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第七个电话小说

第七个电话小说

路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诺,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路河要对我们隐瞒这件事情。」「你说当年在火灾里死去的那个人,会不会是真正的路河?」我的心脏猛地一紧。

主角:路河许清小诺   更新:2022-11-15 07: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路河许清小诺的其他类型小说《第七个电话小说》,由网络作家“路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诺,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路河要对我们隐瞒这件事情。」「你说当年在火灾里死去的那个人,会不会是真正的路河?」我的心脏猛地一紧。

《第七个电话小说》精彩片段



我被路河的话吓得寒毛耸起。

我回想起这些年和许清相处的点点滴滴。

许清性格像个男孩子,但是对我一直都很照顾。

我还记得大学有一回,我食物中毒,上吐下泄,衣服裤子上全沾上了呕吐物,狼狈得要命。

是许清彻夜照顾我,一点点给我擦去身上的呕吐物。

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要跟许清做一辈子的朋友。

可我却突然发现,我根本不了解许清的过往。

她从来就没有和我说过,她高中发生的失火案和被绑架的事情。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

我低头一看,是许清的电话。

不,准确来说,是来自一周后的许清。

我看了眼路河,「我去上厕所。」

我迅速走到房间内的厕所,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还是许清带着哭腔的声音。

「怎么之前电话这么快就断了,我还有好多话都没有说完,打了好久才打通。」

「小诺,我要告诉你一件关于路河很重要的事情。」

「你死后,我一直在请人调查路河,他其实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路河的哥哥从小性格就十分怪异,十二岁了依旧尿床,喜欢虐杀动物,并且经常对同学进行暴力行为,这是典型的杀人犯潜质。」

「路河十四岁那年,他的哥哥将同学打至重伤,赔了不少钱。就在他哥要去少管所的前一晚,家里发生了一场大火,路河的哥哥在火灾里直接死亡。」

「小诺,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路河要对我们隐瞒这件事情。」

「你说当年在火灾里死去的那个人,会不会是真正的路河?」

我的心脏猛地一紧。

双胞胎一般来都长得极为相似,如果当年活下来的不是路河,而是他的双胞胎哥哥呢?

为了逃脱去少管所,路河的哥哥便以路河的身份活了下来。

我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许清和路河说的话,到底谁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诺,你没事吧?我听你似乎在里面和谁说话。」

路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我连忙平稳呼吸,「我没事。」






通话次数:5

通话时间刚好是一分钟。

难道这个数字,代表的是我能和未来的路河通话的次数?

可我却很难相信,许清会杀了我。

因为我和许清从大学认识,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我们关系好的几乎可以穿同一条裤子。

但我还是决定叫醒陆路河。

「路河,快醒醒。」

但路河不知为何,睡得非常的沉,不管我怎么拍打他,他就是睡得很死。

这不太像是正常的睡眠。

路河的患有轻度的焦虑症,他非常的浅眠。

只要一点动静,他就可以醒来。

我突然想起,晚上路河曾喝下了递来的一瓶矿泉水。

难道这个水里,被许青加了什么东西?

我心里一沉。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下一秒,许清的声音响起。

「小诺,你睡了吗?如果可以出来陪我聊聊天吗?」

她的声音和往常的相比,有些沉闷,像是捂着嘴巴说话一样。

此时,窗外闪过一道惊雷,豆大的雨点撞在玻璃上。

我攥紧了手里的手机,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但我突然意识到,房间的门没有锁。

我深呼吸一口气,光着脚踩在了地上。

虽然我已经以最小的动静来到了门前。

但没想到,许清的耳朵竟然如此敏锐。

「我听见声音了,小诺,你还没有睡对吗?」

我颤抖着咬住嘴唇。

许清又说道:「我已经听见你的脚步声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说话?」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准备将门锁上的时候,却发现,这个门根本就不能反锁。

「我很担心你,我可以进来吗?」

许清的声音带着忧虑。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我意识到,如果我再不出声的话,许清绝对会开门进来。

我平稳了一下呼吸,说道:「小清,我刚醒上了一个厕所,我今天有点累,我们明天再聊吧。」

门外陷入了一阵良久的沉默。

最后我听到许清说了一个好。

我松了一口气。

但这时,我的手机再次响了。

来电显示,是许清的名字。

我皱起眉头,还是接起了电话。

「小诺?是小诺吗?」许清的声音显得惊喜又难以置信。





「是我。」

我不明白许清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下一秒,手机那头传来了她激动的嚎啕大哭的声音。

「这些天,我像个疯子一样拨了无数次你的号码,别人都说我疯了,但我就是想再听一听你的声音....」

我心底升起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

很快,许清接下来的话验证了我的猜测。

「小诺,我现在说的话,你可能会不相信,但我必须要告诉你,再过四个小时,你会死。」

「我现在所在的时间,是一周后,我刚参加完你的葬礼。」

「你从别墅的三楼掉落,后脑着地死亡,警方判定你是失足掉落,可我根本不相信,因为早上我们上山前,我偷听到了路河在打电话。」

「他给你买了一份巨额意外保险,一定是他预谋杀死你,小诺,那天晚上,我一直想要和你说这件事情,但你却并没有给我机会。」

「或许这一次通话,是上帝给我们的机会,小诺,请马上离开房间,去找我,我会保护你。」许清急促的说道。

此刻,通话戛然而止。

我的手机上再次显示出了通话时长为一分钟。

剩余通话次数:4

我握住手机的手不住的颤抖着。

难道刚刚许清想要找我聊天,就是要告诉我路河买保险的事情?

