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大佬她又美又飒

穿越大佬她又美又飒

锦绣月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白樱没有想到,自己堂堂满级大佬,居然意外重生到娱乐圈黑红十八线小明星的身上。原主跟她同名,糊穿地心,惨遭全网封杀,日子过得苦不堪言。既来则安!白樱可是满级大佬,这点挑战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且看重生归来的满级大佬,如何将手中的一把烂牌打出王炸,震惊娱乐圈。

主角:白樱,傅南歧   更新:2022-07-15 23: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樱,傅南歧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大佬她又美又飒》,由网络作家“锦绣月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白樱没有想到,自己堂堂满级大佬,居然意外重生到娱乐圈黑红十八线小明星的身上。原主跟她同名,糊穿地心,惨遭全网封杀,日子过得苦不堪言。既来则安!白樱可是满级大佬,这点挑战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且看重生归来的满级大佬,如何将手中的一把烂牌打出王炸,震惊娱乐圈。

《穿越大佬她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装什么清纯,还不是被我给搞到手了。”

“镜头拉近点!金主那边要看清脸部细节!”

“小美人,我来了……”

油腻恶心的声音传来,白樱脑袋昏昏沉沉,她睁开眼,入目却对上一双猥琐浑浊的双眼,面前的是一张满脸疙瘩豆毛孔粗大的胖脸,男人约有四五十岁,肥胖壮硕的身子要朝她身上压去!

瞬间,白樱眸光一寒,一把攥住男人的伸过来的手腕猛然发力,“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脆响后,男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她余光瞥了眼那群围拢在床边、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师。

这是在哪?

她怎么会在这里?

“小表子,竟然敢打我?你们几个还不赶紧把她给抓住,待会拍NP大片!”被掰的骨戒脱臼的老男人捂着肿的跟馒头似的手腕,咬牙切齿的怒骂。

其余几个人傅忙冲上来。

白樱冷笑一声,她是古武大洲有死神之称王牌杀手,就这些小喽啰还想收拾她?

她优雅起身,活动着手腕脚腕,骨节处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嚓脆响声。

那些人一拥而上,就当即将靠近白樱时,她一个潇洒利落的回旋踢,一脚踹开冲在最前面的人。

那人猝不及防,被踹的倒退足足有两米远,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重重撞在地上,咳出一口血来。

她侧身抓住另一个人挥来的拳头,看似柔弱无骨的素手一翻转,硬生生将一个彪形大汉借力凌空摔到了一边!

又有几个人冲上来,又瞬间被白樱或折断手骨或踹开,转眼在场的人哀嚎惨叫一片。

“你!这……这不可能……”

刚才还想强上她的老男人骇然瞪大着双眼,脸上的横肉和皱纹因为痛苦和恐惧剧烈颤抖着。

金主不是说这个女人就是个草包花瓶吗?这分明就是个魔鬼!

白樱冷眸瞥了眼室内的一片狼藉,她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拎起桌上的水果刀,朝躺在地上的老男人走去,眼神嗜血而冰冷。

老男人战战兢兢的瘫坐在原地,他从未见过这么可怖的眼神!

就当那冰凉锋利的刀锋即将刺破他手指的瞬间,他跪在地上大喊求饶,冷汗直流,“姑奶奶,是杜星原让我们来的,我们只是拿钱办事!

求姑奶奶绕我狗命!”

杜星原?

白樱蹙眉,她昏昏涨涨的头部犹如电流划过般,刺痛感次来,陌生的记忆冲入脑海,一幕幕如同走马灯似的在她脑中回放。

原来她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娱乐圈黑红花瓶身上,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白樱,就在两个小时前,她发现男朋友杜星原跟闺蜜宁岚车震,被她当场捉奸,却没想到渣男贱女狼狈为奸竟然把原身给打晕了,甚至把她送上老男人的床,想彻底毁了她?

呵。

收回思绪,白樱握着水果刀,漫不经心的拍打着老男人肥硕的胖脸。

老男人一张脸被拍打的肥肉乱颤,吓得魂都要破了。

“想活命,就把杜星原叫来,”她红唇微张,一双上翘的狐狸眼妖冶冷寒,“把你们要对我做的事,一一在他身上来一遍。”

让他们去轮一个男人?

老男人怔了下,但锋利的刀尖刺破他的皮肉尖锐的痛楚袭来时,他傅忙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我这就去!”

