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为你明灯

为你明灯

陆云涧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他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听她这话我还以为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封她为皇后了呢。」...

主角:宁欣陆云涧   更新:2022-11-15 17: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欣陆云涧的其他类型小说《为你明灯》,由网络作家“陆云涧”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听她这话我还以为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封她为皇后了呢。」...

《为你明灯》精彩片段

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可当我转过头去,确实,在门口看到了表情已经扭曲的陆云涧。
我不由吞了吞口水。
这货究竟在那里站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见他冲我这边走过来,我心中一颤。
立刻转过头,严肃地盯着花嫔对她道:「花姐姐,刚才,我们什么都没说对吧?」
我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管陆云涧听了多少,只要我死不承认,就没人能奈何得了我。
所以看他一步步逼近,我得赶紧与我的小伙伴达成共识,疯狂对花嫔用眼神暗示。
可花嫔这时候竟带有了花瓶的属性,关键时候吓傻了。
她仓皇起身,对越走越近的陆云涧「扑通」跪下,嘴中高喊:「陛下恕罪!」
我僵在原地。
所以现在问题又来了,我是跟着跪下呢还是站起来解释呢。
正想的时候,陆云涧已走到身前,冷冷道:「出去!」
那还等什么,我立刻起身就要跑。
却被他一只手摁住我的头又给我摁了回去。
花嫔还跪在地下瑟瑟发抖,估计是腿软了。
于是陆云涧又是一声厉喝:「滚出去!」
花嫔这才连滚带爬,快速跑了出去。
此时我还被他摁在榻上,他的大手放在我头顶,我被迫仰着头看他。
「你刚刚说,我不行?」
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我没说。」我马上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他于是用双手夹住我的脸将我固定。
脸色一沉,对我冷声道:「欺君可是要杀头的。」
我一愣。
自己老是忘了他已经成皇上了,而且他成为皇上的时候可是杀了不少人,可以说是心狠手辣的典型了,我与他的关系不能再跟以前一样随意。
「好吧,我是说了。」
于是我立刻改口。
他又上前一步,我被他禁锢住,动弹不得。
眼见他凑得离我越发近。
「我行不行,你要不要亲自试试?」
他眼底翻涌起我看不懂的情绪,看起来像是要把我吃了。
我莫名有点害怕。
不由想起进宫时我爹拉着我给了我许多宫斗的话本子,像是《真环传》《如一传》之类的,然后指着那些被赐死的嫔妃对我叹息:「傻宝,今天的她们有可能就是明天的你。」
听我说我的爹,我真的会谢。
现在好像一语成谶。
我看着他带有浓重的侵略性的眼神,忽然就慌了。
他会不会,真的要杀了我呢?
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俩本来就是对头。
让我入宫,也是为了公报私仇。
所以他杀了我,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
我的心里忽然一下子慌得很,既慌张又害怕,还带有几分不知所谓的委屈。
也不知道自己在委屈什么。
紧接着我就哭了。
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毫无预兆。
他好像也慌张了一下。
把禁锢住我的手放开。
看我的眼神变成了无奈。
「你哭什么呀。」他捧着我的脸,道。



「你就要杀了我了,我哭一下还不行吗!」
我自认为我的理由是站得住脚的,所以一点也不含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
他的语气却是越发无奈,用袖子在我的脸上擦了擦。
末了好像还很嫌弃。
我难以置信。
这人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刚刚明明……
细细想了想我们之间的对话。
他好像,确实没说要杀我。
我的眼泪渐渐止住。
神色慢慢由茫然变成了尴尬。
所以刚刚,我为啥心里会那么委屈呢。
难道就被他一个眼神吓到了吗?