我转过头,却发现路河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他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

一瞬间,我心底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路河,你醒了,我刚刚怎么叫你都叫不醒。」

我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路河歪着脑袋看着我,「我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沉的厉害。」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的说道:「小诺,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不对劲,我怀疑是我晚上喝的那瓶水有问题。」

我回想起晚上许清给我们递水的时候,一瓶是常温的,一瓶是冰的。





路河知道我不爱喝冰水的习惯,所以他肯定会选择那瓶冰的矿泉水。

难道许清利用了我们的习惯,让路河喝下了那瓶有问题的水?

「小诺,其实我一直想要告诉你,许清似乎有问题,但是你和她的关系太好了,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

「你来看一下这段视频。」

路河从手机里找出了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是我们三个月前,订婚时候的录像视频。

视频里,我和路河在众人的祝福下,露出羞涩的微笑。

此时,镜头扫过了许清的脸。

她露出了一个极为奇怪的表情。

许清像是在微笑。

但她的眼睛却刻意的睁的极大,死死的看着我们。

老实说,我被许清的这个样子给吓到了。

我们认识这么久,她在我心目中的样子就是一个大大咧咧,心思单纯的女孩子。

「那天看完视频,我就觉得有一点不对劲,就去找了以前我们三人在一块的一些照片。」

看完路河手机的这些照片,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每一张照片上,许清的表情都相当的瘆人。

她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笑容夸张又刻意。

「之后,我去调查了许清的一些过往。你还记得,她曾经告诉过你,她高中曾经被室友霸凌吗?」

我点了点头。

许清的确说过这件事情,她高中被室友集体霸凌,后来就转学了。

为此,我曾经很心疼她。

路河深呼吸一口气,他给我看了一张新闻截图。

「2013 年 3 月 1 日,建设中学 405 寝室发生意外失火,寝室内三人全部死亡,唯有一位学生因晚归未回宿舍,幸存了下来。」

建设中学就是许清以前读的学校。

我心脏砰砰直跳起来。

这件事情,许清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

「我联系上了许清的高中同学,她告诉我,当年那场火灾,警方怀疑是有人故意纵火,但是没有找到证据,是一件非常邪门的事情。」

「而且许清从没有被霸凌过,相反,她和寝室里其中一个女孩的关系非常好,但是自从高二开始,她们的关系就不如之前。」

「准确来说,是许清班上所有人,都变得有点害怕她。」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路河的鼻尖冒出了微微的汗珠。

「高一的时候,许清被绑架过,她被绑架之前,性格是非常安静内向的,但是自从被绑架后,她的性格就截然大变,变得十分外向。」

「许清同学说,她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奇怪,甚至连饮食习惯,都和之前不一样,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路河:「我找到了当时许清被绑架时的新闻。」

我看到路河手机上当时被捕的绑架犯的照片。

那是一个长相非常凶恶的女人。

但令我最为恐惧的是,照片上的女人,是笑着的。

而且她的笑起来的神态,和我之前看到的许清的笑,非常的相似。

路河看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胆战心惊的话。

「小诺,你觉得,当时回来的,是真正的许清吗?」







我被路河的话吓得寒毛耸起。

我回想起这些年和许清相处的点点滴滴。

许清性格像个男孩子,但是对我一直都很照顾。

我还记得大学有一回,我食物中毒,上吐下泄,衣服裤子上全沾上了呕吐物,狼狈得要命。

是许清彻夜照顾我,一点点给我擦去身上的呕吐物。

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要跟许清做一辈子的朋友。

可我却突然发现,我根本不了解许清的过往。

她从来就没有和我说过,她高中发生的失火案和被绑架的事情。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

我低头一看,是许清的电话。

不,准确来说,是来自一周后的许清。

我看了眼路河,「我去上厕所。」

我迅速走到房间内的厕所,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还是许清带着哭腔的声音。

「怎么之前电话这么快就断了,我还有好多话都没有说完,打了好久才打通。」

「小诺,我要告诉你一件关于路河很重要的事情。」

「你死后,我一直在请人调查路河,他其实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路河的哥哥从小性格就十分怪异,十二岁了依旧尿床,喜欢虐杀动物,并且经常对同学进行暴力行为,这是典型的杀人犯潜质。」

「路河十四岁那年,他的哥哥将同学打至重伤,赔了不少钱。就在他哥要去少管所的前一晚,家里发生了一场大火,路河的哥哥在火灾里直接死亡。」

「小诺,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路河要对我们隐瞒这件事情。」

「你说当年在火灾里死去的那个人,会不会是真正的路河?」

我的心脏猛地一紧。

双胞胎一般来都长得极为相似,如果当年活下来的不是路河,而是他的双胞胎哥哥呢?

