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予我小梨心

予我小梨心

又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梨以前是射击选手,但因为一场陷害,她身心俱疲地退出了射击圈。虽然遗憾,但她当时确实没有勇气面对那些舆论和抹黑。随即,她投身于自己的另一爱好,去做了射击游戏的女主播。而无意间的一个误会,一家电竞公司竟然拿她的画像做成了游戏人物。为了解决侵权问题,她亲自去了那家公司。岂料,公司老板竟是当年退出电竞赛场的大神顾予川。从此,他们两人吵吵闹闹,她是他的偶像,他帮她查清当年真相!

主角:姜梨,顾予川   更新:2022-07-16 00:1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梨,顾予川 的女频言情小说《予我小梨心》,由网络作家“又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梨以前是射击选手,但因为一场陷害,她身心俱疲地退出了射击圈。虽然遗憾,但她当时确实没有勇气面对那些舆论和抹黑。随即,她投身于自己的另一爱好,去做了射击游戏的女主播。而无意间的一个误会,一家电竞公司竟然拿她的画像做成了游戏人物。为了解决侵权问题,她亲自去了那家公司。岂料,公司老板竟是当年退出电竞赛场的大神顾予川。从此,他们两人吵吵闹闹,她是他的偶像,他帮她查清当年真相!

《予我小梨心》精彩片段

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大概就是长这个样子吧。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而此前的十多分钟,姜梨全部的目光都被那个男人紧紧锁住。

她转过头,看到了他棱角坚毅的侧脸。

男人穿着剪裁得体的白色衬衫,握着手机的双手白皙修长、指节分明。

在他放下手机的空隙,姜梨看清了他手机屏幕的画面,而后她的眼睛微微一闪,不动声色地把脑袋往他的方向移了移,恰好看到他在屏幕上游离的灵活手指。

好快的手速!开镜的速度极快,射击的精准度一流,就连视角切换的时间点都卡得恰到好处。姜梨玩《拯救者》这么多年,难得能碰到手速如此惊人的玩家!

是主播吗?是职业选手?还是被埋没在人群中的金子玩家?

“好奇的话,可以更近一点。”他突然开口。

嗓音有些沉,咬字却很轻,引得姜梨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是一阵微麻。

姜梨抬头望向他的脸,他黑曜石般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

姜梨的脸瞬间红到了耳后根,她迅速地别过脸去,道:“我只是看游戏。”

“嗯。”他轻轻地抿唇,“我知道你不是在看我。”

姜梨哽住。

他掀眸:“你也玩《拯救者》?”

要怎么才能低调地告诉他,她不仅会玩,而且还玩得非常厉害?

“对。”姜梨点头,“玩了四年,我是最早一批的玩家。”

他的眼睛眯起来:“看来很厉害?”

随后,他把手机推了过来。

“教教我?”他的唇边浮现出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她眼睛一亮,爽快地答应下来:“我看你玩,给你指导。”

男人点点头,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变换位置,操纵的人物在丛林里灵活移动,八倍镜打开的瞬间,远距离的玩家已经被他的狙击枪击中。

又快又稳的瞬狙!

“漂亮!”手机里传出队友的声音。

姜梨不自觉地轻笑了一声。

他问:“这一枪有什么问题吗?”

“有。虽然又快又稳,但是不准。你本来想打的是头吧?可你最后打中的是身子呢。”

她眉飞色舞地阐述着,他托腮坐在一边,眼神温柔,安静地听着。

“那是因为你的视角切换跟不上你开镜的速度,如果你在开镜的瞬间,把镜头往上面抬一点就能打到……”

高手和高手之间的对决,成败就在于这样微乎其微的细节。姜梨承认,他很强,不过比起自己,还是要略逊色那么一点点呀。

姜梨已经等不及要看他仰慕的眼神,听他醍醐灌顶的称赞,但最终等到的却是他队友的声音。

“谁啊?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在这里指挥我们顾神?”

顾神?

