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甜妻厉少宠溺无下限

重生甜妻厉少宠溺无下限

冰花雪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秦欢月被猪油蒙了心,一心只听信男友和闺蜜的谗言,要她去对付家里给她安排的联姻对象厉佑霆。因为她的胡乱作闹,厉家被她搅得不得安宁。可殊不知,男友和闺蜜早已出轨,只为将她堕向深渊,夺她家产。重生归来,秦欢月手撕狡诈渣男和伪善恶女,雷厉风行地夺回前世失去的一切。最终,她将目光看向前世被自己辜负又因救自己而死的厉佑霆,她想弥补他,用余生全部的爱和热情!

主角:秦欢月,厉佑霆   更新:2022-07-16 00: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欢月,厉佑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甜妻厉少宠溺无下限》,由网络作家“冰花雪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秦欢月被猪油蒙了心,一心只听信男友和闺蜜的谗言,要她去对付家里给她安排的联姻对象厉佑霆。因为她的胡乱作闹,厉家被她搅得不得安宁。可殊不知,男友和闺蜜早已出轨,只为将她堕向深渊,夺她家产。重生归来,秦欢月手撕狡诈渣男和伪善恶女,雷厉风行地夺回前世失去的一切。最终,她将目光看向前世被自己辜负又因救自己而死的厉佑霆,她想弥补他,用余生全部的爱和热情!

《重生甜妻厉少宠溺无下限》精彩片段

深夜的重安市,灯火辉煌。

黑色的卡宴在夜色中疾驰,光影斑驳地映在车内人的脸上,使得他们的表情愈发的晦暗不明。

秦欢月坐在卡宴后座上,看着厉佑霆的侧脸,有些发怔。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会坐在厉佑霆的身边?

暗戳戳地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

这真的不是梦,她也真的还活着。

究竟......发生了什么?

厉佑霆的眼神从后视镜里冷冷扫过秦欢月的脸。

她的脸有些苍白,目光有些呆滞。

这让他心底的怒火蓦然升腾,捏起秦欢月的下巴,扭着她的脸让她不得不面对他。

“不要......”

秦欢月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被强大的力道捏碎,喉咙里发出酥酥软软的求饶声,可痛楚并没有减轻分毫,厉佑霆也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

“清醒点了没有?坐在我的车上,想着别的男人,莫非你秦家不需要这次联姻带来的利益了?秦欢月,我奉劝你乖一点,有点有夫之妇的觉悟。否则我随时可以撤资,你们秦家的下场会如何,你心里比我清楚。”

排山倒海般的强大气势迎面压来,秦欢月本能地咬了咬樱花一般的唇瓣,手心里已经不自觉地浸出汗水。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她是......重生了?

厉佑霆见秦欢月还是没有反应, 怒意几乎要从冰冷的墨眸中喷射而出。

“还在想他?可惜那个男人,刚才眼睁睁看着我把你带走,连一句阻拦的话都不敢说。你就算是犯贱,也别找这么一个懦夫来恶心我!”

懦夫?

刘泽意?

秦欢月忽然想起,前世的她,因为家族突然败落,压力陡增,是闺蜜陈烟烟和男朋友刘泽意一直陪伴照顾,让她感激不尽,让她迷失在友情和爱情的漩涡。

哪怕陈烟烟多次占她便宜,让她花了无数钱在她身上;刘泽意多次因贪财懦弱伤害她,甚至有流氓调戏她他也不敢相救,秦欢月也觉得他们才是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至少比为了家族利益强迫她嫁给厉佑霆的她的父母好得多!

所以这次陈烟烟怂恿她去旅馆,把自己献给刘泽意表示对爱情的忠诚,秦欢月居然就答应了。

结果刚要在旅馆前与刘泽意拥抱亲吻,就被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厉佑霆给逮了个现行。

上辈子智商欠费的秦欢月,怎么可能想到这是陈烟烟和刘泽意想让她要么吐出巨额封口费,要么声名狼藉的计策?

反而认为是厉佑霆跟踪自己,打碎了自己的“爱情”,跟厉佑霆在车上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甚至发疯让司机停车,导致出了车祸,厉佑霆为了保护她受了重伤,在重症监护室里足足度过一个星期。

然而厉佑霆关键时候的舍命相助,也没能让沉迷于“爱情”的秦欢月认清现实,后来又跟着陈烟烟和刘泽意一起,做了无数对不起厉佑霆的事情。

可以说整个厉氏家族,都被秦欢月搅成了一团浑水。


厉家人对她失望之极,最后秦欢月终于把人生的好牌打碎散尽,害惨了自己也害惨了秦家,刘泽意和陈烟烟却拿着巨额的钱去周游世界,跟她秀恩爱。

他们,早就苟且在一起。

想起上辈子一步步走入大海中的绝望和悲凉,秦欢月的心情复杂得像一团乱麻。

可能是老天都看不下去她如此傻缺,给了她一次翻盘的机会重来一遍。

既然如此,秦欢月定然会珍惜这次重生的机会,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让那对渣男狗女生不如死!

“秦欢月!”

厉佑霆浸满怒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秦欢月这才回过神来。

“痛!轻一点!”

终于忍不住地再次发出娇呼,面对厉佑霆那阴沉的冰山脸,秦欢月像是被一盆凉水浇了头,瞬间清醒过来,看清了自己眼前的局势。

面前的这个人是她的老公厉佑霆,也是她今世最大的靠山。眼下千万不能得罪他,要用尽手段把他哄开心!

