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西海归宿小说免费阅读

西海归宿小说免费阅读

许音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大半夜,容琛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接到莫绍谦的电话,还有些没清醒过来,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他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主角:童洁莫绍谦   更新:2022-11-15 08: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洁莫绍谦的其他类型小说《西海归宿小说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许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半夜,容琛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接到莫绍谦的电话,还有些没清醒过来,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他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西海归宿小说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大半夜,容琛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接到莫绍谦的电话,还有些没清醒过来,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他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立马把贴在耳边的手机拿开看了一下时间,是凌晨,没错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找谁?”


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才嘶哑着嗓子道:“童洁。”


“什么?”


容琛一听这话,什么瞌睡顿时散了个干干净净。


“我没听错吧,你说什么?你要找童洁?”


莫绍谦:“嗯。”


他要找童洁。


这次轮到容琛凌乱了,“你找她干什么?”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前阵子不是还说离了好,离了就和她没有半分钱关系了吗?现在干嘛又火急火燎的找她。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过了好久才道:“我今天和许月见了一面,她跟我说童洁跳海自杀了,我要把童洁找出来,让她……不要再开这种愚蠢的玩笑,我不会在乎。”


“什么,许月说童洁自杀了?!”容琛正准备说开的什么国际玩笑,但下一秒忽而想起,以许月的性格,哪怕是童洁的个性,都不像是拿性命去开这种玩笑的人,心里突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但很快就被他摒弃。


“好,我立马去查!”


也没什么心思去探究莫绍谦的心思了,立马挂断了电话。


莫绍谦将耳机摘下,不再有任何动作。


一夜过去,他坐在车里,久久未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蒙蒙亮的时候,手机突然传来震动声。


是容琛。


莫绍谦立马按下接通键。


“她在哪?”


素来聒噪的容琛却没有立刻回应,电话那头是长长的沉默。


莫绍谦一颗心就像是陷进了海底,浮浮沉沉。


他受不了这种死寂,再次开口。


“她在哪?把地址发给我!”


“绍谦……”容琛的声音终于通过听筒缓缓传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许月没有撒谎,前些天西海有人跳海自杀,尸体被泡得浮肿不堪,警方一直在找家属认领尸体,前两天,经过比对,是童洁无疑,她的手机警方也给修复了,里面删的只剩许月一个人,所以警方联系了许月,现在许月已经把尸体领回去了,在默默的操办后事。”


“我查了一下日期,她跳海正是在和你离婚的第二天……”


接下来的,容琛陡然哽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这下却是轮到莫绍谦沉默。


容琛在等了足足十几秒没有听到回应,甚至连呼吸声也险些听不到了之后,刚想要继续开口,莫绍谦终于出了声,语气中竟然还含着笑意。


“连你也伙同她们来骗我?”


“容琛,她们给了你什么?”


容琛足足愣住了两秒,难以置信的高声喊道:“莫绍谦,你是不是疯了?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你觉得我像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


“容琛,我不相信她那种人会寻死觅活。”


莫绍谦冷哼一声,“她那么爱我,不惜把我捆在身边三年,指不定这次就是新的把戏,我不信她会自杀!”


“我说的都是真话!”容琛咬牙切齿说,“你不信算了......哎,我劝你,你也不听,随便你吧!”

1-尛-麓-篴

他也是有大少爷脾气的,大半夜被叫起来办事,好心好意帮他查人,莫绍谦还不领情,觉得他收了童洁的好处,一起来捏造事实骗他?!


容琛气得想挂断电话。


然而心念流转间,他不知不觉又补充了几句:


“你仔细想想吧,哪怕是以前她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故意消失一段时间想让你担心,但她也从来没有撒谎编造什么死亡的消息出来。”


“童洁向来敬爱莫家二老,你觉得她会假死让长辈伤心吗?”


