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天降美男未婚夫

天降美男未婚夫

梵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命运为何如此弄人?杜婉在一个月前,是现代世界无忧无虑的咸鱼大小姐,小日子过得美滋滋。不幸的是,一场意外,将她带到一部古言小说中,成为了书中短命的炮灰女配!开局抓了一把烂牌,杜婉表示心慌慌!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利用金手指完成逆袭!

主角:杜婉,裴灏,穆思安   更新:2022-07-15 23: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杜婉,裴灏,穆思安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降美男未婚夫》,由网络作家“梵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命运为何如此弄人?杜婉在一个月前,是现代世界无忧无虑的咸鱼大小姐,小日子过得美滋滋。不幸的是,一场意外,将她带到一部古言小说中,成为了书中短命的炮灰女配!开局抓了一把烂牌,杜婉表示心慌慌!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利用金手指完成逆袭!

《天降美男未婚夫》精彩片段

不懂得爱是什么,只知道守护你,是我心中所想。——裴灏

——正文——

大秦国。赤岩县。

夏日,炎热得让人心浮气躁。山上采药的小姑娘,将一株新挖的田七砸进药篓。

“这日子,简直没法活了!”

小姑娘翻出水袋,狂灌了几口。

在一个月前,她杜婉还是21世纪一个刚成年的咸鱼大小姐,不愁吃穿。

没想到突然会穿进一本叫《乞丐公主》的书里,还成了一个短命的小炮灰。

原主出身极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出身世家,本该娇宠长大的人儿却很倒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男主算计了一座矿山,又莫名孤身流落在外,然后……换成她来了,并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

而沦落要冒险上山挖草药的境地,却与原主无关。

因为受过五千年文化熏陶的杜婉,三观很正,乐于助人。当她看到一个少女昏倒在家门前,就好心救了回家。岂料,隔天夜里家中钱粮就被洗劫一空,与她同住的哑巴婆婆也被杀害了。

凶手至今还逍遥法外……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这生存的副本,简直是开启了地狱模式!

杜婉突然听到刀剑打斗声,连忙将背篓拎起,朝下山的方向逃走,这个世界有点儿不安全啊!

蓦地,“篷!”

树上掉下一人,擦过她的后背!

冷不防摔了一个嘴啃泥,杜婉杏眼含怒骂:“草!谁砸本姑娘的?!”

回头,赫然见到了一个堪称人间绝色的男子。

他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住胸前的伤。殷红的血不断从指间溢出,触目惊心!

这让杜婉腾起的怒火,一下子熄灭了。跟一个快要死的人,也没啥好计较的。

可光是第一眼,她就知道这人出身不凡。

瞧瞧那一身贵重的装扮,头戴金镶宝石镂空玉冠,腰缠祥云白玉带,脚上穿着白鹿皮靴,锦袍都是缠枝莲纹金丝绣边的。然而此时,那双桃花似的漂亮眸子里,正翻腾着怒火和狠戾。

这……是个狠人?

很好,成功打消了她想发死人财的那点小心思!

“帮、帮我……”

他一把抓住她的裤脚。

救人?!

不可能哒!

东郭先生与狼的事,她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于是,她幽幽开口道:“这位公子,人固有一死,你就安心地去吧。乖哦,不要费力挣扎了,没用的。”

“……”

男子瞳孔一缩,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杜婉趁机挣脱了他的手。

“杜婉婉,你就这么急着……咳,想换个未婚夫吗?”男子嗓音暗哑,不是天生的哑,是受伤了的原因。

这会儿,那张苍白的俊脸,被气得染上了红晕,整个人看起来反倒精神了一些。

杜婉愣住了,“什么?未婚夫……”

这人认识原主?!

惊得她本能往后退,脚后根又踢到什么,差点被绊倒。

不由往旁边一瞅,心脏都吓得快蹦出来了!

草丛里有、有死人?!

