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八零媳妇有点飒

八零媳妇有点飒

老羊爱吃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楚翘的人生一直掌控在别人的手里。出嫁前,事事听从父亲和继母的安排,出嫁后,对丈夫和公婆的要求从不反抗,可她的付出换来了什么?只换来一个难产死于手术台的悲惨结局!重活一世,楚翘回到了结婚之前,这辈子她断然不会嫁给那个渣男!就在她对爱情失望的时候,渣男的亲叔叔来求婚了……

主角:楚翘,顾野   更新:2022-07-16 00: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翘,顾野 的女频言情小说《八零媳妇有点飒》,由网络作家“老羊爱吃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楚翘的人生一直掌控在别人的手里。出嫁前,事事听从父亲和继母的安排,出嫁后,对丈夫和公婆的要求从不反抗,可她的付出换来了什么?只换来一个难产死于手术台的悲惨结局!重活一世,楚翘回到了结婚之前,这辈子她断然不会嫁给那个渣男!就在她对爱情失望的时候,渣男的亲叔叔来求婚了……

《八零媳妇有点飒》精彩片段

“怎么会难产呢,产检时医生不是说没问题吗?这可怎么办好,建设?”

“医生,能不能两个都保?”

“产妇情况很凶险,你们家属快点拿主意,否则两个都保不住!”

……

楚翘被这些嘈杂的声音唤醒了,身下湿漉漉的,像是在汪洋大海里飘浮着,她感觉身体很沉重,不住往下坠,可又觉得很轻,像羽毛一般,一个劲地往上飘。

医生冰冷而无情的声音,还有她婆婆和丈夫的声音,楚翘听得很清楚,她张了张嘴,想和医生说,她想活。

可嘴张了半天,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又听到了婆婆的催促声,“建设,楚翘都这么大年纪了,又是大出血,以后肯定怀不上了,要不保小吧!”

楚翘嘴又张了张,身下的血流得更多了,还是没能发出声音,她又听见了丈夫顾建设的声音,精神振作了些,建设肯定会救她的。

还有她辛苦养育的两个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却是她含辛茹苦养大成人,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死的。

而且为了这两个孩子,她一直没生自己的孩子,拖到四十二岁高龄才怀孕,要不是年纪太大,她也不至于难产。

“爸,楚姨那么喜欢孩子,她肯定不想妹妹出事的。”老大的声音。

“大哥说的对,楚姨那么想要自己的孩子,我们不能让楚姨寒心。”老二这小畜生的声音。

楚翘暗灰色的眼眸,猛地亮了,身体朝上挺了下,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惨白,嘴大张着,像濒死的鱼儿一样可怜。

她感觉到了身旁护士同情的眼神,楚翘都能猜到护士心里在想什么,肯定是——

“可怜的女人,辛辛苦苦替别人养孩子,结果还不是养了两头白眼狼!”

是啊,她养出了两头畜生不如的白眼狼,她早应该想明白的,那两个畜生连一声‘妈’都不肯叫,一直都叫她楚姨,又怎么会真心对她?

死到临头,她才看清现实,呵……她太蠢了!

死得不冤啊!

楚翘对一直没吭声的丈夫也不抱希望了,到现在还没表态,不就是想活活拖死她吗?

可她还是不甘心啊!

她这辈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顾……建设!”

楚翘拼尽全力,叫出了最后一声,外面的顾家人面色大变,顾建设咬了咬牙,大声说道:“翘翘,我会照顾好咱们女儿的,你放心去吧!”

眼前一黑,楚翘陷进了黑暗中,耳边是各种纷乱的声音,但她却听到了一个火爆的声音——

“胡闹,这种事有什么好纠结的,保大人的命!”

“小叔,这是我家的事!”

“顾建设你还是不是人?里面的是你老婆,她在给你生孩子,你个畜生不如的东西,丢尽了顾家的脸,拿来我签字,不拿?老子踢死你!”

“医生,保大人,签好字了!”

男人的脾气很烈,声音也像火药一样,可却让楚翘心里很暖,她嘴角扯了下,很想说声谢谢,可没有一点力气了。

来不及了。

她要死了。

可她不甘心。

如果人生能够重新来过,她绝对——不会——再生孩子了!