“而且警察那里是可以查到尸体DNA数据的!你要是还觉得一切可以作假,大可以让其他人去查童洁的踪迹,跳海那天以后,她没有任何行踪轨迹。”


“一个大活人,就算藏起来,也总得有迹可循吧?反正真相就是这样,你自个儿好自为之吧!”


电话被那头的容琛挂断,传来嘟嘟的忙音。


假的!


一定是假的!


莫绍谦呼吸变得粗重,无意识的攥紧掌心里的手机。


他没来得及思考,自己一闪而过的慌乱情绪。


他只想把童洁从她躲藏的某个角落里抓出来!


莫绍谦又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吩咐他去查童洁的行踪。


然后,他顶着乌黑的眼圈,开车来到荣城的警察局。


警察很快认出他就是本地赫赫有名的商界大佬,立马态度恭敬的把他迎进去。


“要找童洁?”


警察一愣,“您就是童洁的家属吗?她的尸体已经被她好友接走了,一开始只有她一个人来,我们还以为死者没有家属了......”


“够了!”莫绍谦怒喝一声,打断他的未尽之语。


“死者”这两个字,莫名的激起他的抵触情绪。


他觉得心口有点不舒服,不希望这个词用在童洁的身上。


“你们是警察,收受贿赂帮着她,欺骗我作秀是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呢?”


莫绍谦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


警察们面面相觑,显然有些不理解他在说什么。


“莫先生,我们不太理解您的意思,但是数据是不会骗人的,童洁的确就是几日前跳海自杀的女尸。”


莫绍谦用冰冷的目光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


“如果你们再继续骗我的话,就别怪我耐心耗尽,向你们上层打报告了。”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警察率先开口道:“莫先生,我们是规规矩矩的为人民办事,不存在您说的那种情况,您要是不放心,大可以去查。结果是不会更改的事实。”


他们内心不约而同的腹诽:现在的有钱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奇葩!


莫绍谦死死盯着他,眼底慢慢染上红血丝。


最终,他只能不甘心的离开了。


莫绍谦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


他坐在客厅里,地上堆满了烟头,想要靠抽烟来缓解他焦躁的情绪。


桌面上铺满了一张张的文件,上面是童洁的死亡证明,以及助理提交给他的,关于童洁行踪的调查。


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结果,那就是童洁已经死了!


所以她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东西,离婚协议书上,就连云越集团也没要......


等等,云越集团!


莫绍谦脑海里灵光一闪。


他觉得自己找到了逼童洁现身的绝佳手段。


童洁那女人不是一直宝贝自己母亲的遗产吗?


那他就把云越毁了!看她还敢不敢继续躲躲藏藏!她一定会忍不住现身的。


下了决定,他立马开始操作云越的股份。


莫绍谦在自己的主页上宣布,要以极低的股价把云越集团卖掉!


此消息一出,震惊了整个商界。


许多平时交好的朋友纷纷发来消息,手机嗡嗡震个不停。


“不是吧莫总,云越才不止这点钱,市值至少几十亿的上市公司,你就几亿卖掉?!你什么时候发善心了?”


“莫总,你是不是还在记恨童洁,连她的东西都打算贱卖。”


莫绍谦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童星月打来的。


童星月:“绍谦,你要卖掉云越集团是吗?我有个朋友想买下云越集团,托我来跟你交涉。”


莫绍谦吸了口烟,吞云吐雾。


“你口中这个朋友,是你父亲吧?”


那头的女人似乎噎了一下。“绍谦,没有,你不要这样想。”


“我卖给谁都不会卖给童东海的。”


电话里传来童星月委屈又失望的声音:“绍谦,云越集团本来就是我们童家的东西,哪怕是父亲想要也是应该的,但是这次真的不是父亲,是另一个朋友,他最近马上回国了。”


莫绍谦缓缓勾起一个森冷的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云越集团是童洁母亲的东西,并不属于童家。”


童星月难以置信!