死者被人一刀割断喉咙,面目狰狞,死不瞑目,忒瘆人了。这里妥妥的是凶案现场?!至于凶手……

杜婉小脸煞白。

仿佛未婚夫什么的,早忘了。

她强装镇定地把装满草药的背篓推向疑似杀人犯:“篓里有止血的药草,都给你!不用还了。我家中上有八十岁的老娘,下有三岁的小侄子要养,……就先走了哈,还要回家做饭呢。”

说罢,人就飞快跑了。

男子微抿着发白的唇。

从来只有他嫌弃别人,被人嫌弃……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就像是有根刺,一下子就刺入他的心底。

难道京中关于她和谢七的谣言,是真的么?

……

下山一路上。

杜婉小心翼翼,左顾右盼。

见没人,才松一口气。

当那人说出未婚夫时,她就猜出对方身份了。

原主有一个娃娃亲,正是书中大反派镇国公府的世子爷。

姓裴,名灏,字承明。

裴灏端着一个清风朗月的君子人设,内里却是个黑芝麻汤圆。他不但成功搅合在男女主之间,还片叶不沾身,奇迹似的成了女主心中的朱砂痣。

因此,就算她今天不救他,也死不了。

杜婉想得挺好,可她忘记了世事无常。

“什么人?”

一声叱喝,从左侧大树后传来。

杜婉惊了,第一个反应,是逃!

可还没等她跑出几步,一个满脸胡须的魁梧大汉,拎着大刀追了上来。

大汉粗声粗气问:“小姑娘,你在山上干嘛?”

“我、我采药呀。”她一边说一边往后挪了几步。

大汉还想询问,又有一个年轻人出现。

年轻人长得颇为俊秀,只是皮肤黑了一点点,但跟大汉比起来,又称得上小白脸。

年轻人问:“胡三,找到人了?”

“没。遇到个丫头片子,说是上山采药的。”大汉嘿嘿地摸了把后脑勺。

年轻人笑眯眯地打量着杜婉说:“一个人上山采药?”

“嗯嗯。”杜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年轻人又问:“现在的采药人,不用工具了吗?”

杜婉连忙解释道:“哦哦,我刚才追一只兔子,没追到。小锄头和背篓就放在不远的地方。一会儿就去找。”

“是么?那我正好有空,就陪你去拿工具。”年轻人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杜婉:“……”

失策了,人家怀疑了。

药篓送给裴灏了,采药的小锄头也忘记拿了。

杜婉装傻说:“不用呀,大哥哥,我自己去找就行了。”

说着,她转身往后跑。

大汉的反应最快,大步追上了杜婉,抓住衣领。

年轻人那张俊秀的脸上,依旧笑眯眯的,正应了那句话,眯眯眼的不是好人呀。

杜婉被抓住,就乖巧得不行了。

没办法呀,武力值太低,她斗不过。

年轻人对于她这份乖觉,满意了,“小妹妹,别怕。大哥哥不是坏人。”

“……”杜婉继续装怂。

年轻人眼底闪过精光,又开口道:“我姓穆,来自平南城穆家。只是想跟你打听个事儿。”

杜婉愣了愣。

平南城穆家……有点耳熟?

年轻人指了指她的脚,才说:“这个,能解释一下吗?”

杜婉低头一瞅。

只见,裤脚上赫然有一个血手印……


杜婉忽然想起来了。

小说里平南城穆家,不就是裴灏的外家吗?

于是,杜婉没有任何心里负担的,指出了裴灏的位置,“你们自己去找,我就不打扰了,要赶着下山呢。”

年轻人摇头:“不不,小妹妹帮人帮到底,再陪大哥哥走一趟吧。”

“不用了吧。”

“要的要的,这样找到人更快点。”

“……”

原本以为说出来,人家就能放她走,结果,人家压根没有放人的意思,直接拎着她,让她指路。

再见到裴灏……

人已经昏迷了,伤口草草涂了止血的药草。

接下来自然是救人,带下山。

等杜婉没回过神来时,一行人就进了她在县上的家。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中年管事,领着大夫匆匆进来。

接着是烧开水、煎药等等,好是一阵忙活。

当然,这一切都没杜婉的事儿,人家也信不过她。

胡三一言不发,当门神。

年轻人见到杜婉,笑了一笑,“小姑娘,你家就你一个人吗?”

