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苏冉冉墨锦昀无弹窗大结局

苏冉冉墨锦昀无弹窗大结局

苏冉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冉冉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轻“嗯”了声。次日,苏冉冉起床时,墨锦昀已经不在家。吃完早餐,她忽然发现墨锦昀文件落在了家里,便打车先去了医院。到医院后,见墨锦昀不在办公室,她便去护士站询问。“请问知道墨医生在哪里吗?”护士却头也不抬的说:“墨医生今天休假。”

主角:苏冉冉墨锦昀   更新:2022-11-15 13: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冉冉墨锦昀的其他类型小说《苏冉冉墨锦昀无弹窗大结局》,由网络作家“苏冉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冉冉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轻“嗯”了声。次日,苏冉冉起床时,墨锦昀已经不在家。吃完早餐,她忽然发现墨锦昀文件落在了家里,便打车先去了医院。到医院后,见墨锦昀不在办公室,她便去护士站询问。“请问知道墨医生在哪里吗?”护士却头也不抬的说:“墨医生今天休假。”

《苏冉冉墨锦昀无弹窗大结局》精彩片段

凌晨三点,昌林市第一人民医院。

    一阵急促焦灼的喊声在急诊大厅门口响起。

    “医生!医生!快救救他!”

    苏冉冉一身橙黄色搜救服,推着担架冲进大厅。

    墨锦昀闻声赶来,立即联合同事将人推进了手术室。

    苏冉冉看着墨锦昀急忙而去的背影,满是黑灰的脸上神色一怔,心突然就定了下来。

    急诊室外。

    苏冉冉和几个队友脏兮兮站在走廊里,一脸疲惫。

    “队长,方荣一定会没事的,对吧!”

    队内年纪最小的队员挨靠在苏冉冉身边,求证似的看着她,好像只要她说是,方荣就一定会没事一样。

    “放心,那小子命硬着呢!”

    苏冉冉嘴角扯着笑,不知是在安慰队友还是在安慰自己。

    方荣为了把一个小女孩救出,自己浑身着火,扑灭火时,他话都说不明白了。

    三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熄灭。

    墨锦昀走了出来。

    苏冉冉和队友瞬间将他围住:“医生,他怎么样?”

    墨锦昀眼神平静镇定:“已经没事了。”

    队友们喜极而泣:“谢谢医生!太谢谢您了!”

    墨锦昀点点头,径直从苏冉冉身边走过,没再多一个眼神。

    苏冉冉面色僵了僵,看着墨锦昀离开的背影道:“小江,你留下照看方荣,其他人先归队!”

    “是!”

    等队员走后,苏冉冉走向墨锦昀办公室,敲了敲门。

    墨锦昀抬头,微微皱眉:“有事?”

    苏冉冉小心翼翼开口:“我姑父明天生日,你能休假吗?”

    墨锦昀一怔,没有回答。

    看着墨锦昀的反应,苏冉冉满心苦涩:“你忘了,对吗?”

    相识二十年,夫妻五年。

    可不知从何时起,所有和她有关的事情,他好像都不放在心上了。

    墨锦昀神情一冷:“现在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听着墨锦昀冷漠语气,苏冉冉用力攥了攥手,低头转身离去。

    晚上,苏冉冉到家时,屋子里十分安静。

    她抿了抿唇,朝卧室走去,只听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水声。

    苏冉冉换了身衣服。

    突然,墨锦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冉冉拿起一看,是手机备忘录的消息提醒。

    ——“提醒戚梦明天去医院做雾化。”

    苏冉冉立在原地,一股冷意从心头窜出。

    他不是容易忘,只是根本没想去记……

    墨锦昀洗完澡出来,看见坐在床尾的苏冉冉一愣。

    苏冉冉还没说话,他已经绕过床尾翻身上床,淡淡开口:“很累,我先睡了。”

    苏冉冉心头一颤,几乎一夜未眠。

    第二天一早,苏冉冉和墨锦昀开车前往姑父家。

    苏冉冉的姑父和墨锦昀家是世交,他们刚到不久,墨父墨母也到了。

    看着难得一见的儿媳妇,墨母有些不喜。

    趁旁人不注意,墨母将苏冉冉和墨锦昀拉到了一旁。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面对墨母直白的质问,苏冉冉心头一紧。

    生孩子的事情墨母不止一次提过。

    从前,都被苏冉冉以工作太忙搪塞了过去,可今天墨母却是打定主意要得到一个答案。

    墨母看着苏冉冉,语气不是很好:“你那个搜救员队长有什么好当的,整日见不到人就算了,还随时有生命危险。”

    “你就算辞职在家,以锦昀的能力难道还会亏待了你不成!”