他看我表情变化,在旁冷笑:「现在想清楚了?」
我清了清嗓子,不接他话茬。
端起已经冷了的茶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狼狈。
他甩了甩袖子,仿佛不经意道:「你现在的胆子可比小时候差远了。」
提到小时候,我愣了一下。
看他身着玄服,负手而立,举手投足间不经意露出帝王的威严。
心里说,那你呢。
你不早已不是在雪地里跟我打架的少年郎。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越发低落起来。
他却还是不依不饶,开始掰着指头细细算账:「上午的时候踢了我一脚,方才在别人面前公然诋毁说我不行,刚刚又企图往我身上泼脏水说我要杀你,你自己说,我堂堂一个皇上,平白在你这里受了这么多冤枉,该委屈的是我才对吧。」
我恼羞成怒:「你一个大男人,这些事都斤斤计较,怎么这么小心眼儿!」
我真是服了我的嘴了,都到这份上了,它怎么就不服输呢。
他认真点点头:「很好,又加一条,说我心眼小。」
说完给了我一个「你要完」的眼神。
我欲哭无泪。
所幸破罐子破摔。
「反正我说都说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我耍起了无赖,大不了受点罚,他还不至于杀了我。
却不想他蓦然向前一步。
「这可是你说的。」
仔细一看,他的眸光又像先前那样锐利。
不过这次我可不会再怕了,便坐直身子就那么瞪着他。
结果就见他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我的心竟然不受控制地「怦怦」乱跳起来。
在他快要贴上我时,终于还是忍不住用手抵住他的胸膛。
「你要干吗!」我别过头去,心说脸肯定红了。
他保持姿势没动。
「不是你说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推了他一把,自己趁机从他身下钻出,跳到一边,面红耳赤指责道:「那你也不能耍流氓呀!」
不知是不是我跳得有些急,一瞬间,我竟有些头晕。
恍惚中就听他笑着说:「你现在是我的常在,就算我真做点……」
他话说到一半,发现我的情况不对,冲过来抱住快要跌倒的我。
「宁欣!」
我定了定神,停了会儿,头晕的感觉又好了。
抬眼一看,近在咫尺的他神色变得异常可怕。
就像那天雨夜,他闯进太傅府敲我房门时那样可怕。
等我反应过来时手已经情不自禁抚上他的脸,意识到后又尴尬地缩回:「我没事啊……起身太快了哈哈。」
说着我就要站起来。
他却还是那副可怕的神情,固执地圈住我。
我愣住。
他……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想到从前了呢。
便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小太监的通报:「禀皇上,林菀姑娘已接到宫中,在承香殿安置。」
然后我就看到,他眼里霎时升起那么亮,那么亮的光。
我忽然好像知道方才自己为什么委屈了。
——你既然心中已有他人,又何苦来招惹我呢?



陆云涧急匆匆离开后,第二天就传来了林菀被封为皇贵妃的消息。
我初听到时还有点纳闷儿,心说怎么不干脆封为皇后。
转念一想,林菀毕竟身份尴尬,想来是要等时机成熟再册封吧。
比如生下皇子什么的。
册封典礼择日举行,陆云涧特地下旨,在此之前众妃嫔不必去请安。
他自己则日日去承香殿。
我脑袋里忽然想到一个词。
金屋藏娇。
于是我又回归了初来时吃吃喝喝玩玩的无聊生活。
心想如果每天都这么待着,我可能会抑郁到死吧。
而且心里说不出地烦躁。
早上倒茶时,不小心将茶泼到了身上,胳膊红了一片。
心里更不爽了。
所以决定去御花园走走。
刚看了几棵秀丽的树,路过一个转角,却听到有人在说话。
探头一瞧,却见前方亭子里聚着一大群人。
是各宫的娘娘们,包括之前见过的花嫔。
她们聚在一起,似乎在讨论什么。
我顿时来了兴致。
八卦呀!谁能不爱八卦!
于是我赶紧往前凑,边走边笑道:「这么巧,各位姐姐都在这里呀?」
我这么说着,一一向她们行礼。
悲剧,谁让我位份最低呢。
抬眼看了看。
撇开已经见过的花嫔不说,还有京兆尹的女儿杜嫔,宣威将军的女儿沅妃,吏部尚书的女儿洛妃。
啧啧。
除了当朝丞相的女儿月贵妃和刚被册封的林菀之外,后宫人齐活了。
「姐姐们这是在说什么?」我走到近前,又问了句。
这些人我是都认识的。
当年我尚在闺阁中时,偶尔会在宴会上遇见。
她们看到我似乎有些惊讶。
相对来说和我比较熟的花嫔迎了上来。
「妹妹来得正好,这几天不见妹妹,也不知那日后怎么样了,我们正担心妹妹呢。」
好家伙!
