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嫁给瘸腿相公

嫁给瘸腿相公

布偶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蒋小竹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大牢里,最终惨死在了那个耀武扬威的女人面前!苍天有眼,她回到了十六岁之前生活的家里。她在这个家中是最多余的存在,受尽了那些姐妹们的欺凌。今生,蒋小竹发誓,她不会让那些人在她身上得到任何一点好处!

主角:蒋小竹,蒋小梅,罗秀玉   更新:2022-07-16 00: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蒋小竹,蒋小梅,罗秀玉 的女频言情小说《嫁给瘸腿相公》,由网络作家“布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蒋小竹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大牢里,最终惨死在了那个耀武扬威的女人面前!苍天有眼,她回到了十六岁之前生活的家里。她在这个家中是最多余的存在,受尽了那些姐妹们的欺凌。今生,蒋小竹发誓,她不会让那些人在她身上得到任何一点好处!

《嫁给瘸腿相公》精彩片段

“死丫头都什么时辰了,啊?真是个懒骨头,快起来,去把鸡窝给扫干净!”

蒋小竹耳边炸开了,死亡的滋味,锥心蚀骨。

忽然,她的身体被重重地拍了两巴掌,她以为自己在强烈抗议,结果发出,不过是轻微的哼唧声。

“干嘛?还想装病躲懒?我看你就是苦吃少了,你等着,我去跟你奶说,你今儿就甭吃饭了。”

咋咋呼呼的声音渐行渐远,门摔得梆梆作响。

蒋小竹的意识,这才慢慢回笼。

她记得,她是死了的。

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牢,在那个女人得意洋洋的面前,艰难痛苦地断了气。

可这里,是哪里?

蒋小竹慢慢睁开眼睛,黑乎乎的屋顶,身下,硬邦邦的木板床。

鼻尖潮湿憋闷的气味,那么的熟悉,一种恐怖的奇异感,从蒋小竹的骨头里争先恐后地钻出来。

她想起来了!

这里,是她十六岁之前一直住的地方,秀云村蒋家!

蒋小竹眼睛睁到最大,眼泪还是溢了出来。

苍天有眼!

老天也觉得,她活得太痛苦了吗,所以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蒋小竹无声哭到抽搐,这一世,她一定不会再重蹈覆辙,那些害过她,负过她的人,这一世,她从地狱里爬出来,来讨债了!

……

“居然还哭了,以为自己是家里的娇小姐呢?”

刚刚那人又回来了,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往旁边让开,“娘,你瞅瞅你瞅瞅,就是不想干活,又馋又懒,怪不得弟妹都不要她。”

蒋小竹努力撑起身子,说话的人是她大伯母,罗秀玉,蒋家的大儿媳妇,她的大伯娘。

蒋家一共三兄弟,大儿子蒋和,二儿子蒋乐,三儿子蒋仁。

三兄弟都已经娶妻,大房,有一儿一女,二房蒋乐和媳妇田金莲,有一儿一女,老三蒋仁,只有两个女儿。

蒋小竹就是蒋仁的大女儿。

不过,她的爹娘这会儿都不在秀云村里。

蒋老娘可不会跟这种赔钱货客气,随手抄起一旁的笤帚,举过头,就要往蒋小竹身上招呼。

“天生懒骨头!你娘个赔钱货生不出个屁来,尽生你们这种小赔钱货,不好好干活还敢生病?看我不打死你!”

蒋小竹眼疾手快,撑着身子险险避过打下来的笤帚,跳下床远离这两人。

“你个小畜生还敢躲?装病躲懒,跟你那个贱骨头娘一模一样!看我给你好好松松!”

蒋老娘见一下没打到,火冒三丈,提着笤帚就要追过去。

“奶,我得去扫鸡笼了,你打死我,还有谁去做这些事。”

蒋小竹身形灵活,从罗秀玉胳膊底下钻出门去,抛下一句话。

蒋老娘脚下一顿,这家里的事儿,还真是蒋小竹做得最多,可是她还在嘴里刻薄地骂骂咧咧。

“狗东西,吃我的穿我的,做点事磨磨蹭蹭,早知道是这么个赔钱货,刚生下来那会儿,就该给掐死!”

罗秀玉在一旁帮腔,“谁说不是,还非要去什么镇子上生产,结果就生出这么个败家玩意,娘,您可别为这种东西气坏了身子。”


蒋小竹这会儿,早跑到了鸡舍。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她一时有点恍然,却也不敢放慢动作。

毕竟,她现在,还没有脱离蒋家。

清扫了鸡舍,蒋小竹又去了厨房,看到灶台上那少得可怜的米,心里一阵唏嘘。

生火,洗锅,淘米,蒋小竹将粥煮上,又手脚麻利地洗了野菜,用水烫过,切段,放了一丁点调料拌匀。

这就是蒋家一家的饭食。

蒋小竹给灶上添火,看着火苗舔着锅底,她看得出神。

她居然回来了。

上一世,自己是怎么死的?

蒋小竹出神地想着,在蒋家辛苦做活,吃不饱穿不暖,都不能让他们对自己哪怕好一丁点。

就为了那十两银子,把她卖给一个痨病的药罐子冲喜,刚过门那人就死了。

她被婆家视为克夫,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不给吃饭是家常便饭。

但她没有被折磨死,她忍过来了。

蒋家人来接她回去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她的亲人良心发现,不舍得她受到作践。

可结果,却是因为她其实并非蒋家的人,她是另一个蒋家的女儿,当初却是弄错了。

蒋小竹以为自己从此会脱胎换骨,却没想到,只是换了一个火坑而已。

秀云村的蒋家,如蛆附骨要榨干她的价值,见天儿趾高气昂地要求她给钱养家,而她真正的家,却压根不在乎她这个人。

她最后被当成礼物,送给旁人为妾,以此来疏通关系……

蒋小竹往火里添了一把柴,火苗顿时旺了起来,在蒋小竹的眼睛里,出现了红艳艳的光芒。

她一辈子,从不曾做对过一件事,是她活该,识人不清,被这些人玩弄在鼓掌之间。

幸好,老天有眼,又给了她一次机会。

“饭好了没?没用的东西,要是让我发现你敢偷吃,我非打死你不可!”

