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十里天才许荔鹿泉小说免费

十里天才许荔鹿泉小说免费

鹿泉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在大棚干活时被一对夫妇接走,说我是他们意外弄丢的女儿。一回去,所有人都笑我在乡野长大,肯定大字不识几个,亲生父母也说我考不上大学他们就不认我。我默默地看了眼京大刚发来的特聘研究员邀请,没有吭声。又看了眼妹妹读的重点中学,这不是我爸准备送我的18岁生日礼物吗?

主角:许荔鹿泉   更新:2022-11-15 17: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荔鹿泉的其他类型小说《十里天才许荔鹿泉小说免费》,由网络作家“鹿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在大棚干活时被一对夫妇接走,说我是他们意外弄丢的女儿。一回去,所有人都笑我在乡野长大,肯定大字不识几个,亲生父母也说我考不上大学他们就不认我。我默默地看了眼京大刚发来的特聘研究员邀请,没有吭声。又看了眼妹妹读的重点中学,这不是我爸准备送我的18岁生日礼物吗?

《十里天才许荔鹿泉小说免费》精彩片段

我在大棚干活时被一对夫妇接走,说我是他们意外弄丢的女儿。


一回去,所有人都笑我在乡野长大,肯定大字不识几个,亲生父母也说我考不上大学他们就不认我。


我默默地看了眼京大刚发来的特聘研究员邀请,没有吭声。


又看了眼妹妹读的重点中学,这不是我爸准备送我的 18 岁生日礼物吗?


1


一大清早,我正在自己的实验大棚里测新种杂交植物的生长数据,一对夫妇突然出现在门口。


他们看了看周围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环境和满身泥土的我,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然后妇人拿出帕子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后拉起我的手,开始诉说我是他们意外弄丢的女儿,这些年找我多辛苦,等等。


我感动极了,二话不说就跟着他们回了京城。


认亲是其次,主要是我养父在京城最近生意忙不过来,老早就喊我去给他帮忙,这次就当搭个顺风车了。


在车上的时候我悄悄地问了我养父老许这件事,他说让我自己选择,回不回去都是我的自由。


我打算回去看看,毕竟是我亲生父母,我还挺好奇的。


我直接被带到了酒店,他们定了包厢给我接风洗尘。


一张大桌子,呼呼啦啦地坐了一圈人,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少女坐在中间,看我进来,甜甜地喊了我一声「姐姐」。


我亲妈看我没有要应的意思,有点儿局促地介绍:「这是你妹妹鹿泉,你们是双胞胎呢。」


我点点头,跟着他们坐到空位上,一坐下来旁边的人就捂住了鼻子,有点儿嫌弃地看着我。


「啧,乡里来的土丫头。」


「这身上真脏,也不知道有没有细菌。」


鹿泉冲他们使了使眼色,他们才不情愿地停了嘴。


我倒没觉得有什么,研究植物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和泥土待在一起。


宴席虽是为我准备的洗尘宴,但大家的重点都放在生意上,谈到了鹿泉大家才想起旁边还有个我。


一个阿姨先开口了:「这,叫许荔是吧?在读高中吗?」


我乖巧地摇摇头,毕竟我现在真的没有在读高中嘛。


这下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开始议论我没读高中的事。


「没读高中?」


「乡下嘛,也正常,又是个丫头。」


他们议论完,一脸了然,我亲生父母的脸一阵白一阵黑的。


我亲妈急切地转移话题:「这次期末考试泉泉考了全班前十!」


大家也顺着台阶下了,纷纷地夸起鹿泉来。


我亲爸也接话:「星海中学可是全国重点呢,泉泉这成绩以后考个双一流稳稳的。」


鹿泉羞涩地低下头,不经意道:「没有啦,也不是很厉害。只是我比姐姐运气好,资源好而已啦。」


她这话一出,全场寂静,我亲妈恨恨地看了我一眼。


这场饭局不太愉快地结束,一回家父母就开了家庭会议。


我亲爸嫌恶地对我说:「许荔,你居然连高中都没念,我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女儿!」


我亲妈也在一旁掺和:「你明天跟着你妹妹直接去念高三算了,总不能连个大学都考不上吧?」


我亲爸考虑了一番,一锤定音:「她要是考不上大学,就不必上家里户口了,省得丢人!」


鹿泉也一脸急切道:「姐姐,你放心,你有什么不懂的都能问我,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考上大学的!」


我心里有点儿憋屈,拜托,我现在是没上高中,可是我 10 岁就上了大学,好不好?


看了看邮箱,全国 Top 大学京大刚发来的特聘研究员邮件,还是热乎的呢。


算了,我想起我养父说的先试试和他们相处一段时间,我还是答应了他们明天去星海念高三。


而且,我余光注意到鹿泉暗中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星海中学不愧是全国重点,我看着耀眼的牌匾、极具现代化的教学社区,默默地在心里下了定论。


只是这些建筑看着怎么有点儿眼熟呢?


