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鬼眼萌萌小妻子

鬼眼萌萌小妻子

月下一点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为了冲散霉运,夏萌绞尽脑汁的嫁给了那位权势滔天的言氏总裁。新婚夜之后,她丢下一纸离婚协议书逃之夭夭!可大师却声称,要想真正走运,必须要为那个男人生下孩子才行。为了保命,夏萌暗戳戳的回到了总裁老公身边,自此走上了一条极其悲催的追夫之路……

主角:夏萌,言季沉   更新:2022-07-16 00: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萌,言季沉 的女频言情小说《鬼眼萌萌小妻子》,由网络作家“月下一点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冲散霉运,夏萌绞尽脑汁的嫁给了那位权势滔天的言氏总裁。新婚夜之后,她丢下一纸离婚协议书逃之夭夭!可大师却声称,要想真正走运,必须要为那个男人生下孩子才行。为了保命,夏萌暗戳戳的回到了总裁老公身边,自此走上了一条极其悲催的追夫之路……

《鬼眼萌萌小妻子》精彩片段

风城半山别墅区的一栋别墅,欧式简约的建筑,独具一格的纯白。

此时,一个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推着清洁车的女人悄悄地在门口探头探脑,脸上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娇美清澈的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

“该死的言季沉,都结婚了还这么难搞,可算被我找到了!”

夏萌拉下口罩,猛地呼了一口气,可憋死她了,这么大热天的,要不是言季沉放言给看守保安不许她夏萌进来,她用得着这么费尽心思嘛!

言季沉可真够恶劣的!保安室里那张大大的她的证件照摆在那儿,和遗照似得!

分明他本人才是和鬼一样,阴测测的,冷冰冰的,神鬼难测一样。

想到鬼这个字,夏萌浑身打了个哆嗦,嘴里碎碎念着,看了看天,这么大太阳,今天应该不会见到什么乱七八糟的鬼吧?!

“呼,深呼吸,吸气,呼气~~各路神仙别来找我~~阿弥陀佛~~”

别墅内二楼浴室里,淋浴头喷洒着热水,将男人肌理分明的身体一一流淌而过,性感的身躯令人垂涎,显然还不知道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夏萌从清洁车爬上了一楼落地窗上面的玻璃架,又是一鼓作气不敢往下看直接朝前一跳,跳上了二楼阳台。

可惜——脚滑了一下,整个人挂在了阳台上。

夏萌双手紧紧抓着阳台边沿,小心翼翼得往下瞄了一眼,吓得心肝乱颤差点松了手,再抬起眼往上看,更心肝乱颤,她看到个断了胳膊,浑身血迹的中年男人正站在阳台边沿她抓着栏杆的手旁边,低头冷冷看着自己。

“言——季——沉!你老婆要死了!”

夏萌哭喊着用尽力气喊出来,心里害怕得不得了,手死死抓住了栏杆,一点不敢放手,而那只鬼看到夏萌能看到自己,对夏萌目露凶光,开始扒拉她的手指,并想朝她扑过去附身。

“言季沉!”

夏萌害怕死了,拼了命得喊,半山别墅区的鸟都被她震了出来。

她发誓,她一定会从心底里对言季沉的不喜欢用力的排挤掉,虽然他冷冰冰得和鬼似的,但到底不是鬼啊,还是能让她改变体质的正阳幸运男人,1234!克服心理障碍,2234,把他睡了!

拿着肥皂的言季沉听到外面一声吼,眉头一皱,周围立即如同冰封五里一般冰冷,邪魅不羁又狂妄的眼微微一眯,那冷飕飕阴测测的气息,果真不比外面那只断手鬼好到哪里去。

“言——季——沉!”

外面又是一声哆嗦得娇喝,言季沉皱紧了眉头,取了浴巾裹在身上,朝着声音传来处的阳台慢条斯理得走过去。

这个女人总是有办法,来触及他的底线。

言季沉阴沉着脸,当时阳光正明媚得穿过他湿漉漉的额前碎发,落到仰着头看他的夏萌脸上,夏萌就看到一具白花花的身体上面一颗俊美好看的脑袋,逆着光看自己,然后脸色更不好看了。

因为她看到言季沉背后漂浮着的一个脸色惨白的孩子鬼影,舌头有三十厘米长,都快舔到言季沉的耳朵了。

“那个……”

夏萌都不敢直视言季沉,视线左飘右移,要不是言季沉的特别,她根本不想嫁给他!

“夏萌,你就这么猴急?”


言季沉也不拉夏萌,斜斜得倚靠在阳台边上,低头俯视着紧紧抓着阳台边沿的夏萌,反正这里就他一栋别墅,她想要表演杂技,那他就陪着看。

“对对,我猴急的不得了,言季沉,你先拉我上去。”

夏萌抓紧了栏杆,努力让自己气势厉害一些,防止小鬼上身,脸上又扬起逞强的笑,“我要是摔断了腿,我哥哥肯定不会饶过你。”

言季沉一听,身上的水珠虽已经干了,可身上却是越发阴沉冰冷,伸手用力一扯夏萌的手腕,将她提了上来,然后抓着夏萌转身朝里走。

“言季沉,停停停,手疼!”

夏萌在后面叫着,眼睛却是左看右看,左边是断手鬼,右边是漂浮的童子鬼,抓着自己的人还是她今天决定破釜沉舟要睡了的比鬼还冰冷阴测测的男人。

言季沉回头看她,看到她一身清洁大妈的装束,浑身上下除了那张脸能看,就没能看的地方,一脸嫌弃,低幽的嗓音发出嘲讽的音调,十分不屑,如高高在上的帝王,

“你想勾引我,也好歹换身诱人的装备。”

“在你眼中,我穿什么不都是变态么。”不穿不是最好么?