我说她们怎么都愣了一下,原来是在讨论我呢。
没想到竟然吃瓜吃到我自己身上。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道:「还好。」
我看向花嫔,心说她的嘴也真够快的,不想这一看竟在她脸上看到了担忧的神色。
好奇又担忧。
我心说不是担忧我吧。
再看其他人,也都是表面平静的神色中暗含忧心忡忡。
我正疑惑呢,就听花嫔吞吞吐吐又问:「我听闻皇上甚是威严,皇上他……就没有对你做什么处罚?」
我一怔。
明白了。
原来是陆云涧在外凶名太盛,把她们吓到了。
毕竟一年前的皇位之争历历在目,陆云涧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一步步走上皇位,当时死了那样多的人,可都是他一手葬送。
所以她们理所当然以为陆云涧心狠手辣,对忤逆的人毫不留情,更不用说我这背后说他坏话的了。
而且看众嫔妃这样子,那天的事花嫔肯定都告诉了她们,她们定然也都知道了陆云涧的「小秘密」。
这样想来,陆云涧在她们心目中就成了一个既身体不行还心理残暴之人,确实挺冤屈。
而且主要是,这冤屈差不多还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汗了一把,难得心生愧疚。
想着不行就帮他挽回一点颜面吧。
于是我笑了笑道:「姐姐们多虑了,皇上并未对我做什么。而且那日我所说之事未必当真,毕竟皇上受伤是在多年之前,现在兴许已经找太医治好了。」
我随口找了个理由说着,却不想我刚说完,立刻就有人附和。
杜嫔忙点头道:「对对对,皇上定然是已经好了,否则怎能夜夜留宿承香殿!」
沅妃也道:「况且妹妹犯了这等错事也未受罚,想来皇上是个宽容之人,不会对后妃过多计较。」
洛妃则叹息:「大家进宫也不都是为了自己,毕竟身后还有家族,无论皇上为人如何,伺候皇上是我们的本分。」
花嫔也是一脸喜色:「姐姐说得极是!」
我:「……」
等等等等……
这个发展不对呀!
听她们话里的意思,怎么好像又对陆云涧抱有期待了?
这怎么可以!
林菀已经回来了,她们再一个个凑上去,伤了自己不说,还有可能使她们二人之间生嫌隙,最后岂不谁也讨不了好?
看着她们一脸欢天喜地的样子,我心知自己方才一心软,终究是错了,得赶紧想办法补救。
于是我猛掐自己一把,眼圈登时红了。
接着拿起帕子轻抹,装作擦眼泪的样子。
她们注意到我的异常,都是一顿,杜嫔问道:「妹妹这是怎么了?」
「姐姐……」我带着哭腔,「妹妹想了想,还是不忍心欺瞒姐姐们。」
说着我往纠结里演。
她们一惊。
沅妃忙问:「妹妹此话怎讲?」
「我方才为了不让姐姐们伤心,所以撒了谎。」
我一边说,一边掀起自己的袖子,露出早上被茶烫红的手臂。
「这是皇上打的。」我说。
心里默默给陆云涧道了个歉。
为了大家的幸福,只能委屈他了。
众人顿时凑过来。
我怕她们细看出端倪,连忙又把袖子拉上,装作难以忍受所以痛哭。
悄悄看她们一眼,众人已是满脸震惊。
「身上还有其他地方……」我擦了擦眼角好不容易挤出的泪,「我自幼与皇上熟识,早知皇上眼里揉不得沙子,谁犯了错必定严惩,先前他有一个丫鬟,因偷吃了一块玫瑰糕,竟被皇上活活打死!」
她们中有人已经吓得轻轻颤抖,我见效果不错,再接再厉。
「而且皇上特别记仇,心眼儿小,犯了错被他抓住,即使当时没发作,事后也会找回来。
「他铁石心肠,任何人求饶都没用。
「他心狠手辣,会采取各种极端的手段……」
我越说越是眉飞色舞,觉得这次她们肯定死心了。
众人已经面无血色。
胆小如花嫔甚至「扑通」跪下了。
……跪下了。
……跪下了?
