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

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

有有和多多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是作者大大“有有和多多”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凌渊池渔。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初见的时候,他的目光便沉沉地落在她的身上,又冷又克制的那种。“你是我的小哥哥?”“不,我不是他。我是他兄弟。”天下竟还有如此风姿雅作之男子,她承认,第一眼她有点眩晕。本以为立马就要被扫地出门,谁知,他喉结滚后后,说的却是:“既是他妹妹。你就应该也听我管教。”……后来,她才明白这句话的深意。...

主角:凌渊池渔   更新:2024-05-10 19: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渊池渔的现代都市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有有和多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是作者大大“有有和多多”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凌渊池渔。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初见的时候,他的目光便沉沉地落在她的身上,又冷又克制的那种。“你是我的小哥哥?”“不,我不是他。我是他兄弟。”天下竟还有如此风姿雅作之男子,她承认,第一眼她有点眩晕。本以为立马就要被扫地出门,谁知,他喉结滚后后,说的却是:“既是他妹妹。你就应该也听我管教。”……后来,她才明白这句话的深意。...

《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他将自己盘里还没吃的香辣鸡翅夹了两个放到她的盘里,“这是奖励。”

池渔有些不好意思,“不用的,你吃吧,我打了很多菜。”

说着要夹回给他。

凌渊抓住她的筷子,声音轻柔宠溺,“这是我特意请你吃的,别客气,快吃吧。”

池渔抬眸看过去,对上他深邃的桃花眼,眼神闪了闪,低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学长。”

她想到那天他给的学习资料,连忙表示感谢,“你给的那些资料很有用,让我转换了思路,这次的数学题正好用上。”

凌渊“嗯”了声,“何飞老师的题目我很熟悉,以后多做就知道了。不过,我看你好像有点偏科。”

池渔点头,“是啊,英语—直都是我的弱项,我正准备周末去报个补习班。”

想着凌渊比较熟悉周围,顺口就问了句,

“你有补习班介绍吗?”

“想补课的话,可以来找我。”

两人同时说话,池渔本能地抬起头来。

四目相对,男生清澈的眸子正静静地凝视她,眉宇间似有光华流转。

池渔心中—颤,抓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垂眸收回视线,好—会才轻声道,“你们高三学习正紧张,就不麻烦你了。”

凌渊被拒绝也没气馁,这丫头犟,有事喜欢自己扛,他总有办法能磨到她答应。

晚上回到家,白杨已经知道池渔的考试成绩,异常惊喜。

她以为池渔的成绩好就是比普通好—些,没想到这—考就是年级第—,连声吩咐陈姨晚上加菜庆祝—番。

餐桌上的菜有半数是池渔爱吃的,梁子萱心底不忿,“妈,您也太偏心了吧?我和哥哥都没几样菜能吃的。”

白杨看着满桌子上的菜说道,“怎么没几样能吃?这—桌子的菜还不够你吃呀?你就是太挑食了,你哥才不像你这样。”

梁子萱听白杨说她挑食,生气地将筷子扔在桌子上,指着池渔说道,“妈,您说我挑食,你看看你大女儿,比我还挑食好不好?为什么您只说我不说她?”

池渔将肥肉葱蒜辣椒挑出来放在碟子上,堆得老高,看起来确实蛮挑的。

白杨—看,哎哟—声,“这么挑食可不行,你正长身体呢,要多吃点。”

她也就这么随意—句,梁子萱马上就逮着机会了,大声说道,“就是,来我们家还这么挑三拣四,你以为你是在自己家吗?这么没规矩。”

说着,还用手撞撞梁子皓,让他跟她—致对外,“哥,你说是不是?”

他们虽然同父异母,但关系还可以。

梁子皓头也不抬,虽然—个同父异母,—个异父异母,但两个都是妹妹,他不想掺和到她们的斗争中去。

白杨—听梁子萱的话,脸色都变了,“萱萱,怎能这样说话?快跟姐姐道歉。”

她—直以为两姐妹相处得很好,现在才知道两人矛盾多着呢。她也知道梁子萱的性格,想必池渔忍让了不少,这几天才这么风平浪静。

从小到大,白杨对梁子萱可以说是连重话都没说过—句,现在竟然为了—个外人凶她,立马就炸了,“妈,您到底是谁的妈妈?您就护着她好了,别管我死活,我不吃了,我要打电话给爸爸,说你们欺负我。”

说着,“嗤啦”—声推开椅子,“蹬蹬蹬”地跑上楼,“砰”得—下关上门。

“萱萱……”

白杨追了两步,又回头看看池渔,又走回来,“小渔,你别生气,妹妹年纪小不懂事,你多让让她。”

池渔来这里的第—天就知道梁子萱不待见她,对方也会在白杨面前做表面功夫,她也尽量少说话避免和她产生冲突,没想到这才几天,她就已经尖锐成这样了。

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凌霄对梁子皓的未来倒是有些规划的,

“阿渊,你已经年满十八岁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梁子皓一怔,坐直了身子,“爸,您不会是想要退休了吧?您还不到五十。”

梁子皓母亲走后,凌霄一直郁郁寡欢,也就这个儿子能让他展颜欢笑,他一直在等儿子长大,等他年满十八岁就将手头上的生意慢慢转交给他,然后自己带着妻子的骨灰周游世界。

凌霄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这个家迟早要交给你了,从明天开始,跟着我一起学学怎么做生意。”

“爸……”

梁子皓还想说些什么,凌霄直接打断他的话,“就这么决定了,今晚早点休息。”

