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霍总夫人又出圈了

离婚后霍总夫人又出圈了

一碗伊面面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年,当红女星卓瑾为爱退圈,那是她好不容易遇到的嫁给霍斯启的机会,哪怕万劫不复,她也要给自己一个尝试的机会。婚后,一地鸡毛的婚姻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不得不清醒。没办法,她不想再为一个没有心的男人浪费时间。一场直播,她官宣离婚,重新进入娱乐圈。这时,前夫霍斯启对她唱衰,说她离开霍家什么都不是。但事实证明,她就是该红。很快,卓瑾就成为娱乐圈顶流!

主角:卓瑾,霍斯启   更新:2022-07-16 00:1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卓瑾,霍斯启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霍总夫人又出圈了》,由网络作家“一碗伊面面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年,当红女星卓瑾为爱退圈,那是她好不容易遇到的嫁给霍斯启的机会,哪怕万劫不复,她也要给自己一个尝试的机会。婚后,一地鸡毛的婚姻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不得不清醒。没办法,她不想再为一个没有心的男人浪费时间。一场直播,她官宣离婚,重新进入娱乐圈。这时,前夫霍斯启对她唱衰,说她离开霍家什么都不是。但事实证明,她就是该红。很快,卓瑾就成为娱乐圈顶流!

《离婚后霍总夫人又出圈了》精彩片段

#爆!昔日女星卓瑾已离婚!#

当这条消息被顶上热搜的时候,全网都炸了!

【卧槽!我女神离婚了!一定姐姐独自美丽!又靓又飒!】

【卓瑾是哪个?一个过气女明星也能上热搜?】

【楼上的滚粗好吗!我瑾姐slay全场的时候!你还在裹尿片!】

【姓霍的渣男赶紧滚!别妨碍我们瑾姐搞事业!】

当晚,卓瑾所在的直播间里,更是直接突破了三亿人在线观看,#霍斯启渣男滚!#的话题,更是排在了卓瑾离婚的热度第二。

卓瑾的经纪人花姐瞬间就惊掉了下巴。

之前不是还嫌弃卓瑾是个早早退圈的过气女艺人嘛。

没想到也能收获这么多网友们的关爱,就连骂起霍斯启都能骂得这么凶残。

不过作为当事人的卓瑾却依旧淡定的不行,在直播间里笑眯眯的跟粉丝说着下回见。

“瑾瑾,你是真的跟霍总离婚了?”

花姐站在直播间里,一边看着靓绝人寰的卓瑾,试图想从她嘴巴里找出点只是开玩笑的痕迹。

“是啊,已经签署离婚协议书了,怎么?我现在是连离婚都不能?”

卓瑾那白皙娇俏的脸上,眉目微微一蹙,语气尽是风轻云淡。

“不是,你这么大的事都不跟霍家那边的商量的?这样霍总回来,会不会?”

花姐主要还是担心像霍家这样财雄势大的人家,一时间要离婚可不是容易的,毕竟卓瑾是和霍斯启离婚,说不定对集团的影响也不小。

“我管他呢,这么些年他在外面搞了这么多花边新闻,哪回不是我出面说话?”

卓瑾苦涩一笑,那双原本明亮的眼眸,逐渐地黯淡下去。

话音刚落,花姐就怔住了。

卓瑾在霍家的这些年受的委屈,吃的苦,她又怎么不会知道?

当年卓瑾选择在最红的时候和霍斯启结了婚,退了圈进到霍家之后,一直也都是深入简出。

霍家在帝都是豪门中的豪门,注重的规矩礼节更是多。

卓瑾在外人看似风光,可实则在霍家活得还不如一个佣人,动不动被罚被骂。

更是受了霍斯启的那个亲妈冯丽妍不少刁难,霍家的亲戚也都是些豺狼虎豹,巴不得抓她一点错处,把她赶出去!

也是卓瑾脾气好,为了霍斯启,能忍气吞声待上4年,换做是花姐自己,可能连卓瑾这十分之一的忍耐性都没有。

“瑾瑾,可是你对霍总不是……”

“我跟他已经没可能了,我已经受够了,不想再等了。”

卓瑾的一番话,顿时让花姐心有领会。

是啊,有多少人会用四年的青春来等待一个永远不可能的人?

卓瑾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里打转,只是跟花姐交代了一声之后,就离开了直播间。

她戴着口罩叫了一辆滴滴,今天她在直播间官宣了离婚这个消息,甚至连霍家的人都不知道,想必家里那些人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赶她出去了。

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头一次觉得自己好像解脱了。

TOMR高级会所。

霍斯启的助理宋雨慌慌张张地推开了包间的门。

此时,男人正坐在包间沙发上抽着雪茄,黑色的高定西装衬托着他高挑挺拔的身材,五官俊朗,每一处都是上帝的精心雕琢。

四周坐着的也都是政商界大佬,也只有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场,足以让在场所有的人臣服。

宋雨面色凝重的走到霍斯启的身旁。

“霍总,夫人刚刚在直播间里,官宣了你们离婚的消息……”

原本那一张没有情绪的脸色,顿时皱了皱眉。


霍斯启眯了眯眼,看向宋雨的眼神里,透着一股冷冽。

他虽然知道离婚是迟早的事,不过他却觉得这事来得突然,突然到让他有些不快。

“怎么回事。”

“好像是因为夫人知道你上次和佟小姐出游的事,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夫人好像是认真的,就连之前你们迟迟不肯签署离婚协议书,她也一并交给了我。”宋雨想了想又继续提到:“另外,霍总,现在网上都在骂您……是个渣男……”

闻言间,宋雨还不忘打量地看向霍斯启。

只见他深色的眼眸,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手上的雪茄也已经被他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宋雨跟了他这么多年,自然知道霍斯启这是生气了。

