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迟来

迟来

竺久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豪门千金钱棠,五年前在娱乐圈中可谓是无比的风光,然而她的风光却因为那一晚的“荒唐”而戛然而止了。从此,她退出了娱乐圈,低调出国了。本以为不会再回来,可谁知五年后家族企业的破产,让她不得不再次复出,接受众人的嘲笑。而那个男人,一直选择冷眼旁观……

主角:钱棠,商晏迟   更新:2022-07-15 23: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钱棠,商晏迟 的女频言情小说《迟来》,由网络作家“竺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豪门千金钱棠,五年前在娱乐圈中可谓是无比的风光,然而她的风光却因为那一晚的“荒唐”而戛然而止了。从此,她退出了娱乐圈,低调出国了。本以为不会再回来,可谁知五年后家族企业的破产,让她不得不再次复出,接受众人的嘲笑。而那个男人,一直选择冷眼旁观……

《迟来》精彩片段

仲夏夜,御京市涅普顿酒店宴会厅

银瀚娱乐正在举办一场盛况超前的庆典,大半个娱乐圈的人都来庆祝它双喜临门。

一来是该公司成立三十周年,二来则是其旗下演员商晏迟横扫八个主流国际电影节,成为最年轻的大满贯影帝。

钱棠慵懒地斜倚在露台上,冷眼看着那个话题正中心的男人。

即便身边星光熠熠,他也不会被掩盖光芒,依旧鹤立鸡群般气宇轩昂、卓尔不凡。

一如五年前那样……

“哟,这不是钱大小姐吗?”

忽然,一道尖利的女声打断了钱棠的思绪。

她转过头,就见到一个身穿桃红色鱼尾裙的艳丽女人讥诮地看着她。

钱棠从那女人的语气中察觉出了敌意,她下意识地皱起眉头,“我们认识?”

“你……”

于汐媚吃了瘪,柳眉倒竖正要发怒,忽然又笑了起来。

“你以为自己还是乾凌集团的大小姐呢?破产千金想复出捞钱,可惜没人敢找你合作,在家抠脚半年了吧?我劝你既然风光不再就夹着尾巴做人,看你可怜,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毕竟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于汐媚周围的几个人听了这话捂着嘴吃吃发笑,但眼里都充满了同样的嘲讽。

钱棠听了这话倒没动怒,她笑着点头,“这话没错,我的确不如你。”

于汐媚过了两秒反应过来,“你骂谁是鸡?”

“那就要看谁对号入座咯。”

钱棠翻了个白眼,转身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从退圈到复出不过五年时间,但钱棠的境遇却是天翻地覆。

对钱棠来说,在在这种公开场合露脸无异于自取其辱,她是一点都不想来。

可经纪人叶苏说这次盛典意义非凡,银瀚旗下的艺人必须全部到场,钱棠才无奈前来。

果然来了就没好事,在家里做个快乐的死肥宅不香吗?

“你站住!”

见钱棠要走,于汐媚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怒气冲冲地抬起一只手就要打她。

“啪!”

一声脆响之后,只见于汐媚捂着脸倒在地上,周围的看客们也都震惊无比。

钱棠左手握住右腕,潇洒地转了几圈手腕,“我劝你早点去医院,这一巴掌下去,估计你下巴假体已经移位了。”

笑话,她从小就学过近身搏击,怎么可能被这只精瘦的弱鸡给打了?

于汐媚还呆坐在地上,她甚至没反应过来自己被反击了,等她尖叫着哭出声来时,钱棠早已走远。

钱棠拎着曳地长裙的裙摆,在酒店花园里找到一个僻静的凉亭坐下。

这里距离宴会厅很远,这个时间应该没人来这种地方喂蚊子。

她从手包里取出手机发了条信息,让助理朱萌萌过来接她。

发完信息,钱棠忽然觉得头顶一暗。

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她面前,黑色西装裤笔挺干练,久违的乌木沉香味道淡淡扫向她的鼻腔。

钱棠不用抬头也知道对面是谁,她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强迫自己冷静之后她才抬起头来,神态自若地看着来人。

“商大影帝也是来看我笑话的?”


钱棠嘴角含笑,但眼神中却透露出倔强的冷意。

商晏迟不动声色地避开与她的对视,举了下手中的烟盒。

“抽烟。”

他的声音清冷低沉,让钱棠的心又不由自主地揪了一下。

钱棠这才发现她所处的凉亭其实是个吸烟区。

嗨,人家新晋影帝身份何等尊贵?何必特意过来取笑她?

钱棠自嘲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那就不打扰您小憩了,再见。”

她刚走出凉亭几步,就听见商晏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你刚打人了?”

“是啊。”钱棠停下脚步,很优雅地回身看向他,“哦,我忽然想起来了,她叫于汐媚是吧?以前想爬你床来着。怎么,心疼了?”

