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初恋的你

初恋的你

公子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星是个混迹在娱乐圈的十八线,没有几个粉丝,就算走在路上都不会被认出来。也正因此,她才答应下代替好闺蜜去采访的请求。可上天跟她开了个玩笑,她采访的对象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顶流影帝,那男人还有一层身份,是与南星形同陌路的隐婚老公!她非常倒霉的在自家老公跟前摔了个跟头,还有比这更严重的社死现场吗?

主角:薄以琛,南星   更新:2022-07-16 00: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薄以琛,南星 的女频言情小说《初恋的你》,由网络作家“公子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星是个混迹在娱乐圈的十八线,没有几个粉丝,就算走在路上都不会被认出来。也正因此,她才答应下代替好闺蜜去采访的请求。可上天跟她开了个玩笑,她采访的对象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顶流影帝,那男人还有一层身份,是与南星形同陌路的隐婚老公!她非常倒霉的在自家老公跟前摔了个跟头,还有比这更严重的社死现场吗?

《初恋的你》精彩片段

帝都国际机场。

身为十八线女明星的南星,从未料到自己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跌个狗吃屎,她摸了摸脸,还好口罩没有掉。

还没等她爬起,尖叫声就此起彼伏响起。

“啊啊啊!!老公,老公我爱你啊啊啊!”

“出来了出来了!”

粉丝和媒体记者纷纷举起手中的相机对着出口方向狂拍,国际巨星薄以琛戴着墨镜,目不斜视的在助理和保镖的护送下往前走。

南星当场就又被人群给冲撞在地,突然,原本嘈杂的环境瞬间一片寂静,眼前慢慢出现一双穿着名牌皮靴的脚,她愣愣的抬头,正对上男人墨镜下凝视着她的目光。

他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额前的黑发微卷,下颔紧绷,看着他此刻冷漠的眼神,南星就知道这人心情不佳。

这么多年了,他所有神情代表什么意思,她都已经摸透。

鬼使神差之下,她举起手中的相机,愣愣的朝向那个男人:“薄以琛,您和余妙筝最近传出的绯闻属实吗?”

她这话一问出口,那些粉丝都激动地尖叫起来,男人似乎轻嗤了一声,直接绕开了南星,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随着薄以琛的离开,大批的人群也跟着他从南星身边挤过去,她在原地站了好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无奈的苦笑起来。

这算怎么回事啊……

南星失魂落魄的上了出租,手机突然响起来,她接起电话。

“怎么样?采访到什么了吗?”丁茜童的声音有些激动。

南星头想到刚才那事,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听到丁茜童这么问,头就更痛了:“你觉得我能采访到他什么?薄以琛什么人你不知道?”

听出了南星语气里的怨气,丁茜童讨好的笑道:“我也是没办法才让你替我去的,你就当可怜我这条断掉的腿吧……”

南星只能表示同意,毕竟,她的朋友到如今就只剩这一个了。

挂了电话,想到薄以琛那讽刺的目光,南星就眸光微暗的垂下了头,心中满是荒凉。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才意识到脸上的口罩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掉了!

帝都的午夜,万籁俱寂。

南星迷迷糊糊的醒来,浴室传出淅淅沥沥的水声,她立马从床上坐起,看着浴室的方向,神色怔然。

里面的水声突然停止,她快速的躺下去,装作熟睡的样子。

一个挺拔的身影光裸着上身走了出来,看着床上换了个姿势侧躺着的娇小身躯,幽深的眸暗了暗。

南星紧张的闭着眼,身边被子被掀开,带来一阵凉意,男人钻进被窝后,就没了动静。

就在南星以为这一夜会这样平静度过的时候,男人突然冷不丁的开口,“我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转行当狗仔了?”

南星眼睫微颤,犹豫了半晌才说:“童童脚受伤,所以拜托了我去替她。”

丁茜童是个八卦记者,也就是业内俗称的狗仔,今天薄以琛回帝都,可她却摔伤了脚,只好死缠烂打的让南星顶上。

“我说过,我不希望在大众面前和你扯上关系。”他冷漠的声音继续响起。

南星心口一窒,嘴唇都开始泛白,才低声说:“以后不会了。”

