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兽世大佬都想和我生崽崽

穿越兽世大佬都想和我生崽崽

茶转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某座时尚之都,叶欢欢正在过十八岁生日,突然之间,她不幸被一道闪电霹中,毫无征兆的消失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穿越远古兽界,穿成了小兔崽——兔阿紫。原主不仅背负种族血仇,还要肩负起族群延续的大任。穿越过来的叶欢欢果断跑路,却好死不死的被英俊帅气的狼王白炎活捉。

主角:叶欢欢,兔阿紫,白炎   更新:2022-07-15 23: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欢欢,兔阿紫,白炎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兽世大佬都想和我生崽崽》,由网络作家“茶转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某座时尚之都,叶欢欢正在过十八岁生日,突然之间,她不幸被一道闪电霹中,毫无征兆的消失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穿越远古兽界,穿成了小兔崽——兔阿紫。原主不仅背负种族血仇,还要肩负起族群延续的大任。穿越过来的叶欢欢果断跑路,却好死不死的被英俊帅气的狼王白炎活捉。

《穿越兽世大佬都想和我生崽崽》精彩片段

翠绿的丛林间,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肥兔正茫然无助的蹲坐在草地上,从它那双湿漉漉的大眼里,隐约可以看到未干的泪痕。

“阿紫啊,你可是咱们族里唯一的幼年雌性了,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待成年时,找个强壮的狼族雄性,多生几窝崽崽,好为咱们玥兔族报仇血恨……”

娘亲的话不断在耳边回响着,小肥兔低头看着自己那双肉肉的血渍未干的爪子,不由得内心一阵哀嚎。

她既没有灵石护体,也没有灵力护身,不知在这样的森域山林中,还能活过几日?

不过,为了种族的延续和族人的血仇,兔阿紫只能咬着牙向丛林深处走去,希望可以赶上三年一次的光行,那样,她就可以离开这森域丛林,去到苍茫大陆,结识其他的雄性了。

天空突然传来几声咋响,应该是娘亲所说的光行要来了,兔阿紫双眼坚定的看着前方,四爪用力狂奔,却在这时,一道白光从天而降,直直的砸落在兔阿紫小小的肉身上。

另一个异时空里,某座时尚之都,正在过十八岁生日的叶欢欢手里还高举着新款手机在自拍,突然被一道闪电霹中,毫无征兆的消失在了街中央。

叶欢欢再醒来时,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十八层棉被压住似的,呼吸困难且胸口巨痛。

“我去他大爷的,昨天是哪个王八旦送本姑娘回家的,怕不是趁机偷袭了本姑娘。”

叶欢欢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一边艰难的从“十八层棉被”下爬了出来,幻想着,如果是林冰送她回家的就好了,林冰可是她从小守到大的“鲜肉”了,昨天她费心思的把人约出来,为的就是在酒后壮胆,好跟对方表白。

然而,还不等叶欢欢从幻想中清醒过来时,身后的“棉被”竟然长出了手,将她直接拎到了半空里。

“嗷呜……”

充满野性的一声嘶吼,吓的叶欢欢顿时吱哇乱叫起来,她不叫不要紧,一叫才发现自己面前居然有一头张着血喷大口的白狼。

而更令她惊恐的是,她从对方那双又黑又漂亮的大眼中,看到了一只被拎着的黑白相间的肥兔子。

这兔子先不说丑不丑,那动作神情……叶欢欢心底顿时生出一种不好预感。

果然,下一秒,她低头看到了自己的一双爪子,张嘴想要喊救命,喊出的却是“吱吱”声。

“嗷……”

大白狼似乎很不满叶欢欢的扑腾吵闹,直接一甩手,将她扔到了一边。

几个翻滚后,叶欢欢肉肉的小身子撞到一颗石头上,好巧不巧的胸部再次受到暴击。

叶欢欢痛的撕心裂肺时,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纷沓而至。

“天爷啊,本姑娘居然穿越了,这是我的成年生日礼么?”叶欢欢内心不住的咆哮着,想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林冰,叶欢欢只觉得兔生无望。

她好好的一个妙龄少女,穿越成一只幼年兔崽就算了,关键是,旁边那一只虎视眈眈的大白狼又是为什么?