我总算意识到不对。
也没回头,拔腿就跑。
却被人一把从后面薅住。
转过脸去看,果然就见他揣着手站着。
四目相对……
「呵呵。」他说。



「你的白月光回来了,我让位。」我垂眸跪在地上。
他皱眉,转身对旁边的宫人问:「宁欣现在是什么位份?」
「回皇上,是常在。」那宫人答。
他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听她这话我还以为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封她为皇后了呢。」
接着他转向我:「你一个常在有什么好让的?」
我爹为了前途把我送入宫中。
殊不知,我跟皇上陆云涧有仇。
选秀那天,他毫不犹豫就点了我。
我当时就哭了。
完鸟。
他这是想公报私仇。
果不其然,点我进宫之后他便给我封了个最低的位份——常在。
其他同时进宫的不是妃就是嫔,只有我一个人是常在。
然后将我忘在一边。
理都不理。
「姑娘莫要为皇上伤心,皇上国事繁忙,听说其他娘娘也没侍寝,想来等皇上忙完就会来看姑娘的。」
丫鬟翠儿企图安慰我。
我惆怅看她一眼。
心说还是太年轻。
我当然知道陆云涧为什么不招人侍寝。
因为他有一个喜欢的人。
那便是前威武将军林升的女儿林菀。
陆云涧便是为她守身如玉的。
当年陆云涧争夺皇位之时,林菀她爹林升站错了队。
陆云涧登上皇位之后,群臣要求将他们全家处斩。
可他却力排众议,只罚林升携家眷去戍守边关一年。
并特地嘱咐好好照顾林菀。
对她的深情可见一斑。
如今一年之期已到,林菀终于要回来了。
我堵在他下朝的必经之路,见他走来,快跑两步到他身前。
本想只行个普通的礼,却不想被石头绊了一跤,「扑通」摔在地上。
「什么人!陛下小心!」
旁边的公公吓了一跳,急忙把他护在身前。
我一言不发抖了抖身上的土,便这样跪在地上。
他用手拨开挡在前面的宫人们,好像才认出我般:「哟,是你呀,好久不见。」
我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直接道:「你的白月光回来了,我让位。」
他看了我半晌,我正不明其意,却不想他忽然转头问旁边宫人:「宁欣现在是什么位份?」
「回皇上,是常在。」那宫人如此答。
他立刻就像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吓死我了,听她这话我还以为自己什么时候不小心封她为皇后了呢。」
接着他转向我:「你一个常在有什么好让的?」
MMP!
我握拳。
谁跟你说位份了?
我深吸两口气,耐着性子跟他说:「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心爱之人回来了,不如放我们出宫,成全你们『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皱眉:「你想出宫?出宫后要去哪儿?」
我说:「当然是各自安好,另觅良缘。」
他思索了一阵,忽然上前,摸摸我的头叹道:
「别做梦了,早点回去洗洗睡吧。」
说完就绕过我,带着一群人径直走开。
我呆愣半晌。
再三确认自己是被戏耍之后,心里的小火山噌噌噌爆发。
一个箭步蹿起来,小跑着到他面前,在他惊诧的目光中冲着他的小腿踢了一脚。
接着拔腿就跑。
「宁欣!你给我等着!」
他在后面咆哮。



回到寝宫我就后悔了。
自己确实不该冲上去踢那一脚。
爽是爽到了,可听他后面那句话,后面恐怕不会有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尤其是我跟他关系向来不好,他还指不定怎么整我。
当初进宫时便一再告诫自己,要做小伏低,千万不能乱发脾气。
果然进宫这大半年都相安无事。
哪想今日冲动,还当他是那个半夜翻我们家墙头的少年呢。
一时忘了他都成皇上了。
「小姐,花嫔来了。」
正思索间,翠儿的声音忽然响起,吓了我一跳。
「啥玩意儿?花瓶?」想都没想,我脱口道。
翠儿在旁朝我狂打眼色,扯了扯嘴角道:「是花嫔娘娘……」
不用她说,我也看见了。
花嫔是花侍郎家的女儿,陆云涧能当上皇帝,花侍郎也出了不少力。
此时她向我走来,刚我那声喊她必定听见了。
我只好假装若无其事,惊喜道:「呀!花姐姐怎么有空过来!」
不才在下,别的优点没有,脸皮比常人厚上不少。
我向她行了一礼,毕竟她的位份比我高。
而且我不知道她的为人,若因为这些小事得罪了她,后面吃亏的也是我自己。
想到这里我又叹了口气,其实也是无所谓的,谁让我的仇人就是陆云涧本人呢,得罪谁还能比得罪他后果更严重?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自从来到宫中还没跟谁有过交流,花嫔无缘无故为什么突然过来?
