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老婆快帮我免费

老婆快帮我免费

陆晟许铮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老婆快帮我》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老婆快帮我》主要讲述了陆晟许铮铮的故事,同时,陆晟许铮铮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陆晟许铮铮   更新:2022-11-15 06: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晟许铮铮的其他类型小说《老婆快帮我免费》,由网络作家“陆晟许铮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老婆快帮我》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老婆快帮我》主要讲述了陆晟许铮铮的故事,同时,陆晟许铮铮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老婆快帮我免费》精彩片段

万万没想到,陆晟所谓的正事,竟然是陪我逛街买买买。

「明天,你陪我参加一个饭局。」

就是这句话,让我在高级商场里,花钱花了个晕头转向。

在各种大牌店里,我如同花蝴蝶一样,一会儿穿这个裙子,一会儿拎那个包包,一会儿这条项链配这条连衣裙,一会儿这双高跟鞋配那条小丝袜。

总之,凡是我穿上合身的,陆晟都说好看。

我头一次发现,原来我身材这么好,穿什么都好看。

购物的两个多小时,真正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白驹过隙。

以前,我买衣服的时候,总是感觉度日如年。

记得有一次,我看中一件五百多的连衣裙,问小服装店老板有没有 M 号的,可小店老板只让我试穿挂在外面的 S 号,说什么先试试样子,觉得上身好看,肯定掏钱买,她再给我找 M 号。

我当然知道老板娘在刁难我,她觉得我不像买主,所以故意那么说。

可我实在太喜欢哪件衣服了,于是试了 S 号,结果刚站起来,因为不合身,拉链直接崩了。

那天我和老板大吵三百回合,就为了讨论清楚,拉链崩了到底是她的错,还是我的错。

其实,修修拉链,不过二三十块钱。

唉。

从此之后,我只在网上买衣服,不愿再在实体店里看人脸色。

可是这一天,在陆晟带我购物的两个多小时里,所过之处,尽是笑脸。

所有售货员都对我极尽赞美之词,「气质非凡,穿什么都好看」。

我不禁感慨,原来有钱人的快乐,这么简单。

即将走出商场的时候,陆晟突然问我,还有没有别的想买。

我嘴上说着没有,可眼睛不自觉的瞟向门口的那家哈根达斯。

这个牌子的冰激凌,我一直都想尝尝,但是却一次都没舍得买过。

哪怕是去年过生日,都没有舍得买。

我想着,现在我有钱了,等会儿打发走老公,我一定要再回来,吃它个昏天黑地。

陆晟似乎看穿了我的内心活动,他牵着我的手,将我领到了哈根达斯的店里。

然后大手一挥,给我买了一个哈根达斯球。

「太凉了,吃多了不好。」他付款的时候说。

就这样,我失去了昏天黑地的机会,但吃到了最甜蜜的冰激淋球。

吃着吃着,我突然感觉自己超级幸福,忍不住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图是咬了几口的冰激凌,配文是:全天下,我最爱我老公给买的。

很快,我的朋友圈炸了。

好多半生不熟的朋友在下面留言,说什么的都有。

「刚分手半年,这就有男朋友啦?」

「什么老公啊,才请吃个几十块钱的东西,抠门!」

「无图无真相,老公在哪里?[吃瓜表情]」

「是不是老公长得丑,不敢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说怎么辞职了,原来是傍了大款!不过,别被骗了啊!」

呵,熟人。

甜甜的冰淇凌令我完全无视了这些不友好的留言。

很快,我就贴着陆晟的肩膀,自拍了我们俩的合影,背景是一堆名牌购物袋。

po~又发了个朋友圈!配文是:你们要的老公来啦,帅得我头晕眼花~!

嘻,炸去吧!

万没想到,这一炸,炸出来一个乐色。

我那傻叉本叉的前男友突然蹦出来留言:「你真的结婚了?」

淦,他果然还是如我印象里那般傻叉!

就在我想要拉黑他的瞬间,突然福至心灵,生发出一个绝妙的主意。

我应该加莫染的微信呀!

我这恩爱,难道不是第一个就该秀给她看嘛!

我秀的越多,莫染就会越生气,莫染越生气,就越会来找我老公的茬,那我这边五十万的月薪,岂不是源源不断,这工作完全保住了嘛!

我果然是个聪明女人!