我皱起眉头思考,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鹿泉突然出声,怯怯道:「姐姐,你怎么不进去?」


我妈拉着她的手,施舍般地给我一个眼神:「许荔,就算以前没见过这些,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你杵在这儿多丢人,你知道吗?」


「我带泉泉去报道,你等会儿直接去班里就行。」


说完她就急不可耐地拉着鹿泉走了,也不管我初来乍到该怎么办。


这真的是我亲妈吗?


我在心里拷问了一下自己,然后迈步走进学校。


沿着林荫大道旁的校史牌一路走过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觉得这学校眼熟了。


这学校的创始人,也就是当今校董事会会长,就是我养爸许飞祺。


他前不久还把星海的资料给了我,说是等我成年了就送给我当生日礼物。


默默地惊叹一把老许的财力后,我去班上报道,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高三」生。


不得不说,星海的教学水平确实高,不过有一句话说得好:考试能过滤学渣,不能过滤人渣。


托了鹿泉校花的福,自打我来学校起,关于我的流言蜚语就没有断过。


什么「乡下来的,粗俗无礼」,什么「嫉妒妹妹,总欺负妹妹」,什么「连小学都没上过,字都认不全,每天只知道种地」。


数量之繁杂,种类之多样,令我目瞪口呆。


对于这些流言,我用脚想都能知道是谁放出来的,毕竟在这学校我就认识一个鹿泉。


还全班前十,就这点儿智商……


我怒不可遏,但我一没证据,二没心情和她斗,就任由流言愈演愈嚣,闹得大才好,闹大了以后打脸才疼嘛。


只是有些人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看我没反应还直接跑我面前来说了。


一个微胖的女生凑到我面前,夸张地用手扇风,讥笑道:「许荔,我听说你在乡里被老头养大?难怪一股寒酸气。」


硬了,拳头硬了!骂我可以,骂老许不行!


我认出来这个女生是鹿泉的跟班向颖,干脆直接回怼:「我可不比你,可真是一条好狗啊。」


她没想到我会反击,面红耳赤地指着我顿了很久,最后留下一句「你给我等着」就逃也似的跑了。


那天晚上回家,出乎意料地,我妈在楼下等我,但转念一想也在情理之中。


鹿泉靠在我亲妈旁边,两眼红彤彤的,我亲妈一脸失望地看着我:「你怎么这么不听话?我让你去学习,不是去欺凌同学的!」


鹿泉也委委屈屈,垂下泪来:「姐姐,我知道你讨厌我,可你也不能因此去欺负我的朋友啊。」


我气笑了,要不是这里不好发挥,我真想把这俩送去看看脑子。


「我没欺凌同学,鹿泉心里清楚。」


我妈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这么蛮横,还敢顶嘴?你就真长成了乡下人?」


我冷笑一声:「我也没见得你们比我这个乡下人高尚。」


说完我也没管她们的反应,快步地回卧室锁了门,可即便这样还是听到了外面无休止的砸东西和尖叫。



第二天一早,我推开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的我亲爸。


见我出来,他直接一个巴掌甩了上来,我躲闪不及,脸很快地红肿了一块。


「逆女!你还敢顶撞你妈妈、妹妹!这家是容不下你了,你晚上回来收拾东西滚吧!」


我眼里一片血红,手指颤抖,缓了好久才把那股晕乎乎的劲儿缓下去。


我亲爸还站在原地神色倨傲地看着我,我冷冷地扫了一眼他,离开这里去了学校。


今天学校洋溢着一股喜气洋洋的气氛,我冷着一张脸走在其中显得格格不入。


周围两个女生正在激动地议论着:


「啊啊啊,今天陈安学长要回校演讲,啊啊啊我偶像!」


「是啊,陈安学长那么优秀,好幸运能见到他啊!」


人流中我也看到了鹿泉,她和一群女生站在一起,也在议论着这个传说中的陈学长。


她两颊通红,双眼迷离,嘴里不停地念叨着「陈学长诶,我好喜欢他」之类的话。


我还是头一次看她如此失态,不禁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时四周突然安静了一瞬,随即是女生们疯狂的尖叫和呐喊。


「陈安学长!!!」


「陈安学长你好帅、好优秀,我爱你!」


我站得比较远,根本看不到前面的人,正当我气得跺脚时,鹿泉被人流推到了前面,我这才看到了陈安学长的脸。


嗯??这不是我去年刚进实验室的师弟陈安吗?