听到这个名字,姜梨的表情彻底凝结在脸上。她看向手机屏幕的左上角,大写的英文字母和半角符号差点闪了她的眼。

没错,是这个ID——【G.】。

这个人昨天第一次开直播,就炸了她的直播间,骗走了她四分之三的“粉丝”,甚至让她直播间的榜一连夜携巨款潜逃,跑去他的直播间怒刷了十个火箭。而她,《拯救者》游戏当红主播,顷刻之间变成了空巢老人,直接沦为直播界笑柄,在微博热搜挂了两个多小时!

如果是技术问题,那她认了,可这群“粉丝”哪是被他的技术折服的?明明就是被他的脸给勾走了魂。

更可气的是,她刚才竟然也被他的颜给骗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你是顾神?”姜梨问,“昨晚直播的那个……”

他“嗯”了一声:“你看了我直播?是我‘粉丝’?”

姜梨冷着一张脸,漠然道:“是,我是你黑粉。”说完,她扭头就撤。

为什么偏偏在这里碰到他?

姜梨找到一个边角的位置坐下,拿出手机,在搜索框里输入了他的名字。

顾神,真名顾予川,前“RUN”俱乐部职业选手,第三届《末日行动》全球职业联赛冠军战队MVP选手,于2015年退役。

照片上的人捧着奖杯,还是少年的模样,五官虽不如现在立体,却也格外清秀好看。总的来说……好像现在这个样子更符合她的口味。

什么口味,什么好看!姜梨猛地抽回思绪,低头看了眼时间。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可是从刚才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进这家咖啡厅。她这是被放鸽子了?

姜梨气得打电话给冯曼曼。

电话那端的人慢悠悠地接听,姜梨压低声音问:“你说的事真的靠谱吗?我等到现在都没等到光与游戏公司的人。”

冯曼曼愣了愣:“不会啊,是光与的总监直接联系我的,人家是大公司的总监,总不会骗我一没钱没势的小画手吧?”

“你把他电话给我,我联系他。”

一连串的数字发过来,姜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冯曼曼是她多年的闺密,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掺和的。

这次《拯救者》四周年庆光与游戏公司开展了一个“我眼中最美的她”的游戏原画征集活动,光与游戏公司会在参赛作品中选出一幅作品作为《拯救者》四周年典藏人物的建模蓝本。

冯曼曼悄悄地参加了,没想到运气爆棚,居然在几万的作品中脱颖而出,可直到前两天冯曼曼来求她,姜梨才知道冯曼曼画里的人,居然是自己。

“人家光与的大佬说了,这个活动涉及你的肖像,必须要你本人亲自授权,不然万一出了侵权问题,他们光与的法务可是很忙的……所以,求求你了,我好不容易被选上,你不会狠心让我一腔热血付诸东流吧……”

这下好了,冯曼曼的一腔热血没有白流,姜梨在这儿白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被空调冷气吹得鼻涕直流。

按下拨出键的瞬间,姜梨压抑了许久的愤慨全部涌了上来。

抢他观众的退役选手!不守时的游戏公司总监!没有一个不让她心烦意乱。

而这时,咖啡厅熟悉的方位传来了手机铃声。

电话接通,她错愕地望着不远处拿着手机的男人。他开口的瞬间,嘴唇开合的幅度完美地和听筒里的字句重叠在一起。

“你好,我是光与游戏公司总监,顾予川。”

空气稀薄得就连呼吸都困难,她涌上来的怒气全部卡在了嗓子眼。

而后一双大长腿停在她的脚边,顾予川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她抬头,正好和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两秒钟后,她艰难地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嗨,好巧啊。”

“我一直在等你,所以也不算巧。”他伸手从文件袋里抽出了冯曼曼的图放在桌上。

画上的人扎着高高的马尾辫,厚厚的护目镜也挡不住眼里锋刃似的光,姜梨望向桌上的画,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相似度这么高……他肯定早就知道和他见面的人是她了,所以刚才是故意耍她的?