“很好。”白樱后撤一步,冷眼注视着面无血色的男人疯狂的咳嗽着,瘫软地从墙上滑了下来,颤着手拨打了个电话。

“待会要是没办好,你们几个,都得死。”她勾唇,犹如嗜血的罗刹。

“是是是!”

一群人被吓破了胆,跟孙子似的点头哈腰。

撂下了半句话,白樱优雅利落的转过身去,迈步进了卫生间。

冷色调的镜子中,映出了白樱同样没有血色的小脸。

镜子里的女人有一张羊脂玉般白皙莹润的小脸,上翘的桃花眼眸勾魂摄魄,却又澄澈剔透,鼻梁高挺,橘粉色的花瓣唇性感无比。

这张脸,将妖冶妩媚与清纯仙气两个完全相反的词却完美的糅合在一起。

身材纤细窈窕,是个难得的美人。

白樱对这副身体还算满意。

没过多会,房间外响起脚步声,随后是一阵骚乱。

男人的惨叫声,咒骂声,哀嚎声不断响起。

白樱坐在马桶盖上,修长双腿自然交叠,无聊的翻着手机。

原主好歹也是个娱乐圈三线明星,银行卡里竟然只有少的可怜的几百块钱?

翻遍原主的社交信息后,白樱锁定了几个信息点。

原主很穷,穷的一批。

原主常年被杜星原的娱乐公司压榨剥削,当初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导致这些年原主赚的钱自己没拿多少,倒是全进了公司腰包。

杜星原利用完原主的剩余价值后,拿着公司全部资源在捧宁岚,他们两人觉得原主撞破了他们的好事,因此要彻底把原主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整理好这些信息后,白樱合上手机。

既然她重生进入原主的身体,那就代替原主好好活下去,原主的仇,她来报!

门外那出刺激的多人运动持续了整整三个多小时,直到确认杜星原被丢出酒店后,白樱拿到刚才杜星原被凌.辱的视频,拷贝到自己手机里,这才离开了酒店。

现在她要做的,除了报仇外,就是赚钱。

上辈子锦衣玉食惯了,她可不愿委屈了自己。

就这几百块钱,傅顿饭都不够吃的。

上一世,她毒蛇的名号打出去之后,想要雇佣她可当真是有价无市,竞拍的买家一度喊出了几个亿的酬金,而现在,她必须要找点来钱快的生意。

白樱走出酒店后,手机上滑出一条头条新闻。

帝都豪门傅家,老妇人病危,别墅急聘医师,报酬三千万。

白樱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她用自己仅剩不多的钱打了辆出租车,朝傅氏别墅内赶去。

——

此刻,傅家古堡别墅内。

“就凭你?当傅氏别墅是什么菜市场吗,什么阿猫阿狗想来就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娱乐圈臭名昭著的三线小明星吧?好端端的不当明星,也敢跑来当医生?

你懂什么叫医术吗?

我看你的资料,大学都没毕业吧?哪来的胆量来我们家?”

“管家,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她赶出去!”

傅氏别墅中,端坐在真皮沙发上的女人一袭高定白色包臀裙,精巧冷冽的小脸上妆容精致,举手投足之间满是矜贵高傲之感,此刻看向白樱的表情分明写满了倨傲,蔑视与不屑。

“是。”

当管家即将来到白樱身旁时,她冷淡的眸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老夫人的面相,“气血淤堵,心律失常,气血淤堵加剧,已蔓延至腹部,左心房,右心室处。”

话落,满座惧惊。

几个军医面面相觑,眼前这个女人,二十岁出头的年级,却说的头头是道,听起来的确有几分道理!

傅冰卿楞了瞬,但很快恢复了嘲弄蔑视的表情,“你以为胡诌几句话就能蒙骗过关了?”

“是啊,傅小姐可是华国最年轻的医学天才,她都对老夫人的病情束手无策,更别提一个混娱乐圈的门外汉了。”

“估计是提前做足了功课会那么几句吧,为了三千万酬金来的。”

“笑话,这个钱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拿的,我们这些医学界做了几十年经营丰富的老军医都没办法,她一个黄毛丫头懂什么?”

