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魂穿隋朝佳丽三千我不要

魂穿隋朝佳丽三千我不要

李家老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努力奋斗二十多年,都没攒够娶媳妇的钱。飞机失事之后,他跟其他乘客一起葬身于深海。再睁眼,他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穿成了史上最强暴君杨广。开局便是美人在侧,是直接推倒,醉卧美人膝?还是先把权力拢在手心,醒掌天下权?小孩子才做选择,身为成年人的他,全部都要!

主角:杨广,萧皇后   更新:2022-07-15 23: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广,萧皇后 的女频言情小说《魂穿隋朝佳丽三千我不要》,由网络作家“李家老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努力奋斗二十多年,都没攒够娶媳妇的钱。飞机失事之后,他跟其他乘客一起葬身于深海。再睁眼,他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穿成了史上最强暴君杨广。开局便是美人在侧,是直接推倒,醉卧美人膝?还是先把权力拢在手心,醒掌天下权?小孩子才做选择,身为成年人的他,全部都要!

《魂穿隋朝佳丽三千我不要》精彩片段

房间之中,灯火通明,烛光摇曳。

杨广还没有睁开眼,就感觉一只润滑的小手,正在自己的小腹上游走……

“住手!”

杨广豁然大吼一声,将这只手的主人推开。

“嘭!”

身体坠地。

伴随着的还有一道痛呼声。

“陛下,你怎的把我推开了?”

杨广没有搭理她。

睁开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好半天过去,才惊觉自己来到了一处根本不认识的陌生的环境。

“我在哪?”

“你又是谁?”

杨广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宫装古典美人。

“我……我是萧皇后啊,陛下你怎么了?”

萧皇后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杨广。

平日里,杨广最喜爱她的闺房之术。

总对她赞不绝口,流连忘返。

可现在……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萧皇后……这么说,现在是隋唐后期,我……是杨广?”

杨广瞪直了眼睛,心中倍感震惊。

正诧异无比间,潮水一般的记忆纷涌而至,疯狂涌入脑海!

半个小时前,飞机失事,他跟其他乘客一起葬身于深海之中,却没想到,竟然穿越了!

两种截然不同的记忆,完全融合到一起……

刹那间,剧烈的疼痛撕扯着脑袋!

“啊!”

杨广发出惨叫,脸色苍白,抱着脑袋在床上翻来覆去,那种剧痛,让他快要死去!

此等突如其来的变化,立刻让萧皇后现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无比紧张的道:“陛下,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命人去把御医找来?”

“不用了,朕已经好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疼痛感缓缓褪去。

杨广终于恢复平静。

扭曲的表情,逐渐缓和下来。

“既然陛下没事,那臣妾也可以放心了。”

萧皇后这才松了口气。

杨广点点头,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接受了穿越的事情。

他向来主张既来之则安之的至理名言,一味心慌,根本没有什么用。

再说,成为皇帝,乃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事情,自己又有什么可喊冤的?

尽管,他现在的身份,乃是一名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暴君,是被宇文化及残忍杀害的悲催皇帝,是受尽隋唐百姓唾骂的昏君!

“臣妾再给陛下你放松放松,缓解一下陛下的疲乏。”

萧皇后再次凑了上来。

试图为杨广宽衣解带。

同时,火热的红唇,贴近杨广的耳捎,就要亲吻上去。

“身为一国之皇后,为何如此放荡,难道你想朕罢黜了你这个皇后不成?”

杨广冷漠的声音响起。

一时间,让萧皇后的动作僵住。

不可置信的打量着杨广。

有那么一刻,她感觉眼前的杨广,气质彻底变了。

不再跟以前那样迷恋美色。

眼神中充斥着前所未有的透彻。

她委屈的道:“陛下,臣妾今日所做之事,跟平日里根本没什么区别,你却为何如此厌烦?难道……你已经讨厌臣妾了吗?又有哪个狐狸精把陛下你的心给夺走了吗?”

杨广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没错,历史上的隋炀帝杨广,确实贪恋美色。

然而,他却并非如此。

尽管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眼前的萧皇后,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美人。

可一想到她刚刚的言行举止,就让杨广没来由的一阵厌恶。

“自古以来,不知道多少做皇帝的,因为床上的那点事情而做了亡国之君,你身为皇后不懂得一心一意辅佐朕治理好这片天下,反而一味的勾引朕。”

“你,难道想当妲己,让朕步了那纣王的后尘,成为亡国之君吗?”

