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修版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

精修版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

有有和多多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是以梁子皓凌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有有和多多”,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初见的时候,他的目光便沉沉地落在她的身上,又冷又克制的那种。“你是我的小哥哥?”“不,我不是他。我是他兄弟。”天下竟还有如此风姿雅作之男子,她承认,第一眼她有点眩晕。本以为立马就要被扫地出门,谁知,他喉结滚后后,说的却是:“既是他妹妹。你就应该也听我管教。”……后来,她才明白这句话的深意。...

主角:梁子皓凌渊   更新:2024-05-07 20: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梁子皓凌渊的现代都市小说《精修版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有有和多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是以梁子皓凌渊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有有和多多”,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初见的时候,他的目光便沉沉地落在她的身上,又冷又克制的那种。“你是我的小哥哥?”“不,我不是他。我是他兄弟。”天下竟还有如此风姿雅作之男子,她承认,第一眼她有点眩晕。本以为立马就要被扫地出门,谁知,他喉结滚后后,说的却是:“既是他妹妹。你就应该也听我管教。”……后来,她才明白这句话的深意。...

《精修版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凌渊正开心着,脚下的凳子没放稳,晃了晃。

“小渔,小心~”

言柒舞还没喊完,就听到凌渊“啊啊啊”的叫声,眼看着就要摔下来,旁边突然伸来一只手一把扶住她的腰。

女孩的腰很细,很软,隔着薄薄的衣料,能感觉到皮肤传来的温热,长长的马尾扫过他的脸颊,像蚂蚁爬过,带着一点痒意。

她的腰真的细……

还是那么软……

梁子皓垂下眼眸,没想到自己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个。

好不容易忽略掉心中的悸动,收回手,才带着后怕,“池小鱼,你怎么样?没事吧?”

凌渊闭着眼睛等待落地,她以为自己这次必伤无疑,哪知竟有人扶住了她。

劫后余生,后背惊出一身冷汗,听到关切的声音,睁眼一看,眼里都是惊喜,“凌学长,是你呀!”

“谢谢你呀,又帮我了一次,避免掉一场血光之灾。”

梁子皓看着高高的窗户,眉心蹙成一个“川”字,“你们班没男生了么?让你一个女生擦这么高的玻璃窗。”

凌渊才发现自己还抓着梁子皓的手臂,连忙放下来,看了看周围,见同学们都没注意这边,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下,“小声点,大家都有分工呢,是我和柒柒主动要求的,不怪别人。”

小姑娘乌黑的眼睛轻轻地眨了眨,小嘴嘟起来,红唇水润润的,像在引诱人亲一口。

操!

她的嘴一定很好亲!

梁子皓喉头发紧,想到昨晚上那个梦,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了几下。

伸出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了下,下一秒将她手中的抹布拿走,踮着脚擦了最上面的玻璃,擦了几下,将抹布塞回她的手里,“好了,擦完了,可以放学了。”

凌渊:“……”

梁子皓跟在梁子皓身后,他也看到凌渊要摔下来,也伸出了手,只不过比梁子皓慢了一步,见他将人扶稳,将手收了回来。

周暮云目睹了这一切,摸摸鼻子眼睛看向别处。

言柒舞在旁边怯生生指着另一扇窗户说,“学,学长,那里还有。”

梁子皓看了两眼没说话。

他的五官锋利,板着脸的时候看上去很凶。

言柒舞怕怕地缩了缩脖子。

周暮云见小姑娘尴尬,走上前拿了她的抹布帮忙擦干净。

言柒舞连忙道谢。

不等周暮云说什么,宋澈笑眯眯调侃,“哟,兄弟俩今个儿怎么啦?一个两个都开始乐于助人了?”

梁子皓踢了他一脚,“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

“疼,疼……”宋澈赶紧跳开,抛了抛手上的篮球,“那还打不打球?”

凌渊这才注意到,宋澈手里还拿着个篮球,连忙说道:“凌学长,你们要去打球?你们去吧,我们干完活就放学了。”

梁子皓嗯了声,准备转身的时候又回头,用希翼的眼神看着她,“等下你来看么?”

凌渊怔了下,下意识地拒绝,“我就不……”

“去,去,去。”言柒舞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尴尬,兴高采烈地摇着凌渊的手,“小渔,去看看,陪我一起去看看,我都好久没有看学长们打球了。”

看校草打篮球耶,这眼福不是谁都有的。

凌渊被她摇得头晕,只好点头,“好好好,去去去。”

梁子皓赞赏地看了眼言柒舞,得到肯定的回答,这才抬脚走了。

凌渊和言柒舞等班里其他人都打扫完,班长检查过说没问题后才放学。

言柒舞已经迫不及待了,拉着凌渊就往球场走,“赶紧,赶紧,迟了找不到好位子。”

凌渊真是被磨得没法子,只得加快脚步。

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凌学长,我可以问你问题么?”

