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墨霆深简瑶小说免费阅读

墨霆深简瑶小说免费阅读

简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梦里。简瑶身处巍峨宫廷之上,周围一片肃穆的严寒。她遥遥望着一双冰冷的眼眸,男人语调残忍:“心思恶毒,褫夺皇后位分,给我打!”接着,她被人压住,扒去华服,整个人被压在长凳上。“啪——!”

主角:简瑶墨霆深   更新:2022-11-15 07: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瑶墨霆深的其他类型小说《墨霆深简瑶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简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梦里。简瑶身处巍峨宫廷之上,周围一片肃穆的严寒。她遥遥望着一双冰冷的眼眸,男人语调残忍:“心思恶毒,褫夺皇后位分,给我打!”接着,她被人压住,扒去华服,整个人被压在长凳上。“啪——!”

《墨霆深简瑶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梦里。


简瑶身处巍峨宫廷之上,周围一片肃穆的严寒。


她遥遥望着一双冰冷的眼眸,男人语调残忍:“心思恶毒,褫夺皇后位分,给我打!”


接着,她被人压住,扒去华服,整个人被压在长凳上。


“啪——!”


一下又一下,厚重的板子落下,剧痛侵袭全身。


可她却紧咬着牙关,强忍着一声不吭。


场景慢慢转换。


简瑶抱着一个襁褓,赤足单衣走在雪地里。


她穿过层层宫墙,跪在一扇宫门前凄厉的喊:“陛下,你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宫门打开,那个浑身散发着冰冷气势的男人走了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他已经死了。”


“他还活着!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吧……”


她趴在地上不断磕头,可男人却只是揽着他身边的女人消失了。


她只能看着孩子在自己怀中渐渐失去声息。


“嗡嗡嗡……”手机发出响动。


简瑶骤然惊醒过来,从床上坐起,气喘吁吁。


她望了望四周现代化的装修,她才反应自己又做梦了!


这两年里,她莫名开始做同一个梦,梦里的一切,真实又痛苦。


以至于梦醒后,心中总残留着几分悲伤和痛苦。


可梦里的那个男人,她却始终看不清脸。


手机锲而不舍的响动,简瑶拿过接起。


老板萧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阿瑶,助理和化妆师已经到楼下了,你赶紧准备。”


洲业大酒店,包厢里,十分热闹。


简瑶熟练的应付着不断上前交谈的人。


忽然,包厢门被推开,一个西装革履,身材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


简瑶瞥了一眼。


这一刻,她的视线再也无法挪开,这些年在娱乐圈练出的自制力不复存在。


是他!


两年没见,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种场合!


只是男人直接坐到了主位,从始至终没看她一眼。


一旁的萧和推了推她:“阿瑶,没想到寰宇娱乐的墨总也来了,你不是想拍《霜降》吗?快去敬一杯!”


简瑶看到他,努力遏制着自己的情绪,端起酒来到了墨霆深身边。


“墨总,我敬您。”


墨霆深抬眼,女人精致眉眼,红裙雪肤撞入眼中。


他眸色暗了暗,端起酒杯。


酒杯轻碰。


墨霆深第一次对他人的敬酒一饮而尽。


萧和见状,眼前一亮。


简瑶正想开口,墨霆深的电话便响了,他声音低沉:“接个电话。”


说完,便走了出去。


简瑶怔怔看着的背影,有一刻的失神。


耳边传来萧和的声音:“阿瑶,墨总袖扣掉了,你给他送过去。”


简瑶没多想,接过追了出去。


她一到走廊,便看到墨霆深正好挂断了电话。


墨霆深转身看到简瑶,目光顿时充满兴味。


简瑶来到他面前,将袖扣递上去:“墨总,您的东西落下了。”


墨霆深目光从她掌心掠过,随后勾了勾唇,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袖。


简瑶瞳孔骤缩。


他的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可她看到,他的两颗袖扣——都在!


还在愣神间,墨霆深弯下腰来,距离拉进,一股炙热的男性气息将她包裹:“这就是你找的借口?”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他的手便横过她的腰间,将她禁锢,唇也随之压下来。


强势的男人气息侵入。


唇齿相触间,一种没由来的心酸攥住她的心口。


简瑶瞬间清醒过来。


她一把将他推开,红唇更添了一抹妖艳。


可墨霆深却更有兴致了,勾起她的下巴:“叫什么名字?”


