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降世仙尊

降世仙尊

嘿嘿3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林平凡穿越到了异世大陆。刚入局,他连记忆还没完全接收明白,就遭到某家族的强势退婚。不仅退婚,对方还攻击他是个修炼废物,配不上他们家的千金。此时,神秘系统降临,他成为天选之子,让原主那个没有灵根的修炼白痴成为了仙术异能都强劲的少年天才。随后,退完婚的找上门来,万般找补要把圣女的师父嫁给他。林平凡拒绝,他有更广阔的天地,他要做当世仙尊,睥睨众生!

主角:林平凡,苏青   更新:2022-07-16 00: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平凡,苏青 的女频言情小说《降世仙尊》,由网络作家“嘿嘿3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林平凡穿越到了异世大陆。刚入局,他连记忆还没完全接收明白,就遭到某家族的强势退婚。不仅退婚,对方还攻击他是个修炼废物,配不上他们家的千金。此时,神秘系统降临,他成为天选之子,让原主那个没有灵根的修炼白痴成为了仙术异能都强劲的少年天才。随后,退完婚的找上门来,万般找补要把圣女的师父嫁给他。林平凡拒绝,他有更广阔的天地,他要做当世仙尊,睥睨众生!

《降世仙尊》精彩片段

“退婚?”

听到大长老林天武的话,林平凡挠了挠头,眼底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神色。

——他,林平凡。

生于蓝星的二十一世纪优秀青年,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穿越到圣痕大陆。

这是一个充斥着仙法与铭文的大陆,强者为尊俨然是不争的事实。

林家。

东大陆一座偏远小城的三大家族之一,林平凡身为家族的大少爷。

平日里养尊处优,生活倒也不错。

——就像三流小说一样,林平凡少时天资卓绝,十二岁那年,因某种变故,导致修为无法提升,甚至还不时倒退。

成为家族中的弃子。

本来吧……

……穿越到这具身体之后,林平凡应该大显神威。

洗脱废柴之名,横压一世,碾碎不服。

但是呢。

林平凡的系统,出了那么一点点问题,‘神级圣王系统’由于加载数量过多,暂时没货。

给林平凡更换了一个‘天源系统’。

从名字上来看。

天源系统似乎也还可以,但在完成几年的任务之后,林平凡发现一个问题。

这垃圾系统,无论完成任何任务,给予的都是初级奖励。

——阶段性任务,也一直卡在【突破第九品】。

以一至九品来划分的境界,只有锻体而已,也就是修炼的最基础门槛。

这具身体,也正如家族人眼中一般,实在是不给力。

于是乎。

穿越到异世界的林平凡,也就彻彻底底成为人们眼中的废柴。

再标准不过的废柴流开局啊!

这不,退婚也跟着来了?

与林平凡订婚的,乃是东大陆一流宗派梵天宗宗主之女。

按照道理来说,林平凡无论如何优秀,都与梵天宗宗主之女无法产生纠葛,二人根本不是同一世界的存在。

但是呢。

梵天宗的前前宗主,是个特别没流的人,身为宗主不提升修为,反而喜好钻研卜算之术,卜算之术源于铭文术。

铭文术,是只有无法修炼的人,依靠符纂、各种阵法,勉强获得力量的手段,是修炼者看不起的下九流。

由卜算之术展示的结果,前前宗主给宗派许下一门亲事。

林家第三十二代长子——林平凡,与当代宗主女儿结为秦晋之好。

当决定定下之时,整个梵天宗都懵了。

这哪跟哪啊?

算个卦把自家圣女给折腾进去了……

不过在前前宗主还在的时候,众人倒也不敢多言。

但是现在,前前宗主已经飞升上界。

林平凡、梵天宗圣女也都长大成人。

退婚的声浪,充斥着梵天宗。

铭文术不被正常修士认可,前前宗主如今不在,林平凡又被传闻是废物一个。

对方退婚。

完全在情理之中。

“好吧。”

林平凡挠了挠头。

梵天宗来退婚,竟然连闭关几十年的大长老都出关了,亲自来做自己的思想工作,他还能说什么呢?

