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绝代战神黎云归

绝代战神黎云归

七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黎云归原本是名门望族大少爷,本应该享受无比美好的生活,却因为一场变故沦为孤儿。为了保全性命,他过上了四处逃亡的日子。后来他结识了一个善良的女孩,二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这门婚事却遭到女友家人的反对。为了变强,黎云归阔别爱人,独自外出闯荡,利用五年时间,终于成为至尊战神!可万万没有想到,再度归来,未婚妻竟然被家人逼迫改嫁……

主角:黎云归,江姝白   更新:2022-07-15 23: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云归,江姝白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代战神黎云归》,由网络作家“七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云归原本是名门望族大少爷,本应该享受无比美好的生活,却因为一场变故沦为孤儿。为了保全性命,他过上了四处逃亡的日子。后来他结识了一个善良的女孩,二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这门婚事却遭到女友家人的反对。为了变强,黎云归阔别爱人,独自外出闯荡,利用五年时间,终于成为至尊战神!可万万没有想到,再度归来,未婚妻竟然被家人逼迫改嫁……

《绝代战神黎云归》精彩片段

“云归,是你吗?”

“我是江姝白,你的未婚妻!”

“好长时间没见到过你了,大家都以为你已经死了,父亲要让我改嫁。”

“婚礼今天就要举行了。”

电话那边的女生一脸抽泣的神色。

“姝白!?”

黎云归声音明显一震,略显低沉的声音传出:“姝白,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没用的。”女生说着,绝望的摇了摇头。

她等了黎云归整整五年!!

这五年来,一点音讯都没有!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声破骂:“你特么在和谁打电话!?”

“嘟嘟嘟......”电话被急忙挂掉,黎云归看着那个陌生而似乎又熟悉的号码,他的心却无法平静。

“哼——”黎云归漆黑的眸子中散发着可怕的神情,冷哼一声,散发着冰冷至极的气息。

刹那间,山地动摇,数十万将士全部低下头来,不敢看他。

黎云归,原本是h市二流家族黎家大少,原本应享有着富裕的生活,可不料突然发生了转变。

母亲在生他的时候早已难产而死!后来,父亲也不知所踪!所有的幸福一夜之间全部破灭。

父亲消失还没多久,自己竟也被抓了去!

一时间,黎家污点重重,所有人都指责着这个家族。

更气人的是,自己竟莫名的被别人抓了去,想要置之死地。

还好当时逃了出来,才得以保全一条性命。

这五年来,摸爬滚打,历经磨难!终于,他成为了龙国至尊战神!也练就了他超强的本领和滔天的医术,还拥有了一个不死系统!

可谁也不知道,这五年来,他经历了什么。

可现在,眼看着自己的未婚妻子今天就要大婚!他怎能坐耐的住!?

“姜江!”黎云归低声喊道。

“在!”一个身披八颗章徽的男子低头道,他是整个龙国的战神之首!

“给我准备一辆车!十分钟内赶到龙国机场!”

“是!”

众将士全部跪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么长时间,第一次看到黎帅发这么大的火!

几分钟后,一辆吉普车在嘈杂的草原上飞奔,车内承载着满车的杀气。

姜江坐在一旁,大气的都不敢喘一下,面前的这个男人太过于吓人。

“马上定位这个电话!”黎云归双手紧握,青筋暴起。

“是!”姜江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立刻开始搜查。

一分钟后,姜江大声喊道:“禀告黎帅!手机号码已确定,就在天凌城王家大院内。”

“十分钟内,赶到机场!”黎云归倒吸一口凉气,脾气变得逐渐暴躁!

司机汗流满面,一个字也不敢说,油门踩到底的脚更加用力了起来。

刚到机场,黎云归修长的双腿直接飞奔驾驶舱,一把抓住机长的衣领:“一个小时内,给我赶到天临城!”

机场看向黎云归,大吃一惊,黎云归镇守龙国多年,从未如此慌张。军姿方式站好,鞠躬:“是!”