爱谁生谁生!

楚翘愣神地看着屋子里的家具,直到看见五斗柜上的那只白色搪瓷缸,上面有红色的字——沪城第六医院。

她才回过神,有些明白现在的处境了。

不出意外,她的人生真的重新开始了。

可现在是几几年?

希望还没嫁给顾建设那狼心狗肺的畜生。

楚翘霍地一下起身,走到年历前,她记得她爹楚远志有强迫症,睡觉前必然要撕去当日那页,只要看年历就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1986年7月10日。

楚翘心里一松,她才刚满二十一,还没嫁给顾建设那王八蛋,但家里已经在安排她和顾建设交往了,前世她事事听从父亲和后娘的安排,嫁人后,又听丈夫公婆的话,不让她生孩子她就不生,不让她出去工作,她就老老实实在家当家庭主妇。

顾建设不喜欢她打扮,她便成天素面朝天,穿得灰扑扑的,没几年就成了真正的黄脸婆,顾建设发家后,在外面花天酒地,还四处和人说家里的黄脸婆比木头还木讷,一点忙都帮不上,只知道伸手要钱。

婆婆也常说她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还说要不是嫁给了她儿子,就她这种没出息的女人,哪能过上阔太太的富贵日子。

呵……

楚翘冷笑了声,走到衣柜前,敛起了刘海,穿衣镜里是一个前凸后翘的年轻女孩,眉若远山,眼如秋水,瑶鼻玉口,鹅蛋美人脸,青丝如墨,肌肤胜雪,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却小。

她有165的身高,在南方不算矮了,脚却只有35码,腰围一尺七,但她穿34D的罩杯,还有后世特别流行的蜜桃臀,这些名词是她后来才知道的,还知道她其实很美。

可顾建设那王八蛋故意贬低她,说她是狐媚艳俗的长相,不招人喜欢,也只有他不嫌弃,说的多了,她还真以为自己长得讨人嫌,也越发自卑,不敢出门见人了,安心在家当给他养孩子,任劳任怨地当黄脸婆,还对那王八蛋心存感激,觉得顾建设没嫌弃她,心肠真好。

特么的!

她是真的蠢,活该前世不得好死。

楚翘冲镜子里的自己冷笑了声,虽然有好身材好相貌,可她穿的衣服却拉低了分,松松垮垮的月白衬衫,款式老气,又长又肥,黑色长裤也同样肥大,还穿着一双黑色凉鞋,这一身完美地遮住了她的好身材,厚厚的刘海还遮住了半张脸,她的好相貌好身材全都被这一身老气横秋的装扮给毁了。

这都是她那个好后妈的功劳。

也怪她自己蠢。

后妈何继红特别会做表面工夫,从来不对她说重话,人前人后都是好人,坏人都让她亲爹楚远志做了,前世楚翘就特别恨她爹,觉得亲爹还不如后妈,但现在她想明白了,亲爹虽然不是个东西,但对她还算有一点点良心,只是耳根子太软,胆子又太小,根本护不住她。

门口传来插钥匙孔的声音,楚翘闪身进了她房间,关上门躲在门背后,门外传来了后妈和继姐徐碧莲的说话声。


“妈,你干嘛要让楚翘嫁给建设哥?你明知道我……”徐碧莲口气不满,声音也不小,被何继红打断了,“你现在是顾野的老婆,对顾建设的心思给我收起来!”

“谁让你当初不同意我和建设哥了,我根本就不想嫁顾野那土匪。”徐碧莲委屈极了,当年要不是她妈硬生生拆散了她和顾建设,现在她就是建设哥的老婆了,哪还用守着顾野那土匪煎熬。

何继红冷笑了声,“我同意了你就能嫁了?顾建设那个时候有老婆孩子,你嫁过去当二房?哼,你舍得下这脸,我丢不起这人。”

“建设哥答应我会离婚的。”

徐碧莲小声嘟嚷了句,又不满道:“而且就算不离婚,那女人不也死了,她没那个福气和建设哥过。”

她前脚刚嫁给顾野,后脚那女人就难产没了,徐碧莲憋屈极了,一直耿耿于怀。

“总之你给我记住,现在你是顾野老婆,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你要是敢乱来,你外公饶不了你!”何继红警告道。

知女莫若母,女儿的那点小心思,她一眼就看穿了。

徐碧莲面色微变,眼神躲闪,何继红心里一咯噔,厉声喝问,“你是不是和顾建设见过面了?给我说实话!”

