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苏晚夏沈斯言全文免费阅读

苏晚夏沈斯言全文免费阅读

苏晚夏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沈医生这么年轻有为,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肯定没有吧,一般的女人哪配得上沈医生!”“就是就是……要不要我给沈医生做个介绍……”沈斯言一直笑着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护士,听不过去抢先开了口。“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沈医生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主角:苏晚夏沈斯言   更新:2022-11-15 14: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晚夏沈斯言的其他类型小说《苏晚夏沈斯言全文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苏晚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医生这么年轻有为,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肯定没有吧,一般的女人哪配得上沈医生!”“就是就是……要不要我给沈医生做个介绍……”沈斯言一直笑着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护士,听不过去抢先开了口。“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沈医生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苏晚夏沈斯言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他对她忽冷忽热,时常让她患得患失。

尤其是他那双时而淡漠时而深情的眼眸,在看自己的时候,总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去客舱巡视的时间到了,她摘下耳罩,推开驾驶室的门走到长廊上。

只是才刚出门,飞机便忽然遇到了气流,开始颠簸起来。

一名原本在客舱走道上玩耍的儿童,站立不稳,整个人朝机身后摔去。

苏晚夏眼疾手快,伸手抱住她的腰,用自己的身体当垫子,稳稳的接住了她。

最后孩子没有受伤,她的手肘却撞到凳子,磕破了皮青了一大块。

飞机落地后,她原本打算直接回家,副机长纪寒川却怎么也不放心,非要拉着她来医院处理伤口。

因为和沈斯言的婚姻关系并没有公开,所以机组的人,并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

她知道纪寒川对自己的心思,也明里暗里拒绝了许多次,只是收效甚微。

最后她拗不过纪寒川,还是来医院挂了个急诊。

纪寒川扶着苏晚夏刚在走廊上坐定,她远远的便看到穿着白大褂,英气逼人的沈斯言携着护士朝急诊病房走了过来。

苏晚夏立马挣开纪寒川的手起身,两人视线相交,他扫了一眼苏晚夏和纪寒川,眸中的视线陡然冷了几分。

下一秒,他竟然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一般,径直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她尴尬的站在原地,只听到病房里的患者和护士,笑着同沈斯言打趣。

“沈医生这么年轻有为,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肯定没有吧,一般的女人哪配得上沈医生!”

“就是就是……要不要我给沈医生做个介绍……”

沈斯言一直笑着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护士,听不过去抢先开了口。

“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沈医生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苏晚夏的心陡然一颤,她不明白护士为什么会说,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而不是,他已经结婚了。



和沈斯言结婚的这几年,他好像从来没有送过自己什么礼物。

原来爱与不爱之间的区别,可以如此之大。

此次飞行仍旧是盛婉主飞,航行结束返回洛城,飞机刚落地,盛婉便拦住了苏晚夏的去路。

“晚夏,你知道这条手链的来历吗?”

她本不愿意和盛婉多说,可听到事情关于项链,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这条手链,是三年前他回国时送我的,当时他想让我和他一起回国。只是我那时刚成为纽约航空唯一的女机长,我实在不愿意为了他放弃眼前的荣誉。”

苏晚夏淡淡掀眸:“所以呢,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盛婉端起一旁的咖啡,凑到嘴边轻轻吹了吹:“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忽然回国?是阿言用沈家的身份跟西航董事长施压,让我顶替你成为GX716唯一的女机长。我想告诉你,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谁也代替不了。只要我开口,机长的位置是我的,沈太太的身份也会是我的。”

苏晚夏捶在双侧的手不住收紧,她咬住嘴唇倔强回怼:“你不必来我面前宣誓主权,不肯离婚的人是他,不是我。”

听到她的话,盛婉微微一怔,随后笑出声来。

“你以为他不肯离婚是因为对你有感情吗?你错了,他是为了我。我才刚从国外回来,他若是立马和你离婚和我在一起,传出来对我的名声,总归是不好的。”

一字一句,刀刀见血,痛得苏晚夏无法呼吸。

原来真相,竟然丑陋至此。

房间里的空气像是被抽干了一般,让她几乎窒息,她再也不想待在这个空间里,推开盛婉便要离开。

只是下一秒,原本端着咖啡的盛婉忽然将手中的咖啡,尽数泼在了自己的脸上。

驾驶舱的门便推开,一众空姐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顿时都惊呆在原地,不敢上前。

“盛机长,你这是怎么了?”

