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赘婿崛起

豪门赘婿崛起

一朵奇葩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五年的辛苦栽培,秦言因为不满家族安排的婚事,弃秦氏家族危难不顾,销声匿迹两年之久。在这两年时间里,他入赘到二流家族柳家,做了一名上门女婿。入赘两年,秦言遭受妻子娘家白眼,沦为世人眼中的废物。被逼至绝境时,他打通了电话簿上的神秘号码,从此,他开始逆袭人生,打脸虐渣。十几年精心培育的势力,悄然运作,豪门赘婿崛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主角:秦言,柳梦雪   更新:2022-07-15 23: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言,柳梦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赘婿崛起》,由网络作家“一朵奇葩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五年的辛苦栽培,秦言因为不满家族安排的婚事,弃秦氏家族危难不顾,销声匿迹两年之久。在这两年时间里,他入赘到二流家族柳家,做了一名上门女婿。入赘两年,秦言遭受妻子娘家白眼,沦为世人眼中的废物。被逼至绝境时,他打通了电话簿上的神秘号码,从此,他开始逆袭人生,打脸虐渣。十几年精心培育的势力,悄然运作,豪门赘婿崛起,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豪门赘婿崛起》精彩片段

黄河省,人口上亿的泱泱大省,有两大顶级豪门,秦氏家族和李家。

恢宏气派的秦氏家族宅内,传来阵阵奔雷般的怒吼!

“秦言那混蛋枉费秦氏家族无数心血,整整十五年的栽培,他竟敢弃李家婚约不顾,弃秦氏家族危难不顾,消失两年之久!”

“他,人呢!”

一面目威严的中年男子愤然起身,将手中茶杯猛然掷于地上!

杯碎茶溅!

下方站立的几个人遍体生寒,无一人敢应答。

中年男子虎目凝聚风暴,看向旁侧衣着一丝不苟,头发花白的老者,“秦老,秦言自小由你看管长大,你更是他自建智囊团队的军师,你最了解他,找他出来!”

中年男子名叫秦绍海,是秦氏家族实际掌权人之一,也是秦言的亲生父亲。

秦老木然朝前走了几步,站立于地上铺设的金丝白玉瓷砖上。

“两年前,小少爷就跪在这里,苦苦哀求您不要跟李家联姻,不要跟李家合作,他的头磕破了,他的血就流在这块瓷砖之上!”

“谁可曾听他一句劝?谁可曾搀扶他起来?谁可曾在他离家之后,给他一分钱!”

“现在秦氏家族被李家算计陷入危难,您想争夺秦氏家族大权,又想让他回来,他回不来了!”

秦老越说越激动,最后难以控制心中悲痛,愤然离开!

济城!

位于贫瘠的太行省,是一座风景秀丽的园林城市。

济城东区,一栋两层别墅外。

身形瘦削,穿着普通的秦言,抱着沾染尘土的布包,快速走来。

走到门口,秦言抹了一把热汗,脸上露出难掩的激动神色。

梦雪自幼体寒身弱,发病时浑身疼痛难忍。

自两年前,他重回幼时来过的济城,找到曾经救助他的柳梦雪,发现她的病患之后。

秦言潜心研究病理,与梦雪的爷爷探讨病情,更对时任柳家家主的柳老爷子说出了自己师承古凡神医的隐秘。

不久,早已身患绝症的柳老爷子撒手西去。

临终前,柳老爷子把柳梦雪的手紧紧按在了秦言的手掌心,强行给不明缘由的柳梦雪完成了婚约!

素有济城明珠之称的绝美女子柳梦雪,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嫁给了一个离家出走,身无分文的秦言。

仅仅只是济城郊区小家族的柳家,一夜之间沦落成为整个济城的笑柄。

更让柳家众人难以接受的是,秦言不仅娶了柳梦雪闹出天大笑话让柳家蒙羞,竟然被临终的老爷子指任为柳家家主!

柳家谁肯愿意?

