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寒露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医妃别嫁他暴王还有个儿子

医妃别嫁他暴王还有个儿子

一醉琉月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楚凤歌在醒来之后,发现并没有在实验室里,而是在一处古香古色的房间。在理清脑海中陌生的记忆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原主未婚先孕,生下了一个女儿,因为一纸婚约,被逼迫着嫁给了同样带着孩子的摄政王。楚凤歌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安稳过日子,可那位王爷夫君并不想让她如愿……

主角:楚凤歌,墨千寒   更新:2022-07-16 00: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凤歌,墨千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妃别嫁他暴王还有个儿子》,由网络作家“一醉琉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楚凤歌在醒来之后,发现并没有在实验室里,而是在一处古香古色的房间。在理清脑海中陌生的记忆后,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原主未婚先孕,生下了一个女儿,因为一纸婚约,被逼迫着嫁给了同样带着孩子的摄政王。楚凤歌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安稳过日子,可那位王爷夫君并不想让她如愿……

《医妃别嫁他暴王还有个儿子》精彩片段

“楚凤歌,你这个蠢货,不经本王允许竟敢给小楼乱喂东西,他若是有什么万一,我要你们母女俩给他陪葬。”

强烈的窒息感,把原本已经死去的楚凤歌,从那片黑暗里拉拢了回来。

楚凤歌睁开双眼的时候,入眼的场景却不是她原来的医学研究所,而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屋子。

眼前掐着她脖子的俊美男人,眼中席卷着狂怒之色。

“砰!”

“嗯。”

楚凤歌还没缓过神来,就被男人重重的推倒在了床榻,楚凤歌一头磕在了床头,脑海里涌动着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

她竟然穿越。

眼前的男子正是原主的丈夫,辰国权势滔天的摄政王墨千寒!

而他口中的小楼,是他从战场带回来的孩子,五岁大小,据说是他在战场与一位女子露水情缘的结晶,孩子生母不详。

巧的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楚凤歌,也有一个五岁大的女儿,是五年前灯会失踪后,在外面怀上的,丞相府的人找回她时,她怀里抱着一个女婴,整个人疯疯癫癫什么也不记得。

她与摄政王的婚约,则是先帝所赐,摄政王一直不满这场婚约,但先帝有旨,他不得不娶。

今夜是他们的新婚日,楚凤歌给了墨子楼一颗糖糕,墨子楼吃了楚凤歌给的糖糕后,直接晕倒在地。

王府所有人都觉得,楚凤歌容不下摄政王的孩子,企图毒死墨子楼,连摄政王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

墨千寒手紧紧的掐着楚凤歌脖子,浑身散发着戾气。

楚凤歌感受到了,来自于墨千寒的杀意,正要反击!

就在这时,一道软糯糯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住手,你这个坏蛋,快放开我娘亲。”

墨千寒猛低回头。

是楚凤歌的那个孩子,丞相府的人让楚凤歌带着女儿,一起嫁入摄政王府,明晃晃的讽刺他。

让他成为连安城的笑柄。

“放开我娘亲,糖糕是我拿的,跟娘亲没有关系,你要打要骂就冲我来,不准欺负我娘亲。”小华安两个小拳头,在墨千寒身上捶打。

墨千寒立刻起身,扬起了手......

楚凤歌看到这一幕,本能的从床榻爬起来,呵斥道:“墨千寒,你敢......”

她扑到小华安面前,将孩子抱在怀里。

与此同时,墨千寒高举起来的手,也重重的甩落。

而他手里,摔出了一个玉佩。

正是楚凤歌入王府是,送给墨子楼的见面礼。

他冷笑道:“本王可不像你,借着痴傻疯癫,对一个孩子下毒手,这个玉佩拿着你自己戴,小楼不稀罕。”

楚凤歌的心里,莫名的涌动起一股委屈感,这是来自于原主的情绪。

“我没做。”

“你还狡辩!”墨千寒心里怒火再次窜上,可门突然被人拍响。

外面传来了一位嬷嬷着急的呼唤声:“王爷,不好了,小世子突然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整个人都不太好,您快去看看吧。”

墨千寒眸光阴冷的扫过楚凤歌,走出屋子时,他冷冷的说道:“看好那个傻子和她的孩子,以后不准她离开瑰宝楼半步,本王这辈子都不想看到那个女人!”


