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噬魂罗刹

噬魂罗刹

李长生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村里人看我可怜,轮流的把我领回家养着我,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后来,我们村的村长提出要照顾我。但是村长却提出了两个条件。

主角:李长生二叔   更新:2022-11-15 07: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长生二叔的其他类型小说《噬魂罗刹》,由网络作家“李长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村里人看我可怜,轮流的把我领回家养着我,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后来,我们村的村长提出要照顾我。但是村长却提出了两个条件。

《噬魂罗刹》精彩片段

村里人看我可怜,轮流的把我领回家养着我,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后来,我们村的村长提出要照顾我。

但是村长却提出了两个条件。

表面上看,村长照顾我是善举,但村里人都暗自议论村长不是个东西,谁不知道他那个闺女是个怪物。

说起村长的闺女,还真挺吓人的,因为那是一个双头人。

一个身子上长出两颗脑袋,这是一种罕见的畸形人,据说是因为双胞胎在母亲的子宫里没有发育好,连在了一起,本来这种畸形人死亡率极高,可是村长的闺女却好好的活着。

村里人都说村长上辈子造了孽,所以才生出这么一个闺女来,这样的怪物肯定活不长,即便是能活长,以后也绝对嫁不出去。

可是大家敢怒不敢言,因为村长家的势力极大,村长的亲大哥早年间去城里做生意发了家,是个大老板,村长的一个亲兄弟,是镇派出所的所长。

而村长本人是我们这里的土皇帝,平时都是横着走。

所以大家表面上都不敢说什么,而我,毕竟只是个孩子,那时候能有口饭吃,能活命是最重要的,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入了村长的圈套。

自从到村长家之后,我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村长的老婆是个母老虎,常常对我吆五喝六,家里的重活脏活都交给了我,稍微做不好,母老虎就对我又打又骂。

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村长家的那怪物闺女,一个身子顶着两颗头,天天对着我傻笑,我走哪儿她就跟哪儿,让我死的心都有。

这怪物有时候会突然间大笑,有时候会发疯般的朝外跑,有时候会突然自残,挺吓人的,不但是个怪物,而且还是个疯子。

村长严厉的警告我,说我必须得时时刻刻看着她,要是出了什么差错就唯我是问。

所以尽管那怪物让我觉得恶心,但我还是每天紧紧的看着她,万一出点差错,我可能要被村长两口子给打死。

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十年,十年啊,有一天我二叔突然间回来了。

村里人都感到很惊讶,我二叔早年间出去打工不是死在外面了吗?怎么突然间又回来了?

而我二叔回来之后做了两件事儿。

首先第一件事,他把我们家的老屋给重新翻修了一遍,住了进去。

自从当年,爷爷把我爸妈还有我奶奶砍死之后,我家那老屋就成了凶宅,没人敢去,那块地连同屋子就渐渐的荒废在那儿了。

但被我二叔翻修之后,整个老屋焕然一新,从死气沉沉变得盎然生机。

然后我二叔做了一面大旗,插在老屋的正前方,大旗上面写着三个烫金大字——收魂人。

村里人都跑来看热闹,我二叔站在大旗下面抱拳对着看热闹的村里人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我李二回来了,承蒙各位父老厚爱,我李二今日在此搬杆子立大旗,从此以后,谁家要是遇到邪事儿鬼事儿,都可以来找我李二,我李二不仅收厉鬼恶鬼,而且妖魔仙神,凡是祸害人的,我都收,这世上就没有我李二解决不了的邪事儿,没有我收不了的魂。”

收魂人,说白了就是专门替人驱邪看事儿的,类似于阴阳先生,但跟阴阳先生还是有些区别,主要是驱邪的手段不一样。

但我二叔话说的有点大,这世上就没有他收不了的魂,管他是人魂还是鬼魂,甚至仙魂和神魂,他都收。

村里人议论纷纷,好奇我二叔这些年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怎么一回村就成了神棍?

是的,他们压根就不相信我二叔的本事,要是我二叔真有本事,会回到这穷山沟里来混?