字字珠玑,让萧皇后心惊胆颤。

待得话音落下之后,萧皇后慌不择路的跪在地上,清泪滚滚的辩解道:“陛下冤枉,臣妾只想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却不想成为妲己啊!”

“再说,如若不尽力伺候好陛下你,那陛下以后就再也不会来见臣妾了!”

“后宫佳丽三千,陛下你真的能一直记得我这个皇后吗?”

萧皇后越说越感觉委屈,忍不住轻声地掩面哭泣了起来,十分伤心。

杨广不禁沉默,堂堂一个皇后,统领后宫,母仪天下,可现在,竟然还要跟那些妃嫔们争风吃醋,由此可见,自己的前身到底有多么混蛋,到底有多么渣。

“行了起来吧,刚刚朕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该那么说你,现在朕向你道歉。”

杨广起身要把她搀扶起来。

却不想萧皇后却像被踩了尾巴一样,大惊失色的道:“陛下,臣妾哪敢让你道歉,臣妾只求陛下不要动怒,不要将我打入冷宫。”

杨广顿时满脸黑线。

一把将其扯起来,不耐烦道:“让你起来你就起来,怎么这么婆婆妈妈,拿出一个皇后应有的样子来不行吗?不然以后怎么帮朕管好这后宫之事?”

闻言,萧皇后美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但很快又变成幽怨。

“我这皇后……都快变成摆设了,还怎么管理后宫?这些年来,陛下你宠幸哪位妃嫔,哪位妃嫔就会野鸡变凤凰,气焰之嚣张,连臣妾都不敢招惹。”

“放心吧,从今天开始,不会在出现这种情况了。”

杨广摇摇头,在心中暗骂了前身一句之后,方才大手一挥,向萧皇后做了一个保证。

至于萧皇后,却娇躯一震,目光之中充满了狐疑和诧异。

在她的记忆里,杨广从来不会如此好说话,也不喜欢讲什么道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随心所欲,不然的话,岂会让后宫如此乌烟瘴气?

可现在……

难道陛下转性了?

忽然感觉,有些不认识这个枕边人了。

“对了,朕还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杨广忽然问道。

“陛下请说。”

萧皇后忙收敛思绪,弱弱的道。

杨广眼中精光一闪,随即道:“朕问你,你觉得宇文化及这个人怎么样?”


“宇文化及?”

萧皇后脸色再次一变。

谁都知道,杨广与宇文化及的关系向来极好,朝中上下谁敢评判他?再说,自己身为后宫之人,又岂可干政?

难道陛下想要趁机套话,处罚自己?

想到这里,萧皇后心中凄凉,看来陛下并非真的转性了,他依旧跟以前一模一样。

此时,杨广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行了,既然不愿说,那就不说吧,朕向来不喜欢做强人所难的事情,现在天色已晚,早些休息吧。”

穿越过来之后,情绪一直都亢奋无比。

时间长了,难免觉得疲乏不已。

此时,只想好好休息一下。

“好的,臣妾知道了。”

萧皇后立刻给杨广宽衣解带,伺候杨广睡下。

可睡下之后,侧身躺下的杨广,鼻子里边却不断传来一缕缕幽香,不得不说,古代的女子,体香确实非现代女子可比,虽然同样刺鼻,但却丝毫不惹人厌烦。

让杨广的心脏不禁狂跳起来。

“穿越过来之后,我既然成为了隋炀帝杨广,那萧皇后自然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我为何不碰她?”

杨广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靠谱。

前世的他,不过一个普通老百姓,努力奋斗二十多年,都未曾赚够娶媳妇的钱,如今,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儿躺在身边,要说没有半点反应,那真就是骗人的。

他一个转身,猛地将萧皇后压在了身下。

一直到天边泛白,杨广才从萧皇后的肚子上滚了下来。

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似笑非笑的问道:“爱妃,朕刚刚有没有弄疼你?”

杨广笑道。

萧皇后点点头,长长的眼睫毛不住地颤抖着,又期待,又害羞:“这么说,陛下你今天会一直待在臣妾的寝宫,不走了?”