盛婉看了一眼苏晚夏,眼底瞬间含了泪。

“晚夏,我知道你因为我抢了你机长的位置,一直愤愤不平,但这并不是我本意。我好心端咖啡给你喝,你又何必泼我一身呢?”

众人顿时哗然,没想到看上去文文静静的苏晚夏,竟然会这么的盛气凌人。

已经有人站出来替盛婉打抱不平。

“晚夏姐,你太过分了吧!”

“就是!你不能因为盛机长好说话就这么欺负人家吧。”

“没错,没错,我看啊你还是给盛机长道个歉吧……”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门口,将机舱门围得水泄不通。

苏晚夏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如今看向她的眼神却充满了不屑与质疑。

一起共事两年,还抵不过才来不到两月的盛婉。

该说她太会收买人心,还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呢?

她觉得无奈,更觉得可笑。她侧身拿起一旁的水杯,打开盖子,朝面前的盛婉泼了过去。



苏晚夏向来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范人的态度,可如今盛婉有些欺人太甚了。

因为知道沈斯言不爱自己,所以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争,她甚至从来都没有妄想过要和盛婉去争什么,是她一直把自己当做假想敌。

机场泼水事件过后,因为造成了恶劣影响,她直接被停飞两周。

不过也好,她正好可以修养几天,调整一下自己的状态。

夜里,她睡的迷迷糊糊,房间的灯光忽然打开,沈斯言气势汹汹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揉了揉眼睛,人还没有清醒,便已经感受到他隐忍的怒火。

“盛婉脖子上的烫伤,是你做的?”

苏晚夏怔住,瞌睡瞬间便醒了大半。

原来,他大半夜的赶回来,只是为了质问自己。

想必在医院,盛婉已经添油加醋的说了许多,既然他已经先入为主的站在了盛婉那边,定然是不会再相信自己的。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解释的必要。

想到这些,苏晚夏无可奈何的朝他看了过去。

“是我又怎样,不是我,又能怎样?”

沈斯言站在窗边,灯光的阴影下,她看不清他的脸,却可以听到他清冷的嗓音,是多么的冷漠无情。

“你太让我失望了,为了争风吃醋,你就这样对盛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她怔怔的看着沈斯言,心好似裂开了一道口子,冷风嗖嗖的刮了进来。

即便她委屈至极,却也不愿解释,她倔强的抬头。

“所以呢?你是为她来讨公道的吗?”

沈斯言眉头拧成一个川字:“你该和她道歉。”

苏晚夏气极反笑:“沈斯言,你若真那么在意她,便痛快的签了离婚协议书。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干涉谁。”

她的话让沈斯言愈发的恼了,眉心拧着,脸色阴沉得像是即将要降下狂风暴雨一般。

“你这么迫不及待的催着离婚,是赶着给纪寒川投怀送抱?”

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苏晚夏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分明对这段婚姻有愧的人是沈斯言,如今他倒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来指责自己。

她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你要这么想就这么想吧。”



苏晚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更衣室走出来的,或许用落荒而逃更为恰当。

在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盛婉竟然便怀了沈斯言的孩子。

那她这个沈太太算什么?