而我二叔做的第二件事儿就是,他去了村长家。

我二叔身材高大,身体强壮,铁塔似的往村长家院子里一站,大声的说道:“张老蔫儿,我来接我侄子李长生回家。”

张老蔫儿是村长的外号,据说他那方面不行,所以自从生了一个怪物闺女之后,就再也生不出第二个孩子来了。

但是这外号平时可没人敢叫,我二叔就这么大哧哧的,直接把村长的外号喊出来了。

村长从屋里走出来,脸色当时就变了。

而我那时正好提着一桶猪食,满头大汗的在喂猪,二叔目光一挑,看向我大声说道:“李长生,你过来,跟我回家。”

我还没回答,村长就拦在了我的面前。

“李二,长生已经不住你们家了,你凭什么带他走?”

二叔慢慢的朝着村长走去,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凛然的气质,然后在村长的跟前站定,笑眯眯的看着村长,可是突然间二叔就扬起了巴掌,啪的一声狠狠的扇在了村长的脸上,直接把村长打了一个踉跄,差点儿就倒在地上。

这一幕可把我吓坏了,二叔竟然敢打村长?

村长捂着被打的脸,狼狈的站起身,指着二叔骂道:“李二,你竟然敢打我?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二叔说道:“长生是我李家的独苗,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你……”村长喘着粗气,气的说不出话来。

二叔则直接拽着我的胳膊就朝着外面走,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把我都震撼了。

而就在这时,村长家那怪物闺女哇哇大叫着,从屋里冲了出来,她的身子一颠一颠的,两个脑袋一晃一晃,别提多渗人了。

怪物冲到我的身边,一把将我抱住,不停地哇哇怪叫。

二叔眯着眼睛看着这个怪物,口中不自觉地嘟囔了一句:“双魂罗刹?”

然后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对我说道:“长生,你先在这呆着,过一段儿时间我再来接你。”

说完二叔转身就走了,这把我给整的,本以为他会把我从苦海里带出去,没想到他又把我扔在这不管了。

村长看着二叔的背影狠狠的骂道:“李二,你给我等着。”

村长被二叔打了一巴掌,当然不肯罢休,立刻就给他在镇派出所当所长的亲兄弟打了电话,当天下午,两辆警车就呼啸而至。

村长的亲弟弟亲自来了,威风凛凛的绕着我二叔转了几圈,然后一挥手对着他几个手下说道:“这个李二,搞封建迷信,还打人,把他给我带走。”

我二叔就这样被带走了,村里人都替我二叔担心,这很明显是村长的报复,这要是到了那里面,还能有好吗?有的老人摇头叹息,说我二叔千不该万不该,不该一回来就招惹村长。

我也很担心二叔,但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我二叔就被警车送回来了,毫发无损,村长的弟弟也就是派出所的所长,临走的时候还跟我二叔握了握手,很客气的说了几句话。

村里人都觉得纳闷儿,村长却气的不行,立刻就给他弟弟打电话,结果他弟弟就给他说了一句话:“哥,这个李二不简单,少招惹他。”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村长再打过去,居然关机了。

村长气得七窍生烟,然后把不怀好意的目光转向了我,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生出了一条毒计。

村长招手把我叫了过去,然后说道:“你二叔不是想把你接走吗?我偏不让他如愿,明天就给你和翠云举行婚礼,这婚一结,你就彻底是我们张家的女婿,这辈子都别想离开,翠云就是你媳妇,你死也别想甩掉。”

我顿时心如死灰,村长太毒了,他准备提前让我和他那怪物闺女成亲,一旦娶了那怪物,我感觉我这辈子都毁了。



我问二叔什么事儿,他没有回答,而是手一翻,从袖口中划出了一个长长的东西。

他把那东西递到我的面前,那是一把长刀的刀鞘,那上面有个开关,二叔一按,砰的一声,一把长长的弹簧刀就从里面弹了出来,竟然有两尺多长,十分的锋利。

“这把刀你拿着,明天你跟那怪物举行婚礼的时候,你找个机会,用这刀将她旁边的那颗脑袋砍掉。”

我一听吓坏了,那怪物两颗脑袋,砍掉一颗,那不就死了吗?二叔这是让我去杀人。

我吓得连连摆手,二叔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竟把我提了起来。

“我们李家没有孬种,你被张老蔫儿欺负的没有一点血性了吗?亏你爷爷为了保你的命,做下了那等孽事,没想到保住的竟然是一个软骨头。”

听了这话我的心咯噔一声。

“二叔,你说什么?你说爷爷是为了保我的命才……才砍死了我爸妈和奶奶?”

