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情窦初开

情窦初开

宇宙第一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那场大雨中,周焰以为自己要死了。但他没有死,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救了他。从此,他成了周家大小姐周亦晗的玩伴。大小姐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对他好得让他感到愧疚。甚至,她还能满足他所有的愿望。周焰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心中的神。但他没想到,自己偶然间看到的一张合照,竟间接引导出一个让他痛苦的秘密。原来,他只是大小姐怀念故人的替身!

主角:周亦晗,周焰   更新:2022-07-16 00: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亦晗,周焰 的女频言情小说《情窦初开》,由网络作家“宇宙第一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场大雨中,周焰以为自己要死了。但他没有死,是一个漂亮的女孩救了他。从此,他成了周家大小姐周亦晗的玩伴。大小姐每天都和他在一起,对他好得让他感到愧疚。甚至,她还能满足他所有的愿望。周焰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心中的神。但他没想到,自己偶然间看到的一张合照,竟间接引导出一个让他痛苦的秘密。原来,他只是大小姐怀念故人的替身!

《情窦初开》精彩片段

江城夏日,雨季至。

周亦晗坐在书桌前,外面是淅淅沥沥的雨声,阴天光线昏暗,女孩白皙莹润的手指捏着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少男少女的合影,蓝天烈日的操场上,两人穿着江城顶尖国际学校的校服,男孩个头很高,女孩堪堪到他的胸口,小鸟依人,两人站在一起十分般配。

周亦晗抬起手指,柔软的指尖摸上了照片上男孩的脸,最后停在了他凸起的喉结之上。

她眼底带着几分眷恋和沉迷,饱满的唇瓣轻轻颤动:“你回来了,是吗。”

窗外突然电闪雷鸣,雨势似乎更大了。

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后,是一阵敲门声,周亦晗将照片放回抽屉,说了一声“进来”。

来人是别墅内的管家,他汇报:“大小姐,人醒了。”

周亦晗漂亮的瞳孔微微缩了一下,“医生检查过了?他身体怎么样?”

提及此事,管家的表情严肃了几分,周亦晗顿时觉察,目光也凛冽了起来:“有话直说。”

管家:“身体健康,生理功能健全,没有什么疾病,只是……他是个瞎子。”

周亦晗想起来他倒在暴雨泥泞里的画面,隐约记得他睫毛很长,双眼皮很深,瞳孔的颜色也很好看。和她想要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她喜欢他的一切,尤其是眼睛。

周亦晗:“能治好吗?”

管家:“医生说他的眼睛是后天失明的,搞清楚失明的原因,移植眼角膜是可以恢复的。”

周亦晗:“那就去找,不管多少钱我都要治好他。”

周亦晗越过管家离开了卧室,管家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周亦晗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

那个被救回来的流浪小子,实在是太像那个人了。

可一个是无家可归的瞎子,一个是清俊矜贵的世家子弟,除了脸,简直云泥之别。

………

周亦晗推开客房的门进来时,看到了浴室里亮着的灯光。

里面的水声跟外面的雨声混在一起,她隐隐有些不耐。

这时水声正好停了,她便走上去推开了浴室的门。

周焰刚刚洗完澡,他很久没洗过澡了,这浴室的装置很复杂,他眼睛又看不见,刚才管家教了他很久他才学会。

周焰关了水闸,摸着准备去找毛巾。

周亦晗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了刚刚洗完澡、摸着墙壁往前移动的少年。

他个头很高,这样小心翼翼走路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

周亦晗看到了他身体的线条,她目光放肆地在他身上打量着。

线条是有的,也挺壮实。

周亦晗目光在他身上逡巡一遭,看到了不少擦伤。

应该是摔倒的时候擦破了皮肤,但这擦伤在他身上不会突兀,反倒让他平添了几分野性、张扬。

他的身材,周亦晗还算满意。

“谢谢您教我洗澡。”周焰听见开门的动静,以为是管家来了,便先出声道谢。

少年的声线很清澈,刚洗完澡,带着几分潮湿。

周亦晗抬头去看他的喉结,嗯……很像。

又多了一个让她满意的地方。

周亦晗笑着说:“不客气。”

听见少女玩味戏谑的声音,周焰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他没忘记自己此刻刚洗完澡,什么都没穿——