靓女迷惑。


鹿泉期期艾艾地开口:「陈安学长,你是我的偶像……」


我看到陈安有点儿焦躁地往四周乱看,刚想藏起来,他的目光就锁定了我。


他满脸错愕:「师姐?」


我赶紧给了他一个眼色,他才反应过来,又恢复了那副面瘫的高冷模样。


众人却没这么容易被糊弄过去,开始搜寻他口中的师姐是谁。


很快地他们就顺着方向看到了我,鹿泉死死地盯着我,满眼怨毒地开口:


「陈安学长刚刚肯定是看到以前的同学了吧?」


陈安反应神速:「对对,她刚刚已经走了。」


鹿泉的目光这才放过我,但眼里仍带着强烈的恨意。


我不动声色地缩了缩身子,三十六计走为上。


今天的阳光很明媚,课后,陈安约我在校外一家咖啡厅见面。


他一头雾水地问我:「师姐,你怎么,怎么重新读高三了?」


「这事儿说来话长。」


我把我被认亲,又被觉得考不上大学、被迫重读高三的事儿一股脑地告诉了他。


他听完,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气愤不已:「这都什么人啊,师姐,你不如直接跟他们坦白了,吓死他们,哼!」


我转了转手里的杯子,勾唇一笑:「不急,好戏还在后头呢。」


陈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小狗一样的眼睛亮晶晶的:「也是,师姐总是想得周全。」


晚上我回亲生父母家收拾东西,一进门,嚯,今儿个儿阵仗更大,我亲爸、亲妈、亲妹都在等我回来。


我亲妈艰难地开口:「许荔,听说你在学校……勾引男人?」


我亲爸重重地「呵」了一声:「不知检点!」


笑了,怎么一天天的净是些晦气事儿。


我有点儿不耐地开口:「听说?听谁说的,鹿泉吗?」


我亲妈见我 cue 她的宝贝女儿,急了:「这是事实呀,有照片的,泉泉也是担心你误入歧途才告诉我们。你是鹿家女儿,怎能如此……如此放荡不堪!」


我看了眼她所谓的照片,是我和陈安在咖啡厅的偷拍,还只贴心地露了我的脸。


我是不明白了,都 20xx 年了,难道现在和异性说个话都能被定义成放荡吗?


那你的宝贝鹿泉在学校坐拥那么多男生,算什么呢?


这些话我没说出来,我没理他们,径直走到房间收拾了东西离开。


我亲爸还在后面叫嚣:「让她滚!滚了就别回来!」


我直接给养爸老许的助理杨叔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我回我自己家。


杨叔很快地就到了,开的是老许的专用车,车牌号 5 个 6,颇具辨识力。


在我后面偷偷地观察我的三个人直接惊了,我亲爸急吼吼地跑上前来,两眼瞪大:「这这这,杨助?」


杨叔微笑着点头,替我拉开了车门。


我看到我亲爸紧锁眉头思考了一番,然后自顾自地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杨助,就算经济紧张也不能拿许董的车来接滴滴呀,只要你帮我在许董面前美言几句,这不是问题。」


他把手蜷成数钱的形状,自以为抓到小辫子一样地看着杨叔。


杨叔和我眼神交流一番,得出了一致结论——


他有病,还病得不轻。


我爸还站在原地骄傲地看着杨叔,杨叔回他一个善意的笑容,七分讥讽、三分不屑:「不劳鹿先生费心。」


汽车呼啸而过,留我亲爸一头尾气。


透过后视镜,他又在气得跳脚,像个滑稽的小丑。



星河大厦。


老许给我倒了一杯茶,热气氤氲在空气中,让人心安下来,他坐在我对面看着我,眼神慈爱:


「我跟学校打过招呼了,这几天你还是安心地做你的研究,我在市郊那套别墅给你搭了大棚,你看看那些植物什么时候移过来?」


「不急,我先整理一下手头的数据。」


「行,你心里有数就行。」


然后他就去工作了,我有点儿无聊,打开手机翻了翻微博。


一条消息跃入眼帘,附近的人发布了一条视频。


脏乱的小巷,被欺凌的少女,围成一圈的好事者。


欺凌者以鹿泉为首,她居高临下地站着,一只脚踩在另一个女孩的身上,眉眼间尽是嫌恶与厌烦。


视频的杂音很大,我只依稀地听到「Bitch」「贱货」「叫你出风头」等几个字眼。


那个女孩我认识,是班上的第一名,平时性格沉默、内敛。


视频里的鹿泉还在喋喋不休:「我看你还装不装得出来,一天天那副死样子装给谁看?你别以为考了第一就了不起……」


我垂眸,将视频保存了下来。


几乎就在我保存完的下一秒,视频就消失了。


我突然意识到,我太小看鹿泉了,我原以为她只是讨厌我而已,现在看来,她厌恶一切对她有威胁的人。


这时老许过来了,他悄悄地瞅我一眼,见我脸色不好,轻声地说道:「你马上成年了,我让小杨带你去挑台车,星海的转让也提上日程。」


说完他动作一顿,脸上露出不符合年纪的狡黠:「我闺女就得要最好的,做最开心的小姑娘。」


我「扑哧」一笑,心里松快了些:「谢谢爸。」


——


过了几天,杨叔陪我去看车,不是冤家不聚头,我又遇到了鹿泉,还有那对亲生父母。


鹿泉也成年了,他们也是来看车的。


我亲爸看到我和杨叔站在一起,脸一下子黑了,不知又脑补了些什么:「你每天就在干这些不三不四的事儿?简直不知廉耻!」


鹿泉赶紧上去挽住他的手,安慰道:「爸爸别生气,别为姐姐气坏了身子,她可不会照顾您。」


我看着这一副父慈女孝的场面,不禁笑出了声。


再想到那个沉重的视频,鹿泉真的很会装,且令人齿冷。


不过有些事,急不得。


鹿泉转过头愤愤地看了我一眼:「有病!」然后又挥手叫来工作人员,「这里什么人都能放进来吗?让他们滚啊。」


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我,回答道:「许荔小姐是我们车行的至尊 VIP 客户,当然可以进来。」


鹿泉不屑地笑了一声:「至尊 VIP?我刚刚提了一台保时捷,她能吗?」


我乐了,开始阴阳怪气:「Wow~保时捷耶~」


杨叔看我这副样子,无奈地扶额:「我的大小姐,没必要和这些人较劲儿。」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你说得对。那我前几天预定的那款全球限量兰博基尼到了吗?」


「到了的,许小姐您请。」


鹿泉不可置信地叫出了声:「什么限量款,唬人的吧?我又不是买不起,我也定一辆!」


工作人员不卑不亢:「抱歉,鹿小姐,这台车售价 5000 万,且全球限量 3 辆,已经全部被预订,您的希望大概是落空了。」


这下不只是鹿泉,我那对冤种父母也目瞪口呆,他们的目光在我和杨叔身上打完转转,不知又想到什么恶心的事,鄙夷地看了我一眼,但又不敢说话。


我就喜欢看他们想骂我又不敢骂我的样子。


然后他们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我捏着车钥匙,看着他们无比凶悍的背影,头一次觉得炫富这么爽。


只是心里那股郁气总挥之不去,我决定自己动手查一查。



很快地就入秋了,气温下降很快,很多实验植物都需要移到室内做进一步的恒温培育。


其中有两株非常珍贵,是我们团队经历了近五十次杂交失败后才获得的唯二希望。


从实验区到京城市郊的路有点儿遥远,这些娇贵的小家伙的成活对我们而言是个巨大的挑战。


因为怕发生意外,这次移株我亲力亲为,几乎没有让任何人插手。


直到所有实验品都成功地移植到京城市郊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可我没想到,就在我离开实验田去写实验报告,就在这短短半个小时,意外发生了。


有人从围墙上掉下来,砸毁了一小片田,别的倒好说,关键是那两株独苗苗都在那块儿田里。


独苗苗正在抢救中,据可靠消息,成活率不足百分之二十。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心都凉了。


我过去时,始作俑者站在墙边,低着头,瑟缩着,像只可怜的兔子。


旁边有人递给我一部相机,义愤填膺:「许队,这里面有您的私人照片,这个人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直接移交司法机关吧。」


一翻,果然,我最近这段时间的很多照片都在其中,不过多为偷拍,也没有涉及特别的隐私。


我示意他们安静,走近那个少年,让他抬头,他却不肯,头死死地、倔强地低着。


「你为什么要偷拍我呢?」


他不回答,两只手不自觉地绞在一起。


啧,真犟。


我换了个问题问他:「那,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田呢?你知道那是我们多少人的心血吗?」


他这次抬头回答得很快,两眼通红:「我不是故意的!」


随后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我轻嗤一声。


他的脸长得更红了,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我可以赔偿的。」


我看了看他身上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还有那身印花都褪色了的白衬衫,还有那张看着就长期营养不良的脸,有点儿沉默。


怕是把你卖了也赔不起吧。


不过看这孩子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且那双眼睛实在是清澈,看着不像坏人,我决定给他一次机会。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


「这样,我们赌一把,如果独苗苗成活了,我就不报警,不过你也得把事情说清楚。如果没成活,那对不起了,这里所有人都需要一个交代。」


他怔愣半晌,点点头。


我们一起等着最后的审判。


看得出来,他很焦灼,额间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那双清澈的眼睛也有些走神。


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悄悄地看了我一眼,没有接。


与此同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