简瑶一顿,只觉唇齿苦涩。


千般心绪纠缠中。


她抬头:“墨总,认识一下,我是你结婚三年的妻子,简瑶。”



四周寂静了片刻。


墨霆深打量着她。


当初他为了应付家里人,娶了一个妻子,只是领证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


如今三年过去,她长什么样,他早就忘记了。


简瑶看着他眼底的陌生,只觉一盆冷水将她从头浇到脚。


墨霆深看了眼包厢里混乱的场景,眼神微暗:“墨太太这几年,过得倒精彩。”


闻言,简瑶心中更加苦涩。


她想解释,却又觉显得欲盖弥彰。


本来……他们结婚,她就是目的不纯。


她低下头掩饰黯然,再抬头,笑颜如花:“一切都是为了生活。”


说着,简瑶从包里拿出纸巾覆在他的唇上,在他似乎带着热度的注视中,佯装镇定的将粘在他唇上的口红抹掉。


“墨总下次可要小心点,抱歉,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简瑶转身离开。


她从包里拿出墨镜戴上,遮住了晕红的眼眶。


墨霆深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晦暗。


酒局散场,墨霆深回到车里。


大拇指不自觉抚上唇,唇上仿佛还留着简瑶的味道。


目睹一切的助理于彦小心询问:“boss,太太也在争取《霜降》女主角,要不要……?”


墨霆深回神,眼里一片淡漠:“没必要。”


次日。


简瑶一早就接到了萧和的电话:“简瑶,昨天那么好的机会你都不知道把握!”


“你知不知道,昨天你走后,一个刚毕业的新人搭上了墨总,《霜降》的女主角直接给了她!”


简瑶一怔,心口微微刺痛。


她张了张嘴,挤出一句话:“就算是女配我也会演好。”


挂了电话,她打开初版剧本。


剧本里女主角穿越古代,和大业皇帝君临越一见钟情,一进宫就做了贵妃。


而原配皇后则是阻拦两人爱情里的恶毒女配,在被废后之后幽闭而死。


简瑶用手机查着原配皇后的资料。


真实的历史上,却是废后之后没有了任何记载。


只有一条新闻写着“帝都博物馆于一周前收藏大业元皇后凤冠。”


简瑶莫名胸口一窒,拿着手机就出了门。


帝都博物馆。


简瑶望着玻璃后的凤冠,整个人失了魂。


耳边传来讲解员的声音。


“这顶凤冠,是大业皇帝君临越年少时,为元后亲自设计的,丢失的中嵌宝石是帝王御驾亲征西夷夺得,据说代表着帝王赤忱的心和对妻子的忠心不二。”


讲解员话音落下,简瑶脑海中不经意闪现一个画面。


有人将她的盖头掀开,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却听见他柔情嗓音。


“阿瑶,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此生,我定会好好待你!”


可画面一转,她便跃下城墙。


她听见自己凄厉声音:“君临越,我只愿来生来世,永生永世,不要再遇见你!”


血液浸透了凤冠,散发着妖艳的红。


简瑶心中突的泛起密密麻麻的疼痛,眼泪几乎要涌出。


她踉跄退后两步,最终落荒而逃。


不知为什么,她脑海中出现了墨霆深的身影。


简瑶不由自主的驱车来到寰宇集团。


墨霆深放下手中的文件看她:“来找我,是想要《霜降》女主角?”


那冰冷的眼神,仿佛和梦里的那双眼眸重合。


简瑶攥紧手。


她深吸一口气:“不,我来是想问,你最近……有没有做梦?”


墨霆深似笑非笑:“套路都很新,可惜,我从不做梦。”


简瑶当即愣住,心跌入谷底。


“打扰了。”


转身离去前,她艰涩开口:“皇后这个角色,我很喜欢。”


墨霆深眼中诧异一闪而过。


简瑶拉开办公室的门,却和门口的人四目相对!


一张漂亮清纯的面孔映入眼帘。


简瑶瞳孔骤缩——这张脸和梦里的贵妃一模一样!



