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林愫楚羡全文阅读

林愫楚羡全文阅读

林愫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要说起来,我们家和楚家关系可能要更亲近一些。两家老爷子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有着过命的交情。我爸和楚羡他爸又在年轻时商量着共同下海创业。

主角:林愫楚羡   更新:2023-01-31 14: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愫楚羡的其他类型小说《林愫楚羡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林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要说起来,我们家和楚家关系可能要更亲近一些。两家老爷子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有着过命的交情。我爸和楚羡他爸又在年轻时商量着共同下海创业。

《林愫楚羡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要说起来,我们家和楚家关系可能要更亲近一些。两家老爷子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有着过命的交情。我爸和楚羡他爸又在年轻时商量着共同下海创业。

比起程景硕,他们本就更中意楚羡。

我妈不止一次的跟我讲过,程景硕心思太深,我拿捏不住他。

现如今他又做出这种糊涂事,我们家虽然觉得我行事有些草率,到底也没说什么责备的话。

至于楚家,撇开交情不说,楚爷爷有五个儿子,八个孙子。全家馋小闺女馋的够呛。

据我奶奶说,我小的时候他们家还偷偷研究过把我偷回家养着的可能性有多大。

虽然偷孩子不可行,但我大半个童年都是在楚家度过的,他们是真心拿我当自家孩子在疼。自然乐的我嫁进他们家。

都是一个大院长起来的,我们三个的交友重叠率差不多有百分之八九十。

所以避免不了有人会告诉程景硕。

程景硕他爸妈赶到时,我和楚羡已经交换完了戒指。

可能是忌惮我爷爷和楚爷爷,也可能是碍于颜面,他们并没有闹。面色阴沉的入了席。

我的手机从清早上妆开始就一直交由沈甜保管,程景硕打过来的电话全都让她挂断了。

敬酒时,程妈妈找到机会把我单独拉到了洗手间。

愫愫,小硕在外面出差赶不回来确实是他不对,但是今天这事你闹得也太过了!

我知道你生小硕的气,但是婚姻不是儿戏。哪能因为生气就让小羡陪你闹腾!这让亲朋好友的这么想!

趁着客人都在,你抓紧出去解释一下。等小硕回来我帮你揍他!让他跟你道歉!

阿姨,我礼貌的打断了她,程景硕不是出差,他陪赵婧婧去三亚过七夕被隔离了。

程妈妈被我一句话定在了原地,保养得宜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我对她笑了笑,转身回了婚宴大厅。

路过男洗手间时刚巧听到楚羡在打电话。

哦,你老婆啊,那你倒是出现在婚礼现场啊!你现在过来,我就承认是你老婆!

语气微微上扬,怎么听怎么贱。

一切都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我拿回手机翻看了一下,程景硕不知道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从头拉到底,全是他的未接。

我刚想看下他给我发的信息,电话又打了个过来。我毫不犹豫的挂断拉黑。

几分钟后,一旁楚羡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看了下,果然也是程景硕打的。伸手拿过来也给按了挂断。

正巧楚羡洗完澡出来。

他用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腰间围着一条很大的浴巾,腹肌清晰,条理分明。

怎么,结婚第一天就开始查岗了?他笑着调侃道。

我吞咽了口口水。

知道他常年健身身材肯定不错,没想到远比我想象中有料。

瞎……瞎说什么呢!刚才程景硕的电话,我就给挂了。

你干嘛这样就出来了!去穿好衣服啊!

楚羡停下手里的动作,自喉间发出一声低笑。

我的大小姐,现在是晚上十点多,我在自己家刚洗完澡准备睡觉,你想让我穿什么衣服?

好像是哦。

我挠挠头,想了半天,支支吾吾的道,你得为你以后的老婆守身如玉。

大可不必。我没想和你离婚。

我,????

我可不想被我家老爷子打死。要是还想我好好活着,离婚的事就别想了。

依着楚爷爷对我的喜欢,他说的还真有可能发生!

婚离不成还搭上一个宋汝窑天青釉盘,那可是我在苏富比拍卖会上花大价钱拍回来的!

草率了草率了!