莫绍谦向来珍视她,上次的不欢而散已经是意料之外了。


莫绍谦格外关注童洁的表现让童星月很慌张。


有了朋友想收购云越集团的幌子,她借机给莫绍谦打电话,想给两人一个台阶下。


可莫绍谦这次居然不领情!


“绍谦,你误会我了。”她慌忙解释道:“童洁不管怎样都是童家的人,所以我才会那么说的。你也可以卖给我介绍的那个人,他心理价很高,是国外财阀的公子,你们可以联系一下。”


“童洁是童家的人,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不给她留房间的家人吗?”


莫绍谦已经彻底失去耐心,挂断电话。


然而没过多久,莫父的电话就打来了。


“莫绍谦!你越来越放肆了!谁让你卖掉云越集团的?”


莫父大发雷霆,“我已经听许月那丫头说了,洁儿跳海自杀,明天就是葬礼!我让你去找人,好好跟她过日子,你怎么搞的?!”


“我看到了洁儿那份离婚协议书,她把所有财产都给了你!你居然用这么低的价格想卖掉云越,你对得起洁儿吗?啊?”


“如果不是你的冷漠忽视,洁儿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你害了她呀......”


莫父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他一顿。


莫绍谦哑然,随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1-尛-麓-篴

“爸,您别担心,她肯定还活着,只是不愿意见我罢了。”


他慢悠悠的道:“我公布想卖掉云越集团的消息,她一定会按捺不住现身的。”


莫父想开口让他清醒一点,但张了张嘴,颓然的叹气。


是他们莫家欠了洁儿。


“你就沉浸在自己的梦里吧!”


莫父怒吼一声,掐断了电话。


莫绍谦不记得什么时候沉沉睡去。


他做了个长长的梦。


他居然梦到了童洁,梦到她坐在他曾经最厌恶的家里,没有尽头的等待着。


醒来后,莫绍谦还有些怅然若失。


他通过一个朋友得到了童洁那场葬礼的地址,然后开车赶过去。


葬礼是许月一手操办的,请的都是圈子里平时多有来往的朋友。


由于童洁的尸体直接火化了,于是大堂里只摆上了黑白遗像和骨灰盒。


遗像上的女人苍白脆弱,笑靥如花。


许月穿着一身黑色长裙,打着黑伞,眼睛哭得通红。


来的人也都穿着黑色西装,一言不发。


莫绍谦直接推门闯进来的时候,弄出很大动静,所有人都侧目看过来。


“这戏演够了吧?许月,骗这么多人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森冷的嘲讽。


莫绍谦有些烦躁的整理了一下领带,巡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


寂静的大堂里,只剩下许月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响。


她慢慢走到莫绍谦面前,站定,然后抬手——


啪!


莫绍谦被打得头歪到一边,侧脸上多了个红红的巴掌印。


“这一巴掌,是为了洁儿打的。”


许月死死咬住下唇,撕心裂肺的大喊。


“我都说了,她的葬礼你不用来了,以后你想怎么和童星月恩爱也好,把云越集团卖掉也罢,你的一切都跟洁儿再无瓜葛!”


昨天得知莫绍谦要卖掉云越,许月又气又怒,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


童洁自杀前把所有财产给了他,其中就包括云越集团。虽然莫绍谦的行为很不厚道,过河拆桥,但是他怎么处理财产,许月也没法管。


许月也没有精力去管了,她为了洁儿伤心得肝肠寸断,又一直在连轴转主持大局,实在是没有心力去管。


她也想把云越集团收购过来,替洁儿守好她的东西,但是许家最近在做大项目,根本拿不出足够的资金。


许月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


她把所有愤怒都发泄在罪魁祸首莫绍谦身上。


莫绍谦拿袖子擦了擦唇角,露出森冷的笑容,“许月,如果不想许家和我结下梁子的话,就让童洁出来吧,你们的把戏我已经看腻了。”


许月简直要抓狂,“莫绍谦,你真是不可理喻,都说了洁儿已经去世了,你还想怎样?许家又没有得罪你,你和我的私人恩怨扯到工作,在众目睽睽之下威胁我,要让一个死去的人出来,你是不是......”