思考间,花嫔已走到了近处。
「妹妹,姐姐不请自来,不会不欢迎我吧。」她笑道。
这话一出我便知道了。
棋逢对手。
我笑道:「姐姐说的哪里话,欣儿高兴还来不及呢。」
亲密地拉住她的手,转头对丫鬟翠儿说:「快去上茶,要最好的茶!」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这里什么茶好,但这样说肯定是没错的。
她似乎因我的举动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反手也将我的手抓住,拍拍道:「妹妹真是太客气了。」
我笑得越发灿烂:「姐姐难得来一趟,这都是应该的。」
来回几阵交锋,我们俩谁也压不过谁。
她突然到访定是有事,我也不着急,就静静配合她表演。
这时见她将茶杯一放,我心说要来了,果然便见她皱眉犹豫道:「听闻妹妹今日……见到了皇上?」
我一愣。
宫中的消息传播这么快吗?
这才多大一会儿,她就已经知道了!
至此我也不好否认,便也放下茶杯点头道:「确实,因一些私事去找了皇上。」
我这样说,是提防着她问我去找陆云涧什么事,我干脆拿私事堵回去。
不想却见她急道:「早就听闻妹妹与皇上是旧识,不知……不知……皇上为人如何?」
看她这吞吞吐吐含羞带怯的样子,我回过味来,知道她找我是干吗来了。
她这是想找我打听情报呀!
也是,陆云涧把人都招进来,就这么给晾着,可不是把这些心有所图的小姐们给憋坏了。
而且她们不像我,对陆云涧已是十分了解。
她们不敢直接去找他,怕反而弄巧成拙。
因为毕竟与陆云涧是旧识的我都躲得他远远的,她们这些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自然更不敢上前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她们可怜。
因为她们一心想着的那人,心里可再装不下别的人了。
林菀一旦进宫,必定是独宠。
其他人可不就得在深宫寂寞到老么。
我越想越觉得陆云涧不是人。
绝对不能让他把她们给糟蹋了。
于是我略一思索,便假装掏心掏肺道:「姐姐刚来我便见姐姐投缘,姐姐既然这样问我了,妹妹定然不会隐藏,只是姐姐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她连忙点头:「妹妹放心便是。」
语气中还有些紧张。
我清了清嗓子道:「皇上身形高大,容貌俊朗,早先还是王爷时便上阵杀敌,自然是威武不凡。只是……」
我慢慢说着,就见她眼睛越来越亮:「只是什么?」
「只是姐姐,你可知皇上为何迟迟不召见我们侍寝?」我把手放到嘴边,好像要捂住什么秘密。
见她笑容止住,神色紧张:「为、为什么?」
我面上严肃道:「因为皇上在出征时,不小心伤了身子。」
我语气里意有所指。
她表情已经不是紧张了,而是一片兵荒马乱,半晌才吞吞吐吐:「你的意思是……皇上……不行?」
我高深莫测地点点头。
不错不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还是难以置信:「皇上……不行!?」
是滴是滴,是这样滴。
我看她摇摇晃晃,几乎坐不住,知道她确实信了。
眸光中笑意一闪。
如此一来,她们就不会上赶着去找陆云涧。
陆云涧只管与林菀恩恩爱爱,她们便守得自己的清白。
到时她们出宫去,当然也可觅得良缘。
只是就是稍微有点对不住陆云涧了。
不过也没关系,一来他的想法不重要,二来自己本就与他不和,三来他都有林菀了,小小流言算什么。
而且主要是,这么不光彩的事,肯定没人敢当着他的面说的。
所以他注定是不会知道了。
我心里越发喜滋滋。
不禁为自己的机智得意。
却忽然听到门口处一声压抑的怒喝:
「宁欣!你想死吗!」