就在我打算询问陆晟秘书搜罗莫染的微信号时,老天爷再次眷顾了我。

莫染本人,居然躺在我的微信好友申请里。

呵,让秀恩爱来的更猛烈些吧。

加上她之后,我马上发了一条新票圈,只对莫染公开。

图:老公紧握我带着鸽子蛋的手;文:他说,我的小手真小,我说,那是因为你给的鸽子蛋大。

可莫染那边毫无反应,连个赞都没给我点。

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已经气死了呢?

隔天晚上。

在顶尖造型团队的加持下,镜子里的我看上去简直脱胎换骨。

可以这么说,打从娘胎里出来,我还没有这么光彩照人过。

因为实在太好看了,我忍不住自拍,又发了一张朋友圈。


「跟亲爱的老公去参加商业宴会,第一次,还有点小紧张 ing......」

然后分组,只对同事和莫染可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到那些曾经瞧不起我的同事此时此刻羡慕嫉妒恨的嘴脸,我简直忍不住要高歌一曲。

我正高兴的时候,身旁的陆晟却牵起了我的手:「不用紧张,你是我的妻子,没有人会为难你的。」

「紧张啥?我不紧张。」我毫不在意地挥挥手。

笑话,我好歹也是在职场里翻滚了几年的打工人好吗,浑水摸鱼是我的强项,我有啥好紧张的。

陆晟好像不太相信,他伸手拦住我的腰,安抚似的冲我笑笑:「相信我,你这么好看,今天一定艳压群芳。待会儿只要跟着我,万事都有我替你担待。」

呃,虽然我不紧张,但是被他这样一看,我的心倒真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这个老板他不讲武德呀!

他一定是想让我对他动心然后趁机不给我发工资!

资本家,真是大大的狡猾!

可惜我,不吃这一套。

作为资深打工人,骗我爱情可以,骗我的钱,没门!

就在我想委婉提醒他,收起他无用的爱情时,我突然发现了陆晟举止奇怪的原因。

在车上,他刷朋友圈的时候,我用余光瞥见了我刚刚发出去的那条朋友圈。

呃,我点开他的微信头像,亲爱的老公昵称下的备注标签里赫然写着:同事。

原来,他只是看到了我的朋友圈啊。

还好,还好。

我拍拍自己惊魂甫定的小胸脯,跟陆晟肩并着肩手挽着手完成了我作为陆太太的首秀。

陆晟说得对,跟在他身边,我获得的都是艳羡和赞赏。

什么「尊夫人艳冠群芳」,什么「陆太太气质卓然」,耳之所及,一片恭维。

听的我简直合不拢嘴。

当陆太太真的太幸福了,就冲这些马屁,我感觉我也能多活二十年。

我正笑的跟朵花一样享受众人对我爱的浇灌呢,就听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嫂子这是跟别人说什么呢,说的这么开心。」

我回头,就见陆丰那张欠揍的脸凑了上来。

怎么哪哪都有他。

真烦人!

我毫不掩饰地皱了皱眉头,刚想拉着我老公离他远点,就见我公公和我婆婆也跟了过来。

我公公仿佛看不见我老公似的,一来就把目光对准了圈子里的大佬,然后就开始花样百出地介绍起他的小儿子陆丰来。

他的原文太过冗长,我懒得复述,反正颠来倒去意思只有一个:他这个宝贝小儿子是多么优秀,多么聪明,多么伶俐,多么有手腕,BLABLA......

现在这个聪明伶俐又有手腕的小儿子开了一家公司,刚好跟大佬手里的那个项目方向一致,如果大佬愿意把这个项目给他的小儿子,那么无论是对大佬,还是对他的小儿子都将如虎添翼,BLABLA......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大佬应该是我老公好不容易啃下来的合作伙伴来着。

尼玛!这是明晃晃地来撬我老公的墙角来了。

这也太偏心眼了吧。

我义愤填膺,忍不住插话:「爸爸,我觉得你说得不对。」

我公公正说到兴头上,猛然被我打断,十分不悦:「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

我故作惊讶:「咦,我为什么不能说话?这里又不是大清!凭什么爸爸不让我说话,我就不说话?我偏要说话。再说了,爸爸说的本来就不对呀。」

「比如您说陆丰聪明,优秀,有手腕,但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呀,这些年陆丰干啥黄啥,投啥赔啥,要不要我帮您数一数啊,墩墩直播,小猫娱乐,秀秀体育......」

我掰着指头对陆丰失败的丰功伟绩如数家珍,我公公和陆丰的脸直接黑成了锅底。

得亏我事先做了功课,早在昨天家宴之后,就连夜将陆丰的简历背了一个滚瓜烂熟。

这不就用到了嘛!