别人是新婚燕尔,洞房花烛。我只想和楚羡是你好室友,互不打扰。

我红着脸抱了床被子跑到了次卧。正式和楚羡开始同居,呸呸呸,是合租生活。

洗完澡出来,却发现找不到吹风机。我只得包好头发去他房间借。

在奶白色的门板上轻轻敲了几下,门很快就从里面打开了。

他披了件浴袍,只在腰部用绳子松松散散的系着。腹肌若隐若现,比刚才更加勾人。

看到我,他微微一愣。脸上迅速浮上红晕。

清了清嗓子,他哑声道,你要不要先去把衣服穿好。

今年的夏天比往年要热上很多。八月初的北京依旧闷得像个蒸笼。

哪怕开着空调都还有些燥意。

我只穿了一件丝质睡裙。头发上滴下来的水洇湿了胸前的一小块布料。被洇湿的部分变得透明。

我尖叫一声转身迅速躲进了次卧。

真是没脸见人了!哪怕后来楚羡很贴心的把吹风机给我送了过来,我还是决定躲他两天。

然而,他并没有给我躲他的机会。

半个多小时后,门外几声敲门声,出来吃饭了。

我决定很有骨气的拒绝他,不吃了,我不饿。

因为中午一直在敬酒,晚上又应付闹洞房,一天下来吃的东西并不多。不去想倒还好,现在被他一喊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了。

楚羡的声音不疾不徐的,我点了糖醋排骨,炸虾仁,可乐鸡翅,麻婆豆腐,辣炒藕片,酸辣土豆丝,油焖茄子……

下一秒,我打开了房门。

美食的诱惑下什么尴尬、骨气、节操啥的全都抛诸脑后了。

这家店做的味道很好,我一时没忍住连吃了两大碗米饭,小肚子撑得溜圆。

吃完饭后,他起身收拾桌子。

我想活动一下,便道,你放着我来收拾吧。

他倒也不跟我客气,把剩下的饭菜端到厨房,笑着我跟说,那你刷下碗吧。

揉了揉吃撑的小肚子,说了声好,起身也去了厨房。

刚打开水龙头,一堵肉墙自背后贴了过来。

楚羡双臂环过我的腰,给我戴上围裙,系好绳结后,他起身时状似无意的在我耳边呢喃了一句,啧,腰还挺细。

我禁不住闹了个大脸红,然后起手肘捣在了他的肚子上。

狗东西,竟然调戏我!



第二天,我收拾完走出房门时楚羡正端着两碗粥往餐桌上放。看到我后笑着招呼我,刚要去喊你来着。

他戴了个天蓝色的挂脖围裙,半长的刘海随意的散在额间,平添了几分青春稚嫩。

迎着朝阳,他整个人都沐浴在晨光中。过分的好看。虽说他长这脸我早就已经看习惯了,还是被他明晃晃的笑颜闪了一下神。

待回过神时正被他扶着肩膀往餐桌前的椅子上按。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发什么啥呆呢,快点吃早饭,等下陪你去买东西。

这边公寓是楚家为楚羡准备的婚房,我俩刚搬进来,有很多东西需要置办。

公寓旁边就有一家大型超市。

推着购物车一起逛超市,讨论着买什么,倒有那么几分寻常情侣的感觉。

可惜我们是夫妻,却并不是情侣。

楚羡很好,爱上他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可问题就在于我们太熟了,熟到已经很难心动。而且中间还隔着一个程景硕。

我看着正在挑选毛巾的楚羡,轻轻叹了口气。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他总有一天会遇到自己心仪的姑娘。

等到那时候,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帮他从这段婚姻中全身而退。

毕竟是我将他拉进了这场漩涡里。

日子风平浪静的过着。

因为疫情,我们取消了蜜月旅行。每天白天各自上班,晚上我窝在客厅的沙发上追剧,他抱着笔记本坐在我旁边办公。

偶尔嘴欠逗我两句。

一切好像和之前一样,又不太一样。

程景硕返京是在十几天后。回来继续隔离观察。一同回来的,还有赵婧婧。

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难免还会有些难受。但也仅仅只是难受。并不会像之前那般疼痛。

他被我拉黑后甚至用赵婧婧的手机给我打过电话,跟我说他可以解释,让我再等等他。

我不觉得还有什么解释的必要。但我还是跟他说,等他回来以后再说。

可能我的语气太过平静,让他误以为我气消了。

倒也没错,气消了,心也死了。

见到程景硕,是在又一个十几天之后。

我那天出门应该是没看黄历。过红绿灯时前面的车突然紧急刹车,我立即紧跟着踩刹车,可还是撞上了。

本来走保险就能解决的事,对方可能看我是个小姑娘,又开着豪车,不依不饶的想趁机敲诈一笔。

年纪轻轻的就开这么好的车,身份应该见不得光吧。

闹开了对你没啥好处。赔我一万块钱这事就这么算了。

我仰天翻了个白眼,懒得和这种人废话,直接打电话报了警,然后又给楚羡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一下。

刚一挂断,抬头看见了程景硕。

一个月未见,他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之前的衣服穿在身上有些宽松。

他走上前问道,追尾了?