他的脸颊腾地烧了起来,下意识地想要动手去遮,可是又不知道遮哪里。

这幅慌乱无措未经人事的样儿,看得周亦晗笑出了声。

他皮肤其实不怎么白,小麦色的,但红起来的时候还是很明显。

周亦晗又低头看了一眼,他身体还在滴水,头发也是湿的,此时一双眼睛注视着她,虽然没什么焦距,但依然令人沉沦。

周亦晗突然就觉得他很性感。

她往前走去,停在他面前,柔软的指尖缓缓戳上了他的喉结,轻轻地挠着。

他身上是湿的,她的手指很快就染上了水滴,粉嫩的指尖在浴室灯光的照耀下闪着水光。

周焰从未与异性这样亲密过,他窘迫不易却无所适从。

他感受到了她手指的温度,有点儿凉。

他还闻到了她身上似有若无的,水蜜桃的香味。

周焰大脑一片空白,浑身肌肉僵硬,可是,鼻腔内这熟悉的味道,他却记得——

他倒下去之前,似乎也是闻到了这个味道。

“你……我……”周焰被她挠得浑身发烫,结巴半天都没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我救你回来的。”周亦晗笑着看着他的脸,说话的时候,手还在他脖子上挠,“你刚才是要找毛巾吧?”

周焰脸红脖子粗:“是。”

周亦晗随手从架子上拽了毛巾,一回来就看到了他的胸肌。

更夸张的是,他的胸肌竟然也红了。

他未免也太害羞了点儿。

他越害羞,周亦晗就越想逗他。

她拿起毛巾的时候正好扫过了他的人鱼线。

她踮起脚往他耳边凑,软软地问:“要不要我帮你擦?”


周焰脑子轰一下炸开了,他仓皇失措地往后退了一步,因为眼睛看不见,撞到了洗手池。

周亦晗笑着抓住他的手,“跑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周焰:“对不起,我……我没和别的女孩子靠这么近过。”

周亦晗又往前走了一步,她拿着毛巾开始给他擦身体,“那你要习惯了,我可不是什么‘别的女孩子’。”

少女的手指捏着毛巾,擦过他的胸肌,胳膊,周焰身体越来越烫。

明明隔着毛巾,他却觉得她的手像是有什么魔力,碰过的地方都燃起了烈火。

他越来越飘,仿佛下一秒就要化为灰烬。

“叫什么名字?”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肩膀处。

周焰的声音浑浊又沙哑:“周焰。”

“哪个yan?”她又问。

“火焰的焰。”他答。

然后又听到少女调皮的笑声:“你现在确实像一团火焰了,转个身,我给你擦后面。”

周焰仿佛被她操控了意识,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的行为有多么出格。

他听话又乖巧地,按照她的要求,转身。

周亦晗刚刚没有注意,他这一转身,她方才看到,他的后背上有很大面积的伤疤。

在左边,肩胛骨往下的位置,一直蔓延到了尾椎,臀上都带了一点儿。

伤疤狰狞丑陋,周亦晗眼底的笑意褪去,刚才并没有人告知她,他身上有疤。

周亦晗动手摸上了那道伤疤,她的手碰上去之后,周焰的身体缩了一下。

周亦晗:“别动。”

周焰:“那里……丑,你不要看了。”

周亦晗:“这疤怎么来的?”

周焰:“烧伤。”

周亦晗:“怎么烧伤的?”

周焰:“是火灾。”

周亦晗瞳孔紧缩,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她盯着那道疤痕看了很久,然后低头吻了上去。

伤疤很丑,凸起一片,碰上去有些瘆人,而她却丝毫不在意,吻得流连忘返。

**

浴室里磨蹭了将近半个小时,两人终于来到了卧室。

周焰对环境不熟悉,出来的时候磕磕绊绊的,周亦晗拉住他的手带他到了床上。

坐下来后,周焰红着脸说:“谢谢你。”

周亦晗坐在他身边,托腮看着他正襟危坐脸红害羞的模样,抬起手戳了戳他的下巴。

“谢我什么?”