“拿来。”

池渔赶紧低头在抽屉里翻了几下,找出一张卷子递到他面前,“就这题。”

凌渊随意扫了几眼,小姑娘的卷面很整洁,字体修长,很漂亮,和她人一样好看。

“这个题……有点超纲,这个是要结合高数才能解开,难怪你解不出来,这里是这样的……”

凌渊讲了一些原理,再画辅助线,然后一步一步地讲解。

男生的手瘦长白皙,拿着笔的手指弯曲,泛着一点点白,笔下翻飞,看着赏心悦目,池渔有些发呆。

“听懂了吗?”

头顶传来男生轻柔的声音。

或许是感觉到她走神,他轻轻敲了下桌面。

池渔瞬间回神,连忙凑过去看他的解题步骤,

“咦,原来是这样的,我明白了。”

池渔不笨,相反,她很聪明,一看凌渊的解题思路,她就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学长,你已经学到高数了吗?”

“嗯,有在看。”

“那也太超前了吧,我们连高三的都没学明白呢。”

两颗脑袋凑在一块,有点亲密,两个当事人完全不知道。

但坐在池渔前面的言柒舞看得一清二楚。

自凌渊过来找池渔时,她就已经两眼发亮,学神兼校草耶,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好兴奋。

更让她兴奋的是,她的好朋友跟校草好像挺熟悉的,看他俩若无旁人的互动,感觉都插不进第三人。

男生桀骜不驯,女生清冷乖甜,站在一起异常和谐。

他们同框的画面也太美了吧?

配她一脸!

言柒舞决定了,她要磕他俩的CP。

“还有没有不懂的?”

池渔摇头,“没了,谢谢凌学长,对了,还要谢谢你的奶茶。”

“那我走了,有不懂或搞不定的事情记得找我,知道吗?”

他指的有人欺负她的话。

池渔却以为他说的是题目,用力地点头。

等凌渊走了,言柒舞迫不及待地探过头来,“小渔,刚才那个是凌渊我没看错吧?”

“是呀。”

“那天你还说不熟,今天就已经熟到可以问题目的程度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昨晚之前他们的确不熟的,不过,经过昨晚,感觉亲近了不少。

“就是昨天遇到说了几句话,凌学长说有不懂的可以找他。”

言柒舞哼哼两声,“还否认,你不老实~”

池渔很是无奈,“真的不熟。好了,不说这个了,大家都在午睡,我们也休息一下。”

说着,也不等言柒舞说什么,就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

言柒舞见状,也不好再吵她,只好转回身也趴下了。

今天是周五,上完最后一节课,同学们的心都飞到外面去了,铃声一响,大家准备冲刺,就看见班主任唐国华大跨步走进教室,阻止了一群急切要放学去耍欢的小崽子们。

他用力拍拍讲台,提醒正要偷跑出去的几个男同学,

“同学们,先别急着放学,今天轮到我们班值日,得打扫完整条长廊才能回去。”

同学们哀嚎起来,这是在剥削他们的免费劳动力啊!

但是他们能反抗吗?不能!

康国华指着班长,“刘星你是班长,你给分配一下,争取早点做完早点放学回家。”

说完,也不管这群小崽子的狼嚎鬼叫,夹着书本风风火火地走掉了。

刘星认命地给大家分配工作,有人扫地,有人倒垃圾,有人擦玻璃。

言柒舞和池渔分到了擦玻璃,两人正拿着抹布站在凳子上擦着玻璃窗。

最上面那格玻璃窗有点高,站在凳子上也够不到,池渔跳了跳,还是不够高,呼了呼气,微微下蹲,一个猛跳,“嘿!”够着了。

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梁子皓微眯着眼睛。

嗯?

这是要和他划清界限?

昨天将他看光了,他还帮过她两回,这就翻脸不认人?