我抿了下唇,冷淡的嗯了一声。

先开我的车走吧,这边我来处理。

他把他的车钥匙递给我,我没有伸手接。

不用,等下楚羡就过来了。

拿着钥匙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他的脸色沉了下去,带着几分乞求。

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也没想到三亚会封城。婚礼我会重新安排,别生我气了好吗?

我勾唇一笑,举高右手到他面前,无名指上的钻戒明晃晃的。

不好意思程先生,我已经结婚了。



程景硕那张清秀的脸又难看了几分。

愫愫,能不能别闹了!如果你是为了气我联合楚羡演这么场戏的话,那么你成功了。

就此打住好吗?

我直视着他,很认真说道,不好意思,没跟你闹。我真结婚了,领证了的那种。

他高大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可置信的低吼,我们还没分手!

对啊,没分手。但是当你扔下我陪赵婧婧去过七夕的时候我就当你死了。

他语气慌乱,我真的只是去上海出差,我没想到会遇到她!

我没忍住笑出声来,这就是你苦思了一个月想出来的借口?

你自己信了吗?

程景硕噎住,过了一会儿,低下头跟我道歉。

对不起愫愫,再给我次机会。

还不待说话,一双大手搭在了我的肩上。身后传来楚羡的声音。

这不是程大情圣吗?

我扭过头看他,惊讶的问道,你怎么来的这么快?

距离我给他打电话应该也就才过去十几分钟,我以为还要再等会儿呢。

刚好在附近处理点事,接到你的电话就抓紧赶过来了。

他笑着回完我,然后冲程景硕挑了挑眉,怎么,准备在大庭广众之下撬墙角?

程景硕攥紧拳头,浑身气的打颤。

他厉声道,明明撬墙角的人是你!你趁人之危!

楚羡勾起嘴角,笑着怼了句,哦,那又怎样。我们已经结婚了。

程景硕冲上来想要打他。

楚羡轻轻将我推开,生生挨了他一拳后才开始反击。

两人从小就就一静一动,在打架这方面实力悬殊。很快,程景硕便被按在地上摩擦。

开始想趁机勒索我的那个司机看到这仗势,趁着绿灯开着车悄无声息的跑了。

我们三个被一起带到了警局,车祸事件变成了打架斗殴。

可巧,处理我们纠纷的民警还是同一个大院的老熟人,比我们大上几岁的陈易。

他视线在我们三人身上来回巡视,八卦的嘴脸丝毫不掩藏。

哟,动手了?准备怎么整,私了还是走程序?

楚羡耸了耸肩,无所谓,他先动的手,我正当防卫。

我,……

难怪他要挨下那一拳,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来说说为什么打架。

程景硕白他一眼,明知故问。

陈易也不恼,笑的蔫坏,夺妻之仇不共戴天?

程景硕眼眶猩红,沉声唤道,陈易!

陈易没再继续刺激他。把我们批评教育了一番,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很显然,程景硕并不想过去。

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们婚房的地址,大晚上的跑来砸门。

这次他甚至把赵婧婧也一起带了过来。

他用手把着门不让我关上,语气急切,愫愫,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不信你问她!

赵婧婧站在他的身后,绞着双手,表情怯怯的。

林小姐,我和景硕只是朋友。

我在上海被封控了近三个月,景硕只是担心我。他只是陪我出去散了下心,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我听乐了。

要是我没记错,你们已经分手五年了吧。这友谊维持的还挺长久。

只是陪你出去散了下心,说的倒是云淡风轻的。偏选在我们婚前的七夕?

程景硕急忙接过话,我是去和她了断的,我本来想着我们结婚之后就不再和她联系了。没想到三亚会爆发疫情。

意思就是,你们之前是有联系的咯。

程景硕的头越垂越低,过了几分钟,他才干巴巴的说道,没,就半年前才联系上的。

半年前?那不就是楚羡说在上海遇到赵婧婧那一次吗?

呵,表现的倒是云淡风轻的,结果转头就去联系人家了。

不知道该说是我傻还是他演技太好。

我气得浑身颤抖,挥手冲着他狠狠甩了一巴掌。

滚!

