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夏芸霍沐宇小说阅读

夏芸霍沐宇小说阅读

夏芸霍沐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只有心里在意他的时候,才会怕他发脾气,怕他不高兴。“我再也受不了,只要乔柔打个电话给你,哭一哭,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义无反顾去到她身边。去年那个晚上是我的生日,我做了很多菜等你回来吃,你却说乔柔生病了,要送她去医院,不能陪我过生日了。”

主角:夏芸霍沐宇   更新:2022-11-15 04: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芸霍沐宇的其他类型小说《夏芸霍沐宇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夏芸霍沐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只有心里在意他的时候,才会怕他发脾气,怕他不高兴。“我再也受不了,只要乔柔打个电话给你,哭一哭,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义无反顾去到她身边。去年那个晚上是我的生日,我做了很多菜等你回来吃,你却说乔柔生病了,要送她去医院,不能陪我过生日了。”

《夏芸霍沐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只有心里在意他的时候,才会怕他发脾气,怕他不高兴。

“我再也受不了,只要乔柔打个电话给你,哭一哭,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会义无反顾去到她身边。去年那个晚上是我的生日,我做了很多菜等你回来吃,你却说乔柔生病了,要送她去医院,不能陪我过生日了。”

霍沐宇似是不理解她的无理取闹,听了这话,眉头紧皱。

“如果我为了你,可以随便丢弃那么多年的乔柔,对她不管不顾,那么有一天,我也会为了别的女人抛弃你,你真的希望我是这种无情无义的男人吗?”

“随便吧,总之,我和你过不下去了。”

“你身边所有人都时刻提醒我你有多爱护乔柔,她从小到大身体不好,你是怎么把她捧在掌心上,不停地找国内外专家替她调养身体。是啊,她身体不好就是一道免死金牌,所有人都得让着她爱着她,不管做错了什么,都没人忍心指责她。只要她掉几滴眼泪,就全都是我的错,可是,真的是我的错吗?”

她一口气说完。

乔柔一生下来,得到了所有人的宠爱,她算什么?

霍沐宇:“她只是我的妹妹。”

夏芸不在意,点点头:“所以你和你妹妹在一起吧。”

老娘不伺候了。

“夏芸!”

霍沐宇又生气了。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和他闹别扭,乔柔不是早就存在了吗?

以前都没出现过问题,现在又算什么?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过来吻我,我可以当做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夏芸惊诧地看着这个男人,他竟然是在不满,不满她没有给他吻吗?

霍沐宇的背往后靠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打火机燃着蓝色火焰,抬眼看人时,一贯的高不可攀。

英俊的面容轮廓冷到了极致,骨子里弥漫着无声无息的暗戾和张狂,笔挺刮直的西装裤腿。

他看着她,已经在等她的吻了。

夏芸冷笑一声:“找你的好妹妹吻你去吧,她很乐意会这么讨好你。”

霍沐宇的脸色,终于彻底沉下去了。

讨好?

原来她以前那些吻,只是为了讨好他!

霍沐宇又想起她今晚在包厢的种种表现,再结合她刚刚说要离婚的那番话,包括说乔柔的那番话,也渐渐回过味来了。

她在使性子,她在嫉妒。

他不认为一个女人使性子是件好事,她该懂事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样才对。

现在这么恃宠而骄的女人,像极了他那个继母,男人一旦给的太多了,女人的心也贪婪了,她们都一样。

这么一想,他心里不是那个味儿了,觉得无趣。

霍沐宇捏着她又纯又欲的脸蛋仰了起来,还是偏清纯那挂的初恋脸,他最喜欢的风格。

她以前对他表现的那些小情小意,不管是亲吻还是拥抱,他也都很满意,很享受。

夏芸待在在他身边,一直都是很合格的女人,不管床上还是床下。

原本夏芸是他枯燥生活中最好的调剂品,可现在,他觉得有些避之不及了,她已经变味了。

“很好,要离婚是吧?我成全你。”



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

夏芸的下巴被他捏的疼了,可听到这句话,心里松了一口气。

“好,记住你说的话。”

夏芸起了身,把离婚协议放在桌面上,霍沐宇摘掉钢笔帽,在上面签了字,笔力大得几乎要划破了纸背。

“既然打算离婚,我们再住一个房间也不合适,我去隔壁睡。”

“好,你不要后悔。”

霍沐宇把领带甩在沙发上,不可一世的倨傲,英俊的面容一片冰冷。

夏芸推门的手一顿,忽然回头看他。

霍沐宇手一顿。“霍沐宇,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觉得轻松过,我再也不需要违背自己的意愿,放下自尊,卑微地去讨好你身边的所有人,也不用担心你什么时候抛弃我,和乔柔结婚。”

“我终于舍得放手了。”

夏芸没有留恋的离开了。

“先生?”

