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极品老妇后只想躺赢

穿成极品老妇后只想躺赢

养猫的大老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萧翊芸刚刚考上理想的大学,哪知道竟然在开学前夕莫名其妙的穿越了!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的新身份竟然是个儿孙满堂的老妇人!原主是个彻头彻尾的恶婆婆,对待家人十分苛刻,行为令人发指!既来之则安之,萧翊芸决定痛改前非,将四个奇葩儿子引上正途……

主角:萧翊芸,易矢   更新:2022-07-16 00: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翊芸,易矢的女频言情小说《穿成极品老妇后只想躺赢》,由网络作家“养猫的大老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翊芸刚刚考上理想的大学,哪知道竟然在开学前夕莫名其妙的穿越了!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的新身份竟然是个儿孙满堂的老妇人!原主是个彻头彻尾的恶婆婆,对待家人十分苛刻,行为令人发指!既来之则安之,萧翊芸决定痛改前非,将四个奇葩儿子引上正途……

《穿成极品老妇后只想躺赢》精彩片段

灰蒙蒙的天色中,抬头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片片乌云,显然是要下暴雨了。

在这压抑的环境中,一处山崖边上却围满了人。

一名妇人站在悬崖边抬头望着天。

周围是村里人的议论。

“这易家婆子咋这么想不开呀?生意没了就没了咯,还要寻死。”

“这是报应,她那青楼开得不知道害死多少好姑娘呢。”

“……”

听着这叽叽喳喳的议论声,身为主角的萧翊芸恨不得跳下面前这万丈深涯。

可她不敢!

她属于一名成绩优秀的的叛逆高中生,为了逃避想要操控她剩下人生的父母,专门填了最远的一所大学,就想离他们远远的。

结果,残酷的现实直接给她来了个穿越,一觉就睡到了“这里。”别人穿越都是娘娘,反复刷甄嬛传的她还有一些用武之地,结果,她直接穿成了三十五岁,成了四个孩子的娘,最大的比她实际年龄还大两岁。

这让她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怎么活?一时接受不了才会想要跳崖。

不过这时她后悔来了这里,正当骑虎难下时,大儿媳妇姜文挺着大肚子,步履沧桑的走了过来,手里面正端着一个碗,里面装着已经坨了的面,还有一个荷包蛋。

“娘,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啊,先把面吃了再说。”她骨瘦如柴般的身子轻微的颤抖着,怯懦瞧着她。

萧翊芸瞟了她一眼,往回走。

作为接盘侠的她,挖掘着原主的记忆,她这个儿媳妇已经怀孕八个月了,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印象中原主对他们两个极差。

原主的人设也差,恶毒不说,还瞒着村里人开了一个青楼,不过已经被发现了,并且快要破产了。她现在就属于反派的化身,是恶意的传承。

是受广大人民所唾弃的。

周围村民的议论声却再次响起。

“没想到这萧老婆子这么听他大儿媳妇的话。”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萧老婆子如今是受了打击,换在平时,她这个大媳妇在她面前,可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萧翊芸的脚步微微一顿。

老婆子三个字让她难以消化。

再也装不下去,眼泪瞬间夺眶而入。

她狂奔了回去。

“娘这是怎么了?”后头姜文目瞪口呆地盯着跑得丝毫没有形象的萧翊芸,娘在外人面前一向最注重面子的。

可她不敢问,叉着后腰,缓慢挪动着。

萧翊芸拖着这副笨重的身子跑得气喘吁吁,却不曾想刚到院子迎面就撞上了刚从屋里出来的小孙女易听。

小姑娘虽然三岁了,个子却格外的矮,瘦的皮包骨一般,此刻正不可思议的盯着阿奶,当瞧见她眼里的泪水后吓了一跳,如同躲洪水猛兽一般窜进了茅厕里。

阿奶居然哭了,爹爹回来了她和娘该怎么交代?

她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想着,阿奶最怕臭了,躲这里她不会来。

萧翊芸知道她怕自己,简直欲哭无泪又无可奈何,几步冲进了房间,缩进了被子里紧紧的捂住头。

不等她调理好情绪。

没多久门外就有了动静。

“姜文,你给我出来。”院子里响起了暴躁的男声。

“你到底是怎么照顾娘的?娘怎么会去寻死,你是不是虐待她了?”