这一次,她是真的打算放弃了。

不管沈斯言同意与否,她都要和他离婚。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婚姻只需要她一个人真诚热烈的爱着沈斯言就够了,可现实告诉她,这样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在他沈斯言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丝毫她的位置。

这么多年,她苦心竭力的想要在他的心上占有一席之地。

却不知道,自己只是盛婉的替身,她对他的好,不过只是在为两人做嫁衣裳。

她蹲在地上哭了好一会儿,才擦干眼泪重新往驾驶室走去。

不管生活有多难,工作上她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她承载的是飞机上一百多号人的生命!

只是这一次的航行,却没有往日那么顺利。

飞机落地海滨市没多久,便忽然发生了5级地震,地震引起海啸,将整个街道破坏得七零八落。

苏晚夏带着机组人员到了最近的酒店,安置好后才拨通电话联系父母报平安。

新闻上全是关于海滨市地震的新闻,想必沈斯言也已经知道了吧。

她看着手机上空白的对话框,忍不住自嘲的笑出声来。

都到这种地步了,她居然还妄想沈斯言会关心她。

想必此时,盛婉正陪伴在她的身边,和他一起勾勒孩子出生后的幸福生活吧。

苏晚夏点开他的微信头像,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按下了拉黑键。

洛城,沈斯言正结束一台长达六小时的手术。

最近院里教授都被调去北京学习,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好几台手术连轴转,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分出精力去处理家里的事情。

最近,苏晚夏好像状态不对。

两人虽然感情说不上多么甜蜜,倒也一直相敬如宾,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忽然提离婚的事情。

甚至,提了两次。

等把手头上的事情忙完,他打算和苏晚夏好好谈谈。

换了衣服,他才走到办公室,便看到门口的护士围成一团,在议论些什么。

见到他出现,护士们立刻凑了上来。



院长一开始并不同意沈斯言的提议,可最终敌不过他的要求,只能同意。

以沈斯言为首,洛城第一医院一共派出了10名医生,和20名护士,组建成医疗队,出发海滨市支援。

到达海滨市后,他立刻投入紧张的救援活动中,一边不忘找寻苏晚夏的身影。

直到三天后,他才终于在送伤患去医院的路上,见到了苏晚夏。

连续几天的暴雨,让整个路面都湿哒哒的,苏晚夏没有打伞,站在路上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孩子,往帐篷里跑。

放下孩子后,她又转身往雨里走去。

他腹中有千言万语,此刻却无法言说。

好在看到此刻她是安全的,他便放心了。

医院人满为患,越来越多的伤者堆集,已经无法安置新的患者了。

沈斯言扫视了一眼现场,眸色深沉的和院长沟通

“现在的情况,必须安排一辆直升飞机,将病情严重的伤者,送往其他城市。”

院长为难的看着他:“送物资的飞机便停在医院天台,只是驾驶员在搬送物资时,手受伤了。眼下若是等新的驾驶员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即便他们医术再高明,没有设备,那也无计可施。

正当大家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是好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清脆而有力的声音。

“我是民航gx716的机长,也获得过直升机驾驶证书,让我来护送大家!”

沈斯言顺着众人的视线朝人群中看了过去,一眼撞上苏晚夏干净而又清澈的眸子。

他心跳如鼓,赫然走上前,想要抓住她的手。

苏晚夏却不愿多看他一眼:“沈医生,安置患者要紧。”

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其他的话他们可以回家再说。

沈斯言转身,吩咐好护士将伤患转移到直升机上,为了省出空间,医护人员只有他和一名护士同行。

乌云下的海滨城一片灰暗,云层上却是阳光明媚,若是驾驶民航客机,此刻便能看到天边的万丈光芒。

只是眼下她驾驶的直升机,飞行高度不能太高,只能贴着云层飞行,视野也都是雾蒙蒙的。

机舱内的众人都心情沉重,她戴上耳机喊话众人,为大家加油打气。

“能护送各位,是我的荣光。请大家放心,我一定送你们平安回家!”