二叔的手一下子松了下来,整个人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半天之后他才说道:“你以为你爷爷真的是得了疯病,才砍死你奶奶和你爸妈的?”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二叔突然叹了口气。

“我们李家被算计了,那是一个死局,我们全家若是活着,你就得死,若是我们全家都死了,那么你就能活。在全家人的命和你的命之间,你爷爷选择了你。”

我一下子瘫坐在床上,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爷爷是为了让我活命,所以才砍死了我奶奶和我爸妈,可这是为什么呀?

我连声的问,可是二叔却摇着头。

“有些事情你别再问了,知道的多了对你没好处,因为你现在太小了,太弱了。”

然后二叔又看向了我,一字一句的说道:“长生,我历经九死一生回到这里,你以为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报仇,是为了救你,所以,你必须听我的。”

二叔说着将那把弹簧刀塞到我手里:“记住,明天婚礼,你必须砍掉那怪物的一颗头颅,这是第一步。”

我的手用了好几次力,最后终于紧紧的将那把弹簧刀握住了。

第二天,婚礼开始了。

村长的办事效率极高,说举行婚礼就举行婚礼,他宴请全村的人吃宴席,光流水席就开了30多桌。

村里人虽然觉得村长不是个东西,但是能够白吃白喝,所以也都来了。

我被迫穿上了一身新衣服,而村长的闺女,那个两颗脑袋的怪物,穿上一身大红色的新娘装,看着别提有多别扭了。

我二叔也来了,村长不但没有撵他,反而把他请到了上座,然后村长故意提高了声调,当着大家伙的面对我二叔说道:“李二,虽然长生现在已经随了我们家姓,但以前毕竟是你的侄子,他无父无母,你就算是他的高堂了。呵呵,等长生娶了我闺女,他就正式成为我们张家的人,跟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二叔只是冷笑着不说话。

我的袖口中藏着二叔给我的那把弹簧刀,我紧紧的握着弹簧刀的刀柄,手心都出了汗。

村长得意洋洋,一番高谈论阔之后婚礼就正式开始了。

我整个人浑浑噩噩,脑子里一直在想着,该怎样找个机会砍掉那怪物的一颗脑袋?

想起这件事我就有些害怕,毕竟这是杀人呢。

我扭头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那个怪物,如果她只有一颗脑袋的话,还算是一个正常人,可偏偏在她脑袋旁边又硬生生的钻出了另一颗脑袋,像一根枝桠上分了两个叉儿。

迷迷糊糊中,我突然听到司仪在喊:“新人行礼,一拜天地……”

我心中猛然一惊,要是拜了天地就算礼成,那我和这怪物就是真正的夫妻了,不行,我才不要和她拜天地,那一刻,我的手指已经按在了弹簧刀的开关上。

可是想到杀人,我又有些胆怯了。

见我发愣,司仪又重复喊了一遍:“一拜天地。”

那怪物已经跪下去了,我却站在那没动,我听到有人对着我大声喊:“长生,发什么愣啊,赶紧拜天地啊。”

那一刻我的眼前闪过许多画面,我看到周围村民们那怪异而又疑惑的眼神,看到二叔冷笑的脸,看到村长得意扬扬的表情。

一股血性突然直冲我的头顶,我的手指猛的往下一按,砰的一声,藏在袖口中的弹簧刀,一下子弹出了两尺多长。

然后我没有任何犹豫,举起那把刀,朝着跪在地上的怪物,确切的说,是朝着怪物右边脖子里钻出的那颗脑袋上砍了下去。

只听咔的一声,没有任何悬念,那颗脑袋就直接滚落了下来。

当时我自己都吓傻了,我没想到我竟然真的杀人了,我也没想到这把弹簧刀竟然如此的锋利,就这一下,就把怪物的一颗脑袋给砍掉了。

我看到那颗脑袋轱辘到地上,但是却没有流血,而怪物被我砍掉了一颗脑袋之后,剩下的那颗脑袋猛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好像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而下一秒,只剩下一颗脑袋的怪物,突然间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周围的人都愣在那里,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了,寂静的可怕。

然而几秒钟之后,突然间就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喊声。

“啊……杀人了……”

“长生把那怪物杀了……”

“怪物的脑袋掉了,我的天……”

院子里瞬间乱坐一团,人们尖叫着跑开,毕竟这一幕太过震撼,我可是当众杀人。

我看到村长两口子也脸色大变,唯独我二叔却依旧冷笑着坐在那里,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李长生,你这个王八犊子,你竟敢对我女儿下死手……”村长回过神来之后,满脸咬牙切齿。

而村长老婆则怪叫着朝着我扑了过来,口中大喊着要跟我拼命。

就在这时,地上的那个头颅突然间滚动了几下,头颅的眼睛一下子睁开,接着发出了狰狞的笑声。

众人一下子被吓呆了,头颅都被砍掉了,怎么还能动?还能笑?

