绷不住了,“我吃完了,你们先吃,我有点闷,先出去散散步。”

……

离开贺家时,贺时琛依旧不肯走路,程枳曦只好推着他的轮椅出门。

“你想要孩子?”

程枳曦顿住了。

贺时琛见状,面色降至冰点,“做梦!”

“如果被我发现你有了孩子,我不会让他活,我们不可能有孩子!”

“我知道。”程枳曦微微垂眸,继续推着贺时琛往车前走。

短短的路程,她只觉得无比的煎熬,“你不爱我。”

你爱的始终是程七七。

所以,即便我有了孩子,也无法阻止你奔向你爱的人。

程枳曦的话满是沧桑。

她和贺时琛,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对不起,宝宝。

妈妈好像,还是挽不回爸爸的心。

程枳曦的脸上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安慰自己。

差不多还有一个月,贺时琛才康复。

就让她……再贪恋这最后一个月吧。

阳光照耀在程枳曦的身上,她的酒窝露了出来,像是盛满了光影。

她虽不倾城,但那一笑,着实让贺时琛心一颤。

程枳曦居然也有酒窝?

贺时琛明明记得,只有程七七才有酒窝的。

很快,他别过脸,坐上车,厌烦地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说着,“哐”的一声摔上车门,兀自离开。

程枳曦愣愣的看着车子越来越远。


晚上,程枳曦等着贺时琛回家,做康复训练。

然而,如她预料的一样,贺时琛并没有回家。

程枳曦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电话无法接通。

司机也并没有回来。

那一刻,程枳曦虽然明白了,但是还心存侥幸的给司机打去了电话。

“喂,少夫人。”

“刘海,你跟时琛在一起吗?”程枳曦的话脱口而出。

不等司机刘海开口,她清晰的听到了程七七的声音,“时琛哥哥,今晚不要回家了好不好,就在这里陪我可不可以?”

“少夫人,我们在医院。”刘海解释道。

程枳曦匆匆的挂断了电话,即使心有不甘那又能怎么样?

人家都已经回来了。

程枳曦的指甲陷入了皮肤,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程枳曦一整宿都没有睡,她躺在床上,脑中却忍不住的想到程七七和贺时琛一起缠绵的画面。

翌日,贺时琛早早的出现在了客厅内。

他的手机还拿着一份文件。

程枳曦的脚步一滞,愣是杵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时琛,你回来了,要不要我去给你做早饭?”程枳曦脸上露出牵强一笑。

“程枳曦,我们谈谈。”

贺时琛眉心紧蹙。

“好。”

程枳曦在贺时琛的前面坐了下来。

她的呼吸一滞,已经看到上面的字了。

“我们离婚吧,这是三千万,当这三年来,对你的补偿。”

贺时琛将一份文件和一张支票递给了她。

“时琛,我们真的那么快就走到这一步了吗?”

“你觉得我们的婚姻有什么意义?”

程枳曦看着贺时琛,眸底水光微动。

他们的婚姻没有意义……

所以,她三年的青春,只能换来三千万的支票。

“我说过,在你恢复之前我不会跟你离婚,一个月你都等不起吗?”

“七七怀孕了,我要给她一个身份。”贺时琛没有丝毫的愧疚的说出真相。

程枳曦顿住了。

程七七怀孕了?

贺时琛要给她个身份。

那她呢?

她怀孕了,就只配打掉吗?

程枳曦目光滞留在贺时琛冷漠的脸上,不知道从哪儿生出一丝悲愤:“时琛,我们还没有离婚。”

“现在离。”

贺时琛坚定的说道。

“时琛,难道你就没有哪怕一点都愧疚吗?”

“该愧疚的不是你吗?”

贺时琛反问,“如果不是你当年要赶走七七,我跟她又怎么会分开那么多年?”

程枳曦可笑的看着眼前的人,“时琛,当年她陷害我跟你发生关系之后,她自己跟着别人跑出国的,压根跟我没有关系。”

“够了!程枳曦,你现在编起谎言来,脸不红心不跳的,真是够不要脸的。”

“我是不要脸,所以我就该给程七七收拾这些烂摊子是吗?我爱你,就活该让你随意践踏我的自尊心是吗?”

明明知道离婚是必然结果,可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她还是不愿接受。

程枳曦泪流满面,看着贺时琛,一字一句反问,“我爱你,就活该心甘情愿为你付出一切,活该为你失去一个孩子吗?”

面对那个孩子,程枳曦始终无法释怀。

每每想起,本就支离破碎的心,宛如被碾成了渣渣。

“程枳曦,你还有脸说你爱我,那个孩子是我的吗?我父母不知道,难道我自己不知道吗?”程枳曦的话似乎戳到了贺时琛的痛点,他咬牙切齿,“我只跟七七发生过关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