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苟在山寨当赘婿

苟在山寨当赘婿

乌冬滑溜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贤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成古代齐国某个边陲县城的首富之子。原主跟他同名,年仅十六岁,却祸害一方,仗着家中的权势,欺男霸女,坏事做尽,桩桩件件,罄竹难书。穿越过来的叶贤还没享受到一天的好生活,就被漂亮女土匪劫上了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答应做绝美女贼首的压寨夫君,从此开启他的古代之旅!

主角:叶贤,萧月凝   更新:2022-07-15 23: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贤,萧月凝 的女频言情小说《苟在山寨当赘婿》,由网络作家“乌冬滑溜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贤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成古代齐国某个边陲县城的首富之子。原主跟他同名,年仅十六岁,却祸害一方,仗着家中的权势,欺男霸女,坏事做尽,桩桩件件,罄竹难书。穿越过来的叶贤还没享受到一天的好生活,就被漂亮女土匪劫上了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答应做绝美女贼首的压寨夫君,从此开启他的古代之旅!

《苟在山寨当赘婿》精彩片段

大齐国北境边陲,青云县。

一群手持利器且凶神恶煞的山匪,威风凛凛地站成一排。

山匪面前,跪满了身穿锦罗绸缎的乡绅地豪。

平日里这些豪绅横行霸道惯了,十里八乡的百姓敢怒不敢言。

今日却个个哭爹喊娘,面如死灰。

“罗家大少爷,霸占他人田地,当街殴打无辜百姓致残,罪无可赦,来人呐,剁掉这厮一条胳膊!”

“爷爷饶命,不要啊!”

“剁!”

黑鹰寨执事面无表情,手持卷宗,不怒自威地诵读着桩桩罪状:“程员外,抢占良家女子,纵容恶仆打伤刘老汉,罚断腿一条!”

几个虎背熊腰的山匪,不顾程员外声嘶力竭的哀嚎,一拥而上,按着身子直接将其右腿斩断。

剩下的人质,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大小便失禁者不在少数。

跪在人群中的一名少年,瞪大眼睛,满脸懵逼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这是......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成了古代齐国某个边陲县城的首富之子?”

“更恐怖的是,我居然被土匪抓到了山上,正准备进行正义的审判?”

玩笑开的有点大!

随着前身记忆涌入脑海,叶贤终于捋清来龙去脉。

身为首富之子,免不了遭人觊觎。

今早跟几个狐朋狗友出来嗨皮,结果被早已埋伏多时的黑鹰寨山匪逮个正着。

看似是一场意外事件。

但跟自己一同出游的人里面,只有自己被山匪绑了。

其他人早在山匪到来之前,便找了各种理由,各自溜之大吉......

天底下哪有那么巧的事?

这明显是一场针对自己的,赤果果的阴谋!

就在叶贤对这些狐朋狗友的列祖列宗,致以最崇高的问候之际。

黑鹰寨执事冰冷的目光扫了过来。

“叶贤,青云县叶家少爷,虽年仅十六岁,但论祸害一方,整个青云县无人能及!仗着家中乃青云县首富,无恶不作!调戏良家妇女、烧民房、抢良田、偷看未出阁的女子洗澡等等,桩桩件件罪状,罄竹难书!”

“按黑鹰寨规矩,当需剁去双手!”

听到这儿,叶贤嘴角直抽。

自己前世好歹也是一个纯良医生。

虽谈不上悬壶济世,但高低也担得一个医者父母心。

最后更是积劳过度,累死在手术台上。

现在,居然穿越到一个罪恶滔天的纨绔子弟身上?还要给对方背锅?

苦了半辈子,终于穿越成富二代,还没来得及腐败一把,就被推上刑场,这怎么甘心?

眼看几个山匪冲了上来,叶贤一咬牙,大声吆喝起来:“诸位壮士且慢!”

面对叶贤突如其来的大义凌然,众山匪都有点懵。

叶贤深吸一口气,铿锵有力地抱拳道:“若肯留我一条狗命,我叶家必有重谢!”

山匪被闪了一个踉跄。

一边将叶贤压住,一边冷笑不止。

“臭小子,你真当钱是万能的?”