静寂了许久,徐碧莲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就见过一两回,没做什么。”

“以后不准再见了,你要是敢做丢人现眼的事,你外公肯定打断你脚!”何继红吓唬女儿,不说得严重些,这傻女儿肯定会乱来。

顾建设那小子是最会花言巧语的,把她这傻女儿哄得死心塌地,当年她就看不上顾建设,现在依然瞧不上,这小子就只长了张嘴,良心却坏的很。

前老婆难产了,这丧良心的只要小的,结果让前老婆送了命,这种男人她怎么放心让女儿嫁?

顾野虽然脾气爆了些,可有担当,也有能力,女儿嫁过去不会受苦,只要踏踏实实和顾野过,肯定比和顾建设在一起强。

何继红为了女儿操碎了心,可徐碧莲却一点都不领情,甚至心里还有怨气,但她不敢表现出来,怕被外公责骂。

何老爷子说一不二,是何家的一言堂,何家的小辈都怕老爷子。

屋子里的楚翘暗自冷笑,徐碧莲人如其名,真是好一个碧脸,前世就和顾建设勾勾搭搭的,这女人是何继红和前夫生的,比她大三岁,现在还是顾野的妻子。

但不久后徐碧莲会意外流产,再和顾野离婚,此后顾野就一直未再婚,直到她死时,这男人都还是单身,独自养育两个儿子

其实是战友的孩子,战友牺牲后,顾野就收养了这两个孩子。

想到临死前那个火爆的声音,楚翘心里暖了暖,所有人都想她死,只有顾野这个外人却为她出头,其实前世她和顾野打交道次数不多。

因为顾野虽是顾建设的亲小叔,可关系极恶劣,水火不容,见面就干,从未和好过,前世顾建设机缘巧合成了大老板,顾野靠自己打拼,也成了大富豪,而且还特别喜欢挖顾建设墙角,还每次都挖成功了,顾建设提起这个小叔就咬牙切齿,跟生死仇敌一样。

前世她又特别听顾建设的话,自然不敢和顾野说话,统共加起来也就说了两回话,不超过十句。

不过面还是经常见的,顾老爷子很传统,规定家里的小辈,一年至少必须聚三回,除夕,中秋,还有清明,不管在哪里,都必须赶回家团圆,尤其是清明,老爷子要领着全家人去烈士陵园祭拜,顺便给子孙上一堂忆苦思甜的思想政治课。

楚翘印象里的顾野,总是板着脸,不苛言笑,但相貌是顾家子孙中最好的,高大英武,剑眉星目,比顾建设这小白脸帅气多了。

只不过顾野和父亲顾老爷子的关系非常恶劣,就连和他亲妈也关系淡漠,反而是顾建设和后奶奶感情更深一些。

顾野虽是顾建设的小叔,但年纪比顾建设还小一岁,他母亲林玉兰是顾老爷子的第二任妻子,只生了顾野一个儿子。

楚翘想起了前世不少事,她其实也不太喜欢林玉兰,这个林玉兰真是史上最善良的后妈,含辛茹苦地养育继子继女,连继孙子都养得极好,唯独养不好亲儿子,也难怪顾野和亲妈那么淡漠,估计是伤得太狠,寒心了吧。

“碧莲,妈不会害你,顾野比顾建设好多了,你和他踏踏实实地过,顾野日后肯定有出息,那两个孩子你也别苛待,面上过得去就行,安心给顾野生孩子,有了孩子顾野的心就都在你身上了。”

何继红苦口婆心地劝说,对女儿她操碎了心,只要听她的话,女儿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差。

“妈,你什么都不知道,生个屁的孩子……顾野他……”

徐碧莲没好气地说了半句,后面说不出口,臊得低下头,使劲扭着手指,心里恼的很,她妈给安排的老公有什么好的,长得是好看,可不中用啊,还是顾建设好,力气多大啊。

“顾野他怎么了?”