有病!


她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有熟人上前拉开莫绍谦,在耳边小声说:“莫先生,这事是真的,公安部门早就出具了死亡证明,她的账户也被销号了。”


莫绍谦愣愣的看向周围。


几乎所有商界的新贵,富二代,世家公子都在这里,用一言难尽的表情告诉他,没有作秀,没有演戏。


童洁真的死了。


他忽然倒退两步,脊背垮下去。


心脏仿佛是被一把冰冷的钝刀来回切割,磨得鲜血淋漓。


莫绍谦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痛。


痛到刻入骨髓,他差点以为自己快要死去。


莫绍谦低低笑了起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他扭曲的大叫了一声,忽然推开许月,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里,一把扫落桌上的遗像和瓜果!


“童洁!童洁、童洁......”


他一下又一下的打砸灵堂,一副发疯的模样!


莫绍谦最后是被人强行制止住,注射镇静剂,让他昏睡。


尽管没有太多损失,但是童洁的葬礼的确被毁了,现场的流言更是遏制不住的飞速传播。


许月直接把他拉黑了,并表示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莫绍谦在医院里醒来,莫父莫母两人的脸出现在他视线里。


莫母痛心疾首的锤了锤床,“绍谦,你太让我们失望了。身为莫家继承人,在那么多公子哥面前发疯,砸前妻灵堂,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啊!”


“洁儿自杀这个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吗?自欺欺人有什么用呢?要是当初早点反应过来,多在意她一点,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莫母是看着莫绍谦长大的。


她看得出来,自己这个儿子嘴上不说,但心里非常在意童洁的死亡。


自欺欺人,是一种逃避罢了。


逃避,因为不敢面对,害怕自己无法接受事实。


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对待童洁呢?


“莫绍谦我告诉你,”莫父严厉斥责道,“我们两人只承认洁儿这一个儿媳妇!其他的什么猫猫狗狗不要跟我登门入室!”


“洁儿以前在医院里冻结了自己的卵子,我们可以去做试管婴儿,用不着你再另娶!”


“你自个儿待着吧,洁儿那样称心合意的老婆,你别想再找到第二个!”


莫父扶着抽泣不止的莫母离开了。


莫绍谦靠在病床上,脑袋放空。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想到童洁那个女人从此永远离开了他,他就......


难过。钻心蚀骨的难过爬上脊椎,沉重的快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那个女人侵占了他三年时光,现在她死了,都能左右他的情绪吗。 zhú lù


莫绍谦觉得很头疼,闭目养神起来。


“绍谦?你没事吧?”


病房外,传来童星月甜美的声音。


她快步走进来,神色担忧的伸出手握住莫绍谦。“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没有接,担心你出了什么事,连忙过来看你了。”


莫绍谦下意识皱眉,把手从她掌心抽离开。


童洁作为童家人,她的葬礼,却没有任何一个童家人出现。


由此可见童家人的凉薄。不,童洁是个例外。


他从前看童星月的时候都自带光环,现在却不太想跟她有所接触。


也许是习惯了三年里的保持距离,也许是因为发现了她的两面三刀。


童洁救了她的命,她污蔑童洁,还不来参加葬礼......


“不,我没事,只是太累了,我需要休息。”


这话就是在赶人走了。


童星月脸色变得很难看,善解人意的微笑差点维持不住。


“那,绍谦,我过两天再来看你,你先休养。”


自从童洁那个贱人死后,莫绍谦就一次次的拒绝她!


她心里怨毒的想,对童洁恨得咬牙切齿。


她很担心莫绍谦这个优质男人对她的感情会因为童洁而改变。


毕竟童洁可是和他结婚三年,发生什么谁也无法得知......


童星月深吸口气,在医院走廊里拨通一个电话。


“喂,言淳,你不是想收购云越集团吗?你来一趟......”