难不成,老天给她的穿越任务就是,替代原主兔入狼口么?

叶欢欢,不,是兔阿紫,自打认清现实后,决定还是入林为安,就当自己是兔阿紫好了。

主要是原主的执念太深,可能是不甘于被从天而降的大白狼压死,她一直在叶欢欢脑子里重复播放玥兔族遭逢大难时的情景,直到叶欢欢在心里呐喊着答应会替她活下去,替她报仇后,原主才依依不舍的魂飞魄散离去。

兔阿紫因为有了先前的记忆,很快就从她那灵敏的嗅觉中分辩出,大白狼是个雄性。

啊呸,这种事哪里需要用闻的,大白狼也不知道是不是掉下来摔伤了,就那样大咧咧的躺在地上,下肢那里明晃晃的卧着一条,不是雄性才怪了。

兔阿紫盯着对方的的下摆看了好一会儿后,才红着兔脸把视线上移,在发现对方胸前有很深的一道伤口后,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兔子食物链顶端的大白狼受伤了,那她暂时就是安全的呀。

“兔阿紫,快救他,他是战狼族最强壮的雄性,你如果能跟他交配成功,会有生不完的崽崽,就有机会为母族报仇了。”

突然窜出的声音,吓的兔阿紫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后,对着空中便是一阵吱吱叫。

“我告诉你肥兔子,你已经死了,如果再不消失去投胎,我现在就把自己变成烤兔送到那白狼嘴里,看你还找谁去报仇?”

“还有,现在我才是兔阿紫,要怎么活下去,怎么报仇,全由我说了算,你就是想提意见,也不能突然出声吓我。”


被兔阿紫这么一顿嗷叫,原主委委屈屈的哭了两声,

“我命数已定,魂魄未散也全因对你放心不下,等到你与狼族雄性离开森域山林时,我自会消散。”

原主明明也是个幼崽,说话奶萌奶萌的,却像个老妈子一样督促着兔阿紫到处找草药,又鼓励她壮着胆子给白狼疗伤。

“喂,你不会是传说中的穿越系统吧?”

可惜,小奶萌音虽然是个话唠,却也是个胆小的,大白狼才睁开眼,她就吓的不吱声了。

大白狼伤的确实很重,虽然醒了过来,却还是行动不便,他一双黑亮的眸子十分犀利的锁住面前的肥兔子,喉咙里发出警告声。

兔阿紫忍着逃跑的动作,壮着胆子上前比划着。

“吱吱吱吱。”

她暂时说不了人话,对方估计也难像原主一样和她有神识交流,只能通过手舞足蹈来表明她的善意了。

兔阿紫将早已备好的草药包往前推了推。

“狼大哥,你昏迷了三天,可是我一直在照顾你哦!”

“阿紫,快上呀!”

原主又突然出声,奶萌奶萌的声音里满是兴奋。

“放心啦,雄性受伤很重,他现在就算想吃肉也是没力气动你的,快趁着他醒的时候让他知道,是你救的他,这样,出于白狼一族有恩必报的准则,他必定是会带你离开此处的。”

兔阿紫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虽然原主是一缕魂,可她就是能感觉到,对方正用一双炽热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大白狼壮硕的身躯。

“喂,你摇什么头啊,我也就是想想,你可就逮着大便宜了,眼前这健壮的雄性,将来必定会成为你最强大的依靠,你只要负责在成年后生下他的第一窝崽崽,这兽世便是你的天下了。”

兔阿紫实在忍无可忍,只能大喊一声“闭嘴”,然后认命的上前,双爪举着草药包到白狼的伤口前,面上尽量讨好。

在白狼警惕的眼神下,她十分不愿又无奈的将草药塞进自己的嘴巴咀嚼,然后再敷在白狼的伤口处。

原主统子说了,这样加工的草药才会达到效果,同样的操作,在白狼晕迷时,兔阿紫已经做过好多次了。

“嗷呜!”