“若钱有用,那些乡绅又岂会流血?我劝你还是别垂死挣扎了,落在我黑鹰寨手里,等着挨刀子便是。”

叶贤心急如焚,为了避免自己这双巧手被剁掉,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每人一万两银子!”

话音刚落,一声娇喝便响了起来:“且慢!”

叶贤大喜过望。

老话说的没错,有钱能使鬼推磨!

寻声望去,只见人群中,一名女子身骑白马走了出来。

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完全长开。

眉如远山,眼神清澈却凌厉,加上一身红色长衣,披着黑色半身轻甲,抹黑秀发扎成一个马尾辫,俊美又不失飒爽,宛如一朵盛开在红土地上的娇艳野花。

这年头的女人,可都是纯天然的,与叶贤世界工厂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人造美女,完全不是一回事。

叶贤不禁看呆了。

这山匪里面,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黑鹰寨执事眉头微皱:“大当家的,这叶贤恶行无数,实在是罪无可赦,一万两银子虽多,可是......”

不等执事把话说完,萧月凝已经挥手打断,举手投足透着毋庸置疑的权威,一双深邃明亮的睡凤眼,只盯着叶贤:

“刚才差点没认出叶大公子,若早点知道是你,本寨主肯定要亲自接待你。”

叶贤惊喜万分,这妞居然认识自己。

莫不是自己人?

然而......

萧月凝面带微笑,柔声道:“叶公子可是青楼的摇钱树,而且要求颇高,接待他的歌伎,必须是身子干净的新人。这十里八乡被他欺负的女子,没有百八十,也有三五十。这等无耻登徒子,只是斩断双手,未免便宜他了。

“来人呐,将叶公子身上多余的部位,全部砍掉,做成人彘!尤其然后将这厮扔到山里,任其自生自灭便是!”

本以为碰到了救星,没成想居然是煞星。

叶贤差点当场尿了。

“美女,你要不要这么狠?我还是个孩子......”

五大三粗的山匪,直接将叶贤的四肢掰出来。

叶贤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节骨眼上,萧月凝突然发出一声闷哼,下意识伸手捂住小腹,脸色阵阵发白。

身为前世市立医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任医师,对妇科又有不少研究。

叶贤一眼看出问题所在,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连忙大喊:“大当家的,你是不是来月事了?!”

此言一出,萧月凝脸颊瞬间红透。

现场就她一个女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紧接着恼羞成怒,娇声呵斥:“该死的混蛋,死到临头还敢口无遮拦,都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登徒子砍了!”

债主有令,下属莫敢不从,正要将叶贤的胳膊剁下来,却听周围传来阵阵惊呼声。

行刑山匪连忙转身看去,萧月凝已经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布满细汗,显得痛苦无比。

现场瞬间乱作一团。

“大当家的,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唬我们。”

“你脸上毫无血色,莫不是害了什么恶疾?还是......被叶贤那臭小子说中了,真是痛经了?”

“痛经?那是什么病?闻所未闻!”


一群彪形大汉围在萧月凝周围,开始研究“痛经”到底是什么,把萧月凝羞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抽出刀挨个砍了。

此症,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病,每个月都要来上一次,若静心修养,便可不治而愈。

但萧月凝毕竟是黑鹰寨大当家,月事光顾时,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也是常有的事。

久而久之,小病成疾,虽说不会危及性命,但痛起来却是折磨的死去活来。

“都让开!”

叶贤知道自己跑不了,索性反其道而行之。

凑到萧月凝面前,挤出一抹如沐春风般的微笑:“当家的,我帮您瞧瞧。”

这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在萧月凝眼里,却龌龊至极。

看着叶贤毛毛躁躁的咸猪手朝自己伸来。

萧月凝又急又气,拼劲最后一点力气娇喝道:“都愣着干什么,把这无耻登徒子砍了,休要让他碰我!”

周遭山匪拧眉瞪眼,似是要把叶贤生吞活剥一般。

叶贤心里慌得一批,表面却稳如老狗:“只有我能救你们当家的,你们如果非要对我下手,也无所谓,反正一尸两命。”

黑鹰寨执事眼睛瞪得老大,震惊的几乎失声:“一尸两命?”

