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忽悠个将军做夫君

忽悠个将军做夫君

筱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现代女孩顾沛宁来到古代世界,成为了一个声名狼藉的小农女。原主抛夫弃女,不光被全村人唾弃,甚至被家人针对,开局抓了一把烂牌,该如何是好?作为一名接受过现代先进教育的高材生,顾沛宁决定利用所学知识发财致富,定要完成逆袭!

主角:顾沛宁,李逐水   更新:2022-07-16 00: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沛宁,李逐水 的女频言情小说《忽悠个将军做夫君》,由网络作家“筱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现代女孩顾沛宁来到古代世界,成为了一个声名狼藉的小农女。原主抛夫弃女,不光被全村人唾弃,甚至被家人针对,开局抓了一把烂牌,该如何是好?作为一名接受过现代先进教育的高材生,顾沛宁决定利用所学知识发财致富,定要完成逆袭!

《忽悠个将军做夫君》精彩片段

“那老李家的媳妇还敢回来啊?”

“她倒是想不回来,人家直接给抬回来,想赖都没地赖!”

“这老李家也是造孽,居然娶了个这么水性杨花的女人!太不要脸了!”

山脚下破烂的茅草房里,床上的女人正痛苦的扭动着瘦弱的躯体。

一旁打盹的小女孩也不过四五岁,见床上有了动静,先是一阵惊喜,随后又怯懦的往后缩了缩。

顾沛宁按着抽痛的太阳穴缓缓坐起来。

嘶!

身子怎么也这么痛,跟被人毒打了一顿似的!

“娘……娘亲,你醒了?”

小女孩缩在角落颤抖着开口,她倒是想不说话,但又害怕等一下娘亲又拿她“不孝”当借口打骂。

顾沛宁只看了她一眼,还没来得及开口,头就像被劈开一样,痛得她在床上翻滚起来。

爆炸的信息涌进脑海,顾沛宁这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里。

这身体原主也叫顾沛宁,嫁了一个猎户,还生了一个女儿。只可惜原主认为女儿就是个赔钱货,对这个孩子很不喜欢,平时非打即骂。

而她现在身上这么痛,可不就是被毒打了吗?

原主不甘跟着丈夫一起受苦,居然跑去勾引镇上富商的儿子,被人家嘲笑了一顿不说,还被抬回村把她做的事大肆宣扬一道。

天呀!

顾沛宁痛苦的捂住脸,她这是穿在了怎样的一个人渣身上!

这个时代出轨是要被浸猪笼的,她那个丈夫居然还留着她,可能是真爱了。

“娘亲,你……你没事吧?”瘦弱的小孩迟疑的走向她,顾沛宁这才发现她双腿都在发抖。

这孩子又瘦又小,身上穿的也是灰扑扑的粗布衣裳,巴掌大的小脸上尽是不安,倒是那双眼睛又大又亮,像盛进了星空一般。

顾沛宁抬脸,刚想和颜悦色的关怀下她,就见小姑娘快速后退一步,吧嗒一声摔在地上。

她肚子咕噜叫着,不禁老脸一红,想来原主一共在床上躺了三天,其间全靠汤汤水水熬过来,没饿死都算命大。

但小姑娘就像在面临洪水猛兽一样:“娘亲不要生气,我这就去做饭。”

那又乖又软的模样看得顾沛宁母爱爆棚,恨不得抱起来她狠狠吧唧两口。

顾沛宁赶紧叫住她:“毛……毛蛋,娘去做就行了!”

这么小的孩子在她那个时代还是无法无天的混世魔王呢!

只是毛蛋这个名字让顾沛宁一阵无语。

在封建农村都相信贱名好养活,导致这些孩子一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

家里到处都是脏的,包括她自己。

顾沛宁尽量忍住胃部的反酸,打算先去外面把自己洗干净了再做饭。

好在外面大缸里水是满的,不需要让她去挑。只是顾沛宁一埋头,立刻愣住。

水面上的女人侧脸上交错着疤痕,看起来很是狰狞,身子也没几两肉,跟排骨精似的。

顾沛宁差点仰天长啸一声,这丑女人是谁!

但余光看到那个小心翼翼跟着她的毛蛋,顾沛宁不得不憋屈的话忍了回去。

她寻着记忆走到米缸面前,里面就剩见底的一点米了。

顾沛宁差点没忍住痛哭,这个家到底有多穷啊!

她大概明白原主为什么那么瘦了。

毛蛋在旁边小声提醒:“娘亲,那个米是留着过年吃的。”

家里穷,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稍微吃好一点,毛蛋到底还是个孩子,对食物的渴求战胜了母亲的畏惧。

统共这点米还只能看不能吃。

顾沛宁深呼吸一口气,尽量撑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娘亲知道,娘亲就是看看,怕有老鼠偷吃了。”

她忍痛盖上米缸,又在厨房搜寻起来,最后居然只找到一把放焉了的小青菜。

她把菜拿出去清洗,大冬天的冷水冻得她一个激灵。

顾沛宁是城市中长大的,对柴火灶一窍不通,更何况是在连火柴都没有的时代。折腾了半天连个火星都没看见,还是毛蛋过来帮她生起火。

顾沛宁下意识咧开嘴角夸奖道:“毛蛋真厉害!”