倒不是因为爱情,纯粹是因为欺骗和背叛。

相识二十余载,他完全可以把话跟我说清楚的。体面的分手,我们至少还可以做朋友。

赶走两人后我趴在床上狠狠地哭了一场。

我拿青春喂了狗,确实该哭一场的。

第二天,楚羡特意休息了一天带着我到处去玩。

我们去了故宫,爬了长城,在天安门广场拍照留念。白天在帽儿胡同穿梭,感受历史遗留下的文化底蕴,晚上去后海的酒吧,听绑着一头小脏辫的歌手哼唱爱情。

我摇着高脚杯问楚羡什么是爱情。我不喜酒味,就算是必须喝酒的场合也从来都是微醺。可能是气氛烘托,也可能是酒吧的酒太烈,问这个问题时我确是有些醉了。

楚羡看向我的目光沉沉霭霭的,直至好多年后,我看到一篇诠释爱情的文章,才猛然想起那个旖旎的夜晚,他只说了一个字,你。

我和楚羡鼓掌了。最可怕的是睡醒后我!没!断!片!

我清晰的记得后来发生的一切。

小脏辫抱着吉他下去后,正中央的舞台换上了一个跳脱衣舞的小鲜肉,长得唇红齿白的。

我将手里不知道第几杯鸡尾酒一饮而尽,起身想往人群中挤。却被楚羡拉住了,他微微眯着眼问我,你这事要去哪儿。

我意识特别清醒,可是行为却完全不受控制。我也学他把眼一眯,扭动着胳膊想摆脱他的钳制,我……我要去摸摸他。

摸他?准备摸他哪里?嗯?他越说声音压的越低,最后说那句嗯的时候语调上扬,性感的要命。



腹肌,摸他腹肌,嘿嘿……嗝……我笑的像个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国家拍摄的马赛克片中的电车痴汉。

楚羡用力一带,我整个人便扑进了他的怀里。他右手绕后,轻轻掐住我的后颈,左手拉着我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

他额头抵着我的额头,微微喘息,声音魅惑似妖精,我也有腹肌,比他的还结实,你要不要试试。

我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建议,要不还是回家在世吧。

最终家是没回成,因为太远。毕竟这天干物燥,干柴烈火的。

我们开了间情侣主题房。翻来覆去的探讨了几遍人生的奥妙。

房间内中央空调的温度有些高。

第二天一早我被热醒。

楚羡考拉抱树似的紧紧抱着我。我伸手推他。

他长长的睫毛眨了几下,睁开眼盯着我看了几秒,这才醒过神来。毛茸茸的大脑袋在我颈窝处蹭了蹭,声音带着晨起时独有的性感沙哑,别动,我再睡会。

我继续推他,我热……

我本想踹他来着,可是又酸又疼的,着实没力气。

楚羡倒也没再纠缠,松开我乖乖的躺到了一旁。

我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暗自气恼,酒这东西果然沾不得。

他修长的手指揉捏着我的指尖,半晌,他说,要不,谈个恋爱?

我不知道如何回应。

照理说我们婚都已经结了,大可不必这么矫情。可是和程景硕拉扯这么多年的感情走到散场,关于爱情,多少会感到疲惫。

我依旧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轻声问道,给我点时间好吗?

刚从上一段感情里走出来,我着实做不到立马投身到下一段感情中去。

我不想亏欠他太多,如果可能,我想把心完完全全的空出来留给他。

楚羡在我额头亲亲落下一个吻,好,等你。

我听他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一个关于他求而不得又不敢贸然表白的暗恋的故事。

他说,林愫,你知道吗,我生怕有一天被你发现我是喜欢你的,我们会连兄弟都没得当。

之前有看到一段文字,如果一个小男生特别喜欢欺负一个小女生是因为喜欢她,原来是真的。

楚羡迟到了多年的表白,让我逃了。

一个星期后,我从公寓搬了出去,直接住进了公司。家是肯定不敢回的,我怕我爸妈逼问。

我拖着行李箱离开公寓时楚羡还没下班,他最近在准备一个项目的竞标案,带头加班,每天都回来的很晚。

我觉得应该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给我留下考虑的空间。

他看似吊儿郎当,处事确是极为妥帖的。

公司有单独的休息室,网络覆盖,水电齐全。

我给沈甜发了条微信,告诉了他我搬出来的事,信息发出去没过多久楚羡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搬出去了吗?为什么要搬走,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

我一直没说话,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带上了委屈,他说,就……那么接受不了我吗?

我说不是,我只是想要一个人安静的待上一段时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