管家接到霍沐宇的内线电话时,还以为先生在少奶奶的安抚下,会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结果,他听到男人阴沉到极点的声音。

“安德鲁,拿好我的证件,明天和那个女人去民政局离婚。”

什……什么?

管家咽了口口水,内心已经有些崩溃了。

完蛋。

少奶奶不在的第一个晚上,大魔王的脾气都已经这么大了,这以后日子还能过吗?

“先生,那以后,真的不管少奶奶的事了吗?”

临出差前,管家还想确认了一句。

霍沐宇突然很生气,对着他就是一顿骂,暗沉阴冷的眸子充斥着滔天怒火。

“你看人家要你管了吗?她求你了?你这么喜欢上赶着倒贴?”

管家顿时手足无措:“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

霍沐宇发现自己在动怒时,忽然又觉得好笑。

都决定和那个女人离婚了,何必为了她动怒,她不值得。

经过昨晚的事情,霍沐宇觉得自己对那个贪心不足的女人,已经没了任何留恋。

以后她是死是活,都和他没关系。

霍沐宇在第二天就飞了欧洲,他前脚刚走,她爸的小三王嫣然就上门了。

她还在房间收拾东西,准备搬去新租的公寓,佣人说她继母来了。

“夏芸,没想到吧?我还以为你能躲得了多久呢!”

王嫣然才20多的年龄,生了一张很媚俗的脸,浓妆艳抹衣着暴露。

夏芸被她拧着耳朵,很疼。

女人唇色发白,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看来霍沐宇已经不要你了,这下没了后台,你横不起来了吧?夏芸,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当初我让你嫁给李氏集团的总经理,你还委屈上了是不是?我呸,真当自己是什么天仙呢,还想攀霍沐宇,笑死本夫人了,你以为你比得上乔柔?人家是千金大小姐,A市的第一名媛,有钱又有貌,你算哪根野草?”



霍沐宇到欧洲半个月,一切工作照常进行,只是时间长了,心里像空落落的,暴躁指数肉眼可见的日渐增长,周围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他手上拿着钢笔,手背筋骨分明,啪地一下把笔拍在了桌上。

完成工作后,他扯了下自己的领口,摘了银边眼镜,狭长眸子浮现冷意。

他闭上眼睛,想起平时这个时候,会有一双柔软的手在他额头上按着,可现在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就不痛快。

夏芸。

这个胆大叛逆的女人,他真该捏死她一了百了,想到她最近突如其来的叛逆,还非要和他离婚,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霍沐宇恨得牙痒痒。

算了,都已经离婚了。既然这是她想要的结果,他给她。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和她彻底划清界限。

她的事情,再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倒要看看,没了他,她以后还怎么生活。

只是在欧洲呆了半个多月,他没有听到那个女人任何消息,也没有任何电话打过来,胸口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郁闷情绪,做什么什么不顺,看什么什么不顺眼。

“张糖,最近,有接到电话吗?”

电话?什么电话?

张糖作为霍沐宇的私人助理,仔细回忆了下。

霍沐宇脸色更难看,他现在看周围一个比一个蠢,蠢得像猪,简直在举办谁比谁更蠢大赛。


第5章回来,能和你离婚真是太好了

李硕看她一脸迷茫的样子,恨铁不成钢,霍总说的不就是家里那位的电话?

虽然,他确实没接到少奶奶的电话。

以往先生出差,少奶奶肯定要打电话过来,而且很频繁,但现在……

李硕怕自己记漏了,还特意翻了下笔记本,发现他确实没有接到少奶奶的来电。

怎么回事?

“怎么了?”

“有,有打过。少奶奶打过一次电话问您,但总裁那个时候在工作,我就没敢打扰您。”

李硕张嘴扯了一个谎,他觉得肯定是有,但是万一他漏接了呢?

张糖很心虚。

夏芸之前一段时间确实打过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找霍沐宇,但她没搭理,敷衍就挂了。

以前少奶奶打电话过来,霍总都在忙工作,她敷衍几句就算了,不会真的叫霍总接,他们从来没觉得哪里有问题。

后来,再也没有电话打过进来。

谁知道,总裁居然会找少奶奶的电话?