而下一秒这颗头颅突然间脸色狰狞,嗖的一下就从地上窜起来了,窜起了有一丈多高,然后又啪的一声狠狠的落在地上,在地上不停的滚动。

周围的人吓得四散逃窜,我也呆住了,为什么这头颅被我砍掉之后没有流血?为什么现在还能睁开眼睛,还能动还能飞?



眼看着那颗头颅,脸色狰狞的扑到了一个村民的身上,张开大嘴,露出尖锐的牙齿,就要去咬那村民。

说时迟那时快,一直坐在那里没动的二叔突然间就跳了起来,我只看到他的右手轻轻一扬,一个东西就从他手中飞过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块降妖布,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经文,二叔上下嘴唇不停的蠕动着,快速的念起了咒文。

瞬间,那块布就飞过去,一下子把那个头颅给裹住了,二叔像离弦的箭一样的跳了过去,一把就将那被布裹住的头颅抓在了手中,然后他把那块布绕了几下打了个结,于是那块布就变成了一个口袋,直接把头颅装进去了。

那头颅在在二叔的手中不停的挣扎,但是却怎么也挣不脱,只是发出呜呜的怪叫声。

众人见这东西被我二叔给捉住,这才都长舒了一口气,但是一个个的满脸惊恐,不敢再上前,只躲得远远的看着。

“这,到底是咋回事儿?我女儿的头……咋,咋还会跑呢?”村长颤抖的声音喊道。

“张文山,你当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二叔突然大喝一声,目光如斯的看向村长。

村长的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我二叔:“李二,你啥意思?我怎么知道这是咋回事儿?是你,是你在搞鬼,你指使你侄子杀了我女儿,我,我tmd跟你拼了。”

村长张牙舞爪的要朝着我二叔扑过来,不过看到我二叔手里提着的那颗人头,他顿时又吓得缩了回去。

二叔冷笑。

“张老蔫儿,知道你女儿的人头为啥会动吗?来,今天我让你好好看看。”

说着二叔猛的一下,把包裹在头颅上的那块布揭开了,那颗头颅没有了这块布的束缚,一下子又变得狰狞起来,但是却被我二叔禁锢在他的手心中,只能怪叫着左右摇晃,却不能从我二叔手中逃脱。

众人都惊恐的盯着我二叔手中托着的那颗人头,随着这颗人头的表情越来越狰狞,慢慢的,这人头的五官竟然变了,本来是村长女儿的脸,现在就变成了另一个女人的模样。

村长看到这人头的脸,顿时吓得一个哆嗦,而他老婆则惊叫一声,抬手指着那人头大叫道:“春香……是春香……”

村里的人都是一愣,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很快有人就想起来了,春香不是以前被村长收养的那个流浪女吗?

那颗人头的脸怎么变成了春香的模样?

“张老蔫儿,你好好看看,认不认识这张脸?”二叔说道。

“不,不认识。”村长打着哆嗦说道。

“哼,当初被你收养的流浪女春香是怎么被你害死的,你这么快就忘了?”

二叔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被震惊了。

“什么?春香是被害死的?是被村长害死的?”