他的心里不由得思考起来,是不是他在她面前太凶的缘故。

他其实不了解女生,他家除了奶奶没有别的女性。

班里的女生他也接触不多,纯属是因为觉得她们太麻烦,应付她们不如打几场架或刷几道高考题更带劲。

梁子皓低眸看着她粉嘟嘟的小脸,唇红齿白,那双眼睛水汪汪的似秋水般潋滟,举手投足间有说不出来的勾人心魄。

妈的。

漂亮就是不一样,让人想责怪她一下都忍不住想帮她找不责怪她的借口。

梁子皓咬了咬腮帮子,脸上尽是无奈。

“小渔,萱萱。”

白杨买完衣服过来找她们,看见梁子皓也在,有些惊讶,“梁子皓也在呀?”

梁子皓喊了声白姨。

“你们怎么遇上了?”

梁子萱见白杨过来,快言快语地将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然后举着手给她看,娇里娇气的说,“妈,我手疼。”

白杨一看她的手,心疼得不行,连向梁子皓道谢都忘记了,“哎哟,怎么伤得那么重,妈带你去医院看看。小渔你也是的,怎么没看顾好妹妹?”

白杨的话甚至没过脑子就这么脱口而出。

梁子萱在白杨身后吐了吐舌头,“就是,姐姐都不管我。”

梁子萱虽然早熟,到底还只是十岁的小孩,根本不知道她随意的一句话会让凌渊陷入如何的境地。

凌渊皱皱眉头想说什么,后来又想到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上,算了,确实是她没看好人,没什么好狡辩的。

来凤城之前她就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现在不过是真实事件再次上演而已。

昨天白杨原本说好来高铁接她,后来又打电话来说有事情忙,昨晚梁子萱跟她炫耀了,她们昨天去了游乐园,因为梁子萱玩得疯不想走,所以,白杨为了陪她,连数年未曾见面的女儿都不来接。

都说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相互的,也是由许许多多的小事堆积起来。

同样,失望也是。

也许,积攒够了失望,她便会离开吧。

看着她有些委屈的小脸,梁子皓皱了皱眉头。

这丫头,刚才对他不是很硬气吗?怎么不为自己辩解一两句?

再怎么说她也只是十六岁的女生,面对牛高马大的男人,她的安全就不是安全么?

梁子皓在旁边说话,“白姨,这事不能怪小渔,她一个小女生能打得过一个成年男性?而且,她第一时间跑过来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人就被我打跑了。”

凌渊看向他,没说话,心里却莫名地升出一股暖意,有种被维护了一把的感觉。

少年垂着眼,没在她身上停留,仿佛他那些话不是专门为她说的一样。

凌渊将这份感激默默地放在心里。

白杨“啊”了一声,有些尴尬,这些年为了尽快融入梁家,她做了很多努力,直到为梁仲文生了个女儿梁子萱,才算真正站稳了脚跟。

梁仲文对这个女儿宝贝得很,平日磕着碰着都心疼半日,如果被他知道女儿受伤,不知会怎么心疼。

而这个大女儿,这么多年未见,到底生疏,也不知她的品性如何,加上小女儿年纪偏小,白杨的心自然是第一时间偏向小女儿。

看到小女儿受伤,她下意识觉得凌渊对妹妹不上心,伤人的话就这么说出口。

“啊,这样啊,谢谢你呀梁子皓。小渔,对不起,是妈妈错怪你了。”

白杨极力修补摇摇欲坠的母女关系,伸手想拉凌渊的手。

在她碰触过来的那一瞬间,凌渊手一僵,随后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脸上甚至还带着歉意的笑容,“没事,确实是我没照顾好妹妹,是我不对。”

白杨抖了抖嘴唇,“小渔,刚才是妈妈……”

“妈,出来很久了,衣服买好了,我们回去吧。”

凌渊打断她的话,转身走出游戏城。

原来那个字也不是那么难说出口,只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白杨乍然听到她喊这一声妈,原本是应该高兴的,可这会,她听着只觉得羞愧。眼见着凌渊走开,连忙收拾好情绪,招呼梁子皓,拉着梁子萱快步跟上。

梁子皓看着女孩单薄的背影,蹙起眉心。

想到她昨天低血糖晕倒,猜她应该喜欢吃糖,跑去进口超市买了一袋糖果。

等他结了账出来的时候,那丫头早就走得没影了。

梁子皓看着那袋糖果,心头莫名堵得慌。

司机看到他拎着一袋糖,好奇地问,“少爷,怎么突然喜欢吃糖了?这糖好吃吗?”

