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西海归宿莫绍谦全文

西海归宿莫绍谦全文

童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莫绍谦向来厌恶这些,于是他便只叫了一堆女人坐在自己身旁,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等那群女人坐下的时候,莫绍谦竟招了招手,唤了两个挨着坐到他身边来。容琛惊得眼睛都快掉了下来。今天这是怎么了?...

主角:童洁莫绍谦   更新:2022-11-15 08: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洁莫绍谦的其他类型小说《西海归宿莫绍谦全文》,由网络作家“童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莫绍谦向来厌恶这些,于是他便只叫了一堆女人坐在自己身旁,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等那群女人坐下的时候,莫绍谦竟招了招手,唤了两个挨着坐到他身边来。容琛惊得眼睛都快掉了下来。今天这是怎么了?...

《西海归宿莫绍谦全文》精彩片段

“海边。你别跟来。”


“等等!不要去海边!”


莫绍谦只觉得那两个字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砸在心口,让他心惊胆战。


海边?!她该不会又想......


不可以!他不能再让事情重蹈覆辙了!


童洁被他拉得手腕痛,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你闹够没有?我就去海边散散心,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报警了。”


莫绍谦不怕她报警,但是担心自己会被厌恶,只好慢慢放开了她。


看她表情似乎不是去寻短见的。


莫绍谦稍稍安心了一点,但还是出于保险起见,他先是装作已经离开,然后趁着童洁没有回头的时候,偷偷跟了上去,只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童洁来到前世她跳海的地方,慢悠悠的散着步。


很快,有个男人在前面冲她招手,喊道,“童洁!”


童洁小跑过去,抿着唇,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言先生。”


莫绍谦呼吸凌乱,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眼珠充血,脸色阴鸷得好像要杀人。


那个男人赫然就是言淳!


言淳微笑着,彬彬有礼的和童洁并肩行走着,两人愉快的聊着天!


童洁表情放松,眼里闪烁着开心的光芒。


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莫绍谦眸中喷涌着汹涌的怒火和嫉妒!


为什么,前世的言淳是因为他和童洁离婚才决定回来抢夺的,现在他没有同意和童洁离婚,他为什么还是会出现?!


莫绍谦拳头攥得嘎吱作响,还是忍不住冲了上去。


他直接把童洁挡在身后,皮笑肉不笑的道,“言先生,这位是我的妻子,我们还没离婚呢。”


言淳英俊的脸上满是惊讶,挑了挑眉,“可是童洁告诉我,她已经对你死心了,之前就提出了离婚。我认为你一定会答应,于是连夜坐飞机来到华国......”


童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是这样没错,在我心里,这段婚姻已经名存实亡。而且,言淳是我的朋友,莫绍谦,你好像没有资格干涉我的社交吧?”


莫绍谦黑着脸,“哪怕你不爱我了,你现在也没有跟我离婚,要履行妻子的义务!我不同意你跟乱七八糟的男人单独相处,这不是约会是什么?”


他一忍再忍,不断退让,但是无法忍受心爱的人和言淳这头大尾巴狼待在一起!




第三十六章


言淳脸上带笑,眼睛里却没有一丝温度。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男人,莫先生,话不能乱说。”


童洁直直看着他,“莫绍谦,迟来的深情比草还贱。我之前为你付出那么多,恨不得把心都挖出来掏给你,你怎么待我的?”


“我受伤的时候,我委屈的时候,你有过问我吗?你有关心我吗?”


“我和言先生聊聊天,谈谈公务,你就跟踪我,指责我,好像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一样。”


莫绍谦慌乱的摇头,喃喃道,“不,不是......”


她叹口气,“莫绍谦,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你冷落我三年,就没有想过我也会痛,我也会失望,我也会难过,攒够了失望以后,转身走人?”


“我以后会好好对你,凡事以你为中心,不会再让你难过了,我发誓!”


海风吹拂过莫绍谦的鬓发,吹散童洁的裙角。


“是吗,可是你觉不觉得,已经晚了呢。”




她轻声呢喃。


“不!还不晚!你现在还活生生站在我面前,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童洁,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莫绍谦扑通一声跪在她面前,百般哀求,曾经天之骄子在童洁面前没了半分骄傲。


言淳轻笑一声,抬脚踩在莫绍谦背上。


莫绍谦脸色剧变,咬牙,反手抓住言淳的腿。


忽然,他眼前场景飞速变换。


大海,沙滩......一一褪去颜色,黑白像素铺满视野,逐渐转换成另一个场景。


他的头被人狠狠踩在脚下,痛得闷哼一声。


莫绍谦看到自己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四周也都是穿着蓝白条纹衣服的人。


好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把他摁在地上,嬉笑道,“看这个男人,多可怜!又在脑袋里幻想他那死掉的老婆了吧!”


