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武库来明

武库来明

数沙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赵文在大学毕业之后,来到一个偏远的地方实习。他的职位是一名仓库管理员,这里人迹罕见,孤独与恶劣天气成为最棘手的问题。突然有一天乌云密布,一道闪电直直劈下,当赵文再次醒来,已经不在现世,而是来到了不知名的古代世界。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开局遇上流贼……

主角:赵文,李小三   更新:2022-07-15 23: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文,李小三 的女频言情小说《武库来明》,由网络作家“数沙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赵文在大学毕业之后,来到一个偏远的地方实习。他的职位是一名仓库管理员,这里人迹罕见,孤独与恶劣天气成为最棘手的问题。突然有一天乌云密布,一道闪电直直劈下,当赵文再次醒来,已经不在现世,而是来到了不知名的古代世界。穿越不可怕,可怕的是开局遇上流贼……

《武库来明》精彩片段

“这里就是我要工作的地方吗?”赵文指着沙漠远处的一大片绵延不断的仓库群,转过身来,沉声问道。

“是的,这里就是你实习的地方。”一个西装革领,带着眼镜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指着前方的仓库群,对着赵文说道。

在他身后停着一辆皮卡车,皮卡车里面拉着赵文的行李。

赵文看了看前方的仓库群,又看了看那人,一脸懵逼的道:“我好歹也是华清大学工科的高材生,你们就让我来这里看大门?”

中年男子将眼睛摘下,取出一个手帕擦了擦,随后将其重新戴上,“呵呵,年轻人。在我们研究所中,名校毕业的学生多得是。就连国外的佛哈大学、省麻理工大学的高材生都有不少。

说真的,你一个华清大学工科本科生在所里根本就不够看。咱们所可是全国顶尖的武器研究所,你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再说了,这怎么能叫做看大门呢?这叫磨练心性。”

赵文看着中年男子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忍不住长出一口气,缓缓说道:“行,我认了。”

唉,这叫什么事啊。好不容易进了全国最顶尖的武器研究所,本想着从此就能捧着铁饭碗,一辈子高枕无忧,可没想到竟然将自己扔在了大西北沙漠中的一个储存老旧武器的仓库中。

赵文仰起头,一脸无奈的道:“来这种地方是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吗?”

“你话怎么这么多?你刚刚进入所里,一时之间还没有你的职位,而这仓库刚好缺人手,所以就将你派来了。放心,只让你在这里待两三个月,待不了多长时间。”中年男人看着一脸难受的赵文,满嘴胡诌道。

哪里是没有赵文的职位,根本就是这中年男人将赵文的职位给了自己亲戚的孩子。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中年男人才将赵文扔到仓库中。

不然的话,赵文的死活,关中年男人屁事。

不过,仓库缺人倒是真的。

“你还撒不撒尿?撒尿的话就赶紧的,别浪费我时间。”中年男人回到皮卡车上,一脸不耐烦的看着赵文。

赵文急忙冲到旁边,解开裤腰带,嘘嘘起来。

一分钟后,赵文将裤腰带系上,急忙跑了过来。

“行了,行了。”赵文急忙钻进车里。

“这仓库是属于咱们武器研究所管辖,虽然只是看仓库,但这也是正式工,是铁饭碗,一个月工资也不少。而且你这环境艰苦,每个月还有不少补贴。

我说,你一个刚刚迈出大学的毕业生,这对你来说已经很好了。”中年男人紧握方向盘,冲着赵文沉声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虽然只是一个看大门的,但也属于正式工,工资待遇也非常可观。

……

皮卡车刚刚停到仓库大门口,两个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的汉子从仓库大门的保卫室中冲了出来。

“是王主管的车!”