“当初春香那丫头被村长收养,可是突然有一天就消失不见了,原来,原来是被村长给害死了呀。”

听到村里人的议论声,村长有些崩溃的大喊道:“别听李二胡说八道,我没有害过人,没有。”

“哼哼,张老蔫儿,你还在狡辩,你好好看看吧,春香的魂儿已经回来了,就在这颗头颅上,不,春香的魂儿一直都在,就在你女儿的身体里。”

“张老蔫儿,知道你女儿为啥一生下来就有两颗头颅吗?是因为她的身体里有两个魂,除了她自己的魂之外,还有春香的魂,这两颗头颅一颗是她的,另外一颗是春香的。”

“你以为你害死了春香,扫除了所有的痕迹就万事大吉了吗?可你不知道春香一直就在你身边,只不过她的魂被困在你女儿的身体里,现在好了,春香的魂还有头颅,彻底的脱离了你女儿的身体,她要找你报仇了。”

我二叔的话说到这里,他手中托着的那颗头颅,突然间脸色再次变得狰狞,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村长。

“张老蔫儿,春香现在被我困在手里,但我只要一松手,她会立刻朝着你扑过去,把你两口子撕个粉碎,你信吗?不信的话那就试试。”二叔说道。

“别,别……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杀人,我不该害春香。”村长终于崩溃了,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二叔的面前,砰砰砰的磕头,而他的那个婆娘却早已吓昏过去。

二叔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说道:“说吧,让大家伙都听听,当初你是怎么害死春香的?这么多年了,你做的孽事是该公布于众了。”

村长终于如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哆哆嗦嗦地讲述了当年他害死春香的事儿。

二十年前,村长家盖房子,他霸占了村里最好最大的一块地,准备在这里盖上一座村里最高档最豪华的房子。

村长得意扬扬,请了村里的建筑队,叮叮当当的就开工了。

但是在打地基的时候却遇到了问题,因为我们这里的土质比较松,为了了地基的牢固性,一般会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打一个混凝土加固柱。

东西南三个方位的加固柱很快就打好了,唯独这北边的一个加固柱却怎么也打不进去,这把村长给急的,工人也是被折腾的不轻,但怎么也打不进去。

没办法,只好暂时停工,村长很恼火,因为他觉得全村人都在看他的笑话。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打生桩。

打生桩就是活人桩的意思,据说在挖坑修路修桥的时候,为了使工程顺利或者使修的路和桥常年坚固,就会在打桩的时候把一个活人打进去,这也叫活人祭祀。

古时候,铸剑师为了使铸出的剑有魂,于是就自己跳进铸剑的熔炉里,俗称剑魂。村长认为,如果把一个人打进桩柱里,然后盖起一座房子,那么这座房子就有了魂,不但会使风水变得很好,而且这座房子会永远不倒,永远坚固。

可是这打生桩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偏偏那时候我们村里来了一个流浪女,这个流浪女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整天在我们村里溜达,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头发也乱糟糟的。

一开始村里人把她往外赶,但是怎么也赶不走,后来发现这流浪女除了在饿的时候淘点东西吃,也没做什么危害村里人的事,于是村里人也就不管她了,有些好心的人看她可怜,还会主动给她送点吃的送点衣服啥的。

这个流浪女有时候也会跟村里人说话,但她的口音大家都听不懂,说的多了只知道她叫春香,三十来岁的样子。

村长有了打生桩的主意之后,就突然提出要收养这个流浪女春香,他把春香接到了家里好吃好喝的养着,还给她买了新衣服,还专门给她腾了一间房子。

村里人都觉得有些奇怪,村长两口子啥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

就这么过了大约有一个月,有一天村里人突然发现春香不见了。

村长给大家的说辞是,他暗地里多方打听,已经找到了春香的家人,所以把春香送走了。

对于这个说法,村里人半信半疑,但没有人敢去问,一来是不敢招惹村长,二来春香毕竟是个流浪女,跟他们也没有多大关系。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其实是在一个月后的晚上,村长把春香骗到了房子地基北边的那个加固柱旁,趁她不备,一下子将她推进了柱子里,然后快速地浇灌泥浆,把那个柱子给封住了,接着村长又连夜叫来了建筑队的工人,天亮之前地基就顺利的打好了。



村长两口子一下子就跪在二叔的面前了,不停的磕头求饶。

“我们不想死呀,李二,你不是会收魂吗?你救救我们呀,我们再也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再也不了。”

二叔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们想活命也行,张老蔫儿,把那样东西给我交出来。”

村长顿时一愣:“啥?啥东西。”

二叔的脸色一变。

“张老蔫儿,你给我装糊涂是吧?我爹为什么会发疯砍死我娘和我大哥大嫂?我李家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步田地,你难道心里不清楚?”