夏萌转了转手腕,闭上眼,索性眼不见为净,一屁股坐在干净整洁没有一丝褶皱的床上。

“起开!我说过,别碰我的东西!”

言季沉看到夏萌肆无忌惮得坐下,怒火直接爆发,一把拽起夏萌,而夏萌却是睁开眼,咬了咬牙,破釜沉舟一般把他围在他腰间的浴巾用力一扯。

夏萌看着言季沉身体,眼皮一跳,尼玛,真是要长针眼了!还是眼不见为净,眼睛一闭,很快就过去了!

然后,她一鼓作气,把清洁大妈的衣裳一甩,一下躺在床上。

夏萌动作实在是迅雷不及耳,言季沉根本始料未及,立即抓起浴巾丢在她身上,空气里有些幽香的气息,言季沉的声音有些低沉暗哑如鬼魅,

“你好大的胆子。”

“我胆子不大,真的。”我都快被你后面的鬼吓得睁不开眼了,赶紧快结束这一切吧!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

言季沉按了按太阳穴,一股晕眩感,从下到上往上蹿升,“你……”

他摇了摇头,目光森冷得俯视夏萌,浑身气息冷寒到极点,床上裹在浴巾下面的夏萌牙齿打颤,有些瑟瑟发抖的害怕。

“当然知道!”

1234!克服恐惧,2234……她身上抹着的好不容易求来的加强功能版的某精油一定能让她事半功倍!

“你,你别过来!”那股幽香越来越浓烈,言季沉也越来越阴沉。

夏萌紧咬着下唇,颤抖着朝言季沉伸出了手,用力一扯,身上一沉。

“你,你该死的……”言季沉最后一道声音从嘴里溢出。

夏萌在空旷的大房间内,心里又是害怕又是紧张还有点兴奋,心里好像有一个天使和恶魔在打架一样。

她明明不喜欢言季沉这样冷酷霸道的男人,却又不得不因为自己受尽了见鬼的折磨而接近他。

好在,只要今天过后,他们就永远不会有过多交集了!

正想着,应该是昏沉的他却是反攻为主……

漫长的夜,难熬又艰辛。


第二天,言季沉有些头疼得睁开眼睛,想起意识混乱前闻到的那抹幽香,脑中快速闪过昨天发生的一幕幕,瞬间清醒。

那个女人,竟然敢对他下药!

扭头一看,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暧昧的气息,言季沉掀开被子,眼睛像被刺痛一样,看着自己身上,狼、籍、一、片!被啃红的东一块西一块,下面他还隐约看见自己红肿的某个部位……

言季沉眼皮直跳,脸色铁青一片,空气里凝结起了冰霜,他犹如被侵犯了的帝王一样,被子一掀,长腿一迈,将滚落在地上的浴巾拿起来遮住重点部位,傲慢尊贵的脸上脸色难看到极致。

床头柜上还留下一杯尚有余温的牛奶,和两枚鸡蛋,下面压着几张纸,言季沉满身怒气得拿起牛奶下压着的纸。

很好,这世上只有他抛弃女人,还没有女人敢抛弃他!

一份签好她名字的离婚协议书,还有一张留下她娟秀字体的纸。

“言季沉,大恩不言谢,喝些牛奶鸡蛋补一补蛋白质,离婚协议书我已签好字,这是我自愿签的,算是给你的补偿,哥哥不会怪你——夏萌。”

言季沉冷着脸,攥紧了手里这份该死的离婚协议,一把摔下去。

看到床头柜上的牛奶和鸡蛋,一把将它们丢进了垃圾桶。

该死的女人,他从来没想过这个看起来弱小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动他!

“喂,立刻查清夏萌在何处,一个小时内给我回复!”

犹如帝王一般冷傲的声音,能冰冻五洲的声音仿佛是穿过了电话将电话那端的人都是冻住。

“是,主人!”

言季沉的得力手下兼特助挂了电话后打了个冷颤,那个夏萌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竟是让总裁发如此大的怒火!

言氏集团占据黑白两道,言家开创商界神话,而言家老太太胡小妹曾是黑道大姐,主子一并继承黑白两道,谁敢得罪这位风城太子爷!

不过,他始终觉得自家主子答应和夏萌领证结婚,也是一件蹊跷的事情啊!

言季沉冲过澡,热水流淌过他肌理分明的身体,流过那些晃眼的痕迹,似乎在提醒着昨天晚上发生的荒唐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他穿戴整齐,黑色定制的西装衬托出他高大修长而具有压迫性的身躯,极致俊美而显魅惑的脸上,依旧是幽沉怒气。

他靠在阳台上,双腿交握着,随意的姿势,却是如蛰伏的猎豹,高贵而危险,嘴边的雪茄烧着,吞云吐雾之间,看不清隐藏在雾后的他的眼睛。

手里拿着一个不起眼的塑料戒指,即便他的手指再纤长,那戒指的尺寸都是匹配不上,何况,风城太子爷,再昂贵的钻石戒指都不在话下,又怎么会在意一枚区区塑料戒指,可他凝视着它的目光却极为专注。

简单低调的手机铃声响起,言季沉拿起电话。

诸心良晚了三分钟,电话那端的他急的冷汗直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