甄龙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已经浮现了种种场面,他喘着大气,暗暗摇头。

“对了。”

“黎帅,怎么了?”姜江道。

“帮我重新匿一个身份。”

“是!”

......

江家大院内,江姝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目光呆滞。

她不知道是喜还是忧。

这么多年过去了,外界都在传言黎云归已经死了。

可是她不相信,还是选择等着她。

终于,就在刚刚,她听到了黎云归的声音。

这不禁让她有些高兴。

江恩泽则是站在一旁数落着自己的女儿:“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别哭丧着脸!能不能高兴点!?”

已经到这个节骨眼上了,江姝白知道,再怎么解释,也是无用的了。

可刚刚听到的黎云归的声音又让她重新燃了起来,反驳道“父亲,您在我小时候订的娃娃亲呢?现在又嫁给他?这算什么!?”

“还有脸说?别提黎家那孽畜!当初就不应该让爸同意这门娃娃亲的!现在黎云归早就死了!难道你想守活寡?”

这门亲事,是江家老爷子和黎云归父亲的婚约,要不是当年老爷子极力要求,又看在两家交集良好,怎么可能答应?

“不,他没有!”江姝白尽力解释着。

“行了,别说了!”江恩泽大手一挥,打断了她的话。

“好好收拾一下,一会出去别让我发现你是这个样子!”江父说罢,直直的走了出去。

看着镜子中浓妆艳抹的自己,知道不出几个时辰就要嫁给自己一点也不喜欢的男人了,可这件事情对于自己的父母来说,只是一个交易而已。

知道王少风喜欢自己,又仗着自己家族权大势大。

可自己的父亲又怎能这样?

把自己当成合作的一颗棋子!

江姝白拳头紧紧握住,眼中不服气的神情流露出来。

......

“下面我宣布,有请新郎新娘入场!”王家大院内,一排排来参加这场婚礼的人坐在院内,主持人站在台上欢快的喊着。

这个场景布置的极好,豪华而富贵,说不出来的名贵。

“不愧是一流家族的人,看看这场景!”

“是啊,这恐怕是价格不菲吧!”

“听说啊,还是邀请了整个天陵城数一数二的设计师来设计这场婚礼的排面呢。”

下面的宾馆观看之际还不忘吹捧两句。

王家和江家的家主一副高兴的表情看着众人。

江姝白带着头纱缓缓的走了出来,看不清她的表情。

王少风虽说样貌平平,可凭借着家族的财气,终于也取到了自己喜欢多年的女人,内心不由一阵激动。

只是瞄了两眼,鼻血差点就忍不住喷了出来,不愧是自己暗恋多年的美人。

江姝白今天虽然穿着婚纱,可更显得她身体的玲珑有致,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小,露在外面的皮肤更是如雪一般白的发光!

“咳咳。”王少风把自己的视线挪到面前,现在还不是时候......

反正今晚有的是时间和美人洞房花烛夜了。

“好!!”在场的观众不住的拍手叫好。

江姝白瞟到了他的视线,厌恶不及。

婚礼正在顺利的举行着。

突然!

“啪!!”的一声,婚礼大门被踹开。

紧接着,一个身着黑色披肩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为数不多的近卫站的整整齐齐。

众人听到噪声,纷纷扭头看去。

江姝白看着门口的男人,心猛的一抽,强烈的第六感告诉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黎云归!

少年在龙国镇守多年,才二十出头的年龄,脸上早早的就浮现出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沧桑。眼睛紧紧的看着婚礼中央的俩人,目光冷到了极致!

这种阴寒之气,是在战场多年所磨练出来的,非人能比!

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明明这么热的天气......

从刚刚踹门的时候,众人就已经知道,明显的砸场子。

毕竟天陵城爱慕江姝白的人也不少,突然之间嫁给了王少风这个傲慢好色的男人,是会有些遗憾。

不过能在王家这么一流家族的婚礼上这样嚣张的,还公然砸场子,怕是不多见了。

两个家主直接拍桌而起,看着门口那如死神般的人,虽然也感受到了冷意,但他们阅历丰富,并不害怕:“来着何人?”