    “妈,我……”

    “你不用再解释什么,我就一句话,年前必须怀孕!”

    说完,墨母便朝着墨爸那边走去。

    苏冉冉低头掐着指甲,不知所措。

    而墨锦昀在旁边从头至尾一句话也没说。

    晚上十点,两人回到家。

    苏冉冉洗完澡出来,墨锦昀才将视线从手机上挪开,看向苏冉冉。

    “明天医院还有几场手术,我就不送你去搜救队了。”

    苏冉冉擦头发的动作一顿,轻“嗯”了声。

    次日,苏冉冉起床时,墨锦昀已经不在家。

    吃完早餐,她忽然发现墨锦昀文件落在了家里,便打车先去了医院。

    到医院后,见墨锦昀不在办公室,她便去护士站询问。

    “请问知道墨医生在哪里吗?”

    护士却头也不抬的说:“墨医生今天休假。”



 苏冉冉瞬间僵在原地。

    半响,她攥紧手中的文件袋转身。

    身后却传来护士们八卦的窃窃私语。

    “又是来找墨医生的,长得帅就是容易被人觊觎。”

    “墨医生好像不是单身了吧,上次我看见他女朋友了,虽然坐着轮椅,但是很漂亮,头发好长好浓密……”

    苏冉冉一愣,登时如坠冰窟。

    她是短发。

    苏冉冉失魂落魄的将文件放进墨锦昀办公室。

    接着,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了医院,狼狈又慌乱。

    归队后。

    中午,苏冉冉突然接到了苏母打来的电话。

    苏母声音担忧:“冉冉,锦昀他们家那边,是不是对你的工作有意见了?”

    苏冉冉登时心中一咯噔。

    她抿了抿唇,语气故作轻松,若无其事道:“怎么会,锦昀还有他家里人,对我的工作都很支持啊。”

    “真的?”

    苏冉冉肯定道:“真的妈,我和锦昀好着呢,您不用担心。”

    说着,她便岔开话题:“倒是您,管着学校那么多事,一定要注意身体,我上次给您带的那个补品,千万记得吃。”

    苏母是中学校长,苏父去世后,一个人带大了她。

    苏母被苏冉冉的语气逗笑:“好好好,我一定吃。”

    和苏母又闲聊了几句后,苏冉冉便断了电话。

    刚挂不过两秒,手机又响了起来。

    是墨锦昀。

    苏冉冉微怔一瞬,下意识点了接听。

    可她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话筒内便传来了墨锦昀冰冷的质问:“东西是你送来的?”

    苏冉冉低低道:“是。”

    “以后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

    苏冉冉一愣,便只听“嘟嘟”两声,电话已被墨锦昀挂断。

    苏冉冉整个人失了神。

    她以为墨锦昀打电话来,是要解释昨天骗她的事,却没想是警告她不要动他的东西。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天,苏冉冉却觉周身冷寒无比。

    搜救员的工作,是随时待命。

    苏冉冉是少有冲在前线的女搜救员,甚至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一路走到了搜救队长的位置。

    没任务的时候,苏冉冉的全部时间都用在了训练上。

    可这两天训练时,她脑海里总会时不时响起那日护士的对话。

    莫名的,她冒出一个想法:她们口中那个长发女人,是那个戚梦吗……

    苏冉冉有在QQ空间写日记的习惯。

    初中那时候很流行,她不知不觉也就一直延续了下来。

    空间里的第一条日记,是十四岁那年写下的。

    ——“我以后一定要成为和爸爸一样伟大的搜救员!”

    苏父就是在她十四岁时在一次救援中牺牲的。

    那时候,周围人都很可怜她。

    可她不觉得自己可怜,在她心里,爸爸是最伟大的英雄。

    想起苏父,苏冉冉眼微红了红。

    她继续往后翻了几页,手突然顿住。

    一张她和和墨锦昀在沙滩挽手共舞的照片蓦然出现眼前。

    上面写着——2015年9月19日,我和墨锦昀正式确定了关系啦!

    恍惚间,苏冉冉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墨锦昀带着忐忑的声音:“苏冉冉小姐,你愿意成为墨锦昀先生此生唯一的舞伴么?”