蒋老娘嘴里不干不净地过来骂了两句,蒋小竹压根没理她。

她这个奶奶,重男轻女,从来不把蒋小竹当人看过,她也已经习惯了。

粥差不多好了,蒋小竹拿了碗盛,三碗稍微干些的,是蒋家老爷子和大伯二伯的。

剩下的,蒋小竹随便捞捞,用小碗盛了一点略干的,等稍微不那么烫了,一口气喝到了肚子里,又舀了些稀薄的米汤进碗里。

蒋家人早等着吃饭了,蒋小竹将东西端上桌,罗秀玉翻着白眼,“这都什么时候了,家里还等着去田里,小竹啊,不是大伯娘说你,你这闲在家里白吃粮食,做个饭都做不好?”

要是换了前世的蒋小竹,一定会急着辩解,然后惹了一家人不喜欢,被狠打一顿不说,饭也是没得吃的。

不过现在,蒋小竹一声不吭,就好像没听见一样。

“大伯娘,小竹妹妹定然也不是故意的,她怎么会因为早上生你和奶的气,就故意饿着大家呢,你就别说她了。”

说话的人,是蒋家二房的女儿,蒋小夏。

蒋小竹心里冷笑一声,这话乍一听,还以为是在替她说话,可实际上,却是给自己在挖坑。

前世她一直以为,小夏姐姐是对她好的,不像小梅姐姐那么刻薄,每一次也都会替她解围。

可等她想明白了以后才发现,有时候,暗地里的刀子,比明面儿上的更能让人疼!


果然,蒋小夏刚说完,蒋老娘“啪”的一声拍在桌上,“你这贱种竟敢故意饿着大家,狼心狗肺的东西,滚出去,今天没有你吃的份!”

蒋小夏眼睛里,划过一抹不明显的笑意,跟她对比起来,蒋小梅脸上的笑容就太显眼了。

“小竹啊,你怎么能记恨咱奶呢,奶罚你也是应该的。”

根本没人会替她求情,她少吃一口,其他人就能多吃一口。

蒋小梅和蒋小夏都等着小竹闹腾,好让爷奶能多罚她一点,结果,小竹只是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转身就走。

呵呵,还好她刚刚吃过了。

“娘,你瞅瞅,这死丫头什么态度!”

罗秀玉大着嗓门,揽过自己的女儿蒋小梅,“咱小梅说得没错,你看看她,连一句道歉都没有,真是没教养。”

蒋和用肩膀碰了自己媳妇一下,示意她少说两句,看看二弟媳妇田金莲,一句话都不说,自家媳妇怎么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罗秀玉还想说什么,被蒋和一拦,也就算了。

蒋老爷子动了筷,其他人才也跟着吃起来,吃了一会儿,罗秀玉又皱起了眉。

“娘,今儿这粥比起平日怎么稀了不少?不会是小竹那丫头偷吃了吧?”

“她敢,我不撕烂她的嘴!”

几人看向蒋小竹的碗,里面是薄薄的稀汤,连米粒都没几颗。

蒋老娘嘴上骂骂咧咧,可心里却也是不相信蒋小竹敢偷吃的。

在她心里,蒋小竹可没这个胆子,那个死丫头随便吓唬两句,就能害怕得抽抽噎噎,让人看了就讨厌。

“行了行了,许是今儿水搁多了,那个没用的东西,金莲啊,她的米汤你给喝了,可不能饿着我们宝贝金孙。”

田金莲笑吟吟地接过蒋小竹的那份米汤,“娘放心,一定饿不着,媳妇再给您生个大胖孙子。”

田金莲跟蒋乐已经有了一儿一女,这会儿却又怀上了。

村里的大娘看了她的肚子,都说是个儿子,让她在蒋家的地位一度超然,什么农活杂事都不用她做。

罗秀玉暗暗翻了个白眼,小声地低估,“有什么大不了的,生下来是个女儿可就丢人了。”

说完,她一巴掌拍在蒋小梅的背后,“快点吃,吃完去看看你三妹,是不是又去偷懒了。”

……

蒋小竹这会儿,真的在偷懒。

蒋家的女儿都是劳碌命,村子里别家的女儿可能还能玩一会儿,在蒋家是不可能的。

一早起来就要打扫鸡笼猪圈,然后做饭,吃完饭之后,就要上山捡柴,或者割猪草。

春天要挖野菜,夏天上山摘果子,秋天农忙,冬天寒冬腊月的,都要每天去找柴火。

蒋家的孙女儿孙子不少,可是做事的,永远只有孙女,因为大房二房的男孩子,都在镇子里念书。

这事儿得从蒋小竹的娘秦美华说起。

当初蒋仁要娶她的时候,蒋老娘就一万个不同意,说是秦美华一看就是个不能生的,屁股太小,没有福气。

奈何蒋仁一意孤行,非要娶进家门,蒋老娘为此就恨上了秦美华,觉得她是个狐狸精带坏了她儿子。

过门后,秦美华还真的没有生出儿子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