简瑶有片刻失声。


可眼前的人却弯唇道:“前辈好。”


不等简瑶回应,便掠过她,进了办公室。


身后,娇滴滴的呼喊传来:“霆深哥。”


简瑶忍不住回头,便见苏涵拉着墨霆深的手臂撒娇。


她呼吸一窒,忽然脑海中一幅画面闯入。


隆重的宫宴上,贵妃扑进了简瑶身边的男人怀里,娇声唤道:“陛下。”


男人笑道:“坐在朕的身边。”


贵妃坐在了皇后的位置,而身为皇后的自己呢?


简瑶回过神,心底悲伤在这一刻几乎要叫她落下泪。


她攥紧了手,狼狈不已的收回视线,脸色苍白的转身就走。


回到家,她径直从床头柜拿出一本半旧的相册。


她翻开相册,里面满满竟都是墨霆深。


就像这本相册一样,从四年前墨霆深救下她的那一刻,简瑶的心也满满都是他。


可对墨霆深来说,她只是一个随意挑选的合约妻子罢了。


简瑶一夜未眠。


她脑子里很乱,本来只在梦里的出现的面孔,今天竟出现在了现实。


她需要一个答案。


简瑶打电话问闺蜜岑欢:“你知道哪里的寺庙比较灵?”


岑欢疑惑:“你不是一向不信这些吗?”


简瑶沉默片刻才说:“最近有些事情困扰着我,我想弄清楚。”


岑欢也没纠结:“镇安庙很灵,而且它就在我们的拍戏地点。”


她是《霜降》的编剧,一说起这些就停不下来。


“这个庙就是千年前的大业皇帝所建,据说是为了积累功德,以求和故人来世相遇。”


简瑶听着,心跳蓦地一顿。


岑欢继续说:“我猜肯定是为贵妃建的,她在封后前夕突然暴毙,皇帝那么爱她,肯定希望两人能有来生!”


挂断电话,简瑶攥着手机呆呆坐着。


不知为何,岑欢的话叫她胸口莫名涌上无以复加的疼痛。


第二日便是《霜降》的发布会。


简瑶提前进组,刚和导演打完招呼,不远处便传来一阵喧闹。


她循声望去,就见一男一女走来。


导演连忙上前迎接:“墨总,您怎么来了?”


看到墨霆深身边女人,他恍然大悟:“是为了苏涵吧?您放心,这可是您钦点的女主角,我肯定好好关照!”


简瑶嘴里充满了苦涩。


简瑶正想避开,导演却转身热情拉住她:“阿瑶,来和我们投资人问个好。”


简瑶无法,只好伸出手强扯出微笑:“墨总,又见面了。”


墨霆深却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简瑶感受着他漠视,心仿佛被重重的撞击。


发布会很快开始。


记者们问:“苏涵,你第一次就出演这种大制作,觉得自己能演好吗?”


苏涵笑着回答:“虽然我没有恋爱过,但是阿瑶前辈经验丰富,我可以向她请教!”


现场片刻的尴尬,很快其他演员打了岔。


简瑶笑容不变,眼底却一片冰冷。


一小时后,采访完毕。


苏涵又故作天真地问:“阿瑶前辈,你交往的那些男人,最喜欢谁?”


没了记者,简瑶直接冷脸:“我们很熟吗?”


苏涵顿时一脸委屈看向墨霆深:“霆深哥,我说错话了吗?”


简瑶看着两人亲密姿态,心中苦涩翻涌。


她强压情绪,冷冷勾唇:“我喜欢像墨总这样的,可惜,听说墨总结婚了。”


此话一出,周围人看苏涵的眼神各异。


苏涵见状,抬头看向墨霆深,却见他根本没看自己一眼,竟在和简瑶对视着!


就在这时,“咚——”一声。


寺庙的钟响了。


有人诧异道:“镇安庙的钟声已经很久没有响过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响了?”


那一声声的钟声,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扼住了简瑶的心脏。


这夜,简瑶又做梦了。


梦里。


她忍着胸口疼痛,声音低颤:“临越,我活不长了……”


居高临下的男人不耐打断她:“有病就找太医,朕是皇帝,找我做甚!”


简瑶心痛到难以呼吸。


一缕月光从窗口照在了他的面容上。


这一刻,简瑶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



简瑶惊醒过来。


怎么会,那张脸竟真和墨霆深一模一样!