何继红急得直问,屋子里的楚翘也竖起了耳朵,心里默默猜测,难道不行?

可前世徐碧莲怀孕了啊,算时间现在肚子里应该有货了呢。

“你给我说啊,顾野到底怎么了?你是要急死我啊!”何继红催促。

“他不行,这下你满意了吧?”

徐碧莲逼得急了,大声回答,又羞又恼,还委屈,忍不住埋怨,“你口口声声说顾野这好那好,可这男人压根不中用,床上跟木头一样,我放下面子主动碰他,他还不理我,后面都不和我睡一张床了,我就跟守活寡一样,这日子你让我怎么过?”

“你们结婚半年一回都没做过?”

何继红脸色大变,也顾不上害臊,直接了当地问女儿。

“嗯……”

听到女儿的回答,何继红心凉了半截,她精挑细选的女婿,样样都好,却在最重要的环节上出了错,她女儿才24岁,守活寡是万万不可以的。

“真不行?你能确定?你有没有……”

何继红还是不想相信,顾野人高马大的,体格又壮,怎么看都不像是不行的人,她压低了嗓门,问了一些私密的话。

“妈你别问了,是真的不行,你说的我都试过,光着身子杵在他面前,他都无动于衷,我又不是丑八怪,他但凡是个男人,能没反应吗?”

徐碧莲逼得急了,羞恼地大声嚷嚷,其实但凡顾野在那事上争气点儿,她也不是和这男人过不下去,毕竟顾野长得真挺好看的,可谁让这男人中看不中用呢,她可不想守活寡。


这一番话,不止何继红瞠目结舌,就连屋子里的楚翘也不敢相信,顾野居然不行?

怎么可能呢?

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那么身强力壮,看着那么有劲儿,比顾建设有男人味多了,怎么会不行了?

何继红也不太信,可女儿说得信誓旦旦,由不得她不信。

“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就不行了?瞅着多有劲啊……”

何继红喃喃自语,失魂落魄地坐着,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她精心挑选的女婿,软件样样都好,可偏偏硬件出了问题,唉……

“瞅着有劲有个屁用,就是个银枪烛蜡头,妈,反正我和顾野过不下去,那两个野种一点教养都没有,吃饭还吧唧嘴,筷子都用不好,说话一股土味儿,带出去都丢人现眼,看见这俩野种我都要冒火。”

徐碧莲越说越上火,她才二十四岁,自己都没生孩子,一嫁过去就要当两个孩子的后妈,孩子要是干净漂亮懂事也就罢了,那俩土包子像从煤灰里扒出来似的,又丑又蠢,日后肯定是没出息的,她干嘛要费心思养别人的孩子?

她徐碧莲可不干赔本买卖。

“别张口野种闭口野种,人家亲爹是战斗英雄,是烈士,这种话你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出去别给我乱说,乡下孩子不都这样,你和俩孩子一般计较干什么,面上过得去,养他们到十八岁就行了,大的八岁了吧?也就十年功夫,快的很,得两个便宜儿子挺好,人家可是烈士后代,以后不会没出息的。”

何继红苦苦劝说,她是真心为了女儿好,那两个孩子根本不是事儿,要真是顾野亲生的,她就不让女儿嫁过去了。

大的八岁,小的五岁,最难带的阶段过去了,又是英雄后代,是有照顾政策的,女儿养育了这兄弟俩,不仅名声上好听,实惠也有不少,这傻丫头怎么就不明白她的苦心呢?

“妈,那可是十年?我有几个十年蹉跎啊,我自己都没生孩子呢,凭什么替别人养?哼,不是亲生的能有多孝顺,我可不指望那俩野种有多大出息,再有出息都和我没关系,反正我要离婚!”

徐碧莲大声嚷嚷,觉得她妈根本就不理解她,她都受这么大委屈了,还让她和那个死太监过日子,这不是推她跳火坑吗?

“就没见过您这样坑女儿的,我还是不是您亲生的啊?”

