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葬龙天棺

葬龙天棺

小瓜吃空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李子声子时出生,八字极阴,本就多灾多难,又因为他的魂魄异于常人,他爸妈想把他弄死,用养鬼的方法利用他。但当时,被精通白事唱吹手艺的姥爷拦下,从此接替了他的抚养义务。可李子声父母在他身上下了往生咒,只能活五年,期限一到还是要变成鬼。姥爷用自己的寿命,硬给他抗了十六年。如今大限将至,只能告诉李子声破解此咒的方法。要他三年之内学会喊山,用指节做的骨哨自己驱鬼消灾!

主角:李子声   更新:2022-07-16 00: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子声 的女频言情小说《葬龙天棺》,由网络作家“小瓜吃空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李子声子时出生,八字极阴,本就多灾多难,又因为他的魂魄异于常人,他爸妈想把他弄死,用养鬼的方法利用他。但当时,被精通白事唱吹手艺的姥爷拦下,从此接替了他的抚养义务。可李子声父母在他身上下了往生咒,只能活五年,期限一到还是要变成鬼。姥爷用自己的寿命,硬给他抗了十六年。如今大限将至,只能告诉李子声破解此咒的方法。要他三年之内学会喊山,用指节做的骨哨自己驱鬼消灾!

《葬龙天棺》精彩片段

金皮彩挂,评团调柳,是江湖中的暗八门,指的是八种身怀绝技的手艺人。

而我便是调门中人。

调门是扎彩,鼓吹以及杠房的总称。

扎彩指的是扎纸人,画棺材,鼓吹是鼓乐班子,负责白事儿的吹唱,而杠房的人,就是人们行说的抬棺匠。

我主要负责吹唱,但扎纸人和抬棺材,我也能来,只不过,这两门手艺,不如吹唱精湛。

古话说,荒旱年饿不死手艺人,现如今也是这样,虽说这门不能让我大富大贵,但在马店镇,只要有人办白事儿,我就饿不死。

我叫李子声,因为,我是子时出生的,姥爷想让我继承他的吹唱手艺,这是一门靠声音吃饭的手艺,所以,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

我从小就没见过爸妈,只有姥爷一个亲人,他把我拉扯大。

吹唱经常跟白事儿打交道,难免会碰到一些无法理解的怪事儿,但从小到大,姥爷都会帮我解决。

直到姥爷去世那天,我遭遇了噩梦般的经历。

我家在马店镇李马庄村,就在马店镇的郊区,走路去镇上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路程。

姥爷在村里干了一辈子吹唱,我从小就跟着他学这门手艺,本以为自己学的差不多了,直到他临终前,我才直到自己只学到了一点皮毛。

一到晚上,村里总是安静的让人心慌,我兜里揣着从卫生所拿的药,一路小跑往家走。

几只老鼠从胡同里窜出来,吓了我一哆嗦。

推开家门,走到姥爷身边,此刻他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唇上没有一点血色。

本就骨瘦如柴的他,让疾病折磨的更显苍老。

“拿回来了,药我拿回来了,这就去给你倒点水!”我说完之后往堂屋里走。

“回来,我跟你说点事儿!”姥爷沙哑的声音响起。

我折返回去,蹲在床边,仔细听姥爷说话。

养了我这么多年,虽然平时对我很严,但我现在也二十一了,知道他是为我好。

“声子,你这孩子命苦,从小到大,跟着我也没享什么福···可你知道为啥,你爸妈把你扔给了我吗?”姥爷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啊,你也没说过。”

姥爷叹了口气,说:“哎,去,把柜子里的木盒子拿出来。”

这个木盒子,我从来没见姥爷打开过,他也禁止我碰这个盒子。

可小时候因为好奇,我还是把这个盒子给打开了,可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东西,我就病倒了,人事不省的那种。

这一病,就是半个月。

后来我被姥爷的唢呐声叫醒,醒来之后,我感觉他老了许多,据说姥爷去喊山了,他用喊山的手段救了我一命。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动过这个盒子。

把盒子拿出来之后,姥爷跟我说:“你命格特殊,八字极阴,本就多灾多难,但你的魂魄异于常人,你爸妈想把你弄死,用养鬼的方法利用你,但是,被我给拦下了!”