门“哐”一声,被人关上。

没有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上锁的声音,还有一位婆子的低咒声:“看好了,别让那一大一小两个疯子跑出来祸害我们小世子。”

小华安回头,往门窗看了一眼,随后转过身,带着哄的语气,对楚凤歌说:“娘亲乖乖,坏蛋跑了,华安会保护娘亲,华安给娘亲呼呼脖子。”

楚凤歌心一抽,垂眸看一下孩子。

小华安的下巴尖尖的,脸十分瘦小,显的她眼睛很大,瞳孔里的光华含着湿漉漉的泪光,自己明明是个孩子,却要学着大人的语气,安抚她这个娘。

真不知道,原主在痴傻疯癫的这些年,小华安是怎么过来的?

楚凤歌一把将小华安拉入怀里,心疼这个孩子:“华安,想哭就哭出来,以后娘亲保护你。”

怀里的小人儿身子一颤,扁着嘴却要强作坚强,说道:“娘亲,华安不哭,华安给娘亲拿吃的,桌子上有好多吃的。”

说完,小华安就从楚凤歌的怀里走出来,跑到了桌子前,端来了一大盘的点心,塞到了楚凤歌的面前,声音软糯糯的,说道:“娘亲吃。”

精致香甜的甜糕工整的摆在碟子上。

楚凤歌扫过碟子上的糖糕,秀眉顿时一蹙。

这时小华安拿起了一块糖糕,正准备吃。

楚凤歌眼疾手快的拍掉了小华安手里的糖糕,低呼:“华安,不能吃,有毒!”

她迅速的拿起了桌上的茶壶,洒在了掉落在地上的糖糕,那糖糕立刻化开,冒出了热腾腾的红色气泡。

这是剧毒!

一口便能穿肠过,要了人的性命。

小华安吓了一跳,这才发现她的娘亲哪里不一样了。

“娘亲,你怎么知道......”小华安突然想起,小世子吃的那块糖糕,就是从这个碟子里拿来的......

就在这时,后面的窗户打开了,外面飞入了密密麻麻的火折子,烧着了屋子里的易燃物。

楚凤歌回头看过去,瞳孔狠狠一缩。

火势瞬间窜起,刚才从外面推开的窗门,再一次重重关上,外面锁死了所有窗门。

楚凤歌心口顿时席卷起狂怒。

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边装着不屑对孩子下手,一边却叫人放火烧死她和她的孩子......

墨千寒,你有种就一把火烧死我们,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了你!

另一边,王府管事匆匆走入墨羽楼道:“王爷,瑰宝楼走水了,王妃突然发疯,把烛台推倒,烧着了整个屋子......”

墨千寒剑眉一蹙:“这个疯子。”

他站起身,准备回瑰宝楼看看,屋内突然走出来一位妙龄女子。

她声音轻轻柔柔,带着哭腔:“表哥,小世子他说肚子好疼,疼的受不了,我看着好心疼他,你进去陪陪孩子,他有你这个父王在身边,就不会感到那么害怕了。”

墨千寒脚步一顿,没有犹豫就走入了屋子。

墨小楼揪着墨千寒的衣物,满头冷汗的说:“父王,好疼!”

墨千寒一把捞起了墨小楼,语气冰冷的唤:“太医。”

“王爷,不必叫了,几位太医在隔壁厢房给小世子配解药,徐太医说了小世子中的是剧毒之王,半个时辰内找不到解药,小世子就会......就会死。”白若水抽出了帕子,低声抽泣:“必须要尽快的给小世子服下解药,时间不多了!”