空气凝固了半分钟,南星身上突然一沉,冰凉的手触到她的肌肤,她的身体控制不住的轻颤。

南星脸颊微红的仰着头紧盯着天花板,即便他们已经结婚,却还是无法习惯的接受,他们之间做着情人间最亲密的事,心却相距甚远。

没错,她和薄以琛,当红的国际巨星,在半年前领了证。

一个十八线的女艺人,和粉丝无数,才华横溢的国际巨星,按理说怎么也扯不到一块儿去的两个人,却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夫妻,这个消息要是被传出,估计整个娱乐圈都会炸掉吧。

就连她自己,也怎么都想不到还会和这个男人重新纠缠在一起。

南星苦涩的想着,然而男人发现了她的走神,泄愤似的在她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她吃痛的启唇,迎来的却是他更深入的侵占,她忍不住喘息,终于闭上眼沉沦在这场情动之中。

一夜无眠……

直到次日中午,她被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刺到了双眼,才清醒过来。

忍着身体的酸痛,南星走出房间,听到楼下玻璃房里传出音乐声。

她走下楼,看着在玻璃房里认真作曲的男人,意外他竟然留在了家里。

这时,手机响起,来电显示为经纪人。

“南星,你赶紧看看微博热搜!”


电话里,经纪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南星皱了皱眉,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拿出手机点开微博,只见自己的私信已经炸了,包括她上一次更新的日常博底下都是对她的谩骂。

热搜榜排在第一的就是#薄以琛机场#。

她点进去,第一个热门是某大v八卦博主发的视频。

视频配的文字明显是想搞事情,带薄以琛的节奏。

【女记者在薄以琛面前摔倒,薄以琛竟然视而不见,这也太冷漠了吧!大家品一品,身为偶像这样真的好吗?】

视频中的内容,就是南星倒在薄以琛面前,然而他却扶都没扶一下的那段。

南星立刻翻到评论,下面第一个热评就让她眉心紧蹙起来。

人参鸡汤:这个倒在地上的不是记者啊!我看过她的戏,是个十八线的女演员!指路@南星0。

南星终于知道怎么突然这么多人会找到她微博里来骂人了。

这条热评下面,无疑都是对她的恶意满满。

灯火阑珊处:演员装记者,还故意摔倒在我修面前,故意想炒作吧!

薄以琛的小娇妻:这女人什么鬼?想炒作的心思不要太明显好吗?蹭你马的热度呢?

杨薄氏:这十八线也太心机了吧,我修不管扶不扶她都能借机营销一波!

除了都是喷她的,还有就是骂博主恶意带节奏,至少她翻了那么久,也没看到一个吐槽薄以琛不是的言论。

她自己微博底下的评论也都已经不能看了,南星正头疼,手机那头的经纪人李义,却冷静下来。

“说不准,这或许也是件好事。”

南星不解,李义轻笑了一声,“能和薄以琛捆绑上热搜,也是一种快速出名的方式,对现在的你来说,也算有好处。”

南星想到那些无端的攻击,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这种好处。

她清澈的目光瞥向玻璃房中正在专心创作的男人,无声叹息着。

等了良久也没等到她的回答,李义也猜到了她不想靠着这个绯闻上位。

李义忍不住摇了摇头,带了她两年,已经足够了解她的性格,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没野心。

但是身在这个圈子,这也是最让人头疼的一点。

他入这个行业以来,带过的艺人里发展的最好的已经身居二线,南星是他带的第一个艺人,也是至今为止都还毫无成就的艺人。

要不是这次和薄以琛一起上热搜,恐怕认识她的观众都没几个。

“发给你的剧本看了吗?”李义心中另有打算,直接转移了话题。

“看了。”

一个女7号开外的小角色,演的是男主身边忠心耿耿最后为男主而死的丫鬟,戏份屈指可数。

“这部剧的男主是许承哲,你的戏份都是和他一起,肯定能学到不少东西,你自己好好把握吧。”

李义的话,让她心生暖意,想到这两年来这个经纪人对自己的付出,敛眸诚恳道:“义哥,谢谢你。”

虽然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但李义却明白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真要谢我,就在剧组好好表现,抓住一切机会,知道吗?”