“什么?这?不可能吧···他们怎么能···”我很吃惊,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姥爷摆了摆手,跟我说:“先听我说完···虽然我把你救了下来,但是,他们还是给你下了往生咒,是我一直帮你压着,你才能活到现在,如果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往,往生咒?这,这是啥啊···”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东西。

“简单来说,就是让你活不过五年,而且,死了之后,会变成他们的鬼,什么事儿都听他们的!变成鬼之后不能投胎,还是像人一样在人间游荡,所以叫往生咒!“姥爷跟我说。

听到这儿我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他们为什么这么狠心,怎么能这么对我啊!

姥爷继续跟我说:“别哭,你今年也二十一了,得有个男人的样子,这往生咒,我帮你压制了十六年,这是用我的寿命换来的,原本,我还能再活十六年,所以,你一定得好好活下去!”

我愣住了,问:“怎么会这样?我,我不要你的寿命,我要你活着啊!”

想到之前跟姥爷生活的点点滴滴,悲从中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我趴在炕沿儿上,哭的全身颤抖。

姥爷摸了摸我的头,说:“别哭了,像个什么样子,一米八几的大个子,遇到点事儿就哭,有点男人样吗还!”

姥爷从小就告诉我,男人就要有个男人的样子,不管遇到啥事儿,都得扛得住!

可我这个人,生性胆小,做事优柔寡断,根本没法想姥爷那样,做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没了他,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生活。

我跟姥爷说:“可是,我真不想你死啊,还是为了我死,这,这···”

“这什么这···”

姥爷话还没说完,屋里的灯忽然灭了。

院子里忽然刮起一阵阴风,门窗砰砰作响,隐约间我听到了脚步声。

突然,有人在我左肩膀拍了一下,我瞬间感觉到一股烧灼般的刺痛感。

“谁!”我惊恐的大喊一声。

可还没等我回头,原本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姥爷,忽然坐了起来,我清楚的看到,他两只眼睛放着红光,顺手从床头拿起唢呐,鼓足了腮帮子,用力的吹了一声。

声音很大,震的我头晕目眩。

可是,声音落下之后,我肩膀上的手就消失了,刺痛感也没有了。

紧接着,屋里的灯也亮了起来。

我松了口气,刚想跟姥爷说话,可当我看到他的时候,却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眼睛流了很多血,鼻子和嘴角也有黄褐色的脓水流出,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姥爷脸上变得血肉模糊。

“你,你咋了这是,别吓我啊···”我带着哭腔说。

姥爷咳嗽了一声,虚弱的说:“接下来我跟你说的话,你可得牢牢记住,不然,你是逃不过这往生咒的。”

“我记着,我都记着···你能不能不死啊,我受不了啊···”我一下子哭了出来。

姥爷现在很虚弱,用气声跟我说:“看见没有,刚才,那就是来找你的,但是,被我给赶走了,所以,听我说,你一定要在三年内学会喊山,不然的话,根本活不下去!”

“怎么学啊,我···”我哽咽着说。

“听我说完,这个木盒子里,又一个骨哨,使用我的手指骨做的,遇到什么事儿,你可以拿出来吹,可是,这东西只能保你三年,三年之后,骨哨就没什么作用了!”姥爷跟我说。

我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继续跟我说:“盒子里还有一本老书,里面都是咱们吹唱匠人的功法,三年内你一定要看懂,不然的话,谁都救不了你!”