“钱棠!”商晏迟眼神忽然变得冷冽,浑身也散发出危险的气场。

“呵呵。”钱棠忽然狡黠一笑,伸手在空中对着商晏迟点了一下,并故意配上一个矫揉造作的wink,“玩笑而已,我相信你的眼光。”

“住口。”

看着商晏迟逐渐失控的表情管理,钱棠就觉得心理一阵暗爽,她决定再加点码。

“我偏要说!她没得手,但……”钱棠挑了挑眉毛,嘴角扯出一个讥诮的弧度,“我成功了呀,你还记得吗?那晚……”

商晏迟扭过头不去看她,他从怀里掏出打火机,修长的手指笼罩在火焰之外形成一道挡风屏。

他点燃香烟之后,仰头轻轻吐出一阵烟雾,任它飘散在夏夜清风之中。

其实商晏迟并没有抽烟的习惯,只是在遇到烦心事的时候偶尔为之。

他的动作很优雅,侧颜也很完美,挺拔如玉树的身躯只是站在那里,就自成一幅画。

五年了,商晏迟比过去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魅力,只是对待自己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地……

厌恶。

钱棠心里一阵烦闷,她想干脆扭头就走,但双脚就像被钉在地上一样,迟迟无法迈动脚步。

“你现在自暴自弃了?”商晏迟忽然问道。

钱棠一愣,立刻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五年前,她在圈里是何等风光?

钱棠从影视学校大三那年开始拍戏,一出道就接连三部女主角,优质剧本扑克牌似的摊开在面前任她挑选,高奢品牌的代言也应接不暇。

可这一切自从“那一夜”之后就戛然而止。

钱棠风头正盛的时候退学退圈,独自一人去了海外。

五年后,家族企业破产,钱棠被迫复出。

过去,钱棠被不少人眼红,奈何根基深厚动不了她,现在正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

昔日圈中好友迫不及待地与她划清界限,但凡有点像样的工作资源就会被人截胡。

商晏迟所谓的“自暴自弃”就是指她这种情况下就敢大庭广众之下打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形象与名声了。

“你也想劝我既然风光不再,就应该夹着尾巴做人吗?”钱棠苦涩一笑,很认真地看着他,“你在关心我?”

钱棠露出短暂的笑容,但她眼睛立刻朝警惕地朝一个方向看去。

商晏迟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一同望去时发现远处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趴在栏杆上,还伴着几道刺眼的闪光灯明灭。


那明显是个偷拍的狗仔。

商晏迟扭过头看着钱棠,他的目光中露出一抹疑色。

那熟悉的眼神就像一把利剑,一下刺痛了钱棠最敏感的神经。

她有些恼怒但表情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甚至露出一个讳莫如深的微笑。

“你多疑的毛病还是没改。”

钱棠脸上云淡风轻,但她知道自己藏在裙摆中的手在抖。

她并不怕风言风语,更不怕被人误会,但前提是——对方不是商晏迟。

但出乎钱棠的意料,商晏迟的反应与她想象的不太一样。

“你误会了。”商晏迟摇头,又玩味地上下打量了钱棠一眼,“以你现在的身家,估计也请不起狗仔。”

钱棠:“……”

这个人真的很讨厌,有话不能好好说吗?非得这么羞辱人?

钱棠看了眼身上这件五年前买的旧款礼服,不服输地为自己挽尊。

“以貌取人可不好哦,这是LUCAS的‘经典款’高定,自掏腰包并非赞助,谢谢。”

纵然在心里她已经把商晏迟瞪穿了,不过并没表现出来,她仰起高傲的头颅,拎着裙摆转身就走。

“最好不是你叫的人。”商晏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否则你休想拿到郑达宇的角色。”

钱棠转过身来,她三个月前的确去参加了郑导新片的试镜,只是还没收到回复,但商晏迟怎么知道?

“呵,不管是不是我请的狗仔,你商大影帝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就得了?”

钱棠讥讽一笑继续迈大步走,却全然没注意到身后那双一直落在她背影上的炙热目光。

……

不管是破产千金还是落魄艺人,都不配拥有公司配给的专属司机。

等钱棠走到酒店门口时,就见到她的助理朱萌萌从一辆粉色小破车里探出头来。

“棠棠,这里!”朱萌萌跳下车给她打开后车门,“宴会怎么样?开心吗?”

“别提了,无聊至极,早知道就不来了。”钱棠系好安全带靠在椅背,疲乏地闭上眼睛,“对了,商晏迟怎么知道我去试镜郑达宇的新片了?”

“啊?你不知道吗?他是郑导亲自邀请的男主,想知道试镜情况又不难的。”

朱萌萌启动车子,很纳闷地蹙起眉头。

“话说你试镜结果怎么还没出来?叶苏姐之前说胜算很大的啊,咱公司的邢雨珊试女三的时候当场就定下来了,你这也拖得太久了。”

钱棠一阵沉默,她居然不知道商晏迟是男主角。

今时今日,郑导新片的女二号是她为数不多的机会。

所以她当时一门心思都在研究角色上,根本没去关注男主是谁。

手机忽然响了一声,钱棠低头一看紧接着拍拍朱萌萌的椅背。

“思遥刚回国,约我去AMOUR酒吧,你先送我回去换身衣服吧。”钱棠在手机上摸索几下,又开口,“对了,你跟叶苏姐报备一声,就说我打了于汐媚。”

“什么?”朱萌萌一个激灵,被惊得差点破音,“棠棠,如果我没记错,你是去参加宴会的吧?”

“参加宴会和打人有什么冲突?”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