感觉到下巴上的力道减轻,秦欢月立刻脱离厉佑霆的掌控,露出一个乖巧又谄媚的笑容。

“我错了,请你原谅我,也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厉佑霆墨瞳微缩,自从嫁给他就没有一天安生的秦欢月,这次居然破天荒地跟他认错了?

“你有什么阴谋?”

秦欢月心底为上辈子的自己哀叹一声,这是做过了多少坏事,弄得现在想要道歉,人家都以为她有所图。

“我没有阴谋,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我以后只在你身边,要是再去找刘泽意那个懦夫渣男,就随你处置,把我从顾氏集团的摩天楼顶扔下去,我也绝无怨言!”

习惯面对了时不时为爱发疯的秦欢月,眼下的厉佑霆还真是有点搞不清她的套路了。

但是看着她那双娇媚媚的桃花眼此刻蒙着一层水雾,满脸真诚的乖巧模样,满腔的怒意居然也就瞬间消散了大半。

没有了秦欢月抢方向盘的情节桥段,这次司机果然平平安安地把两个人送回了顾家。

秦欢月今天本来是要去跟刘泽意约会,穿的很是漂亮,美好的身材被衣服勾勒得一览无余,无意中微微倾斜的上身,露出若隐若现的饱满。

厉佑霆呼吸一窒,忽然把她一拥在怀。

......一直到两个人拥吻着进了房门,然后又滚到了床上,秦欢月都没搞清楚,今天的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明明刚刚自己是在道歉,现在怎么就要为爱鼓掌了?

“不......等等......”

秦欢月认为的推却,在厉佑霆眼中却是欲拒还迎,反而更能激起他征服的欲望。

他看着肌肤胜雪的小女人那动情的桃花眼,樱花般香甜的唇瓣,还如何能控制自己的动作?

一夜春宵完毕,秦欢月早就瘫软地昏睡了过去。

而厉佑霆目睹洁白床单上那一抹玫瑰色的殷红,唇边的笑意却是难以掩饰。

秦欢月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房间里早已空无一人。

要不是腰酸腿软的要命,秦欢月简直以为昨晚发生的事情,是自己所做的一场梦。


厉佑霆那个家伙......是电动的吗!

想着昨晚的疯狂,秦欢月忍不住羞红了脸。

看到墙上的挂钟,打开手机看看日历,秦欢月终于确定,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她确确实实是重生了。

在厉佑霆家族强迫厉佑霆跟她离婚,并且撤出投资和股份,秦家一夜破产,父母双双自杀之后。

在刘泽意陈烟烟那对狗男女在她面前得意洋洋秀恩爱之后。

在自己被所有人唾弃,痛苦绝望至极,投海自尽之后。

她,秦欢月,重生到了这一切发生之前!

秦欢月差点扇自己几个大耳光。

上辈子她怎么会智商欠费到那个程度!放着眼前的宝厉佑霆不放,却心甘情愿的被那对心机并不怎么深重的狗男女耍的团团转,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生生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简直活该啊!

这辈子要是不把前世的债从那对渣男贱女手中讨回来,她就抱着黄符去自尽,坚决不再麻烦老天让自己重生!

这天是周二,秦欢月还是要去上课。

是的,现在的秦欢月,还是一个重点大学的学生,身处人生最美好的青葱岁月。

秦欢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清纯可人,脸上的肌肤吹弹可破。想想前世这样美好的自己,居然被渣男贱女生生熬成了满脸憔悴的黄脸婆,忍不住心潮起伏。

以后,就是她翻盘的时候了!

秦欢月深吸一口气,穿好衣服下楼。

接着就被眼前的豪华早餐惊呆了。

这都是......什么啊!

红糖八宝粥,猪血汤,黑米丸子,枸杞糕......

这是把她当成失血病人了嘛!

等等!

秦欢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忽然就明白过来,整个耳根瞬间都红了。

张嫂见秦欢月站在桌边,连忙说道:“少夫人起来了,这是今天早晨少爷特地嘱咐让我做的菜。”

张嫂在厉家已经做了很多年了,是看着厉佑霆长大的,对厉佑霆的疼爱,可谓是真心实意,早就超过了一般保姆对雇主的感情。

可惜上辈子秦欢月被猪油给蒙了心,连厉佑霆都不放在眼里,更别说张嫂了。

对张嫂的各种关爱表示完全看不见,时不时就发脾气,厉佑霆不跟她吵架,她就在家里作天作地。

张嫂性情再温和,时间长也难免有了意见,对秦欢月的态度也渐渐冷淡下来。

秦欢月就是这样在厉家混的千人烦万人厌,以至于后来到了那个地步,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她说一句话。

既然重来一世,秦欢月断然不能让自己再陷入那般境地!

想到这里,秦欢月笑靥如花,马上乖巧地做到了桌边。

“这么多好吃的,光是看着就有食欲,何况还这么香,我都快流口水了。张嫂您辛苦了,要不也一起吃点吧?”

张嫂闻言有点心惊,心想秦欢月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新作法吧,不然会有这么怪异的举动吗?

迟疑着靠近秦欢月,做好了秦欢月下一秒要掀桌子的准备,张嫂小心翼翼地给秦欢月盛了一碗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