经过苏晚夏的一番喊话,空气中的氛围这才轻松了些。

一路上,沈斯言的视线,好几次落在她的身上,她却统统视而不见。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和他分开,还是不要再纠缠了吧。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一次她不想再犹豫了。

飞机飞行到丛林上空,天气忽然突变,一阵阵狂风席来,搅得直升机在原地不断转圈。

舱内的患者被吓得惊叫连连,唯有沈斯言面色平静,一一安抚众人。

“放心,苏机长飞行经验娴熟,一定会没事的!”

苏晚夏看着身后眸子如星辰璀璨的男子,心中涌上一股暖意。

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了。

可是,这一次她也没有把握。

螺旋桨损坏,操纵杆失灵,飞机无法再飞行,只能先行请求支援,然后跳伞等待救援。

飞机上一共有8名患者一名护士,加上她和沈斯言,一共11人。

可飞机上,只有10个降落伞!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我是本次gx716航班的机长苏晚夏,飞机即将抵达洛城,当地气温26度,天气多云,提前祝大家旅途愉快!”


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抵达洛城了,苏晚夏将操纵权交给副机长,随后从口袋里掏出开了飞行模式的手机,看着沈斯言的对话框静静出神。


上机前两人发生了点小摩擦,她一气之下把他的微信给删了,只是至今也没看到他加回来的消息。


她到底是爱得太卑微了些,每次两人之间闹矛盾,焦躁不安的人都只有她一个人。


三年前,她嫁给了自己暗恋多年的沈斯言。


沈苏两家是世交,双方父母提出联姻,她一直深爱沈斯言,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向来很有主见的沈斯言,竟然也会同意联姻的提议。


那时他刚从国外进修回来,是洛城第一医院有名的外科医生,英俊多金,身边的女人花团锦簇。


苏晚夏不知道,他怎么会忽然答应和自己结婚。


两人虽然相识多年,却从来没有联系过,更何况传闻他一直有喜欢的人。


这么多年,她作为西航唯一的女机长,身边追求的人一直不少,只是那些人却从来没有入过她的眼。


如今今她虽然如愿嫁给了沈斯言,可两人之间的感情却一直淡淡的。


他对她忽冷忽热,时常让她患得患失。


尤其是他那双时而淡漠时而深情的眼眸,在看自己的时候,总像是在看另外一个人。


去客舱巡视的时间到了,她摘下耳罩,推开驾驶室的门走到长廊上。


只是才刚出门,飞机便忽然遇到了气流,开始颠簸起来。


一名原本在客舱走道上玩耍的儿童,站立不稳,整个人朝机身后摔去。


苏晚夏眼疾手快,伸手抱住她的腰,用自己的身体当垫子,稳稳的接住了她。


最后孩子没有受伤,她的手肘却撞到凳子,磕破了皮青了一大块。


飞机落地后,她原本打算直接回家,副机长纪寒川却怎么也不放心,非要拉着她来医院处理伤口。


因为和沈斯言的婚姻关系并没有公开,所以机组的人,并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


她知道纪寒川对自己的心思,也明里暗里拒绝了许多次,只是收效甚微。


最后她拗不过纪寒川,还是来医院挂了个急诊。


纪寒川扶着苏晚夏刚在走廊上坐定,她远远的便看到穿着白大褂,英气逼人的沈斯言携着护士朝急诊病房走了过来。


苏晚夏立马挣开纪寒川的手起身,两人视线相交,他扫了一眼苏晚夏和纪寒川,眸中的视线陡然冷了几分。


下一秒,他竟然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一般,径直从她面前走了过去。


她尴尬的站在原地,只听到病房里的患者和护士,笑着同沈斯言打趣。


“沈医生这么年轻有为,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肯定没有吧,一般的女人哪配得上沈医生!”