村长顿时有些怂了,竟然低下了头半天没有说话。

村里人在一旁看的云里雾里,我也是十分的疑惑,但是二叔什么都没再说,直接拖起那颗人头,转身就走了。

走了几步之后二叔头也不回地喊道:“李长生,你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跟我回家。”

我回过神来,急忙跟了过去,这次村长没再阻拦我。

我用弹簧刀砍掉了那怪物的脑袋,然后就这么跟着二叔扬长而去。

回到我们自己的家,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在村长家呆了十年,现在终于回来了。

只是我心里的疑问太多了,一想到爷爷和全家人的死,我心里就沉甸甸的。

更主要的是我杀了人,这真的没事吗?

二叔仿佛看出了我心中所想,他已经把那颗人头包好,藏在了一个黑木箱子里,那人头也不再动弹,然后二叔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给我说道:“村长家那怪物闺女其实早就死了,只剩下一缕残魂,再加上春香的魂在那身体里,所以变成了双魂罗刹,不但有两颗头颅,而且还疯疯癫癫,所以你砍掉那颗头颅,实际上是砍掉了春香的魂,并不存在杀人这一说,不必担心。”

我说道:“可是警察会相信吗?他们会不会把我抓走枪毙?”

二叔哈哈一笑:“没那么严重,放心,我自有办法让他们相信。”

看二叔说的这么胸有成竹,我提着的心,这才放松了下来,然后我又问二叔,村长是不是会邪术?他用春香打了生桩,增加他们家的气运和财运,我爷爷发疯砍死奶奶和我爸妈是不是也是跟村长有关?这一切都是村长干的?

二叔却摇了摇头面色变得严肃起来,过了老半天之后他才说道:“村长要是会邪术,他就不叫张老蔫儿了,我们李家的事儿是跟他有关,但他不过是一个棋子,他背后另有其人,包括他用春香打生桩,也是背后的那个人给他出的主意。”

随后二叔又哼了一声说道:“哼,等着瞧吧,春香的魂被我收了,邪术已破,他们就等着受到邪术的反噬吧,这个我可是救不了,都是咎由自取。”

二叔说这话的第二天就传来了消息,村长的大哥,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夜之间破产了,从一个千万富翁变成了穷光蛋,还负债累累,因受不了这个打击,跳楼自杀。

村长的亲兄弟因为徇私枉法犯了原则上的错误,不但被革职,而且还郎当入狱。

消息传来,村里一片哗然,都说村长家的这棵大树终于倒了,以后再也不用怕他了。

而当天晚上,村长来到了我们家,我见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这才过了短短的一天一夜,村长竟然憔悴的没有人形了,眼窝深陷,头发都有些白了。

村长的手中捧着一个木盒,一来就跪在了我二叔的面前,嘶哑着声音说道:“李二,这是你要的东西,我给你送来了。”

我连忙走了过去,把那盒子接过,心中觉得好奇,二叔从村长手中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把木盒子递给二叔,二叔当着我的面打开了,我一看里面竟然放着一只人的耳朵,我吓得哇呀一声后退了几步。

二叔瞪了我一眼,骂道:“没出息的东西,瞎诈唬什么?”

我抬起一根手指着盒子里的那只耳朵,哆哆嗦嗦的说道:“人……人耳……”

二叔说道:“又不是真的人耳,是个模型而已。”

我顿时一愣,不是真的?是模型?

二叔没再搭理我,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张老蔫儿。

“还有一只呢?”

村长说道:“另外一只就埋在你们家屋后,正中间三尺深的地方。”

二叔点了点头。

村长突然爬了过来,一把拽住二叔的脚脖子,颤声说道:“李二,我知道我做了孽事,害死了春香,可是现在我闺女死了,我大哥死了,我弟弟入狱了,我们家完了,我也得到惩罚了,求求你放过我和我婆娘吧,我们只剩下这两条烂命了。”

二叔眼神轻蔑地看着村长。

“张老蔫儿,何止是你做了孽事,你爹你爷都做了孽事,你害了春香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害我李家……”

二叔说到这里喘了口气,脸上露出愤怒之色。

“你害得我们李家这么多年翻不了身,害得我李二从小离家,受尽万千折磨,害得我爹为了保长生的命,不得不假装疯癫,砍死我家里人,你害得我们家破人亡,若不是我李二命大,可能此时早就死了,长生也随了你的姓,迟早被你折磨死,那样我们李家就彻底的完蛋了。”