一个汉子一看车牌,急忙将驾驶室的车门打开,将王主管迎了出去。

“王主管,这人就是你给我们派来的新人?”一个光头汉子指着从车上走下来的赵文,一脸疑惑的看向王主管。

“没错,就是他。”王主管一指赵文缓缓说道。

“行了,别在这废话了。赶紧将他的行李搬进去,今天下午六点,所里清查武器的人员会来。别再浪费时间了。”

王主管将赵文的行礼从皮卡车上取下,随即拍了拍赵文的肩膀,脸上带着笑容,缓缓说道:“年轻人,好好干,几个月之后你就能回去了。”

赵文看着远去的皮卡车,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小兄弟,既来之则安之,这里没有你想的那么差。虽然地方偏僻,可是工资不低啊。”光头汉子提着赵文的行礼向旁边的一个水泥平房而去。这水泥平房就是他们的宿舍。

两个大汉坐在赵文的床上,面带微笑的对赵文介绍着这个仓库群。

“我告诉你啊,咱们这里地方偏僻,荒凉,甚至在地图上都没有标记。如果没有专人带领,你根本就走不出这沙漠。咱们这里所用的电乃是宿舍房顶上的太阳能板发出来的电,供应日常照明还是可以的。

这仓库群中储藏着上个世纪仿造老大哥的武器,这连绵不断的仓库都是。像什么56半,67式木柄手榴弹等等之类的,这仓库群里面都有。

你别看时间久远,但这地方干燥,里面的武器基本上都能使用。但我提醒你,没事千万别碰,每个月上面都会派人来查验,要是被他们发现里面少了什么东西,那可就完蛋了。

这地方一年到头来除过送粮食的和清查武器的,根本就见不到一个人影。而且这里的网络还非常差,虽然每个月都有一两天的假,但这仓库中必须要留有一个人,而一个人出去的话,也没什么意思,所以我俩都已经好几个月没出去过了。

我看,要不然今天晚上你一个人留在这,我俩出去放松放松?”

还不待赵文反应过来,光头男直接一脸笑容的道,“既然你都同意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说我同意了吗?你们还真是自来熟啊?”赵文暗骂一声,随即一脸疑惑的看向两人。“那你们怎么出去?这荒郊野岭的?”

“今天下午有清查武器的人前来,到时候我俩就跟着他们一起走,我俩的事你就别担心了。”光头男看着赵文,缓声说道。

……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赵文躺在酷热难耐的平房中,脸上满是郁闷之色。

就在赵文烦闷无比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汽笛声。

赵文趴在窗户上,向外看去。

只见几辆越野车停在了仓库大门外面。

“这次查验第三十七号仓库!”

一个穿着军装的士兵从越野车上跳了下来,看向迎过来的两个汉子。

两个汉子眉开眼笑的看着士兵,“查,尽管查。这仓库中要是丢一样东西,我就将我脑袋拧下来。”

“行了,你俩也别废话了。待在保卫室别出来,查验武器闲杂人等不准靠近。”士兵对着两个汉子大声嚷嚷了一句,随后领着人走了进去。

当天彻底的黑了下来时,士兵领着人从仓库中走了出来。

“一切正常,行了,查验完毕了,我们就走了。你们俩好好的守在这。”

士兵说着就要走进越野车,两个汉子急忙拉住士兵,“我俩想要休假,如今仓库中又来了一个人。我想着,我俩已经好长时间没休假了。你看……”

“是吗?让新来的出来,让我瞅瞅。”士兵听到这里,瞬间就明白了两人的意思。

“新来的,出来了。”

光头汉子冲着平房的方向喊了一声,赵文随即缓缓的走了出来。

“还真来了一个,既然这样,那你们两个也可以休假了。你们等着,我给上面打个电话,上面同意之后,我才能带你们出去。”

士兵说着从车里取出一个卫星电话。

查验仓库的和之前的那个总管虽然同属一个研究所,可却是不同的部门,所以这士兵也不知道今天来人。

“他的来历清楚吗?我不想不明不白的人看仓库。”

“清楚清楚,这是王总管亲自送来的。”

“既然这样,那就行了。”士兵说着就打通了卫星电话。

几分钟后,士兵将卫星电话重新放到车上。

“行了,你们可以走了。上车吧。”

听到士兵的声音后,两人无比的兴奋起来。

“等我俩几分钟,我俩回去换个衣服。”

“快去快回!”