“不走?那可不行。”

杨广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眼看着就要上朝了,朕若不去,那这早朝还怎么进行,朕身为一国之君,难道还要对国事不管不问吗?”

“陛下,可是你已经三个月没有上过早朝了……”

萧皇后轻声提醒。

“你还说,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底下大臣处理就行了,根本就不需要劳烦你,谁若敢烦你,杀无赦。”

“靠!还有此等昏庸之事?”

杨广震惊,这么看来,前身被宇文化及兵变所杀,确实有一定道理啊。

如今这个时代,正处于隋唐末年,军阀混战,弄的民怨沸腾,各地铺天盖地的农民起义更席卷而来,四处狼烟,遍地烽火。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不励精图治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不禁看了一眼天色。

发现马上就要到早朝时间了。

便立刻道:“行了,给朕更衣梳洗,朕现在就要去上朝了。”

“好吧。”

萧皇后对杨广恋恋不舍,毕竟昨晚的杨广,实在太狂野,太厉害了,让她陶醉其中无法自拔。

很快,在被萧皇后服侍的妥妥当当,更衣梳洗之后,杨广便有条不紊的前往金銮殿上朝。

而与此同时,金銮殿上,一众大臣慢悠悠的赶来,相互之间没有丝毫的紧迫感,反而无比从容,有条不紊。

不过当看到站在大殿上的宇文化及之后,一个个的却都尽数低下头,不敢大声言语。

宇文化及冷峻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一眼。

随即满意一笑,淡淡道:“行了,今日陛下想必也不会主持早朝了,各位若没事的话,便可以退去了。”

“不,我有事情要向陛下禀报!”

这时候,老臣虞世基突然站出来一脸激动地道:“最近各地旱灾连连,已经三个月滴雨未下了,如若陛下在不处理赈灾事宜的话,那老百姓们定会被逼的走投无路,最终背叛朝廷,揭竿起义!”

“行了,这些事情我自然会向陛下禀告,无需你太过操心。”

宇文化及撇了他一眼,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虞世基本就刚正不阿,见到宇文化及一手遮天,心中实在气不过,就要强行去见杨广。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沉稳的声音,却在众人耳边响起。

“虞爱卿,你刚刚所奏之事,朕已经听清楚了,这件事就由你操刀吧,从国库调集足够的银两,速速去赈灾!”

众人巡声看去。

立刻就看到杨广大踏步走入朝堂!


“陛下,你怎么来了?”

宇文化及回头看到杨广,不禁心中一惊。

杨广看向宇文化及,冷笑道:“朕若再不来上早朝,这朝堂,岂不成了你宇文化及一手遮天的地方?”

此言一出,满朝震颤!

宇文化及更不可置信的看着杨广。

不过他反应极快,讪讪笑道:“陛下怎的刚来就开玩笑?”

杨广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并未多言。

而后,在龙椅上正襟危坐。

俯瞰众人。

威严无比的道:“虞世基,朕刚刚吩咐你的事情,可能办好?”

虞世基心中虽然激动莫名,但仍苦笑着道:“陛下,你太看得起老臣了,以臣的才能,如何能够调动国库银两?”

“尽管去问国库要钱,如若不给,再来汇报给朕,朕定杀不饶。”

杨广声音之中充斥着一抹戾气。

虞世基一时间震撼无比!

以前的杨广,尽管也暴虐无比,动辄喊打喊杀,可也不如现在这般,一身浩然正气。

难道,陛下醒悟了,打算做一个明君?

可以前杨广给人的印象实在太恶劣,他一时半会根本不敢相信。

而人群中最为惊愕莫名的,无非宇文化及。

就在昨日,他还跟杨广接触过。

当时的杨广,还流连于花海之中,甚至接见自己的时候,都还待在一位妃子的床上,对自己热情无比。

但现在,杨广给他的感觉,简直陌生至极!

两人之间,就仿佛突然隔了一座大山,不如以前那般亲近。

作为最受杨广宠爱之人,眼下杨广的变化,让他难以接受,很不适应!

这时候,裴蕴咳嗽了两声,朗声道:“陛下,自从你登基之后,大肆兴建行宫,于民间选妃,劳民伤财,早就使得国库成了空架子,如今想要从国库拿钱,不太现实啊……”

“这么说,国库空了?”