她不高兴地说:“我觉得,你刚才看我就像是在看一个憨憨。”

顾予川目光在她不满的小脸上晃了一圈,最后停在她娇小的鼻尖上。他眉间漾起了春风般的笑意:“不出意外的话,‘憨憨’这个词是个爱称。”

姜梨:“……”

两份授权协议摆在她的面前。

姜梨从头到尾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抬起头,像只小狐狸似的半信半疑地瞄着他。

“放心吧。既然玩光与家的游戏,就应该清楚光与的诚信度。”

姜梨对着空气翻了个白眼:“得了吧,光与出的游戏,没有一个不让人氪金氪到眼睛发黑。”

除了四年前上线的《拯救者》,光与后续上线的游戏基本都是富豪们的集聚地,对此,光与家的“粉丝”真是又爱又恨。

他道:“《拯救者》就很好,不是吗?”

“从端游继承过来的射击类手游,《拯救者》算得上是很不错了。”姜梨顿了顿,“毕竟光与就是靠《拯救者》起家的,这款游戏应该算是光与的初心了,哪好意思用这款游戏圈钱。”

顾予川递给她一支黑色的签字笔。

她刚提笔顿下,就听见他问:“听冯曼曼说,你的职业是游戏主播?”

手一抖,名字被她写得歪七扭八。

这个冯曼曼,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他又问:“在哪个平台?是《拯救者》的主播吗?叫什么?”

姜梨的脸顿时沉了三个色度:“顾总监的好奇心挺重。”

“倒也不,看人。”

她愣了愣,随后微微抬眼:“看来顾总监对我很好奇?”

他颔首望着她,修长的手指按住一份签好的合同抽了回去。

“我只是很好奇,这么厉害的你,如果真的站在射击场上,拿起枪,还能不能射中靶心。”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

明明是微风过境,浪却卷了千层高。

姜梨猛地睁大眼睛,她的脑海中飞快闪过一道光,那是子弹离膛的片刻,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靶心的路线。

那道光,给赛场上的她带来过无上荣耀。她曾无数次命中靶心,无数次让现场观众高声呼喊她的名字。

可是……

姜梨突然回过神。

“我先走了。”她拿起协议,落荒而逃。

顾予川静默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完全消失不见。他的目光落在纸张上的落款处,这个名字曾有一个无比耀眼的前缀——“天才女枪手”,姜梨。

他轻轻地抿了抿唇,想起很久很久之前,他在观众席上站起身,看见她站在领奖台上,摘下护目镜,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良久后,顾予川拿出手机给助理朱南打了通电话:“帮我列一下《拯救者》各大平台游戏主播的个人信息。”


深海射击俱乐部。

射不中射不中,哪里射得中!

姜梨捂住脸,脑袋昏昏沉沉。期间冯曼曼给姜梨打了无数个电话,在手机电量消耗完之前,姜梨这才听到了铃声。

“搞定了吗?”电话那端的冯曼曼格外焦急,“刚才光与的总监给我发信息,说你已经签了协议。你怎么这么安静啊,都不告诉我。”

“我在俱乐部。”她用力地擦去额头落下的汗珠,脸被毛巾蹭得发红。

冯曼曼“哦”了一声:“怎么样?总监长得怎么样?我听声音感觉这男人贼有味道。”

“你天赋异禀吗?光听就能听出味道来?”

“事业有成的男人钢铁般的柔情,感受到没?”

完全感受不到。她没觉得有什么柔情,但顾予川的那张脸是真的不错。以她活了二十多年的经验来看,颜值能和顾予川肩并肩的,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她道:“我只能告诉你,他长得不错。”

“真的?”冯曼曼来了劲,“和季苏白比呢?谁更帅?”

