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分手后全能马甲上线

分手后全能马甲上线

芋泥啵啵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桑若娇娇软软,懂事听话,被陆征养在身边,宠上了天,帝都所有人都羡慕她。她是单纯但并不傻,某人根本就没有心,更不会真的将她放在心上,于是,桑若逃了,她决定靠自己活下去。陆征由一开始的不以为意,到后来的烦躁不安,最后还是决定把人追回来。他没有想到,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变得硬气起来了,她马甲一身,拒绝复合!

主角:桑若,陆征   更新:2022-07-16 00: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桑若,陆征 的女频言情小说《分手后全能马甲上线》,由网络作家“芋泥啵啵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桑若娇娇软软,懂事听话,被陆征养在身边,宠上了天,帝都所有人都羡慕她。她是单纯但并不傻,某人根本就没有心,更不会真的将她放在心上,于是,桑若逃了,她决定靠自己活下去。陆征由一开始的不以为意,到后来的烦躁不安,最后还是决定把人追回来。他没有想到,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变得硬气起来了,她马甲一身,拒绝复合!

《分手后全能马甲上线》精彩片段

滴答,滴答——

时针和分针在12这个数字重合。

桑若蜷缩在沙发上,终于掩不住面上的疲惫和困意。

她看向那桌不知道冷了几遍又被她热了几遍的饭菜,有些失望地垂下了眼。

今晚,他是不会来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桑若感觉到唇上传来的暖意。

她下意识地启了唇,瞬间就被剥夺了呼吸。

陆征的领口被扯得松松垮垮,他狭长的眼盯着身下白嫩柔软的女孩儿,眸底是被蒸腾起的情欲。

桑若迷迷糊糊地睁眼,轻声叮咛了一声,想将他推开。

她刚醒的声音还带一点鼻音,听起来有点像是在撒娇:“你起来,我今天给你做了菜炖了汤,热了好几次,你现在才回来。”

“今天有点事。”陆征简单地回答,又在她唇上亲了亲。

桑若忍不住皱眉,娇斥道:“我才不亲。”

见陆征眼眸微微一眯,她吸了吸鼻子,又突然开口,“沙棘眼泪?刚出的限量款香水,哪个女人蹭到你身上了?”

陆征有些失笑。

他轻咬着她圆润小巧的耳垂,感觉到她猛地一颤,他唇角微扬,嗓音是极度的低沉与沙哑,却透着云淡风轻的味道:“你是狗鼻子吗?这都能闻出来。”

桑若闭了闭眼睛。

他从来就是这样,无所谓、不在乎,也从不解释。

第二天清晨,桑若揉着酸疼的腰肢翻了个身,伸手过去摸了摸旁边的枕头。

没有一点温度。

陆征走了很久了。

说不失落是假的,可桑若从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从她失忆开始,她的身边只有陆征。

她被他养在身边,成了他笼子里的一只金丝雀。

只是时间长了,她竟然越来越不满足了。

桑若叹了一口气,匆忙用完了早餐。

今天C家上了新款,一早就打了电话让她去看看。

于是,两个小时后,跟在桑若身后的2个保镖手上,已经拎满了大大小小的包。

整个帝都都知道桑若是陆征养着的小金丝雀,然而,看她那样花钱,还是不由得惊叹,陆征是真的宠她。

桑若走进一家店内,看中了一条黑色小洋裙,正要刷卡付钱。

“哟,这不是陆少身边的桑小姐吗?”一个听起来阴阳怪气的女声从旁边传来。

桑若侧过身,就听那女人继续说:“这件衣服,我要了。”

她指的,正是那条桑若看中的黑色小洋裙。

桑若脸色一冷,正欲开口。

面前这女人她认识,周家的小姐周璇。

她以往跟着陆征出席各种宴会时经常看见她。她当面对她亲切示好,可背后却不住地在讽刺她。

然而,像今天这样直截了当地跟她抢东西,是第一次。

“你什么意思?”她脸色很冷,嗓音也透着不悦。

“桑小姐还有心情逛街?”周璇唇边带笑,似是疑惑地开口问。

桑若面色冷沉,没开口。

“她要回来了,你不知道吗?”见她不说话,周璇微笑着,朝店员递上了手里的卡,一边看似随意地数说。

见店员接过周璇的卡,桑若心里不知怎么,涌上一股不安:“谁?”