职场里的机会,果然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不仅如此,我还在网上将陆家父母偏心眼子的往事搜了至少一箩筐。

说起来,陆家父母也的确是奇葩。

他们就跟眼瞎一样,明明大儿子聪明优秀,但他们偏偏选中绣花枕头的小儿子当陆氏集团的接班人。

结果小儿子因为接连投资失败,直接被股东联合赶出董事会,连带着陆氏集团也元气大伤。

倒是当初不被他们看好的陆晟自己创业,反倒做的风生水起,甚至将陆氏集团都远远甩在了后面......

我嘻嘻一笑:「陆丰是您的儿子,您觉得他好也无可厚非,不过您有钱,您让他霍霍,您乐意,别人谁也说不出来啥,谁让您是他爹呢。但是别人的钱,您也想让他霍霍,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当谁是傻子呢。」

然后,我转向大佬:「您说是不是?虽说您这么英明神武,肯定自有决断,但我觉得有些话我该说还是得说,不为别的,我就是心疼我老公。」

「不瞒您说,为了您的这个项目,我老公和他的团队,简直就是不眠不休,就为了精益求精,能让您满意。我看了都心疼的不行,但我理解他,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可惜,他这么努力,却依然得不到父母的认可,唉。」

我假意叹气,欲言又止:「虽说父母都怜幼儿,但像爸爸妈妈这样偏心,也真是让人心寒。」

「你们自己的企业留给小儿子继承,没有我老公的份也就算了,毕竟是你们自己的东西,你们想给谁就给谁。但我老公出来辛苦创业,你们还带着小儿子来挖墙脚,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掷地有声地说完,我公公早已气急败坏。

他大喝一声,让我:「滚!」

我装作非常害怕的样子躲在我老公身后:「怎么办,老公,爸爸生气了。都怪我,在这里瞎说什么大实话。可是,我真的太心疼你了,忍不住要为你鸣不平,你,你不要怪我。」

我老公牵住我的手:「我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吗,你是为我好,我怎么会怪你。」

嗯嗯,最喜欢这种肯担事的老板了。


这样员工在前头冲锋陷阵,才没有后顾之忧呀。

我甜甜蜜蜜地倚在老板怀里,娇羞一笑,将一个不谙世事,一心护夫的小女人形象塑造地入木三分。

后来,如我所愿。

大佬当众表示对跟陆丰这个傻子合作没有兴趣,谢绝了我公公的好意。

我公公深感没有面子,大怒拂袖而去。

陆丰倒是脸皮厚,临走之前甚至还不忘给我树个大拇指:「有种,咱们等着瞧。」

笑死,等着瞧就等着瞧。

我一个无产阶级光脚战士还怕你一个资产阶级大少爷不成?!

从宴会出来,天上正挂着好大一轮月亮。

我趴在车窗上看月亮,突然想起,今天晚上似乎是农历的 9 月 15 了。

距离某个日子越来越近了。

我正出神的时候,余光里却发现发现陆晟正微笑着看我。

陆晟平常总是板着一张脸,宴会上喝了点酒,此时带着三分醉意的笑起来,整个人竟然显得十分温柔。

他跟个孩子似的捉着我的手指玩来玩去:「许铮铮,我今天太开心了,真的太开心了。」

你开心就开心,你玩我手指头干啥。

我把手指头抽回来,他就执拗地再把手指头捉回去。

几个回合之后,我放弃了这场无聊的游戏。

行吧,给你给你给你,50 万呢,玩根手指头算啥。

但我真给了吧,陆晟又不满足只要跟手指了,他将手指丢开,干脆揽住了我的脖子。

他跟抱个玩具狗熊似的,将他的脸埋在我的颈窝里,然后发出一长串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了,这个总裁傻了......

这得从小到大吃了多少亏啊,稍微找回点场子,就高兴成这样。

我还没想好怎么安慰他,就听见他闷声闷气的声音:「我爸妈从小就不喜欢我。」

「生我的时候,我爸的生意出了很大的问题,差点破产,所以他就一直觉得我是个不祥之人。」

「一个算命的说,要把我送给外姓人养,他的生意才能起死回生,他们就把我送走了。」

「我跟着养父养母长到 12 岁,我爸生了一场大病,又是那个算命的说,要把我接回去养着,他们就又把我接了回来。」

「曾经有一度,我真的挺羡慕陆丰的,他什么都不用做,只用是他自己,他就能获得父母无条件的爱,而我拼尽力气,却还是什么都不是。」

「原本我以为我还有莫染,谁知道连莫染都更喜欢陆丰......她说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爱一个人,跟我在一起太平淡了,所以才会不自觉地被陆丰吸引。」