几分钟后,两人穿着整齐的从平房中跑了出来。

“小兄弟,今天晚上你就辛苦点。我们后天就回来了,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就去保卫室中拨打那个卫星电话,那电话是直通总部的。”光头男冲着赵文叮嘱了一番,随即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

赵文看着消失的车队,不禁长叹一口气,“唉,这叫什么事啊。”

赵文坐在保卫处,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上的单机游戏。

“这个狗屁地方,连个网都没有。”赵文收起手机,一脸无奈的向着宿舍而去。

赵文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轰隆!”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突然划过天空。

紧接着,天空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赵文猛然一惊,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朝着窗外看去。

“这是怎么回事?沙漠中还下雨?”赵文趴在窗前,一脸惊讶的向外看去。

“卧槽,天上那个黑洞是什么东西?怎么朝着这边来了?而且还越来越大?”赵文一脸惊骇的看着天上那个黑洞,急忙向外跑去,

可还没等他跑出房门,天上那黑洞陡然加速,朝着赵文这边急速扑来。

房间中的灯忽然熄灭,赵文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

……

“头,我头好疼啊。快,快拿水来,我快渴死了。”

赵文揉着脑袋,直接从铺着稻草的床上猛然坐了起来,一脸痛苦的嘶声喊道。

“你醒了?”一个穿着破旧鸳鸯战袄的少年站在床边一脸惊喜的看着赵文。

赵文顾不得其他,急忙大喊道:“快给我拿水来,我要渴死了。”

少年急忙从旁边的桌子上取过一个装有水的破碗,递给了赵文。

赵文接过破碗,直接仰头灌下。

半晌之后,赵文将碗重新交给少年,随即一抹嘴上的水渍。

“你是谁?那两个汉子呢?你怎么穿着这身衣服?”赵文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破烂鸳鸯战袄的少年,一脸懵逼的问道。

难不成仓库中又来新人了?不应该啊。

“他醒了,他醒了,赶紧来人啊。”少年看着一脸懵逼的赵文,急忙向外冲去。

几个呼吸之后,几个同样身着破烂鸳鸯战袄的汉子走了进来。

“呦呵,这小兄弟还醒了,命真大啊。”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五大三粗的大汉站在赵文身边,看着赵文,微微笑道。

赵文看着来人,挣扎着从床上站了起来,可双脚刚刚落地,一阵剧痛从脚下传来。

“我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仓库爆炸了?”赵文暗骂一声,直接扑在了地上。

那汉子急忙将赵文扶起来,皱着眉头道:“你受伤了,就好好的休息吧,瞎折腾什么?”

“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你们为什么穿成这样?”赵文被大汉扶着坐在了床上,一脸警惕的看向他们。

大汉长出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们是官军,是宣镇独石口,北路石马营的官军。”

“宣镇?独石口?北路石马营?这什么跟什么啊?”赵文听着大汉的声音,犹如听天书一般,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可随着他们不停的解释,赵文心头忽然涌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赵文呆坐在那里,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经过那几个大汉的详细解释之后,赵文终于弄清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自己穿越了,和那些狗屁倒灶的穿越小说一样,自己竟然也成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一瞬间,赵文悲从中来。

一想到自己再也无法回到现代,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父母,一瞬间赵文变得沮丧起来。

赵文抱着脑袋,想了半天,也逐渐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毕竟自己现在再怎么折腾,估计也回不到现代了。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念头,赵文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只是可怜自己的爹妈了,估计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没了的消息。

赵文看着旁边脸上皱着眉头的大汉,开口问道:“你说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那大汉长出一口气,说道:“说出来都不敢相信,那天我们一行人巡视长城回来,路过一个小山沟,忽然听见天上响起了一个炸雷。于是我们就仰起头,向天空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天空中有一个黑影落了下来,砸在了我们几个的前面。当时我们还以为是神迹,毕竟这种事情我们真的没有见过啊。”

大汉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到那大坑面前,抬起头一看。就看到你浑身赤裸,全身焦黑的躺在里面。如果不是看起来还有个人形,我们都以为是个黑石头呢!”