周璇扭头看着她,眼里是藏不住的恶毒笑意,她一字一顿:“沈安安。”

这个名字,带来的冲击力无疑是巨大的。

桑若身侧的手已经攥上了裙摆,她抿了抿唇,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周璇瞧着,得意地喊住了店员:“诶,这条裙子我不要了,让给桑小姐吧。”

她拿回自己的卡,无不讽刺地说:“很难接受吗?从一开始不就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吗?这条裙子我让给你好了,反正,你也没几天好日子过了。”


桑若冲进陆征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电脑上开国际会议。

林助理跟在她身后,也急冲冲地跑进来。

见陆征微眯着眼看来,他才无助地解释:“桑小姐非要进来,我拦不住……”

今天桑小姐不知道怎么了,明明他已经说了陆总在开会,可她好像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样子。

和以往很不一样。

以前桑若从不打扰工作中的陆征,也从不会像现在这样,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慌乱、不安。

陆征有些不悦,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狭长的眼也透着极冷的寒气。

半晌,他冲电脑那端说了什么,然后合上电脑,对上桑若那双漂亮的眼,冷声:“你来干什么?”

“陆征。”桑若轻声开口,嗓音是自己都没料到的颤抖和哽咽。

她突然想起昨晚的香水味,脸色苍白地咬紧了嘴唇,她眨了眨眼,透过朦胧的视线看着陆征:“沙棘眼泪,是沈安安身上的味道。”

一句肯定的陈述句。

陆征听闻,也不得不缓缓蹙起眉。

“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桑若一怔,心底的不安涌上全身,她舔了舔嘴唇:“你,你要和她结婚是吗?”

沈安安回来了。

陆征和她结婚是既定的事实了。

如果他们结婚,那她还该待在陆征身边吗?

答案显而易见。

陆征不否认自己在看见桑若苍白而挂着泪珠的脸蛋时突然间的心软,可沉默半晌,还是语气硬邦邦地“嗯”了一声。

桑若给自己做的心理防线骤然崩溃。

她就知道,和沈安安相比,她什么也算不上。

她全身都在颤抖,唇瓣张合几次才开口问他:“可不可以、不结婚?”

在陆征看来,她多少有些无理取闹。

“近郊的别墅群都划到你名下。”他抬眸扫了眼杵在一边大气不敢放的林助理,让他先出去办事。

随即起身,走上前,温暖的指腹擦过桑若的眼尾,嗓音却是透心的凉:“别耍小孩子脾气,回家等我,今晚给你带最爱吃的半熟芝士,嗯?”

他的话明明很温柔,却像一把尖锐的刺刀将她千刀万剐。

寒气从脚底升起,桑若至今才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可笑。

“你把我当什么?送我房子养着我,想让我当小三?”桑若脸色惨白,牙齿打颤,却硬是冷下了声音,“陆征,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从始至终,她都错得彻彻底底。

她自己抬手蹭掉了眼尾的泪,转身便想离开。

陆征喝住她,语气已隐约透着不耐:“你还想闹什么?”

桑若停下脚步,又转回身,一把扯下脖子上的项链,丢在地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唇角颤抖着吐出几个字:“陆征,我们结束了,再见。”

这话一出,男人眸底便是一沉,那抹戾气还未升起,桑若便已扭头跑出了办公室。

林助理感觉到不对劲,敲门进来瞧瞧,却不怎么敢靠近。

“陆总,这……”

陆征有些出神地看着地毯上那条熠熠生辉的项链,那是他在拍卖会上花大价钱为她拍来的珍品,她很喜欢。

即使他们再吵架,也从没离过身。

这次,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陆征没想过“我们结束了”这样的话能从桑若嘴里吐出来,她自从失忆那天起就一直在他身边,她如何能离开他?