“……”

大长老林天武将林平凡瞧在眼中,抬起手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将话语吞进肚里。

随后转身离开。

——他知道,林平凡面对退婚,心里多少也有些不爽。

这婚事说有就有,说退就退,身为当事人的林平凡自始至终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任谁心里都不好受。

可这也没有办法。

他们林家,和梵天宗差距可太大了!

如果敢不同意退婚,恐怕林家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喽。

就在林平凡迈开脚步,准备跟随大长老去会客厅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他的心底响起。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见过林家所有成员,获得奖励:一品混元玉佩。】

林平凡脚步微微停顿。

随手在怀里一抓,一块巴掌大的玉佩出现在手中。

——玉佩通体呈奶白色,浑然一体、鬼斧天成,做工之精湛,俨然是出自大师之手。

但林平凡却高兴不起来。

一品……

不行啊。

在圣痕大陆,法器、仙丹、天材地宝从高到低排列为一至九品。

一品为最弱。

以林家的体量,弄到一品法器也并不困难。

就连他十八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的礼物,都是一件二品法器——清雨剑。

一品法器对于林平凡而言,也不算是绝对无用,但也就止步于‘卖掉换点零花钱’的程度。

想要依靠一品法器,大富大贵,甚至泥鳅化龙……

……只能说想太多。

“唉。”

林平凡将玉佩随后别在腰间,旋即微叹口气。

他心中倒也没有多大的波动,毕竟这几年里,他已经不知道获得多少类似奖励。

习惯了。

“虽然按照道理来说,我现在这幅样子,对方退婚也在情理之中,我也的确无所谓……”

林平凡亦步亦趋的跟在大长老身后,微微眯起眼睛,喃喃自语。

但是。

自己父亲,将会因此蒙受莫大耻辱,无论是家族之中,亦或者整座城市。

——自己的父亲,都会因为自己被退婚,而当做笑柄。

在来到圣痕大陆的几年,父亲林冲对自己关切万分。

无论如何。

也不能让父亲因此遭受耻辱。

想到这里,林无痕咬紧牙关,心中暗暗思量。

见面后。

自己一定要保持平静,然后抢先开口退婚,哪怕最终讨一顿打也无所谓。

一定不能让父亲丢脸。

……

同时间。

林家会客厅。

以当代家主林冲为首,林家一众高层尽皆严阵以待,原因无它。

站在他们面前的,乃是一流宗派——梵天宗的大长老,梵炎老人。

还有梵天宗的小公主。

詹台莹莹。

如此阵仗,林家不得不慎重对待,甚至连闭关不出的大长老,也亲自出来伺候着。

梵炎老人抬起头,微微瞥视在场的所有人,修为最高者,不过是开源期而已。

在圣痕大陆。

修炼者有着严格的分级,从高到低分别为:锻体、筑基、开源、凝丹、反虚、化灵、通玄、地尊、天圣。

林平凡的父亲,不过是开源而已,这位梵炎老人却已经是化灵层次。

按理说。

这种场合,完全不需要身为化灵的梵炎老人出场。

但是呢。

梵炎老人太希望退掉这门婚事,所以就亲自来了。

铭文术得出的结果,又怎么能够采信?

更何况现在的林平凡,完全就是个废物。

——或许老祖宗看上林平凡的理由,就是他将来也得走上铭文师之路?

哼!

这种人。

哪里配得上自家宗门的明珠?

梵炎老人满脸的高傲与不屑。

在他眼里,不止是林平凡,整个林家都是一群不入流的人物。

林家成员尽皆低着头,眼中浮现出恼怒的神色。

这梵炎老人欺人太甚,就算是退婚,说到底,也是梵天宗理亏。

他却在出现之后就摆起架子。

别看梵炎老人一句话未说,那一股专属于化灵境王者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充斥在屋内,让在场所有的林家人坐立难安。

这就是明明白白的欺压、霸凌!!

但是……

……在场的所有人,却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这梵炎老人的修为,可是远远超过他们。

方才有一位实力仅次于林冲与大长老的筑基强者,言语稍显直白的冲撞了梵炎老人。

梵炎老人仅仅一个眼神,就让他气息紊乱,不得不退场调养生息。

若不是看在退婚之事理亏的份上,恐怕就直接一个眼神震死了。

如此霸道!!