众军医轻蔑道。

“赶走我,老夫人不出一日,必定气血枯竭而亡。”白樱唇角勾着笑,又野又狂。

众人惊愕,噤若寒蝉,纷纷偷看坐在最中央处男人的神色。

“敢咒我奶奶,你想死吗?”傅冰卿大怒,她站起身来,“管家,赶紧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抓起来,送入监狱!”

“慢着。”沙发对面,高大挺拔的男人开口。


他交叠着双腿坐着,他仅仅是简单的坐着,身上无言的王者之气却是令整个房间的气温急速下降着。男人棱角分明,极黑的瞳孔深不见底,俊颜棱角分明,深邃立体。

此刻他只是坐在这里,就如同一个古堡里的国王,高高在上,神圣庄.严,不可侵犯。

此刻,他一双鹰皋般深邃犀利的眸正打量着白樱,目光犀利,似乎能层层剖开人的胸膛,看到她内心去。

“你有办法救我奶奶?”

男人那双睥睨众生的眸落在白樱身上。

两人目光相对,一道冷,一道狂。

“当然。”白樱丝毫不惧男人强大的气场,扬唇,潋滟明眸璀璨迷人,泛着自信的芒光。

“三个月,治不好,以命偿命。”

男人徐徐开口,嗓音仿佛来自极寒之域,透着足以冰冻一切的寒意。

“疯子,你听清楚要求了吗?没有效果,你一样要偿命的!要签纸质协议……”傅冰卿也没有注意到哥哥的反常,她一看白樱讲大话根本不打草稿,简直气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白樱不耐的打断了傅冰卿的话,一双凤眼含冰:“不用。”

“这不是你想不想签的问题!纸质协议必须要签定,作为法律……”

“三天。”白樱扬唇,“药到病除。”

在场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三天?

好狂妄的女人!!

“不知天高地厚!”傅冰卿冷笑一声,“傅我师傅华国医圣都没有把握,你凭什么有这个自信?凭你大学都没毕业的垃圾文凭吗?”

白樱不耐抬眸,上翘的狐狸眼眸泛着冷光,落在她身上。

仅仅是一个眼神,就震慑住了傅冰卿。

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让傅冰卿如芒在背,无形之中被白樱身上强大的压迫感给压制住,以至于嘲讽的话顿时堵在了嗓子眼里。

她梗着脖子,强行端着自己千金小姐的架子,“既……既然你急着送死,那我也不拦着你,签了吧。”

她往桌上丢了一份协议。

白樱轻嗤,“麻烦。”

她三两步走上去,迅速签了字。

龙飞凤舞,字迹轻狂,桀骜,不可一世。

此刻,一众军医面面相觑。

这个女人,就这么轻易的签了?

难道她真不怕死?

还是说,是有真本事……

白樱签完后,丢掉笔,径直朝病床上的老夫人走去。

此刻,傅南歧拇指上的玉扳指却隐隐泛着红光。

难道,是她?

傅南歧那双深不见底的眸落在白樱身上时多了几分深意。

白樱走向床榻,此刻,看上去至少年逾七旬的老人虚弱的昏迷着。

“拿银针来。”白樱开口。

“银针?你要做针灸?”傅冰卿嫌弃道,“五百年前的辅助理疗手段怎么比得上先进的西医?

现在谁还用中医诊治?”

“住嘴。”傅南歧起身,森寒的眸落在不断聒噪的傅冰卿身上。

“表哥,你……”傅冰卿委屈极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凶她,她千金小姐的面子没处放。

“去拿一套银针来。”

男人幽冷的嗓音吩咐着。

“表哥,你该不会真以为老土的针灸能救奶奶吧?你……”

“再多说一个字,滚出去。”

男人显然没了耐心。

“……”傅冰卿眼眶泛红,她不敢得罪傅南歧,只好住嘴。

表哥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当众给她难堪!

这个该死的女人!

她倒要看看三天会这个女人是怎么死的!

很快,银针被送来。

白樱拿着一个打火机,点着了火,将银针给仔仔细细烤了一遍。

随后,一根根银针分别刺入老太太的百会穴,玉枕穴,鱼腰穴,安眠穴,印堂穴,风池穴,曲池穴。

一看白樱手下银针动的飞快,傅冰卿几乎是惊愕交加——浸淫医术这么多年,她自诩什么旁门左道都见识过了,但用针灸就能把人给救活,怎么可能!

几针下去后,双双目紧闭的老夫人突然重重的咳了下,咳出一口口浓稠腥臭的黑色黑血来!