“不,不是,这些不是我干的,不是我,我只不过被迫做了一颗棋子而已。”村长磕头如捣蒜。

“哼,知道你没这么大能耐,那个人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在20多年前见过他一次,当时是他跟我说用活人打生桩就能够盖起房子,增加我家的气运和财运,之后,他就消失不见了。”

“李二,这人耳就是那个人留下的,我已经给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你要是真想找那个人,你去问包子刘,他……他肯定知道。”

听到包子刘的名字,二叔的脸色变了变,然后他说道:“你和你老婆还得有一个人死,才能彻底抵消了你们的罪孽,至于你们俩谁死,自己决定吧。”

村长磕头的动作一下子停止了,抬起头愣愣的看着我二叔,片刻之后他默默的站起身,脚步踉跄的离开了。

天亮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消息,村长的老婆上吊自杀了。在村长和他老婆之间,他终于还是选择了自己活命。

而在当天晚上二叔就拿了一把铁锹,然后带着我来到了我们家屋子后面,找到正中间的位置开始往下挖,挖了大约三尺之后挖出了一个黑色的陶瓷罐,这罐子好像被埋在地下很多年了,都已经掉色了。

二叔小心翼翼的把罐子拿出来,然后打开,我朝着里面一看,又吓了一跳,里面竟然也放着一只人的耳朵。

二叔用夹子将那只人的耳朵夹了出来,和之前村长拿来的那只耳朵放在了一起。

一对人耳,二叔说这是假的,可是我看着怎么觉得那么像真的呢?

可如果是真的,那么又是谁的耳朵呢?



我有一肚子的疑问,但是二叔摆了摆手,示意我什么都不要问,我只能把所有的疑问都憋在心里,这种感觉着实是很难受。

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之后几天二叔很少跟我说话,有时候会望着盒子里的那对人耳发呆,口中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而我惧怕的则是包在口袋里的春香的那颗头颅,虽然那颗头颅变得很安静,不再挣扎喊叫,但是二叔把它放在堂屋的桌子上,每每看见我就觉得慎的慌。

二叔仿佛看出我心中所想,对我说道:“这颗头颅你不用怕,春香的大仇已报,是不会再害人的,更不会伤害你。”

随后二叔又叹了口气说道:“春香这丫头可怜,我本想超度她去投胎,但她不肯,想来也是,当初她为了报仇,钻进张老蔫儿闺女的身体里,害得她成了双头怪物,要是春香到了阴曹地府,肯定会受到阎王爷的惩罚,不去就不去吧。”

“不过这颗人头可不能浪费了,春香的魂在里面,我准备再集齐几样东西,连同这颗人头一起,做成一件厉害的法器送给你。”

我顿时一愣:“送给我?”

二叔点了点头,随后没再说什么,只是吩咐我立刻到集市上去买一把铁锨,要尖头的很锋利的那种。

我不知道他要铁锨有何用,但还是去了,晚上回来吃过晚饭,二叔抓起我买的那把铁锨,拉起我的胳膊就朝外面走,我问他去哪儿,二叔说了一句:“去你爷爷的坟地。”

很快我跟二叔就来到了我爷爷的坟前,那时候夜深人静,但是却有月光,我爷爷的坟孤零零的立在那儿。

我爷爷是被枪毙的,那时候还不流行火化,所以枪毙之后就会有家属把尸体领回去,当时是村里人帮忙领回了我爷爷的尸体,又帮忙下葬。

二叔站在坟前愣了片刻,然后举起手中的铁锨就开始挖坟。

我急忙阻止他,毕竟人死了之后入土为安,挖坟掘墓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会让爷爷魂魄不安的。

二叔却冷笑着说道:“你以为埋在土里你爷爷就会安心了,这件事不解决他永远都安不了心。”

我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他也不再解释,继续挥舞着铁锨挖坟,不一会儿,坟就被挖开了,爷爷的棺材露了出来。

二叔跳进了坟坑,启开了棺材钉,很快就把那棺材盖子打开了。

我朝着棺材里一看,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棺材里爷爷的尸体竟然没有腐烂,这都已经十年了,竟然没有腐烂,身上的寿衣什么的都好好的,但是吓人的是,爷爷的脸上竟然没有五官,鼻子嘴巴,眼睛,耳朵,都没有,甚至连头上的头发都没有,只是一颗圆滚滚的,一片空白的头颅。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二叔铁青着脸,扔掉了铁锨,然后从怀里捧出那个盒子,打开之后把里面的那对人耳拿了出来。