季苏白……姜梨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虽然说两个人的颜都很抗揍,但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她想了想,道,“这么跟你说吧,如果用动物给他下定义的话,光与的总监是匹狼。”

好像不是很贴切,于是她改口:“倒也不是很像狼,更像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狐狸。”

“我很想知道,如果你要用动物给季苏白下定义的话,会用什么?”

想都没想,姜梨脱口而出:“季苏白得是只哈士奇啊。”

“你才是哈士奇!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坏了姜梨,背着我说我坏话。”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姜梨挂了电话,一扭头,就看见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闹脾气的季苏白。

她吐了吐舌头:“二哈可是狗狗颜值榜榜首啊。”

季苏白拉着脸说:“居然公然在俱乐部里说老板的坏话,信不信我明天不让你来了!”

姜梨一边摘下手上的护腕,俯身收拾包,一边道歉:“我错了,季老板,我下次一定不在俱乐部里说你坏话。”

“不在俱乐部?干吗,你要辞职?”季苏白蹲下身问。

“有冤大头养着我,我干吗辞职?”她觉得好笑,“第一次见你这种散财童子。”

“倒也不是。”季苏白神秘兮兮地摇了摇手指,“我觉得你打枪不赖,就是你自己好像没什么想法?其实我还认识蛮多人,说不定能让你去比比赛。”

姜梨埋头收拾东西,打了个哈哈没说话。

这个有钱没地方烧的富二代,心血来潮地开了一家深海射击俱乐部,养了几个业余选手,理由只是因为他觉得打枪很帅。

“哦,对了,有件事你帮我下。”

季苏白从背后变出来一只猫。

她东西还没收拾完,猫就被塞进她怀里。

她有预感,即将迎来不靠谱俱乐部老板的第N+1个委托。

“我明天要出去一趟,你帮我养两天。猫粮在我车后备厢,我等会儿拿给你。”

果然。

姜梨低头看了眼怀里的猫,小家伙漆黑的眼睛盯着她好半天,最后舒舒服服地搁了脑袋,软软地叫了一声。

真漂亮的眼睛。

一瞬间,她的脑海中触电般划过一道目光。那个人的眼睛也很漂亮,黑曜石一般,温柔又迷人。

把猫丢给姜梨的当天晚上,季苏白就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潇洒。

几天下来,整个俱乐部的人都懒洋洋的。

深海射击俱乐部位于市中心,平时一些爱好射击的业余选手会来放松一下心情,不过季苏白本人很佛系,对俱乐部的发展没什么要求,因此生意一直都是不温不火。

姜梨和季苏白认识了两年,当初季苏白开深海射击俱乐部的时候,她看到了招募信息来面试,入选之后,不靠谱老板三番五次地找她帮忙,一来二去,她和季苏白之间摆脱了单纯的雇佣关系,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倒也不是完全无话不谈,至少有些话,她是不会和季苏白说的。就比如,她是《拯救者》当红游戏主播——“栗子酱”。

到了直播的点,姜梨慢悠悠地打开电脑,冷不丁聊天窗口弹出来一条信息,是直播公司经纪人。

【经纪人】:你是叫姜梨吧?

【栗子酱】:是啊,咋了?

【经纪人】:没事,光与那边的宣发人员在统计《拯救者》的主播信息。你懂的,之前山顿公司那边出的游戏被几个劣迹主播弄臭了,现在光与那边在排查呢。

【栗子酱】:我又不是劣迹主播……我根正苗红好青年呀。

【经纪人】:我当然懂,好了,我先撤了。

姜梨若有所思地点开直播软件,没一会儿,经纪人的消息又弹了过来。

【经纪人】:刚才上面来消息了,说今天会安排你和一个大佬直播连线,做好准备。

直播平台为了提高收益或是提高主播人气,会经常采取主播与主播连线直播的方式,这并不稀奇,只是她比较好奇经纪人口中的“大佬”是谁。

【栗子酱】:大佬?是谁?