“就是就是……要不要我给沈医生做个介绍……”


沈斯言一直笑着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护士,听不过去抢先开了口。


“你们就别瞎操心了,沈医生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苏晚夏的心陡然一颤,她不明白护士为什么会说,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而不是,他已经结婚了。



将伤口包扎好后,苏晚夏谢绝了纪寒川送她回家的好意,自己打了个车独自往家赶。


飞行结束其实很累,她仍旧强打着精神熬了些粥放到餐桌上等沈斯言回来吃。


医生大多数胃都不好,沈斯言也不例外,这些年在她的调理下,他总算不会胃疼得半夜睡不着了。


以往每到胃疼的时候,他都格外脆弱,紧紧的将她搂在自己怀里,呢喃着唤她小名。


“晚晚……”


那是他们之间最亲密的时候,也唯有这个时候,她能感受到,沈斯言对自己是有感情的。


沈斯言回来的时候,她刚洗完澡,穿着浴袍头发还在往下滴水。


看到她这副有些凌乱的模样,他不由得拧了拧眉。


“纪寒川送你回来的?”


苏晚夏摇头,缓缓从一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她终究还是决定由自己先来打破冷战:“斯言,之前的事是我太任性,你不要生气了,这个手表是我特意为你买的礼物,看看喜欢吗?”


他淡淡瞥了一眼:“你觉得我一个医生,时刻都要动手术,带手表方便吗?”


苏晚夏低下头,只觉得脸烫的像是有火在烧一般,手中的盒子更是沉甸甸的,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将盒子紧紧握在掌心:“是我想的不够周到,你先去洗澡吧。”


在别人面前,她是雷厉风行的女机长,果断干练,可到了沈斯言面前,那气势便偃旗息鼓,再也威风不起来了。


夜里,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中间却像是隔着楚河汉界,谁也不肯先越过那条线。


最后,是苏晚夏坚持不住,侧身抱住了他。


“斯言……”


她将头埋在他的脖子里,尝试着去亲吻他的下巴,在气氛逐渐暧昧起来时,他却伸出手,轻轻的把她推开。


“睡觉吧,我累了。”


夜色凉薄如水,散发着阵阵寒意,那凉意渗透了她的四肢百骸。


她转过身背对着沈斯言,泪水止不住涌了上来。


第二天醒来时,沈斯言已经去了医院,苏晚夏洗漱干净后便换上工装前往机场。


到机场时,一众乘务人员立刻朝她围了上来。


“晚夏姐,你别难过了。”


“就是就是,我们都是知道你的实力的,不管怎样我们都支持你。”


她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到了会议室才知道,公告栏上公布GX716航班的机长人选已做更改,而她成了副机长。


难怪刚刚那些空姐看着她得眼神都带了惋惜,说了一堆安慰她的话。


她并不是太计较得失的人,只是她飞这条航线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忽然被空降的机长顶替了职位,总归是失落的。


正当她打算去和上层领导问个究竟时,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见到苏晚夏,她主动打着招呼。


“你好,我是新任机长盛婉,以后同飞还请多多指教哦。”


明眸皓齿,皮肤白皙,微卷的波浪头发将她衬托得万种风情,是和自己完全不同的风格。


苏晚夏怔住,她不敢相信,眼前人的脸竟然和自己有三分相似。


只是,盛婉更美,更明艳动人。


更巧的是,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字读作晚!



她一时之间乱了方寸,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和她打招呼。


通过简单的交谈,她才明白,原来盛婉之前一直在纽约航空飞国际线路,如今回国一是为了安定,二是为了挽回自己的初恋男友。


纽约?苏晚夏想起,当年沈斯言进修也是在美国,只是不知道是在哪个城市。


过去的事情,他一直都不太愿意和自己提起。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盛婉的那一刻起,她的心里便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起飞行的这几天,盛婉像是故意要压着她一头,任何事情都表现得积极过了头。