她抱着被子,想着梦中的自己从少年夫妻,恩爱不移,最后落得冷宫无声,不知死活的下场。


一股悲哀的寒意从心底涌上来。


心底残留的情绪难以排解,简瑶起身想出门去吹吹风。


刚出门,就看到苏涵从走廊尽头出来。


而尽头,正是墨霆深的房间。


简瑶愣在原地,心底那股情绪转为难以言语的凄凉。


半响,她直接走过去,抬手敲门。


门开了。


墨霆深穿着浴袍,发丝半干,一副才洗过澡的样子。


“简小姐有半夜敲男人门的习惯吗?”墨霆深看着她,尾音上扬。


简瑶心微颤,却说:“我可以进去坐坐吗?”


墨霆深点凝视她几秒,让开了门。


简瑶嗅着空气中未散的香水味,将苦涩往嘴里咽。


她转头看着墨霆深,苦笑一声:“我又做梦了,梦见了你。”


墨霆深眼神一暗:“哦?梦见我什么了?”


“我梦见我们前世也是夫妻。”


墨霆深眉一挑,笑了,漫不经心问:“那夫妻感情怎么样?”


这一刻,梦中人和眼前人的身影重叠。


简瑶心口猛地一抽,她突然上前一步,在墨霆深疑惑的目光中堵上了他的唇。


墨霆深只愣了一瞬,很快便反攻为主。


一吻结束,喘息声中,墨霆深眼神骤冷:“看来这种事你很熟练。”


简瑶心中一刺,悲伤和痛苦全都哽在喉咙。


是了,眼前人终究不是梦中人。


她深呼吸一口:“抱歉,我喝多了。”


说完,她狼狈的离开房间。


早上六点。


简瑶独自登山来到镇安寺。


听岑欢说,寺庙里有一个得道高僧——弥生,声名远播。


奇怪的是,简瑶刚到庙门口,便有小沙弥等着她,领着她到了禅房。


禅房。


简瑶却见到了一个十分年轻的和尚,虽然年轻,却带着叫人信赖的气质。


“施主,请坐。”


简瑶迟疑开口:“大师知道我会来?”


弥生双眸平静:“前世因缘,造就今生境遇,我佛慈悲,自当解你迷障。”


简瑶心中一惊。


半响,苦笑一声:“我最近……总是梦见自己成为另一个人,梦里的事也一日比一日清晰。”


“大师,那梦中事是我前世之事吗?”


弥生半阖双眼:“施主,你之所以做梦,是有人不肯放下。”


“我只问你一句,前尘早已湮灭,你是否还要纠结往事?”


简瑶愣在当场。


这句话,如当头棒喝。


弥生不再说话,目送简瑶离去。


回到剧组,开机仪式开始了。


简瑶忍不住的寻找着墨霆深。


果不其然,他和苏涵站在一起。


简瑶凝望一刻,苦涩的移开视线。


天气预报中,本该晴朗的天气阴沉无比。


这时,工作人员一片骚动。


原来,是点香的时候怎么也点不起来,所有人都如此。


副导演害怕地问:“导演,以前开机仪式从来没出过这样的问题,不会有问题吧……”


“别封建迷信!”


导演话音刚落,忽然就刮起一阵大风,连桌布都掀翻。


无奈,开机仪式只能转移到室内。


明晃晃的灯光笼罩在简瑶头顶。


简瑶作为女配站在第二排,墨霆深恰好就在她前方。


明明两人距离很近,简瑶却感觉远在天涯海角。


“刺啦——”


头顶传来一声诡异响声。


灯影摇晃。


简瑶一抬头,就看到聚光灯绳猛的一坠!


耳边是众人惊恐的叫声。


“霆深哥,救我。”


简瑶听见苏涵的刺耳喊声。


这一刻,脑中却蓦然响起另一声娇呼。


“陛下,救我!”


简瑶僵在原地,难以动弹。


脑海里的画面中,男人毫不犹豫松开她的手,护住了哭泣的女子。


锋利的箭刺入她的胸口。


而现实里,聚光灯往下狠狠砸来。


现实交叠着梦境。


剧痛来袭,简瑶倒下时,看见的是墨霆深毫不犹豫将苏涵护住的背影!



“哐当——”一声巨响。


简瑶只感觉红色的血从眼前滴落,然后就失去意识,昏倒在地。


“不好,简小姐受伤了!”