墨千寒听到这话,放下了墨小楼,对白若水说:“你看着他。”

扔下了一句话,墨千寒就往瑰宝楼去!

他要去问楚凤歌交出解药......


墨千寒回到瑰宝楼的时候才知道,瑰宝楼火势滔天。

大火几乎将整个屋子吞噬,院子的下人们所泼出去的水,无济于事。

墨千寒揪住了一旁的护院,面色冰冷的问:“那个疯女人呢?”

“王爷,王妃她......”

“砰!”一声。

火房里的窗,被人从里面重重的撞开来。

是楚凤歌卷着一席被子,抱着华安,被迫撞破窗门自救。

她额头原本就受伤,刚才那一下撞击,导致她额部伤口更深,鲜血从鬓角划落,看起来好不狼狈。

她披在身上的红色被褥,串起来熊熊烈火。

墨千寒看到这一幕,薄唇凝起了一抹冰寒的杀气,然后快步走向楚凤歌。

他抽出了剑,把楚凤歌披在身后护体的被褥快速挑飞出去,随之伸手把她从地上拽拉而起,怒斥:“楚凤歌,自导自演这么一出戏给谁看,你以为你死了这王府谁会给你哭丧,把解药拿出来。”

“哗!”一声。

楚凤歌从衣里拿出了带毒的甜糕,恶狠狠的砸到了墨千寒的身上,同样是面带厉色的怒道:“疯子,我还真是太瞧得起你了,信你不会对一个幼儿下手,没想到你是个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

“这就是有毒的甜糕,我再次声明,毒不是我下的,我没有要害你的孩子,放在甜糕里的毒,早在我踏入王府的时候,就有人事先下了。”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要打要杀冲我一个人来,别再动我的孩子,否则鱼死网破谁都别想好过,不信你大可过来试试看!”

她双手抱紧孩子,眼里竟是红血丝。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就在刚才,华安为了救她,扑在她身上,被梁上火棍打中,背部受了伤。

华安的亲生母亲死了,她魂穿在这具躯体上,却体会了一把母子连心的疼。

她饶不了这个男人!

但是,她不知道墨千寒也是来找她算账的,他要不到解药,必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了楚凤歌。

墨千寒猛地扣紧她的胳膊,没有听进她刚才的话:“你别给本王装疯卖傻,把解药拿出来。”

“我没有解药,你应该问下毒的人。”

“好,楚凤歌,既然你嘴这么硬,那你别后悔。”

墨千寒一把抢过了楚凤歌怀里的华安,然后就大退了一步,命人把楚凤歌关进柴房,有意逼她拿出解药。

楚凤歌一时蒙了,她没想到墨千寒卑鄙到跟她抢华安。

她冲了过去,怒喝道:“我说了我没有解药,你把华安还给我。”

她刚要跑过去抢回华安,就被两个护卫强硬的往院外拖拽。

楚凤歌有些绝望的骂道:“墨千寒,你敢动华安,我会跟你同归于尽。”

墨千寒根本没有把楚凤歌放在眼里,他语气冰冷如霜:“你什么时候交出解药,本王什么时候把孩子还给你。”

“我没有解药,毒不是我下的。”

她没有解药,但是她会制解药,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懂医术,只会落实了她下毒的罪证。

而她这个“傻子”身上,值得让人算计的也就只有摄政王妃之位了。

墨子楼毒发后,她这个新王妃就会落下恶毒之名,让摄政王厌弃她,又能借此机会挽救回墨子楼的性命,让摄政王欠下一份恩情。

所以,很快会有人送解药给墨子楼。

根本无需她动手配解药!

果然,楚凤歌被护卫强行拉走后,墨羽阁传来了消息。

“王爷,表姑娘用自己的血和二两腕肉做药引子,给小世子解了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