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破茧程潜乔知蕴小说

破茧程潜乔知蕴小说

程潜乔知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老公骗我说他去出差了,其实他跟初恋就住在我隔壁的病房。程潜,当我的离婚协议书寄到你手上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去世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我死后,你不要来祭拜我。因为,我不再爱你了。

主角:程潜乔知蕴   更新:2022-11-15 14: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潜乔知蕴的其他类型小说《破茧程潜乔知蕴小说》,由网络作家“程潜乔知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老公骗我说他去出差了,其实他跟初恋就住在我隔壁的病房。程潜,当我的离婚协议书寄到你手上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去世了。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我死后,你不要来祭拜我。因为,我不再爱你了。

《破茧程潜乔知蕴小说》精彩片段

我确诊胃癌那天,做了流产手术。


我老公骗我说他去出差了,其实他跟初恋就住在我隔壁的病房。


程潜,当我的离婚协议书寄到你手上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去世了。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我死后,你不要来祭拜我。


因为,我不再爱你了。


正文:


确认怀孕那天,我查出了胃癌。


原来近期频繁的胃疼,呕吐,不单单是因为有了孩子。


诊断书出来那天,我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发呆。


孩子,是保不住的。


我跟程潜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一周前。


我:老公,最近总觉得胃不舒服,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他已经出差一周了,说是去见一个大客户。


而乔语给我发消息:「姐~再借姐夫一个礼拜啊,离婚官司太难搞了。他是专业的,我只信任他。我相信亲爱的姐姐,你是不会介意滴~」


附带消息的,还有一段视频。


视频里,程潜挽着衣袖端着粥。


他无奈地看向镜头:「别拍了,好好吃饭!不要回头胃痛吃药,又嚷嚷着苦。」


程潜对乔语,总有无限的包容,无奈,宠溺。


不,应该是说所有人对乔语都是这样的偏爱,纵容。


包括我爸妈。



乔语是八岁的时候来我家的,她是被我爸妈领养的。


她从小就长得很漂亮,个性活泼,大大咧咧,充满了活力。


而我不太爱说话,内敛又害羞,个性平平,没什么存在感。


如果说乔语是明丽的玫瑰,那我就是深藏在草丛里的蒲公英。


她张扬而明媚,我低敛而沉默。


从小到大,乔语总是用极其光明正大的方式,要走我所拥有的一切。


「爸爸~姐姐的鞋子更好看,我想穿。」


「妈妈,拜托拜托,可不可以把那条蓝色的裙子给我。」


我爸妈,总是象征性地为难一下,象征性地征求我的意见。


我沉默地点头同意,他们夸我就是懂事儿。


我拒绝的话。


他们会说:「你是姐姐,该让着一点妹妹的。小语她不是爸妈亲生的,心理脆弱敏感,我们该对她更好一点的。蕴蕴,爸爸妈妈相信你会理解的,对不对?」


我不想理解啊,可是我更不想爸妈为难。


我一直懂会哭得孩子才有糖吃,可我妈妈一直有偏头痛,我爸爸工作又那么忙。


我不想为了一双鞋子,一条裙子闹得他们心烦。



上高中的时候,乔语发现我在日记里写自己喜欢程潜。


她嘻嘻哈哈地说:「全校有一半女生都喜欢程潜,你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不过程潜有什么好的,脾气差劲,一天到晚拽拽的,搞不懂你们怎么都喜欢他。」


乔语说,要帮我追程潜,撮合我们两个。


篮球场上,她勾着程潜的肩膀,说要跟他学习打篮球。


我坐在边上,帮他们看书包。


结束以后,程潜装模作样地踢乔语:「又菜又爱玩儿,犯规了还抱着篮球往前跑!」


「我是女孩子啊!哪里知道篮球规则。」乔语挽着我撒娇:「我哪有姐姐那么厉害!什么 NBA,CBA 的,都知道得特别多,哎呀,我就是笨嘛,臭程潜,你还嫌我!」


我是会看篮球赛的,三步上篮,走步犯规,这些很基础。


程潜那么喜欢篮球,最尊重规则。


可是他却笑看着乔语抱着篮球满场跑,举着她的腰,让她投篮。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可以允许她犯规的。




大二那年程潜给乔语正式表白了,他足足准备了半年,买了一枚钻戒。


乔语哭着说:「程潜!我不能跟你在一起。我姐喜欢你,我要是跟你在一起,那就太对不起她了。你知道我是被领养的,我对不起谁,都不能对不起我姐!」


「我他妈管她喜不喜欢我!」程潜看着我暴怒道:「乔知蕴!我让你喜欢我了?还是说你喜欢我,老子这辈子就打上你的标签,必须孤独终老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程潜这么愤怒,他双目通红,痛苦的几乎要撕碎整个黑夜。


乔语,你不想跟程潜在一起,却跟他暧昧了这么多年。


喝奶茶用一个吸管,吃饭用一双筷子,挽着他的胳膊招摇过市。


别人问她的时候,她总说跟程潜是兄弟。


可是程潜酒醉吻她的时候,她从不推开。


那晚以后,乔语出国了。


我们家根本负担不起她留学的费用,是她同专业的学长出的钱。


后来程潜喝酒喝到胃出血,是我把他从酒局上拖出去送到医院的。


再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结婚那天,乔语回国参加我的婚礼。


她穿着一条露背红裙,摇曳生姿,明艳动人。


敬酒的时候,她的酒杯撞到程潜的酒杯,忽然就落了泪。


「哎呀,失态了,姐姐大婚,我太开心了。」乔语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泪光闪烁。


她还要喝,程潜拉着我去了别桌。


晚宴后,我看到程潜抱着乔语哭:「是不是只有娶她!你才肯回来见我一面!」


我穿着旗袍,端着解酒的蜂蜜水,站在外面,觉得夜凉如水。



我以为程潜没有八分爱我,总有五分的。


可这一切,都是我以为的。


在爱情里,自以为是的那个人最可悲。


乔语走之后,我跟程潜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联系过。


我在养老院做义工,认识了程潜的奶奶,结下了忘年交。


程潜跟我遇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之间还有这样的缘分。


那个时候他忙着打工,忙着学业。


后来他忙着打拼,忙着在这个城市创出自己的天。


我跟奶奶的感情很好,借着这道缘分跟程潜越走越近。


我们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催化的呢?