「她背叛我,我都觉得还好,毕竟每个人都被陆丰吸引。但真正让我难受的是,她在意识到陆丰只是用她来报复我的手段之后,竟然还会以为我会原谅她......」

「那一刻,我真实的意识到,我在别人眼中,到底是怎样缺爱的一个可怜虫。」

黑夜中,陆晟的声音娓娓道来,似乎只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听不出悲喜。

陆晟,竟然在对我敞开心扉。

一方面,我有点受宠若惊,另一方面,我感到十分心疼。

心疼两个字从我头脑里升起的时候,我心中警铃大作:许铮铮,你飘了,不过才挣到 50 万,你就敢心疼男人?!

我赶紧把这个想法从头脑里甩开,然后拿出职业素养,调动起我体内最真诚的表演细胞,像搂个大宝宝一样把他搂在怀里:「没事,老公,你今后有我了,我会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你。」

「只要你继续续费。」当然,最后这句话是我在心里默默补上的。

陆晟对我的热烈表白十分受用,他松开我说:「今天太高兴了,我要满足你一个愿望,你现在最想要什么?」

我眼骨碌一转,要了一张:愿望兑换券。

我是这么说的,我说我现在暂时想不起什么愿望,能不能要一张愿望兑换券,等到将来想起来的时候,我再兑换。

我以为他会拒绝,毕竟这对老板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

万一,我得寸进尺,要他全副身家呢?

没想到,他眼都没眨一下,大手一挥表示:准了。

不但如此,他还当场就从包里掏出纸笔,当真写了一张欠条给我:陆晟欠许铮铮一个愿望,许铮铮可随时兑换。

然后,签上了他的大名。

我目瞪口呆问他:「你不怕我要你全副身家?」

他看傻瓜一样看我:「那这张就是无效合同。」

好吧,看来是我天真了。

不过我还是美滋滋地将这张券收了起来。

准备等哪天他要让我失业的时候,拿出这张券,让他雇我和闺蜜当他一辈子的保姆。

住他的家,吃他的饭,睡他的床,还拿他的工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真是个大聪明。

就这样我过上了买买买买,拍拍拍拍拍,发发发发朋友圈的美好生活。

当然,我买东西属于公务消费,陆晟全给我报销。

我还向他提出,我必须要雇一个保姆了,不然我平时要陪他应酬,家里没有保姆,地板都没人擦。

他同意了。

于是乎,在不用上工的日子里,我就跟闺蜜躺在陆晟的大别墅里喝茶追剧畅想未来。

当然,我俩谁也没有擦地板。

曼曼花 300 块钱,把擦地板的工作转包给了一个家政大姐,于是层层转包之后,层层都过上了美好的生活。

而我唯一能称得上是劳动的项目,就是做饭。


白天,我坐着豪车去给陆晟送饭。

晚上,我坐在豪宅里陪陆晟吃饭。

陆晟其实挺忙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等不到他吃晚饭。

等不到他的时候,他也会提前打电话回家,让我先吃,不必等他。

但不管他回家多晚,我都坚持在客厅等他,还会给他留一盏灯。

有一天他回来已经凌晨了,我在客厅里看机器猫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陆晟正神色复杂地看着我:「你不用每天都等我,困了,可以回屋去睡。」

他那副模样,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难不成是因为我睡着了不高兴?

我急忙把头摇的像个拨浪鼓,生怕自己失业:「我不困,我不凉,人家就要等亲爱的老公一起回来睡嘛——」

说着,我便用手去环他的脖子。

原本,我以为他是要躲开的,毕竟从前每次我做这种亲昵的动作,他都会精准避开。

但这次,直到我的手环住他的脖子,他都没有避。

这,这,这啥意思?

我整个人懵在半空,不知自己接下来该进还是该退。

结果,他俯身下来,像要吻我似的,我吓得一个激灵跑了。

剩下他一个,站在原地,越笑越大声,哪还有半点心情不好的模样。

我就知道这个男人一肚子坏心眼。

还好我跑得快,这要真等着他亲我,他不更要笑死我!

淦!