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可当我转过头去,确实,在门口看到了表情已经扭曲的陆云涧。
我不由吞了吞口水。
这货究竟在那里站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见他冲我这边走过来,我心中一颤。
立刻转过头,严肃地盯着花嫔对她道:「花姐姐,刚才,我们什么都没说对吧?」
我心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管陆云涧听了多少,只要我死不承认,就没人能奈何得了我。
所以看他一步步逼近,我得赶紧与我的小伙伴达成共识,疯狂对花嫔用眼神暗示。
可花嫔这时候竟带有了花瓶的属性,关键时候吓傻了。
她仓皇起身,对越走越近的陆云涧「扑通」跪下,嘴中高喊:「陛下恕罪!」
我僵在原地。
所以现在问题又来了,我是跟着跪下呢还是站起来解释呢。
正想的时候,陆云涧已走到身前,冷冷道:「出去!」
那还等什么,我立刻起身就要跑。
却被他一只手摁住我的头又给我摁了回去。
花嫔还跪在地下瑟瑟发抖,估计是腿软了。
于是陆云涧又是一声厉喝:「滚出去!」
花嫔这才连滚带爬,快速跑了出去。
此时我还被他摁在榻上,他的大手放在我头顶,我被迫仰着头看他。
「你刚刚说,我不行?」
他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我没说。」我马上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他于是用双手夹住我的脸将我固定。
脸色一沉,对我冷声道:「欺君可是要杀头的。」
我一愣。
自己老是忘了他已经成皇上了,而且他成为皇上的时候可是杀了不少人,可以说是心狠手辣的典型了,我与他的关系不能再跟以前一样随意。
「好吧,我是说了。」
于是我立刻改口。
他又上前一步,我被他禁锢住,动弹不得。
眼见他凑得离我越发近。
「我行不行,你要不要亲自试试?」
他眼底翻涌起我看不懂的情绪,看起来像是要把我吃了。
我莫名有点害怕。
不由想起进宫时我爹拉着我给了我许多宫斗的话本子,像是《真环传》《如一传》之类的,然后指着那些被赐死的嫔妃对我叹息:「傻宝,今天的她们有可能就是明天的你。」
听我说我的爹,我真的会谢。
现在好像一语成谶。
我看着他带有浓重的侵略性的眼神,忽然就慌了。
他会不会,真的要杀了我呢?
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俩本来就是对头。
让我入宫,也是为了公报私仇。
所以他杀了我,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
我的心里忽然一下子慌得很,既慌张又害怕,还带有几分不知所谓的委屈。
也不知道自己在委屈什么。
紧接着我就哭了。
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毫无预兆。
他好像也慌张了一下。
把禁锢住我的手放开。
看我的眼神变成了无奈。
「你哭什么呀。」他捧着我的脸,道。



「你就要杀了我了,我哭一下还不行吗!」
我自认为我的理由是站得住脚的,所以一点也不含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
他的语气却是越发无奈,用袖子在我的脸上擦了擦。
末了好像还很嫌弃。
我难以置信。
这人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刚刚明明……
细细想了想我们之间的对话。
他好像,确实没说要杀我。
我的眼泪渐渐止住。
神色慢慢由茫然变成了尴尬。
所以刚刚,我为啥心里会那么委屈呢。
难道就被他一个眼神吓到了吗?