旁边的几个人急忙开口道:“是啊,如果不是能看出来个人形,我们还以为是个黑色的石头呢。”

“我们当时傻傻的看着你,本来打算离开的。可谁知道,你突然嚎叫了一声,我们便跑过去一看,发现你还活着。于是,我们便将你抬了回来,放到了这里。”

赵文看着那大汉的样子,不似作假,便道:“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那大汉长叹一口气,说道:“太惨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中途还被闪电劈了一下。话说你是怎么飞到那么高的地方?”

赵文满脸黑线,看着那大汉,腹诽道:“还被闪电劈了一下,有你们说的这么惨吗?”

“唉,一言难尽啊。我这人平时就喜欢放风筝,于是就制作了一个巨大的风筝。放着放着吹来一阵大风,将我卷到天上去了。我一时不查,就从天上掉了下来。还好被你们救了,不然的话,我可就死翘翘了。”

当务之急是先编一个理由骗过这几人再说,不然的话,让他们知道自己是穿越而来的,那可就糟了。指不定他们会不会将自己解剖或者当成神仙供起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真的完蛋了。

大汉看着赵文,不由得同情起来,这放个风筝都能被卷到天上去,还真够倒霉的。大汉并不觉得这人说话有毛病,要知道在洪武年间,有一个叫做万户的人和他差不多,也是弄了一个大风筝,绑上火箭想飞天。

估计这人应该和那人差不多。

“行了,不说这个了。我就想问问,现在是哪朝哪代?”

大汉一脸惊讶的看着赵文,暗道:“这莫不是被闪电劈坏了脑子不成?”

可转念一想,大汉就明白了。这肯定是落地的时候脑袋先落地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问这种问题?

没错,一定是这样,你看他的脑袋上一根头发都没有,肯定是落地的时候蹭没了。

如果赵文现在知道大汉心中所想的话,一定会跳起来大骂你才脑袋落地了。

“现在是大明朝,听说新皇帝登基了,明年就要改元了。新年号我倒是不清楚,反正今年的年号是天启。”

赵文一听这话,直接跳了起来,顾不得脚上的剧痛惊声道:“天启?”

赵文能考上全国最厉害的大学,也就证明了赵文在读高中时成绩特别优秀,再加上赵文平时喜欢看历史,所以对古代的年号比较了解。

这天启正是明朝倒数第二个年号,而倒数第一个年号便是崇祯。

想到这里,赵文不由得着急起来,难道说再有十七个年头,大明朝就亡了?

难不成自己以后要像那些蛮夷一样,脑门后面留一个猪尾巴?

想到这里,赵文就一阵恶寒。

那大汉看着脸色不断变化的赵文,还以为赵文是犯病了,于是对着旁边站着的那少年低声道:“小三啊,你将他好好看着,莫要出什么差错。”

小三看着语重心长的大汉,点点头。

“行了,我们先走了,你将他好好的看着。”

大汉说完话就转身离去,只剩下赵文和那个叫做小三的少年。

赵文躺在床上,看着头顶上那发霉的茅草,脑子里一下子混乱起来。

“这莫名奇妙的让我穿越了,我到底是怎么穿越的?别人穿越最起码知道自己如何穿越的,可为啥我就想不起来呢?唉,穿越就穿越了,也该给我一个金手指吧。为啥我什么都没有?而且我的腿好像还骨折了,这该死的贼老天啊。”

小三坐在赵文旁边,昏昏欲睡起来。赵文随意的瞥了小三一眼,随即转过身去。

“哎呀,怎么这么烫?”