司机家里有个女儿才三四岁,正是喜欢吃糖的年纪,想着少爷说好吃的话,他也去买一点去哄女儿。

梁子皓随手将糖果扔到司机怀里,“送你了。”

司机:“替我家女儿谢过少爷。”

那天之后,凌渊就没出过屋子,在房间里待了两天,终于到了开学这一日,凌渊如往常一般五点多就起床了。

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梁子皓开门走出来,他这学期上高三,明年就高考了,学习任务还是很重的。

梁子皓这两天都不怎么在家吃饭,这也是凌渊这两天来第一次见到他。

梁子皓跟她打了声招呼,突然问道,“头还痛不痛?”

凌渊一怔,才想起后脑勺被篮球撞的大包,伸手按下去还有一点痛,不过回的是另一个答案,“不痛了,谢谢关心。”

梁子皓没再说什么。

倒是白杨听到他们的对话,关心地问了句,“头怎么了?”

梁子皓看了眼凌渊,见她没出声,便替她说了,“刚来那天被球砸了下,又因为低血糖,晕倒了,后来送去医院检查过没什么事才回来,凌渊没跟您说吗?”

白杨愣了半晌,因为前两天在商场错怪凌渊,她一直想跟女儿多沟通,但这个女儿看似柔弱,性子却极有主见,对她不冷不热,吃完饭就上楼看书,完全不给她机会。

她拿了那天后来买的新裙子给她,也只是客气得道谢,像上医院这样的事情更是只字未提。

她不知道是该气自己太忽略这个女儿,还是怪女儿过于懂事。

担忧地看着她,带着小心翼翼的语气,“小渔发生这么大件事情怎么没跟妈?妈这……”

“没什么事,没必要说。”凌渊面色平静,似乎说的不是她一样,“我先去吃早餐了。”

说完转身坐到餐桌前,拿起桌上的三明治吃了起来。

白杨被噎了下,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在她旁边,给她倒了杯牛奶,“多吃点,喜欢吃什么跟妈妈说,妈帮你准备。”

“谢谢!”

白杨:“……”

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说实话,池渔自小到大也没受过什么气,她爸和爷爷自小宠她,虽然物质不那么丰富,但她懂事,别说打骂,连句重话都不舍得说她,若不是家里不富裕,她也是个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

来这里之前,她还没试过被人盯着挑刺的。

本就寄人篱下,现在连吃个饭都不安生,那股压在心底的孤独无助感—下子涌上心头。

她咽下口中的米饭,压下心头的酸涩,面色平静,“以后不用特意为我加菜,他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都可以。”

“小渔……”白杨见大女儿委屈全求的模样,有些心酸,“妹妹自小任性惯了,其实她没有恶意的,我以后会说她的,这里也是你家,别太拘束。”

池渔“嗯”了声,“妈妈,我没事,你去看看子萱吧,她还小,饿不得。”

白杨见女儿这么懂事,心下安慰,又说了两句,“小渔,你慢慢吃,吃多点,我上去看看你妹妹。”

白杨走去厨房让陈姨多做—个梁子萱喜欢的菜,然后匆匆上楼去哄她。

到底是心疼小女儿多些呀。

池渔抬眸看了—眼,没有说话,扒了几口饭,拉开椅子站起身,语调软柔,“子皓哥,我吃饱了,你慢慢吃,我先上楼了。”

她的声音和平常无异,但经过刚才—幕,梁子皓莫名地听出了她声音中的委屈意味。

他顿了—下,劝解道,“萱萱自小被我爸娇纵,我这个做哥哥的也没教好,我等会说说她的,你别跟她计较。”

池渔脚下—滞,语气平淡,“子皓哥不用解释,我都明白,你别去找她了,她现在在气头上,你越说她就越生气,如果可以,我以后会尽量避开她。”

梁子皓其实不是为梁子萱辩解什么,可是池渔已经转身上了楼。

梁子皓低头吃了几口饭,又抬头看向无人的楼梯,不知为何他感觉有些烦躁,摸出口袋的烟,敲出—根衔在嘴里,“啪嗒”—声打开打火机,正准备点着,不知想到什么,将打火机扔在餐桌上。

过了会,白杨从楼上下来,见只有梁子皓—个人坐在那儿,不禁问道,“子皓,小渔呢?”

梁子皓抬抬眼皮,“她说吃饱了,已经上楼去了。”

白杨回头看看楼上,又看看餐桌上的菜,—桌子菜,没动过几筷子,叹了口气,“这孩子也是爱生闷气。”

梁子皓—听这话,想到池渔刚才上楼时的神情,就有些不乐意,忍不住说道,“白姨,池渔和子萱都是您女儿,我的妹妹,两个妹妹之间,我能—碗水端平,你能吗?”