叶贤咧着大嘴,煞有其事道:“你们当家的已经痛经成疾,只要发作起来,就是要命的大事。”

叶贤故意把事态往严重了说,反正他们又不懂寻医问药。

什么医德不医德,顾不上了。

萧月凝虽心有不甘,可小腹实在是绞痛难捱,根本没力气理会叶贤。

在众人注视下,叶贤两只手掌用力摩擦,直到掌心发热发烫,一把捂在萧月凝平坦细腻的小腹上。

揉啊揉......

萧月凝身为十里八乡令人闻风丧胆的母夜叉,何时受人如此轻薄过?

恨不得将叶贤碎尸万段,可是......

真的很舒服......

萧月凝紧锁的眉头,逐渐伸展开来。

叶贤的手掌,仿佛拥有魔力一般,所过之处,针扎般的剧痛得以缓解。

萧月凝心里阵阵犯嘀咕。

想不到。

眼前的无耻登徒子,居然还有这等手段。

一盏茶时间过后,叶贤让萧月凝翻个身,开始轻轻锤击后腰。

分别按摩血海、三阴交、太冲等穴位。

一番操作下来,叶贤也已经累的满头大汗。

周围的山匪大眼瞪小眼,一副活见了鬼的表情。

刚才萧月凝还疼的死去活来,面如筛糠,此时脸色已经恢复红润,紧锁的眉头也完全舒展开来。

“神医啊!”

一个糙汉子忍不住大声感叹起来。

萧月凝感觉小腹已经极大缓解,便小脸怒红,一把将叶贤推开,娇声呵斥道:“多事!别说这点小疼,即便是刀砍斧剁,本寨主也毫不在意。”

骂归骂,萧月凝眼神却闪过一抹异样之色。

且不说这厮的医术。

便是按摩的细腻手法,就不像传说中肆意践踏女人的无耻恶贼。

想到此处,萧月凝不由脸颊微红。

呸!

区区小恩小惠,怎能蒙蔽双眼?

叶贤连忙趁热打铁,抬头挺胸道:“当家的!可否饶我一条狗命?”

萧月凝翻了下白眼。

如此光明正大的摇尾乞怜。

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本债主也不是恩将仇报之辈,看在你帮本寨主缓解疼痛的份儿上,就不必砍成人彘了,来人呐,赏这厮一个痛快。”

卧槽!最毒妇人心!

早知道疼死你算了!

叶贤也顾不上那么多,死马当活马医,扫了一眼周围凶神恶煞的山匪:“你们都有病!”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彪悍山匪,恼着脸子:“臭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叶贤直接一指那山匪:“你虽体魄强壮,但身形飘忽,尤其是刚才起身的时候,身体明显晃了一下。你是不是夜夜惊醒,浑身大汗?这都是气虚肾亏的表现。”

大胡子山匪老脸一红,心虚道:“你......你才肾亏!”

叶贤又一指旁边的刀疤脸:“你气息紊乱,晚上睡觉必是鼾声如雷,还伴有闭息症状,会突然不喘气,像是死了一般,好半天才能缓过来。”

不等刀疤脸反应过来,旁边的几个山匪点头如捣蒜。

“真的!这家伙喘着喘着就突然没动静了,吓得我们还以为这厮猝死了。”

刀疤脸一脸震惊:“啊?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叶贤一看将场子镇住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现场所有山匪全都点了一遍,没病也能给他们找出点病来。

哗啦啦......

山匪跪成一片,朝着萧月凝磕头哀嚎:“当家的,叶神医不能杀啊!”

萧月凝心里阵阵纠结,看样子这叶贤确实懂得医术,而寨子里正好缺个疾医。

可是就这么放了他,实在说不过去。

似乎是看出了萧月凝的迟疑,黑鹰寨执事连忙出言提醒:“当家的,圣王最近身体有恙,不如让这厮试试?”

此言一出,萧月凝最后的疑虑也打消了,当即下令:“将这厮带回山寨,若能治好圣王的恶疾,便留他一条狗命,如若不然,就地正法!”

没等叶贤反应过来,几个大汉便将他塞进麻袋里。

“靠!还真是土匪啊......”