墨霆深脚步一顿,将苏涵甩开,转身就看到简瑶瘦小的身躯倒在满地狼藉里,暗红的血缓缓流淌。


墨霆深想上前,脑子却忽然“嗡”的一下,脑海里闪现一副似曾相识的画面。


他脚步一顿,死死定在原地。


救护车上,简瑶又做梦了。


这一次,感受越发真实。


守岁夜,漆黑的夜空放着烟花,格外热闹。


唯独她的寝宫,凄冷寂寥。


“咳咳——”


书桌边的简瑶咳出一口血。


她深知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冰冷的手拿起纸笔,她写下遗书。


她已经很久没见过君临越了,只怕自己死了,他也不知道吧。


刚落笔,一个宫人冲了进来:“娘娘,不好了,少爷冲撞了贵妃胞弟,被陛下下令,打入昭狱了!”


“哐当——!”


笔掉在了桌上。


她重重的喘息着:“陛下在哪?”


“在……在寝宫。”


她踉跄着走了出来,不顾宫人的阻拦,一个人来到朝阳宫。


朝阳宫殿门紧闭。


她见不到君临越,便径直跪了下去。


整整一夜,大雪落满她身。


直至天明,殿门才开。


一股暖意扑面而来,简瑶僵硬的抬眼,却是贵妃。


贵妃只着单衣,一脸媚态。


因她不喜厚重衣物,皇帝重建朝阳宫,埋地龙于柱,日日如春。


简瑶被冻得嘴唇发紫,牙齿打颤开口:“我要……见陛下。”


贵妃娇声道:“陛下才睡,你莫扰他清梦。”


心一片片搅成碎片。


简瑶几乎泣血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要见他……”


贵妃望着她,却是嗤笑一声:“呵,你说好笑不好笑,昨日你来时我跟陛下提起你。”


“陛下却道,简氏是谁?”


一字一句,生生钻进简瑶的血肉里搅拌着。


这一刻,她心如死灰。


简瑶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醒了过来。


梦里窒息般的悲痛缠绕心口。


面颊一片冰凉,她才发现自己竟已泪流满面。


她怔怔坐起,呆呆拭去泪水。


这时,门被推开。


她望向门口,竟是墨霆深。


简瑶心颤了颤:“你怎么来了?”


墨霆深神情淡然:“你毕竟因公负伤。”


简瑶一怔,梦中情景再次浮现,她心口难以控制地一抽一抽的痛。


她垂下头,手指攥紧被子:“我以为,你会说因为我毕竟是墨太太……”


墨霆深眼中浮出嘲讽:“我以为你该有自知之明?”


简瑶浑身僵住。


墨霆深视线在她头上纱布打量而过:“你养伤吧,开机推迟,自己下次注意。”


简瑶抬起头,和他漠然双眸缓缓相对。


心里刹那涌上一阵难以言说的凄凉酸楚。


“墨总放心,我不会耽误拍戏进度的。”


墨霆深微顿,点点头就走。


看着他毫不迟疑的背影,简瑶捂住胸口,眼眶一圈圈泛红。


不多时,岑欢来了。


看到简瑶的样子,她一阵心疼:“你这倒霉孩子,怎么就你遭殃……”


简瑶问道:“怎么了?”


岑欢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点了几下递上去。


“今天剧组的事情上热搜了。”


简瑶一看,竟是灯掉下来的视频挂在了热搜上!


简瑶点开视频,看到了自己出事的后续。


墨霆深一直远远站着,将苏涵护在身后。


是岑欢第一时间扑上去救了自己。


划过的弹幕都是嘲笑声。


“大家快来看,女海王遭报应了!”


“真是笑死我了,她不跑站在那里是想受伤博取同情吗?”


“旁边那个帅哥根本不理她,只救旁边的小美女!我觉得自己磕到CP了。”


心口的疼痛又一次翻涌。


不是因为这些从她出道就一直跟随的负面评论。


而是因为墨霆深是她喜欢了整整四年的人。


因为他的冷漠。


更因为他的毫不在乎。


简瑶的眼泪汹涌而出,却不断将进度条回拉,一遍遍看着墨霆深弃她而去,直到麻木。


走出医院的墨霆深上了车。


助理于彦将平板递给他:“墨总,现在网上全是不利于太太的评论,要不要撤掉?”


墨霆深慢条斯理的翻页:“《霜降》热度怎么样?”


于彦愣了愣,回答:“全网排第一。”


墨霆深放下平板:“随它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