    苏冉冉蓦然轻笑了下,可那笑容又渐渐泛上一丝的苦涩。

    写完今天的日记。

    “叮咚——”

    微信有新消息提醒。

    是闺蜜沈莉发来的朋友圈截图。

    苏冉冉点开一看,瞳孔骤然缩紧。

    截图上,赫然是墨锦昀和一个陌生人共舞的画面!



苏冉冉把手机一关,脸上血色尽失。

    她想问墨锦昀到底怎么回事,可重新打开手机的一瞬,却顿住了。

    她想,如果自己真的问出口,就实在太可怜了。

    苏冉冉和墨锦昀,认识了十几年。

    曾经,面对喜欢墨锦昀的其他女人,她总能很有自信的宣告主权。

    因为那时候的苏冉冉确信着,墨锦昀爱着她。

    可现在……苏冉冉不想再去想这件事,几乎是逃避的连闺蜜的问话都没回。

    “叩叩叩——”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苏冉冉回过神,看向门口的小江:“怎么了?”

    “队长,水果买来了,今天要去医院看方荣啊!”

    第一人民医院。

    方荣浑身绷带的躺在病床上,看着进来的苏冉冉眼前一亮。

    下意识想要敬礼,却又因为动作太大,疼的一抽。

    苏冉冉连忙摆手:“行了,哪那么多规矩。”

    方荣不好意思笑了笑:“队长放心,我很快就能恢复,马上就能归队了!”

    苏冉冉看着眼前浑身是伤却满是干劲的方荣,蓦然想到了老队长说过的一句话。

    心里没点奉献精神的人,干不了搜救员。

    苏冉冉笑着道:“好,大家都等着你呢!”

    一个多小时后,苏冉冉和小江才离开病房。

    电梯门一开,苏冉冉忽的脚便顿住了,她怔然看着电梯中的两人。

    苏冉冉身边的小江却是眼前一亮,欢快的朝里打招呼:“墨医生好!真巧啊!”

    墨锦昀冷淡的朝小江点了点头,视线从苏冉冉身上一掠而过。

    小江又喊:“队长,快进来啊!”

    苏冉冉攥了攥手,走进了电梯。

    她站在墨锦昀身后,视线却落在他推着的轮椅上的女人身上。

    女人有一头长长的黑发,正是闺蜜截图里的女人!

    小江还在自来熟的和墨锦昀扯东扯西。

    突然,那女人拉住墨锦昀的手:“锦昀,你再陪陪我,我害怕手术……”

    苏冉冉脑子一懵,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下意识插进了两人中间!

    感受着墨锦昀冰冷的视线,苏冉冉咬了咬牙。

    直接一不做二不休,伸手又理了理他整洁的衣领,语气温柔:“老公,晚上记得回家吃饭,我会做你爱吃的红烧鱼。”

    空气中有一瞬的安静。

    小江睁大了眼,在苏冉冉和墨锦昀身上来回扫个不停。

    搜救队的人都知道队长已婚,可没人知道她丈夫是谁。

    而轮椅上的女人,也就是戚梦眼里忽的窜出一抹狠意。

    苏冉冉则抿紧了唇,紧张而倔强的盯着墨锦昀。

    墨锦昀皱眉打量了苏冉冉两眼,有些不耐的点了点头。

    得到回应,苏冉冉心头蓦然松了口气。

    刚要开口说什么,戚梦就突然紧捂住心口,神情十分痛苦:“锦昀,我心口好难受……好难受……”

    苏冉冉便看着墨锦昀脸上立即浮起紧张和担忧,心里一沉,就见墨锦昀伸手按停电梯,推着轮椅快速走了出去。

    电梯门又一次紧闭。

    苏冉冉心中莫名一片苦涩。

    回搜救队的路上,苏冉冉发现小江眼神总时不时瞥向自己。

    她眉间一蹙,警告道:“回去后不许到处乱说。”

    小江欲言又止:“队长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

    晚上。

    苏冉冉做了一桌子的菜,坐在餐桌前等墨锦昀回来。

    墙上钟表滴答走过。

    桌上饭菜逐渐变得冰冷,苏冉冉的心也渐渐变冷,一点一点下坠。

    时钟终于走过凌晨,苏冉冉拿出手机打给墨锦昀,无人接听。

    墨锦昀一夜未归。

    苏冉冉一夜未睡。

    第二天天亮,苏冉冉默默起身,收拾完全冰冷的饭菜。

    “叮——!”