黎云归并没有回答,墨黑的眸子紧盯着今天婚礼的主人物——江姝白。

还好,他赶到了。

怕是再晚来一步,她的未婚妻就变成了别人的妻子。

心中五味杂粮,径直走到了江姝白身旁。

双手一揽,自己坚硬的身躯便紧紧的搂着面前这娇弱的女人。

感受到身体的温度,江姝白才相信这个事实,眼里更多的是无助和委屈,泪水充满了眼眶,不住的抽搐着身躯。

“姝白。”黎云归唤了一声“我回来了。”

下面的观众议论纷纷,一流家族王少爷的妻子竟然在婚礼当天与一个陌生男子搂搂抱抱!

这传出去岂不成为了千古笑话!

“你TM是谁啊?敢抢我的女人?”王少风看着面前的这一幕,直接就懵了,连我王少的婚礼都敢公然抢人,你算老几??

自己喜欢这么多年的女人了,连手都没摸过,却被这个小子占了便宜,直接抱上了??

这他妈让我脸面何在?

想着,愤怒的走了过去,抬起拳头想要打过去。

拳头还没落到身上,便感觉腿下一阵风吹来,紧接着,手被人紧紧握住。

“咔嚓,咔嚓嚓。”骨头断裂的声音不断。

“啊!卧槽!你放开我!”王少风哪里忍受的住,向来都是别人巴结他的,从小到大,没人敢动他一根手指。

因此武功什么的一概没有学过,只是不断的想要挣扎开来,可约挣扎,手腕被人握的越紧,

可下一秒,整个人便被甩出十米开外,直直的摔在墙上,掉落。

姜江甩了甩手,看都没看一眼。

黎帅现在正忙,哪里能让你打扰?

王家主看着这一幕,眼睛都瞪大了,顾不得兴师问罪,赶快跑到自己儿子旁边,想看看他的状况,将他扶起:“儿子,你怎么样了啊......”

王少风经过刚刚那一甩,直接翻了白眼,躺到地上晕了过去。

“快,快去叫救护车!”王家主急了,看到自己儿子这个样子,心疼不已。

“是是!”一旁的人急忙回应着。

王家毕竟也是有些实力的,院内的保镖快速跑来,动作整齐如一,围着黎云归等人,等待着家主的发话。

几分钟后,王少风便被救护车拉走了。

“给我打!”王家主此刻顾不得这么多,只留下这一句话后便和自己的儿子一同离去。

“是!”保镖们收到了命令,眼看就要攻击。

一时间,数百名保镖快速袭来。

“云......云归。”江姝白慌了,看着一个个的黑衣人离自己这点越来越近。

“没事。”黎云归说着,一只手温柔的捂上了她的眼睛。

随后便听到宾客们的一声声尖叫。

几分钟后,黎云归松开了手。

但......这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

黎云归这边只不过数十人,竟无一人受伤,还把保镖们全部打趴下了?这不禁让江姝白有些意外。

“黎......”姜江看着地面上躺着的作品,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黎云归的年前正准备汇报情况,却看到了黎云归瞪了自己一眼。

是要隐藏身份。

他怎能不懂?

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话。

“对不起,姝白,我来晚了。”黎云归有些愧疚的看着面前的人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好久没看到他的姝白了。

姜江在一旁,第一次看到黎帅对别人这样,内心一时竟激动了起来。

江姝白听到这话,原本已经擦干的泪水现在又不争气的流淌出来。

紧紧抱住了面前的男人,就想是小时候一样。此刻什么话说不出来,只有不住的摇头。

几分钟的时间,在场的宾客全部逃走,现场精致的布置现在变得一片狼藉,原来热闹的婚礼变得一片凄凉。

“姝白,我们走。”黎云归拉着江姝白的手就要离开。

“站住!”江恩泽大吼一声。

黎云归扭头看去。

“你是黎云归?”江恩泽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刚刚听自己的女儿喊这个名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可能啊,自己安排的好好的处置死刑,这怎么又冒出来了!?