【经纪人】:不知道啊,上面没跟我说。等会儿你直播间会置顶,对你来说也是好事嘛,今晚说不定可以赚一波。你想想直播间的那个榜一大佬,之前每次都给你刷那么多礼物,今天不得给你直播间刷爆了。

【栗子酱】:呵呵,他就是个墙头草。

一想到前几天她直播间那个没原则的榜一“白阿白”头也不回地跑到了顾神的直播间,她就气得两眼发黑。如果不是因为签约协议里写的,她必须尽可能配合平台方的一些合理安排,这种和大佬直播连线的事,她是不太想去做的。

其实直播的几年来,对于直播间的收益她还算是佛系,即便一直有人说“露脸我就刷一万支火箭”云云,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她始终没有打开摄像头。她不愿意迎合任何人,比起讨好别人,她更喜欢自己在《拯救者》里酣畅淋漓地享受射击带来的快感。

这么多年,来了很多人,也走了很多人,唯独那个叫“白阿白”的榜一,从以前默默无闻到现在火遍全网,陪她走过了所有低谷和巅峰。

可是,就是这个忠粉,他居然叛变了!

就为了一个退役的职业选手顾神!

就为了那个长着一张祸国殃民脸的顾予川!

一想到这里,姜梨就无比愤慨。

直到连线的申请发了过来,她握着鼠标,望着屏幕上的英文字母和半角符号,来来回回确定了一遍又一遍。

这个名字……

与此同时,直播间被相同的感叹句刷屏——顾神!

“今天直播间的连线嘉宾是顾神?!”

“我的妈呀!顾神?!顾神和栗子酱连线吗?”

“有生之年系列?我多年前的男神和我现在的女神同框了?”

“啊啊啊!我要兴奋到晕过去了!”

兴奋?为什么兴奋?怎么兴奋得起来?抱歉,她丝毫兴奋不起来,她现在只想挂断。

“我好想知道顾神和栗子酱比,谁会强一点!”

“当然是顾神啦,人家可是职业选手啊。”

“我看未必吧,栗子酱的操作这么强,顾神都这么多年不打职业赛了,我觉得现在的顾神不一定打得过她啊。”

她看着弹幕上“粉丝”间的口水战,突然找到了兴奋点。顾神?哦不,你们的顾神很快就会被打成“顾咩咩”。


网线差点被空气中的战火给烧焦。

姜梨的手不安地轻轻捶打键盘,在等待接通的数秒钟时间里,她忍不住看了一遍又一遍对方的ID。

他肯定会露脸的吧?她闭上眼,还能回忆起顾予川紧绷的下颚线,以及他抿起微微上扬的嘴角……太犯规了。

她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确认自己绝不会向美貌屈服,这才慢悠悠地抬起头看向电脑屏幕。然而另一边的直播画面却只有游戏界面录屏。

居然不露脸?姜梨呼了一口气。

“你好,我是【G.】。”

——你好,我是顾予川。

同样的声音,同样的句式,同样,她的心毫无预兆地停滞了片刻。

她清了清嗓子,照例打开变声器:“你好,我是栗子酱。”

“我认识你。”

这就认出来了?顾予川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她瞬间觉得自己无处遁形。

不不不,就算她三次元里和顾予川碰过面了,他也不知道她就是主播“栗子酱”啊,顾予川还没动呢,她可不能先自乱阵脚。

他又说:“我看过你视频,技术很不错。”

吓她一跳,看来是下过功夫的嘛。

被他一夸,姜梨的小尾巴瞬间翘了起来。

她就说嘛,一个靠脸吃饭的退役选手,哪里是她的对手。等过会儿进了游戏,很快,那些眼拙的“粉丝”就会亲眼看见他们口中的顾神被她摁在地上摩擦。

今晚的微博热搜她已经预约好,姜梨沾沾自喜地偷笑出声,然而下一秒,她就被游戏神奇的匹配机制安排得明明白白。

姜梨看着左上角的队友列表,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还有这种事?耳机里爆发出惊人的吼声。