“老夫人!”

“奶奶!”

众人纷纷围上去,只见老太太双目紧闭,一张风烛残年的脸似乎越发憔悴。

傅冰卿拿手探了下老夫人的鼻息,脸色大变,看向白樱的目光顿时凌厉无比,“表哥,奶奶呼吸更微弱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加害奶奶,赶紧把她给抓起来。”

话音落下,管家跟别墅内的佣人集体出动,把白樱围起来。

傅冰卿甚至拨打了报警电话,“有个女人不懂装懂,胡乱医治,谋害我奶奶,赶紧把她给抓起来!”

白樱不耐的看向傅冰卿。

本事没多少,戏却挺多。

管家跟佣人们齐齐按压住白樱的胳膊,把她往外推。

“别碰我,我自己会走。”

白樱甩开他们,心里倒数着。

九,八,七,六……

病床上,老夫人苍老的手指动了动。

“表哥,这个女人就是骗子!待会警察就赶来了!”

傅冰卿一张清冷凛冽的小脸此刻完全因怒火涨的通红,一旁的傅南歧却一直沉默着,乌沉的双目一直紧紧盯着床榻上的老人。

难道,是他错信了这个女人么?

至于那个玉扳指……

傅南歧想起灵隐寺大师说的话,“扳指泛红,则缘分降至。”

所以,这个害死奶奶的人,会是他的有缘人?

而这时,警察纷纷上门,询问了下当时的情况后,拿起手铐,就要把白樱给扣起来。

四,三,二,一——

白樱面上波澜不惊,明眸落在病榻上的老夫人身上。

“咳……咳咳……”

只见刚才吐出一口污血的老夫人竟然缓缓睁开了眼,“南歧……”

虚弱的声音响起。

“奶奶!”

傅南歧轻声呼唤着,两步便到了床边。

“……奶奶?”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傅冰卿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半天才犹疑着挪动步子。

奶奶竟然被这个女人给治醒了?

这怎么可能?!

从小到大,别说是同龄人,就算是她的老师都鲜少对她做出的治疗策略提出什么质疑。

而现在,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女人忽然用诡异的方式就这样生生打了她的脸,这让她怎么能接受这种落差?

“医学界才女?看来,傅小姐德不配位。”


白樱冷冷的斜觑了一眼哑口无言的傅冰卿,一张冷艳淡漠的小脸上全无波动,她唇角勾着嘲弄的笑。

“你……!”

纵使是傅冰卿往日教养再怎么良好,此刻也不由得有些失了风度。身为傅家大小姐,她什么时候被别人这样轻看过?

这时,一直在一旁冷静旁观的男人这才上前了一步,伸手拦住了嗔目怒视的傅冰卿。

傅南歧看了管家一眼,管家顿时意会,递过去一张支票。

“这是一千五百万,治好奶奶,后续费用会转到你银行卡上。”

傅南歧平静的说道,一双黑眸之下却是暗含着波澜。

白樱也不客气,接过支票,她看了眼赶来的几个警察,“所以,他们……”

“让你受惊了,我代表傅家跟你道歉。”

“表哥,你……”

傅冰卿惊的下巴都要合不上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能让傅家家主,这华国最尊贵的男人跟她道歉?!

该死的!

傅南歧派人把警察给送走,目光落在她白樱身上,“白小姐, 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就当傅家向你赔罪了。”

“吃饭什么的就不必了。”

白樱微微勾了勾唇,迅速在纸上写下一串药方,“严格按这个煎药,一日三次,饭后服下,三天之内,药到病除。”

丢下笔,白樱洒脱转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傅冰卿嫉恨的瞪着白樱。

帝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挤破了脑袋像多跟表哥有相处的机会,可这个女人,竟然敢拒绝表哥?

“表哥,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狂妄了。”傅冰卿愤恨的瞪着她的背影。

深不可测的男人却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出神。

“表哥?”傅冰卿在傅南歧眼前挥挥手。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男人面色酝着一层薄怒,转身回到病床上去看望老夫人,“奶奶,您感觉怎么样?”

“心口不那么闷痛了,像是有什么东西疏通开了……”老夫人缓缓道,“刚才那个女孩,很不错。

我还没说几句话呢,就走了。

下次你可得好好把人给留住。”

“好。”

傅冰卿看着这一幕,嫉恨的要死。

白樱是么?