突然的异样,让白狼十分不适,他本能的撑起身子,前爪一个用力,便将毫无防备的兔阿紫拍飞了出去。

“我再也不信你的话了。”

落地前,兔阿紫气的在心中大骂,这白狼力气太大了,一爪下来,她胸都要给拍出来了。

“唉,还说我好色,你不也一样,你这么小,哪里来的胸?不要每次摔地上都先找胸揉好不好,我看你明明是屁股先着地的呀。”

兔阿紫气的差点咬人,屁股先落地怎么了?

而且,她个头小就不能有胸了么?

“呀,阿紫,你流血了,快低头把血舔干净。”

的声音突然变得焦急:“娘亲说过,咱们雪兔是最不能见血的,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兔阿紫这才感觉到身后隐约传来几分疼痛,可那伤口在后面,她也够不到啊,而且,舔自己的血……

兔阿紫还没弄清状况,身后的庞然大物突然凑了上来,一爪将她按倒在地后,

一阵阵温热的刺痛感让兔阿紫恨不能破口大骂,可现实中那“吱吱”声听着不仅毫无威慑力,还十分的弱小无助。

兔阿紫一度以为自己就要命丧狼口了,哭唧唧的将自己私藏的一柄小剑拿出来,刚想奋力一搏时,身后的白狼突然放开了她。

“吱?”

兔阿紫惊惶的扭头看去:“统子,我怀疑他装病。”

“我才怀疑你是装傻,你快说,你手上的玉雪针是哪儿来的?”统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烦燥,“娘亲说过,除非我食过灵石,否则,我是没办法拿到玉雪针的,你才接管我的身子多久,是怎么将玉雪针召唤到手的?”

“玉雪针是什么鬼?”兔阿紫一脸怀疑的看着爪心的那一柄小剑,跟个玩具手伴一样的这东西,是针?

她才不管统子的爆燥不安,眼前唯一要做的,就是逃命了。

兔阿紫气呼呼的鼓着小脸,拖着受伤的小身板,一瘸一拐的赶紧往草丛里钻去。

“阿紫,你不能丢下他不管啊,没有他你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这地方虽然眼下是有吃有喝,可你如果不能与雄性交配,是活不过成年的。”

“你个白痴统子,你可拉倒吧,你没看到他刚才连牙齿都用上了么,我要再热脸贴上去,才是活不过明天呢!”

兔阿紫气急败坏的跺着脚下的小草,倒不是因为统子的威胁,而是……身后那厮不知何时又凑了上来,她低头看着将自己牢牢笼住的一片阴影,只觉得四肢打颤。


兔阿紫身后,白狼一双敛着暗芒的眸子,亦是充满探究的看着面前毛茸茸的小东西,他竟不知,这看上去丑丑的小肥兔,居然那样香甜可口。

她的血,竟比他食过的任何妖兽都要美味,且,他不过是轻舔了几口,身上的伤已然有些好转,若是将她整个吃掉的话……

兽世一向强者为尊,战狼族做为五大兽之一,更是实力雄厚,但因争夺王位之事发生血战实属难免,稍有不慎,死伤无数。

此次,王位大选,白狼与兄弟反目,且族中生暗鬼,他不幸遭缝算计,灵力受损,若不是落到此处又怎得一线生机,这个时候,他断不会轻易相信会有如此天降好事。

传言,森域既是死地也是生地,虽与外界隔绝,却非不可操控,坠入森域者,就好比镜中人、画中景,身在其中凶险未知,福祸难料,而他人却可棋盘落子,虽不能直接置他于死地,但若是他不慎入计,那便再无生还的可能了。