这还是毛蛋第一次在娘亲嘴里听到夸奖,不禁红了脸,但还是腼腆的笑了下。

那模样看得顾沛宁心头一酸,暗自骂原主,好好的一个孩子,都养成了什么样。

顾沛宁在厨房找了一圈,除了一罐已经见底了的盐,其他什么都没找到。

菜汤加盐也挺好喝的。

顾沛宁只有这样安慰自己,只是在喝汤的时候捏住鼻子,像是吃中药一样灌了进去。

她看着一旁喝的津津有味的毛蛋,正想抬手揉揉她的头发,只是手都拿到一半了,视线触及到那头油油的头发,又讪讪的放下手。

她是喜欢小孩子,但更喜欢干干净净的孩子。


一碗热汤入喉,身子暖和了不少。

顾沛宁嫌弃的看了眼身上脏的都要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布,收拾完厨房,直接架起锅烧水。

“毛蛋,过来洗澡。”

水一热,顾沛宁看了一眼跟在她后面像透明人似的毛蛋,打算先把这丫头收拾干净了再说。

“怎么这么脏!”顾沛宁看着木盆里完全变黑的水,不由得咂舌。

毛蛋也知道自己又被嫌弃了,小脸煞白没有说话。

顾沛宁知道她害怕原主,也没奢望对方能这么快就和她熟络起来,吐槽两句,又去提水。

“真可爱!”顾沛宁眼睛一亮,看毛蛋的眼神像是一只饿极了的狼看到美食。

小丫头被洗的白白嫩嫩的,原本冻得青紫的小脸也红彤彤的,很是可爱。

“好了,我……娘亲也要洗澡了,你先乖乖自己待会儿!”

没控制住自己的兽,欲,在小丫头的脸上“吧唧”一口,顾沛宁笑眯眯的给她把身上的水擦干,穿上干净衣服放到床上。

毛蛋怔愣的摸摸自己被亲过的地方,脸上羞红:这还是娘亲第一次和她这么亲近呢!

“我的天啊,还要不要人活了!”

原本以为毛蛋已经够脏了,等顾沛宁清洗自己时,才发现毛蛋还算干净的,起码人家只用一桶水就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的,而她已经换了好几盆水了,那灰灰的颜色简直不忍直视!

顾沛宁绝望的捂住脸,原主这份尊容到底哪里来的勇气去勾搭人家大富人家的公子啊!

等洗完澡,顾沛宁又用这幅瘦弱的过分的身子吃力的将木桶往外搬。

茅草屋外面是一小块菜地,只可惜地里面只有稀稀拉拉的几根绿苗。

顾沛宁看着水浸了下来,隐隐发愁:米缸那点米还得留到过年,地里的菜塞牙缝都不够,今天晚上该怎么办。

“那是家里最后的菜了!”

一道略带僵硬的男声从背后传来,把陷入沉思的顾沛宁吓了一跳,她赶紧回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小哥哥……

不过和她所处那个时代流行的小鲜肉不一样,这个男人眉眼冷冽,给人一种很硬朗的感觉。

身材高大,目测这人大概有一米九!

顾沛宁不觉吞了吞口水,不知道有没有腹肌,好想摸摸试试手感好不好。

不过这人咋这么眼熟呢?

顾沛宁神情忽然一僵,这不是她那个“真爱”丈夫吗!

“既然你醒了,有些话我就挑明了说,你嫌我穷不想跟我过也没关系,明天你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了,但张员外家你就不要想了,在村子里挑个人看人家愿意要你的话就嫁了吧。”

小哥哥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多看她一眼都倒胃口一样,说完就进了屋子,手上还柃着两只野鸡。

“每次都被人抬着回来,你不嫌丢人我都嫌!”

顾沛宁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想了半天才从记忆里扒拉出小哥哥的名字,李逐水。

不由嘀咕道:“这么好看的男人居然娶了这么个货色,暴殄天物啊!”

不过这李逐水也是个能人,居然能忍原主这么久,还能和原主生下一个孩子,这幅身子这么瘪他居然也下的了手。

不对……

顾沛宁突然反应过来,看李逐水对她很不满意,这话的意思不会是想把她赶走吧?她可不相信她现在这幅尊容,除了李逐水还有谁敢娶她。

况且她才刚刚“出轨”。

“不行,我还得再争取一下。”顾沛宁嘟囔了一句,现在天寒地冻的,要是真被赶出去了,怕是一天都熬不过就得翘辫辫,她才活过来,不想再死一次!

