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空灵赌约全文免费

空灵赌约全文免费

唐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如果在五年后他还能透过陌生的皮囊爱上我的灵魂,那才是真爱。多么严苛的条件。

主角:陆承安唐薇   更新:2022-11-15 16: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承安唐薇的其他类型小说《空灵赌约全文免费》,由网络作家“唐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如果在五年后他还能透过陌生的皮囊爱上我的灵魂,那才是真爱。多么严苛的条件。

《空灵赌约全文免费》精彩片段

——我死后,我男友的悲痛打动了神明。

神明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让我用陌生人的脸回到我男友身边。

若他又一次爱上我,我就可以活过来。

可我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有新女朋友了。


我叫唐薇。

我是五年前死在陆承安怀里的。

死于胃癌。

死之后我遇见神明。

神明不相信爱情,他和我打赌,若陆承安在 100 天内爱上我陌生皮囊下的灵魂,他就给我重生的机会。

如果他没爱上我,我就失去轮回转世的资格。

当然这场赌约有两个条件:

第一我不能用任何办法直接告知陆承安我是他死去的女朋友。

第二我要在五年后才能出现在他面前。

如果在五年后他还能透过陌生的皮囊爱上我的灵魂,那才是真爱。

多么严苛的条件。

但为了能回到陆承安的身边,我还是答应了。

当时我沉浸在能和陆承安重逢的喜悦里,没注意到神明垂首无声悲悯的望着我,没有说话。

我一个人在空无一物的茫茫大雾里熬了五年。

陆承安是我撑下去的唯一的一个信念支柱。

我相信他爱我一如我爱他。

爬我也是要爬到他的身边去的。

我在大荒中熬了五年,然后在五年后重生了。




我重生的身体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叫宋瑶,她死于酗酒。

我附在她身上重生的第二天,是她的生日。

在这场生日宴会上,我遇见了陆承安,因为「我」爸爸是他公司的股东。

时隔五年后的重逢。

我想我当时的出场方式一定很隆重,那是一个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场合。

我在璀璨的巨大水晶吊灯下扶着旋转楼梯拾阶而下。

「我」爸爸牵着我的手,将我牵到陆承安的面前,向他介绍我:「承安,这是我的女儿宋瑶,她刚回国,以后就请你多多照顾她了。」

时隔漫漫五年。

陆承安变了很多,眉眼间的轮廓更成熟,静静的站在喧闹的人群中,是经历时间洗礼沉淀下来的另一种风度翩然的气质。

我按耐着久别重逢的喜悦,直视他的眼睛,尽量表现的端庄稳重,我望着他含蓄的微笑,然后朝他伸出手,一字一句认真的对他说:「陆承安,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宋瑶,你未来的女朋友。」

我知道一段感情是需要循序渐进按部就班的,只是我没多少时间,我只能用一种近乎自杀式的强势挤进陆承安的世界。

我需要让他短时间记住我。

我没想到,他当时看着我,在我盈盈的笑意里神色冷漠,淡淡的冲我礼貌的颔首,说:「不好意思宋小姐,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当时不以为意,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

这只是他拒绝我的一种方式。

直到我进入陆承安的公司,成为他的秘书。

其实他身边很早之前就不招女秘书了,大概是每一任秘书都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跃成为老板娘的缘故。

为了能来到他身边,我还用了些手段。

「我」爸爸是他公司最大的股东,他不会拒绝一个股东提出的「想让女儿来你公司实习一段时间」的小小要求的。

知道陆承安已经有女朋友,是在我入职他公司的三天后。

他的新女朋友叫苏珞,长了一张和死去的我如出一辙的脸。

碰见她和陆承安的场景也很仓促,那是午休时,用餐高峰期,一共三十二层高的电梯人满为患。

我抱着高高一摞文件出电梯的时候没看见人,撞到她的身上。

手上的文件散落一地,我一边道歉一边急忙蹲下去捡。

然后就听见陆承安的声音,很温柔,很熟悉,只不过是在问他身边的苏珞:「怎么样,没伤着吧?」

我手上的动作顿住了,然后抬头去看。

苏珞的那张脸和以前的我如此之像,就像在照镜子一样,以至于我短暂的恍惚了一下。

陆承安半抱着苏珞,在检查她被我撞到的地方,苏珞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于是他低下头看向我。