她性格开朗外向,在挨个给她们送了国外带回来的礼物后,很快就和机组的空姐们打成一片。


原本闹着为苏晚夏不平的机组人员,如今似乎和她已经走得更近了。


苏晚夏并不在意这些,工作上,她只想要把自己的技术更娴熟,这样才是对飞机上的所有乘客负责。


又是一次结束飞行,苏晚夏拉着行李箱刚到机场门口,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已是凌晨12点,机场偏僻本就不好打车,更何况是这样的大雨天气。


因为这次飞行盛婉请假,所以她主飞,出机场时其他同事早就已经回去了。


今天是周日,按道理沈斯言是不用去医院的,这个点也不知道他睡了没有。


犹豫了许久,她还是拨通了沈斯言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后便接通了,只是那端传来的却不是沈斯言的声音。


熙熙攘攘的笑声,夹杂着酒杯碰撞的声,苏晚夏听得清楚。


沈斯言向来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不知道今天怎么会出席。


“这么多年没见了,肯定要多喝几杯……”


“就是就是,怎么说你们当年也是郎才女貌……”


话听到这里,电话忽然被中断,苏晚夏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已经没有打第二遍过去的勇气。


不知是天气原因还是其他,她只觉得浑身上下冷得厉害。


她将手机收到包里,意识模糊的冒着大雨走了一公里到主干道上打车,回到家时整个人冻得嘴唇都有些发青。


沈斯言还没有回来,屋子里冷冰冰的,她一边打着寒颤,一边赶紧冲到洗手间洗澡。


出来后她才觉得自己稍微清醒了些,煮了一锅姜汤窝在沙发上等沈斯言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大概是沈斯言忘记带钥匙了,她掀开毯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飞速的冲到门口去开门。


大门打开,冷风携着酒气迅猛而来,还夹杂着一丝淡淡不属于她身上的香水味道。


苏晚夏掀眸,视线堪堪落在眼前略显亲密的两人身上。


她没想到,送沈斯言回来的人,竟然会是盛婉。



见到苏晚夏,盛婉并没有多惊讶,只是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抱歉,阿言喝多了,其他的人都喝了酒,只能我送他回来。”


阿言?


她从来都不知道,盛婉和沈斯言相识,更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么亲密。


不等苏晚夏有所回应,盛婉已经自顾自的搀着沈斯言进了门,她轻轻的将他放在沙发上,随后转过身看向苏晚夏。


“晚夏,阿言胃不好,喝多了酒待会儿肯定会胃疼,你准备一个暖水袋放他胸口,然后再煮点解酒汤等他醒了喂给他喝。”


温柔周到,善解人意,简直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好像她才是名正言顺的沈太太。


苏晚夏看着她,忽然有些喘不过气来:“你和斯言好像认识很久了……”


盛婉淡淡勾唇:“嗯,他从来没和你提过我吗?”


苏晚夏还没回答,下一秒就又听到盛婉有些骄傲的开口:“看样子,他还是忘不了我,所以才连提都不肯提我。”


“你不知道吧,我和阿言在纽约的时候,便已经决定这辈子都要在一起。只是在他回国前我们因为一些事吵了一架,我赌气说了分手,没想到他比我更狠,居然直接听从家里安排和你结了婚。”


“我伤心欲绝,大病一场,直到如今才决定回国面对一切。”


“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却有礼义廉耻,若是他对你有了感情,我定然会潇洒离去。可是今天他为了我大醉一场,我便知道,阿言的心中还是有我的。”


“晚夏,对不起,我先是抢走了你机长的位置,然后又是阿言。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阿言也一样。如果你愿意把阿言让给我,我可以和塔台申请,仍旧让你做GX716唯一的女机长。”


盛婉的话信息量太多,苏晚夏强撑着情绪,看了一眼沙发上的沈斯言,然后问道:“这是斯言的意思,还是你的?”


盛婉笑了笑:“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苏晚夏的心好似跟着身体一寸一寸的冷了下来,她呼吸有些乱,嘴上却仍旧不肯服输:“如果是你们感情深厚,为何还要求我把斯言让给你?”