却又令人无可奈何。

梵炎老人缕着花白胡子,突然冷笑地看向后场。

在他的注视之下,两道身影也是缓缓走出。

——一位老者,开源后期。

虽然在林家,算得上高手,可梵炎老人却也只是眼含讥诮的摇了摇头。

大一点儿的蝼蚁罢了。

随后将视线往后挪。

他倒要看看,林平凡是何等人物,竟然被老祖宗以卜卦之术算中?

入眼的。

是一位衣着干练整洁的少年,大概二十出头,的确是仪表堂堂,英姿飒爽。

但圣痕大陆强者为尊,好看并不管什么用处。

梵炎老人正欲收回眼神,视线却陡然落在林平凡腰间的玉佩。

刹那间。

梵炎老人愣在原地,双眸圆睁,瞳孔收缩成针眼般大小,仿若被一只无形大手扼住脖颈,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许多。

这是……

……天源仙界的东西!?

等等。

这林平凡身上散溢的气息,仔细感知的话,就是来自天源仙界啊!!

梵炎老人那见多识广的脑回路,此时此刻,也是彻底宕机当场。

这林平凡。

绝对不平凡!!


梵炎老人也是见过世面的高人,在前前宗主飞升天源仙界的时候。

他有幸在旁观摩,那时的梵炎老人,不过是7岁孩童而已。

——可梵炎老人绝不会记错,那股从破碎虚空大门荡漾出的气息。

与面前的少年一般无二!!

不光是玉佩特殊。

林平凡从骨子里向外散溢出一股独属于天源仙界的气息。

难道说……

梵炎老人心中涌现出一个想法,或许眼前的年轻人,是来自天源仙界的上界之人。

谪仙!!

“嘶——”

老化灵倒吸一口冷气。

废柴!?

谁敢说来自上界的降世仙尊是废柴!?

这谣言就尼玛离谱啊!

天源仙界的人,就算是品级最低的入门者,也抵得上圣痕大陆的飞升大能。

老祖宗的铭文卜算之术,有点东西啊!!

梵炎老人突然一个激灵。

我…我竟然要退降世仙尊的婚约?

他顿时冷汗直冒,这退婚退到降世仙尊身上,简直是找死啊!

宗门里那些老混蛋,一个个有眼无珠的东西。

真是一个个太不知好歹了!

人家当年能答应这门婚事,简直就是恩赐好不好?

现在竟然还敢来退婚?

这不是打了仙尊的脸吗?

这个时候他倒是忘了,当初表决的时候,他可是举双手赞成退婚的。

梵炎老人肠子都悔青了……

……等我说出来意,仙尊大人不会一指头碾死我吧?

他定了定神。

无论如何,得先将仙尊大人稳住,绝对不能谈退婚,拂了大人的面子。

至于向仙尊赔罪讨饶之事,待回宗派商议后再言!!

“这位……”

梵炎老人的态度,在这一瞬之间变得和蔼了,就连屋内原本充斥的化灵境王者压力都消失不见。

可就在他开口之际,林平凡却是缓缓抬起手。

“我知道你们的来意。”

林平凡一抬手,制止住梵炎老人的话语,表情风轻云淡的望向后者,一字一顿说道。

“无需多言。”

林平凡心态淡然,决定先行开口,把婚约退掉。

这并非强装出来,而是他已经做好最坏准备。

——不过是挨一顿毒打而已。

毕竟梵天宗此事做得也不地道。

总不能杀了他。

一旦将最坏可能都预料在心底,林平凡也就不惧怕面前的这些人。

“咯噔。”

梵炎老人将林平凡的言行举止看在眼中,心中猛地一跳。

如此不凡气度,属实难得一见,就算是梵天宗年轻一辈的掌舵者,在面对自己时也做不到如此气定神闲。

果然不愧是上界仙尊啊!!

梵炎老人顿时闭紧嘴巴,林平凡让他不说话,他怎么敢张口?

