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女神的上门仙婿

女神的上门仙婿

整日挂南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凡是林家的上门女婿,是别人眼中的废物,傻子,卑微到尘埃里。殊不知,他曾经是隐世修仙门派的首席弟子,因为遭遇横祸,被封印灵识五感,化为凡夫俗子眼中的痴傻儿,受尽屈辱和嘲讽。三年时间过去,叶凡实力恢复,记忆苏醒,他强势出山,靠实力征服结婚三年的妻子,从此踏上最强报仇虐渣之路!

主角:叶凡,林若雪   更新:2022-07-16 00: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凡,林若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女神的上门仙婿》,由网络作家“整日挂南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凡是林家的上门女婿,是别人眼中的废物,傻子,卑微到尘埃里。殊不知,他曾经是隐世修仙门派的首席弟子,因为遭遇横祸,被封印灵识五感,化为凡夫俗子眼中的痴傻儿,受尽屈辱和嘲讽。三年时间过去,叶凡实力恢复,记忆苏醒,他强势出山,靠实力征服结婚三年的妻子,从此踏上最强报仇虐渣之路!

《女神的上门仙婿》精彩片段

“这林家的傻子女婿不会被打死了吧?”

“看着也挺壮实的啊,怎么这么不经打?”

“真晦气!”

......

“叶凡!”

四周嘈杂的声音和少女的惊呼声,让叶凡狠狠纠了一下眉,下一刻就睁开了眼。

“哎哎哎,这货又醒过来了!”

“吓死了,妈的感情这废物在装死?”

“叶凡你没事吧!”才抬起身子,就迎上了一位身材苗条的少女,那复杂的眼神中带着嫌弃和担忧。

紧接着,叶凡脑海就像是按下了倒放的开关一样,脑海中翻云覆雨的浮现出无数画面。

原来是这样啊......

片刻滤清记忆的叶凡,无神的双眼迸发出摄人的一道精光。

林若雪被吓了一跳,刚才那一瞬间,自己这个傻子姐夫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竟然能露出那么凌厉的眼神。

“我没事。”叶凡站起身子。

刚才他滤清了自己的记忆,他本是隐世修仙门派天元宗宗主的首席弟子,更是被赋予了传宗令牌,未来要继承天元宗的人。

只不过就在三年前,天元宗遭来横祸,那一夜,三百宗门弟子,一个不剩的被杀死,而宗主,也就是他的师尊柳邀月,拼尽全力带他杀出重围。

入世后,又亲自动手封闭了他的灵识五感,将他化为凡夫俗子眼中的痴儿,再往后,就是他作为众人眼中的傻子上门女婿,在林家度过了三年。

至于怎么成了林家的上门女婿,叶凡也有猜测,或许是师尊跟林家老一辈的人有过交际。

叶凡微微活动了一下刚刚解开封印的身体,抬眼看向面前几个混混模样的人。

刚才,这三个人打了他,缘由是他奉老婆之命,来接刚刚高中的小姨子回家,据说,有几个混混天天骚扰林若雪,所以,让叶凡来撑撑场面,毕竟他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吓唬几个高中生小混混还是没问题的!

“吓死老子了,还以为不小心把你打死了!”为首一个人模狗样,带着耳钉的小年轻嚣张说道。

“可不是,”稍胖点的光头青年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吐了一口老痰。

小姨子林若雪在叶凡的身后拉着他,“你打不过他们,别逞强了,我们快走吧!”

她还没意识到,现在的叶凡已经不是之前人人喊傻的叶凡了,而是天元宗的首席弟子,世上为数不多的修仙者!

叶凡转头看了一眼林若雪,这时他才有精力仔细打量这个小姨子,心中不由惊了一下,自己这小姨子可真是出落的沉鱼落雁,鹅蛋脸,柳叶眉,就算是一脸恼怒,也是动人心魄。

再看一眼这几个不怀好意的混混,叶凡摇摇头,心中叹息,果然师尊说的对,自古红颜多祸水啊!

“没事!”

“说个死法吧!”叶凡淡淡说道。

“我靠,你个白痴这是病情加重了?”耳钉小年轻一瞪眼,伸手就要扇叶凡一巴掌。

本应该实实在在盖在叶凡脸上的手,被抓住了。

林若雪惊讶地张大小嘴,她都没看到叶凡是怎么出手的!

紧接着还没等耳钉小年轻反应过来,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在清水学院门口响起,他的手腕,直接被捏折了!

“啊!啊!”耳钉青年疼的跪在了地上,满头大汗,龇牙咧嘴。

周围人惊呆了,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力气?”

“这还是林家那个废物女婿吗?”