黎云归这才注意到后面的这个人,神情冷淡的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疑惑的神情。

他小时候虽然见过,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留在脑海中的回忆只有小时候陪她一起玩的姝白和......逃出去后那段猪狗不如的日子。

“爸。”江姝白轻轻唤道。

“你是她父亲?”黎云归眉头紧皱。

“是!”江恩泽抬起头来看向他,语气肯定。

可心中还是忍不住的咒骂。

早知道当年自己亲自看着了,要不然哪还有这一天!

“怎么,抢婚啊?”江恩泽说着,一把拉过了江姝白的手腕“你敢跟他走?我就把你腿打断!”

“爸!”江姝白精致的五官皱在了一起“我喜欢的人是云归!不是王少风!”

虽然这么多年没见了,可小时候的友谊最为重要,对他还是有一丝情感的。

“他一个二流家族的小子,能有什么用!王少爷那样的人才是最配你的!”

黎云归见状开口道:“叔叔,既然姝白都说了,这种事情不能强求。”

“你给我闭嘴!这里有你什么事情?”江恩泽怒吼道,看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心里是一阵怒火!

要不是他的出现,现在婚礼早就举行完毕了!那那个价值两亿的合同自己便能拿到手了!

这下好了,一切都泡汤了!

江恩泽气的吹胡子瞪眼,可是也不敢动手打他。

刚刚的场景他也不是没有见到,生怕自己和那些人一个下场。

虽然黎云归不敢打,但自己的女儿还是敢的。

想着,直接抬起手来“你个不争气的玩意!”

江姝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巴掌落在脸上。

可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个疼痛。

睁开眼睛,看到黎云归握着父亲的胳膊,满脸怒气。

“叔叔,打姝白就是你的不对了!”

黎云归虽然话说的不很,可是言语之间却让人产生一种害怕的气息。

“江!姝!白!”江恩泽一字一顿道,看着自己不成器的女儿“今天你要敢跟他走!以后我们江家没你这个女儿!”

听到这话,江姝白明显一顿,眼中布满不可相信的神情。


她从未想过,这话竟然来自自己的父亲口中。

“快和我走!这场婚改日再结!”

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把那两个亿的合同搞到手中。

现在正是家族发展的关键时期。

如果她今天真的被这小子劫走了,那以后他江家的脸面何在?又该怎么面对王家!

“改日再结?”江姝白听到这句话只觉得有一丝可笑。

她那能不知道自己父亲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自己原本很是听话讨好的来维持她与这个家之间的关系。

但今天这场婚姻竟被直直打断!说明这正是上天给她的一个机会。

这也让她对未来抱有了一丝希望,她哪能再错过。

这个婚,她定是不结了!

黎云归没有说话,他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我们走!”江姝白声音有些颤抖。

“好。”黎云归答应道,随即拉着她的手离开。

“你......你这个不争气的玩意!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江恩泽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江姝白的身影破骂着。

......

曙光医院内。

王少风刚做完手术,胳膊上缠绕着一层层厚厚的纱布,眼睛紧闭,现在还在昏迷中。

一旁的王父很是担心的坐在病床钱,看着面色苍白的儿子。

明明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哎!

想着,叹了口气。

他王家什么时候受到这等屈辱?

“爸。”王少风醒来,看着自己的父亲轻唤一声。

“挨,你,你醒了?”王父一时竟高兴的结巴起来。

王少风现在眼中满是戾气,看着自己不能动弹的胳膊,心中一阵怒火中烧。

简单的询问了当时的状况。

“来人!”王少风看着病房内站着的保镖道。

黑衣男子走了过去。

王少风附在他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

“儿啊,你这是干什么?”王父生怕自家儿子做出什么傻事,在一旁询问道。

他们王家只有这一根独苗,若是出了点什么意外,这可怎么办啊!