大半夜,容琛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接到莫绍谦的电话,还有些没清醒过来,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他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是不是魔怔了。


立马把贴在耳边的手机拿开看了一下时间,是凌晨,没错啊。


“这大半夜的,你要找谁?”


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才嘶哑着嗓子道:“童洁。”


“什么?”


容琛一听这话,什么瞌睡顿时散了个干干净净。


“我没听错吧,你说什么?你要找童洁?”


莫绍谦:“嗯。”


他要找童洁。


这次轮到容琛凌乱了,“你找她干什么?”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前阵子不是还说离了好,离了就和她没有半分钱关系了吗?现在干嘛又火急火燎的找她。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过了好久才道:“我今天和许月见了一面,她跟我说童洁跳海自杀了,我要把童洁找出来,让她……不要再开这种愚蠢的玩笑,我不会在乎。”


“什么,许月说童洁自杀了?!”容琛正准备说开的什么国际玩笑,但下一秒忽而想起,以许月的性格,哪怕是童洁的个性,都不像是拿性命去开这种玩笑的人,心里突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但很快就被他摒弃。


“好,我立马去查!”


也没什么心思去探究莫绍谦的心思了,立马挂断了电话。


莫绍谦将耳机摘下,不再有任何动作。


一夜过去,他坐在车里,久久未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蒙蒙亮的时候,手机突然传来震动声。


是容琛。


莫绍谦立马按下接通键。


“她在哪?”


素来聒噪的容琛却没有立刻回应,电话那头是长长的沉默。


莫绍谦一颗心就像是陷进了海底,浮浮沉沉。


他受不了这种死寂,再次开口。


“她在哪?把地址发给我!”


“绍谦……”容琛的声音终于通过听筒缓缓传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许月没有撒谎,前些天西海有人跳海自杀,尸体被泡得浮肿不堪,警方一直在找家属认领尸体,前两天,经过比对,是童洁无疑,她的手机警方也给修复了,里面删的只剩许月一个人,所以警方联系了许月,现在许月已经把尸体领回去了,在默默的操办后事。”


“我查了一下日期,她跳海正是在和你离婚的第二天……”


接下来的,容琛陡然哽了一下,没有再说下去。


这下却是轮到莫绍谦沉默。


容琛在等了足足十几秒没有听到回应,甚至连呼吸声也险些听不到了之后,刚想要继续开口,莫绍谦终于出了声,语气中竟然还含着笑意。


“连你也伙同她们来骗我?”


“容琛,她们给了你什么?”



容琛足足愣住了两秒,难以置信的高声喊道:“莫绍谦,你是不是疯了?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你觉得我像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吗?!”


“容琛,我不相信她那种人会寻死觅活。”


莫绍谦冷哼一声,“她那么爱我,不惜把我捆在身边三年,指不定这次就是新的把戏,我不信她会自杀!”


“我说的都是真话!”容琛咬牙切齿说,“你不信算了......哎,我劝你,你也不听,随便你吧!”

1-尛-麓-篴

他也是有大少爷脾气的,大半夜被叫起来办事,好心好意帮他查人,莫绍谦还不领情,觉得他收了童洁的好处,一起来捏造事实骗他?!


容琛气得想挂断电话。


然而心念流转间,他不知不觉又补充了几句:


“你仔细想想吧,哪怕是以前她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故意消失一段时间想让你担心,但她也从来没有撒谎编造什么死亡的消息出来。”


“童洁向来敬爱莫家二老,你觉得她会假死让长辈伤心吗?”


“而且警察那里是可以查到尸体DNA数据的!你要是还觉得一切可以作假,大可以让其他人去查童洁的踪迹,跳海那天以后,她没有任何行踪轨迹。”


“一个大活人,就算藏起来,也总得有迹可循吧?反正真相就是这样,你自个儿好自为之吧!”