光头青年看到自己兄弟状况,怒吼一声,就朝着叶凡冲来过来,但是迎接他的,只有叶凡的一脚。

在围观者眼中,那只是没用力气的轻飘飘一脚,却直接把光头送出了七八米远!

事态略有失控。

叶凡也皱了皱眉,他只是小施惩戒而已,已经把自身力量控制到了最小的度。

大概是这些凡夫俗子,太脆弱了吧?不,不对,自己的修为好像要突破了!

他的身体刚刚解开封印,之前五感灵识被封印,虽然被封之后他没法再修炼,但这三年来自身还是吸收了不少天地间稀薄的灵气。

体内灵气堆积,气浓凝水,封印解开后,五感灵识全都恢复,他隐约感觉到,体内浩瀚的灵气,足以让他冲破那道无形的坎,修为更上一层楼。

三年前他就已经是筑基期了,再突破,就碰到了先天的坎!说不定还能直入先天!

岂是能被几个不长眼的小混混给延误了?

一巴掌把耳钉青年扇倒在地后,叶凡淡漠的瞥了一眼林若雪,见她一副呆愣的傻样,忍不住拉了她一把。

“走了!”

林若雪这才回过神,咽下一小口唾沫,跟在叶凡身后乖乖的离开了事发地。

他们离开后,混混也被小弟搀扶起来,恨恨看了一眼叶凡的背影后,灰溜溜的离开。

另一边,公交车上的叶凡目视窗外,心中突然想到,把他丢到林家做上门女婿后,下落不明的师尊,还有天元宗被其他势力灭门的惨案!

那些凶手,其中多数都是筑基后期,其中还有一个先天境!要知道,在这灵气稀薄的星球上,修炼出一个先天境,可是难如登天!

若不是他的师尊也是先天境界,他三年前就早死了!

叶凡吐出一口浊气。

相信师尊应该无恙才是,虽说受了重伤,不过再怎么说也是先天,能杀她的人,应该不多。

自己还是要抓紧提升实力啊,唯有实力强横,才能在凡夫俗子所不知道的另一面内,生存下来。

身旁,林若雪明亮的双眸紧紧盯着叶凡,眼中惊疑不定。

这傻了三年的姐夫,这是突然被打正常了?

“那个......”她小心翼翼的说着,“叶凡,你是不是,正常了?”边说还边用手在自己脑袋上比划着。


叶凡看了她一眼,“清醒了很多。”

多余的话他也没多说,也懒得解释那么多。

林若雪狐疑的眼睛,溜溜的转着,“你力气一直有刚才那么大吗?”

叶凡皱皱眉,“人在某个特定情况下,会爆发出几倍的力量,就比如你之前看到的新闻,儿子被车轧到,父亲一个人把车抬了起来。”

林若雪还是有些疑惑,只觉得叶凡在掩饰什么,不过随后,她脸蛋突然红透了。

叶凡说的这个新闻,她记得几个月前看过的,那说明,她这个姐夫是傻子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

不会吧,不会吧!

自己天天不穿内衣在家走来走去的样子,他都看见了?!

没管林若雪的异样,叶凡面不改色的闭上眼睛,暗自吐息,平复体内因封印解除而躁动的灵气。

林若雪自然不会专门去提这件事情,时间在两人微妙的气氛下流动,不过一会儿,车到站了,两人下车,步行回去。

这是一个有些老旧的小区,至于为什么明明是江城大家族,林若雪一家却只能窝在这个地方。

则是因为,林若雪的父亲,林泽成这一脉,在林家根本没半点存在感。

肖晴,虽然已经年过六十,老太太却还比年轻人干练,雷厉风行,肖晴并不宠林泽成这一脉,再加上林泽成大哥打压,所以林若雪一家,落得如此下场也情有可原。

回到家,叶凡被坐在桌子上安静看一本,“青阳针法”的女人,惊艳的愣神,这女人和林若雪有三分相似,不过两人气质却天差地别,一个青涩,一个干练凌厉。

脑海中关于这女人的记忆随之浮现,她就是林若雅,叶凡结婚三年的妻子。

见到两人回来,林若雅稍微移动了一下眼神,瞥了一眼门口的叶凡和林若雪,看到叶凡时,林若雅楞了一下。

那双本来混沌不开的眼睛,此时清澈如水,灵动十足。

当即,这个干练的女人就问道,“发生了什么?”

林若雪“呀”了一声,蹦到林若雅身边,笑嘻嘻的说道,“姐姐你看出来了呀,姐夫他不傻了!”

林若雅皱了皱眉,结婚时她就知道,叶凡时天生痴傻,吃药也没用的那种,她自己也是医生,知道这种情况一般无药可医......

要说为什么她会决定嫁给明知道是傻子的叶凡,则是爷爷以死相逼,与她约定的五年之约!