就在我以为日子风平浪静,岁月静好的时候,莫染又出现了。

但这一次,她却没有找陆晟。

她单独约了我。

为了弄清这个小狐狸精狐狸尾巴里卖的是什么药,我单刀赴会。

结果令我大吃一惊。

莫染,居然想要收买我。

「许铮铮,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是在陪陆晟演戏,我也知道你不会白陪陆晟演戏。」

莫染一改在陆晟跟前楚楚可怜的小白花样子,用下巴对着我,精致的脸上,只缺少两条黑黑的巫婆眼线了。

「说,陆晟给你多少钱,我莫染出双倍,只要你帮我回到他身边!」

我简直笑掉大牙。

笑了足足两分钟,我才收敛起笑容,郑重其事地告诉莫染:「莫女士,您这个要求和这番措辞,恕我只觉得您可怜。妄你跟陆家兄弟谈了两场恋爱,竟然还是不懂爱情两字。情之所以起,一往而情深,我跟我老公那天的确是在你眼皮子底下第一次见面,但我们两个四目相对,一见倾心,火花四射,当场领证,从此就认定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我跟你不一样,我这个人认准了谁就是谁,不喜欢变心。我和我老公就纯纯的爱情,我决不允许您或者任何人,用金钱来侮辱、亵渎我们的爱情。」

说完,我就扬长而去。

其实吧,我是怕我再不走,我就真的被收买了。

一个月一百万,一年一千多万,谁听了不得虎躯一震?

不过呢,身在职场,并不是工资越高人越舒坦。

在陆老板和莫老板之间,傻子都会选择陆老板。

在我走远之后,还听到莫染女士在我身后大嚷:「许铮铮,你别后悔!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

说时迟那时快。

我前脚走进家门,后脚莫染就带着她的「办法」来了。

陆晟对莫染的出现非常反感,刚要叫保安赶她走,莫染就哭将起来。

「阿晟,我今天不是来挽回你的,我只是,只是不希望你被这个女骗子给骗了!我今天来,就是要揭穿她的真面目!不信,你看——」

莫染拉出一条长长的横幅,上面贴满了我和傻叉前任的过往。

「许铮铮就是个破鞋!她舔了她大学同学四年,但人家一毕业就跟一个超市老板的女儿结婚了,她是一个连她的垃圾男朋友都不要的垃圾女人,你确定要跟这种货色过一辈子吗?」

陆晟听了这一番话,果然眉头拧成了麻花。

罢了,我承认,莫染的调查,百分之八十是真的。可是,这又怎么样呢?

我的老板,有什么义务来听我过往倒霉的经历呢?我必须把莫染给轰走!

但我不能和她吵吵,免得我老板闹心,我得巧妙地让她知难而退。

望着洋洋得意的莫染,我叉起腰,大笑三声:「哎呀,我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呢,骗我的人多了,这狗男人算老几?我跟你讲——」

不等我再多说,一双有力的手突然将我向后拽去。

瞬间我就站到了陆晟身后。

只听一向不爱多说话的陆晟,冷冷对莫染说:「从前,我只以为你不过是颇有心计,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你是如此恶毒!」

莫染的脸色突变。

「我妻子的过往经历,她早就全部告诉我了,我并不觉得她有什么问题。」

「她这个人,跟你不一样,她善良单纯,不会计较得失,认准了谁就会一往无前,飞蛾扑火。只是她从前命不好,遇到了狗男人。但现在她遇见了我,我只觉得她的品质是如此可贵。」

「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不但不能破坏我对她的印象,反而令我更加爱她敬她心疼她。而你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我不想再多看你一眼,也不会再多跟你说一个字。」

话落,陆晟优雅转身,将我拦腰抱起,不再理会身后变成疯狗的莫染。

倒在陆晟怀里,我心里有些忐忑,这戏,我老公是不是演得有些过了呀?

不过,我喜欢,我好喜欢!

莫染走后的好几天,陆晟都对我无微不至。

从前要吃我做的早饭,现在主动给我做早饭。

从前他洗完澡我要给他吹头发,现在他主动给我吹头发。

从前他穿的每件衣服都要让我帮忙,现在……不可说。

但最重要的是,从那天之后,莫染竟然真的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她似乎真死心了似的,不但不再亲自来骚扰我,甚至连微信上都把我拉黑了。

秀恩爱的对象都没了,那我的工作岂不是要不保?

难不成,我的愿望兑换券就要用上了?

我好后悔,当天让陆晟帮我出头,直接把莫染怼得死透透。


现在,这个家里已经没有我的用武之地了。

我好愁,愁的茶饭不思,睡眠不足......