徐碧莲声音哽咽,万分委屈,何继红顿时心疼了,赶紧安慰,“你个没良心的,我不疼你难不成还疼楚翘?你过的是啥日子,楚翘过的是啥日子,你有眼睛都看得到。”

“那你干嘛不让楚翘嫁顾野,还要让她嫁建设哥,明知道我喜欢顾建设。”

徐碧莲哼了声,一想到楚翘那个土包子即将嫁给她的心上人了,她心里就火烧火燎的,顾建设是她的,楚翘那土包子怎么配?

何继红皱紧了眉,心里堵得慌,她和这傻丫头说不清,顾建设根本不是良配,楚翘嫁过去肯定没好日子过,这傻丫头放着好日子不过,偏要去跳火坑,气死她了。

离婚是不可能的,哪天她找顾野好好聊聊,有病就治病,现在医学发达,男人的那毛病也能治好,她还是不信顾野身体会出问题,兴许只是点小毛病,去医院抓点药吃吃就好了。

“我去看看楚翘,半天都没动静,不会严重了吧?”

何继红不想和傻女儿再说下去,转移了话题,起身要去看继女,昨天中暑了,晕倒在家属楼下面,幸好被人看见了,灌了十滴水,还刮了莎,这才救过来,但昨晚又发烧了,今早去上班时还烧着,作为‘善良大度’的后妈,她自然得去关心一下。

“贱人命大,肯定死不了。”

徐碧莲冷哼了声,嘲讽了句。

“你还有脸说?昨天你让楚翘来回跑了五六趟,最热的正午时候,一口气都不让人歇,就为了一件衣服,幸好没出事,否则你妈我的脸都让你丢光了!”

何继红说起来就上火,口气也重了些,她虽然也不喜欢楚翘这个继女,但面子情还是顾全的,外人绝对挑不出一点错,想治这继女有的是办法,犯不着用蠢招。

可傻女儿却打小就和楚翘不对付,她看得明明白白,十次吵架十次都是女儿无理取闹,楚翘唯唯诺诺的,胆子又小,肯定不敢招惹女儿,不过只要不闹到外头去,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然要护着亲闺女。

继女嘛,不饿死就行了。

而且楚翘长得特别漂亮,这些年被她有意遮掩了美貌,就是不想女儿被抢走了风头,现在楚翘21岁了,女儿也嫁人了,适当也可以释放一些美貌了,好让顾建设相中。

顾建设是顾老爷子最得意的孙子,顾家和何家门当户对,不相上下,女儿嫁给了顾野,楚翘嫁给侄子顾建设,这样顾何两家就能绑得死死的,而且楚翘也永远比女儿矮一辈。

何继红心里十分得意,她的安排是最完美的,面子上过得去,里子也得到好处了,外人一点刺都挑不出来。

“谁让她那么蠢,不晓得天凉快点再送?”徐碧莲嘴还硬着,心里还是有点后怕的,毕竟中暑是真的会死人的,楚翘昨天就差点没命了。

她倒不是担心楚翘没命,而是担心这土包子死了,于她名声有损。

“哪回你说的话,楚翘不是当圣旨一样听的?”

何继红没好气地怼了句,不过她还是得意的,因为这个继女被她养得像狗一样听话,让楚翘往东不敢往西,乖乖留在家里当牛做马,比请保姆实惠多了。

屋内的楚翘赶紧回了床上,她住的是家里最小的房间,本来是储藏室,被何继红安排给她当睡房了,狭小的空间又闷又热,只有一顶极小的窗户,风扇也没有,家里只有两只风扇,一只何继红夫妇用,一只何继红儿子楚鹏用。

楚鹏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十七岁,读高二,平时关系一般,何继红很宝贝这个儿子,也不让她和儿子过多接触。

门开了,何继红一进来就是一股闷热,不禁皱眉,她走到床边,见楚翘闭着眼,脸色苍白,眉头皱得更紧了,大热天她可不想做中饭。

“翘翘,好点了没?”何继红放柔了声音,还伸手去碰额头,拜这逼庂的小屋子所赐,楚翘全身都热乎乎的,不用刻意演戏。

“还难受……没力气……”

楚翘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着,还咳了几声,她前世就是太老实太听话,才会被欺负至死,这一世她要痛痛快快地活,再不憋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