如果眼前的“解药”是又一个陷阱……白狼思虑片刻,便不再理会倒地装死的兔子,直接扭身回到原地,继续闭目养神去了。

他现在最要紧的是养好伤,恢复灵力好尽快赶回族中,若是晚了,让那狼心狗肺的人坐上王位,他可以另立门户,可他的母亲怕是要危险了,还有跟随他的一众亲信,怕是无一能活。

翌日,晨起时分,阳光像羽毛一样拂过青青的绿草地,整个丛林,一眼望去,生机盎然。

兔阿紫却心情抑郁至极,因为那头该死的狼,不仅用草绳栓住她的脖子,把她当宠物狗一样遛着走,还要当着她的面吃肉。

也不知这白眼狼从哪儿抓来的猎物,看着有小树桩那么粗的一条蛇,被他那尖利的爪子轻轻一划,就拔掉了一层皮,再轻轻一划,蛇身就被割成了好几段,兽人到底是兽在前,也不升火烤烤,就那么生吞活剥的吃了一餐。

不过,他虽然没有升火烤肉,可吃相还是比较讲究的,至少懂得用大树叶子当餐盘,又将蛇肉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上面,兔阿紫一度怀疑这家伙当狼之前是个厨子,就是用爪子,也将蛇肉分的十分均匀,长短一致。

直到对方将最后一块蛇肉吞进腹中后,兔阿紫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其实,她的肚子也好饿。

“吱吱。”

兔阿紫一边揪着爪心的嫩草泄愤,一边在心里咒骂着对方。

“吃吃吃,也不看看那条蛇的颜色有多鲜艳,最好让他毒发身亡,本兔发誓,一定要拔了他的皮,做成披肩,以报今日之耻。”

突然,脖子一紧,她一个没控制好,直接脸着地,然后,就像一个布娃娃似的,被白狼拖行了好远。

“蠢兔!”

白狼提着草绳将满头满脸都是草灰的兔阿紫拎到眼前,满眼不屑的将手中扯细的蛇皮打了个结,然后绕缠在了兔阿紫的脖子上。

这森域里的大小动物,都有进补增加灵力的作用,不过最大补的还是眼前的肥兔了,且,白狼发现在吸食过她的血后,居然可能和她进行神识对话,实在是不寻常。

“此蛇名唤焰,肉质鲜嫩且不必煮食,皮质松软却十分强韧,倒是比你脖子上的草绳要牢固多了。”

白狼心中警惕,却不忍放弃这样好的机会,只能将兔阿紫绑在身边以观后续。

“呸呸呸!”兔阿紫不满的吐着嘴里的泥巴,猛然间发现,她居然听到有男人的声音,这声音虽然有些低沉,却是十分悦耳。

下一秒,兔阿紫顶着一头鸡窝一样的炸毛,双眼放光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说起来,她在现代也是看多了各年代明星的神仙颜值,却没想到,眼前的男子可以美的这么惊心动魂。

“哇,你好漂亮啊!”

所以说啊,做人一定要多读书,不然哪天当了兔,夸人还是只会漂亮这一个词,就剩对着美男流哈喇子了。

已经成功变成人形的白炎,本就嫌弃面前的丑兔有些蠢,此刻看着她和部落里那些肥壮雌性们一样对着他犯痴时的眼神,心中顿生嫌恶。

“胆敢再用眼神亵渎本王,仔细你的皮。”

王?什么王?现在的兔阿紫,红着的兔眼只能看到一个光着上半身,肌肉健硕,胸肌发达,貌美如玉的美男。

咦,美男双比曜石还要黑亮的眸子里似乎有火光迸出。

“阿,阿紫。”

消失了一夜的统子,终于忍不住发出些许微弱的声音,成功的将兔阿紫伸出去想要偷摸对方俊脸的小肉爪拦在了半空里。

片刻后,兔阿紫一脸生无可恋的跟在高大壮硕的白炎身后,但凡她脚步有所迟疑,脖间便会一紧,跟只都踉跄向前扑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