我点了点头,说:“行,我知道了姥爷,我···”

话还没说完,我看到姥爷身后的窗户外面,有个脸色铁青的小孩子,他嘴唇高度腐烂,黑褐色的牙龈全都露在外面,而且眼珠都是白的,布满了血丝!


“滚开!”我怒吼一声,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

姥爷叹了口气,说:“这次,我可没力气了,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自己了,声子,记住,我的白事儿,一切从简,你亲自给我吹唱,而且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不能告诉别人,听懂了吗!”

我点了点头,说:“听懂了!”

“我气力虚弱,往生咒在你身上起了作用,附近的孤魂野鬼都不会放过你,因为,弄死你对他们有好处,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记住,好好活着···”

说完最后一句话,姥爷的气息消失了。

他低下头,血水全都滴到了被子上。

“姥爷!”我惨叫一声,然后直接哭了出来。

我趴在床上放声大哭,根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从小到大,姥爷就是我唯一的依靠,现在他没了,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不行,我不能再这样了,姥爷用自己寿命,保护了我十几年,我不能辜负他的期望,我得好好活下去!

想到这儿,我抬起头···一张铁青的脸出现在我面前,就是刚才在窗外趴着的小孩子,布满血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脸上还有缝合过的疤痕,因为没有嘴唇,整张脸都特别狰狞!

一股刺鼻的腥臭味随之而来,我往后一退,一个踉跄倒在地上,因为害怕,我浑身颤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就蹲在姥爷的尸体旁边,死死的盯着我。

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见过鬼,遇到什么事儿,都是姥爷挡在前面。

可现如今,姥爷没了,我,我该怎么办?

骨哨,对了,骨哨!

我看了一眼盒子,直接冲过去,赶紧打开,拿出骨哨,刚准备吹响,一回头却发现,鬼居然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他跑了?

我惊魂未定,看了看四周,确定那个鬼没在屋里,我才松了口气。

我坐在地上,手里握着骨哨,止不住的颤抖。

我想不通,我爸妈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儿?因为他们,我连活下去都是问题。

最主要的是,因为这个往生咒,姥爷少活了十六年!

不行,我得找到他们,问问他们到底为什么这么做,还得让他们到姥爷的坟前来磕头认错!

我被吓出一声冷汗,准备先去洗把脸,然后去找村长商量一下,姥爷的白事儿该怎么办。

走到洗脸盆前面,我看了一眼镜子,我被吓得脸色煞白,嘴唇都没有血色了。

我赶紧用凉水拍了拍脸,可当我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在镜子里看到了诡异的一幕。

刚才那个鬼,骑在我脖子上,嘴角流着黄褐色的脓水,两只手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

“啊!”我惨叫一声,赶紧往后撤,两只手胡乱的抓挠,可是,我根本就碰不到他。

我倒在地上,感觉浑身没劲儿,而且呼吸困难,脖子被他死死的掐着,特别难受。

这时候,我想起了手里的骨哨,赶紧放在嘴里,用尽全身力气,吹响了骨哨,我看到一股气从骨哨里出来,瞬间像我身后的鬼窜过去。

我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音非常尖锐,就跟指甲挠黑板一样,惨叫过后,我忽然发现自己能呼吸了,腿上也有劲儿了!

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到镜子前面,看到镜子里只有自己,我就不那么害怕了。

这就是往生咒吗,要在这些孤魂野鬼中活下来,对我来说真的太难了。

可跟这些鬼比起来,我感觉我爸妈更可怕,他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为什么能这么狠心啊!

我把骨哨捏在手里,然后走到里屋,哭着跟姥爷说:“姥爷,这么多年,你帮我挡了多少事儿啊,养我这么大,还没来得享福呢,你就走了···”

说到这儿,我有开始哭,一边哭一边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活下去,想尽办法也得活下去,我不能让你白死啊!”