“是呀。”

“那如何称呼?”

杜婉戒备地点头,“姓杜。”

年轻人看出了她的戒备,温声道:“杜姑娘,打扰了。我家主子受伤了,大夫说暂时不宜走动。我们这段时间就借住在你家,怎么样?你的伙食由我们全包了,等我们离开,还会有答谢。”

“行吧。”

杜婉想了想,点头。

自个儿的卧室都被人占了,还能说什么?

她麻利地搬去了卧室旁边的小隔间。

等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的大清早。

杜婉先打水,洗了一把脸。

见胡三坐在屋檐下的台阶上打瞌睡,卧室门正敞开着。小姑娘一时好奇,就凑着半个小脑袋往里面瞅了瞅。

床榻上半躺一个面色苍白的俊美男子。

男人正接过年轻人端的药,一口喝完,眸光扫过门口贼头贼脑的小姑娘,皱眉问道:“她怎么在这里?”

这态度,这口吻,称不上好。

年轻人接过空碗,“昨天把你救下山,不好暴露了行踪。索性就来了杜姑娘的家里。”

他三言两语就将昨天的事说了。

“思安,我不希望闲杂人等靠近我的寝室。”裴灏又凉凉地瞥了门口一眼,冷脸躺下。

一副老子不想看到她的拽样!

杜婉气哼哼的走开,可又气不过。

于是,她小人得志似的双手叉腰,站在屋檐下,捏着清脆的小嗓音,对着庭院大声道:“哎呦呦,这是个什么世道呀。人在家里都成了闲杂人啦。某些人呀,是不是忘了,你正睡着闲杂人的房,躺着闲杂人的床,盖的还是闲杂人的被子呢!”

“……?!”

有轻微洁癖的某世子,死死盯着盖在身上的薄被,脑海还不断循环一句话:

睡她的房,躺她的床……盖她的被?!

穆思安转过身闷笑。

草!

小姑娘真可爱。

胆子还特肥,都敢怼世子爷了啊!

半晌,穆思安含笑拿着药碗走出房间,又掩上了门。

他笑眯眯问:“哟,杜姑娘别气。”

“谁生气了?”杜婉嗤笑。

“是是,你没生气。”穆思安又是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不过看样子,姑娘与我家主子是旧识?”

“是他认识我,我可不认识他。”

“哦哦,你说得对。”

“……”这是没法聊下去了。

穆思安又故意问:“咋了,咋不说话?”

小姑娘眼眸清澈,心思纯净。

一身粗布短打,头发随意绑着。居然让人有点移不开眼。

杜婉翻了个白眼,指了指房间,“想知道,你自个儿问去。”

不等穆思安说什么,就一溜烟地跑去厨房。

穆思安将空碗丢给胡三,转身走入了房间。

不一会儿,就从裴灏的嘴里知道了杜婉的身份。

穆思安惊讶,“她真是你那个小未婚妻?”

裴灏问:“很惊讶?”

“你说,会不会认错了……?”

“不会。”裴灏的语气很肯定,“就是她。只是比起失踪前,小脸蛋清减了些,皮肤稍微黑了一点点。”

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心没肺,令人讨厌。

昨天的事,他会记着一辈子!

穆思安挑眉:“你就这么肯定?”

世子爷蹙眉,“你在担心什么?将她在这儿的消息传回京城即可。是真是假,自有长公主府的人去操心。”

“你说的对。”

穆思安识趣的没再谈论这个。

只是小姑娘的样子,实在不像娇生惯养的人儿,反倒有点像是市井长大的。

两个人谈论中的杜婉,跑去了厨房吃了一大海碗的杂锦粥。

她又盛了大半碗,端上就一边小口地喝着,一边在小院里遛达。

一圈后就确定了,小院多了些护卫。

杜婉只认得胡三,便凑到了胡三跟前,“大叔,你吃粥了吗?”