她慢慢拖拖的走近厨房,李逐水正坐在小板凳上处理野鸡,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顾沛宁清了清嗓子:“李逐水,以前的事都是我不好,但通过这次的事我也看清楚了,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吧。”

这个家虽然穷了些,但好歹算作是有个容身之处,而且还有一个可爱的小丫头逗弄,一个小哥哥给她养眼,她傻了才会离开。

不过她万万没想到这话原主以前也说过,而且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看起来比她真挚多了。

李逐水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拔鸡毛的动作都更用力了。

“好。”

但他还是应了一声,毕竟家里还有一个毛蛋,他进山也不方便带孩子去,况且他一个大老粗也养不好女儿。

而且那次保证过后,顾沛宁就真的安分了一段时间。

他现在只求顾沛宁能多带带毛蛋,等她懂事了,自己也能放心。


“今天晚上要吃鸡肉吗?”完全不知道李逐水正暗地里勉强委屈自己,顾沛宁只看着他手里已经拔了毛的鸡流口水。

她平时的爱好多,做菜更是手到擒来,尤其是做自己喜欢吃的菜,而她最喜欢的就是鸡,就一只鸡都能让她想到好多道菜。

什么宫保鸡丁,板栗烧鸡,大盘鸡,辣子鸡……

光是想想都能让人垂涎欲滴,虽然家里条件有限,但最起码一道叫花鸡还是能做啊!

李逐水看都没看她一眼:“鸡是送给爹娘的,今天晚上我们先吃昨天打回来的兔子。”

顾沛宁“哦”了一声,恋恋不舍的往他手上看了一眼,就把还在锅里的热水舀了出来倒在李逐水旁边的木桶里。

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想吃什么还是得自己想办法赚钱了再说。

她走向卧室准备添件衣服再做饭,丝毫没注意到李逐水在背后满是惊讶的注意她。

顾沛宁今天居然没有骂他穷酸。

在他说要把猎物带给爹娘家的时候也没有闹,往日里可是恨不得把房子给拆了,今天居然还帮他加了热水?

李逐水百思不得其解,怎么醒来跟换了个人似的!

“娘亲,毛蛋马上起来扫地。”她一进门,原本昏昏欲睡的毛蛋瞬间打起精神,看着她还算正常的脸色悄悄松了一口气。

娘亲总说她是个赔钱货,只有在干活的时候脸色才会好一点。

在孩子单纯的心里,只要能让娘亲高兴,她累一点都没什么,毕竟娘亲说生她的时候丢了半条命,结果没想到生出来个废物。

顾沛宁赶紧制止她:“不用,你睡吧,吃饭了娘亲来叫你。”

毕竟这孩子这些天肯定一直守着她,也没有睡好觉。

她打开摇摇欲坠的衣柜一看,只觉得眼前一黑。

里面只有寥寥几件衣服,好全都是薄衣!

顾沛宁心头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快点赚钱,要不然就算不被李逐水赶出去,怕不是也要冻死在这个冬天了!

毛蛋还以为她又想拿衣服去卖,她惊恐的睁大眼睛,哭着道:“娘亲,再卖就过不了冬了……”

小小的孩子,已经尝遍了人间百味,过得是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顾沛宁显然也想起来原主做过什么事,她尴尬的笑笑:“我就是随便看看。”

这个家之前还是有几件厚衣服,但只要看的过眼的都被原主拿去当了,关键是也没有拿出半分钱补贴家里。

既然找不到衣服,她只好重新回到厨房。

李逐水已经不在了,只留下一堆野鸡毛,叠在一堆倒是挺好看的,只是顾沛宁现在饿的头晕眼花的,实在没心思去欣赏其他的。

在角落里找到那只瘦小的兔子,顾沛宁都顾不上嫌弃,麻利的把兔子处理干净,生火做饭。

“你这是做什么?”李逐水一进厨房就见她守在灶台前,不由得吃了一惊。

要知道原主除了找吃的,可是连厨房都不怎么进的!

顾沛宁一心盯着锅里的肉算时间,理所当然的道:“做饭啊!”

“需要帮忙吗?”家里只有这么一口锅,事关他们的晚饭,李逐水憋了半天才问。

“不用,你去休息吧。”顾沛宁挥挥手打发他。

“姐,你怎么还不往家里送吃的,我们都要揭不开锅了!”

在肉即将煮好的时候,一道大大咧咧的女声传来,随后狭窄的厨房内又挤进一个人。

来人十五六岁,辫着小辫子,脸蛋清秀,身上穿的衣服虽然旧,但好歹够厚实还没有补丁,顾沛宁凭着记忆一眼就认出这人是她妹妹,顾子念。

不是她厚此薄彼,而是顾子念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本来出嫁了的姑娘就该从夫,奈何原主又是个傻缺,从她舍弃李逐水这个大帅哥就可以看出来,最过分的她还是个愚孝。

听了她那个娘的话,任由顾子念隔三差五的来打秋风,本就紧巴巴的日子过得更加拮据。

偏偏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美滋滋的等村人夸她孝顺。

而她这个妹妹,虽然心头瞧不上穷鬼姐姐,但过来拿好处的时候嘴巴也甜,毕竟随便哄几句就可以拿到好吃的甚至铜板,谁不愿意嘴皮子一碰说点好话啊?

“这些就是吧,我来盛,生肉给我们自己煮就好了,姐你何必这么麻烦呢!”顾子念看到锅里的肉,眼睛一亮,直接把顾沛宁往旁边一挤,抢过她手头的勺子继续她刚刚的动作。

熟肉还可以省下柴火,她这蠢姐姐可是越来越贴心了,不枉费她大老远走一遭!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