“五年!五年内你一定知道爷爷没骗你,叶凡当真是人中之龙,必定要乘风上九天的人中之龙!”

她依稀还记得爷爷说的话。

转眼这都三年了,她早就怀疑爷爷了,只等五年后,直接离婚,但是,上午还是痴傻模样的叶凡,现在就恢复了神智?这其中......是不是爷爷真的在瞒着她什么,她不知道。

林若雪叽叽喳喳的打断了林若雅的思忆,“没想到还得谢谢那几个混混,要不是他们打了姐夫脑袋一拳,姐夫估计都恢复不了。”

“被人打了一拳?”林若雅挑了挑精致的眉,上下打量了一下叶凡,见他背后隐约还有血迹后,皱了皱眉。

她半信半疑傻子被人打一顿会恢复。

看来只是巧合。

“没受伤吧。”倒不是对叶凡有感情,而是毕竟相处了三年,就算是家里的阿猫阿狗受伤了,也会有点担心不是?

叶凡点点头。

封印解开后,筑基期的修为已经回来了,那点破皮的小伤,眨眼就能消失。

不过身上确实还有点脏,他没管挂名老婆的眼神,径直走进浴室,他打算清理好身上的污垢后,就找个地方突破,要是在闹市突破,怕是会引来异象,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姐,你有没有发现姐夫突然帅了?”林若雪笑嘻嘻的问道。

林若雅皱了皱眉,“可能是之前痴傻,现在突然精明起来,有点转变了吧,不过你怎么叫这么亲了,之前不一直叫名的吗?现在改口叫姐夫了?”

林若雪嘟囔道,“之前不一样嘛,之前不是叫他姐夫他也不知道那是啥意思嘛,哎,对了,姐,你是没看到,姐夫刚才可厉害了,直接一脚把人踢了好几米。”说着,林若雪眼中闪出了星星,一脸花痴。

林若雅点了一下林若雪高挺的琼鼻,“你就吹吧你。”

她怎么可能信这种话?

只可能是叶凡今天帮她打架了,她心里感谢,添油加醋美化叶凡而已。

林若雪还想说什么,但是桌子上,林若雅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接通了电话,没搭理还有话说的妹妹。

“薛主任,是我,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

挂断电话后,林若雅匆匆穿上外套,拎包出门。

“哎姐!”

“医院突然要开会,等下也让叶凡过来医院,我再检查一下他。”说完也不管林若雪反应,匆匆就关门下楼。

气得林若雪原地跺了跺脚。

“真是的!”

林若雅走后,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的林若雪和叶凡。

不过一会,叶凡从浴室出来,身上只有一条浴巾,不知道为什么,林若雪突然觉得叶凡,白净了许多,帅了许多。

可能是刚洗完澡吧,她这样想。

她不知道的是,叶凡筑基期的修为恢复后,身体就会渐渐的往无垢状态转变,刚才在浴室里,他动用了周身灵气洗涤自身,加快了转变速度,将三年来身上藏匿的污垢全部排出了。

回去卧室,换上衣服后,叶凡就要出门,林若雪赶紧叫了一声,“那个,我姐说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的好,她现在就在医院,我带你去。”

叶凡头也不回,“不必了。”

“我姐还是说检查一下好,不然你就是好一阵儿,过阵儿又傻了咋办!”林若雪说道。

为了不浪费时间,叶凡敷衍说道,“行了,等下我自己去。”说着就出门离开,没管想跟着去的林若雪。


出门后,叶凡打了一辆车,来到了青山公园。

江城最大的公园,公园边上连着一座山,到了公园后,叶凡径直走进山内深处,直到确定附近没人后,找了个稍微隐蔽点的水潭,盘腿坐到了岸边的青石上。

手捏法诀,叶凡控制灵气汇聚于小腹,同时心中默念天元宗的传宗法诀,大衍天道经。

顿时,体内磅礴的灵气在小腹凝聚,散开,再凝聚,反复如此,直到小腹内,灵气多次压缩凝聚成了一枚青色的珠子,随后,定形化为丹田。

灵珠定性那一刹,叶凡周身浮现出淡薄青色雾气,这是灵气。

霎时间那些青色雾气被叶凡体内那颗青色珠子吸引,四周灵气前仆后继涌入他体内,被旋转的珠子吸引,再次运转大衍天道经。

那附在青色珠子旁边的灵气,被送入了四肢百骸,冲开了叶凡体内多出未开的大穴!

半小时后,一声惊雷,在青山公园某个角落炸开,声势惊天动地!