胡三憨憨地笑着摸了把脑门,“还没呢,小姑娘先吃。”

“嗯嗯,没吃也不急,厨房还有半锅。”杜婉又美滋滋地喝了一口粥,“真香呀,大米就是香。”

胡三守在大门口,还是憨笑。

杜婉一口又一口地把粥喝完,“大叔,京城离这儿远不远?”

“远,骑马要十来天。”

“……”真的挺远。

杜婉时不时就会询问一下京城的事。

其实,她之前不是没想过送信去京城,最后不了了之。

一是没钱,二是不敢。

原主是怎么被算计死的,幕后凶手又是谁,杜婉对此一无所知。未知才是最可怕的,因此更不敢轻举妄动。

可一想到这些糟心事儿,日后会落到自个儿的头上……又郁闷了。

杜婉脑子转得飞快,开始琢磨起来。

有裴灏在此,联系原主家里人应该不成问题了吧。

眼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解决。

“杜姑娘。”穆思安站在她身后,喊了好几声。

杜婉吓了一跳,“哎哟,你走路咋没声儿呢。”

“是你想东西想得太入神了。”穆思安又是一脸好奇地凑过来问,“在想什么来着?”

“没想什么。”

杜婉傻了才告诉他呢。

这货一瞧就是一肚子坏水。

穆思安越发忍不住好奇,“那个,杜姑娘,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啥?”杜婉侧目。

穆思安问:“是我有一点点好奇,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杜婉:“……我也想知道。”

“不想说也没关系。”穆思安觉得她不想说,“只是你的家人都以为你遭遇不测了呢。还有一个关于你的谣言,京城都传遍了……”

杜婉睁大眼,“传了什么?”

莫名有股不好的预感,怎么破?

果然,穆思安一副欲言又止。

在杜婉压迫的目光下,他眸子一转,低声道:“有人说,你看上了谢七?”

“谢七是谁呀?”

“谢璋。”

“……哦。”是男主呀!

杜婉斜睨了他一眼,“谁说我看上他了?那可不是个好货。”

“咦,谢七得罪你了?”这可与传言不符啊。

“要你管。”杜婉翻着白眼。

很快,她又神色一正,适时道:“借我几个人。”

“干啥?”

“充充门面。”

“这个……你得去问世子。”穆思安笑得幸灾乐祸。

杜婉瞪了他一眼,将空着的大海碗,一把塞到他的手里。

想进入那个房间也不易。

门外有护卫守着。

经过禀报,这才被允许进去。

面对着没啥好脸色的裴灏,杜婉也不磨叽,“借我几个人。”

“借人做什么?”裴灏本不想理她,闻言又觉得不理不行。

杜婉斜斜瞅着他,“我不是借人干坏事。”

“总要说说要人干嘛?”

“我被人欺负了,还抢走了我的玉牌。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救你吗?因为上个月我……救了个白眼狼,不但抢了我的钱粮,还害死了一条人命。”有些伤疤是一辈子的,杜婉眼眶红红的不想再提。

“……?”

裴灏清冷的面容,微微波动。

杜婉紧抿小嘴,口吻不太好地问:“你到底借不借?我这回好歹帮了你一点小忙,你借人就当是还我的人情。”

“此话当真?”

借人而已,就还了她的人情,裴灏拒绝不了。

杜婉点点头,“当真。”

裴灏答应了:“你去问思安,就说我答应了。”

“行。”

杜婉转身就往外走。

穆思安很爽快地借了她几个人,还特意让胡三跟去。

直奔县外唯一的破庙。

自从猜出是谁偷走了玉牌,杜婉就一直想拿回来。

当然,仅限于想!