老爷子西去之后,眼看柳家大权要旁落在入赘的废婿秦言身上。

老爷子的遗孀柳老太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独揽大权!

暴怒的柳家众人不仅把柳梦雪一家从柳家别墅区驱赶了出去,更不承认秦言的家主身份,甚至将秦言的迎娶变成了入赘!

秦言不用趟柳家的浑水,反而轻松自在,在平日照顾好梦雪的生活之外,一心一意的四处搜寻药材。

今天,药材终于备齐,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迫不及待的来到柳家别墅。

可是,听到别墅内推杯交盏的谈笑,秦言突然想起来,柳家上下颁布明令,不允许自己踏入柳家别墅半步!

只因上门女婿没有进入别墅议事厅的资格!

秦言淡哼一声,没有丝毫犹豫的推门走了进去。

我只是来送药的,随你们羞辱,只要梦雪服了药,我绝不愿意在这里多呆半分!

可是,推开门,踏入大厅的刹那。

阵阵欢声笑语瞬间停滞!

一道道不善的目光朝着秦言直射而来!

“嗯?不是说上门女婿与狗不得踏入柳家别墅么?他怎么还敢来!”

“丢人现眼的玩意,我看到他就反胃!”

大厅内充斥着铺天盖地的嘲笑和议论。

而秦言一眼就看到了宴席上的白裙女子...

三千青丝简单挽着,优雅的滑落肩头。

只是那张清丽的绝美容颜苍白一片,面露痛苦之色!

她正是秦言的妻子,柳梦雪!

秦言心里一痛,快步走了过去。

秦言刚上前两步,一个高大壮硕的男子蛮横的挡在秦言面前。

“呵!这不是我们柳家的秦总么?您是不是迷路了,跑来柳家别墅视察工作?这里!可没你入座的位置!”

这人叫柳伟,柳老爷子的亲孙子,最有希望继承柳家家主的年轻一辈!

可是,他好不容易盼得柳老爷子死去,家主之位却被这废物女婿给搅浑了!

他恨秦言入骨,只要碰见,对秦言极尽羞辱!

秦言懒得看柳伟一眼,语气平淡的说到,“我来给梦雪送药,送完就走!”

说着,从柳伟身前绕过。

柳伟暴怒!

一个废物女婿,竟然不正视自己,探手朝着秦言的后背抓了过去。

秦言身子一晃,轻巧躲开柳伟抓扯。

柳伟双眼通红,咆哮一声冲向秦言,“老子执行家规让你滚出别墅,你竟然敢躲!”

秦言没有丝毫停顿的走向柳梦雪,小心翼翼的打开层层包裹,里面是他辛苦采集又磨制的十几小包药粉。

能治纠缠梦雪病痛数年的隐疾!

柳梦雪美眸平静的看着脸上热汗都来不及擦,却手脚忙活摆弄药包的秦言。

她清冷的目光微微颤动着。

足足两年了!

她始终想不通爷爷为什么非让自己嫁给他,甚至临终前还把柳家交给他。

从这两年的表现来看,秦言没有这个资格!

可他终归是领证也办了婚宴的入赘女婿。

每天一身疲累回到家的时候,饭是掐点做好的,水是热的,屋子是干净的...

他对不起自己和爷爷振兴柳家的期望,却对得起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生活照顾,也仅仅如此而已!

柳梦雪身子疼的发颤,声音却轻又柔和,“既然来了,就呆着别惹事,他们说话不好听,你忍耐一下,以后记得少来这种场合。”

秦言手不停,抬头看向柳梦雪,清澈的眼睛布满了笑意,“好!”

柳伟听到柳梦雪竟然敢违反族规让秦言留下,顿时目光狠辣!

“柳梦雪,有句话给你讲清楚,你能忍得了这个废物两年,但是我们柳家看不得他一眼,让他滚,不然!”

柳梦雪猛然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暴怒的男子,“不然,让我也滚?”