“砰~”的一声,床上的萧翊芸跳了起来,一脚踹开了房门,愤怒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一米八几的身高,黝黑的皮肤,一对浓眉下是一双牛蛙般的大眼,乍看过去萧翊芸还被吓了一跳,不露痕迹的后退了一步。

心狂跳不已。

眼前这人就是原主,哦不,现在是她的儿子了。

因为常年的劳作很壮,萧翊芸这时却也不怕他了,挺了挺胸脯,装作镇定。

“娘,你是不是生我气了?”男人担忧的道,模样真诚,面上还露出了几分急色。

显然很是担心她。

但萧翊芸却在再次听到这声“娘”时,再好的伪装也说服不了自己,瞬间炸了。

她才十八呀,虽然在朋友面前都想当对方的妈妈或者爸爸,可毕竟是花一样的年纪,眼前这个男人比她实际年龄大了两岁。

她接受不了!手紧紧扒着旁边的门,尝试着将头撞过去,一次又一次,可却终究下不了手。

一头撞下去说不定真的死了,那可怎么办?赶回来的姜文看到婆婆这幅模样吓了一跳,婆婆怎么做这种怪异的动作?不等惊魂未定的她反应过来,胳膊就被丈夫易矢一把拽住。

躲在茅厕注视着一切的易听生怕娘又被打,赶紧跑了出来,紧扒着姜文的腿。

姜文被易矢拽到了萧翊芸面前。

“娘你就不要生气了,不就是要把姜文送进去吗?我今天已经想过了,反正也是自家的生意,为了这么点小事气坏了身子不划算。”

“闭嘴!”萧翊芸吼了一句。

淡淡的瞟了他一眼,目光在落到旁边受惊了的母女身上,当瞧见他们眼里的惊恐时,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记忆中得知,因为青楼生意不好,原主逼迫大儿子把他这个媳妇送进去就为了多赚些银子。

而她这个儿子完全就是一个妈宝男,只会愚孝,丝毫没有底线,而她这个大媳妇也愣愣的,提线木偶一般根本没有自己的想法,而这个小孙女,当家里只剩下他们俩时,就爱往茅房里面钻。

“你还算不算男人,就为了讨好我就要把自己媳妇卖了,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那是青楼!”

易失愣愣的看着娘,他都同意了,不知道娘到底在生什么气,还骂他。

“不要来烦我。”她烦躁的挠着头离开。

别看她这个儿子现在老实巴交的样子,只要只要一想到以后他这个儿子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她就一脸的绝望。

原主的父亲是一个秀才,在一家私塾做夫子,收入本就可观,只可惜英年早逝。但好在女主后来开了一个青楼,手头有点银子,夫家也留下了不少的田地,靠着大儿子长年累月的劳作,家里每年的收成不少,在村里甚至十里八乡,都算得上是一户好人家了。


这易家出了个秀才,那可是在十里八乡都出了名了,被乡亲们尊敬着的,可原主后面偏偏开了个青楼,慢慢的名声也就不好了,甚至被不少人唾弃着。

原本一家子还出了一个知识分子,却在这样的环境下,原主的几个儿子慢慢的变得锈迹斑斑。

而她最小的一个儿子犯的事情最严重,参军后居然叛国,最后落了个诛九族!而她之所以会知道后面的事情是因为原主是一个重生的,刽子台上脑袋落地的那一刻,重生回了现在可是却被活生生的吓死,这才有了穿越过来的她。

“要死!”萧翊芸暴躁得锤床。

这一家人行事劣迹斑斑,完全就是极品,反派中的反派,她是穿在恶人堆里了。

她那个年代孩子虽然早熟,看了不少的狗血电视剧以及脑洞大开的小说,可毕竟她还没有结婚生子,这突然多出了四个儿子!老天是故意的吧。

“不对。”萧翊芸摇了摇头,眼神凝重。

原主是重生了的,但却完全改变不了这一家子的命运,于是才有了穿越过来的她,如果她也改变不了的话,那么……

她浑身一个激灵。

“我要活着,我要活着……”她不停的给自己洗脑。

必须要想办法改变这一切。

屋子外。

易矢不停的在门口徘徊,时不时的将耳朵附在门外,听着娘喃喃的声音,寻思着娘这是怎么了,难道被妖怪附体了?

他想去找个碗拿两根筷子,可转念一想将目光投向了站得离他远远的姜文身上,“你是不是跟娘灌输了什么思想,不然就以娘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想不开?”

