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江意欢鹤辞姜淮免费阅读

江意欢鹤辞姜淮免费阅读

姜淮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江意欢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主角:鹤辞姜淮   更新:2022-11-15 17: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鹤辞姜淮的其他类型小说《江意欢鹤辞姜淮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姜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江意欢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江意欢鹤辞姜淮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




江意欢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




“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江意欢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美,鹤辞是有感觉,但也仅限于此了,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




他这样的男人眼界高,身边围绕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不可能随便折在一个人身上。




……




鹤辞赶去医院做了一台小手术。




换下白大褂的时候,同事蒋楠铎凑过来说:“我刚刚在酒吧看见你了。”




鹤辞充耳不闻。




“看见你和江小姐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江意欢亲他的下巴,鹤辞让她抱着没反抗。




他手上动作这才顿了顿,淡淡:“她喝醉了,没认出我,才对着我撒酒疯。”




“你们一起离开以后,对着那么个大美女,什么都没做么?”蒋楠铎又一拍脑袋,“也对,除了国外那位,你还能对谁生出心思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专一……”




鹤辞道:“我没拒绝。”




蒋楠铎愣住了。




“倒贴送上门的,不用负责,何乐不为。”鹤辞没什么语气说,“而且,姜淮对她什么心思,谁都清楚。”




江意欢在他们一票公子哥眼里就是玩具,也就她自己认为,她跟姜淮,是在认真恋爱。




第二天江意欢起来的时候,难受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好几回不舒服,她都没有阻止鹤辞。




江意欢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鹤辞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江意欢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鹤辞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江意欢,问鹤辞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江意欢竖起耳朵,可鹤辞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江意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鹤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鹤辞身上逡巡。




鹤辞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江意欢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鹤辞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




江意欢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鹤辞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鹤辞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江意欢放不开,鹤辞倒只是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许是觉得有些尴尬,她连忙找话题说:“鹤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不用。”他侧身站了起来,疏离的说,“处理完了。”




“哦。”本来走流程看病,得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时间都省出来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个觉。




江意欢还没有走出门,又想起什么,说:“鹤医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话音刚落,护士提着东西进来,“鹤医生,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鹤辞一边跟护士道谢,一边冷淡的回复她:“我们一来不是朋友,二来也不是亲戚,医患关系而已,没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护士听到这回头看了江意欢一眼,从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视线,才继续往外走。




江意欢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过是为了把药钱转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牵扯。昨晚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




他俩之间隔了个姜淮,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江意欢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江意欢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鹤辞在这儿上班。”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江意欢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江意欢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醉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张喻笃定道。




江意欢想起刚刚在电梯里,鹤辞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鹤辞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江意欢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姜淮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江意欢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鹤辞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姜淮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江意欢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鹤辞的办公室。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