听到柳梦雪的话,柳伟身形一窒,甚至还后退小半步。

这倒不是说他惧怕柳梦雪。

而是这个以前善良活泼的女子,这两年变的越来越冷,让人看一眼就心里发寒。

秦言将药包汇入药罐中,一手水壶注入开水,一手持药勺搅拌,“这些药必须以滚水匀速冲之,并搅动三十秒,差一秒也不行!”

说着,秦言一边要坐下来。

柳伟冷哼一声,直接抽掉秦言身下的椅子。

秦言稳扎马步,左手水壶倒水不晃,右手药勺搅动不停。

柳伟怒哼,目光怨毒的狠狠一脚踢向秦言的腿弯!

柳梦雪禁不住脸色一变!

秦言眼里闪过冰寒锋芒,双腿如铜浇铁灌,扎根地面。

柳伟右脚仿若踢在钛合金板上,禁不住痛呼一声!

“狗曰的!在老子面前,你装什么!”柳伟抓起桌子上的布包和药包扔向秦言的脑袋。

药尘灰土弄的秦言满头都是,混合着汗水在脸上流淌,滴入眼睛之内。

刺痛酸涩的汗珠刺激着他眼中的泪液,可是,秦言持壶和药勺的手,仍然在搅拌。

三十秒,少一秒都不行!

柳伟指着秦言的脸,发出疯狂的辱骂,“看到没,废物哭了!老子以为他是铁打的!”

周围顿时传来阵阵嘲笑!

柳伟心里发狠,抓起墙边的棒球棍,狠狠朝着秦言持壶的胳膊砸了下去,“坐如钟,站如松?老子不信你不动!”

柳梦雪拍桌而起,怒指柳伟,“柳伟,你欺人太甚!你闹够了没!”

柳伟一咬牙,棒球棍重砸秦言胳膊!

秦言眼里射出滔天愤怒,运力于右臂,硬抗这一棍!

右臂出现肉眼可见的肿起,却仍纹丝不动!

柳伟被震得虎口发麻,心里生出一丝惊骇和更狂烈的暴虐。

“什么破药罐玩意,老子给你砸了!”柳伟猛然朝秦言身前搅动的药罐抓了过来!

三十秒够了!

秦言一把抓住柳伟手腕,犹如铁钳扼腕!

一手端着药罐,递到柳梦雪跟前,“梦雪,趁热喝药!”

柳梦雪看着满脸污秽,眼流泪液的秦言,又看着他胳膊上的红肿,身子僵硬无力!

柳伟挣不开秦言的扼制,愤怒骂到,“你这废物在哪弄来的肮脏玩意,柳梦雪不喝,她不屑!”

秦言眯眼看向柳伟,眼射寒光,“那你跪下来侍奉梦雪喝药,可好?”

话音一落。

秦言松开柳伟手腕,在他胳膊上一拍,左脚猛然踢在他腿上。

“噗通!”

柳伟异常干脆的跪在地上,胳膊摁在地上要撑着站起来,却发现手臂发麻,使不出一丝力气!

秦言药罐又递在柳梦雪跟前,柔声说到,“你看,柳伟都跪候了,喝药吧!”


柳梦雪接过秦言手里的药罐,从口袋里掏出手帕,“自己擦擦吧。”

秦言手里攥着留有佳人余香的手帕,顺滑的手感甜润到了心里,“你喝完,我再擦。”

柳梦雪白了秦言一眼,喝完药罐中的药。

药液化作暖流,温润着她的身子,暖烘烘的很舒服。

好不容易缓过劲,挣扎站起来的柳伟看着周围柳家众人异样的目光,咬牙切齿的骂到,“秦言,柳梦雪,你们别得意,一会奶奶过来了,有你们好看!”

话落!

一个年龄老迈,精神还算不错的老妇在一个女子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柳老太一出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柳伟满脸愤怒和委屈的走向柳老太,哽咽着说到,“奶奶,秦言那废物闯我柳家别墅,我执行族规赶他出去,柳梦雪却阻止我,甚至秦言还殴打我,他们太猖狂了,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原本一脸笑意的柳老太,顿时脸色突变!