“我没有。”姜文拼命的摇头。

她怎么可能敢吹耳旁风,平时连跟婆婆说一句话都不敢。

易矢却是不信的,拽住她手臂就把她往门外拉,“我现在就送你过去,娘一定会消气的。”

“我……”姜文急得眼泪在眼珠子里面打转,却愣是不敢反抗他。

易听吓得小脸也惨白惨白的,爹跟阿奶不但想卖了娘,还想把她也给卖了去给别人做丫鬟。

他不喜欢爹跟阿奶。

“够了。”萧翊芸打开了房门,冷冷的瞟了他们一眼。

“娘,我现在就把姜文送过去,你不要生气了,更别想着寻死了,二弟他们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易矢下意识的道。

萧翊芸深吸了一口气。

稳住,一定要稳住。

虽然原主这几个儿子都格外听她的话,但是不能批评得太过了,免得察觉出来异样,古代人都信牛鬼蛇神,一个没搞好把她当做妖怪当拉去焚了,那可不得了。

一阵吞龙吐雾之后,她道:“这些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娘有分寸,不需要你管这些。”

批评后再适当的转移话题,她认真道:“我饿了。”

易矢见娘要吃东西,把刚刚的事情全部都抛之脑后了,对着旁边的姜文就道:“听到娘说要吃饭没有,还不赶紧做去。”

姜文默默的去了。

趁着大儿媳妇烧饭的时间,萧翊芸细细的规划着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

第一件事一定要把原主的青楼给关了,她开青楼的事情已经在村子里面传开了,而前世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害三儿子易言没有办法科考,十七年书白读,郁郁寡欢之下,最后居然选择吊死在原主的床头。

想到那个场面,萧翊芸身子微微一颤。

不得不感叹一句。

原主是个糊涂的呀,赚钱也不能走这个路子。她现在必须得想办法跟青楼撇开关系,不能再让这四个儿子走上辈子的老路。

萧家经济条件不错,吃的白米饭,而萧翊芸面前正放着一盘红烧肉,但而姜文母子吃的却是粥,米粒清晰可见。

萧翊芸看得直皱眉头,原主嫌弃他们母子俩不干活家里养了两个废人,因此从来不肯给他们多一点吃食,能克扣就给克扣了。

但原主从来都没有想过家里面正是有姜文的收拾,才会这么干净看着爽快。

她很想改变这局面,但是不能太急,想着,她犹豫了片刻,学着原主的语气道:“姜文,就这么点吃的?”

姜文听得身子一颤,怯怯的摇了摇头,“锅里面还有米饭。”

原主将手头的碗递了出去。

姜文十分上道地盛饭去了,生怕动作慢了又遭到婆婆的谩骂。

萧翊芸看着这个灵魂上来说才自己还大出一岁的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很不喜欢她这副对什么都害怕的样子。

接过碗后,萧翊芸往碗里面添了好几块红烧肉,最后才递向了一脸馋相的易听。

却不曾想姜文跟易听的脸色刷地惨白,猛地跪在了地上,拼命的磕头。

“砰砰砰……”

几下下来,两人额头上都见了血,那速度快得萧翊芸都来不及阻止。

“娘求你了,不要打易听,她身子骨瘦弱,经不得打,若是真的几棍子下去肯定活不过今晚了的。”姜文将易听紧紧的护在了怀里。

“阿奶,求你不要打我,易听不想吃肉,以后再也不会看一眼的。”易听小小的身体,因为害怕不停的抽动着。

萧翊芸嘴角抽了抽,她也没干什么呀,怎么又打又杀的了?

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下跪?她故作镇定的将碗放了下来,忍住想把他们两个拽起来的冲动。

这时才想起前段时间原主因为青楼的事情烦躁不已,而易听却眼巴巴的望着她吃碗里的肉,显然意见的是易听最后成了出气筒。

而可怜兮兮的母女俩却以为只是一个目光才遭了打。

萧翊芸蹲了下来。

听儿抬起小小的脑袋,圆溜溜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她,配上怯生生的眼神,可怜极了,萧翊芸见这么乖的孩子这样心疼死,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慢慢的擦拭掉她脸颊的眼泪。

看着姜文,却是警告她大儿子,道:“不过就是一口吃的,我还能饿死自己的孙女不成?”

姜文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婆婆嘴里面说出来的。


易矢错愕,她娘一直不喜欢他,嫌弃他就是一种地的赚不到什么钱,只疼爱他几个弟弟,再到他娶个媳妇却生的是个女儿,更冷淡他了。

可现在却让易听吃白米饭吃肉,还抱听儿,并且还说以后不能饿着她。

这简直太吓人了。

易矢想不出原因,姜文却是很快反应了过来,断头饭就是这样的,她脑袋呼呼的将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一个遍。

最后她拼命磕头,“娘,以后我跟听儿一天只需要吃一顿饭就可以了,绝对不会浪费粮食,求你不要卖了听儿。”

“噗~”萧翊芸翻了一个白眼。

瞬间有种自己是人贩子的感觉。

为了证明自己喜欢这个孙女,在他们两人惊讶的目光中狠狠的亲了听儿脸颊一口。

可下一刻,脸色一黑,仿佛能滴出墨来。

见娘这个样子,姜文更是吓得两眼一黑,差点就晕倒过去,不停的祈求着并给听儿使眼色,“娘,后面那块地不是还没有翻吗,我明天就给翻了。”