他的眼里带上烦躁,却被他硬生生地压下去。

陆征闭上眼,脑海中却全是桑若挂着泪珠跑走的模样。

他“啧”了一声,又睁开眼,冷声吩咐:“把她的卡停了。”


在酒店前台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中,桑若垂着头接过了卡。

这些年,无论做什么,她用的都是陆征的卡。

就连离开陆征后,能拿出来的,也只有他的卡。

“小姐,请问还要选择什么支付?”前台见她穿着精致而美丽,面上依旧挂着微笑。

桑若看着钱包里剩下的银行卡,紧紧捏住了钱包,指骨因为用力泛了白。

“小姐?”见她始终低着头不答话,前台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毕竟酒店不止接待她一个客人,桑若这样很影响她的工作。

桑若只感觉她的目光像刺刀一样,一刀一刀地凌迟着她,她默默地将钱包收好,哑着声音道:“不了,谢谢。”

她离开这个酒店时,内心几乎已经悲凉到了极致。

她下午才撂下了狠话,对方却早已经把她的卡停掉。

没有人能比陆征更狠心。

桑若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除了五星级酒店,她不知道哪里能有那种她能支付得起的小酒店。

昏黄的路灯下,她掏出兜里的钱,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数了好多遍,终于承认,她现在仅有453块钱。

她叹了口气,有些无措地抬起了眼。

“小姑娘?”这时,不知从哪里走来一个面目和蔼可亲的大娘,满含关切地问她,“你怎么了?是没有地方住吗?”

桑若看她不像是坏人,于是抿着唇,点了点头。

“我家里正好是开旅店的,价格也不贵,要不要去看看?毕竟这么晚了,先休息一宿。”大娘热心地说。

桑若已经很疲惫了,也没多想,正要答应。

突然,一个听上去带着点沙哑的性感嗓音冷笑着响起:“喂,又要拐骗小女孩吗?”

桑若一惊,扭头,看着一个穿着火红吊带裙的女人靠在墙边,似笑非笑地看过来。

女人画着很浓的烟熏妆,眼尾上挑,整个人风情万种,摇曳生姿。

大娘一听,面色一僵,有些不悦了:“你说什么呢?”

女人环着胸,没什么表情,可那眼神分明十分具有威胁性,在那张美艳的脸上,竟十分震慑人。

她低头不知从哪摸出了根烟,低头娴熟地拢着手将烟点燃,边说:“你干的那些破事不用我多说了,赶紧滚吧。”

桑若皱了皱眉,想为大娘说几句:“不是的,她只是……”

女人打断她:“你如果不想被卖,就闭嘴。”

桑若一愣,很快意识到面前这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大娘也许真的……

她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大娘见桑若已经不相信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女人,蹒跚着脚步离开了。

桑若松了口气。

她转过身,认真地打量了一下仍旧靠着墙的女人。

“谢谢你。”

女人殷红的嘴咬着烟,猩红的烟头忽明忽暗。

听到桑若真诚的道谢,她的目光上下打量一眼,见对方身上衣服都价格不菲,兴致缺缺地移开目光:“不用,富家小姐还是别出来体验生活了,这社会比你想的危险得多。”

桑若想了想,褪下戴在手腕上的镯子,走到女人面前,递给她:“这个送给你,是我才买的,刚才多亏你了。”

女人垂眼看着那个透绿的玉镯,挑了挑眉,红唇微启,一口烟吐了出来,呛得桑若顿时咳嗽起来。

女人眼神里透露着一丝诧异。

这丫头,是单纯还是真傻?

桑若咳得脸都红了,一双透亮的黑眸抬起来,望住了女人透着媚的眼。

女人蓦地怔住了。

那双眼睛很透彻,几乎一眼就能望见底。她猜测,面前的女孩过去一定是自信且骄矜的,可现在眼底却藏着些疲惫与委屈,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狗。

见女人不接她手中的镯子,桑若又将手往前伸了伸。

女人“啧”了一声,指尖一松,亮着猩红光芒的烟头落地,她踩着红色高跟鞋一点一点地碾灭,看起来有些烦躁地抓了抓批在肩头的卷发。

“算了,跟姐走吧。”

不多时,桑若端着一碗泡面进入自己即将生活的房间。

阴暗而潮湿,洗得发白的床单甚至透着一股霉味。

桑若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可还是在那张破旧的木桌子前坐了下来。

这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家里,一间极为狭小的房间。

女人叫姜颜,是做直播的,因为要照顾家里人,自己只租了个小房子住着。

大概是看她可怜,才把她带回来了。

桑若叹口气,开水一冲,泡面的香味扑鼻而来。

以前的桑若怎么可能会吃这些,然而她现在闻着味儿,竟然觉得还不错。

又有谁离开了谁不能过。

桑若挑起面,心中竟然觉得无比的踏实。

之前的日子好像是漂浮在云端上的,她踩不到地,始终惶惶然。

可现在她狠狠地坠在地上,才觉得脚踏实地的感觉真的令人心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