赵文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手臂处如同放在火上炙烤一般,便急忙拉开袖子。

“这是啥玩意?”

只见一个黑色的印记出现在赵文的小臂上,这印记看起来像是一把枪,具体的型号因为太过模糊而看不清楚。

赵文伸出右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印记。

异变乍起,只见赵文身上闪过一道光芒,随即消失在房间中。

赵文不知所措,惊慌大喊道:“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呼吸过后,赵文落到了地上。

赵文揉了揉摔成两瓣的屁股,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

“咦,奇怪,我的腿好像好了?”

赵文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腿竟然神奇的好了,现在他根本感觉不到腿上的剧痛,而且不再像之前那样无法走路。

赵文在地上跳了几下,发现自己的小腿已经完全好了,已经恢复正常。

赵文摸了摸自己的小腿,惊奇的道:“这是个什么地方?竟然能让我的伤势瞬间恢复?”

赵文抬起头来,看向四周。

“这不是我待的那个仓库吗?”

赵文惊奇的发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仓库之中,他还以为自己又穿越回去,一瞬间惊喜起来。可当他在仓库中转悠了几圈之后,赵文沮丧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回到现代社会,眼前的这个仓库应该是和自己一起穿越了。

那高高的围墙外面什么都没有,处于一片黑暗中,只有这仓库中充满了光明。

“我的天,难道这仓库和我一起穿越了?就像那方醒一样,带着仓库穿越了?”

赵文一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

经过赵文的仔细观察,他发现还真是这样的,一时间,赵文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而且赵文还发现这个仓库中的时间好像是静止的,自己居住的地方桌子上的那一杯热茶还冒着白烟,丝毫没有变凉的趋势。

赵文走到中央最大的那个仓库外面,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仓库的大门竟然是开着的。赵文犹豫了片刻,随后直接走了进去。

赵文在仓库中乱转,忽然看见了一排摆放整齐的木箱子。

那木箱子上用汉字写着“67式木柄手榴弹”

赵文将一个装着67式木柄手榴弹的箱子从旁边的架子上搬了下来。

“嘿嘿,67式木柄手榴弹。啧啧啧,这可是好东西啊。”

赵文从箱子中取出一颗手榴弹,揣到身上。

本来他想多揣几个,可回头一想,如果揣的多的话,必然会被外人察觉,到时候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嘿嘿,一个手榴弹应该可以了吧。”

赵文将手榴弹揣进怀里之后,又从旁边的架子上搬下一个木箱子。

这个木箱子里面装着“大黑星”手枪,也就是54式手枪。是仿造前苏国的TT—33式手枪。

这手枪是由枪管、套筒、复进机、套筒座、击发机和弹匣等6大部件组成。全枪只有46个零件,压弹7发.有威力大,结构简单,可靠性强,耐用,操作简单等优点。发射毫米口径的手枪弹,威力惊人。被人称为手炮。

54式手枪的自动方式采用枪管短后座式;闭锁方式采用枪管摆动式,保险装置为击锤保险,该枪还设有空仓挂机机构。五四式手枪供基层指挥员和特种兵所使用,用以自卫和在近距离内袭击敌人,有效射程为50m,100m内也能进行射击。

优点是穿透力强劲。缺点是后坐力大,考验射手的熟练操作能力。

赵文看到木箱子上的汉字,瞬间欣喜起来,只要有这东西在,那自己的安全就有保障。

赵文从旁边取出一根撬杠,将木箱子撬开,随即从里面取出一把大黑星,又配了三个装满子弹的弹匣。

一个弹匣装8发子弹,三个弹匣也就是24发子弹。赵文觉得自己有这三个弹匣在手,应该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便没有再携带弹匣。