他看我表情变化,在旁冷笑:「现在想清楚了?」
我清了清嗓子,不接他话茬。
端起已经冷了的茶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狼狈。
他甩了甩袖子,仿佛不经意道:「你现在的胆子可比小时候差远了。」
提到小时候,我愣了一下。
看他身着玄服,负手而立,举手投足间不经意露出帝王的威严。
心里说,那你呢。
你不早已不是在雪地里跟我打架的少年郎。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越发低落起来。
他却还是不依不饶,开始掰着指头细细算账:「上午的时候踢了我一脚,方才在别人面前公然诋毁说我不行,刚刚又企图往我身上泼脏水说我要杀你,你自己说,我堂堂一个皇上,平白在你这里受了这么多冤枉,该委屈的是我才对吧。」
我恼羞成怒:「你一个大男人,这些事都斤斤计较,怎么这么小心眼儿!」
我真是服了我的嘴了,都到这份上了,它怎么就不服输呢。
他认真点点头:「很好,又加一条,说我心眼小。」
说完给了我一个「你要完」的眼神。
我欲哭无泪。
所幸破罐子破摔。
「反正我说都说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我耍起了无赖,大不了受点罚,他还不至于杀了我。
却不想他蓦然向前一步。
「这可是你说的。」
仔细一看,他的眸光又像先前那样锐利。
不过这次我可不会再怕了,便坐直身子就那么瞪着他。
结果就见他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我的心竟然不受控制地「怦怦」乱跳起来。
在他快要贴上我时,终于还是忍不住用手抵住他的胸膛。
「你要干吗!」我别过头去,心说脸肯定红了。
他保持姿势没动。
「不是你说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推了他一把,自己趁机从他身下钻出,跳到一边,面红耳赤指责道:「那你也不能耍流氓呀!」
不知是不是我跳得有些急,一瞬间,我竟有些头晕。
恍惚中就听他笑着说:「你现在是我的常在,就算我真做点……」
他话说到一半,发现我的情况不对,冲过来抱住快要跌倒的我。
「宁欣!」
我定了定神,停了会儿,头晕的感觉又好了。
抬眼一看,近在咫尺的他神色变得异常可怕。
就像那天雨夜,他闯进太傅府敲我房门时那样可怕。
等我反应过来时手已经情不自禁抚上他的脸,意识到后又尴尬地缩回:「我没事啊……起身太快了哈哈。」
说着我就要站起来。
他却还是那副可怕的神情,固执地圈住我。
我愣住。
他……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想到从前了呢。
便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小太监的通报:「禀皇上,林菀姑娘已接到宫中,在承香殿安置。」
然后我就看到,他眼里霎时升起那么亮,那么亮的光。
我忽然好像知道方才自己为什么委屈了。
——你既然心中已有他人,又何苦来招惹我呢?



陆云涧急匆匆离开后,第二天就传来了林菀被封为皇贵妃的消息。
我初听到时还有点纳闷儿,心说怎么不干脆封为皇后。
转念一想,林菀毕竟身份尴尬,想来是要等时机成熟再册封吧。
比如生下皇子什么的。
册封典礼择日举行,陆云涧特地下旨,在此之前众妃嫔不必去请安。
他自己则日日去承香殿。
我脑袋里忽然想到一个词。
金屋藏娇。
于是我又回归了初来时吃吃喝喝玩玩的无聊生活。
心想如果每天都这么待着,我可能会抑郁到死吧。
而且心里说不出地烦躁。
早上倒茶时,不小心将茶泼到了身上,胳膊红了一片。
心里更不爽了。
所以决定去御花园走走。
刚看了几棵秀丽的树,路过一个转角,却听到有人在说话。
探头一瞧,却见前方亭子里聚着一大群人。
是各宫的娘娘们,包括之前见过的花嫔。
她们聚在一起,似乎在讨论什么。
我顿时来了兴致。
八卦呀!谁能不爱八卦!
于是我赶紧往前凑,边走边笑道:「这么巧,各位姐姐都在这里呀?」
我这么说着,一一向她们行礼。
悲剧,谁让我位份最低呢。
抬眼看了看。
撇开已经见过的花嫔不说,还有京兆尹的女儿杜嫔,宣威将军的女儿沅妃,吏部尚书的女儿洛妃。
啧啧。
除了当朝丞相的女儿月贵妃和刚被册封的林菀之外,后宫人齐活了。
「姐姐们这是在说什么?」我走到近前,又问了句。
这些人我是都认识的。
当年我尚在闺阁中时,偶尔会在宴会上遇见。
她们看到我似乎有些惊讶。
相对来说和我比较熟的花嫔迎了上来。
「妹妹来得正好,这几天不见妹妹,也不知那日后怎么样了,我们正担心妹妹呢。」
好家伙!