我一边说一边把姥爷放躺下,然后,把被子盖过他的头。

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村长他们早就已经睡了,所以我打算今天先睡下,明天一大早再去找人商量。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惊魂未定,虽然姥爷的尸体就在不远处,但我一丁点都不害怕,我害怕的是那些要害我的孤魂野鬼。

睡前我拿起姥爷留给我的那本老书,封面上用朱砂写着四个打字,拾骨喊山。

翻开看了看,我顿时傻眼了,里面全都是文言文,而我连高中都没上完,压根看不懂啊!

不行,这本书关系到我能不能活下去,等把爷爷的白事儿办完了,我得找冬月帮帮忙。

这丫头跟我是一个村的,学习很好,这会儿正在上大学,听说专门学文言文。

只不过,她一直瞧不起我,想找她帮忙,我得硬着头皮上。

可能是太累了,我把举着书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感觉很冷,现在正值初秋,不应该那么冷啊!

可我就是被冻醒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一个纸人赫然出现在我面前!

纸人的五官都是画上去的,深夜里更显的阴森恐怖,这纸人穿着黑褂子,蓝裤子,脸上的纸皱皱巴巴,画上去的五官都跟着扭曲了。

我想大声的叫喊,可嗓子里就跟塞了棉花一样,根本就喊不出任何声音。

而且,我浑身上下,除了眼睛之外,哪儿都不能动。

最诡异的是,纸人居然动了!就在我眼前,动了!

纸人胳膊慢慢的抬起,手里拿着一只用黑纸糊的鞋,活动的时候发出咔咔的响声,而且动作特别僵硬,看上去很吓人。

我真的很想跑,后背的冷汗把床单都湿透了,但我根本就动不了,眼看着纸人一点一点的像我接近,我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感觉太绝望了,我都没办法把骨哨放在嘴里!

难道,我真的要死了吗?

纸人一步一步的向我走近,奇怪的是,他慢慢的转过身去,走向了我脚丫子的方向。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吓的眼皮都开始颤抖,可我还是动不了,这会不会是一场梦,醒了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当纸人把我的脚抬起来的时候,那冰凉的触感告诉我,这根本就不是梦!


纸人抬起我的一只脚,把用纸糊成的鞋套了上去。

它动作很快,转眼间,就把两只黑色的纸鞋套在了我的脚上。

我顿时感觉两只脚特别冷,就像冬天把脚伸进冰窟窿里去一样。

疼,真的很疼,就跟冻伤一样。

可我现在真的什么都做不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个能动的地方,除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自己的两只脚已经没有知觉了,而且,寒气从脚底窜上来,弄得我全身发冷,浑身没劲儿···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绝望了,骨哨就砸我手里,但我却没办法吹响它,难道真的就这么死了吗,我好不甘心···纸人走到我面前,在我床边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就直接走了!

可是,他走了之后,我就感觉后脑勺有一种下坠的感觉,立刻变得头晕目眩。

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想到昨天晚上经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

我看了看自己的脚,跟平时没有什么两样难道说,昨天晚上我真的做了一个梦,如果那是梦的话也,太真实了吧。

想到这儿,我拍了拍自己的腿,有感觉,看来,现在不是梦,而且我还活着!

我赶紧起来,看了一眼手机,我居然睡到了上午九点多。

姥爷活着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允许我起这么晚的,因为每天早上都要起来练功,吹唱这门手艺,讲究的就是个气力。

而气力这东西,必须靠长年累月的积累,不然的话,根本就练不成!

起来之后,我第一件事儿就是到镜子前面,看看自己肩膀上到底有没有鬼。

镜子里的自己嘴唇发白,看上去有点贫血,而且,我还总是不停的出虚汗,浑身乏力。

出现这种症状也正常,毕竟昨天晚上我经历了太多恐怖的事情,受到了惊吓。

简单的洗了把脸,我走到姥爷的房间,看着他静静地躺在床上,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为了让我活下去,他自己少活了十几年,还没等我报答这份恩情,他就已经离开人世了!