“爹,儿子不孝,让你遭了这么大的罪,死后还不得安宁,儿子无能,这些年只知道躲避装怂,以至于受尽万千折磨之后才恍然明白,有些事情不能躲避,只有面对,所以儿子回来了。”

“但是儿子来晚了,没能阻止悲剧发生,甚至没能见上您和娘还有大哥大嫂最后一面。”

二叔说着说着突然嚎啕大哭,手不停的捶着棺材板子,一副很后悔很懊恼的模样。

这是我见到二叔以来,他第一次呈现出这种模样。

不过哭声很快止住,二叔看向棺材里爷爷的尸体继续说道:“爹,你放心,儿子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让悲剧蔓延,他们害得我们李家家破人亡,甚至想要长生的命,让我们李家断子绝孙,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他们欠我们李家的,我会一一讨回。”二叔说这句话的时候咬牙切齿,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决。

随后他双手捧起了盒子里的那对人耳,一点一点的放进棺材里。

“爹,您的耳朵我帮你找回来了,接下来,你的眼睛鼻子嘴巴,还有脑子,儿子都会帮您找回来,一样都不会缺。”

我愣愣的跌坐在那儿,直到二叔对着我喊道:“长生,过来,给你爷爷磕头。”

我猛然回过神来,然后也跳进了坟坑跪在棺材前磕了几个头。

“爹,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长生的,谁也别想伤害他。”

二叔最后说了一句之后,就快速的把棺材盖子合上,然后拉着我跳出坟坑,接着又挥起铁锨把坟给填上了。

然后二叔又带着我,到奶奶,还有我爸妈的坟前祭拜了一番,最后才带着我回家。

回到家之后我才颤颤的问道:“二叔,我爷爷的尸体为啥没有腐烂?为啥他脸上的鼻子眼睛耳朵嘴巴都没了?”

二叔长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就是他们的恶毒之处啊,连死人都不放过,给我们李家下五官恶咒也就算了,你爷爷死后也被他们下了五官恶咒,恶毒至极啊。”

“他们……他们是谁?”

二叔缓缓的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发:“以后你会明白的。”

“现在该去会会包子刘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把你的一件大事儿先给办了。”

我问二叔给我办什么大事?二叔竟然神神秘秘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娶媳妇啊。”

我顿时一愣:“娶媳妇?给谁娶媳妇?”

二叔说道:“当然是给你啊,难不成还要给我?”

之前我差点被迫娶了村长家的那怪物闺女,对此我已经有了阴影了,所以连忙摆手:“二叔,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才不要娶媳妇呢,一辈子都不想了。”

二叔说道:“这一次不是让你娶怪物,而是要正儿八经的给你娶一房媳妇,这是一件大事儿,也是我计划的第二步。”

我愣愣的看着他,心说二叔到底有什么计划?他说我爷爷不是得了疯病才砍死了我奶奶和我爸妈,而是被人算计了,有人在害我们李家,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儿?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李家大仇未报,我怎么有心思娶媳妇?

二叔的话却不容置疑,他又一次对我说,我必须要娶一个媳妇,一切必须得听他的安排。

我知道我拗不过二叔,但我也知道他不会害我,也许是为了我好,是为了我们李家好,所以最终我只能无奈的点头。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让我娶谁?

二叔就问我有没有心仪之人?

我想了想之后说道:“有,二叔,我有喜欢的人。”

“谁?”

“桃花。”我吐出了一个名字。

桃花和我是一个村的,跟我年纪一般大,从小我们一起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

桃花人如其名,长相清秀,面若桃花,在我们这十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美女。

小时候我们俩就经常在一起玩儿,后来我被村长收养之后,因为村长两口子管的严,所以就不能再和桃花一起玩,桃花知道我日子过得苦,经常偷偷的给我送些吃的。

有一次桃花偷偷的把一块喷香的烤红薯塞给了我,却被村长老婆看见了,不仅把我打了一顿,也把桃花臭骂了一顿,随后又找到桃花的家里跟桃花的哥哥说桃花勾引我,害得桃花又被她的哥哥毒打了一顿。

当时因为这事我哭了很久,我觉得是我连累了桃花,心中一直觉得愧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