“哈哈,刚刚他还在给我下跪呢!”


“每天嘴里碎碎念,吵得我睡不着觉!打他!”


莫绍谦被人拳脚相加的虐打,痛得几欲窒息,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骨头快要断裂。


我这是......在哪?


我不是在海边吗?!


童洁......童洁呢?!还有言淳,我为什么会到这里?


他们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不!


不可能,这都不是真的!


他一定是重生了,能够弥补一切,童洁也还在等他!


莫绍谦忽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力气,一脚把打他的那些人踹飞。


他的腹肌坚实硬朗,虽然是个坐办公室的总裁,但是力气不小,很快打趴了四周的人。


不远处,还有同样的病友蜷缩在角落里,目光呆滞涣散,留着口水。


莫绍谦大口大口的喘气,他抓住被他打飞的其中一个人,质问道:“童洁呢?你们把她藏到哪里去了?!啊?”


那人和其他人对视一眼,吐了口血沫,发出哄笑,“重症病人,你老婆早就死啦!你忘了?跳海自杀!”




第三十七章


怎么会这样呢?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莫绍谦恍恍惚惚间,又看到了大海,沙滩,还有穿裙子的童洁,脸色难看的言淳。


他如蒙大赦的将童洁抱在怀里,紧紧贴在她耳边。


一向阳刚强大的男人,此时泪流满面,呜咽道,“童洁,童洁,童洁......”


“不要走,你好好的,我再也不求你原谅了,我就远远的看着你,好不好?我只求能够远远的看着你就好了......”


“童洁,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莫绍谦太害怕了。


刚刚的一切,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他害怕一切只是镜花水月,他连弥补和靠近她的机会都没有。


“莫绍谦,我真的爱过你。”


童洁忽然轻笑一声,


一旁的言淳忽然凭空消失了。


莫绍谦脸上挂着泪痕,愣愣的看着微笑的女人。


她伸出手,摸了摸莫绍谦的脸,“如果我还活着,想必我会很高兴的吧,很高兴我终于打动你了,让你爱上了我。”


莫绍谦无助的摇头。


不要,不要说出来......


让我的美梦再持续得久一点,好吗?


童洁眺望远方,那里一片灰雾蒙蒙,什么也没有。


“可惜呀,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重来一次的。”


“我累了,已经爱不动了。”


莫绍谦喉间酸涩,几乎快要说不出连篇的话来,哑声道,“童洁,我能吻你一次吗?”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害心爱的女人惨死。


害她三年独守空房,郁郁不得。


一秒,两秒......


莫绍谦的眼神越来越暗,身体也越来越痛。


终于,在他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童洁说,“不,我早就死了,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我在海水里泡了那么多天,你忘记了吗?”


莫绍谦抱紧自己的脑袋,发出痛苦的、宛如濒死野兽挣扎般的哀鸣。


童洁的脸一点一点在眼前散去。


他拼命的伸手,想抓住她,抓住她一片衣角......


可是他什么也抓不住,只有一片空气。


莫绍谦终于想起来了,什么重生,什么死亡,都是假的。


他早就疯掉了啊。


他早在三年日复一日的痛苦里发疯了,开始每天幻想童洁还活着,还在自己身边。


起初,是看到童洁坐在饭桌边,坐在书桌前,在看书,看玩手机,在做饭......


他的幻觉越来越完善,清醒的时候也越来越短。


他没注意到,身边的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惊恐。


最后,他在莫父莫母悲哀绝望的眼神里,被送入精神病院。


他患上了精神分裂和妄想症,每天沉溺于自己的幻想里,连药片都是靠护士强塞进嘴里。


莫父莫母曾经来看望他,却也无法挽回这个曾经最让他们骄傲的儿子的意识。


童洁死了,把他的魂,也给彻底带走了。




第三十八章


“你真的好了?”