等到赵文做好这一切之后,他便接着在仓库中查看了起来。

“啧啧啧,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赵文看着另一边的架子上放满了56半和没有弹头的40火,一瞬间激动的跳了起来。

“嘿嘿,有这些东西在手,我管你是流贼还是满清,来一个死一个,来一双死一双。”

赵文眯着眼睛,脸上露出嗜血的光芒,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流贼和满清倒在自己脚下的场景了。


赵文在仓库中转了半天,随即又重新回到了那个破房子中。

赵文坐在床边,看了看外面的太阳,随即戳了戳坐在床边的小三。

小三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向赵文,说道:“大哥有什么事吗?”

赵文道:“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叫啥名字?”

小三道:“我姓李,家中排行老三,所以人家都叫我李小三。”

“你有多大了?怎么这么小就当兵了呢?”赵文看着李小三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有些疑惑的道。

按理来说,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当兵的前提都是成年。没成年当兵的很少,毕竟未成年不管是力量还是速度都不可能和成年人相比。

而且,有一句话说得好,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像小三这种,力量不大不说,吃的还多。

小三想了一会儿,道:“我是家里最后一个男丁了,所以就进军营了。”

赵文一愣,随即道:“你是你家最后一个男丁和当兵有什么关系啊?”

“大哥,我家是军户啊,按照惯例,每家都必须出一个男丁。可我的两个哥哥死的早,所以就只能我来了。”小三如同看白痴一般看着赵文,好没气的道。

“军户?”赵文楞了一下,显然对这个很久远的名词还没有反应过来。

明朝的军户制度乃是开国太祖朱元璋设立的,明朝的军户制度设立的目的就是解决军队兵士的来源,它与一般的募兵制是不同的。通俗来讲,军户制度就是老子是当兵的,儿子也必须继承下来,长大后继续当兵。因为在明代,军队的户口和居民是分开管理的,军籍属于都督府管理,而普通民众的户籍归户部进行管理。这种由世袭兵士组建的军队,在当时称之为卫所军。

不得不说,朱元璋设立的这种制度在开国初期的时候对社会的稳定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军户制度也慢慢的衰落下来。

朱元璋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士兵的来源,可现在大明朝承平日久,再加上卫所中各个军官的盘剥,军户逃亡的数量与日俱增。等到天启朝时,军户制度已经名存实亡。

“是军户啊,我就说嘛,怎么将你这么大点的孩子拉来当兵了。”赵文回想着脑海中和军户有关的信息。

小三道:“是啊,不然的话,像我这么大的,怎么可能会被拉开当兵?军户的后代还不允许参加科举,不允许经商。只要老子是军户,那儿子也是,子子孙孙都是。当然也有例外的,但像我这种,就只能来当兵了。”

万事无绝对,军户子孙也不一定都是当兵的。比如说万历初年时的内阁首辅张居正,他家就是军户。只不过,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少见了。

“这可真够操蛋的。”赵文看着这么大点的孩子被拉来当兵,不禁暗骂一声。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号角声。

赵文透过那没有窗纸的窗框向外看去,只见几道黑色的狼烟冲天而起。

“这是怎么了?”赵文指着窗外的狼烟问道。

小三看到那冲天而起的狼烟,脸色大变,急忙道:“坏事了,坏事了,可能鞑子又来打草谷了。”

“什么?”

赵文惊叫一声,随即从床上跳了起来,急声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鞑子呢?”