“没事的爸,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王少风握紧拳头道。

王父看他醒来,陪他说了一会话便回到公司打理去了。

想着,这数十名保镖在他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黎云归拉着江姝白来到了一家酒店。

他现在刚来到这个城市,很多地方都没去过,自己暂时也没有落脚的地方,只能先委屈一下她了。

高级的总统套房内,江姝白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景象。

耳朵像是被堵住了一般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场景只感觉一点也不真实。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江姝白打开房门,只看见若干酒店员工拿着一层层衣物站在自己面前恭敬道:“江小姐,这是黎先生为您准备的,还嘱咐您说一定要好好休息。”

江姝白点点头,接了过来。

也是。

现在应该好好的睡一觉了,什么也不要想了。

而隔壁屋内,气氛很是压抑。

姜江站在一旁,眼都不敢抬一下。

“我现在是什么身份?”黎云归开口问道。

“黎帅,您现在是巡查司司首!这次来天陵城主要是为了调查一起人命关天的大案。”

“啧。”黎云归轻啧一声“知道了。”

“另外......”姜江看了黎云归一眼道:“黎少您这次用巡查司司首的身份来到这里,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都尉听到您的名字之后想要见您。”

“都尉?”

“是的,名叫青龙。”姜江在一旁解释道。

黎云归睫毛微颤,薄唇吐出两个字:“不见。”

他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姜江听到他的答案,似乎早已习惯,走出了房间。

江姝白今天虽说见到了自己一直想见到人,可在婚礼上父亲的最后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下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在脑后。

一个黑衣男子正在酒店里面窜来窜去,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此人是王少风的得力助手,年纪轻轻的他就成为了王少风的身边人更是让他得意忘形。

偷奸耍滑之事没在少干。

仗着自己的武功高强常常不把他人放在眼中。

这次王少风派他来这还是有些许不屑。

一个女人而已,用得着让自己亲自出马么?

但还是不敢违抗王少风的意思,轻手轻脚的来到了酒店。

黎云归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时间快到了吧?

“咚咚。”

又一阵敲门声。

江姝白有些不耐烦的走了过去。

打开门,便看到黎云归一脸警惕的神情走进了屋内。

“怎么了?”江姝白些许疑惑的问道。

黎云归将食指放在嘴中做了一个“嘘。”的表情,随后便走到门后。

江姝白看着他的动作,正准备说什么。

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这一下可把江姝白吓慌了神。

“没事的,有我。”黎云归小声道。

江姝白慢慢的走向门口,双手紧握着门把,不知道下一秒要发生什么。

门刚打开一个缝隙,外面的人就迫不及待的推开了门。

江姝白皱眉看去,只见全身穿着黑色衣服都男人走拉进来,脸上还蒙着面纱。

和古代电视里面的黑衣人一模一样!

看这这一身行头就隐隐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这不免让她有些惊慌。

“嘿嘿,江小姐。”黑衣男子反手把门关上,一脸猥琐的看向面前这个美人。

江姝白往后退了几步看了眼黎云归。

黑衣男子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他一个正常男人哪里能受得了这等诱惑。

还不等他走过去,黎云归一脚踹到他的身上。

黑衣男子直接被踹飞到墙壁上。

他被这一脚踹的疼不得不了,直接暴了粗口。

“你踏马是谁啊?敢坏老子的好事?”黑衣男子怒骂道。

黎云归有些嫌弃的拿了张湿巾擦拭着自己的鞋子。

好像刚刚那一脚把他鞋子玷污了一般。

黑衣男子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黎云归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没事吧?”看着江姝白这么一副表情,他有些担心的问道。

毕竟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着实让他有些担心。

他不难猜到面前的这个蒙面男是谁派来的。

黑衣男子有一种被无视的感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