叶凡深吸一口气,周身灵气尽入体内,隐藏于四肢百骸之中,如同蛰伏的猛兽,等待运转使用的那一刻。

“果然没那么容易入先天啊。”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叶凡略不满的摇摇头。

如今的他,已经迈入了筑基期后期,差一步,就能入先天。

不入先天他早有预料,师尊虽然外表跟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样,但实际已经三百岁了,三百岁才勉强入了先天,而他才二十岁,就已经碰到了先天的门槛,已经是修仙者中的佼佼者了,说出去可能会惊爆整个修仙界。

他的资质,也是天元宗宗主,拼尽全力也要保下的一个因素。

安定了体内的灵气后,叶凡一步十丈离开潭边,直到快遇到行人时,才放下了速度,化为正常人的走路。

跟着记忆里的印象,叶凡去了林若雅的医院。

虽然他压根就不用检查,但还是让她们放心的好,毕竟他们一家照顾了他三年。

......

安定医院。

“林若雅,这个病人可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尽全力啊,要是出了什么差错,直接滚蛋!”身材有些肥胖的主任,对着林若雅说道,语气张横,眼中还闪着一抹隐晦的恶毒。

“我尽全力。”林若雅低眉,仿佛对这个薛主任视若空气。

说是紧急会议,没想到,前脚来到医院,后脚这个薛主任就把刚来的棘手病人退给了她!

“嘿嘿,你要是觉得实在不行,那我就换人,但是有个条件......”

“薛主任,我会尽全力的。”林若雅直接就打断了薛主任的话,离开了薛主任的办公室。

“草!臭女人装什么清高,妈的还装纯!”薛主任狠狠啐了一口。

刚出来办公室,迎面就过来一个男人,西装革履,相貌英俊,满脸阳光笑意。

“若雅,放心,我已经找了李老,李老马上就到了,你就在急救室坐一会儿!”男人笑着站到了林若雅身边。

林若雅微微笑了笑,“谢了,苏少。”

“别苏少苏少的叫了,我们的关系不用这么客气,叫我苏浩就行了。”英俊男人阳光的笑还是没有消失过。

纵使感觉到了林若雅的疏远。

他追了林若雅三年了,从林若雅嫁给一个傻子之后,他就锲而不舍的在挖墙脚了。

林若雅无奈的笑了笑。

多次的拒绝对这个男人来说,根本就没用,反而像是刺激到了他一样,让他更加疯狂的展开追求了......

进入换衣室,换好衣服后,林若雅正要进去急救室,正好看到了叶凡。

那么一瞬间,她有点没认出来这个相处了三年的男人,他好像又跟刚回家那时的样子不一样了?

抛开脑子里的胡思乱想,林若雅走过他身边,淡淡说道,“等我看完病人出来吧。”

叶凡点点头。

苏浩却一眼盯上了叶凡,他追求了林若雅三年,怎么能不认识这位傻子女婿,趁林若雅没看到,苏浩狠狠瞪了一眼叶凡,并轻声说道,“傻x。”

叶凡挑了挑眉,灵气汇集到左手。

“医生!救救我女儿!救救她!”急救室门口,穿一身不合时宜的厚衣服,看面相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拉着林若雅的手,哀求着。

林若雅脸色略有不适,但还是点点头,“我一定尽力,您放心。”

手被抓住后,她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子凉气从手上传到了身体各处,这才刚入秋,刚才却像是站在冰天雪地里一样。

这时苏浩加快脚步过去,走到林若雅身边,再次变回了翩翩公子的模样,“小姐还请放心,我已经找来了江城的李老,他马上就来了,肯定没事的。”

听到了李老的名头,漂亮女人好像镇定了许多,点点头,安静下来。

苏浩给了林若雅一个安心的眼神,林若雅感谢的点点头,快步进去急救室。

外面安静下来,叶凡汇聚到指尖的灵气消散。

自从林若雅进去急救室后,苏浩的眼神就没从刚才哭泣的女人身上离开过,眼眸深处闪过隐晦。

刚才还真没注意到,这女人竟然这么漂亮,比起林若雅也不差,还因为结过婚,那股子韵味......啧啧,苏浩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叶凡安静坐在一旁椅子上,他也在盯着担惊受怕的女人,只是他不关注美貌,而是注意到了女人身上不凡的气息。

寒脉的冰气。

他曾在天元宗的藏书阁内看到过关于这种血脉的记载。

“寒气入骨,三伏仍觉冬,迸发之际,周身三尺可结霜”

脑海中闪过的是关于寒脉的一段记载,虽然那女人身上寒脉的气息与记载的,差了很多,但是,不排除是血脉遗传。

就好像是纯正血脉,经历过几代人的遗传后,会慢慢变得稀薄。

“有意思,没想到,江城这个小地方,还能碰到这种血脉。”

要知道修仙界内,也是有血脉卑贱之分的,同等层次的人,血脉强的人,就是比血脉低的人强一等!

叶凡身上也有血脉,只是他的血脉从未出现在某个记载中,来历无从得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