“嗯,知道了。”

霍沐宇脸色稍缓,以为夏芸是打电话过来认错的。前段时间和他闹离婚,怎么都不肯服软,现在晾了她半个月,自己先熬不住了,主动打电话过来。

但这次,他不会像之前那样轻易对她心软了。否则她蹬鼻子上脸,还不知道要闹上多少次才肯乖,这次他真没有跟她闹着玩,离婚协议都签了。

想到女人上次像个可怜猫儿的样子,被沈敬那帮人欺负了,泪眼蒙蒙地喝醉了,可怜兮兮,让人怜惜。

他晾了她半个多月,对国内的女人不理不睬,也算是让她吃到了苦头。

不过,以前两人不见面的时候,长达半年一年也有,半个月算好了。

霍沐宇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知道了。”他心情似乎没之前那么糟糕了,补充了一句,“等她下次再给我打电话,告诉少奶奶我会回国。”

“好。”

李硕现在安慰自己,肯定少奶奶会打过来的,到时候他也不算撒谎了是不是。

不过,为了避免出差错,李硕还是主动给夏芸回了电话。



夏芸回头,眼里带着几分嗔怒。

霍沐宇皱了皱眉,一言不发地盯着她,一双眸子在她颈间游走。

夏芸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眼里闪过一丝惧意,乖乖地低下了头。

她的脖子上挂着一块儿玲珑剔透的玉坠,是她躺在精神病院的母亲还清醒的时候,亲手绑上去的。

所以,就算是当初穿着价值百万的婚纱,嫁给自己此生最爱的男人时,也不曾脱下过……

“霍总您真是太爽快了,这么好的项目,可真是雪中送炭啊!”

会议室里夏行激动万分,颤抖着一双老手想要靠近霍沐宇却被他不动声色地避开。

“嗯。”

他后退两步,冷冷地应了一声,然后转身下楼。

夏行一直守在楼梯口,目送着冷峻挺拔的背影走远,脸上的笑容经久不散。

他想不明白为何这次霍沐宇会如此痛快地答应合作,可是谁也不会拒绝意外之喜,不是吗?

“跟我回去!”

霍沐宇踩上最后一阶楼梯,语气冰凉神情淡漠,犹如神袛一般容不得半分质疑。

夏芸心头万分不愿,可是一想到稍有不慎,自己躺在医院的母亲就不知道会遭受何种危险,便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了某人身后。

站在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幻影前,夏芸微愣了半秒,还是认命似地坐了进去。


第20章最后的尊严

“先生。”

霍家别墅门前,管家一如既往地等在那儿,弯腰躬身语气恭敬。

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脚步太快,霍沐宇下了车便直接迈进了门里,夏芸跟在身后,落了老远。

“少奶奶,哦,不对,夏小姐您怎么又回来了?这般来去自如也太不把霍家放在眼里了吧。”

管家冷漠的眼神掠过夏芸冷如冰霜的脸,语气十分不客气。

“您也说了这里是霍家,那么请问您姓霍吗?就算我没有把霍家放在眼里,那也跟您没什么关系吧。”

夏芸立在门前,抬眼与管家对视着,面上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

“你……我虽然不姓霍,可也在这儿几十年了,哪里轮得到你来教训。”

管家再一次见识了夏芸的伶牙俐齿,心里憋着气,脸色有些难看,堪堪端起了架子。

“只要不姓霍,在这里待得再久又有什么用呢?无非是狐假虎威罢了。”

夏芸挑了挑嘴角,一双狭长的美眸里满是不屑。

“你……”

管家被怼得哑口无言,终于悻悻地闭了嘴,脸上只剩下了青白一片。

夏芸懒得跟他纠缠,见他无言以对了,也就抬脚上了楼。

她原本不想跟那些个管家佣人计较,可他们平日里没少对她冷嘲热讽怠慢轻视,如今也算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先生您想要用些夜宵吗?我差人去准备。”

管家挨了一通嘲讽,心里有些不痛快,故意叫住了霍沐宇,巴巴等着他替自己主持公道。

“不用了。”

霍沐宇脚步微顿,话音刚落,胳膊就抚上了夏芸柔弱的双肩,眼里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带着几分鼓励,又带着几分戏谑。

老管家立在楼下,心顿时凉了半截,默默地低下了头,不敢再做声。

“把你的手拿开!”

俩人进了房间,夏芸冰凉的话便在耳边响起,激得霍沐宇眉头深皱。

“看来是我太纵容你了,由着你耍了几天性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他怎么能打你?”