他的眉眼英俊锋利,不笑的时候就显得很冷漠,我其实很少看见他这个表情,因为在我的记忆里,他在我面前永远是温柔含着笑意的。

尤其是后面我快要死的时候,他对我就像易碎的艺术品,有种小心翼翼的珍视,那段时间他什么都不做,不开会不处理文件,只是寸步不离的守着我,像是怕下一秒我就消失一样。

可现在他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神色冷漠,声音没什么情绪,眼神带着好不加掩饰的厌恶,他跟我说:「下次走路的时候看着点。」




直到他们离开我都没缓过来。

我蹲在地上看着散落的纸张,手上被文件边缘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正在流着血。

但我怔怔的,之前陆承安和我说他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情感上一直不相信。

直到今天,我亲眼见到他的女朋友。

和死去的我长的一模一样的女朋友。

陆承安向来理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荒唐,找一个和我如此之像的人。

是,五年已经过去,若他已经忘记我找了另外一个人,我只会感慨一句这是人之常情,毕竟没有人有义务替你守节。

我还能指望陆承安为我守一辈子吗?

虽然会难过和失望,但我会大大方方的在心底无声的祝福他,然后愿赌服输。

可他找了一个替身。

我不知道我内心的感受。

我爱他,也尊重他,他可以交任何一个女生当女朋友,但那个人,不该和我长的如此之像。

因为我觉得不甘心,愤怒和……恶心。

我看着手上的伤口。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会娇气的举着手故意找陆承安撒娇,他一定会很心疼的找创可贴仔仔细细的给我贴上,然后捧着我的手吹气。

可现在我只能怔怔的看着伤口,然后在他拥着别人离开的背影里安慰自己没关系。

唐薇,没关系的。

我在心里劝自己,这是五年后,陆承安不认识你,他对你冷漠是应该的。

可我还是用手捂住心脏的位置,那里控制不住的隐隐做痛。

在我死去的五年后,他交了新的女朋友。

他的新女朋友,长了一张和死去的我如出一辙的脸。

这真是令人控制不住的愤怒。

我和同事 Amy 打听陆承安和苏珞的事。

我的来意太过明显,公司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为陆承安而来。

Amy 和我八卦:「苏珞啊,陆总女朋友,他们在一起四年多了,老天还是公平的,给她开了一扇门,关了一扇窗,她不会说话。」

说完话锋一转,又说,「不过我听说,我听说的啊,她之所以在老板身边在一起那么久,是因为她长得很像老板死去的前女友,就是那种白月光你知道吗?」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就是自你之后,我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是你的影子。」

我扯扯嘴角笑,我觉得荒诞,也并不觉得感动。

因为长得再像,那也不是我。

而且我死后不到一年,不到一年啊,陆承安,你就和别人在一起了。




我收拾好文件和心情回到陆承安身边的时候,他正准备会议。

他的视线从我流血的伤口上淡漠的一掠而过,然后问:「下午的会议安排?」

我面不改色的汇报,下午的会议安排比较长,我将所有参会人员的喜好都摸清了,以备准备咖啡茶水和点心,会议上的注意事项一件件列下来,他安静的听着,最后有点惊讶的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惊讶,他大概一直当我是不学无术高傲自大的无所事事的大小姐。

当年他从家里出来自己创业,是我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啊。

我陪他谈过客户,上过酒桌,当过秘书,自学过会计。

我和陆承安刚谈业务的时候还被一个客户耍无赖骗过,我们这边成本垫付,成交后他那边却拒不付尾款。

那是我和陆承安的第一笔创业金,我把那个老板堵在酒吧门口,一红酒瓶敲下去,敲的他头破血流,我在此起彼伏的尖叫中面不改色,说:「光脚不怕穿鞋的,下一次我拿的就是刀了。」

那老板惊惧的望着我,乖乖交钱。

陆承安知道这件事后狠狠的将我箍在怀里,红着眼跟我说钱没了可以再赚,我要出点什么事他该怎么办,后来他就不让我出头这些事了。

我陪他风里雨里这些年,胃癌也是这样透支出来的。

我是和他并肩而立的桦树啊,我们那样的契合,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是亲密无间的爱人。

别人拥有我之前的那副皮囊,就是我了吗?