“这是我们柳家一月一次的聚会,跟外人有什么关系,柳梦雪,你和你的废物男人气死了你爷爷,你们还想气死我么?”柳老太冲着柳梦雪怒喝!

柳伟满脸阴笑的看着秦言,眼里充斥着复仇的快意。

柳梦雪暗地踢了一下秦言的椅子,示意他站起来,慌忙说道,“奶奶,秦言挂念您的身体,就过来看看您。”

柳老太猛然抬起手中那黑沉沉的手杖,指着柳梦雪的脸,“现在立即让这个废物滚出去,不然,以后你也不要再踏入柳家半步!”

柳老太脸上的怒火越来越盛,周围柳家人个个噤若寒蝉!

这时。

大门突然敞开,走进来一男一女。

女子身材高挑火辣,染着一头金黄波浪卷发,抱着一个身材肥胖,肥脸上满是黑星的公子哥的胳膊走了进来。

女子刚走进来,就呼喝众人,“都别愣着了,来迎接一下我的男朋友林志强。”

肥胖公子哥微微仰着脑袋,一脸的傲然。

女子炫耀着介绍道,“志强是林氏集团的少董,你们要小心招待!”

“林氏集团?三年内有望进入济城十大集团,拥有十几亿资产的林氏集团?”柳伟震惊过后,无比惊惶的走了过来。

柳老太执掌柳家两年,哪里不知道林氏集团的强大。

没想到林氏集团的太子爷竟然来柳家,顿时所有的怒火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向林志强时,柳老太皱纹密布的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加快步伐走过来说道,“原来是林氏集团的林公子,快,快请坐!”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林氏集团的公子哥?没想到柳艳娇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是啊,本来柳梦雪嫁给一个废物老公就够惨了,现在跟柳艳娇一对比,脸都没地方搁啊。”

柳艳娇是柳梦雪大伯家的女儿,以前她的风头处处被柳梦雪压制,幸好柳梦雪瞎眼找了个被人唾骂耻笑的废物老公。

这两年柳艳娇渐受瞩目,刚施尽手段缠上了林氏集团的公子哥,就迫不及待的带到家族聚会上炫耀。

就是要在柳梦雪面前出口气,更是让所有人知道她柳艳娇也是很有能耐的。

柳艳娇走到柳梦雪跟前,满脸嘲笑的说道,“堂姐,没想到你居然把你的宝贝老公带来柳家重要的宴会上了,你也不怕他不懂礼数冲撞了我们柳家的贵客。”

柳老太对着柳梦雪怒喝,“还不带着这废物滚出去?”

柳梦雪惨然一笑,秦言羞辱柳伟之后,不仅秦言难入柳家大门,自己也逐渐要被赶出柳家的圈子了。

林志强嘴角一勾,大度挥手说道,“无妨,大家都坐吧。”

俨然是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但是柳家众人脸色欢喜,没有任何不愉快。

柳艳娇鄙夷的看着秦言,“志强接受过高等教育,儒雅有风度,比某个在柳家混吃混喝的废物强多了,堂姐,你说是不是啊?”

看着周围众人一个个嘲弄不屑的目光,柳梦雪咬了咬牙,从随身挎包内拿出一个刺绣。

秦言看到刺绣禁不住脸色一暗。

多少个夜晚,梦雪忙完一天,还要伏在灯案上丝织刺绣。

她说过,要用无数丝线为奶奶编制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刺绣,来讨奶奶欢心,让自己这一家重回柳家。

“奶奶,这刺绣是秦言买来,孙女特意为您织的。”柳梦雪面带笑容,捧着刺绣走到柳老太跟前。

柳老太看了一眼,脸色稍缓,“你还算有点孝心...”

柳艳娇看到柳梦雪受褒奖,直接打断柳老太的话,冷笑道,“一些破丝线弄的玩意,也拿出来丢人现眼,志强,你不是有礼物送奶奶么?”