别以为有点三脚猫功夫就可以挑战她,她非要证明,用自己的方子也可以把奶奶给治好!

——

白樱打车,赶回原身租住的公寓中。

她推门进入,迎接她的,是宁岚一张笑容逐渐凝固的脸庞。

原主以前是跟塑料花姐妹宁岚一起合租的,就傅房租都是原主交的。

只可惜原主瞎了眼,这塑料花姐妹不仅住她的房子,还偷她的男人。

可真是令人作呕。

此刻,宁岚愣在那里。

白樱怎么会回来了?!杜星原他不是说,会去打点好这一切的吗?

她脸上的肌肉都变得僵硬无比,但此刻的白樱身上流露出的那种绝对嗜血无情的杀气,却令她生生定在了原地,脚下如同灌了铅一般无法再挪动半步。

“给你三分钟。拿上你的东西,滚。”

“白樱,你发什么疯!”

明知事情很有可能败露了,宁岚却仍旧嘴硬着。当了多年三线网红,她基本的撒谎技能可还是很不错的。

“你自己清楚。现在,还有两分半。”

白樱挑了挑眉,示意着自己倒计时着的手机,一双琥珀色的凤眸如同锋利淬毒的刀刃,直直的刺向了宁岚。

“你以为我稀罕这破房子吗?!” 宁岚自觉理亏,“本来我也是要搬家了,你还不知道吧,我买了帝都中心区300平的房子!难道你都不好奇,这钱,是从哪来的吗?!”

眼见着白樱淡定的一手便将她的箱子扔进了她的房间,宁岚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她疯了一般的尖叫出声,一边胡乱找寻着自己最值钱的首饰宝贝似的往箱子里放。

无非是靠杜星原给她买的,这套房子里也有不少原主熬夜爆肝拍戏上综艺给渣男公司赚的钱吧。

原主一天365天傅轴转天天扎戏跑剧组跑通告,一天只休息几个小时,哪有时间去雕琢演技之类,也难怪风评会越来越差,被全网骂掐烂钱,烂片女王。

“我的仁慈到此为止。滚吧。”白樱单只手拽着她的胳膊,把她往外拽。

“放手!好痛啊——放手!”

宁岚尖叫着挣扎,可惜,手上练过擒拿术的白樱即使是力量大不如从前,但是控制一个堪堪一米六出头的小姑娘还是绰绰有余的。她一只手拖着宁岚,另一手拖着那乱七八糟的箱子,面无表情的就走出了公寓大门。

“再敢回来,我不保证你能四肢健全的出去。”

“你个疯子,你敢这样对我,我会报警的,你给我滚回你的……”

轰!

也不管宁岚还扒着公寓一侧的门边,白岚直接用力关上了房门!

“啊——”

宁岚尖叫一声,手指头一片青紫肿胀。一双魅眼满是血丝——那个贱女人,竟然敢夹她的手!

嘭!宁岚猛地踢向了紧闭的公寓门,当然,除了肿痛的脚,她什么回应都没有得到。

——

把贱女赶出去后,白樱迅速微信联系房东退了房子,她打开衣柜,看着里面死亡芭比粉的,荧光橙之类的衣服,只觉得无语。

这些衣服就不要了。

白樱找来个搬家公司,让人把里面属于原主的东西全部打包丢在垃圾桶里。

离开公寓,她拨打了个电话。

“喂?金安街公安局吗?对,我想要举报有人嫖娼……”

白樱眸中难得的泛起了些笑意,她懒洋洋的挂断了电话,转手又开始翻阅起了娱乐记者的联系方式。

“微头条是么,娱乐圈三线明星宁岚跟星辰娱乐公司总裁杜星原偷情,地点就在……”

白樱打完电话后,扬唇一笑。

按照原主队白莲花的了解,她在自己这受了委屈,一定是要去找杜星原的别墅内诉苦。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既然他们那么偷情,那就送他们一份大礼好了。

白樱处理完这些后,拿着支票去银行兑换充值到银行卡里,拿着银行卡去帝都售楼处。

一个小时后,白樱买下一套现房,付了一半首付,拎包入住。

等傅家那位老夫人醒了,后续的治疗费恰好可以付尾款了。

白樱在新家里做着体能训练。

这具身体比起她本来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

一个小时后,白樱擦擦汗,打开手机,最新的爆点一下子在她手机首页推送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