她的话让盛婉微微一怔,随后又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太伤害你,既然如此,我就先回去了,辛苦你了。”


门被关上,盛婉已经离开,苏晚夏还站在沙发上回不过神来。


直到沈斯言捂住自己的胸口,有些艰难的扯住她的袖子。


“晚晚……”


这平日里亲昵得让她满心欢喜的称呼,在盛婉走后,却像是一道惊雷,陡然劈在苏晚夏耳侧。


她的心好似被狠狠扎了一刀,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晚晚……


婉婉……


她忽然便明白了当年沈斯言为什么会同意和她结婚,相似的面容,相似的名字。既然他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那有她这样一个替身,爱着他,照顾他,用来暂排苦思又何乐而不为。


原来这些年在沈斯言胃疼意识不清楚时,心里想着念着的人,不是陪在他身边的苏晚夏,而且远在纽约的盛婉!


原来,这些年沈斯言心里的那个喜欢的人从不是她。


原来,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笑话!



夜色安静得可怕,沈斯言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苏晚夏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不知过了多久,看他实在醉得难受,才打了一盆热水,轻轻的用毛巾给他擦脸,然后又给他换上睡衣,盖上毯子。


他是有洁癖的,所以即便喝醉了酒,身上也干干净净。


英俊的眉眼微拧着,在灯光下仍旧是魅惑人心的样子。


可是这样一个人,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一个人,心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她的位置。


多么无情,又多么可笑,这三年,她的付出没有任何意义。


她想着想着便趴在旁边睡着了,醒来时天已亮,她的身上披着原本在沈斯言身上的毯子,而沈斯言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准备出门。


她开口叫住他:“斯言,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沈斯言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什么事?”


看着他冷漠的神情,苏晚夏忽然便没有了质问的底气。


在他面前,她永远是被拿捏的那个。


“你和盛小姐的过往,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


沈斯言微微蹙眉,嗓音清冷:“因为没有必要。”


好一个没有必要,苏晚夏苦涩的笑了,在他的心中,原来她连拥有真相的权利都不配。


这段婚姻再也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她站起身来,长吁一口气。


“斯言,我昨天想了很多,当初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才结婚的,如今既然我们没有感情,不如分开吧。双方父母那边我会去做工作……”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沈斯言不悦的打断。


“苏晚夏,你在闹什么?如果你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引起我的注意,那大可不必,我很忙,没有时间处理这些小事。”


话音落下,他已经摔门而去。


苏晚夏心觉可笑,在他眼里,离婚也只是一件小事而已,那什么才是值得让他花费时间的大事呢?


这天之后,苏晚夏在家休息了三天。


只是这期间沈斯言一次也没出现过,许是医院真的很忙吧,忙到连回来机会都没有。


可巧的是,他忙的时间,正好和盛婉回来的时间轨迹相同。


她不明白,既然她已经识相的主动提了离婚,沈斯言为什么不干脆果断的答应?


第二天清早,苏晚夏要飞海滨市,她早早的便来到了机场。


开完例会后,一众空姐却围住了盛婉不肯走。


“盛机长,你的手链可真好看……”


“是啊是啊,这手链上的蓝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吧。”


盛婉将手举起,把手链呈现在众人眼前。


“好看吗?其实贵不贵重我都不在意,只是送手链给我的人,才是我最在乎的。”


众人顿时嘴角含笑,调侃道:“送手链的人是盛机长的男朋友吧!早就听说盛机长是为了初恋男友回国,看样子是修成正果了?”


盛婉脸色微红,向来大方自如的她,今日却显得分外羞涩。


“快了快了,到时候一定请大家吃饭!”


大家笑得越发开心:“太好了,我们可等着喝盛机长的喜酒哦!”


苏晚夏远远的站在一边,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目光正好落在盛婉白皙手腕上的那条手链上。


她没记错的话,这条手链三年前就在沈斯言的抽屉里。


当初她只是想看一眼,便被沈斯言不悦的收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