也许是那个瓢泼大雨的夜晚,他帮我撑伞,自己却淋湿了半边身子。


又或许是某个深夜,他从便利店里买关东煮给我,每一样都是我爱吃的。


或者是我加班到凌晨,一下楼就看到程潜睡在车里等我。


程潜毕业以后进入律师圈,很拼,陪客户喝酒喝到胃出血。


奶奶给我打电话,拜托我去照顾他。


他在医院里躺着,脸色苍白而疲惫。


我提着粥去看他,沉默不语地看他吃完。


程潜问我:「乔知蕴,你还喜欢我吗?」


「那你呢,还喜欢乔语吗?」我反问他。


他想了想说:「都过去了。」


程潜说,我就信了。


我们顺理成章的恋爱,结婚,也是有过甜蜜的时候。


他给我买两克拉的钻戒,风雨无阻地接送我上下班。


就算晚上有饭局,也一定会先陪我吃晚饭再出门。


结婚那晚,我跟他说:「程潜,你跟乔语说的话我听到了,如果你跟我结婚只是为了看她一眼,那我们现在就离婚。」


我是很爱程潜,但我不能卑贱到舍弃自己。


程潜抱着我解释了很久很久,他说自己只是借着酒意,去跟过去的不甘心释怀。


程潜说:「知蕴,不会有下次了,请你原谅我。」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多可惜我当时没有听过这句金玉良言。


在这段感情中,程潜骗过了自己,也骗过了我。


我们恋爱两年,结婚三年,抵不过乔语的一个回眸。


程潜把乔语带回了我们家,那个时候我坐在病房里等待做流产手术。



我跟程潜说要出差一阵子,他让我注意安全。


程潜去找乔语那段时间,我在家里装了监控。


我有一只叫做饭饭的猫,是我的粉丝送我的,我很爱它。


我很怕自己哪天昏在外面,没人管饭饭的生死。


装了监控以后,我住院后就拜托阿姨上门喂饭饭。


「啊啊,程潜!有猫啊!」


乔语一进门就尖叫起来,跳到程潜怀里勾着他的脖子。


饭饭迈着猫步仰着脖子,打量着乔语,在龇牙。


「没事儿,饭饭不会伤害你的。」程潜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很快地推开了乔语。


乔语住在了次卧里,说是找好房子就会搬出去。


她像是巡视领地一样,把家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看了一遍。


饭饭跟在她身后,盯着她。


乔语轻蔑地看了一眼饭饭,根本没一丝害怕。


原来……


她害怕猫是装的,为了阻止爸妈给我养猫,她居然装了这么多年。


乔语要去厨房。


「乔语!」程潜阻止乔语用厨房,语气有些急了:「别动知蕴的厨房!」


我在一个美食节目做策划,兼职做美食主播。


我非常非常不喜欢别人动我的厨房,就像程潜不喜欢别人进他的书房。


在这一点上,我们很尊重彼此的生活习惯。


乔语很委屈的哦了一声。


但我知道,她一定会动我的厨房。


乔语,她会不断地试探程潜的底线,试探我在程潜心目中的位置。


当我看到她故意摔碎我跟程潜的情侣杯子,蹲下去把手刺破以后,我没有一丝一毫的诧异。


乔语,她就是这样的人。


她可以不要,但是也绝不许别人拿走。


「我不是说过!不要进厨房吗!」程潜看到破碎的杯子以后,神情很不好看。


这对杯子对我们意义很深刻,是我们在欧洲蜜月旅行的时候买的。


两个杯子,一高一矮,一大一小。挨在一起的时候,像是情侣在拥抱。


同时注入热水以后,靠在一起的杯子会轻微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叮声。


有一次程潜惹我生气,我不理他。


他就一直往杯子倒热水,一晚上我耳边都是叮叮叮的声音。


「不要倒了!」我忍不住去推他。


「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程潜一把抱住我,咬着我的耳朵:「老婆,对不起,我保证绝对绝对不会再惹你生气了。」


从那以后,这一对杯子就成了我们的道歉语。


「程潜,你不关心我的手破了,却只是在关心一个杯子。」乔语伤心欲绝地看着程潜,眼泪不断的往下流,仿佛难以置信程潜居然这么对她。


她扑进程潜的怀里,痛苦地说道:「难道你还在怪我!当初我也不想折磨彼此,才选择出国的。我只是乔家的养女,小心翼翼讨好我姐,讨好爸爸妈妈,才能获得一点宠爱。你让我拿什么跟她争!」


程潜盯着地上碎裂的杯子,终究是轻轻抱住了乔语,「碎了就碎了吧,别哭了。」


我看着手机里相拥的两个人,在心里轻轻说。


程潜,你说得对,碎了就碎了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