“我知道,我会努力的。”南星语气坚定地保证。

李义提醒她几句后就挂了电话,忙自己的事去了。

……

原本南星以为,这次的事不过是个小波浪。

等风头一过,新的八卦出来,那些网友自然也不会紧抓着她不放。

可没想到后续发生的事,再次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

只要是了解娱乐圈的人都知道,薄以琛有一个初恋。

他从未在自己的采访或者节目中提及过对方,但是从他出道时写过很多歌都有明显的描述,特别是那首《梦中婚礼》的歌词,粉丝们都心知肚明,那久是写给他初恋的。

相比现在曲风酷炫的薄以琛,那时候的他写的所有歌曲大多都还是抒情风。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管媒体怎么问,薄以琛都是油盐不进。

甚至到了后来只要有人问起初恋的话题,他都会直接冷脸走人,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

可偏偏,在薄以琛新专辑中,一首《无名》,竟然又有了《梦中婚礼》的影子,歌词虽然心境完全不同,但里面提到的人,却和那个初恋的形象大同小异。

在《梦中婚礼》中他写到。

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公主,感谢我的生命有你存在。

我挚爱的女孩,八是你和我的幸运数字。

或许这就是缘分,就在这一天。

你说想去罗马教堂,我将在那里。

给你一场最佳的梦中婚礼。

当时这首歌出了以后,薄以琛在自己的宣传上打得标签就是致初恋。

他成名以后,歌的风格发生了变化,也不再表述自己的感情,可这次发布的新歌和mv,却又再次表达了自己对某个人的情感宣泄,媒体们就不禁开始蠢蠢欲动了。

在一场活动结束后的采访中,现场直播的情况下,有记者直接问道:“请问《无名》这首歌里描述的女人是您那位初恋吗?”

看到这个采访的时候,南星正在和丁茜童在家小餐馆里吃着烤鱼。

餐馆老板明显是薄以琛的粉丝,正蹲在电视前看着那段采访。

听到记者的问题,南星有些发愣的紧盯着电视上薄以琛那张俊美如斯的脸,心跳不知不觉间加速,瞳仁中满是紧张的神色。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薄以琛又会避而不答直接黑脸的时候,他那低沉的嗓音却响了起来。

“是。”

一个简单的回答,却让记者们激动地眼睛都红了,餐馆内所有人也都开始议论纷纷。

“时隔这么多年再次在歌词中写到那位初恋,请问是因为两位已经复合了吗?”

南星手抖了一下,不小心碰到旁边的水杯,瞬时间浸透了桌布。


她急忙抽出几张纸巾试图擦干,丁茜童见此也开始帮忙抽纸。

“不是。”那毫不犹豫的否认,让南星整个人都顿住了。

她抬头看向电视上那张神情显得云淡风轻的脸,心中一时酸涩难言。

“这首歌,写的是她,但只是对于过去最后的缅怀,仅此而已。”

“星星,你怎么了?”丁茜童的手在她面前挥了挥,一张俏丽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她从来没看见过自己这好闺蜜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

南星牵强的勾了勾唇,摇头道:“没事。”

他说那首《无名》,是对过去最后的缅怀,言语间好像已经完全放下了两人曾经的感情。

可是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要逼自己嫁给他?

看着那首《梦中的婚礼》的歌词,南星眸光有些恍惚起来,似陷入了某种回忆……

“《罗马假日》里面的风景太美妙了,以后我一定要去看看,特别是圣彼得大教堂。”

少年偏着头目光柔情的凝视着她,嘴里却说着桀骜的话语:“那以后,我们就在那儿办婚礼。”

“薄以琛!你臭流氓,谁说要嫁给你了?”她立刻脸涨得通红,又羞又怒。

他低低的笑着,侧过身子支撑着上身,眼底满是戏谑和打趣,“不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

面对他深情的注视,她耳后根都有些发烫起来。

偏偏还要做出一副认真的神态说:“薄以琛,我们现在年纪还小,应该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这次月考你又是倒数,照这么下去,你还怎么考大学?”

她说着说着又习惯性的教导起他来,少年露出一丝无奈地神色,然而嘴角却始终勾着一抹弧度。

……

少男少女曾经的对话,似还在耳边回荡。

当初分手的时候,那锥心的痛似乎还能感受到。

当初说好的永远不会再见,短短几年,这话就打了脸。

薄以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定要娶我呢?

南星回到怡园别墅时,家里依然是空荡荡的,因为两人结婚是要绝对保密的事,薄以琛连保姆都没有请一个。

她坐在大厅沙发上,或许是今日回忆起了太多过往,如今一个人独处在这么大的房子里,心情不免有些低落和苦涩。

好不容易抛开那些紊乱的心思后,她拿着手机打开微博,果然,#薄以琛初恋##薄以琛新歌##无名#等话题几乎要霸占整个热搜榜。

她点进那初恋的话题,热门第一,已经有了6万的点赞,评论也有2万。

这位博主总结了薄以琛所有歌词中对那位神秘初恋的特征。

南星看着那些总结出来的特征,一时间有些愣神。

而下面的评论,风向十分一致,都是在夸赞薄以琛有多么深情,和嘲讽那位神秘初恋没眼光竟然甩了薄以琛。

王吉吉:《无名》的歌词写的已经很明显了,薄以琛已经完全放下了那个初恋,不知道错过这么优秀的男人,那个女的现在得多懊悔!

