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叶凌月凤莘小说全文

叶凌月凤莘小说全文

叶凌月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前她只知道凤莘是为了一个女人受的伤,现在她知道了,是凤莘特意为她挡了一刀。能让凤莘做到这个地步,两人的感情不会差。可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叶凌月心脏抽疼起来,手紧紧的攥着胸口衣襟处,趴在桌子上,表情便连眼神都是痛苦的。

主角:叶凌月凤莘   更新:2022-11-15 14: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凌月凤莘的其他类型小说《叶凌月凤莘小说全文》,由网络作家“叶凌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她只知道凤莘是为了一个女人受的伤,现在她知道了,是凤莘特意为她挡了一刀。能让凤莘做到这个地步,两人的感情不会差。可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叶凌月心脏抽疼起来,手紧紧的攥着胸口衣襟处,趴在桌子上,表情便连眼神都是痛苦的。

《叶凌月凤莘小说全文》精彩片段

凤莘一慌,什么也顾不得,连忙将夏莹推开,有些狼狈的捂着肩膀往门口望去。


只见叶凌月红着眼眶站在那里,脚边洒了一地的瓷片,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在空气中散开。他一看便知道她是误会了。

凤莘追回竹院,推开紧闭的门,便见到叶凌月蜷曲成一团,表情痛苦,眼泪决堤。她的眼泪就像落在他心底的酸,要将他的心脏腐蚀得千疮百孔。


凤莘缓缓靠近,目光中带着无限悔意。


“婳婳。”


“对不起…”


简短的几个字,悔深似海。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都是因为他给了夏莹机会,才会让婳婳如此伤心。


刚才婳婳应该是满心欢喜的给自己送药,却遇到那样的场面,一下从天上坠落到地上,便是他,想都不敢想。


“…是我应该对不起…”


叶凌月想装得洒脱一点,递上休书,成全他们,也成全自己,可是她却软弱的为此伤心。她承认,她贪恋他的温柔,舍不得放手。


是她的错啊!


凤莘呼吸一室,上前将叶凌月搂在怀里。


“婳婳,你不用对不起,是我过去辜负了你,我明明早就喜欢你……”


一股刺鼻的味道传进叶凌月鼻尖,心尖上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渐渐疼得像要失去知觉,根本就听不见凤莘在说什么。


“放开…”


她自小就闻不得刺鼻的香味,而凤莘现在身上有一股刺鼻的女儿香。


幽香不断的刺激着叶凌月,她额头上不断的冒出豆大的汗珠,唇色发紫。


怀中的人忽然就不挣扎了,凤莘感觉到不对劲,松开一看,却见她紧闭双眼,呼吸微弱。他的心一瞬间停止跳动:“婳婳一”


竹院。


王大夫替叶凌月诊完脉,便将她的手放回帐内,眉头蹙起,能夹死一只蚊子,仿佛很棘手。


“大夫,怎么样?”凤莘紧张地问道,深怕因为此事的刺激,让她病情加重。大夫眉头忽然舒展,摸着胡子,眉开眼笑。


“奇了!”


“夫人的脉象,我观之有所好转,只是不宜大悲大喜,往后大人还是注意些为好。”凤莘隔着帐子看着叶凌月,缓缓松了一口气:“那她为何会昏倒?”


王大夫在空中嗅了嗅,最后停留在凤莘身上:“大人,便是你身上的香味刺激到了夫。”


“我不戴…”话到一半,凤莘自己也闻到了一股香味。

之前她只知道凤莘是为了一个女人受的伤,现在她知道了,是凤莘特意为她挡了一刀。能让凤莘做到这个地步,两人的感情不会差。


可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


叶凌月心脏抽疼起来,手紧紧的攥着胸口衣襟处,趴在桌子上,表情便连眼神都是痛苦的。


好痛!


真的好痛…


凤莘追回竹院,推开紧闭的门,便见到叶凌月蜷曲成一团,表情痛苦,眼泪决堤。她的眼泪就像落在他心底的酸,要将他的心脏腐蚀得千疮百孔。


凤莘缓缓靠近,目光中带着无限悔意。



“我不戴…”话到一半,凤莘自己也闻到了一股香味。


这香味许是从夏莹身上沾上的。


凤莘想到前世守岁那晚,他身上便带着香囊,他一靠近,她的脸色便肉眼可见的苍白下。


可那时,他一脸不耐烦的训斥了她说“最不耐烦她柔弱不堪的模样。”凤莘真想狠狠的扇自己一耳光。


“夫人的病,可有办法医治?”


“或许宫中的御医会有法子。”


“送大夫。”


凤莘吩咐小梅送大夫,又吩咐肖勇拿了水来,净身。


屋内,燃起了檀木。



凤莘净完身,换上干净的衣衫出来,便见账内的身影在动,连忙掀开帐子,将她扶起来。她靠在他身上,目光悲枪:“你知道了,妾身的身体无法为您孕育子嗣,或许还命不久矣,若不想英年丧妻,便休了我,我拿了休书便回永州去。”


凤莘瞬间就想到了她孤苦伶仃的死在永州,紧紧的抱着她,手不可抑制的颤抖。


“不许!我不许!”