——别看梵炎老人平日里脾气暴躁,他是典型将‘强者为尊’这一概念刻印在骨子里的老顽固。

对待小辈,梵炎老人出口就是呵斥,谁也别想从他嘴巴里讨到一句好话。

在面对更高层次的大能时,梵炎老人的态度就如同‘他希望小辈面对他的态度’一模一样。

毕恭毕敬。

按理说。

现在是梵炎老人反悔的最佳时机,但是林平凡一句话,真就让他不敢开口。

“我知道你们的来意,既然你们如此决意,那我便也成人之美。”

林平凡眼底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神情,操着平淡语气说道。

“但要记住一点,不是你们退婚,而是我休妻——”

“说来也搞笑,我人在家中坐,婚从天上来,连商量的过程都没有,给我安上一门婚事,结果现在,竟然又丝毫不顾及我林家,单方面上门退婚。”

“当真是好啊。”

“好威风,好霸道!”

“詹台莹莹,从今日起,你我一刀两断,再无婚约束缚,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可要记住一点,这件事,我林某人记在心里了。”

“……”

詹台莹莹与林平凡相对而视,前者倒并未因林平凡言辞而恼怒。

毕竟退婚一事,属实上门打脸。

林平凡如此态度,反而令詹台莹莹有些欣赏,倘若林平凡面对退婚,表现的惴惴难安。

甚至苦苦哀求,詹台莹莹反倒是看不起林平凡。

只是……

……跟随自己前来的大长老,或许不能心平气和的接受林平凡的说辞。

梵天宗圣女被休妻,说出去也不怎么好听。

大长老不会一怒之下把林家整个灭了吧?

她有些小慌,准备随时劝阻。

毕竟就算梵天宗势大,但要是为了退婚,把人家全族给灭了,那也太不占理了。

“小凡,不得胡言!!”

林父登时着急起来,吓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去。

林平凡虽然说的句句实情,但以梵炎老人的脾气,恐怕难以善了啊!

完了。

如果梵炎老人降怒下来,林家都不会好受。

再看林家众人,也是一个个如面虎狼的恐惧之色,生怕梵炎老人发怒。

可是当众人将视线看向梵炎老人时,却发现后者脸上并非预料之中的暴怒。

而是一种相当复杂的神采。

——三分后悔,两分尴尬,一分惴惴,更多的是恐惧。

詹台莹莹:???

林家众人:???

怎么着?

林平凡通过真情实意,让这老煞星良心发现啦?

林家众人不能理解。

为何梵炎老人脸上会是如此表情。

什么情况!?

詹台莹莹理解不能,为何以暴脾气著称的梵炎老人,会因为对方几句话而自我反思?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

被人言中痛处的梵炎老人,反而得是用暴怒来掩饰错误。

别人无法理解梵炎老人此时的心情。

他心中充满后怕。

林平凡最后一句话,可是实打实的威胁,若在来之前,别说林平凡,就是林家所在的整个小国,梵炎老人都不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

……梵炎老人的手心都湿透了,化灵境的他,有多少年没有流过冷汗了啊!


林平凡的大伯二伯,本来还在看笑话。

他们巴不得梵炎老人出手,将林平凡打死,如此一来,他们一脉,便也有争夺族长之位的机会。

然而……

他们怎么也没有料到,梵炎老人竟然没有恼怒出手。

反而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然后呢?”

话语之中潜藏着一丝丝询问的味道,让在场的人都懵住。

????

你来退婚,被退婚的人来一手反客为主,你问一句‘然后呢’,是要问谁?

又要问啥?

梵炎老人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嗯……”

林平凡微微沉吟。

“那就哪来的,回哪去吧,我们这里地方不大,庙小容不下真神。”

“好!!”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下,梵炎老人如蒙大赦,以比来时还干脆的态度。

带着人扭头就走。

好像身后有可怕的东西存在,恨不得马上就逃走似的。

就连退婚的女主角,詹台莹莹也是一脸懵逼,近乎被拉扯般的带离林家。

詹台莹莹: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嘛?

“怎么雷声大,雨点小?”

在梵天宗的人马走后,一道喃喃自语的声音响在会客厅,也是道出所有人心中想法。

“怎么回事?”