我说她们怎么都愣了一下,原来是在讨论我呢。
没想到竟然吃瓜吃到我自己身上。
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道:「还好。」
我看向花嫔,心说她的嘴也真够快的,不想这一看竟在她脸上看到了担忧的神色。
好奇又担忧。
我心说不是担忧我吧。
再看其他人,也都是表面平静的神色中暗含忧心忡忡。
我正疑惑呢,就听花嫔吞吞吐吐又问:「我听闻皇上甚是威严,皇上他……就没有对你做什么处罚?」
我一怔。
明白了。
原来是陆云涧在外凶名太盛,把她们吓到了。
毕竟一年前的皇位之争历历在目,陆云涧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一步步走上皇位,当时死了那样多的人,可都是他一手葬送。
所以她们理所当然以为陆云涧心狠手辣,对忤逆的人毫不留情,更不用说我这背后说他坏话的了。
而且看众嫔妃这样子,那天的事花嫔肯定都告诉了她们,她们定然也都知道了陆云涧的「小秘密」。
这样想来,陆云涧在她们心目中就成了一个既身体不行还心理残暴之人,确实挺冤屈。
而且主要是,这冤屈差不多还是我一手造成的。
我汗了一把,难得心生愧疚。
想着不行就帮他挽回一点颜面吧。
于是我笑了笑道:「姐姐们多虑了,皇上并未对我做什么。而且那日我所说之事未必当真,毕竟皇上受伤是在多年之前,现在兴许已经找太医治好了。」
我随口找了个理由说着,却不想我刚说完,立刻就有人附和。
杜嫔忙点头道:「对对对,皇上定然是已经好了,否则怎能夜夜留宿承香殿!」
沅妃也道:「况且妹妹犯了这等错事也未受罚,想来皇上是个宽容之人,不会对后妃过多计较。」
洛妃则叹息:「大家进宫也不都是为了自己,毕竟身后还有家族,无论皇上为人如何,伺候皇上是我们的本分。」
花嫔也是一脸喜色:「姐姐说得极是!」
我:「……」
等等等等……
这个发展不对呀!
听她们话里的意思,怎么好像又对陆云涧抱有期待了?
这怎么可以!
林菀已经回来了,她们再一个个凑上去,伤了自己不说,还有可能使她们二人之间生嫌隙,最后岂不谁也讨不了好?
看着她们一脸欢天喜地的样子,我心知自己方才一心软,终究是错了,得赶紧想办法补救。
于是我猛掐自己一把,眼圈登时红了。
接着拿起帕子轻抹,装作擦眼泪的样子。
她们注意到我的异常,都是一顿,杜嫔问道:「妹妹这是怎么了?」
「姐姐……」我带着哭腔,「妹妹想了想,还是不忍心欺瞒姐姐们。」
说着我往纠结里演。
她们一惊。
沅妃忙问:「妹妹此话怎讲?」
「我方才为了不让姐姐们伤心,所以撒了谎。」
我一边说,一边掀起自己的袖子,露出早上被茶烫红的手臂。
「这是皇上打的。」我说。
心里默默给陆云涧道了个歉。
为了大家的幸福,只能委屈他了。
众人顿时凑过来。
我怕她们细看出端倪,连忙又把袖子拉上,装作难以忍受所以痛哭。
悄悄看她们一眼,众人已是满脸震惊。
「身上还有其他地方……」我擦了擦眼角好不容易挤出的泪,「我自幼与皇上熟识,早知皇上眼里揉不得沙子,谁犯了错必定严惩,先前他有一个丫鬟,因偷吃了一块玫瑰糕,竟被皇上活活打死!」
她们中有人已经吓得轻轻颤抖,我见效果不错,再接再厉。
「而且皇上特别记仇,心眼儿小,犯了错被他抓住,即使当时没发作,事后也会找回来。
「他铁石心肠,任何人求饶都没用。
「他心狠手辣,会采取各种极端的手段……」
我越说越是眉飞色舞,觉得这次她们肯定死心了。
众人已经面无血色。
胆小如花嫔甚至「扑通」跪下了。
……跪下了。
……跪下了?
我总算意识到不对。
也没回头,拔腿就跑。
却被人一把从后面薅住。
转过脸去看,果然就见他揣着手站着。
四目相对……
「呵呵。」他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