电话被那头的容琛挂断,传来嘟嘟的忙音。


假的!


一定是假的!


莫绍谦呼吸变得粗重,无意识的攥紧掌心里的手机。


他没来得及思考,自己一闪而过的慌乱情绪。


他只想把童洁从她躲藏的某个角落里抓出来!


莫绍谦又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吩咐他去查童洁的行踪。


然后,他顶着乌黑的眼圈,开车来到荣城的警察局。


警察很快认出他就是本地赫赫有名的商界大佬,立马态度恭敬的把他迎进去。


“要找童洁?”


警察一愣,“您就是童洁的家属吗?她的尸体已经被她好友接走了,一开始只有她一个人来,我们还以为死者没有家属了......”


“够了!”莫绍谦怒喝一声,打断他的未尽之语。


“死者”这两个字,莫名的激起他的抵触情绪。


他觉得心口有点不舒服,不希望这个词用在童洁的身上。


“你们是警察,收受贿赂帮着她,欺骗我作秀是吗?你们的职业道德呢?”


莫绍谦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


警察们面面相觑,显然有些不理解他在说什么。


“莫先生,我们不太理解您的意思,但是数据是不会骗人的,童洁的确就是几日前跳海自杀的女尸。”


莫绍谦用冰冷的目光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


“如果你们再继续骗我的话,就别怪我耐心耗尽,向你们上层打报告了。”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警察率先开口道:“莫先生,我们是规规矩矩的为人民办事,不存在您说的那种情况,您要是不放心,大可以去查。结果是不会更改的事实。”


他们内心不约而同的腹诽:现在的有钱人怎么一个比一个奇葩!


莫绍谦死死盯着他,眼底慢慢染上红血丝。


最终,他只能不甘心的离开了。



莫绍谦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


他坐在客厅里,地上堆满了烟头,想要靠抽烟来缓解他焦躁的情绪。


桌面上铺满了一张张的文件,上面是童洁的死亡证明,以及助理提交给他的,关于童洁行踪的调查。


一切的一切,都指向一个结果,那就是童洁已经死了!


所以她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东西,离婚协议书上,就连云越集团也没要......


等等,云越集团!


莫绍谦脑海里灵光一闪。


他觉得自己找到了逼童洁现身的绝佳手段。


童洁那女人不是一直宝贝自己母亲的遗产吗?


那他就把云越毁了!看她还敢不敢继续躲躲藏藏!她一定会忍不住现身的。


下了决定,他立马开始操作云越的股份。


莫绍谦在自己的主页上宣布,要以极低的股价把云越集团卖掉!


此消息一出,震惊了整个商界。


许多平时交好的朋友纷纷发来消息,手机嗡嗡震个不停。


“不是吧莫总,云越才不止这点钱,市值至少几十亿的上市公司,你就几亿卖掉?!你什么时候发善心了?”


“莫总,你是不是还在记恨童洁,连她的东西都打算贱卖。”


莫绍谦接到的第一个电话,是童星月打来的。


童星月:“绍谦,你要卖掉云越集团是吗?我有个朋友想买下云越集团,托我来跟你交涉。”


莫绍谦吸了口烟,吞云吐雾。


“你口中这个朋友,是你父亲吧?”


那头的女人似乎噎了一下。“绍谦,没有,你不要这样想。”


“我卖给谁都不会卖给童东海的。”


电话里传来童星月委屈又失望的声音:“绍谦,云越集团本来就是我们童家的东西,哪怕是父亲想要也是应该的,但是这次真的不是父亲,是另一个朋友,他最近马上回国了。”


莫绍谦缓缓勾起一个森冷的笑。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云越集团是童洁母亲的东西,并不属于童家。”


童星月难以置信!


莫绍谦向来珍视她,上次的不欢而散已经是意料之外了。


莫绍谦格外关注童洁的表现让童星月很慌张。


有了朋友想收购云越集团的幌子,她借机给莫绍谦打电话,想给两人一个台阶下。


可莫绍谦这次居然不领情!