柳老太有些喜出望外!

柳家众人也齐齐朝林志强看去。

林志强从口袋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盒,打开之后露出一个周边镶嵌钻石,中间是鲜艳红色宝石的项链。

单看外相就不是俗物!

柳家众人都围了过去,众星捧月般围拢着林志强和柳艳娇。

柳老太始终维持着讨好客气的笑容,那张老脸为了保持着笑容都要抽筋了。

柳梦雪看着耗费心血编织的刺绣犹如垃圾一般被推到角落。

她微微抱着肩膀,俏脸发白。

秦言看着清冷如月的娇弱女子,心里一疼,柔声说道,“梦雪,你身子不好,柳家已经视我们如外人,要不,我们走吧。”

柳梦雪对着秦言凄然一笑,可是这哪里是在笑,那是浓浓的绝望和悲哀。

她美目泛泪,看着秦言轻声说道,“身子的疼痛算得了什么,秦言,我是心痛,是心痛啊!”

秦言奋力张嘴想要深吸一口气,却发现心脏仿佛被无形的大手碾压窒息一般。

秦言不由探手抚摸胸口散发着柔和温度的玉佩。

这个玉佩,是自己历经生死磨练十五年回归秦氏家族时,收到的一件礼物。

这是和田碧玉籽料,不管材质和品质皆是万里挑一的极品,尤其是对女子的滋养效果极强。

其价值,可抵万金!

秦言把玉佩凑到柳梦雪跟前,“林志强的红宝石项链在这玉佩面前不值一提,你把它送给柳老太,能讨得她欢心。”

柳梦雪不由自主的接过玉佩,那传递在指尖的似雪若云般奇妙触感,让她心里无比的期待。

这枚玉佩或许真的能让奶奶对秦言产生好感吧。

柳梦雪拿着玉佩朝着被众人围着的柳老太和柳梦雪走了过去。

“奶奶,这是秦言送给您的玉佩,对您的身体有滋养的效果,其实他是真的很关心您的健康。”

柳梦雪极力的替秦言说好话,声音里也有着从心底散发出的期盼。

柳老太冷然瞟了一眼柳梦雪手里的玉佩,她心里对任何跟秦言有关系的东西都非常的抵触。

可是,当看到那造型古朴,散发着绿盈光芒的玉佩时,心里觉得莫名的舒坦。

尤其是手指触碰到玉佩时,滑腻到心底的舒适让她有些享受。

柳艳娇一脸讥笑的看着柳梦雪,“堂姐,你的刺绣上不了台面,竟然还不服输,又拿来这么一个破玩意糊弄奶奶么?”

柳伟突然愤怒的说道,“奶奶,你快把这垃圾扔了,这是秦言刚才从身上扯下来的,他居然把带过的垃圾东西送给你做礼物,简直是混账。”

“什么?”

“这废物怎么如此恶心!”

柳艳娇嘲弄的冷视柳梦雪一眼,挎着林志强的胳膊,嗲音问道,“志强,你送奶奶这么名贵的宝石项链,花了很多钱吧?”

看着众人瞅过来的目光,林志强神情傲然的伸出一根手指,“也不多,孝敬长辈嘛,一百万买的东西真的不算多。”

这哪里是不算多,这就是彻底的炫耀!

柳家人顿时倒抽一口冷气,“一百万?太恐怖了!”

柳艳娇听到众人的称赞,心里爽翻了天。

柳梦雪身子禁不住摇晃了一下,递过去的玉佩,柳老太根本不接。

她甚至不知该不该收回去了。

秦言看到自己把如此珍贵的玉佩都送了出去,这群无知的柳家人不识货就算了,居然还愚蠢的嘲笑。

秦言站起来,眯眼看着柳家众人,轻喝道,“你们懂什么,这是顶级和田玉,不仅有卓越的天然治愈能力,对老人更有排万病之根,补阴阳之气的功效。”

林志强不高兴的哼了一声说道,“小子,平常你爱怎么说话我管不着,但是你在我面前吹牛的时候,先搞清楚一件事,我这项链上随便扣出来一枚钻石,比你一年的生活费还多,你以为我林氏集团是个摆设么?”