两人说话间,之前出去的大汉一脸焦急的跑了回来。

“大事不好,大事不好,鞑子来了,鞑子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赵文一脸焦急的看着那大汉,他可不想自己刚一穿越过来就莫名其妙的被敌人杀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可真丢穿越大军的脸。

那大汉喘了一口气,道:“根据可靠的消息,有一队大约三千左右的鞑子兵向着宣府而来。而且宣府最外围的几个烽燧已经被攻破。”

“现在上面传来消息,让所有的兵丁集结起来,守住城墙,这些鞑子来者不善啊。”

“难道这些鞑子不是来打草谷的吗?”小三问道。

每当八九月间,秋高气爽时,鞑子都会聚集起来,到长城附近劫掠,这种现象被称为打草谷。

大汉皱眉道:“看起来不像,如果是打草谷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聚集在一起,要知道他们现在距离宣府已经不足五十里了。我还从来没见过打草谷胆子有这么大的。”

“赶紧的,现在让所有的兵丁集合,再晚点就要杀头了,大牛他们已经去了,我过来是叫你的。”

大汉话还没说完就拉着小三的胳膊往外跑。

“我也去!”赵文忽然道。

大汉停了下来,一脸迟疑的看着赵文,道:“你就别添乱子了,你双腿还没好,去什么去?再说了,你又不是当兵的,打什么仗?”

赵文有些不服气的道:“我的双腿早好了,不信你看。”

说着,赵文就在地上蹦了起来。

大汉看着在原地蹦蹦跳跳的赵文,虽然心里有些疑惑赵文为什么能这么快下地,可也没开口询问,毕竟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秘密。于是大汉说道:“既然你想去,那我也不阻拦你。毕竟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那柜子里有衣服,你赶紧换上。”

赵文急忙将破旧不堪的鸳鸯战袄换上,跟着大汉跑了出去。

一路上,赵文的右手紧紧的捂在怀里,只有亲手摸着怀中的大黑星以及那棵67式木柄手榴弹,赵文才能安心些。

等到赵文等人跑到校场时,整个校场已经站满了人。

一个穿着铁甲,带着头盔的将领看着赵文等人,开口喝道:“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才来?”

“回大人,我刚才内急!”

“我也是!”

大汉和小三齐声道。

“懒驴懒马屎尿多,还不快滚过去。”

“是!”

赵文等人急忙向着队伍跑去。

“哎,你等等!”这个将领叫住了跑在最后面的赵文。

赵文猛然被这个将领叫住,一瞬间有些忐忑起来,毕竟他自己又不是这里的兵,万一被人发现,那下场可就不太好说了。

赵文呆呆的站在那里,冷汗直流。

“你是谁?为什么我没有见过你呢?”那将领眯着眼睛,低声喝道。

赵文缓缓转过身去,换上一个极其谄媚的表情,说道:“大人,我是新来的。”

“什么狗屁新来的,已经有一年多没给我补充过新兵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你是奸细?”将领将右手缓缓的放在腰间的刀上,一脸警惕的看着赵文。

“大人,这人是之前我们救回来的那个啊。”那大汉急忙站了出来,开口道。

“宋虎,这人是你救回来的那个?我怎么不信呢?那人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怎么几天间就活蹦乱跳的了?”将领一脸迟疑的看着赵文。

宋虎急忙道:“大人,小人敢以脑袋担保他就是我救回来的那人。如果他是奸细的话,我便将我的脑袋拧下来。”

“我们也是!”

和宋虎住在一个营房中的兵丁一起站了出来。

那将领看着宋虎等人,道:“我姑且相信你们一次,如果他真的是奸细的话,我就砍了你们。”

“还不快滚过去,现在人手不够,姑且让你充数。如果战场上你敢当逃兵的话,那可就别怪我无情了。”

赵文站在宋虎旁边,低声道:“多谢宋兄弟了!”

“这有什么谢的,举手之劳而已。你能帮我们我都已经感激不尽了。”宋虎一脸平静的道。

这个年代的人还是很淳朴的,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宋虎看来,赵文能拖着病体来,已经给了自己最大的帮助。所以,宋虎这才出头为赵文辩解。

“我告诉你们,现在有三千多鞑子向着宣府而来,估计再有半个时辰就到宣府城下,现在总兵大人命令所有人上城墙。到时候,谁要是出现差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将领一挥手中的鞭子,看着校场中的众人,恶狠狠的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