一路颠簸,等被扔出来的时候,叶贤已经身处一间简陋的房子里。

应该是柴房。

萧月凝站在门口,居高临下,一脸鄙夷:“你安分些,别想着逃,既然能抓你一次,便能抓你两次!”

“哼哼,哈哈,你二人将这厮严加看管,若是出了岔子,本寨主决不轻饶。”

哼哼哈哈?

叶贤本来还有些气愤和恐惧,结果听到这名字,差点当场笑出来。

这名字起的是不是潦草了些?

名为哼哼的瘦高男子,单膝跪地,一脸严肃道:“当家的放心,这厮若敢逃跑,小的便赏他一刀!”

旁边胖成球,脸上带着自来笑的男人,抖动着肥硕的身躯,废了好大力气才跪下,刚要开口,萧月凝已经转身而去,只好一脸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好不容易躲过一劫的叶贤,瘫软在柴火堆上,开始简单地观察起周围情况。


听着门外不断传来的脚步声,叶贤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掉。

既如此,他索性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与此同时,前身记忆涌上心头。

自己身为青云县首富之子,虽然是十里八乡远近驰名的纨绔败类,但却也是个聪明人,只要不出城,黑鹰寨就奈何不了自己。

奈何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叛徒竟然出在自己身边。

陈、李两家公子与黑鹰寨里应外合,将自己骗出城,其目的,不过是为了除掉自己,让叶家无后,以便于吞并叶家家产罢了。

毕竟叶家的生意做得太大,只要叶家还在,陈、李两家就永远无出头之日。

好一招借刀杀人!

叶贤暗暗发誓,只要自己能回到青云县,一准让那俩个混蛋付出代价。

这么说吧,任何敢破坏他吃香喝辣,妻妾成群的腐朽生活的人,都是他的死敌。

苦逼了一辈子,好不容易穿越了,不得过几天舒坦日子啊?

一想到身边挤满了大姑娘小媳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叶贤就忍不住傻笑起来。

“这厮笑什么呢?刀都架脖子上了,还笑得出来?”哼哼打量着正在做白日梦,美得冒泡的叶贤。

旁边的哈哈,憨笑道:“难道是摸了当家的肚子,美的?”

一听这话,哼哼抬手照着哈哈脑门就是一巴掌:“大胆!小心当家的摘了你的狗头。”

被二人这么一吵,叶贤这才如梦方醒,笑眯眯地打量着哼哈二将。

哼哼天生脸黑,而且性子极为刚直,迎上叶贤的眼神,摆出一种“一言不合就要开干”的莽夫架势。

旁边的哈哈,却被叶贤盯得浑身发毛,小声道:“叶神医,我是不是也有病?”

叶贤笑眯眯地看着哈哈,不答反问:“当家的成亲了吗?”

哈哈摇了摇头,直爽道:“没有哦。”

结果话音刚落,就被哼哼踢了一脚:“傻子!他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这厮懂医术不假,但一看就知道鬼心思多得很,一双贼眼滴流乱转,小心点,别着了他的道。”

叶贤将视线挪到哼哼身上:“兄弟,你印堂发乌,恐怕是肾亏啊,用不用我帮你调理调理?”

哼哼脸色一僵,一把将哈哈推开,阴沉着脸逼近叶贤:“当家的年芳十九,乃是圣王的侄女,故而成为这黑鹰寨的大当家,至今未有心上人......神医,您打算帮我怎么调理?”

我去!

叶贤只是想摸摸这二人的底细,结果这兄弟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萧月凝的消息全都说了出来。

卖起队友,眼皮都不眨一下,是个狠人。

叶贤心里已经有底了,这两位大兄弟,一个莽夫,一个憨憨,也不知道萧月凝为何会派这二人看守自己。

叶贤满脸赔笑,示意哼哼不用着急,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帮他调理身体。

紧接着,叶贤煞有其事道:“大当家的身体状况很严重,若不及时医治,恐有性命之忧。不如这样,我现在写张药方,你二人速速去青云县按方抓药。”

哼哈二将亲眼看着叶贤驱散萧月凝的腹部绞痛,自然对叶贤的话深信不疑,连连点头,示意叶贤赶紧写药方。

这是叶贤向父亲求救的唯一机会,本打算写一张血书,让父亲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毕竟自己的前身时常夜宿青楼,十天半个月不露面都是稀松平常的事,若求救信写的太随意,父亲恐怕不会相信。

可是......十指连心,咬手指会不会太疼了点?