    手机响起短信提醒。

    苏冉冉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连续发来几条短信。

    她随手点开一看,心头却是骤然一紧!

    “不要脸!不要脸!”

    “你怎么还不快点死!像你那个爸爸一样!你们都该死!”

    “你根本不配当锦昀的妻子,去死吧!”



苏冉冉拧紧眉头。

    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被如此恶毒的语言咒骂。

    她想不通是谁这么恨自己。

    苏冉冉敛了敛眸,压下莫名的不安和心悸。

    这时,手机又响了。

    是墨锦昀发来的短信。

    “急诊,没回去。”

    苏冉冉盯着这行字,本来跌落谷底的心,又腾了腾空,只觉五味杂陈。

    原来昨晚,他是因为急诊才没回家……

    想了想,她转身走进厨房,重新做了几道菜装进保温盒。

    早上7点,医院也还是一片安静。

    苏冉冉走到墨锦昀办公室门口,一抬头,便见戚梦将一份包装精致的便当盒放在墨锦昀桌上。

    苏冉冉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普通保温盒,紧紧了手。

    她抬手敲了敲门,屋内两人齐齐朝她望过来。

    墨锦昀神情冷淡,戚梦却只像没看见她一般,瞟一眼便回头看向墨锦昀,语气娇嗲。

    “人家做了很久,锦昀你一定要吃哦。”

    墨锦昀收下了戚梦的便当:“你先回去吧。”

    戚梦羞赫的点点头,推着轮椅从苏冉冉身边离开,自始至终就当没苏冉冉这个人一样。

    墨锦昀这才看着苏冉冉,冷冷问:“你来干什么?”

    苏冉冉走进办公室,将保温盒放在办公桌上。

    走近了,她发现墨锦昀的精神真的不是很好,头发也有些凌乱。

    看着他眼底的乌青,苏冉冉有些心疼:“做了点吃的。”

    “你胃不好,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休息……”

    墨锦昀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的打断了她:“我很忙,没空听你说这些。”

    苏冉冉一僵,余下的话被堵在胸口,闷得发痛。

    她转身要走,却又被墨锦昀叫住:“等等。”

    苏冉冉回身,只见墨锦昀指着她拿来的保温盒,漠然开口。

    “拿走,我吃不下。”

    苏冉冉鼻尖一酸,只觉心口突然被什么绞住,十分难受。

    她强忍着情绪,上前拿过保温盒,急步走出办公室。

    护士站的人看着苏冉冉离开的背影,纷纷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这人怎么又来了,墨医生又不喜欢她,真是好不要脸。”

    还没说上两句,墨锦昀突然出现,护士们立即噤声。

    墨锦昀将戚梦送的便当往护士台上一放,神情冷漠:“你们分了吧。”

    从医院离开,苏冉冉回到搜救队。

    午休时间,她拿着手机静坐了许久,终是将信息发了出去。

    “如果你想要和我分开,直接说,我可以接受。”

    收件人,墨锦昀。

    “滴滴滴——”

    耳边突然响起急促的警铃声,苏冉冉立即将手机放进柜子,转身朝外跑去。

    全队迅速集结,苏冉冉站在队伍前面,大声喊道。

    “平安出队,平安归队!”

    “赴汤蹈火,为民第一!”

    全体队员立正敬礼,齐声大喊:“平安出队,平安归队!赴汤蹈火,为民第一!”

    苏冉冉一声令下:“出发!”

    话落,全体队员整齐有序的快速登车,朝救援现场疾驰而去。

    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

    墨锦昀忙了整个上午,送走最后一个病人,终于能够休息会儿。

    全身神经突然放松下来,墨锦昀忽然觉得胃部隐隐作痛。

    想到早上苏冉冉关心的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这才看见了苏冉冉发来的短信。

    点开一看,墨锦昀瞬间瞳孔一缩,心情烦躁起来。

    他翻出苏冉冉的号码,打了过去。

    半响,话筒内只传来一道冰冷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墨锦昀皱了皱眉,直接挂断。

    他捂了捂胃,起身拿起水杯准备去接点热水。

    路过大厅,墙上的电视里突然插播一条紧急新闻。

    “都正街的老旧居民楼突发火灾,火势不断蔓延,许多居民被困在楼内。”

    “搜救队等急救人员迅速赶赴现场处置抢救……”

    墨锦昀脚步一顿,抬头望向电视。

    镜头画面直指火灾现场,主持人话语焦急:“现搜救大队正冲进火场救人……”

    墨锦昀只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画面中一闪而过,冲进了居民楼。

    墨锦昀蓦然攥紧了手中水杯,还未回神。

    几秒后,却听“砰”的一声震天巨响!