我冲着他鞠了个躬,跟他说:“姥爷,我这就去找村长商量,看看你的白事儿到底该怎么办···”

说完之后,我擦了擦眼泪,就直接走了。

平时村里就很少有人会跟我打招呼,因为我实在是太内向,见到谁都不爱说话,所以,人们都习惯了!

我低着头,心情低沉的往村长家走。

村长家的大门开着,我径直走了进去,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声:“村长在家吗?”

“谁啊···”里屋想起一个声音。

过了一会儿,村长端着饭碗,光着膀子就从里面出来了,一看到是我,就不耐烦地说:“干嘛啊,大早起的!”

都快十点了,他居然才吃早饭,这顿饭吃完了,中午还吃不吃啊!

村长平时就不怎么待见我,因为我不会说话,他喜欢哪些嘴甜的年轻人。

我往前走了两步,说:“那个,村长,我,我想问一下,白事儿该怎么办啊?”

“你这死孩子,大早起的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丧气不?”村长不耐烦地说。

我赶紧改口,说:“不是,我是说,我···哎呦,我姥爷死了,我就是想问问,我该怎么办?”

听到我这句话,村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我:“真的假的?孩子,这事儿可不姓闹着玩儿啊···”

我摇了摇头,说:“没闹着玩儿,昨晚上,他不在了···”

村长叹了口气,说:“哎,虽然平时我不爱搭理你,但不管咋说,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进来吧,吃口东西,我慢慢跟你说!”

在这个村里呆了这么多年,这是村长都一次对我这么有耐心。

屋里并不干净,地上全都是烟头,一股很浓重的檀香味呛的我直咳嗽。

村长尴尬的笑了笑,说:“家里有点乱,媳妇带着孩子回娘家了,我也懒得收拾···”

我笑了笑,说:“没事儿,没事儿···”

我把沙发上的脏衣服拿到一边,直接坐在了村长对面。

他一边吃饭一边跟我说:“你姥爷给你留了几句话!”

“啊?什么话?”我问村长。

他吃了口馒头,喝了口啤酒,然后不紧不慢的掏出手机,打开之后递给我,说:“他录了个视频,你看看吧!”

我把手机接过来,屏幕上是姥爷生前的样子。

点了一下屏幕,熟悉的声音响起:“声子,这会儿我可能已经死了,今后的路,就得你自己一个人走了,我已经帮了你十六年,真的没有力气再帮下去了···”

看到这儿我鼻子一酸,这个亲切的声音,我以后再也听不到了。

姥爷在视频里跟我说:“关于我的白事儿啊,我都跟村长安排好了,你也不用太操心,就听村长的安排,然后,给我吹唱,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用管!”

这样的话,反而省事儿了。

姥爷接着说:“不过,有个禁忌,我得跟你说一声,你给我吹唱的时候,要把骨哨含在嘴里,然后,周围不能有活人!”

“为什么?”我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根本就没意识到这是视频。

视频里,姥爷笑了笑,跟我说:”你小子,刚才肯定问了一句为什么!”

被姥爷这么一说,我也笑了出来,但是紧接着,眼泪也流了出来。

姥爷继续说:“你别管为什么,就按我说的办,而且,办白事儿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告诉别人!”

我一直想不通,这场白事儿已经托付给村长了,为什么,还一个劲儿的嘱咐我,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能告诉别人?

“还有最后一句话,你也知道,骨哨只能维持三年,这三年里,你好好好修炼调门手艺,尤其是吹唱,把我留给你的老书研究透,学会喊山,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找到你爸妈,只有他们,能解开你的往生咒。”说完之后,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看完这段视频,我把手机还给村长。

这是姥爷的遗言,听完之后,我心里很不舒服,姥爷为我想的太周到了,连这件事儿都提前跟村长打好了招呼!

村长跟我说:”看完了是吧,别着急,你姥爷还留下一句话,生前交代我一定要亲口跟你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