一个小姑娘与一群不要命的人对上,她几乎不可能赢。贸然去找对方,搞不好会被灭口。所以,以前的她再想要回玉牌,也要努力告诉自己要忍。

出乎预料的,去破庙扑了一个空。

按照书中的剧情,对方明明应该在破庙的。

不会是杀人了,逃走了吧?

一行人无功而返。

穆思安见到杜婉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遂问:“杜姑娘,事情办得不顺利?”

“没找到人。”

杜婉有气没力地瞥了他一眼。

旁边胡三将情况说给了穆思安听。

穆思安笑着出主意,“这个不是什么大事,一群人搬走的动静不会小。”

“你要帮我查吗?”杜婉大眼亮晶晶。

穆思安不怀好意道:“这个需要你先去跟世子说说。”

“……”杜婉郁闷。

之前借人时,人情还了呢。

再让她去求人?

杜婉双眼骨溜溜一转,立马挺起了小胸脯,“我去。”

“那我去厨房端药。”穆思安刻意提高点音量。

杜婉刚跑几步,一听穆思安的话,霎时小脚丫一转,一下子凑到穆思安跟前,小脸蛋堆满了灿烂的笑,“大哥哥,端药这点小事,还是由我来吧。”

“不不,这怎么行?你是杜大小姐,千金之躯,粗重的活你不能干。”

“端药而已,算不上重活。”

“还是算了吧。”

“没事没事,我来我来……”

杜婉瞅见他得逞的小眼神,真想呸他一脸。

端了药,送到了裴灏的房间。

裴灏正半躺于榻上翻阅着一卷书。见到杜婉进来,人家眼皮都没抬一下。

杜婉轻咳一声,“世子爷,该喝药了。”

裴灏问:“怎么是你端来?”

“哎呀,这不是要讨好你,有事求嘛。”杜婉很直白。

裴灏一时之间不知该说啥好了。

不过,他没有接过她的药。

杜婉见他迟迟不接药,就将药碗放到床头的小桌,“那些欺负我的人没找到,还不知道搬去了哪里。”

“想我帮你找?”

“裴世子脑子就是厉害,一猜就准。”

“……”裴灏只是冷淡地瞥了她一下,不想跟她瞎扯,见到她就觉得眼睛疼,直接叫来了穆思安,让他去办这个事。

随即杜婉被裴灏赶出了房间。又是一副不想见到她的态度!

你奶奶的!

以为本姑娘很想见到你么?

杜婉想发飙,可……忍吧。

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办事的样子。

不一会儿就看到胡三重新从厨房端来了药。而她先前端进去的药,是怎么端进去再怎么端出来,一口都没少。

呵呵!

防得真紧!

杜婉再次见到穆思安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明明这厮自个儿就能帮她去查,非要让她去找裴灏!

这是啥意思呀。

是想找她不痛快么?

不过,穆思安的办事能力还是杠杠的。

第二天就查了出来。

听说秦鱼鱼等人去了山里一个小村落户。

拿到消息,杜婉立马出发。

胡三等人依旧随从。

……

县上小院子里。

穆思安奇怪,“大小姐好似很急。”

裴灏翻书的手一顿,“大概是被欺负狠了,急着找回场子。”

“哈哈。”

穆思安轻笑,“难以想象小姑娘被欺负狠了会是啥样的?要不要安排个人去查查?”

裴灏若有所思,把书放下了,“听说是她救了个人,还出了命案。先让人在这附近打听打听。”

闻言,穆思安收敛起了笑,“出人命就不是小事了。”

叫来一个随从,吩咐几句。

那个随从出去后,不足一刻钟就回来复命。

原因是这事儿压根不是秘密,住在巷子里的人家都知道。就是半个月前,小姑娘善良又天真,不识人间险恶,救了个昏迷的女子回家,不曾想招来了一头恶狼,家里遭贼了不说,照顾她的婆子也被杀了。

凶手,没人知道。

令人意外的,小姑娘好像知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