    居民楼内,爆炸了。



大厅内所有人都呆了。

    一旁的护士面无血色的喃喃出声:“是不是……煤气罐爆炸了……”

    “通知所有救护车准备!”

    一道厉喝声响起,护士回过神。

    就见墨锦昀冲向门口的身影。

    在医院这么久,她还从未见过墨医生这样着急失态的样子。

    ……

    居民楼里。

    苏冉冉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重物。

    挂在身前的对讲机传来指导员急促的喊声。

    “苏队长,请回答!具体情况如何。”

    苏冉冉忍着痛回答:“我目前安全。”

    到处都是哭喊声、救命声,苏冉冉和队友迎着火海竭力扑出一条隔离带,阻止火势蔓延。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身体早已是筋疲力竭,但苏冉冉依在咬牙坚持。

    她知道,里面还有人在等着她去救。

    忽然,三楼传来呼救。

    “救命!有没有人呐!救命!”

    苏冉冉贴着墙壁,翻身压过火舌冲了过去。

    被困的是一对母女。

    看见苏冉冉,母亲眼前一亮,她将怀中已经昏迷的孩子递给苏冉冉:“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苏冉冉一把接过小女孩:“别怕,我的队友马上会来救你!”

    往火场外冲时,小江和她擦肩而过,径直冲向小女孩的母亲。

    苏冉冉将小女孩交给穿白大褂的医生时,心头忽然闪过墨锦昀的身影。

    但她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转身又冲了进去。

    或许老天也被感动,忽然下起了雨。

    火势渐渐变小,直到深夜,终于被彻底扑灭。

    苏冉冉和她的队友们从楼中走出,一个个灰头土脸的。

    回到消防车旁后,队员们像倒下的秧苗一样瘫倒在地上。

    现场仍是一片哀嚎,警笛声响彻长空。

    医生护士疾步穿行在伤员之间,半刻未停。

    苏冉冉强撑着身体站起,嗓音沙哑:“全体报数!”

    “一!”

    “二!”

    ……

    “二十三,报数完毕!”

    一个不少。

    苏冉冉重重呼出一口气。

    这时,她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肩膀处一阵剧痛:“嘶——”

    小江急忙大喊:“医生!”

    苏冉冉实在是太累了,在医生来之前,靠着消防车几乎陷入昏睡。

    迷糊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白大褂的身影,抬头望去,苏冉冉促然一怔。

    她看着墨锦昀,声音沙哑:“你……你也来了?”

    “你能来,我当然能来。”

    墨锦昀神情冷漠,蹲下身来查看苏冉冉的伤势。

    苏冉冉莫名一阵心虚:“我没什么事,习惯了。”

    墨锦昀没有说话。

    苏冉冉神情低落了一瞬,喃喃问:“我给你发的短信,你看了吗?”

    墨锦昀一顿,没有回答苏冉冉的问题,语调冷淡:“初步诊断手臂脱臼,需要跟救护车回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说完,他收回手起身,去查看下一个伤员。

    到医院已是凌晨。

    苏冉冉坐在急诊椅上,任由墨锦昀帮她将手臂复位。

    墨锦昀一言不发,苏冉冉低声开口。

    “以前你总是说,要成为一名脑科医生,没想到最后来了急诊。”

    墨锦昀眸色深了深,淡淡道:“我不记得了。”

    苏冉冉一愣,耳边又响起墨锦昀冷淡的声音:“好了,让下一名患者进来。”

    苏冉冉嘴角泛起苦涩,抱着胳膊走了出去。

    在经过墨锦昀办公室时,苏冉冉脚步忽然顿住。

    她看着里面在墨锦昀办公桌上随意乱翻的长发女人,眉眼瞬间蹙起。

    “你在干什么?!”

    戚梦看了苏冉冉一眼,对她的话置若罔闻,手中动作不停。

    苏冉冉抬步就走了进去,一把拉住她。

    戚梦不耐“啧”了一声,撇嘴道:“老女人,认识一下,我叫戚梦,是锦昀的女朋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