林志强一怒,众人脸色大变!

林氏集团的名头给众人压力太大了。

林志强斜睨柳老太,冷然说道,“柳家老太,要不你来评判一下,哪个更值钱?”

众人目光一紧,都看向了柳老太。

柳艳娇一脸高傲,一百万的红宝石项链和废物女婿身上的烂东西有的比么?

柳梦雪不懂玉石,但是却能感受到玉佩的不同。

顿时,心里所有的希望都在这玉佩上了!


面对林志强压迫性的请求,柳老太的手指猛然抽动了一下。

说真的,她不知道这玉佩到底价值如何。

但是却知道那林氏集团是自己这柳家小企业眼中的庞然大物!

柳老太狠狠心直接把玉佩丢到桌子上,不满的看着柳梦雪。

“梦雪,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浅薄无知,别什么玩意都当做宝贝,你们小辈的心意我领了,但是这种玩意以后还是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大厅内顿时一阵嘲笑。

“哈哈,果然是废物拿出来的东西,上不得台面啊。”

“跟废物生活久了,似乎也变的...”

听着刺耳的嘲笑声,柳梦然心里一片冰冷,泪水不知是冻住了还是干涸了,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这辈子难道都这样了?

看着委屈的欲哭无泪的柳梦雪,秦言压抑的怒火轰的一声彻底爆发。

秦言冷冷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无知不可怕,最怕的是有眼无珠!”

林志强一脸阴冷的骂道,“先是诋毁我的礼物,自己送的破烂被识破就恼羞成怒的辱骂他人,我这一次本着代表林氏家族跟你们柳家看有无合作可能,现在看来确实让我大失所望。”

这话一说出来周围顿时炸锅了。

跟林氏集团合作?

那岂不是代表他们柳家的企业会进一步壮大,可是因为这个废物却要错失这个机会了。

柳伟慌忙拉着林志强的衣袖,焦急的说道,“强哥,这,秦言他不是我们柳家的人,你千万不要被他影响了。”

柳老太气的连连咳嗽,声色俱厉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不允许秦言踏入柳家半步,另外柳梦雪一家的分红取消,因为他们太纵容这个废物了。”

说到这里,猛然扬手把玉佩狠狠扔在秦言脚下,怒喝道,“带着你的垃圾,滚!”

咔嚓!

清脆的玉佩碎裂声蛮横的摧毁了柳梦雪心里最后一道防线。

那原本澄净明亮的眼睛仿佛失去了色彩。

柳梦雪失魂落魄的说道,“这是我的男人,他做的一切我来负责,我这就带着他滚出柳家。”

说完,径直朝门外走去。

就算是身心俱伤,冷艳的柳梦雪身上依旧有着让人难以逼视的光芒。

她这么一走,整个宴会仿若失去了色彩。

秦言漠然扫了一眼脚下被摔碎的玉佩,看向柳老太胸口那闪耀红光的红宝石项链。

声音冰寒的说道,“为了您的身体着想,我劝您还是把这废品扔了吧。”

“什么?”

“废品?这废物疯了!”

“秦言,你敢说我林志强送的宝石链是废品,我很久没见过这么猖狂的人了。”林志强爆怒的几乎要发狂了。

秦言懒得跟狂妄无知的柳家众人多言,朝着走到门口的柳梦雪跟去,留下两句让柳老太心惊肉跳的话。

“真正极品的红宝石极其罕见,市面根本未曾流通,次一级的真品红宝石需要极其严苛的切工和热加工来消除宝石内驳杂的色调。”

“而你胸口带的项链上镶嵌的红宝石,只是一些混蛋用粗滥扩散处理的工艺做出来的,如果你不怕辐射,不怕眼睛受刺激,尽可以当我在放屁。”

轰!

大厅内众人的愤怒犹如山洪爆发!