还没等宋雨继续说话,霍斯启便直接起身。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大家请便。”

他撂下短短地一句话便离开了包间。

宋雨也赶忙联系司机老李将迈巴赫开到会所门口。

“那霍总,我们这是去找夫人?”宋雨试探性的问了问。

“回霍家。”

霍斯启很清楚,那个女人除了回霍家,根本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霍家老宅。

卓瑾已经收拾好了,她的东西不多,一个行李箱都能装得完,她拖着行李刚下楼。

霍斯启的母亲冯丽妍,早早的就叉着手站在一旁等着,见她收拾完便使唤起佣人:“你们几个,把她行李箱好好查一查,别到时候手脚不干净,再把我们家的东西顺走了。”

没等卓瑾回话,佣人们就已经自顾自的要上手拿过她的行李箱。

“不准动我的东西!”

卓瑾一声严声呵斥,一时间佣人们都被她震慑住了。

在这个家里,她向来没什么地位,就连佣人当着她的面说闲话,她都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只不过这次,她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怎么?吃我们霍家的用我们霍家的?现在拍拍屁股走人,也想给我摆谱?”

冯丽妍没好气地应了一句,刚话落便迎面对上了卓瑾冰冷的注视。

那眼神竟然让冯丽妍的后颈有些发凉。

见状,她也没再继续往下说。

卓瑾避开那些佣人,走到客厅里,将行李箱打开,里面只是两三件换洗的衣服和离婚协议书,甚至连件像样首饰都没有,简单的一眼就能看完。

冯丽妍好奇地凑到跟前去瞧了一瞧,也没有再出声。

“霍家的钥匙和卡,我都放在楼上了,一分一毫都没有少。”

卓瑾将行李箱合上。

冯丽妍琢磨着,看样子卓瑾是真的打算不回来了。

正当,卓瑾拖着行李箱走向大门的时候,迎面而来就碰上了赶回家的霍斯启和宋雨。

两人四目相对,霍斯启见她手上推着行李箱,眉头微微一紧。

那只箱子他认得,是四年前卓瑾要和他结婚时唯一的嫁妆。

他本以为这么些年,卓瑾在霍家锦衣玉食,离婚时好歹也能够凑上几箱家产,可如今看来倒是他想错了。

看着男人那张好看,但是却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卓瑾突然就释怀了。

她没有说话而是继续拖着行李往前。

刚走过霍斯启的身旁。

霍斯启便下意识地将她的手拉住。

而卓瑾,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已经离婚了。”


卓瑾的话,让霍斯启怔了一怔。

他很难想到,平时连说话都小心翼翼地人,一瞬间陌生的仿佛不认识一般

不过很快,他便松开了手。

“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宣布离婚。”

“因为我累了,不想再装了。”

对于爱霍斯启这件事,卓瑾觉得自己一定是昏了头,才会以为他们能够日久生情。

可是,她错了,他们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当初要不是因为霍老太爷执意,让卓瑾嫁进来。

恐怕以她这种身份,连给霍家提鞋都不配。

更别说要捂热霍斯启的心。

霍斯启好一会儿,才缓缓出声:“所以,你这是在赌气?”

“你说是就是吧,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

卓瑾现在一分钟都不想留在这里,刚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要我说啊,幸好你们离婚了!一个下九流的东西哪里配得上我们霍家!”冯丽妍刚刚就一直忍着没说,现在见到卓瑾走了,这才敢撒气。

平日里,霍斯启也听了冯丽妍说了卓瑾不少坏话,可今天他却觉得莫名的刺耳。

他也没接话,而是独自上了楼。

回到他和卓瑾的婚房,一切的陈设都没有变化,只是唯独少了某个人的身影。

桌子上的钥匙和银行卡也都摆放整齐一件也没有差。

霍斯启应酬了一天,浑身乏得厉害,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袍,刚一抬眼,就看见衣柜挂着卓瑾的衣服。

她只带走了几件便服,连霍斯启平日给她买的那些高档服饰,都没带走。

霍斯启眯了眯眼,之后将柜门重重了关上。

卓瑾离开霍家大宅的时候,刚好起了毛毛细雨。

她要回的地方是个老小区的房子,就连电梯都没有,只能爬楼梯,就连走廊里也都是一片昏暗。

出道前卓瑾就是这样和两个同事租住在一起,她很熟悉的就摸到房门。

昨天她就已经让花姐来收拾了,所以屋内还算是干净,只是屋子里的灯因为老旧光线已经很暗了。

卓瑾也没觉得有什么,出道前她连有蟑螂的地下室的睡过,这个地方对她而言已经算很好了。

因为太累,她匆匆洗漱了一番之后,便很快躺到了床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刚一闭眼,她脑子里就想起来,霍斯启和佟静姝在一起的画面,男才女貌很是般配。

她突然觉得脖颈一凉,伸手摸了一摸,原来是她流的泪。

翌日。

霍斯启天还没亮,就已经起身,他昨晚并没有睡好,心情有些莫名地烦躁。

洗漱好之后,他也没顾得上吃早餐便让宋雨开车送他去民政局。

刚一到民政局,霍斯启就发现。

卓瑾今天还特意化了个妆。

她本就长得清丽脱俗,化了妆就更是有了红毯女明星那味儿了。

见到霍斯启,她还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可这招呼落到霍斯启眼中,反而有种挑衅的意味。

“很准时。”

明明昨天才决定离婚,可眼下卓瑾却已经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霍斯启那双如墨的眸子,泛着一丝冷冽的锐利。

“我向来不喜欢迟到。”

就连离婚也一样。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民政局,手续办的很快。

卓瑾拿着那张离婚证的时候,只是微微笑着跟霍斯启说了一句“再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