陆承安啊,你知不知道,你让我,非常的失望。

会议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我妥帖的打点好,得体的送走所有人之后只剩下我和陆承安。

我和他一起并肩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参差林立的办公楼层灯光璀璨。

我们聊了会天。

他偏头看我,眼里有打量的意味,过了半响才说:「你和我想象中不一样,但我还是想直截了当的告诉你,宋瑶,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我没说话。

他大概以为我们初次见面的那句话是一个大小姐的心血来潮。

事实上,若是当时我知道他找了一个像我的替身,我不会那么快的暴露我对他的心思。

因为在还没靠近他之前,他已经对我有了防备。

但其实我初见对他说的那句话,只是因为我们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这话是他对我说的。

那时候我和陆承安还在上大学,他这个人又闷又高冷,琢磨不透,看似对我有意,但迟迟没有表明心意。

后来我舍友看不下去,拉着我去参加大学联谊,跟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

当时也不知道陆承安怎么知道的,他黑着脸来联谊聚会上找我的时候,我喝醉了,逢人就做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唐薇,13 级经管系二班……」

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冷着脸握住我的手,说:「我知道你叫唐薇,你是我未来的女朋友。」

所有人都围着我们起哄,我们就是这样在一起的。

实在是太多年过去了,我望着他,依稀就像望着当年那个站在我面前青涩挺拔冷着脸,但仍旧掩盖不住羞涩的陆承安。

这怀念让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做了一件很不明智惹恼陆承安的事。

我看着他,冷静的开口,真心实意的问:「陆承安,你说苏珞是你的女朋友,你是爱她还是只是将她当成别人的替身?」

我笑了笑,继续问:「你说要是你死去的女朋友知道你找了一个如此像她的替身,她会有什么感觉?」

我知道这句话会惹怒他,但我没想到会让他发这样大的脾气。

他是个情绪非常内敛的人,但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他瞳孔就极快的收缩,呼吸加促,那一瞬间我根本不怀疑,若是杀人不犯法的话,他一定会杀了我。

最后他冷冷笑出来,眼里没什么情绪,眼神像刀子一样剜在我身上,他说:「不要在我面前提她,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不,我静静的望着陆承安,在心底叹口气,想,什么都不知道的那个人,是你啊。

我的视线移到他的左手无名指,我当年和他交换的戒指还静悄悄的戴在他手上。

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初见,他跟我说他有女朋友我不相信的原因。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有女朋友的人,还将和前任交换的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海城,凌晨两点。

    苏珍珍的生日宴会终于结束,她笑着将客人们一一送走,得意得像是一只开屏的孔雀。

    司霆深站在酒店露台,看着酒店入口,像是在等着谁。

    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谁来。

    助理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了一句:“司总,要安排车回沁绝园吗?”

    司霆深将烟拧灭,满脸烦躁:“不去。”

    拧灭了烟,他却转身下楼上了车,还打开了手机。

    不错所料,手机上有苏颜惜的未接来电,心头的烦躁莫名舒坦了点。

    他关上手机,仍向后座。

    都已经离婚了,他才懒得搭理苏颜惜那个疯女人。

    司霆深抬起手,看了眼自己无名指那个素圈戒指,这是结婚那年,苏颜惜自己设计的,据说还专程去找了国外的著名珠宝工作室定制。

    打开车窗,他将戒指摘下来,然后毫不犹豫的往车窗外一扔。

    银色的戒指在空中划过一道绚烂的光,消失在夜空中。

    夜风扑面而来,道路两旁的路灯像过往的时光,迅速往后褪去,像是翻了新篇的人生。

    司霆深想,这是自由的感觉。

    次日。

    司霆深照常上班。

    办公室里,他的好友宋智坐在旁边的皮沙发上,像一只八卦的鹦鹉:“苏珍珍和苏颜惜的生日都在昨天,你送了苏珍珍一颗南非大钻石,送了苏颜惜什么?”

    司霆深闻言,嗤笑一声:“她也配?”