“绍谦,你误会我了。”她慌忙解释道:“童洁不管怎样都是童家的人,所以我才会那么说的。你也可以卖给我介绍的那个人,他心理价很高,是国外财阀的公子,你们可以联系一下。”


“童洁是童家的人,这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不给她留房间的家人吗?”


莫绍谦已经彻底失去耐心,挂断电话。


然而没过多久,莫父的电话就打来了。


“莫绍谦!你越来越放肆了!谁让你卖掉云越集团的?”


莫父大发雷霆,“我已经听许月那丫头说了,洁儿跳海自杀,明天就是葬礼!我让你去找人,好好跟她过日子,你怎么搞的?!”


“我看到了洁儿那份离婚协议书,她把所有财产都给了你!你居然用这么低的价格想卖掉云越,你对得起洁儿吗?啊?”


“如果不是你的冷漠忽视,洁儿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你害了她呀......”


莫父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他一顿。


莫绍谦哑然,随后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1-尛-麓-篴

“爸,您别担心,她肯定还活着,只是不愿意见我罢了。”


他慢悠悠的道:“我公布想卖掉云越集团的消息,她一定会按捺不住现身的。”


莫父想开口让他清醒一点,但张了张嘴,颓然的叹气。


是他们莫家欠了洁儿。


“你就沉浸在自己的梦里吧!”


莫父怒吼一声,掐断了电话。



莫绍谦不记得什么时候沉沉睡去。


他做了个长长的梦。


他居然梦到了童洁,梦到她坐在他曾经最厌恶的家里,没有尽头的等待着。


醒来后,莫绍谦还有些怅然若失。


他通过一个朋友得到了童洁那场葬礼的地址,然后开车赶过去。


葬礼是许月一手操办的,请的都是圈子里平时多有来往的朋友。


由于童洁的尸体直接火化了,于是大堂里只摆上了黑白遗像和骨灰盒。


遗像上的女人苍白脆弱,笑靥如花。


许月穿着一身黑色长裙,打着黑伞,眼睛哭得通红。


来的人也都穿着黑色西装,一言不发。


莫绍谦直接推门闯进来的时候,弄出很大动静,所有人都侧目看过来。


“这戏演够了吧?许月,骗这么多人可不是什么好事。”他森冷的嘲讽。


莫绍谦有些烦躁的整理了一下领带,巡视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


寂静的大堂里,只剩下许月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响。


她慢慢走到莫绍谦面前,站定,然后抬手——


啪!


莫绍谦被打得头歪到一边,侧脸上多了个红红的巴掌印。


“这一巴掌,是为了洁儿打的。”


许月死死咬住下唇,撕心裂肺的大喊。


“我都说了,她的葬礼你不用来了,以后你想怎么和童星月恩爱也好,把云越集团卖掉也罢,你的一切都跟洁儿再无瓜葛!”


昨天得知莫绍谦要卖掉云越,许月又气又怒,但最后还是无可奈何。


童洁自杀前把所有财产给了他,其中就包括云越集团。虽然莫绍谦的行为很不厚道,过河拆桥,但是他怎么处理财产,许月也没法管。


许月也没有精力去管了,她为了洁儿伤心得肝肠寸断,又一直在连轴转主持大局,实在是没有心力去管。


她也想把云越集团收购过来,替洁儿守好她的东西,但是许家最近在做大项目,根本拿不出足够的资金。


许月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


她把所有愤怒都发泄在罪魁祸首莫绍谦身上。


莫绍谦拿袖子擦了擦唇角,露出森冷的笑容,“许月,如果不想许家和我结下梁子的话,就让童洁出来吧,你们的把戏我已经看腻了。”


许月简直要抓狂,“莫绍谦,你真是不可理喻,都说了洁儿已经去世了,你还想怎样?许家又没有得罪你,你和我的私人恩怨扯到工作,在众目睽睽之下威胁我,要让一个死去的人出来,你是不是......”