杨广眼中寒芒一闪。

裴蕴没来由的感受到一阵极强的压迫力,说话不禁有点结巴起来:“没……没错……”

杨广不禁沉吟。

前身在执政期间,确实给国家带来异常巨大的压力,如今国库没钱,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区区一个皇帝而已,就算再怎么折腾,又能消耗多少钱?难道一个国家还养活不起他一个人?

“如若国库没钱的话,那臣怎么抽调银两赈灾?”

虞世基脸色变了,一脸为难的问道。

杨广思索片刻。

接着微微一笑:“国库没银子了?那好办啊,现在朝堂上,站着这么多的官员,多的凑不出来,难道几百万两还凑不出来?”

“官员们凑?”

人们都被杨广的话惊呆了。

这位陛下的脑回路,当真绝了。

“陛下……我等每年的俸禄刚够养家糊口,哪来的闲钱能够拿来赈灾,这件事,是不是从长计议?”

许多官员都将目光落在宇文化及身上。

宇文化及脸色阴晴不定,最终,缓缓开口。

杨广淡淡的道:“清官只吃俸禄,自然只够养家糊口,可有些官员,大肆收受俸禄,经营商贾产业,一年赚的银子,比得上普通百姓几辈子的积蓄,区区几百万两,算个屁啊!”

“别人不说,就说你宇文化及,若朕现在去你府上查看,朕就不相信,还找不出这些银子来!”

“这……”

宇文化及被怼的直接匍匐在地,满头大汗的道:“陛下,臣冤枉啊!又是那个不长眼的在陛下那里打臣的小报告?”

话虽如此,心中却惊骇无比。

他的那点儿勾当,以前杨广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如今,怎的突然拿到朝堂上来说?

他心中无数念头闪过,诚惶诚恐。

难不成,这位天子真的要拿自己开刀了?

难怪外人常说伴君如伴虎,自己根本玩不过他。

“来人啊。”

正在群臣众说纷纭,惊疑不定的时候,杨广突然挥挥手,让殿外的侍卫搬来一个鼎,另外,还让他们插上了三炷香。

“下朝之后,朕会给你们三炷香的时间,三炷香过去之后,朕要看到这大殿之中摆满六百万两银子,若银两不够,从明日开始,朕将会大肆惩治贪官污吏。”

“调查过程之中,无论涉及到谁,无论身居何等高位,都必然一查到底,连根拔起!一直到满朝上下没有一个贪官污吏为止!”

杨广淡漠的声音响彻朝堂。

使得文武百官们心惊胆颤,浑身冷汗直流。

不得不说,杨广这一手确实称得上釜底抽薪,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为了保命,为了保住官位。

那些并未被指名道姓的贪官,定然会想方设法凑齐这几百万两银子!

“虞世基,虞爱卿,现在还担心凑不够银子吗?”

杨广淡笑着看向虞世基。

虞世基激动地跪在地上,不住的给杨广磕头:“陛下圣明!老臣佩服!”

“行了,恭维的话不必多说,朕早就听烦了,眼下还有什么事情要奏的没,朕今日一一解决!”

杨广打断他的话。

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前所未有的霸气。

不得不说,当皇帝,确实是一件充满快感的事情。

这对于刚刚穿越过来的杨广来说,简直爽的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这时候才能理解,为何电视剧里边,那些皇子们会为了一个皇位争的头破血流你死我活了。

这种庄严威武,众生匍匐的感觉,只有在身临其境,成为主人公的时候,才能有最直观的感受,这一刻,身为天下之主的野心和欲望,一溜烟的全都冒了出来!

朝堂上,群臣面面相觑,接着,裴蕴表情古怪的走出来:“陛下,若真要奏的话,那倒还真有一件事。”

“何事?”

“近来瓦岗寨李密,率领程咬金秦琼等一众反贼捷报连连,而太原的李渊,更伺机蠢蠢欲动,打算直取江都城,对于这两拨势力,陛下可有什么打算?”

裴蕴问道。

杨广眉头微皱,想了想,接着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这两股势力,不过宵小而已,岂能被朕放在心上?”

闻言,裴蕴不禁瞪大双眼,好办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