就在我冥思苦想,该怎么搞点事情,突显我不可替代的价值的时候,陆晟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对面,说要跟我谈谈。

完了完了完了。

他的表情非常严肃,严肃到,我从来没见过。

而且我看得出来,他很生气,非常生气。

我支支吾吾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讲,他立刻抢过话头,问我:「你为什么这两天总是皱着眉头?」

为什么?还不是怕失去这份月薪五十万的工作!

可是,这是能说的吗?

好死不死,我的脑子跟不上嘴巴。

就在我的脑子告诉自己不可跟老板明说的时候,我的嘴巴已经说出了事实,我说:「我担心失业。」

万万没想到,陆晟听完居然笑了,而且越笑越大声。

笑完之后,他从对面坐到了我身边:「你表现的这么好,好到让我第一次产生了想要天天回家的感觉。你放心,只要我还能挣出你的工资,就会一直购买你的服务。你呀,根本不用担心失业。」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向冷峻的眼睛,居然是弯的。

我整个人心花怒放,忍不住,凑到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没想到,这次他竟然没躲。

我们俩就这样亲到了一起。

然后——我意识到这样有些不对,想躲的时候,他加深了这个吻。

后面的事情,我只能说,我一直稀里糊涂的。

反正第二天,我搂着他的腰醒来,心里想的是,老天爷对我这么好,不会让我夭寿吧。

但是即使让我夭寿,我也想先值这一次。

「去他妈的,反正老娘这把不亏!」

就是这种感觉。

就在我沉迷于折寿生活中的时候,陆家出了大事。

由于别的投资人都不肯给败家精陆丰注资,陆山河同志,倾尽陆家的资产,为陆丰的新事业投了本钱。

当然,经过陆丰一连串的操作后,不但新事业赔了个底朝天,陆家的企业,也受此牵连,几乎就要关门。

总之,陆家上上下下,在某一天,突然整整齐齐来到我和陆晟家里,张口就要求陆晟给陆家的集团注资。

公公说:「阿晟,这是个好机会,你可千万别不当回事。」

婆婆说:「好儿子,我们是一家人。反正你投别人也是投,投自己人也是投,干嘛不投自己人?」

弟弟陆丰说:「大哥,这钱算我向你借的,半年后,我连本带利还你。」

这阵仗,这措辞,要说不是全家十年脑血栓,我都不信。

陆晟听了没说话,我先忍不住笑出声来。

「公公婆婆弟弟,你们一家三口,吸血吸到我老公身上,还真是有眼光呢,可惜呀,我不同意。」

公公立刻恼羞成怒,又要在我家上演飞翔的茶杯,可陆晟只是咳嗽了一声,公公就又放下了茶杯。

「许铮铮,我们陆家人讲话,没有你插嘴的份儿。在我赶你出去之前,你好自为之,最好乖乖自己出去!」听得出来,公公强压着怒火。

「是呀铮铮,平日阿晟再疼你,你也要有分寸。他们父子俩谈工作,你插话确实不合适,走,跟妈出去。」婆婆倒是有点脑子,起身就要拉我的手。

眼见婆婆要拽走我,陆晟直接伸手护住了我。

他的声音低沉:「爸妈,你们回去吧。既然我已经结婚了,那我这个家,就是我老婆做主。她不同意注资,那我也同意不了。我们俩还有正经事要做,慢走不送了。」

说完,陆晟就拉起我的手,进了卧室。

这次的正经事,居然是睡觉。

并排躺在他的大床上,陆晟突然歪过头,跟我说了谢谢。

「谢谢你,老婆。」

然后他就拉着我的手,睡着了。

月光之下,听着陆晟均匀的呼吸声,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宁。

住进这个家之后,我好像越来越依赖这种安宁,或者,这种叫幸福的感觉。

然而,老天爷对我和陆晟,居然还有一重考验。

而这个考验,真的令我险些招架不住。

那天陆家三口子铩羽而归后,陆山河就被气出了心脏病。

老爹生病,老妈照顾老爹,陆丰的新事业直接宣告破产。

变成疯子的陆丰,将一切罪过,安在了我的头上。

在他看来,是我这个「死女人」迷惑了他亲爱的大哥,阻止他大哥给他注资,完全忘记了他勾搭前任嫂子在先的优秀往事。

他比莫染还夸张,不但雇了大喇叭,还雇了水军,线上线下循环播放我的「光荣事迹」。

在他的广播里,我是一个为嫁豪门,却将有病的哥哥抛弃在疗养院的阴险女人,而陆晟,则是被我这种阴险女人骗的团团转的可怜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