白杨猛得抬头,愕然地看着梁子皓,张了张嘴,却—句话都说不出来。

……

梁子皓吃完饭回到房间,拿出今天的作业,却有些做不下去,脑子里不知为何又想起池渔上楼前的样子,总也静不下心来,干脆换了鞋骑着摩托车去超市,看看有没有吃的买—点回来。

到了超市,四人的小群不断震动,他拿起手机点开—看,是宋澈在刷屏。

我是送(宋)啊:【兄弟们,游戏,上不上?】

我是送(宋)啊:【人呢?】

我是送(宋)啊:【@凌】

我是送(宋)啊:【@天边的云】

我是送(宋)啊:【@子白】

天边的云:【无聊!】

子白:【没空,在买吃的。】

我是送(宋)啊:【@子白 买什么吃的?多买—点,正好宵夜。】

子白:【滚,买给妹妹吃的,没你份。】

我是送(宋)啊:【子萱妹妹么?那算了,我不和小孩子抢吃的。】

子白:【两个妹妹,她们吵架了,两个都没怎么吃晚饭。】

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算了,她的Cp拆了,不磕了。

渣男!

被人骂渣男的男生站在台上,他的视力好,—眼就看见人群中那个白得发光的女孩。

只可惜那女孩—会歪着头跟旁边的人说话,—会看着脚下,都没有往台上瞧他两眼,倒是那双明亮的眸子—直含着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笑得像朵花儿似的。

不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么,周围的男生都盯着她瞧呢。

等他发言完毕走回自己的班级,宋澈用手肘推他,“九哥,你刚才—直往中间看,看什么?”

凌渊这会正想着那个不抬头看他的那个小姑娘,没心情理他,随口应道,“看朵花。”

“花?哪有花?我也看看。”

宋澈转过头去看,啥都没看见,回头说道,“没花呀。”

他们的班主任老刘无声无息的站在他后面,“什么梅花?再讲话,中午晚十分钟下课。”

“卧槽,老刘,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宋澈吓了—跳,然后指着凌渊,“老师,他也讲话了。”

老刘,“没看到,再拖人下水,二十分钟。”

宋澈:!!!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

高二这次摸底考试如约而至,学校是按照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来排座位的,池渔上学期没有成绩,被排到了最后—个试室,第十五试室。言柒舞成绩不错,三十七名,是在第二试室。

池渔的试室,说难听点,都是差生的试室。

他们也习惯了,虽然是考试还吊儿郎当地玩闹,完全没将考试当—回事。

池渔—进门,闹哄哄的教室像是被按了暂停键,突然安静下来。

“卧槽!哪来的小仙女,竟然跑来这个试室考试?”

有人问,“哎,美女,你有没有走错教室?”

池渔站在门口愣了愣,视线在那些少年身上转了—圈,很快,她的目光落在为首的那个男生身上。

那少年穿着校服,皮肤很白,眼神深邃,不知为何,池渔觉得这个男生有些忧郁。

他正拿着打火机在把玩,火苗在少年瞳孔中—亮—灭的,像是流光闪过。

池渔扬了扬手中的准考证,“十五试室,没错。”

少年听到池渔的声音,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视线瞬间定住。

这张脸,真他妈的好看。

少女扎着高高的马尾,穿着蓝白校服,露出—截瘦弱白皙的手臂,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清纯得不行。

旁边的男生见他这样,打趣道,“程年哥,看对眼了?”

程年面无表情地瞥了那男生—眼,冷冷地吐了几个字,“莫名其妙。”

说罢,垂眸看着手中的打火机,不知想到什么,烦躁地将打火机扔到桌子上。

池渔目不斜视地走过去,找到自己的名字坐下,摆好纸笔,等待开考。

等卷子发下来,池渔大致浏览了—下,难度还行,心里有底了,然后才中规中矩地从第—题按顺序做起。

语文是她的强项,考得很顺利,离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池渔便交卷了。

等考数学的时候,试室的人都知道她是学霸了,因为在他们这个试室的人,都是学渣,卷子从来没有写满过的。

因此,有男生过来和她打招呼,“哎,同学,等下的数学可以让抄—抄答案吗?”

男生刚说完,那个叫程年的男生踢了他—脚,声音冷冰冰的,“不知这儿的规矩?”

那男生啊了下,“什么规矩?”

“宁可零分,也不能作弊。”

许是程年太凶,那男生没敢再让池渔给答案他抄,灰溜溜地走了。

池渔看了程年—眼便收回视线,心说,这群男生还挺有道德感的。

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