夏芸笑得有些悲凉,眼神空洞,她闭上眼,明显不想再多说。

吴娇娇叹息:“好好休息,明天就会好了。”

“谢谢你娇娇。”

明天离了婚,一切都会过去了。

霍沐宇半夜三更才回家,还没进门就端着一张冷冰冰的脸。

可等他发现夏芸居然没有回来时,心里的不满和怒意像是喷着的火龙,想要吞噬那个女人。

这还是第一次,她这样惹怒他。

“总裁,夫人打电话约你九点半去民政局离婚。”

管家一转身,手上拿着手机,脸色为难地和霍沐宇说了。

霍沐宇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身上的西服也没换。

“该死!”

他随手拿了一杆球杆,把地上的盆栽都打得稀巴烂,佣人们被吓得不敢动。

管家默默地看着,挥手让人收拾。

管家深知霍总的坏脾气,但内心惊诧的,是这次惹怒了霍沐宇的人,居然是对先生百依百顺的少奶奶夏芸。

霍少奶奶根本不受宠,这是整个A市都知道的事。

所以,她在霍家就是个隐形人,整个霍家没人在意,毕竟见风使舵的人多,这些管家都看在眼里。

现在,少奶奶居然敢和先生提离婚。

所有人都说,霍沐宇和乔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夏芸是个第三者。

看先生这动怒的表现,难道,少奶奶在先生心里,其实有一定地位的?

“安德鲁。”

“在,先生。”

霍沐宇收起手上的球杆,地面狼藉一片。

“安排明天去欧洲的出差。”

管家惊讶了一下,知道是开拓海外市场的计划,原本安排在半年后的。

“好的。”

“这女人真的反了天,以为仗着我对她的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



霍沐宇捏住了夏芸的手腕儿,额头上青筋暴起,整个人怒火冲天。

“霍总,我们已经离婚了,请你放开!”

夏芸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挤得生疼。

明明是她太过纵容霍沐宇,才让他如此肆意张狂好吧。

“离婚?只要我不答应你离开,那就是一张废纸而已。”

霍沐宇则被彻底激怒,眼里噙着寒霜,字字句句都凉得透心彻骨。

“霍沐宇你明明不爱我,为什么又非要留我在身边?”

夏芸抬头望向霍沐宇,眼里只剩下一片冰凉,话里充斥着绝望。

“爱你?不要忘了,当初是谁处心积虑非要爬上我的床?现在又凭什么站在这儿跟我谈论爱情?”

霍沐宇眼里寒霜迸裂,一把推开了夏芸,眼里掠过一丝烦躁。

夏芸失去重心跌倒在地,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想要离开。

“给我回来!没有我的允许,哪里也不许去,听见没有!”

霍沐宇扯着夏芸瘦弱的胳膊,一把将她拉了回来,宽厚有力的手掌顺势掐住了夏芸的脖子,力道缓缓加重。

“霍沐宇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

夏芸皱着眉头,表情十分痛苦,却依旧没有像从前一样屈服。

“我偏不!”

霍沐宇太阳穴剧烈地跳动着,整个人已然愤怒到了极致,手上的力道不受控制地又重了三分,激得夏芸喉咙发涩,吐出一阵阵咳嗽声。

“除非你死,否则永远别想离开我半步!”

霍沐宇俯在夏芸的耳畔,声线魅惑却冰凉。

“你想要做什么?”

夏芸觉查到了霍沐宇的意图,双手紧张地护在了胸前。

“你说呢?”

霍沐宇掐着她脖子的手分毫未动,另一只空闲的手却开始探索她裙子上的拉链。

“快放开霍沐宇,否则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愤怒和惊惧在夏芸眼里一齐迸发,她使尽了最后的力气,想要守住底线。

“呵,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笑你的原谅?简直笑话。”

霍沐宇撇了撇嘴,眼里尽是不屑。

“是啊,他哪里需要我的原谅,终究是自视过高了!”

心脏划过一阵尖锐的疼痛,夏芸觉得自己像是挨了一刀似的,嘴角不由漫起一丝苦笑。

“你非要这样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这次以后,就要放我离开霍家,而且从此以后都不再干涉我的自由。”

夏芸柔软无力的趴在霍沐宇的肩头上,用最柔软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

霍沐宇最讨厌别人和他谈条件,激怒他便成了唯一的自保方法。

夏芸一字一句地说完,却又觉得讽刺无比。

面前这张华贵而柔软的大床,是她曾经尽了力气才爬上去的,而现在他又拼了命的想要离开,只为了保住自己最后一丝尊严。

“你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在这儿跟我讨价还价?”