“啊啊啊!我和栗子酱还有顾神匹配到一起了!”队友A情难自已。

“什么神仙人品!顾神,我是你的‘粉丝’啊!”队友B声嘶力竭。

而她,“呵呵”干笑了两声之后,不打算回应他们。

游戏界面碧空如洗,栗子酱孤独地站在草地上,背影格外深沉。

作为射击手游的开山鼻祖,《拯救者》采用的是多人同时在线竞技的比赛机制。玩家通过搜索物资、占领据点等方式来淘汰其他的玩家,直到全地图只剩下最后一队玩家。

她本想手刃顾予川,以成全自己一世英名,结果这个匹配机制,居然让她和顾予川成了队友!

她恨啊。

她这还怎么打肿顾予川的脸!

姜梨气得咬牙切齿,队里的另外两个小迷弟依旧在卖力吹捧,她扶额,感觉自己的头都炸了。

“顾神!以前你没退役的时候我们就一直看你的比赛来着,后来《拯救者》出来了,我们就开始玩《拯救者》了!”

“顾神,你打比赛那会儿我还在上大学,那时候我们一整个宿舍的人都是你的‘粉丝’,我们经常逃课出去看你比赛,那都是我们的青春啊。”

“是啊……”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顾神”两个字,这两个字连同顾予川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充斥着她的每一寸神经。

姜梨握住手机的手都僵了。

这算什么?当她不存在吗?

她又急又气,目光一斜,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人影晃动,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两下,八倍镜打开的瞬间,屏幕上弹出一条消息。

系统:【栗子酱】用M24狙击枪击中头部淘汰了×××。

栗粉A:女神强啊!爆头!

栗粉B:女神牛!这个瞬狙绝了!

栗粉C:这个瞬狙怕是连职业选手都打不出来吧?

当然打不出来,顾予川的瞬狙歪七扭八,打不到头,只能打身子。姜梨勾起唇,尽情享受这难以言喻的优越感。

系统:【G.】用Kar98k狙击枪击中头部淘汰了×××。

姜梨:“……”

这家伙……什么时候打狙击枪也这么准了?

“哟呵,很强嘛。”姜梨皮笑肉不笑。

顾予川的声音略带玩味:“常规操作。”

“哦?我记得你之前打狙都打不中头的。”姜梨讥诮道。

顾予川懒懒地问:“哦?你之前了解过我?”

“那倒不是,我亲眼见你打的狙。”姜梨脱口而出。

顾予川轻轻地笑了一声。

“哦?是吗?”顾予川拖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尾音,差点把她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

糟了,差点就说漏嘴了!

姜梨伸手拍了拍自己毫无遮拦的嘴,慌忙改口:“哦,我看过你之前的比赛视频。”

顾予川道:“啊,原来你早就对我这样好奇了。”

姜梨:“……”

这个顾予川,怎么走到哪里都不忘给她挖坑!

他话刚说完,一个漂亮的甩狙,他又顺利收下一个人头。

这个开镜的速度,这个甩狙的角度……和他的脸一样,绝了。

如果是她,同等的情况下,她未必能淘汰刚才的那个人。

姜梨后知后觉地发现,其实他的操作很强。

他越强,她的心就越发痒。

顾粉A:就问这个世上还有谁能比顾神更强?

顾粉B:虽然说女孩子有点不太好,但是我顾神真的要甩栗子酱几条街!

栗粉A:楼上的请你好好说话!

顾粉C:怎么了?有问题吗?

互撕大战愈演愈烈,十万人的直播间里烽火连天,双方唯粉恨不得把键盘都给敲烂。

突然,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这夹缝中缓缓生出。

角落里默默飘来一行字:那个……我可以嗑顾神和栗子酱的CP吗?

姜梨的目光从手机游戏屏幕上移开,抬头看向电脑上的弹幕,就看到了这条神奇的弹幕。

她和顾予川?开什么玩笑!她刚想掐灭这些喷薄欲出的苗头,下一秒,就被顾予川直播间里刷的“神之光冕”礼物闪了眼。

她的表情瞬间凝结在脸上。传说中的礼物,把她的脸都打肿了,礼物来源者:白阿白。

“白哥来了!”