叶凌月垂下眼帘。


凤莘将脑袋埋在她颈肩,声音闷闷的。


“大夫说了或许宫中御医会有法子,你的病可以治好的,只要保持心情舒畅,更是可以长命百岁,我只想你陪着我一起终老,如果不是你为我生的孩子,我宁愿不要!”


两人紧紧的相拥,无人上前打扰。


良久,叶凌月抱住他的后背,抬头,在他耳边轻唤。



一声“时洲。


凤莘喜不自胜。


叶凌月也缓缓勾起唇角。


凤莘在安慰叶凌月,但不如说,是叶凌月在安慰凤莘。


时间缓缓流淌,异常静谧。


既然说开了,叶凌月心中泛起甜蜜,要不是夏莹,还听不到凤莘向自己表明心意呢!不过叶凌月又想到了他身上的伤,依旧如鲠在喉。


“她为什么说你不顾性命的救她?”


“我只当她是我的下属,我岂能看着我的下属在我面前被歹徒所伤,谁知她误会了,不过以后她不会在出现在你面前了。”


凤莘冷冷地说道,但是转向叶凌月时,目光又便得温柔宠溺。


翌日。


凤莘入宫专为叶凌月请旨,求来了御医为她看病。


御医也说她的身体有希望康复,遂开了几服药给她,让她好好调理。


喝了几贴药,休养了几天,叶凌月感觉自己逐渐恢复了气力,面色越发的红润起来。


刚喝完药,小梅匆匆进入屋内,递上口信:“夫人,茉心点心的掌柜来信说,详亦酒庄的少东家要见您,说有要事相商。”


茉心点心庄是叶凌月陪嫁的铺子,而详亦酒庄是现今最大的酒楼,遍布全国,还包囊其他行业,是最大的皇商。


这样的人,找她谈生意?


叶凌月带上帷帽便去见了详亦酒庄的少东家。


那少东家温润如玉,一身书生气息。


“你便是茉心点心庄的幕后老板,久仰久仰。”


酒楼的窗户打开,微风吹拂,撩起了叶凌月的帷帽。


庄详奇看着眼前身子曼妙的女人,出于好奇心理,便趁着风吹起帷帽的那一刻,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浑身血液上涌,激动不已:“你是婳婳妹妹?”


十年想念,两年追忆。



这一看,他浑身血液上涌,激动不已:“你是婳婳妹妹?”


十年想念,两年追忆。


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叶凌月听到眼前这人的称呼,愣了片刻:“你是?”


她何时认识皇商了?


可眼前这人竞然知道她的名字?


庄详奇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手足无措。


“我是庄详奇,小时候经常寄住在你家?你一口一个哥哥,经常跟着我跑,难道妹妹不记得了?”


闻言,叶凌月想起小时候在家中借住的那个小哥哥,记忆回笼,目光透着怀念。


那时,他们亲得像一家人。


“原来是你!”


没想到还会在这里遇到故人。


庄详奇热泪盈眶:“我早就想去寻你们,可却听闻你们楚家被满门抄斩,永州的人对你们一家都闭口不提,我还以为你也…”


叶凌月垂下眼帘,庄详奇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抱歉。”


“无碍。”叶凌月学会了释怀:“多谢少东家的记挂,楚家全都葬在永州东边的山上,少东家有空便可前去给上柱香。”


叶凌月喊着少东家,毕竞是年少时的情宜,十分生疏。


庄详奇一脸心疼,记得小时候,她最是活泼了,没想到现在一脸娴静。



这一看,他浑身血液上涌,激动不已:“你是婳婳妹妹?”


十年想念,两年追忆。


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叶凌月听到眼前这人的称呼,愣了片刻:“你是?”


她何时认识皇商了?


可眼前这人竞然知道她的名字?


庄详奇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手足无措。


“我是庄详奇,小时候经常寄住在你家?你一口一个哥哥,经常跟着我跑,难道妹妹不记得了?”


闻言,叶凌月想起小时候在家中借住的那个小哥哥,记忆回笼,目光透着怀念。


那时,他们亲得像一家人。


“原来是你!”


没想到还会在这里遇到故人。


庄详奇热泪盈眶:“我早就想去寻你们,可却听闻你们楚家被满门抄斩,永州的人对你们一家都闭口不提,我还以为你也…”


叶凌月垂下眼帘,庄详奇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抱歉。”


“无碍。”叶凌月学会了释怀:“多谢少东家的记挂,楚家全都葬在永州东边的山上,少东家有空便可前去给上柱香。”


叶凌月喊着少东家,毕竞是年少时的情宜,十分生疏。


庄详奇一脸心疼,记得小时候,她最是活泼了,没想到现在一脸娴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