为了逃脱去少管所,路河的哥哥便以路河的身份活了下来。

我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许清和路河说的话,到底谁是真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诺,你没事吧?我听你似乎在里面和谁说话。」

路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我连忙平稳呼吸,「我没事。」





我受到的刺激太大,导致我被救出来的时候,失去了记忆,我真的想不起来那个女人的去向了。」

「但每一个都在逼问我,他们问我那个女人到底去哪了,是不是我故意隐瞒了,我真的很痛苦。」

「恢复记忆之后,我努力变得开朗,变得大大咧咧,就是想要忘记那三天的经历,想忘掉那个充满恶臭味的房间。」

「可是我错了,我忘不掉,我怎么都忘不掉,大家也渐渐疏远了我,之后我的寝室突然意外失火,当天我没有回来,是因为我去看心理医生了。」

「对不起小诺,我没有把这些告诉你,而是谎称自己被霸凌了,是因为我好害怕,你会离开我。」

「那段肮脏的经历,是我最自卑的回忆,我不想你知道,一点都不想。」

许清泪流满面的说道。

听到这,我有些动容。

此时,路河上楼的脚步声响起。

许清以极快的速度闪进了厕所,锁上了门。

她脸色的神情十分严肃和紧张。

「小诺,我看人的感觉向来很准,从我第一眼见到路河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种味道。」

许清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和当年绑架我的那个女人一样,他们身上充满了腐烂的味道,那是灵魂里的恶臭味道,于是我开始私下里调查路河,还真的被我调查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路河还有个反社会人格的双胞胎哥哥,对吗?」我看着许清,说道。

许清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小诺,你竟然都知道了?难道你也调查过路河?」

她朝我走近了两步,「我怀疑真正的路河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那个反社会的变态。」

「虽然我现在没有找到证据,但是我相信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找到证据。」

「小诺,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许清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诺?怎么把门锁上了?」

是路河的声音。

许清对我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她用眼神示意我,去打开一旁的窗户。

我打开了窗户,冰冷的雨滴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看到一个梯子,出现在窗口。

「我们要离开这里,待在这里,只会让路河有机会对我们下手,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梯子,你先下去小诺。」许清语气急促的说道。

突然,我的手机又响了。

是未来的路河。

我还是选择接起了电话。

「小诺,你现在没有和我在一起吗?你的死亡时间提前了,而且就在五分钟之后。你的死亡地点也改变了,你是从厕所窗户摔出去的。」

「马上,离开厕所!你没有和许清在一块吧?」

「我已经找到了,她不是真正许清的证据。」

「小诺,刚刚我的警察同学告诉我,真正许清的尸体找到了,已经是一副骨架了,她的死亡时间,正是在她被绑架走的第三天。」

「现在在你面前的,不是许清,是披着许清脸皮的,那个绑架犯!」

「如果你现在和许清在一起,请你一定要杀死她,用上我给你的那把刀。」

「她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绑架犯,她本来就有意图要杀了你,杀死她,只不过是正当防卫。」

「你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小诺,一定要活下来。」

通话再次中断了。

通话次数:1

「小诺,快点开门!」

门外的路河焦急万分的喊道。

门把手摇晃的十分剧烈。

许清着急的看着我,「小诺,你还愣着做什么?你先下来,这门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静静的看着她。

「小清,你为什么不先下去呢?」我缓缓说道。

许清愣了愣,「路河的目标是你,小诺,你的安危才是最紧急的。」

她的眼神充满了对我的担忧。

而这时,我的手机再次响了。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通话机会了。

我接起了电话。

是许清的电话。

「小诺,我已经查到了路河不是本人的证据了。」

「我朋友的妈妈是一家医院的医生,路河和他的哥哥都是他妈妈接生的,我拜托她给我看了当年的双胞胎照片。」

「他们的确长得非常相似,但是唯一有区别的地方,就是路河的哥哥后背有一块黑色的胎记,但是路河身上没有。」

「小诺,你听好了,你的死亡时间提前了,五分钟后,你会死于房间里。」

「千万不要打开厕所的门,不要让路河进来,按照我说的去做,小诺,我绝对不不会伤害你的。」

最后一通电话断了。

通话次数:0

现在,只能由我自己来判断,到底谁是那个杀死我的人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