“恭迎白大佬!”

姜梨握住手机的手止不住地抖。又叛变了!这个墙头草榜一,又去找顾予川了!随着她怒气值逐渐上升,手指在屏幕上操作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系统:【栗子酱】用M416步枪击中头部淘汰了×××。

她得意扬扬,后一秒,击杀信息又跳了出来。

系统:【G.】用AKM突击步枪击中头部淘汰了×××。

“你玩《拯救者》是这种打法?”顾予川问。

姜梨道:“不,什么样的打法我都有。”

顾予川:“我只是在想,你这种打法,这一局还能撑多久。”

这种无敌优越的语气……好不爽。

“你放心,不需要你,我一个人就可以。”说罢,姜梨操控着栗子酱开着车飞快地在草地上行驶,摩托车行驶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以一个非常漂亮的甩尾停下,她一跃而下,掏出枪,单枪匹马地闯进了楼。

栗粉A:“栗子酱要一打多少?这里可不止一队啊。”

栗粉B:“我觉得今天栗子酱有点慌啊,不是她以前的打法。”

栗粉C:“我也觉得,有点急躁冒进了……”

弹幕刷了几百条,姜梨的视线在游戏界面和电脑屏幕上来回切换。

栗子酱站在三楼的楼梯口,耳边传来四面八方的脚步声。

就是现在!

现在,只要她冲出去,一个人灭掉对面一队,所有人都会承认她的实力。

她才不要听顾予川自以为是的话,她现在就想把他秒成顾咩咩!

“你在那儿等我。”顾予川说,“你现在出去要……”

哪里还等得及他说完话,栗子酱拿着枪就冲了出去。

纤瘦的身影在楼梯口灵活地跳跃,翻身而下的瞬间,栗子酱开枪打倒了一个人,脚步逐渐逼近,她蜷缩身子躲在了门后,等第二个人跑上来,她瞬间将对方打倒。

栗粉A:哇,我女神强啊!

栗粉B:这个点好难打的,还是一打四,我觉得顾神也打不出这种操作吧……

她忙着对付第三个人,冷不丁有人从她的背后绕了过来。

突然屏幕暗了下来,她被打中了。

网友1:我就说,这么打太逞能了!

网友2:是啊,这个据点这么难打,一队人从外面攻都不一定能成功,更何况是一个人。

……

看着自己的血条一点点地往下掉,姜梨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本来想给顾予川一个下马威,这下好了,把自己搞没了。

“呵呵,栗子酱真的是谜之自信……”

“干吗,还想跟我们顾神比KDA(杀人率、死亡率、助攻率,用来衡量玩家游戏水平的数值)吗?”

“自不量力!”

丢脸丢到家,她气啊!这下完了呀,姜梨欲哭无泪。

从她的视角看,敌人正在换子弹,忽然,天空中划过一道烧痕,房间的窗户被开着摩托车赶来的人撞开,玻璃碎片落了一地。

一抹黑色的身影闪过。

砰——

枪声响起的瞬间,她被人从地上抱了起来。

“不乖。”

她的心咯噔一震。

“让你等我,不乖。”他又重复了一遍。

低沉的嗓音,是顾予川。

她握住手机的手片刻间失了力气,心脏像脱缰野马似的,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

他说这话的时候,摩托车在落日余晖下飞跃的画面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连带那天在咖啡厅见到他时的场景都变得格外艳烈起来。

就是这个人,脸部的每一寸凸起和凹陷都恰好长在她的审美点上,明明不该对他有什么好脸色,可就是……怎么都没办法真的生气。

姜梨呜咽了一声,摇摇头,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游戏界面的【G.】转过身,枪口抵在敌人的脑门上,他轻声道:“我的人是你能碰的?”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