容琛一脸复杂的看向面前这个狼狈的男人。


但是,莫绍谦微微一笑,坚定的说。“嗯,我现在的病情已经基本上可以稳定下来了。”


容琛叹了口气,“好吧,我去帮你疏通关系,给你办出院手续。”


真是孽缘啊。


看到自己的发小,那样风风光光,事业有成的男人,被愧疚和悔恨、思念折磨得发疯。


容琛心里难受,却无能为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莫绍谦自己做的孽,落得这个结局,旁人也不好评价什么。唯余一声叹息。


他当初是亲眼看过莫绍谦发疯的,对方把一把椅子当成了童洁,对着椅子又亲又摸,死也拉不住。


容琛曾经一度以为发小下半辈子会一直待在精神病院的。


可是昨天,他居然联系自己,说想要出院。


容琛让护士给他做了全方位检查,发现确实稳定了不少。


莫绍谦说想出院,那容琛肯定不能把他继续留在疗养院了。


检查合格,他又花了些关系,把莫绍谦接了出来。


莫绍谦凝视着车窗外的精神病院大门,一言不发。


容琛絮絮的说,“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伯父伯母掉了好多头发,伯母还伤心得病了,去年就撒手人寰。”


莫绍谦垂下眼睛。


“伯父接手了莫家的生意,但到底还是老了,虽然有我在旁边帮衬,但是越来越力不从心......”


“他收养了一个亲戚家的孩子,那孩子父母双亡,现在跟着伯父在学习管理公司。”


莫绍谦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他害了太多太多的人。


“我回去看看妈。”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说。


太久没有说话,嗓音和思维都变得迟钝。


容琛带着他来到莫母的坟前。


莫绍谦对着石碑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



之后,他起身,缓缓的开口,“我就,不去见我爸了,我怕他再次伤心难过。容琛,带我去童洁自杀的那片海边。”


容琛深深的凝视他的脸。


半晌,涩然道,“好,我答应你。”


莫绍谦一下车,就疯狂的往海边跑。


海水没过他的脚、腿,接着是腰腹,脖颈。


最后,在海水淹没他的脸之前,莫绍谦回头看了一眼。


容琛静静站在沙滩上,表情痛苦哀戚。


容琛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制止他,劝他回头了。


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发小了,他笑着骗他的时候,眼睛是怎么掩饰也藏不住的灰暗死志。


莫绍谦也知道他不会拦他。


“容琛,谢谢你,如果有来世,我们还做朋友。”


容琛似哭似笑的嘶吼了一声,“去见你的童洁吧!”


“再见。”


莫绍谦笑着,伸开双臂,让自己慢慢沉下海面。


咸腥的海水灌进喉咙,鼻腔。


肺部的空气被挤压出去,窒息的感觉慢慢压迫莫绍谦的意识,视线逐渐模糊,变得黑暗。


原来......这就是溺死的感觉啊。


海水那么冰冷,水下漆黑,孤寂,什么声音也没有。


童洁,你那时候,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跳海的呢......?


思维,已经凝滞了,无法转动。


他闭上眼,唇角浮现出一丝解脱的笑容。


童洁,我爱你。


我来找你了。



西海?


童洁倒是每年都要去个两三次。


不知为何,听到这儿,莫绍谦心中莫名闪过一丝异样。


他顿住脚步,冷道:”总裁办的工作很少?让你们这么闲?”


“莫总!”


几位秘书吓了一跳,连忙道歉,低下头继续工作。


莫绍谦出了公司,刚要上车,身后突然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绍谦!”


莫绍谦挺拔的身影微微一僵,缓缓回头,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童星月。


童星月一身白裙,长发披肩,满脸欣喜的朝他跑了过来。


可就在她停在他面前的时候,莫绍谦竟下意识退后半步。


“绍谦……”


童星月先是难以置信的看向他,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忙解释道:“绍谦,你现在已经和童洁离婚了,就不用遵守当初童洁约定的那个不准你和我见面的约定了。“


就因为这个约定。


她和莫绍谦,明明在同一座城市,却已经三年未见。


她以为说完之后,莫绍谦会立马上前将她拥进怀里,毕竟这几年,他们都很想念彼此,可莫绍谦只站在原地,眉头越蹙越深。


“你怎么知道我和她离婚了?”


“童洁自己说的啊。”


“她自己说的?”


“是啊,听说她前几天凌晨的时候,在圈子里发了她和你已经离婚的消息,说什么你很好,是她高攀,现在整个圈子都知道了。”


突然想起什么,童星月继续道:“绍谦,你刚刚是要回莫家吗?莫伯父莫伯母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找你,估计他们正在气头上,你还是先缓几天再见二老吧。”


相比起她,莫父莫母一直都比较喜欢童洁,这次知道他们离了婚,定然不会罢休。


莫绍谦却迟迟未曾回过神。


前几天?


不就是她提出离婚,他离开家门的那一天。


她竟然还把他们离婚的消息告知了整个圈子。


所以,这次她竟是真的想离婚?!


“绍谦,怎么了,你不开心吗?”


童星月心思细腻,一眼就看出了莫绍谦的不对劲。


不开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