林父看向林平凡,下意识的询问道。

进门眼神逼伤家族高手,时时刻刻以气息压迫众人,如今自家儿子摆事实讲道理,就退回去啦?

真真是令人懵逼!!

“可能是……”

林平凡挠了挠头,随后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道。

“……对方目的达成,然后就走了吧。”

这理由。

鬼才信吧!

林家众人面面相觑。

难道说,之前传闻霸道无比的梵天宗,其实是一个懂礼友善的名门正派?

……

梵炎老人带领梵天宗的人,一路离开林家,火速向梵天宗的方向疾行而去。

一路上。

无论詹台莹莹如何询问,梵炎老人都闭口不言。

“……”

詹台莹莹耸了耸肩,放弃询问。

梵炎老人就是个坏脾气的怪老头。

偶尔抽些闲风,也见怪不怪。

疾行两个时辰后,梵炎老人陡然停住脚步,看向詹台莹莹,出声说道。

“在此等我,我还得回一趟林家。”

“您别。”

詹台莹莹连忙阻止。

“您刚才没有惩戒林平凡,事后偷偷出手,有失前辈的风采。”

都过去了。

哪能秋后算账。

“……”

听到詹台莹莹的话语,梵炎老人微微翻起白眼,心中暗道。

——狗屁的秋后算账,老子现在担心的,是他秋后算账!!

梵炎老人左思右想。

无论如何,也得跟林平凡细细说上一番话,为冒犯而道歉。

自己是冒犯者。

一言不发的回去,宗主恐怕也不能原谅。

就算是林平凡让自己原路返回。

但他没说,‘不能在原路返回的过程中,再折返回林家道歉’。

梵炎老人眼珠滴流乱转。

从心底将林平凡的话语,掰开揉碎的找漏洞,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返回理由。

梵炎老人也不能将事情告知詹台莹莹,林平凡身份的事,目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仙尊大人躲在一个偏僻小家族里面,明显就是不愿意暴露真实身份。

如果自己大嘴巴乱说,仙尊怪罪下来怎么办?

思量完后。

梵炎老人登时化作一道光虹,向着林家的方向疾驰而去。

詹台莹莹等人相互对视一眼。

……虽然不知道梵炎老人抽的什么风,但也只能等待他回来,众子弟见梵炎老人离开,倒也是松一口气。

与梵炎老人同行,小辈们可真的谨言慎行。

一句话不对。

就可能招致梵炎老人雷霆降怒。

……

梵炎老人独自行进,全力催动一身仙法,以方才十几倍的速度,快速的回到林家。

他想要用神识探查林家。

——但又恐亵渎仙尊,于是这位梵天宗的大长老,便是谨慎地一屋一屋的寻找。

以他的修为,偌大林家,倒也无人察觉。

终于。

梵炎老人找到林平凡的屋子,他用手轻轻捅开窗户纸。

将眼睛贴在窗户之上。

入目的景象,差点让他失声惊叫。

挂画、瓶器、香炉、枕榻……

……甚至连夜壶,都散溢着一股天源仙界的独有味道。

暴殄天物啊!!

梵炎老人看向夜壶,暗暗咬紧牙关。

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将自己的六品法宝——紫绿擎天钵给林平凡盛装黄白之物。

这夜壶。

恐怕不比梵天宗的镇宗之宝差!!

要不偷走咯?

——梵炎老人摇了摇头,将偷夜壶的想法从脑海中驱散。

丢人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梵炎老人也不敢偷上界仙尊的法宝啊!!

视线再扫。

梵炎老人看见了林平凡。

在洗澡。

梵炎老人的眼睛,落在林平凡洗澡的浴盆之上,就再也移之不开。

倒也不是这梵炎老人有龙阳之癖。

——而是林平凡洗澡用的水,让梵炎老人太过震撼。

那可是来自于天源仙界的灵水。

据说天源仙界的仙人,平日里沏茶酿酒用的就是此等灵水。

圣痕大陆也有。

但对于圣痕大陆的修士来说,这灵水可不敢用来沏茶酿酒。

唯有在宗派圣子降生时,才会将一滴灵水滴在额头。

这一滴灵水。

就能达到洗精伐髓的功效,未来修炼速度超过普通人数百倍。

——唯有在大能飞升,天源仙界氤氲透过破碎虚空传来之时,通过玄妙手段,才能将仙界氤氲捕获成圣水滴。

这种水滴,诞生过飞升者的梵天宗,自然也有。

可整个梵天宗,也只有三滴而已!!