有病!


她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有熟人上前拉开莫绍谦,在耳边小声说:“莫先生,这事是真的,公安部门早就出具了死亡证明,她的账户也被销号了。”


莫绍谦愣愣的看向周围。


几乎所有商界的新贵,富二代,世家公子都在这里,用一言难尽的表情告诉他,没有作秀,没有演戏。


童洁真的死了。


他忽然倒退两步,脊背垮下去。


心脏仿佛是被一把冰冷的钝刀来回切割,磨得鲜血淋漓。


莫绍谦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痛。


痛到刻入骨髓,他差点以为自己快要死去。


莫绍谦低低笑了起来,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他扭曲的大叫了一声,忽然推开许月,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里,一把扫落桌上的遗像和瓜果!


“童洁!童洁、童洁......”


他一下又一下的打砸灵堂,一副发疯的模样!



莫绍谦最后是被人强行制止住,注射镇静剂,让他昏睡。


尽管没有太多损失,但是童洁的葬礼的确被毁了,现场的流言更是遏制不住的飞速传播。


许月直接把他拉黑了,并表示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莫绍谦在医院里醒来,莫父莫母两人的脸出现在他视线里。


莫母痛心疾首的锤了锤床,“绍谦,你太让我们失望了。身为莫家继承人,在那么多公子哥面前发疯,砸前妻灵堂,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啊!”


“洁儿自杀这个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承认吗?自欺欺人有什么用呢?要是当初早点反应过来,多在意她一点,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莫母是看着莫绍谦长大的。


她看得出来,自己这个儿子嘴上不说,但心里非常在意童洁的死亡。


自欺欺人,是一种逃避罢了。


逃避,因为不敢面对,害怕自己无法接受事实。


既然这样,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对待童洁呢?


“莫绍谦我告诉你,”莫父严厉斥责道,“我们两人只承认洁儿这一个儿媳妇!其他的什么猫猫狗狗不要跟我登门入室!”


“洁儿以前在医院里冻结了自己的卵子,我们可以去做试管婴儿,用不着你再另娶!”


“你自个儿待着吧,洁儿那样称心合意的老婆,你别想再找到第二个!”


莫父扶着抽泣不止的莫母离开了。


莫绍谦靠在病床上,脑袋放空。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想到童洁那个女人从此永远离开了他,他就......


难过。钻心蚀骨的难过爬上脊椎,沉重的快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那个女人侵占了他三年时光,现在她死了,都能左右他的情绪吗。 zhú lù


莫绍谦觉得很头疼,闭目养神起来。


“绍谦?你没事吧?”


病房外,传来童星月甜美的声音。


她快步走进来,神色担忧的伸出手握住莫绍谦。“我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都没有接,担心你出了什么事,连忙过来看你了。”


莫绍谦下意识皱眉,把手从她掌心抽离开。


童洁作为童家人,她的葬礼,却没有任何一个童家人出现。


由此可见童家人的凉薄。不,童洁是个例外。


他从前看童星月的时候都自带光环,现在却不太想跟她有所接触。


也许是习惯了三年里的保持距离,也许是因为发现了她的两面三刀。


童洁救了她的命,她污蔑童洁,还不来参加葬礼......


“不,我没事,只是太累了,我需要休息。”


这话就是在赶人走了。


童星月脸色变得很难看,善解人意的微笑差点维持不住。


“那,绍谦,我过两天再来看你,你先休养。”


自从童洁那个贱人死后,莫绍谦就一次次的拒绝她!


她心里怨毒的想,对童洁恨得咬牙切齿。


她很担心莫绍谦这个优质男人对她的感情会因为童洁而改变。


毕竟童洁可是和他结婚三年,发生什么谁也无法得知......


童星月深吸口气,在医院走廊里拨通一个电话。


“喂,言淳,你不是想收购云越集团吗?你来一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