听儿明白娘的意思,就算吓得嘴唇发紫不停的哆嗦着,却认真的保证道:“阿奶,明天没有人洗衣服了。”

言外之意,要是把她卖了就没有人干活了。

萧翊芸没有接话,而是将听儿放了下来,平淡的道:“我不会将孙女卖了,只是小孩子还小,不要让她再往茅厕钻了。”

“茅房臭,待会儿好好的给她洗个澡。”

她怕自己在呆下去会发脾气,她有点洁癖,刚刚那一口亲得,感觉自己吃了口粪。

而易矢却见不得听儿哭的,他走到听儿面前,一把拽住了她的耳朵,“咋了,家里少了个你,活就干不成了,你娘是摆设吗?哭什么哭,你阿奶叫你吃饭你就赶紧吃了。”

听儿不敢反驳,却也不敢动那碗饭。

易矢一把将她耳朵提了起来,“再哭我打死你。”

一听这话,听儿嘴唇惨白惨白的,动都不敢动一下。

烦躁的声音不见,易矢脸色这才好了点,这个女儿就是一个拖累,他巴不得转手卖了,回头讨好的看着萧翊芸道:“娘,不知道你要把听儿卖到哪户人家去?”

“要不放青楼养着吧?听儿长得还有几分姿色,估摸以后能成。”

成你妹!这么小的孩子要她带到青楼去养着,那简直是畜生做的事,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孩子的爹?

不过也像是他干得出来的事。

前世她上断头崖前,她这个儿子因为村里有一年出旱灾,他就上山做了流寇,最后被朝廷一窝端了。

萧翊芸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临了才回过头来,好像现在自己的身份是他的长辈。

但面上却波澜不惊。

易矢以为娘生气了,一把掐住听儿的下巴,将她的脸掰给娘看。

“娘是觉得听儿长得丑吗?”

“丑你妹!”萧翊芸吞云吐纳之下最终还是没忍住,一不做二不休干,拿起角落的扁担便往他身上抽。

“啊,娘,救命……”

“救你头,我看谁敢救你。”萧翊芸下手的动作格外快准狠,易矢被打的“嗷嗷”叫唤。

绕着院子跑了几圈后,萧翊芸才手下留情,啊呸,才不是手下留情,只是原主的这副身子太笨重了,她才跑了几步,便气喘吁吁提不上劲。

易矢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娘,你说不卖听儿就不卖,反正她在家里好吃歹吃也待不了几年,就要嫁人了。”

“滚!不管是作为姜文的丈夫,还是听儿的爹,你应该时时刻刻为他们娘俩着想,而不是听外人的话。”萧翊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易听脸色一白,寻思着娘也不是外人,难道娘不想认他了。赶紧跪了下来,“娘,你这是怎么了,你说什么我都听您的,只要你不生气。”

“闭嘴。”

萧翊芸现在看到他就烦,也顾不上被他们察觉出不对劲了。

转头看向愣愣的站在旁边的姜文,道:“你去帮忙找一下听儿的衣服,我去跟她准备洗澡水,小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应该天真无邪。”言外之意,听儿太臭了。

姜文呆呆的点了点头,嘴巴却张得跟鸭蛋似的。

婆婆虽然一向不太喜欢丈夫,最喜欢的是他的二弟,因为他有本事,能挣很多银子,但是。就算是不喜欢也从来没有打过他,她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转变。

直到婆婆放好水喊她,她才小心翼翼的拿来衣服,却不肯走,生怕婆婆又打听儿。

萧翊芸瞟了她一眼,最后目光落在了紧紧拽着衣服的听儿身上。

她也知道她现在转变对他们娘两来说是极其恐怖的,但以后毕竟要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她不可能做到原主那般恶毒,只能找了一个借口。

“娘昨天做了一个梦,梦到娘死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怀念我。”

听儿跟姜文都瞪大了眼睛瞧着她。

萧翊芸知道机会来了,掩了掩面,用特意粘过洗澡水的手弄到眼睛上,这才做出痛哭流泪的样子。

“人活一世一事无成就算了,还没有人挂念,甚至都巴不得我死。”

“娘,我没有。”姜文吓得赶紧跪了下来。

萧翊芸把她扶了起来,郑重的拍着她有点颤抖的手,一字一句道:“以前是我这个做婆婆的糊涂,以后会好好的尊敬你,爱护听儿,好不再让你们受委屈。”

“娘~”姜文满含泪水的望着她。

萧翊芸最受不了煽情了,起了一阵子的鸡皮疙瘩,恨不得把手抽回来,见易矢也站在房间门口望着她,她只想赶紧结束,又怕他们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