周焰:“谢谢你救我回来,还有刚才帮我……”“擦身体”三个字儿,他脸红得说不出来了。

他依旧挺直身板坐着,这样子倒是像极了那人。

周亦晗问他:“那你想怎么谢我?口头感谢最没有诚意了。”

周焰:“我、我知道。”

他不是那种只会说说的人,刚才洗澡的时候他就想清楚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可以为你当牛做马,我力气很大,能帮你搬东西,我、我还能种菜……”

“噗。”周亦晗听到他“朴素”的话,实在是没忍住,笑喷了。

周焰耳朵又红了,他以为自己说的这些她都不满意,忙道:“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学,总之我一定会报恩的。”

他说得郑重其事,像是在对天发誓似的。

周亦晗抬起腿来,嗖一下跨坐到他身上,两条胳膊缠住了他的脖子。

周焰吞了吞口水,周亦晗看到了他的喉结重重滚了一下。

她狡黠地笑,往他身上凑近了几分,“既然我需要什么都可以,那就以身相许吧。”

周焰感觉到了她的身体贴了上来。

她的身体很软,很香。

这香甜浓烈的味道侵袭着他的感官,与异性这样紧紧贴在一起,是周焰从未有过的体验。

他再次慌乱失措,抬起手来想把人推开,可是又不敢,窘迫极了。

“我……”

“你不愿意吗?”

少女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怜,带着浓浓的失望。

周焰忙说:“我,我没有,我愿意,只要你不嫌弃我,我都可以。”

听到满意的答案,周亦晗笑了,她主动将嘴唇凑上去,“那你要证明给我看,亲我。”


周焰看不见,但却清晰觉察到了两片嘴唇贴近了他。

熟悉的水蜜桃香气,他甚至能从脑海中描摹出少女两片饱满似蜜桃的唇瓣,粉嫩,莹亮又甜蜜。

周焰再次吞了吞口水,他嘴唇翕动,两人唇瓣已经似有若无摩擦着,“我不太会。”

“没关系啊,我教你。”周亦晗看着他澄澈的眼睛,“你低头就能碰到我的嘴了,先低头吧。”

周焰照做,他一低头,四片唇瓣碰到了一起。

水润富有弹性的触感,带着清馨香甜的水蜜桃香气,让人忍不住想要吸一口。

不需要她继续教,他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学生,开始之后,便迅速上了道。

他迫切地渴望更多的甜蜜,于是更加急切地品尝了起来。

………

一个吻结束,两人倒在了床上。

周亦晗被吻得手指脚趾都发软,瘫软枕在周焰身上。

周焰浑身滚烫,耳朵红得都快掉了,想起来刚刚的事情,他巴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过了二十年,第一次跟女孩子这么近距离接触。

水蜜桃太甜了,咬一口就汁水飞溅,他舍不得浪费一滴,巴不得一口吞下去。

周焰小心翼翼抬起手,碰上了她的肩膀,还有几缕头发。

“你是长发吗?”周焰沙哑着声音问她。

周亦晗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

周焰:“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周亦晗。”她说,“天若有情天亦老的亦,日字旁那个晗。”

周焰:“日字旁?过来是什么?”

周亦晗:“日字旁过来一个含啊,刚才你含我的那个含。”

周焰:“……”

成功把周焰调戏得说不出话,周亦晗翻了个身,继续挠他的下巴:“我名字好听吗?”

周焰乖乖道:“好听。”

周亦晗:“你还想知道什么?”

周焰:“你多大了?”

周亦晗:“你呢?”

周焰:“二十了。”

周亦晗:“好巧,我也是,你几月份的生日?”

周焰:“我……不知道。”

周亦晗:“?”

周焰:“我是被丢到那个地方的,不知道生日。”

**

周焰听话极了,对救命恩人没有任何隐瞒,主动交代了他的身世背景。

小时候被遗弃在村子里,被养父母养了十几年,前些年养父母去世了,被送到了大伯家里,被迫辍学,每天当苦力。

后来经历了一场火灾,身上烧伤了一片,眼睛被熏瞎了,没钱治疗,所以瞎到了现在。

周亦晗听完周焰的经历之后,怜爱地亲了一口他的脸蛋儿,“真是个小可怜。”

这下周焰耳朵又红了。

周亦晗转手又去捏他的耳朵:“不过没事儿,以后我养你,跟着我,不会让你吃苦的。”

周焰:“我要做什么?”

周亦晗:“你以前学习怎么样?还在读书的时候能考多少分?”

周焰:“县城统考,六百九十多分。”

周亦晗眼睛亮了一下:“文科还是理科?”

周焰:“理科。”

周亦晗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因为他也是理科。

周亦晗:“明天我会找老师过来给你上课,你去参加考试,和我一起读大学。”

周焰的语气里带了几分期待:“我、我可以吗?”

周亦晗:“你想不想?”

周焰:“想。”他很想读书,一直都想。

周亦晗又亲了他一口,对他的答案很满意:“那就乖乖读书。”

周焰闻着她身上味道,湿着眼睛喘着气问她:“能不能……再来一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