    宋智叹了口气:“难怪苏颜惜今天不来送饭了,肯定是生气了啊。”

    他慢悠悠的说着风凉话,带着些调侃的意味:“难得啊,你们结婚五年,她就像是对你没脾气似的,现在终于腻了?”

    司霆深眉头狠狠跳了一下。

    回想起那份已经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不知为何,他心头莫名的觉得闷,像是堵了一团棉花。

    他深吸一口气,将那股子胸闷的感觉排出,对宋智吩咐:“以后别提她,我已经离婚了。”

    “真离了?”

    一向吊儿郎当的宋智,难得正经起来:“以苏颜惜对你的执着,不到死的那一天,她恐怕不会放手吧?”

    不知为何,‘死’字莫名的触动了一下司霆深的心弦。

    他想起苏颜惜反反复复对他说的那句话——

    “没有你的爱,我会死的。”

    满口谎话的坏女人!

    司霆深冷哼了一声:“她死了关我什么事?”

    宋智闻言笑了,调侃了一句:“你真的对她没感情呀?那兄弟我可要下手了。”

    “你什么品位?苏颜惜那种女人,到底哪里吸引你了?”司霆深问。

    “可不是随便一个女人都有能耐创办出数一数二的金融公司MC集团,长得漂亮,人能耐做饭还好吃!”

    宋智冲司霆深挑了挑眉,“说真的,这么个女人真的多得是人追!”

    司霆深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他掏出手机放在桌上,上面显示着几十个苏颜惜的未接来电。

    “那女人无趣又赖皮,你要不怕麻烦就去追。”





那时候我和陆承安陷入一种奇妙的冷战中。

那晚我没控制住情绪质问陆承安惹怒他的事很快就在公司传开。

Amy 私底下冲我竖了竖大拇指,她说:「宋大小姐,你也真是个勇士,陆总多久没发过脾气了。」

我笑笑没说话。

但还好,陆承安并不是个将个人情绪带到公事里面来的人。

我正常的上下班,我引起陆承安的注意是某次午休时。

那天是我重生的第 28 天。

前台将洗好的水果端到陆承安的办公室。

路过我的时候我无意中瞥了一眼,几样水果里面就有三种是陆承安吃了会过敏的。

我当时下意识的唤住前台,说:「陆承安对橘类水果都过敏,这三种都不行,去换掉吧。」

前台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我刚在心里想这是什么员工,连老板的饮食都不注意,转身就看见陆承安站在我身后。

这是自那天晚上之后我们第一次交谈。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沉沉的看着我,然后平静无波的开口问我:「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我最爱吃的水果就是橘类,比如橙子、西柚、红柚等等。

和陆承安在一起后,我每次自己吃还喜欢投喂陆承安,他每次都乖乖张嘴来者不拒。

那时候他自己过敏也不说,一直到有次我发现他吃抗过敏的药。

这样小的事我为什么记得这样清楚。

因为我当时生气捶着他问他过敏为什么不告诉我的时候,他突然笑了。

他一直高冷,不擅长表达情绪,但那一笑含着很多的情意,他说:「你喂的,我不想拒绝。」

这是我们最初的恋爱,现在旁观者的角度好像有点矫情和无语,但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样啊,这样的腻歪和甜蜜,做尽别人眼中各种脑残的事情。

哪怕他是陆承安。

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然后看着陆承安,假装云淡风轻的语气:「我不是号称是你未来的女朋友吗?当然要事先调查你的喜好啊。」

他看着我紧紧蹙起眉,眼里竟然浮起了……一丝戒备和警惕。

他顿了顿,抬头冷淡的对我说:「宋小姐,这不是过家家的地方,我们没人有时间陪你玩。」

「另外再强调一遍,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我在玩。

为了维持人设,我只好佯装无所谓的说:「女朋友而已,又不是老婆,我还有机会不是吗?」

我这个样子一定讨厌到了极点,在所有的小说里,我大概就是恶毒心机想要撬墙角的女配。

这样的不知廉耻。

陆承安一定也这样觉得,他冷冷的看着我,漆黑的眼睛锐利无情。

他没有理我,转身进自己的办公室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