柳老太双眼喷火的看着离去的秦言,死死压抑着心头的愤怒,暴喝道,“嚷嚷什么,没看到贵客在此!”

随后,目光从柳家所有人脸上一一扫过,“自今日起,秦言敢踏入柳家半步,乱棍轰出去,敢踏入柳家,打死打残!”

林志强眼里露出得逞的笑意。

有柳家如此态度,以后把秦言逐出柳家,把柳梦雪那娇美的小娘子抓在手心,比想象中的更容易啊!

林志强轻笑一声,“我怎么感觉到饭菜都香了很多。”

众人哪还不知道林志强的意思,一个个前来恭维讨好说道,“是啊,那废物一走,空气都清新了。”

“志强啊,你坐奶奶旁边。”柳老太心里很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跟林氏家族搭上关系,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然而!

柳家大厅内的众人,把碎玉发送到朋友圈,嘲笑柳家废物女婿的时候。

却不知这极为珍贵的玉佩图片四处传递,传到了隔壁黄河省的一位穿着打扮极其严谨的老人眼里。

秦老看着碎玉图片,猛然捏紧拳头砸在桌子上!

“秦少有了消息,智囊团所有人集合前往太行省济城,随时等待秦少的召唤!”

十分钟后!

一架直升飞机上横跨千里,悄无声息的朝着济城进发!

此时的柳家别墅。

大厅的门被人推开。

一个珠光宝气的老妇人推门走了进来,一脸嘲弄的看着柳老太,“老太婆啊,刚才我看到你那废...额秦言,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孙女婿,这么多好吃的把他赶走不合适吧。”

这老妇人名叫钱云华,和柳老太明争暗斗十几年了,最主要原因就是两家的企业都是承包建筑,为竞标勾心斗角

刚才看到秦言那废物女婿被轰出去,就心痒痒的跑过来好好嘲笑一番。

柳老太正愁没人炫耀,特意挺了下身子,让胸前挂着的红宝石项链更显眼,“云华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艳娇新交的男朋友,他叫林志强,林氏集团的公子。”

林氏集团?

济城十大集团之一的林氏集团?

钱云华心里很是震惊,目光落在柳老太特意显露的红宝石项链上。

顿时,羡慕惊讶的叫了一声,“这,镶钻的红宝石项链?快,拿来让我看看。”

柳老太佯怒的看了林志强一眼,说道,“你说这孩子来就来吧,还送一个价值百万的礼物。”

话语里的得意无以言表。

钱云华顾不得两家的仇怨,仔细盯着宝石链猛瞧,随后,嘴角慢慢露出了笑容。

忍不住哈哈笑着说道,“老太婆,这红宝石是假的啊,居然只是把外部色素导入表层的欺骗工艺,颜色是鲜艳了,但是刺眼啊,我们年龄都大了,你还是趁早摘了吧。”

柳老太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其他人听到钱云华的话后目瞪口呆。

秦言那废物居然真的说对了?

这红宝石钻链是假的!

钱云华刚开始还担忧林氏集团会不会援助柳家,现在发现林志强这公子哥拿个假宝石链忽悠老太婆,不管是有心无心,自己这番话说出来,至少也能破坏他们的关系。

不过自己也很可能得罪这公子哥,谁知道他恼羞成怒下会不会迁怒自己,随后连忙说道,“我想起来了,一会还有事呢,我先走了。”

刚走两步发觉脚下踩了什么东西。

钱云华定睛一看,立即蹲下身子惊呼道,“和田玉,我的老天爷,你们柳家也太暴殄天物了,居然把极品和田碧玉籽料做成的玉佩摔了,可惜这无价之宝变成了一堆垃圾。”

“极品和田玉?它,它值钱吗?”柳老太禁不住询问了一句。

钱云华一脸心疼的捧着碎玉,“值钱吗?老太婆,如果是完好的玉佩,抵得上你半个柳家!”

什么!

钱云华的一句话顿时滔天巨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