三滴!!

甚至在詹台莹莹降生时,他父亲考虑过,只用半滴仙界圣水来替女儿洗精伐髓。

太珍贵!!

如果梵天宗三代之内,再不出飞升大能,梵天宗将与仙界圣水再无缘分。

可是现在……

……如此珍贵的仙界圣水,在林平凡这里竟然有一大桶。

而且林平凡还在用它洗澡。

好家伙。

真真好家伙!!

梵炎老人心中猛震,手中的力道也早已忘记控制,生生将几根花白胡须揪下来。

确定了!

完全确定了!

也许之前梵炎老人还有所怀疑。

可看到了这么多的仙界神物。

梵炎老人哪里还不清楚,自己打定主意,欲要退婚的对象。

就是来自上界的仙尊!!

现在他是一点儿怀疑都不敢有了!

这可怎么办……

仙尊一怒。

浮尸万里。

曾经一流宗派,亵渎上界仙尊,被降下一道咒法,满宗灭门。

方才林平凡,可是出口说道,将这件事记在心里。

——是祸非福!!

虽然现在林平凡还在悠闲的洗澡,甚至还哼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可在梵炎老人眼中,这并非是林平凡不生气,而是对于林平凡来说,梵天宗实在不足挂齿。

不足以让其记恨、影响心情。

等到仙尊何时想起,或者说再记起梵天宗,那等待梵天宗的就将是灭顶之灾!!

梵炎老人心中焦急难耐。

可另一方面。

他又惦记洗澡桶里的仙界圣水,这仙界圣水不光对于初生者有大用,对于修炼一段时间的人,也有一定用处。

以梵炎老人的天资来说,修炼到化灵境界,已经是极限。

想要再突破,除非有天材地宝相助,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天材地宝。

——让化灵境高手突破的天材地宝,就算是梵天宗也无法轻易拿出。

显然……

……摆在洗澡桶里的仙界圣水,就是梵炎老人需要的天材地宝。

就在梵炎老人揪心的过程中,林平凡终于洗完了澡。

他擦干身体,换上衣服。

抱着洗澡水的桶,就往外走,来到门口的位置,哗啦一声将桶里的洗澡水倒在地上。

大院子。

处理洗澡水,都是直接倒在地上,一来方便,二来也少些尘土飞扬。

“吱呀——”

伴随着一阵酸涩的木门关闭声,倒完洗澡水的林平凡,径直回到屋里。

徒留躲在阴影处的梵炎老人一脸纠结。

他是真纠结。

——之前想方设法欲要搞到手的仙界圣水,就在自己面前不远处。

洗澡水一大桶。

泼到地上且渗不完,只要现在梵炎老人冲出去,一顿狂舔。

还真能喝上一些。

这一些。

可就抵得上梵天宗有史以来的仙界圣水持有量。

两舌头下去。

不得大几十滴入口?

可是……

……这仙界圣水,毕竟让林平凡洗过澡,而且又泼在地上。

要让梵炎老人趴着舔,实在丢人。

有时候,尊严比生命更具有价值。

于是乎。

梵炎老人三步并作两步,来在水滩的位置,作势欲舔。

开玩笑。

尊严是比生命更有价值,实力可特么凌驾于尊严之上。

这特么如此多的仙界圣水。

别说自己喝。

梵炎老人还得收集回去,让全宗人一起享享福!!

如此灵水。

早已污秽不侵,一点也不脏!!

就在他准备好姿势,准备开始‘仙人吸水’的时候。

房门又是打开。

林平凡的身影,悄然站在梵炎老人面前,四目相对,一时间有点尴尬。

梵炎老人:……

林平凡:……

梵炎老人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臊,自己要偷偷喝对方的洗澡水,还被抓个正着。

——如果地上有个裂缝,梵炎老人只想钻进去!!

“有事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