叶贤实在是狠不下心,便笑眯眯地看向哈哈:“哈兄,你信不信我空着手,就能写出药方来?”

哈哈咧嘴傻笑:“不信!”

叶贤话锋一转,没好气道:“那你还不去拿纸笔?若你家债主有个好歹,到时候别怪我!”

被叶贤这么一咋呼,哈哈吓得脸色煞白,不敢迟疑,屁颠屁颠的跑去拿纸笔了。

看着哈哈居然被“人质”训了一番,哼哼不由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哎!我早就说过,山匪的行当不适合你,还不如回家耕田踏实。”

这年头的山匪,前身大多都是平民百姓,或是穷困潦倒,或是遭乡绅豪勇逼迫,最终选择无奈落草为寇。

很多山匪,本质其实并不坏,甚至还透着农民的淳朴。

但山匪当久了,也就逐渐凶狠起来了,凡事都有两面。

不多时,哈哈便拿着纸笔,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

叶贤接过纸笔,一脸认真道:“我写方子的时候,不喜欢旁边有人看着,一紧张就什么都忘了。”

这么蹩脚的借口,别说......还真奏效了!

哼哼瞪了叶贤一眼,威胁道:“你可别耍花招,不然有你好瞧得!”

说完,哼哼便转身而去,哈哈顺手还把房门带上了,素质杠杠的。

叶贤不再迟疑,奋笔疾书。

萧月凝的症状,乃是月事不顺,经血不利,苦久成疾。

想要根除病灶,应当注重调养,而非治疗。

调理气血的药方,叶贤自然是信手拈来,简单写了几味补血理气的中药也就是了。

然后便开始进入主题,洋洋洒洒地写了三张家书,让老爹务必前往县衙搬救兵,前来黑鹰寨救自己脱离苦海。

另外还着重强调了黑鹰寨山匪的心狠手辣,桩桩罪状,罄竹难书。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砸门声。

哼哼的声音飘了进来:“这都过去多久了?还没写完?叶贤,你是不是想耍什么花招?赶紧开门!”

叶贤心里咯噔一声,连忙把家主垫在药方下面,刚收拾好,房门就被一脚踹开。

哼哼气势汹汹冲进来,一把揪住叶贤的衣领,恨不得要将叶贤吃了似的:“你这家伙滑得很,我看你分明是想借机逃走,信不信我把你腿剁了?!”

不等叶贤解释,一旁的哈哈已经凑过来打圆场:“算了算了,都消消气,别伤了和气。”

哼哼脸色阴晴不定,他本打算吓唬吓唬叶贤,让叶贤趁早死了逃跑的念头。

被哈哈这么一搅合,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煞威,瞬间荡然无存。

哼哼一把推开叶贤,夺下药方,没好气地嘀咕着:“咱们是匪,这厮是人质,有个屁的和气。哈哈,听哥一声劝,你还是回家耕田吧,你真不适合当山匪。”

叶贤故作轻松地插了一句:“说的没错,哈哈你回家吧。”

哼哼瞪了叶贤一眼:“有你什么事?这里哪有你插嘴的份儿?身为人质,注意一下你的身份!”

叶贤连忙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哼哼手上,见哼哼开始翻动药方,逐一检查,叶贤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一旦此事暴露,以萧月凝的残暴性格,就算不杀了叶贤,肯定也会扒一层皮。

在叶贤紧张无比的注视下,哼哼将药方垫到下面,开始检查第二张纸,也就是求救信......

完球了!

就在叶贤心灰意冷之际,哼哼却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写的还行,算你小子灵光,这些药材我都知道,确实可以治疗大当家的病。”

看着哼哼言辞凿凿,一副“内行”的得意模样,叶贤差点被闪一个跟头。

片刻诧异过后,叶贤差点当场笑喷出来。

这厮不认字!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