这条评论点赞已经破了3万,可想而知大家有多认同。

南星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懊悔么?

他们之间,若只是懊悔这么简单,就好了。

而她懊悔的,也不是错过他,而是……遇见他。

这一晚,南星窝在沙发上等到了半夜,薄以琛也没有回来。

她拿着手机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发了条信息过去。

毕竟两人现在也是夫妻关系,她有必要关心一下他的行程才对吧?

虽然这样想,但信息发过去后,她紧张的心情却还是没有半点缓解。

而另一边,薄以琛刚从活动场地离开,在粉丝的围堵下,成功坐上了保姆车。

经纪人宋咏坐在他旁边,拿着iPad翻看第二天的行程。

“今晚你回哪住?”宋咏头也不抬的问。

薄以琛眸光闪动着,刚要回答,手机就震动起来。

看到是谁发来的短信时,他漆黑的眸沉了沉,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不消片刻,眼底又恢复了冷寂,俊美的脸庞多了丝凉薄之感。

“回酒店。”

久久等不到回信,南星刚开始的紧张,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呆愣和迷茫。

她早该想到的,心里那点期待,本就不该存在不是么?

他们之间,早已回不到过去。

可为什么心里总是忍不住的酸楚。

想到这儿,南星闭了闭一直紧盯着手机而有些发涩的眼睛,起身回到卧室,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体却良久了也不见转暖,手脚冰凉的可怕,仿佛凉到了人的心底。

……

次日,南星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

“星星!”

丁茜童激动地声音传来,声贝高的几乎要穿透她的耳膜。

南星将手机拿远了几分,还没等她开口,丁茜童的一句话就让她怔住了。

“你是薄以琛的初恋?”

她沉默了几秒,还是保持着冷静说:“为什么这么问?”

“网上现在都在传啊,很多营销号都说薄以琛的初恋形象和你很相似,什么桃花眼,黑长直,关键他们说你们高中还是同一个学校的!”

南星立刻猜到了什么,声音有些不稳道:“我先看看,到时候给你回电话吧。”

急忙挂了电话后,她脸色有些难看的打开微博,果然看到自己和薄以琛一起上了热搜。

热门都是一些营销号在分析,将自己和那些歌词中的特征结合在一起,甚至还有两人毕业于同一所高中的实锤信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薄以琛的粉丝纷纷炸毛,在评论区里掀起了骂战。

木木修:开什么玩笑?我修和那个十八线?可能吗?

半生缘起wu:大家都忘了这个十八线在机场的骚操作了?她要真是那个初恋,薄以琛看她摔倒能那么冷淡?

藤椒泡面是魔鬼:对对对!上次她就倒贴我修炒作过一次,这次又来了!太不要脸了吧!

一时间,南星的微博再次沦陷,薄以琛的死忠粉们纷纷在私信里开喷她,什么辱骂性的词汇都出来了。

进这个圈子也已经有两年,她知道,要是没有人刻意炒她,是不会有人把自己这个毫无存在感的十八线和薄以琛那样的巨星牵扯在一起的。

就在这个时候,南星接到了经纪人的来电。

“今天没事别看微博了。”

李义的这么一句话,就让南星瞬间明白了自己是怎么上的热搜。

“那些营销号和水军,是公司找的?”

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质问和不可置信,李义耐心的说道:“南星,这对你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你知道吗?不是所有人都能和薄以琛炒上绯闻的。”

从昨天他看到薄以琛的初恋形象竟然和南星非常雷同时,他就知道这个机会有多难得。

于是当即就想出了这一招,和公司老总商量了一下,接机炒作一番,借着上次机场的热度,继续提高南星的知名度。

“不行,把那些通稿都撤了吧!”

南星说的十分坚定,却让李义无法理解,以为她又犯了以前的臭毛病。

“南星,身在这个圈子,就不能讲究清高那一套!”

“公司的钱已经花出去了,热搜已经撤不回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