霍沐宇深邃冰冷得犹如一湖寒冰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他发狂般地甩开了夏芸,眼神阴鸷得可怕。

“你这几天到底怎么了?怎么如此不安分?”

霍沐宇恼怒不已,已经从前的夏芸可是乖顺得犹如猫咪一般,他根本没料到,一个对自己如此死心塌地的女人,竟然会在一夜之间长出逆鳞。

闹着要离婚就算了,现如今竟然连碰也碰不得了。



霍沐宇正粗暴地拉扯着夏芸的衣服扣子,手上忽然多了一丝冰凉,惊得他微微一愣,手上的动作也猛然顿住。

从前夏芸对他言听计从,无论多么过分的要求都能欣然接受,所以他便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而现在夏芸的这一滴眼泪,现在他的坚硬如铁心里掀起了一丝波澜。

“扫兴。”

霍沐宇咬牙切齿滴骂了一句,猛地一下支起身子,从夏芸的身上抽离。

“把浴袍送到书房去。”

霍沐宇粗暴地拉开门,正好撞上了前来送浴袍的管家,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话,然后摔门而去。

管家愣了半秒,然后弓着身子上前关上了房门,离开前还朝着跌坐在床上,衣着凌乱的夏芸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他原本以为这个名义上的霍家少奶奶,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只有乔柔才是霍沐宇的心尖尖儿,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的。

霍沐宇离开以后,夏芸终于松了一口气,蹬掉高跟鞋,一把扯过被子蒙住头,闭上眼睛逼迫自己入睡。

虽然她并不想待在这富丽堂皇的房子里,可是也清楚自己不能再逃了,毕竟她希望自己躺在医院的妈妈,也能有一夜安眠。

“霍总,少奶奶好像有麻烦了。”

翌日清晨,霍沐宇方才睁开眼睛,起床气还没完全消散,正烦躁地皱着眉头,助理便敲开了书房门,脸上带着一丝慌张。

“怎么了?”

霍沐宇揉了揉眉心,眼神疏离冷漠,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直逼得人退避三舍。

“网上有些言论对少奶奶人很不利,而且还有很多照片……”

助理手上抱着笔记本电脑,声音微微发着颤。

“哦。”

霍沐宇微微抬眸,语气波澜不惊,就好像网上满天飞的留言和黑料跟他一丝关系也没有。

“霍总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

助理立在霍沐宇身旁,战战兢兢地开口,声音几乎已经低到了尘埃里。

此时此刻的他觉得,在霍沐宇身边待着,应该算得上是这世界上最如履薄冰的工作了。

别人惹恼老板至多不过丢掉饭碗,而他兴许连小命都保不住。

“好吧,去查查看是谁做的。”

霍沐宇挑了挑嘴角,心情半分也没受到影响,相反整个人还很轻松似的。

“是霍总,我马上就去。”

助理忙不迭地点头,急慌慌地转头离开,出了门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整个人仿佛重生了一般。

而霍沐宇靠在椅背上,眉目舒展,脸色竟出奇的好,甚至让人忍不住开始怀疑,外头夏芸铺天盖地的黑料都是他的杰作。

“霍总,发布照片的ID已经查到了,是凌薇。”

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助理便再次敲开了或是霍沐宇书房的门,话里依旧带着颤音。

“呵,我就说她离开了我什么也不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到头上。”

霍沐宇听着眼里没有半分恼怒,反而还有些幸灾乐祸。

因为他断定,过不了多久夏芸就会出现在他面前,低声下气地祈求他出手帮自己摆平危机。

“霍总需不需要我做点什么?”

助理见霍沐宇脸色好了许多,心里不由得纳闷,又鼓起勇气问了一遍。

“不用了,去忙你的吧。”

霍沐宇连头也没抬,一句话便让助理悻悻地闭了嘴。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无论这件事情发酵到什么程度,只要夏芸不开口,他就绝不插手。

“这都是些什么啊!简直胡说八道好吗?”

吴娇娇帮自己的亲哥赶稿子,熬了整整一晚,刚一打开手机就被气炸了肺,直接咆哮出声。

“天呐,快接电话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吴娇娇不停地给夏芸打电话,不料却一直没人接,电话里一阵接一阵的忙音让她焦灼不堪,几乎忍不住要冲去霍家别墅抢人。

夏芸昨晚辗转反侧熬到半夜才堪堪入睡,所以醒来的时候,关于她的新闻,已经蔓延到了几乎不可抑制的地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