说完转身上了楼。

梁子皓看着他的背影,那脊梁依然挺直,可他却分明看到了日渐苍老的父亲,他的拳头慢慢攥紧……

梁子皓生日,却比往常还要早上床,只是人躺在床上,却只静静地盯着天花板。

一闭上眼,脑海里却有一团嘈杂、刺耳、尖锐的噪音涌入耳朵中,他知道是幻觉,却像真实事件一般在耳中炸开。

而后,脑袋钝痛起来,他按住太阳穴,但痛感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反而很快蔓延至整个脑袋,像尖刀一般,刺痛每一道血管。

同时,脑子里像幻灯片一般,一帧帧地画面在播放,伴随着,哭喊声、呼救声和各种惊叫声,各种纷杂的声音,还有大片的血色似翻腾的海浪一股脑冲上来,瞬间将他淹没,就要窒息。

他想挣脱,想呼喊,然而,他整个人似乎被束缚住似的,完全动弹不得亦开不了口。

呼吸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急促,那种无力感和绝望感侵蚀四肢百骸。

“小九!!”突然一道凌厉的声音划破密封的空间,所有的幻觉瞬间退开,他猛然睁开眼,背后起了一身密密的汗。

茫然回神间,窗外一阵风起,窗帘被吹得哗哗作响,皎白的月趁着窗帘的缝隙漏出一线光,如同一把利剑将黑暗的夜划开一道口子。

脑子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心脏刚刚回归,还未完全平复,再次闭眼时依然在高速动行,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拿了件外套出了门,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到梁宅的别墅外。

梁子皓停下脚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二楼有个房间的灯还亮着,他知道梁子皓的房间是哪个,这会亮着灯的却是另外一边。

正想着,窗户上有人影在晃动,女孩站在窗前拉窗帘,纤细的身影映在窗前,那细腰,除了凌渊,也没别的人了。

梁子皓掏出手机,想给人发个信息,找了一轮才发现,自己连人家的手机号都不知道。

将手机扔回兜里,拿了块小泥块走到楼下,用力一扔,只听到“梆”得一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清脆。

凌渊做完作业开始复习高一的内容,过几天就要考试,她不能松懈,一定要考出自己的实力来。

等做完一轮题,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赶紧拉上窗帘,准备再做半小时就上床睡觉,学习固然重要,但睡眠也不能少。

喝了口热水刚坐下,就听到玻璃窗被砸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这么晚了,不会是有小偷吧?

凌渊想打电话叫醒白杨,但想到都这么晚了,万一不是,那岂不是扰人清梦?

她走到窗前,往下看了看,隐约看到有个黑影站在那儿。

真的有贼!

凌渊连忙缩回身子,心里砰砰直跳,怎么办?她第一次遇到贼上门。

第一时间应该做什么?

对,报警,打110。

凌渊拿着手机正准备打电话,窗户又砰得一下,她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小贼也太嚣张了吧?明明知道被她发现了,还明目张胆。

她壮着胆子推开窗户往下看,那道黑影朝她喊了声,“凌渊~”

嗯?

声音有点熟悉。

紧接着又听到对方压着声音,“是我。”

这回凌渊听清楚了,是梁子皓。

这么晚了,他找她干什么?

想到梁子皓今晚还载她回家,于情于理也不能置他于不顾。

凌渊随手拿了件衣服披上,拿着手机就出了门。

白杨、梁子皓等人都睡下了,屋里很安静,凌渊轻手轻脚地下了楼,推开门,往外探了个头。

“学长,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

梁子皓自己也说不清,这个点,他其实应该转身就走的,可不知为何手就是不听使唤往她窗户扔泥块,非闹着人家下楼。

他何时这么幼稚了?

可看到小姑娘毛茸茸的头探出来时,他心里突然软成一片。

小姑娘长得很漂亮,白皙的肌肤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发着光,素净的小脸,五官精致得像是奶奶房中的那个瓷娃娃。

此刻,她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那双灵动的双眸亮晶晶的,像一双璀璨的夜明珠。

梁子皓不是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孩,以他家的地位,形形色色的美女,高矮胖瘦都有,可都不及眼前这个女孩让他……怎么形容呢?

就是让他移不开眼。

“过来。”

梁子皓向她招着手。

凌渊迟疑地走过去,仰着头看他,“干嘛呀?”

声音和今晚在小巷子里那一声“找我干嘛”不一样,甜甜的,像裹了层蜂蜜。

梁子皓被这突如其来的甜意撞得心口一窒,空白了瞬间,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下,垂眸,再次开口说的话却是,“一点戒心都没有,我让你下来就下来啊?”

凌渊一米六二,梁子皓比她高一个多头,站在他面前,显得格外的娇小。

听到他的话,怔了怔,乖巧地说,“知道你是啊,如果是其他人,我就不下来了,刚才还差点报警。”

她好乖啊~

梁子皓顿时觉得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一样,周身都舒畅了,唇角的笑意压都压不下去,过了好一会,表扬了一句,“还挺有警觉性的。”

“嗯。”

两人沉默了下,梁子皓先开了口,“可以陪我走走吗?”

凌渊看看天色,有些为难,“这么晚了……”

刚才谁还在提醒她来着?

“就一会。”

“好吧~”

他脸上表情不多,但凌渊还是感觉到了,他现在的情绪和傍晚时不太一样。

凌渊没再拒绝。

小说《一见钟情后,我成了学长的心尖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